快捷导航
1 563

未来养老院

不停 于2017-7-14 02:13:35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банк хоум кредит тамб
  • Jako nowy proszę o wyrozumiałość
  • 易瑞沙购买渠道fabxywzm保真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MD(AI6P(ERK}A%`4_3_3I5.png


  1.
  老魏用一条蓝色暗纹的领带从背后套住李廷恩的脖子时,李廷恩正蹲在床前准备将床底的行李箱拿出来。直到这个时候,李廷恩都不知道老魏这么做的真实意图。
  一阵突如其来的压迫和疼痛感从脖间传来,李廷恩的后背被老魏的一只膝盖顶住,脖子被领带勒着朝后拉扯,李廷恩失去平衡坐到地上,两脚乱蹬使不上力,他双手在四周挥了一阵想抓住老魏的手但没抓到,然后用力去扯喉间的领带想给自己争取点空间呼吸。
  挥舞双手的时候李廷恩才注意到左手腕上戴着的通讯设备,他用尽全力按下了呼叫小七的快捷键,绝望地想,不知道还等不等得到小七来救他。
  
  2.
  五个小时之前,李廷恩和老魏还熟睡在这里--未来养老院的双人间,全然不知接下来会发生的事。至少李廷恩全然不知。
  电子时钟显示到上午8:30,6月10日,2047年。
  小七进来轻声唤醒李廷恩:“李先生,今天是您在养老院试住体验的最后一天。您说过想在早晨去后面的湖边走走。”
  小七注视着李廷恩被染黑的头发下新冒出的白发根,直到他迷糊地答应了一声,才转身拉开窗帘。清晨的阳光照在她粉色的护工制服上,散发出洗涤剂淡淡的清洁气味,左胸前那块刻着“N277”的长方形小金属牌边缘反着光。她看起来几乎和一个三十岁的人类女性一样,黑色的头发束在脑后,脖颈细小,面部白皙自然,右眼角那颗小小的泪痣真实动人。
  不仔细看也许分辨不出她是机器人--由未来智能研究所研发的仅试用于未来养老院内部的护工型类人机器人。编号“N277”。“小七”是李廷恩来后第三天为她取的名字。
  李廷恩醒来,睁眼便想起,今天下午回去得完成“关于未来集团护工型类人机器人是否适合投入市场的意见报告”,并交给委员会。
  李廷恩站起来,比戴了护工帽的小七高出半个头,他身材瘦削,双眼有神,五官不太显老,即使满65了看着还是比同龄人年轻好几岁。
  小七在一旁扶着他,对他的身体进行了简单检测,“您的血压正常,体温正常,心跳正常,肌肉力量正常。您的身体状况不错,真为您感到高兴,今天依然由我--N277竭诚为您服务。”
  听到她最后一句话说得像人类一样正经,李廷恩有点想笑。
  这是他第一次遇见在言语和行为上如此人性化的机器人。
  智能人形机器人的技术不断发展,该领域内的机构纷纷有了不错的成果,不断提出推广的申请。但政府始终未开放市场。
  在委员会里,对于是否该放开管制类人机器人,李廷恩多年来都是中立派,甚至有点儿消极。他原本觉得已研发出来的机器人,优势还未迫切到需要向大众推广,而一旦推广,面临的法律和伦理问题则很麻烦。所以李廷恩一直认为为时尚早。
  但近期,政府有了松动迹象,先是在去年允许了未来集团在内部试点,进行小范围试用,最近,又准备召开讨论会进行投票表决。投票结果将决定未来集团新一轮的申请是否能通过,让机器人首次进入市场面向大众销售。
  中立派的李廷恩所做的报告,态度支持与否,会影响到不少投票。
  为了更好地完成这份报告,同时也是受上级委派,李廷恩隐瞒了自己在委员会中的身份,到未来养老院试住,进行体验调查,以便做最后决定。
  这是他退休前的最后一个重要任务,他秉持着自己多年来认真的工作态度。
  不过这一周来的体验已经让他觉得,如果现在可以从商店里买到一个小七这样的机器人回家,他也会去买的。
  李廷恩走去阳台洗漱,对站在一旁等候的小七客气地说了一句,“马上就好。”
  本来他不必为一个机器人的等待而作解释。有时他为她作为机器人却做出像人的言行而感到好笑,但有时他又很难仅仅将她视作机器人来对待。
  这时老魏坐了起来,圆圆的脑袋上已经微秃,他比李廷恩更矮更壮,看不出他其实还年轻三岁。不过老魏脸上常常堆着笑意又健谈,李廷恩觉得他是个看起来很好说话的人。
  他比李廷恩早来三天,计划试住两周。他说他已经提前退休了,自己一个单身汉怪无聊的,想早点挑个中意的养老院多认识点朋友。
  单身的老年人口逐年递增,退休后进养老院成了社会潮流。许多商业化养老院的设施和服务早已升级得十分现代化,娱乐项目也多。不论是否有子女,单身还是夫妇二人,进养老院像小孩进幼儿园一样普遍。不仅生活方便,减轻子女负担,也更加安全和有趣。在决定长期的养老之处前,大部分人会先去提前试住。
  李廷恩和老魏都申请的双人试住间,成了室友。
  “私人护工是要周到些,你看,老李你睡过头了小七还能来叫你起床。”老魏酸酸地说。他选择的是公共护工,并且他生活完全能够自理,除了有需要时可以通过自己的通讯设备呼叫外,负责他的机器人护工通常只在固定时段来查看他的健康状况并完成清洁任务。
  “你说要是自个儿有了护工机器人,能帮你洗衣做饭,打扫卫生,查看健康,是不是在家独自养老也行。”老魏自顾自地说起来,“哎,不过也未必,毕竟是机器,哪能和人比,你看咱俩昨晚聊得多投机,聊半宿没睡,机器能这样?我看还是得住养老院,有伴才好。再说机器总有出问题的时候吧?自己在家对着个机器,没轻没重的,又没感情,要是出了意外把人给怎么着了,谁负责啊?”
  李廷恩正刷着牙,没回答,他已经听了一星期老魏对机器人的批评了。昨晚就是老魏一直在向他深入分析机器人无法和人类形成真正情感上的交流,所以才没睡好起晚了。
  老魏真是矛盾,总是嫌弃机器人不如人和做得不够好的地方,却要跑来这家以护工机器人为亮点的养老院,李廷恩想。
  小七突然开口,“首先,机器人根据设定的力量系统对于轻重等级的判断远远比人类精确。其次,感情最终体现于行为和目的,人类的很多行为也是通过模仿而来,当搜集和存储到足够多信息,例如不同感情所对应的行为模式、反应,环境背景,当事人的信息,最终意图等,机器人也可模仿人类做出极具感情的表现。再次,机器人不会主动攻击人类,如有意外发生,机器人可做简单的抢救并及时报警和联系亲友。”
  “哎?”老魏没想到小七一个机器人竟然会突然反驳自己,一时无言以对,“你倒是挺机灵啊,真会聊天,真会聊天!”
  “您是在讽刺我吗?”小七用温和的声音平静地说着,似乎不为所动。让老魏哭笑不得。
  “还能听出讽刺的语气了,有意思。那你能分辨出这些天老李跟你说话的态度转变吗?”
  李廷恩刚来时,对小七的态度可没有这么自然,这些变化都被老魏看在眼里。
  “我可能比你们想象的更厉害些。”小七几乎是自信地微笑着回答。
  “哈哈,不错不错。”老魏大笑道,“伶牙俐齿啊。你可比负责我的那个机器人厉害多了。”
  “那是因为我和她们不一样。”小七说。
  李廷恩取下阳台上晾的衬衫准备换,试住的七日里他依旧每天都穿着衬衫,就像上班时一样。听到老魏和小七的对话让李廷恩突然想到什么,他急忙转身准备进屋,昨晚没休息好加上还没清醒,他一时分神脚下踩滑,仰面摔倒下去。
  小七站在房间中部,即使在和老魏说话时,李廷恩的行动依旧在她的监控范围内。她距离阳台上李廷恩的位置大概3米。就在李廷恩的头部倒向地面的一瞬间,小七以人类难以达到的速度冲了过去,腿部弯曲,有一只膝盖跪在地上,她用双手扶住了李廷恩的头与背,成功避免了他磕到地面上。
  等他们都重新站起来时,李廷恩看到小七左膝的制服裤子磨破了。他感到有些抱歉地说了声“谢谢”。
  虽然她没有痛觉神经,可是李廷恩还是觉得歉疚。这一周来,他们相处得很愉快,至少李廷恩能感觉愉快。这是他第一次这么长时间和机器人亲近地相处。最初的时候,他还有些不习惯,显得生疏而客气,不过小七始终是温和而平静的,不仅能很好地执行命令,还能理解他的意思,顺畅地与他交流,这一周来他们已经亲近得像朋友。就连李廷恩几乎从不对别人提起的,关系疏远的儿子,六年前去世的妻子,这些家事他都和小七讲过。有时,面对机器人,人类似乎更容易敞开心扉。所以李廷恩其实并不是很赞同老魏的说法。但他没有想到,作为机器人的小七,会像母亲救孩子一般地救自己,心中有点复杂的感动。
  “你刚才这架势,还真是奋不顾身啊。啧啧,迅速又精准,不过,要是你没这么灵敏,像你刚才说的光会报警可来不及吧。”被眼前一幕震撼到的老魏对小七又是赞叹又是揶揄。然后他转向李廷恩,眼中闪过嫉妒的光,说,“老李,你的这个护工也太厉害了吧。”
  李廷恩回过神来,想起他们刚才的对话,问小七,“你刚才说,你和她们不一样是什么意思?”
  小七笔直站着,直视前方,没有了表情,似乎在努力做出一个机器人的样子,又像是在假装死机,没有作出回答。
  “请你回答我,她们是指的谁?”李廷恩又问了一遍。
  “她们,指的是初代护理型机器人。”小七机械地答道。
  “初代?那你呢?”
  “我是第二代护理型机器人。”
  难怪...李廷恩想,难怪他总觉得小七有点不一样。这是他来住了三天才开始察觉的。虽然每个护工机器人的外形大同小异,主要依靠胸前的号码牌区分,可是他在走廊和活动室里接触的其他护工机器人似乎表情都更僵硬,以及在他努力制造的和其他机器人不多的谈话中,交流似乎都不如和小七的顺畅,区别有点像你是在和死板的人聊天还是在和善解人意的人聊天。
  “养老院里其他的护工机器人都是初代吗?”
  “是的,目前二代机器人中只有我被启用服务。”
  “为什么?”
  小七重新陷入沉默。
  李廷恩忽然意识到老魏还在一旁,没有继续追问。
  老魏望着他俩突然陷入沉默,打趣说,“老李,怎么你还有特殊待遇了?就你能用最新的型号?”
  李廷恩没有过多解释,默默地换好衬衫,领着小七出去。
  
  3.
  A桑,养老院接待处工作人员,三十多岁,工作热情。
  一周前,A桑接李廷恩来养老院,从市区开往郊区的一路上,他滔滔不绝地没停过。
  “您看这一路的树,我们周围的植被覆盖率特别好,等会到了山上,即使是在室外您也可以放心大胆地自由呼吸,绝对的安全,空气特别好。去年我们养老院所在的这片区域还获得了’年度空气质量最优奖’。哈哈哈当然啦,这些都是最基础的条件,我们最大的亮点还是智能护理型机器人,这您也知道的。等会我详细为您介绍。您放心,这一周的试住体验,我们绝对会努力让您满意。未来养老院一定会成为您的不二选择。”
  当时面对李廷恩这种一开始格外冷淡不苟言笑的客户,A桑一点也不介意,始终保持着一种职业化的开朗语调。
  全自动无人驾驶汽车通过自动开合的大门驶入未来养老院的管理区域时,A桑继续兴致勃勃地介绍,“对于安全问题李先生您也可以放心,刚才进门的时候已经全车通过了安全扫描,并上传至安保办公室,如果来访人员的车上有危险物品会立刻发出警报并进行严格监控。”
  然后A桑带李廷恩见到了N277,帮助他启动并进行了基本设置。“在这一周内,您的贴身机器人护工会’全心全意’为您服务。有任何疑问都可以随时联系我。”
  带着小七走出住宿大楼的李廷恩打开自己的腕带式通讯设备,请求获取A桑的定位坐标,并得到了对方的同意。A桑正在他自己的办公室里。
  李廷恩在启动小七时也将自己的通讯设备和她进行了配对,设置了快捷呼叫键,但小七几乎一直在身边所以一次都没用过。
  李廷恩敲门时,A桑正坐着一边看投影在眼前的报表,一边用手指拖动着一些数据。
  “李先生,快请进。今天好像是您试住结束的日子,有什么事吗?”A桑关上表格热情地打招呼。
  小七安静地停在进门处,李廷恩走到A桑的办公桌前,直接而严肃地问,“A桑,为什么要单独给我试用第二代护理机器人?”
  A桑看着李廷恩,愣了两秒,又迅速换上笑脸,接着伸出一只手指着面前的椅子说,“请先坐,李先生。”然后A桑将后背往椅子上一靠,翘起二郎腿,给了自己一个舒服的姿势。“我就不绕圈子了,李先生。老实说,我早知道您的身份,也了解您此次来的真实目的。并且,我们非常重视您的此次体验。所以,尽我们所能地提供了最好的设备。”
  “我来这里的目的并没有公开,你从哪听说的。”李廷恩坐了下来。
  “如果连这点消息都没办法知道的话,您未免也太小看我们了吧。”
  “我之所以这样,就是为了最后再深入地做一次随机抽样检验。你们这样做,是作弊。”
  “怎么能这么说呢,李先生。您听我解释。”A桑前倾身体将手肘靠在桌面上,十指交叉于胸前,不急不缓地说起来,“您也知道,现在机器人产业前景无限,率先进入市场能占据极大优势。最近,大家都发现了有要开放的迹象。在这样关键的时刻,许多技术领先的科技公司争破了头都想拿下这第一个位置。我们的竞争对手R科技也同时在申请推广他们的机器人,脚步追得很紧。去年,我们的护理型机器人在养老院内部试用的申请被通过后,至今,反响良好,从未出现过一起由机器人引起的事故。但我们丝毫不敢松懈。我们也已经提交了充足的数据材料和样品,申请将最新的研究成果尽快推广。”
  A桑话没说完,却停了下来。李廷恩忍不住说,“你们去年申请的虽然通过了,但那是针对所谓的初代,你们现在擅自将最新的二代机器人拿来试用,这可比作弊严重多了。”
  “这一点也是我要向您解释的,”A桑如愿地一笑,“我们在去年的申请材料中,有明确注明,会在试用期间,维持核心技术和功能不变的情况下,对机器人的部分性能进行升级,这也是被批准了的,当然升级的内容也已经上报。所以,我们提供给您的N277号机器人,也就是所谓的第二代护工机器人,本质上和初代是一样的,只不过她的面部表情功能,尤其是语言理解和交流能力得到了升级。这一切都没有违反规定。只是刚升级的机器人,还没来得及在养老院内部开始推广,刚好您来的时候,我们就想先将这个最新的成品提供给您。”
  “所以你还是给了我一个特别制造的机器人。”
  “虽然目前和初代相比N277是特别的,但是升级后的第二代机器人,不管是N277还是N278,制造出他们的内部系统都是一样,只是我们现在还没有大批量生产出来,在第二代中N277也绝不会是特别的。况且,和初代比她的核心功能没有变。那些机器人已经被检查过无数遍,也经受了这么久的时间考验,难道您不想检验最新的产品吗?我们只是想拿出最好的产品,给您带来关于机器人的更好的体验而已。”
  “那你为什么不在一开始就告诉我。”
  “其实我并未打算一直隐瞒。既然您是带着秘密任务而来的,所以我本来想为您准备一点惊喜。我们不只是要打造在生活起居上可以照顾人的护理机器人。我们希望我们制造的机器人还可以和人进行很好的沟通交流,带来一点情感上的慰藉。老年人尤其容易感到孤独,我们相信如果推出这样的机器人一定会大受欢迎。我们现在的技术在处理语言信息上已经有了极大的提高,从文学作品和电影中提取了海量的人类对话数据,并匹配了大量词典进行语意分析,在测试阶段,还针对人类普遍关心的话题模拟了无数对话场景,所以,我们最新的机器人应该还十分善解人意。怎么样,李先生,这一周的体验,您对N277还满意吗?”
  李廷恩不自觉地轻轻回头用余光扫了一眼小七所在的方向,顿时有些无话可说,他不得不承认他们的技术优秀,但对这种做法感到有些不悦,“你这样冒险,就不怕我做出对你们不利的结论吗。”
  “我知道李先生在工作上不是个意气用事的人。您会做出的判断当然是基于您对机器人的观察和使用体验。我相信N277不仅没有不必要的缺陷,还可以说是十分优秀,这是值得推广的产品。”
  李廷恩确实不是意气用事的人。他们将他调查得很清楚,否则也不会用这招。
  李廷恩无话可说,站起来准备离开。
  A桑也站起来,“期待您的报告。”
  李廷恩走出行政楼后朝着和宿舍楼相反的方向走去。
  “我们去湖边散散步吧。”他对身后的小七说。
  在养老院的后面,有一个巨大的人工湖。湖的四周有垂柳,座椅和步道,靠近生活区的这边还有一片草坪。是休闲散步的好去处。
  六月上午的太阳还不算炽烈,有不少老年人来湖边散步锻炼。
  李廷恩沿着湖逆时针走起来,小七配合他的速度并肩而行。
  “早上你是故意那么说的吗?”李廷恩问她。
  “您认为呢?”
  “如果你有意隐瞒的话,我想你不会在谈话中暴露出那么明显的线索。正如A桑所说,他确实没必要一直隐瞒你的不同。只是,我觉得他打算揭开谜底的方式应该不会这么被动。所以,你是故意提前泄露给我吗?”
  李廷恩看着小七,她不置可否,脸上维持着和湖面一样平静的表情。除非有意为之,否则你永远无法从一个机器人脸上看出不经意的信息。就像你无法从一个吸尘器身上看出更多的东西。
  李廷恩找了一个空着的椅子坐下,面朝湖水。
  和煦的阳光透过柳树间的缝隙洒落到李廷恩的手背上,能感受到太阳的温度,但不至于热。今天的气温刚刚好。清风拂过面颊,夹带着淡淡的树叶的气味。湖面上波光粼粼。李廷恩感到放松而舒适。心情也稍微好起来。
  小七坐在一旁,一动不动。李廷恩突然想,她会对好天气而有所感触吗?应该不会吧。
  “虽然我不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但是实话说,我早已拿定了主意。”
  “我的目的,是全心全意为您服务。”
  李廷恩不以为意地笑了一下。
  “我的目的是全心全意为您服务。”小七认真地又重复了一遍。
  “好吧,我相信你。你想知道我的决定吗?你是他们的产品,这可能会影响到制造出你的未来集团的将来。”
  “如果您愿意谈谈的话。”
  这时候一个护工机器人推着轮椅上的老人从他们身边慢慢走过。
  “我前两天去了一趟二楼。”李廷恩说。
  “我知道,那一层住的都是生活难以自理的老人。”
  “嗯。我看见都是机器人护工在照顾他们。为老人擦拭和按摩身体,处理沾染了排泄物的衣物和床单,还有在活动室里帮助中风的老人进行反复而缓慢的肢体恢复锻炼。看起来照顾得不错。机器人不会有脏的概念,对于大量机械重复的事,机器人也不会缺乏耐心,‘坚持’似乎是人类才需要的概念。有很多事时间一长对人类来说就很难,你知道吗,有一句话是形容人性的,叫‘久病床前无孝子’,我活到这个岁数听过和见过很多这样的事,人类总是有自己的局限和缺陷。即使花费高价长期请专业的保姆也很难保证能按你所想地照顾好老年人,可是机器人却能做好许多人难以做到的事。这是毋庸置疑的。人类需要机器的帮助,始终需要,将来会更加需要。”
  “所以,您是支持推广的。”小七一点都也不惊讶地说出结论。
  “是的,这是迟早的事。”李廷恩看着小七,“优秀的成果值得被推广。”
  “这是好事。为什么您看起来却并不开心?”
  李廷恩也不知道自己在隐隐担忧什么。
  风吹动着柳树叶子。
  “你能感受到风吗?”李廷恩问。
  “暂时还不能,但以后可以增加这种感应功能。”
  “那你现在也不能因为好天气而感到开心吧?”
  小七不解地看向李廷恩,回答说,“我可以模仿人类做出开心或不开心的表情和行为,也可以通过设定,根据外部环境的不同做出不同的反应。例如将一定范围内的气温、风力、空气湿度定义为舒适,并对舒适表现为开心即可。人类对恶劣天气感到恐惧,对好天气感到开心,以及身体对不同气温做出的反应,不也像是一种精密的设定吗?”
  李廷恩听着小七的话,无言地点点头。
  人类努力将机器人制造得“像人”,希望它们能理解和表现得像拥有感情一样。可是机器人原本是因为不具备感情的特质反而有优势。一旦像人一样有了感情,是否也会像人有了弱点?李廷恩感到很矛盾。
  “对了,今天我就要回去了,”李廷恩转而想起这回事,“虽然我从来没有跟机器人道别过,但是我觉得,应该跟你好好地道别。以后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你。”
  小七露出十分温柔的笑容,“我很高兴您在离开前与我道别。”
  “谢谢你这一周来的照顾,你做得非常好,听我说了很多话,也引发了我很多新的感想。我觉得你是个很不一样的机器人,很厉害。”这是李廷恩发自内心的感谢,也是仅能想到的最诚恳的感谢。但他没想到这道别真的成了永别。
  
  4.
  吃过午饭后,李廷恩和小七回到宿舍的房间。距离早上他们离开这里已经过去了四个多小时。
  老魏在房里,正对着一面小镜子尝试系领带,却似乎总系不好。看到他们回来,索性不系了,任由领带像绳子一样挂在脖子上。
  “老李,你终于回来了,这半天跑哪去了。我还想趁你走之前,好好跟你道个别,送送你。万一咱俩最后没选同一个养老院那以后见面的机会估计也不多了。”
  李廷恩朝老魏笑笑,“没事,还是可以常视频联系的。”
  “视频哪有住在一起天天见到的亲热啊。还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靠谱。”
  李廷恩准备开始收拾东西。但是发现其实也没什么可收拾的,就几件衣服和随身用品。
  “老李,能不能麻烦你的小七去隔壁楼的超市帮我买点东西?”老魏递给小七一张清单,“我刚才去买的时候有些想要的东西他们说还没送到,现在估计差不多了。”
  李廷恩点点头,小七拿上单子离开。他有点费解,老魏还从来没让小七帮过忙。
  “老李,我有事想单独和你谈谈。”老魏突然正经地说。
  李廷恩在他对面的凳子上坐下,“说吧。”
  “你是不是已经决定要支持他们推广机器人了?”
  老魏非常直接,让李廷恩有点不知所措。
  “你......”
  “我知道你的身份,也了解你来这里的真实意图。”老魏认真得像换了一个人。见李廷恩目瞪口呆地不说话,他才继续解释,“我是R科技的。”
  李廷恩心里咯噔一下,有了不好的预感。没想到自己隐瞒身份根本毫无意义。
  R科技是刚才A桑提过的竞争对手。这家机构的智能机器人不像未来集团有这么好的试点场所,所以申请和审批流程会更加缓慢。李廷恩没有负责过他们的部分,不太清楚他们制造的机器人如何。
  “你想怎么样?”李廷恩问。
  “我想请你再考虑考虑,不要这么快决定支持他们。”老魏淡淡地说。
  “最终决定的不是我,我只是做一个报告,提供一点看法而已。如果他们先获得批准,你们之后申请不是也会更容易吗?”李廷恩无奈地说。
  “你应该明白先后的差别。就像人人都知道第一个登上月球的人的名字却不知道第二个的。”
  “这也不完全一样吧,如果你对你们的产品有信心,晚一步推出又如何?”
  “信心?呵呵。”老魏的眼神突然变得奇怪起来。
  他不再看李廷恩,站起来在房间踱步,似乎在考虑什么,然后又朝阳台走去。
  李廷恩不知道老魏怎么了,突然表露自己的身份,提出无效的要求,将两人的立场和气氛拉到古怪的位置。
  李廷恩不再管老魏,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只想尽快离开这里,结束这个突然让他无比疲惫的任务。
  他毫无戒心地蹲下去拿行李箱,直到老魏突然用领带勒住他的脖子。
  事情就这么毫无征兆地发生了。他挣扎,惊讶,求救。
  他完全不明白为什么老魏会突然袭击他,但还是凭借求生的本能按下了向小七求救的快捷键。
  领带不像绳子,有一定的宽度,勒起人来似乎留有更多的挣扎时间。
  在李廷恩还未失去意识的时候,宿舍的门即打开,小七赶了回来。
  
  5.
  “怎么在最后关头出了问题?”李廷恩对面的人问到。
  空荡荡的大会议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我被他们的竞争对手袭击,那个机器人为了救我,才将人撞开。没想到会撞伤。以当时的情况看,应该不严重。”李廷恩解释。
  “可我听说,对方强调伤得不轻,而且头部确实受到了撞击。”
  李廷恩不说话。当时太混乱,老魏刚被撞倒就有很多人和护工冲了进来,将倒在地上的老魏送去了医院。他也不太清楚伤势。
  “那你没有受伤吧?”
  “嗯,我没事。”
  “不过,问题的关键不是对方被机器人伤得严重与否,而是,那个机器人竟然有攻击人类的行为。”
  “那是为了保护我...”李廷恩虚弱地辩解。
  “不管是出于什么意图,机器人可以为了保护你而攻击其他人,就可以被人所利用来伤害更多的人。不论那个机器人有多好,有多少优点,只要有一个致命缺陷就不行。”
  “那个机器人,被如何处理了?”
  “都做出攻击人类的行为了,当然是格式化后销毁!未来集团怎么可以出现这样的错误,他们说那个机器人是特例,出现了程序问题才会违反系统设定做出攻击行为。早知如此用个普通的机器人不就好了。现在你的报告也没用了。上面说暂停一切有关他们机器人的评审工作,让他们先完成事故分析调查报告。接下来的事已经安排给其他人处理,你也不用过问了。”
  李廷恩走出会议室,站在门外停了一会平复心情。
  他无法知道小七看到自己被勒的一幕时在她的系统里是如何判断的,机器人应该设定了不能主动攻击人类的程序。但是小七却做出了更像人类的行为。她真的如她自己所说,模仿人类做出了充满感情的行为,她也如她所说的做到了全心全意为李廷恩服务。
  走廊对面走来一个人。是老魏。他手上拿着一叠资料。
  “老李,还在生我气?我来向你道歉,那天是迫不得已,我并不是真想要你的命。事情都过去了。你别介意。”走到李廷恩的面前老魏停下来,像最初见面时那样面带笑意,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不想要我命还勒我脖子?”李廷恩不想正眼看他。
  老魏低头,不经意露出嘲笑的表情,“我要真想勒死你,还用等那么久?你不会以为我真的天真到想通过劝劝你就能阻止他们的进程吧?”
  “你什么意思?你今天来到底是做什么?”
  “我来提交我们公司最后的申请,”老魏扬了扬手中的资料,“你看,我最终不是成功阻止未来集团这次的推广了吗。‘对自己的产品有信心,晚一步推出又如何?’哈,亏你能说出这种话!没错,我对我们的产品是没有足够的自信,我再清楚不过你的机器人小七有多特殊了。她平时对你可真是充满感情啊,像人一样,我都不得不妒忌他们的技术,模仿人类行为模仿得如此像,看了真让人不痛快。我一直在寻找机会,一直没有合适的办法。直到那天早上,是她自己暴露弱点的,我稍加利用而已。我早就知道那个机器人不简单,可你发现得未免也太晚了,我不提醒你,她不故意说漏嘴,你恐怕都意识不到?你还真是迟钝。”
  “利用?”李廷恩愤怒地揪住老魏的衣领,“那一切都是你设计好的?!难怪你说你的目的不是勒死我,原来你一开始就是为了给小七制造陷阱!”李廷恩痛恨自己直到现在才发现真相,“还有你头部的伤,也是假的?”
  老魏推开李廷恩,整整自己的衣领,充满恶意地笑着,“伤当然是真的,被撞一下想要顺势受点真伤还不简单?”
  “你太卑鄙了...”
  “卑鄙?”老魏不以为然地撇撇嘴,“不过是一个机器人而已,老李,何必这么气愤呢。你不会以为她真的有感情吧?那不过都是设定的程序而已,她在模仿行为,又不是真的有感情。况且,太像人类表现得有感情也不见得是好事,立刻就成了弱点被利用,给她带来毁灭。不过,放心吧老李,以后还会有千千万万个小七的。”老魏嘲弄完李廷恩,得意洋洋地离去。
  李廷恩颓然又绝望地立在原地。头脑中一片空白。
  他耳边反复响起那天在湖边,小七说的那句话,“我的目的,是全心全意为您服务。”

单选投票, 共有 9 人参与投票

投票已经结束

100.00% (9)
0.00% (0)
您所在的用户组没有投票权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1 个关于未来养老院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7-6-27 09:52:30


思想的光  发表于 2017-7-14 02:13:3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小说设定还蛮好的,把一个忠于职守和主人的聪明纯洁、善良的机器人小七和狡诈、下作、恶毒、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两个人类做了全方位的对比,让我们唏嘘人类的劣根性。
“人类努力将机器人制造得‘像人’,希望它们能理解和表现得像拥有感情一样。可是机器人原本是因为不具备感情的特质反而有优势。一旦像人一样有了感情,是否也会像人有了弱点?这个论点很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