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656

未来的世界是垃圾做的

不停 于2017-6-27 09:56:47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6D8CF9FC69E36EF04ACFCC1164B43F15.jpg
  
  
  钍钍十岁那年,有一天语文老师布置了一道作文题,题目叫做“我的梦想”。钍钍听爸爸讲过一个叫三毛的女作家的故事。三毛上学的时候,有次在作文里她说长大后的愿望就是做一个捡破烂的人,这种工作可以在大街小巷里乱窜,所以快乐自由得像天上的飞鸟。
  钍钍整天想象自己像小鸟一样在蓝天白云里飞翔究竟是一种怎么样子的感觉,另外他老是看到收破烂的张爷爷和李奶奶每天总是乐呵呵的,好像收破烂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事情。在作文里钍钍就毫不犹豫地写到:“我和三毛有一个同样的梦想,就是做一个捡破烂的人,因为我想像小鸟一样快乐自由……”
  和三毛一样,钍钍的作文受到了老师的批评。老师认为钍钍应该有一个更远大的梦想,至少得像他的同桌阿杜一样“长大后当一个科学家”,如果长大后和那个整天流浪的脏兮兮的小男孩一样的话,“那就太没有志气了。”钍钍知道老师把三毛搞错了,他作文中的三毛可不是住在漫画里,她是一位住在撒哈拉沙漠中的美丽的姑娘呀。
  阿杜因为受到了老师的表扬,就用胳膊肘碰了碰钍钍,好让同桌看到他脸上的得意。钍钍则丢给他一副无所谓的表情,这种无所谓是从爸爸那里遗传的。钍钍的爸爸总是写一些根本没有人读的小说,还一幅沾沾自喜的样子,连妈妈都要数落爸爸已经无可救药了。
  阿杜的爸爸是在农贸市场卖猪肉的“大杜子”,他对阿杜的教育要达到的目标就是“长大了可不要像我一样卖猪肉啊”,以至于阿杜每次跑肉铺上玩,“大杜子”爸爸总是要把他轰走:“小崽子,滚,滚回家去。这里不是你要待的地方。回家读书去。”
  尽管如此,钍钍和阿杜仍是最要好的朋友,他们住在同一个小区,有事没事总喜欢一块儿玩。阿杜继承了他爸爸的块头,打架很厉害,同龄人都怕他。有时候发起狠来,连大人都害怕。
  
  
  张爷爷和李奶奶刚从远郊一座遭拆迁的村庄运回来满满一三轮车的钢筋。钢筋张牙舞爪地躺在三轮车里,在拐出一个小弄堂的一瞬间,不小心蹭到了一个年轻人穿着的一件新买的夹克。张爷爷和李奶奶赶紧下车道歉,可年轻人二话不说就破口大骂。
  张爷爷哆哆嗦嗦地递给年轻人一根烟求他原谅,年轻人不买账,把烟摔在地上,用脚把它碾成粉碎,还推了张爷爷一把。张爷爷单薄的身体就势倒下,手掌在粗糙的水泥地上磨破皮流出了血。一旁的李奶奶依旧不依不饶抓着年轻人的衣角恳求他原谅。
  年轻人一时恼怒,甩了李奶奶一巴掌,血从李奶奶的鼻子流出来,有一滴滴在年轻人脚上穿着的皮鞋上。年轻人从口袋中掏出一张餐巾纸,擦去鞋面上的那滴血,把带血的餐巾纸扔在张爷爷身上。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有人劝年轻人还是算了。年轻人指着夹克上蹭到的一个印迹说:“赔我1000块钱就算了。”
  “1000块?我们一天还赚不到100呢!”李奶奶忍不住哭了出来,身子软下去,倒伏在路上。
  这时,钍钍和阿杜正好放学回家,在人群中看到倒在地上哭泣的李奶奶,赶紧挤进人群来到李奶奶身边,扶起李奶奶和张爷爷。
  “你为什么要打人?”钍钍和阿杜异口同声地质问。
  年轻人回答说:“我就是要打人,你们管得着嘛?”说着就用鞋尖踢了张爷爷的小腿肚一脚,疼得张爷爷抱着腿又瘫倒在了地上。
  阿杜火了,像一头狮子一样冲向年轻人,居然把他扑倒在了地上。受到阿杜英勇气概的感染,钍钍也冲了上去。两个孩子和一个年轻人在地上扭成了一团麻花。
  要不是人群中有人事先报了警,警察过来将年轻人和两个孩子都带回了派出所,又把张爷爷和李奶奶送进了医院,这场打斗还指不定谁输谁赢呢!大伙都对两个孩子,尤其是阿杜表现出来的勇猛感到不可思议,事后连年轻人都有点胆寒:“俩孩子就像发了疯的狮子。”
  派出所打电话让爸爸们来接两个孩子,责令他们回家后严肃批评教育。张爷爷的小腿骨折,需要住院观察治疗一段时间,李奶奶并无大碍,只是受了惊吓。派出所责令年轻人赔礼道歉并承担张爷爷和李奶奶的医药费。
  回到家后,妈妈心疼地用医用棉签沾着碘酒涂抹着钍钍青一块紫一块的地方。钍钍问爸爸:“为什么那个人要打张爷爷和李奶奶?”
  爸爸回答说:“那个人在打人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一头畜生。”
  钍钍说:“我冲上去打架的时候好像也变成了一头野兽。”
  爸爸一惊,叹了口气,最后说:“也许我们人类都还是没有进化完全的野兽。”
  
  三
  第二天,阿杜抱着一块上等的五花肉来到钍钍家,央求钍钍妈妈炒一盘回锅肉,待会他要和钍钍一块去医院看望张爷爷和李奶奶。钍钍妈妈三下五除二,马上就炒好了回锅肉,颜色好看,香气扑鼻,吃起来肯定很好吃。钍钍妈妈用保温盒装好菜和饭,就送俩孩子去了医院。
  张爷爷腿上打了石膏,躺在床上还念念不忘收破烂,李奶奶则在一旁安慰他。医生说张爷爷过两天就可以出院了,钍钍和阿杜这才放心下来,拿出饭菜让爷爷奶奶趁热吃。
  钍钍、阿杜与张爷爷、李奶奶关系很好。每次放学回家,他们总会经过张爷爷的宝地,那时离爸爸妈妈下班还有一段时间,反正家里还没人,就索性在爷爷奶奶这玩一阵再回去。爷爷奶奶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是捡回来的。电视是捡回来的,有时候放着放着就没了图像,爷爷就用手拍打一会,图像就跳了出来。有时候天气不好,电视出现雪花屏。钍钍就跑到屋外转动捡回来的那只卫星锅。“好了吗?”屋外的钍钍问屋内的阿杜。阿杜说:“还没好。”“这次好了吗?”钍钍问,他转动了一下卫星锅。“这次好了。”阿杜说。
  张爷爷趁天没黑还要在屋外干一会活,他一边干活,一边跟着德生牌收音机里面传出的京剧唱上一曲。李奶奶则在屋里准备晚饭,很多时候就是炒一个青菜,再加花生米下酒,爷爷每天总要喝点小酒。如果钍钍、阿杜留下来吃晚饭,李奶奶就会多烧一个红烧肉。肉是阿杜隔三差五从爸爸的铺子上偷出来的。“大杜子”当然知道阿杜的盗窃行为,但他当作不知道,因为他知道儿子是在做好事。
  钍钍问张爷爷,一个空汽水瓶可以卖多少钱。爷爷说可以卖一毛五分钱。钍钍记在心里,从家里和同学那里搜刮出许多空瓶子,有时候在街上走也要往垃圾桶里瞄上一眼,发现有空瓶子就立刻拿走。这样钍钍就时不时也能给张爷爷挣上几块钱。张爷爷最喜欢瓶盖里写着“再来一瓶”的瓶子,每次找到这样的瓶盖,钍钍和阿杜就拿着去附近的超市兑换,每次总能换回两瓶,对爷爷奶奶说换来的那瓶瓶盖上也写着“再来一瓶”。运气好的时候确实是一下子就换两瓶,运气不好的时候钍钍和阿杜就用零花钱再买一瓶,这样一瓶给张爷爷,一瓶给李奶奶。
  一天晚上,钍钍和阿杜留下来吃饭。张爷爷吃着吃着就扑簌簌地掉眼泪,眼泪掉进酒杯,张爷爷拿起来一饮而尽。“李娃也该像你们一般大了。”张爷爷说。李娃是张爷爷和李奶奶的孙子。李娃出生以后,儿媳就留在老家带娃,儿子南下上海打工。家里经济吃紧,张爷爷和李奶奶只好来到现在这座城市打工。“我们没文化,又没有什么本事,只好做起破烂生意。”李奶奶说。他们在这里做这门生意一做就是十年。三年前儿媳带着李娃去了上海,李娃在那儿上民工子弟学校。张爷爷和李奶奶平日里一分钱都要掰成两半用,就为了李娃能在上海有书读。“可不能像我们一样没文化。”张爷爷说。
  那天的饭钍钍和阿杜都吃得很心酸,钍钍吃不下饭,最后说:“张爷爷,李奶奶,我一定要让你们进一回课堂。”当初这么说只是想让爷爷奶奶开心,至于怎么让爷爷奶奶进课堂钍钍一点法子也没有。可不曾想,不久钍钍就真得请张爷爷和李奶奶走进了课堂,不是让他们在讲台下面听讲,而是让他们站在讲台上当老师。
  
  四
  2017年1月11日,这是最寻常的一天,却被迫载入了史册。
  钍钍和阿杜早上出门上学,发现小区里满是垃圾,好像夜里开了一场嘉年华以后留下来的。保洁员阿姨将垃圾扫成一堆堆,就像小区里长出了一座座坟墓。大街上,早起的环卫工人已经干得热火朝天,环卫车拉走了一趟又一趟的垃圾,可街上满眼都是垃圾。疾驰的汽车把五颜六色的塑料袋吹上天,它们在空中游荡再也不想下来。几只老鼠在垃圾堆里捉迷藏,空气里藏满了垃圾的味道。如果钍钍和阿杜变成两只小鸟飞上天,他们就会看到整个城市的大街小巷都塞满了垃圾;如果变成两只苍鹰在世界各地翱翔,他们就会看到整个地球已经披上了一件用垃圾做成的外衣。
  钍钍和阿杜好不容易来到学校,发现那里已经变成了一个垃圾场,早上的课临时取消,改成大扫除。全校师生忙活了一整天才把垃圾处理完毕,臭烘烘的校园才变得干净,课却上不了了。晚上回家看电视,新闻播报说全世界都下起了“垃圾雨”,目前原因正在调查,更有人将“垃圾雨”与恐怖袭击联系在了一起。不管怎样,至少雨停了。钍钍突然为张爷爷和李奶奶感到高兴,这次他们应该能赚许多钱。
  雨没停。第二天钍钍出门的时候,看到小区里又长出了一座座坟墓,比昨天的还要高还要大。街上的环卫工人在不住抱怨,可抱怨归抱怨,他们还是奋力将垃圾清理干净。学校后勤的几个叔叔还爬上教学楼屋顶,将顶上的垃圾推下来,好似形成了一道垃圾瀑布。课又上不成,直到晚上6点多才将校园清理干净。晚上回家路过张爷爷那儿,爷爷和奶奶正在汽水瓶的海洋里面游泳,张爷爷兴致很高地说这下可以卖很多钱。可钍钍和阿杜已经累得只想回家躺下睡觉。电视里说,今天的“垃圾雨”比昨天的还要大,说太平洋面上浮满了汽水瓶。原因依旧不明。电视画面突然模糊起来,信号发射塔已经被垃圾掩埋。
  第三天,小区保洁员已经放弃了清扫,可街上的环卫工人还在坚守,扫出一条路供人行走,路上已不见车的影子。一位环卫工阿姨扫着扫着就哭了:“工资这么少,却有这么多垃圾要扫,一天累死累活的,为什么呀!”
  钍钍和阿杜站在已经没到膝关节处的垃圾海中,茫然不知所措。沿着环卫工人抢救出的一条便道,钍钍和阿杜走到学校,却被告知学校停课了。站在校门外往里面看,教学楼一楼的教室门已经被垃圾堵住了,自行车棚塌了,自行车被埋在垃圾堆下。
  艰难地跋涉回家,路过张爷爷家,张爷爷站在二楼阳台上,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看到钍钍和阿杜,就沿着边上的一架梯子爬下了阳台,这是爷爷和奶奶现在的出门方式。垃圾已经将一楼的门堵住了,一开门,垃圾就会涌进屋内。
  “爷爷,你肯定赚疯了吧!”这个时候阿杜居然还有心思开玩笑。
  “唉,现在垃圾多得已经不值钱了,这门生意已经完蛋了。”说着,张爷爷指了指已经埋在垃圾堆下的三轮车。本来张爷爷和李奶奶计划着要回老家,可是全市的交通已经瘫痪。公路、铁路、水路、航路都被垃圾堵住了。城市变成了一座孤岛。
  学校停课,工厂停工。刚开始人们还欢呼雀跃,庆祝不用上学、不用上班了。可不久,人们就陷入到了最原始的恐慌--饥饿。这种恐慌在农贸市场、超市初现端倪,“大杜子”感同身受。“垃圾雨”来的头两天,蔬菜供应的影响还不明显。后来买菜的人再也买不到莴笋,再也买不到西红柿,再也买不到菠菜……直到最后再也买不到蔬菜。猪肉供应也受到影响,因为物流中断,“大杜子”不得不自己跑去屠宰场,费尽千辛万苦才能扛回几头肉猪。
  每天“大杜子”都能看到许多人像饿狼一样在农贸市场内走来走去。绝大多数摊位都已人去楼空,少数几个摊位刚摆出蔬菜就被抢购一空,有时候一把新鲜的蔬菜就被炒成天价。“大杜子”每天定量供应几斤肉,有时候买的人多还为此大打出手。“大杜子”知道,该给自家留点存货了,最近能拿到的肉越来越少,马上就会没有肉吃了。屠宰场就快没有猪可以宰了,他们已经向刚出生没几天的小猪仔下手了。超市也被洗劫一空,粮油、零食和饮用水最畅销,许多货架上已经空空如也,唯独化妆品柜台从来没有人光临。“漂亮能当饭吃啊!”,这句话马上就把卖化妆品的姑娘气哭了。许多买不到蔬菜也买不到零食的人怨声载道:“难道工厂的机器就不能多生产一些食物吗?”他们难道以为食物可以像印钞票一样随便在工厂里制造出来吗?他们难道不知道大地才是食物之源吗?可如今,从大地里长出来的蔬菜和粮食已经被垃圾掩埋!
  人们在挣扎。人们总算知道了环卫工人的重要性。环卫工人没日没夜地保障城市这头利维坦的新陈代谢。现在连环卫工人都忙不过来,这头利维坦就快要被垃圾憋死了。几乎一切的生产性活动都停止了,人们临时都当起了环卫工人。每天人们都在环卫工人的带领下,清除道路和田地里的垃圾。这座城市百里之内围绕着上百座大大小小的垃圾填埋场,垃圾围城名副其实。每天收集到的垃圾就运往这几百个垃圾填埋场,现在许多垃圾场已经满负荷运作。去年刚刚投入使用、设计使用年限为50年的城北大型垃圾填埋场已经被填得满满当当,一下就折寿了50年。尽管如此,可人们的努力似乎起不到什么作用。第二天一大早,之前清除干净的街道又被垃圾覆盖。人们就像推石头的西绪弗斯。
  “垃圾雨”一直下,原因未知。美国CIA、FBI调查了他们盯着的几个恐怖组织,发现他们也饱受垃圾之苦。垃圾面前,人人平等。不期而至的垃圾把人类社会打成筛子,对人类来说,这是一场雪崩式的全面溃败,几千年积累起来的文明和秩序在垃圾面前轰然倒塌。教育没了、交通没了、金融没了、商业没了、通讯没了、国家机器没了、艺术没了、科学没了、文明没了,只剩下在垃圾堆上的挣扎,人性站在悬崖边上岌岌可危。
  “垃圾雨”一直下,原因未知。
  
  
  乔治牧师一起床就向上帝祷告,祈求上帝能够原谅人类的罪孽。牧师知道这场突然而至的“垃圾雨”就是上帝对人类的考验,如今人类已经受到了惩罚,希望上帝能够派救世主拯救人类。阿门!祷告完毕,乔治牧师喝了一点水、吃了几片面包,推门而出,蓝天白云映入眼帘,地上的垃圾熠熠生辉。
  这场“垃圾雨”带给人类的唯一好处,就是让人类重新拥有蓝天白云,也让人类明白了谁才是制造曾肆虐全国的雾霾的真凶。许多人仍旧在不依不饶跟垃圾做斗争,辛辛苦苦辟出几块地种蔬菜,有些地里居然冒出了嫩芽,尽管过不了几天就重又被垃圾吞没。有些人则活得相当潇洒,就像第欧根尼住在木桶里晒太阳一样,他们优雅地躺在垃圾堆上,让阳光温暖地打在脸上。哪怕第二天就要死去,他们也要在蓝天白云和阳光中死去。
  5年前,乔治牧师亲自将妻子送到天堂后,就离开自己的国家在世界各地漫游传教。当他来到现在所在的这个城市,有感于周围人民的愚蠢,他决定留下来传播上帝的福音。他在一座教堂做了牧师,给这座原本冷清的教堂带来了点人气。许多人专门过来想听听这个蓝眼睛金头发的洋鬼子会说些什么,毕竟人家才是原装的上帝子民。乔治牧师读大学时学过几年中文,这时正好派上用场。
  教堂就在钍钍住着的小区的隔壁。钍钍第一次去教堂就是爸爸带他去的。后来钍钍傻傻地问乔治牧师:“耶稣是不是做了什么错事,不然别人为什么要把他钉在十字架上?”乔治牧师用蹩脚的中文回答说:“不是,我的孩子。耶稣是救世主,他是为人类受苦而死,不过后来他又复活了。”如今乔治希望救世主能够再次降临,只是他不知道能够遇见救世主的以马忤斯之路究竟在哪里。
  那晚乔治牧师在教堂做了一次公开布道,他说已经向上帝祷告,上帝听到子民的祷告就一定会派救世主拯救子民。“Amen. God Bless The Children!”最后,乔治牧师说。讲完道,乔治牧师突然怀疑对饥肠辘辘的人们来说,上帝究竟有没有用。然后,他为自己的这种怀疑感到恐慌,他又向上帝祷告求祂原谅。
  粮食依然不够,饥饿感一刻不停噬咬着人们的胃。有时候张爷爷和李奶奶会变戏法似的给钍钍和阿杜几个馒头,阿杜则偷偷地捐出一些爸爸的存货。每个人都会偷偷摸摸地吃饭,生怕别人知道自己今天吃上了肉。
  钍钍本来还想救济一下张爷爷和李奶奶,可显然张爷爷和李奶奶有办法吃上饭。在垃圾堆上生活,张爷爷和李奶奶可是有一套的。钍钍想到应该让爷爷和奶奶教教大家如何从垃圾堆中找到宝,也许以后我们得靠垃圾过活。
  乔治牧师的祷告突然灵验了。已经有两天没有下“垃圾雨”。趁这段时间,人们赶紧将路上能收集到的垃圾都运到垃圾焚烧厂烧掉。有些等不及在垃圾焚烧厂烧掉的就拉到火葬场烧掉。于是每天烟囱都会吐出一股股黑烟,把蓝天、白云和阳光都遮蔽了,气得躺在木桶里的第欧根尼们直跺脚。可第欧根尼们生气也没办法,毕竟这是目前消灭垃圾的最有效办法,城市周边的几百个垃圾填埋场已经饱和了。
  钍钍跟老师说想请张爷爷和李奶奶到学校教同学们如何从垃圾中淘到宝,说是要以防万一,申请了好多次老师才点头答应。张爷爷站在讲台上,下面坐着黑压压一片,他紧张地说不出话来。钍钍说:“爷爷别紧张,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张爷爷哆哆嗦嗦地开始讲,后来越讲越兴奋,好似要将毕生绝学倾囊相授。讲台下发出热烈的掌声,张爷爷露出了羞涩的笑容。
  已经连续一个星期没有天降“垃圾雨”,乔治牧师说这是救世主来临前的神迹,还说以后救世主来临将给人类送来兴盛。可惜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上帝显然是在调戏人类。一星期后,天又下起了“垃圾雨”,而乔治牧师所谓的神迹就藏在这次降落的垃圾中。
  垃圾又塞满了大街小巷。幸亏张爷爷事先对同学们做了职业培训,同学们因为学校再次停课而就在各自的小区进行垃圾分类和回收。可是张爷爷的培训似乎没有多大作用,这些垃圾有点奇怪。
  钍钍在垃圾中找到许多个叫“银河牌”(Milky Way)的牛奶包装盒,上面写满简体中文,无疑是国产牛奶。“你听说过一种叫‘银河牌’的牛奶吗?”钍钍问阿杜。阿杜说只听说过蒙牛、伊利和光明,没听说有银河牛奶。
  钍钍仔细研究着牛奶盒,突然发现盒子上打印的生产日期很奇怪:20870409ABC1119:04,很显然“20870409”指的是这盒牛奶是2087年4月9日生产的,最后面的“19:04”是指晚上7点04分,可今天是2017年2月8日。这是一盒来自70年后的牛奶?!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钍钍把他能找到的牛奶盒子上的那串数字仔细研究了一遍,发现这串数字指代生产日期无疑,而且这些牛奶盒子都来自2087年!“要么是打印日期的机器疯了,要么就是我疯了。”钍钍对阿杜说。
  无疑是钍钍疯了。钍钍在垃圾堆中找到了像250ml红牛的易拉罐头,只是罐身没有任何文字和图案,在罐底打印着一串数字,应该是生产日期。“不知道这罐来自70年后的红牛味道怎样?”钍钍说着拉下了易拉环,放在鼻子下嗅了嗅。“好像没有味道。”
  “还是不要喝的好。”阿杜比较谨慎。
  “管他呢,死就死吧,反正没过期。”钍钍想一个浪漫派艺术家,说完就一昂头咕咚咕咚喝了下去。钍钍不仅没死,反而精力旺盛而且解渴。
  钍钍的发现令人振奋,更加让人兴奋的是,人们从垃圾中找到了填饱肚子的东西。有一天一个人在垃圾中找到一盒奶片一样的东西,是铝箔膜包装。他像钍钍一样大胆而浪漫地尝了一片,结果一天都没饿肚子。他把这项发现告诉了朋友,结果一传十十传百,人们都知道了垃圾堆中藏着宝。
  就这样靠着“红牛”和“奶片”,人们解决了吃饭喝水问题。连乔治牧师也激动地向上帝感恩。可是“垃圾雨”一直下,人们总算搞清楚了垃圾的来源:它们来自未来。难道未来的世界是垃圾做的?至于垃圾是怎么从未来落到现在的,人们还是不知道。
  阿杜也在垃圾中找到了一件奇怪的东西,那是一本叫《时间镜像理论与技术》的书,书的前半部塞满了奇形怪状的数学符号,后半部分好像是一部机器的设计图纸。当他看到封面上写着“杜少明 著”的字样就吃了一惊,他就叫“杜少明”。在版权页上,他看到《时间镜像理论与技术》初版于2068年11月,2087年1月第十版,显然是一本畅销书。勒口上的作者简介更加让人吃惊,一幅人像,照片上的老头好像在阿杜的梦里出现过。这是未来的自己吗?简介说杜少明教授2007年5月18日生于X市,后在MIT拿到理论物理博士学位,回国后执教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2078年凭借其独创性的时间镜像理论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将来我真的会获得诺贝尔奖?难道还有一个叫“杜少明”的家伙和他在同一天生于同一个地方吗?
  阿杜无法置信,他将书藏好,连钍钍都没跟他讲。后来他也没见过谁从垃圾堆中找到过这本书,难道是这本书冥冥之中找到了他?
  人类慢慢在垃圾堆上重建文明,学校复课,课程偏理工,主要是教授如何处理垃圾问题。大学研究院主要专研垃圾处理理论与技术。阿杜显然比钍钍学得好,他像怀着一种使命感一样拼命学习。钍钍更加喜欢跟着张爷爷和李奶奶到垃圾堆中回收“红牛”和“奶片”。
  因为人们可以轻而易举地解决温饱问题,饿了在地上捡一片“奶片”吃,渴了在地上捡一罐“红牛”喝,累了就躺下来看蓝天白云,从而诞生了无数的犬儒主义者。人类好像从来没有这么快乐过。没有战争、没有贫穷、没有忧郁、没有自杀。无数人躺在垃圾堆上晒太阳发呆,无数人站在垃圾堆上像诗人一样无病呻吟,无数人坐在垃圾堆上思考宇宙、生命和一切,无数人在垃圾堆上唱歌跳舞,男人和女人在垃圾堆里一刻不停地做爱……
  有一次,钍钍看到那个打了张爷爷和李奶奶的年轻人正站在一座高高的垃圾山头嚎叫:“我看见这一代最杰出的头脑毁于疯狂……”
  “垃圾雨”一直下,原因不确定:它们来自未来?
  
  
  2087年1月11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时间镜像理论物理实验室,80岁的杜少明教授深吸了一口气,镇定地敲击了一下Enter键,在2017年1月11日这个时间点上建立了一个时间镜像,一扇时间之门就此打开。随后无数装满了垃圾的卡车奔向这扇大门,将垃圾倾倒进2017年1月11日的地球。
  原先杜少明教授专注于量子时间和空间研究,可随着垃圾问题日益严重,连撒哈拉沙漠都填满了垃圾,杜教授深刻地意识到如果不解决垃圾问题,人类永不可能再进步。于是他离开理论物理十年而研究垃圾处理问题,最后竟得出个“垃圾问题无解”的悲观结论。
  不甘心的杜教授试图从理论物理上找到新的突破口。一次下楼,他把垃圾丢进垃圾箱的一瞬间诞生了一个灵感:就像我们把垃圾从家里丢掉一样,这是一个熵的转移过程。垃圾处理其实是一个熵减问题。可问题来了,根据热力学第二定律,熵是不断增加的。这也是当初杜教授得出“垃圾问题无解”的一个原因。那么能否证明热力学第二定律不成立,或者更确切地说在某种情况下不成立。正是这种创新性的想法打开了这个曾经无解的死结。
  杜教授花了十年创立了后来为他赢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时间镜像理论,他证明了热力学第二定律在某些情况下不成立。然后杜教授又花了15年时间才制造出一台机器Enigma,这台机器能建构热力学第二定律不成立时的那些场景。后来杜教授居然用Enigma打通了这个宇宙和其他5个平行宇宙之间的通道,令人遗憾的是,其他的平行宇宙也被垃圾问题缠身,甚至比杜教授所处的宇宙更加严重。有一次杜教授差点泄露了他所在的宇宙,如果被其他平行宇宙发现了,那很有可能杜教授的宇宙就会成为其他平行宇宙的垃圾场,垃圾问题就会更加严重。
  杜教授后来想想都后怕。于是他聚焦在时间点上,花了近两年时间将Enigma改造成一台时间机器。他本来想通过时间移民将饱受垃圾问题困扰的人类送到未来,他相信未来的世界一定更加美好,因为他是一个技术主义者,始终相信技术让生活更美好。可是试验了好多次,杜教授最后沮丧地发现:生命无法在Enigma中实现时间跃迁,而非生命可以。垃圾就是非生命,杜教授能做的就是将垃圾丢在其他时间点上。他选择了过去的时间点,因为未来的时间点会对现在产生扰动,而过去的时间点则不会。
  第一次“丢垃圾”的日期定在了1月11日进行。“丢垃圾”的前一天,杜教授拿着一瓶红酒去到老友钍钍的墓前祭拜喝酒。钍钍6年前无疾而终,在他去世的那天,阿杜被叫到了老友身边。钍钍把一个箱子亲手交到阿杜手中,说“我的全部宝藏都在这里了”。箱子里藏着钍钍用一生写的诗,任何一首都从未发表。钍钍一生都在世界各地流浪,终生未婚,所以并无子嗣继承这份遗产。
  阿杜在科研之余,做起了编辑整理钍钍诗稿的工作,粗粗一算箱内居然藏了近一万首诗!多亏了自己的学生和徒孙也参与到编辑整理工作当中,也靠着他的诺奖得主的影响力,钍钍的20卷本诗全集终于在其去世4年后顺利出版了。期间阿杜还和他那年一同得诺贝尔奖的美国诗人杰克·斯蒂茨合作将钍钍的部分诗歌翻译成英语在美国出版了。自此钍钍诗名大振,评论家往往把他和20世纪的葡萄牙诗人费尔南多·佩索阿相提并论。
  有时候,阿杜研究遭遇瓶颈,他就读读钍钍的诗歌,读着读着就有了灵感。他最喜欢钍钍这首诗:
  
  茶壶在煤气灶上低吟。
  生活的不幸源自
  幻想如水分子一般逃离,
  人却越煮越老。
  
  如今我的欲望很小,
  无非是在阳光猛烈的污水潭中
  和钍钍一起踩出一道彩虹。
  坐在黄昏悠长的倦怠中,
  读一首菲利普·拉金的诗。
  在星星们都出来了的暗夜里,邀请他们陪我
  看一部阿基·考里斯马基的电影。
  晨光中一只松鼠在树枝间跳跃,
  我写下几个文字把灵魂感动。
  然后身体醒着的时候,
  灵魂上床做梦。
  
  或许我该庆幸
  造物主让我生而为人,因为曾经
  要不是我还拥有电影、书籍和音乐,
  我差点失去对生活的欲望。
  
  阿杜不知道诗中的“钍钍”是否就是钍钍他自己,“生活的不幸源自幻想如水分子一般逃离,人却越煮越老。”这是钍钍对生活最深刻的沉思,不过他不明白钍钍这么快乐的人怎么还差点失去对生活的欲望呢?在阿杜印象中,钍钍总是在微笑,总还是个孩子。
  在钍钍墓前,阿杜为钍钍敬了一杯酒,朗读了他最喜欢的那首诗。钍钍,明天我就要把垃圾丢到我们曾经在一起玩耍的那个时间点。我不知道我这样做是否完美地解决了垃圾问题。有时候我沮丧地发现,在你的诗意面前,我的技术被击得粉碎。
  为什么选择了那个时间点?阿杜不知道。阿杜只隐约记得,那年他十岁,他有一个好朋友,他叫钍钍。他们在张爷爷和李奶奶的家里玩。“好了吗?”屋外的钍钍问屋内的阿杜。阿杜说:“还没好。”“这次好了吗?”钍钍问,他转动了一下卫星锅。“这次好了。”阿杜说。

单选投票, 共有 0 人参与投票

投票已经结束

0.00% (0)
0.00% (0)
您所在的用户组没有投票权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未来的世界是垃圾做的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7-6-27 09:56:47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