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488

2035:隐匿杀手

不停 于2017-6-28 10:47:21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trim.jpg

  0
  I am silent.
  I am invisible.
  I am invincible.
  1
  
  “安德鲁,情况如何?我们抓到他了吗?”L市警察局长菲利普脸色凝重,话语中透着重重焦躁和不安。
  “可以这么说吧。”电话那头的重案组警司安德鲁回答,“他应该已经在我们的控制之下了。”
  “应该?我要的是确定!市长都快把我的电话给打爆了!”不断左右踱步的局长停了下来,盯着安德鲁的虚拟投影吼道。
  “好吧,”安德鲁对着局长的投影无奈地说,“你可以告诉市长,我们‘确信’已经控制住‘隐匿杀手’了。可是……”
  “可是什么?”
  “呃……虽然可以说是控制住了他,可我们还不能确定‘隐匿杀手’究竟是他们中的哪一个。”安德鲁摊了摊手,扭头看向不远处的人群。
  此刻安德鲁身处市立第一体育馆,有超过五千名市民正被警察团团围在里边。
  而已经犯下12宗命案的连环杀人犯“隐匿杀手”,就在他们当中。

  2
  
  两周前的一个早上,重案组警司安德鲁已经完成本日的例行简报,正在做最后的收尾。
  “……安迪,你跟进家属这边,交叉对比和他们联系过的所有人。卡尔,你和特蕾莎负责码头区仓库的排查,不要放过任何可疑的地点。皮特继续排查受害者资料,看能不能找出我们还没发现的共同点。各位,我们都得加把劲!这已经是第11个了,不能让这个畜生继续在我们的城市里为所欲为,这次必须得把他揪出来!”安德鲁说到最后不由得激动了起来,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
  这个连环杀手目前已经杀害11名女性,而且至今还在继续作案。负责此案的安德鲁感觉到肩上的压力前所未有地沉重。
  稍微缓和了一下心情后,安德鲁才继续说道:“还有人有问题吗?没有的话简报结束,大家回去干活吧。”
  “我还有问题。”一个倚着后门斜斜站立的中年男子举起了手。
  安德鲁皱了皱眉,他并不认识这人。“你是哪位?”安德鲁问道。
  “安德鲁警司,特遣队A组贝尔向你报到。”男子边说着边走上前来,在众目睽睽之下向安德鲁伸出了右手。
  安德鲁这才想起,这恐怕就是局长说过要调派来协助他的人。安德鲁也伸出手跟贝尔握了握,“欢迎,贝尔警探。我还是单独给你做简报吧。”
  接着安德鲁解散了其他人,只剩下自己和贝尔留在会议室里。
  “对不起,我迟到了。”贝尔笑了笑,“早上临时出动,贫民区有三个大帮派混战,镇压他们花了点时间,所以晚了点。”
  “没什么。”安德鲁嘴里说着,心里却在想为什么派了个特遣队的人过来?尽管局长想要尽快破案的心情能够理解,但还没进入抓捕阶段特遣队员有什么用?
  不过安德鲁脸上没有显露出任何不满,只要不碍事就好,说不定贝尔真的有什么特殊之处。
  “好吧,再一次欢迎你的加入。那么事不宜迟,我给先给你对整个案件情况做个简报。就用……315频道吧。”安德鲁说完顺手摸了摸脑袋上戴着的增强现实AR眼镜。
  安德鲁的AR眼镜形如一长条薄薄金属片弯曲成的头箍。反戴头箍型的金属片几乎透明的两端向前伸出,延伸到眼球前方几厘米处,能直接将虚拟实景的影像投射到视网膜上。
  接入了315频道后安德鲁很快就将相关的资料都投射到了会议室的墙上,任何人只要将虚拟实景频道调到315频道,就能看见安德鲁所所展示的资料。
  安德鲁正想开始说明,却听到贝尔说:“稍等,警司,我得戴上眼镜。”
  “不是电子眼?”安德鲁问,他记得不少外勤警探都喜欢装上相当于内置AR眼镜的电子眼。
  “我可不喜欢在脑袋里安个那玩意儿。”贝尔回答着,从包里取出了他的AR眼镜。
  贝尔的眼镜跟警司纤细轻便的眼镜完全不同,是一个半包覆护目镜式AR眼镜。这种眼镜的影像都显示在透明的镜面上,而不是直接投射到视网膜里的。不过这种厚重风格的眼镜好处在于坚固可靠,即便是在外勤中发生激烈的对抗,也能够稳定地发挥作用。
  “315频道?”贝尔问。
  安德鲁点了点头。随后贝尔眨了眨眼睛,安德鲁接着就看见频道在线人数增加到了两个。很明显,贝尔已经直接用大脑发出了心控命令,让眼镜接入了315频道。比起切换频道需要好几秒时间的安德鲁,显然贝尔的心控技术更为熟练。
  透过AR眼镜,贝尔看见原本空白一片的墙面上忽然被数十张平面或立体的照片和影像和所覆盖,相应的文字解释也标注在一旁。接着安德鲁警司开始用心控移动虚拟指针,指着墙上的资料说明起案件来……
  第一起案件发生在三个月前。
  在接到了纪念公园发出的警报后,赶往现场的警察在菲尔街旁的一条小道上发现了一名女性被割喉而死,她在被袭击的那一瞬间通过心控启动了AR眼镜的报警程序,可惜警察来到时凶手早已逃之夭夭。
  接着隔了大约一周,另一名受害者在发出报警信号后被勒死在道顿广场西面的小巷……之后每隔一周左右,都会有一名女性以不同手法在僻静之处被害,尽管每位遇害者都发出了报警信号,但当警察赶到时凶手早已不见踪影,而且现场没有任何线索留下。三天前,又一具女尸在码头区被发现,至此总计有11名女性被此连环杀手杀害,但就连警局的分析AI也无法分析出他挑选目标的模式,无法预测他的下一个作案地点时间。
  “可是,怎么能确定这都是同一人所为?”贝尔提出了疑问,“虽然每个受害者都是女性,但她们的死因却都不尽相同。而从作案时间上看,也不能说有十分严格的规律可循。”
  “问得好。”安德鲁指着贝尔,“这是因为我们发现案发现场都有一个共同点--每个受害者的AR眼镜都是在发出报警信号后就立即被破坏。而我们复原了所有受害者眼镜的储存资料后,都没能发现有任何关于犯罪者的影像被记录下来。在人人必备AR眼镜的今天,这11个受害者竟然没有一个有机会回头看上一眼,让眼镜录下罪犯的影像,这不得不说是件蹊跷事。”
  贝尔皱了皱眉,凶手确实有两下子。
  他、或他们能避开了因AR眼镜普及而日益缩减的公共摄像头倒也罢了,可避开了受害者眼镜上的摄像头就不是谁都能够做到的事了。每个AR眼镜的应急程序启动只需要一眨眼的功夫,而且有立即发送所有实时图像到报警系统的功能,按理说受害者本应可以轻松在扭头这一瞬间就录下凶手的真面目。
  可贝尔仍旧摇摇头,说道:“这也不足以说明是同一人所为。最多只能说明这些罪犯足够小心、以及有足够好的运气。悄悄地跟踪然后伺机迅速发起袭击,也不是不可能做到的。”
  “没错,是还不够,但她们还有另一个关键的共同点--”安德鲁竖起了食指。“每一名受害者都持有‘脑波预警器’。”
  在安德鲁的心控操作下,空中显现出11个脑波预警器的全息图像。其中有开耳文公司的M2型,霍金公司的HK17型,艾莉公司的百合X型等等,全都是在罪案现场发现的受害者物品。
  这些脑波预警器在精度和范围上稍有区别,但基本功能都一样:探测使用者周边的脑波,在识别到实施犯罪时会出现的含有兴奋、紧张等特征脑波时发出声音警报。目前这一类捕捉弥漫在空间中微弱脑波的预警器,大致上有效预警范围都仅在8至10米左右。尽管预警范围不大,但它们的预警功能却足够可靠。
  “你是说,每一次凶手都是从后边接近而不触发预警器,导致被害者连回头都没机会就被害?这可是预谋杀人,而且周边并没有其他人脑波的干扰,预警器怎么可能不触发?”贝尔问。
  “每个被害者的预警器都是完好无损的,并没有任何问题。我们也反复检查过这些预警器,在案发的时刻这些预警器确实都没有发出警报的记录。也就是说‘隐匿杀手’完全躲过了预警器的侦测,才让被害者什么反应也来不及做出。”
  安德鲁顿了顿,才缓缓地继续说道:“不仅AI无法分析出更精确的作案规律,就连脑波侦测也能完全避开,这就是我们把他称为‘隐匿杀手’的原因。”


3
  
  局长菲利普的眼睛飞快地移动着,通过有着金边的轻便AR眼镜,他正在一目十行地浏览着投射在手掌上方的一份文件。这份文件是安德鲁提交的抓捕“隐匿杀手”的行动计划书。
  局长看完计划书后抬起眼镜向后一靠,对安德鲁说:“你们确定犯人的手段就这么简单?”
  安德鲁耸耸肩,“也只能这样解释了,我们在各现场都采集到有足迹等等证据,说明是犯案者是人类、或是某种人形机器人。不过经过分析后,我们基本排除了使用机器人实施的可能性。所以他自己亲自动手的话,这就是最简单又有效规避脑波预警手段。”
  局长想了想,交叉起双手说道:“还是先跟我说说怎么排除是机器人的吧。”看样子局长可不会这么简单就批准安德鲁的计划了。
  “好吧,”安德鲁说,“局长,用522频道,可以吗?”
  菲利普点点头,但他毕竟是老一辈的人了,花了好一会儿后他才发出正确的心控命令,让AR眼镜转到相应的频道。
  “首先,我们能够确定的是,如果罪犯不是亲自下手,那么他也一定是通过某种人形机器人实施的。”随着安德鲁的叙述,一份份影像、图像以及分析报告纷纷通过虚拟扩展技术传至局长的AR眼镜中,让局长能看见这些资料都漂浮在局长办公室的半空中。
  局长大致浏览了一会儿后朝安德鲁点了点头示意,安德鲁才继续说道:“如果是由机器人实施犯罪的话,那就可以分为遥控实施和自动实施两种。我们首先排除的是遥控这以手段,因为其中一起案件的案发地点,就在一个脑控癔症者住所二十米范围内。这名脑控癔症者在住所内配备了几乎覆盖所有频段的高精度仪器,以监听所谓的政府或是其他‘邪恶组织’对其发射的脑控电波。从仪器中的数据分析来看,当晚案发时刻前后并无任何异常电波。”
  安德鲁说着也将相应的资料一一排列在了办公室的半空中。
  “至于自动型机器人的可能性,首先它先要伪装成人在城市中活动,在选定目标后进行跟踪,最后在伺机下手。能够自行完成这样一系列复杂的行动的机器人,必然要搭载I3级别以上的AI才能做到。从I1级别以上的AI,全球就只有不到10个公司研发成功。而且每一个公司受到政府的严格控制,不仅购买者都有登记在案,连AI也有严格的内置安全程序保护,不可能做出伤害人类的行动。所以,依靠自动型机器人实施的可能性也基本等于零。”
  菲利普听着安德鲁说明,浏览着他不断摆到半空中的虚拟资料,思索了好一阵子后才说道:“所以,凶手就是戴了个屏蔽帽这么简单?”
  “最简单的办法确实就是这样。”安德鲁回答,“当然,也不排除其他屏蔽装置的可能。不过这并不是重点,抓捕‘隐匿杀手’的重点在于他的作案模式。我们经过进一步调查后发现,每个受害者的脑波预警器在案发前一小时内都曾经触发过警报。接着我们发现,每个警报触发的地点都在某个人群聚集的公共场所,而且当时现场有数十个警报器同时发出了警报。不过由于警报的持续时间只有短短几秒,而且又是在人群聚集的公共场所,大家都以为是误报就没有理会。通过这11个预警器的记录,我们有理由相信每次集体警报发生都是凶手故意触发的,他正是借此筛选受害者。所以,只要能在这种集体警报出现时及时赶到现场,我们就能把他抓住。”
  “那么,”局长皱起眉头,“你就要我把警力全部派上街头,把全市的所有公共场所都控制住?”
  “严格地说,”安德鲁回答,“不是全都控制起来。而是在每个公共场所的进出口都布置警力埋伏,等到集体警报出现时再立即封锁相关区域。”
  “你们知道那需要多少警力吗?”
  “大概需要全市80%的警力吧。计划书里有估算过。”安德鲁回答。
  菲利普拍了拍额头,“你怎么说得这么轻巧,那可是80%!我不可能为一个案件调派这么多人手。你得把范围再缩小,我不是已经把局里的I4级‘罗网’分析AI的资源使用权全拨给你了吗,就没办法预测他的作案趋势?就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没有,”安德鲁无奈地摇头,“就连AI也没办法给出更好的答案了,我们目前只知道这些了。可是局长,你必须批准这个行动!根据这家伙的犯案模式,不到一周内我们就要面对下一个受害者,不能再拖了。”安德鲁坚持道。
  “你不知道这座城市每天有多少犯罪在发生?”局长盯着安德鲁,“如果把80%的人手抽调出来,每一天会有多少人因此丧命?那样的话警局会因此收到多少投诉?这样的话别说找出凶手了,在那之前我就会被解职!”
  “可是--”
  安德鲁还想反驳,局长挥了挥手打断了他,“不行,你还是想想别的法子吧,既然已经找出了他的作案模式,我相信你总会想到更好的办法的。”
  局长不再给安德鲁争辩的机会,安德鲁只好灰溜溜地离开了局长办公室。


4
  
  结果还没过一周,局长就又改变主意,批准了安德鲁的行动计划。
  因为这一次隐匿杀手所挑中的目标,不巧正是市长在念大学的女儿。在市长的压力下,菲利普不得不批准了安德鲁耗费资源巨大的行动。
  每个分局除了留下文职工作人员留守外,几乎所有警员、警探都被派上了街头,在各个交通要道悄悄埋伏。市内那些人群聚集的公共场所,公园、广场、街道、购物中心、大型超市等都是重点监控对象,一旦有任何地方出现脑波预警器集体警报,安德鲁就会立即调派所有人手封锁起其相关区域。
  就在安德鲁布置完毕三天后的傍晚,市立第一体育场前的小广场上,出现了一次同时多达50人的集体脑波警报。随后的三分钟内,体育场附近一个街区范围内的道路被全面封锁,禁止任何人出入。之后的半小时内,部署在全市的所有外勤人员集结完毕,将体育场附近围得密不透风。
  尽管安德鲁还无法确定是究竟是哪一个人触发了警报,但可以肯定的是“隐匿杀手”已经被控制在了这个区域之内。
  接着警察和无人机组成的大网开始推进,从外至内把包围圈慢慢缩小。最后把封锁区域内的整整五千多人全都控制在了体育场内。
  但接下来的步骤才是关键,安德鲁必须把连环杀手从这五千人中找出来。
  “警司,出口的帐篷已经到位,可以开始排查。”一名警探传来信息。
  “先等等,”接着安德鲁换了个频道,通过AR眼镜向另外一组警员询问:“搜索情况如何?”
  “封锁范围内的排查已经完毕,所有可疑物品都已进行了排查,没有发现异常。体育场内部的监控也显示无人有异常动作。”那一头回报道。
  安德鲁稍微松了口气,那接下来的搜查就会轻松一些了。如果连环杀手在发现情况不对后就立即丢弃了屏蔽脑波的设备,安德鲁就不得不先从被丢弃的设备上提取证据,或是指纹、或是衣服纤维、表皮细胞等等能跟犯人联系起来的东西。比起直接搜查每个人头上是不是戴着屏蔽设备来,这可就费事多了。
  安德鲁换回到前一个频道,发出命令:“按照A流程开始进行排查。”
  接着,体育馆内已经按照警员指示分别排好队列的人群,被引导着逐个进入指定的八个出口,出口外是紧贴着门临时搭建的绿色帐篷。每个人在进入帐篷后,都会被当作潜在的嫌疑人,在荷枪实弹的警员监视下接受检查。
  “有戴帽子”和“穿着带兜帽衣服”人群的出口是安德鲁最关心的,因为帽子和兜帽是最有可能藏有屏蔽装置的地方。
  不过那些头上没有顶着任何东西的人,也一样不能免于检查。因为“隐匿杀手”也可能使用高仿真假发套这样的手段,任何人都只有通过了全身检查才能初步排除嫌疑。
  接着这些初步排除了嫌疑的市民还要被详细登记下个人资料,以免万一“隐匿杀手”其实是不携带屏蔽设备的情形出现。
  因为早在围捕行动实施前,贝尔提出过这种可能--“又或者,他可以不用屏蔽装置而自由控制脑波呢?我们必须得考虑这种可能性。”
  当时安德鲁没怎么想就反驳道:“你是说,凶手在杀人时根本没有任何异常情绪,而且是连续十来次?这不可能吧,就算是极度心理变态的连环杀手,也还会有某种程度的愉悦和兴奋情绪。”
  “可是,”贝尔说,“如果凶手并没有把杀人当成是很特别的事呢?他说不定可以把杀人这件事当作杀一只鸡,不,甚至只是看作敲破一个鸡蛋而已呢?如果他能够扭曲自己的想法、高度控制自己的大脑,是不是就能做到这一点?”
  贝尔稍微顿了一顿,继续说道:“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就有研究指出,冥想练习对情绪有显著作用。之后的研究还陆续发现,冥想能对代谢变化、心脏跳动率、呼吸、血压和大脑化学物质变化有所影响。除此之外,从本世纪初至今,心控能做到的事情从单纯地控制一个小球移动、控制一只机械臂到如今普通人就可以自如控制数个机械臂,这也证明了人类大脑的可塑性和可控性。那么,一个通过训练而能够抑制异常脑波而作案的凶手存在的可能性,似乎也就不见得会太低吧。”
  如果贝尔设想的最糟糕情况成真,凶手在排查时就不会漏出马脚,最终安德鲁只能再度面对着这五千人的资料,如同大海捞针般地继续深入调查,那可就是件更麻烦的事了。
  看着把体育场围得水泄不通的大批警员和警车,安德鲁在心里默默祈祷。
  希望不要出现这种最糟的局面吧,不然局长可不是大发雷霆那么简单了。


5
  
  “隐匿杀手”很可能是能够高度控制自己大脑,在不发出任何异常脑波的情况下杀人的连环杀手。所以他的身上自然不必带任何屏蔽设备。
  安德鲁无法忽视这个可能性,因此他也安排了一些应对措施。
  安德鲁在排查帐篷中安排了额外的警员,让每个进入帐篷的人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七八个黑洞洞的枪口如临大敌般地指着自己。
  如果进入帐篷的是无辜的普通人,他的正常反应应该是立即产生恐惧和惊讶的情绪。而如果是凶手走入了帐篷,猝不及防之下他的情绪反应或许就无法及时调整正确。此时暗藏在帐篷中的脑波监控器就能锁定凶手。
  在排查开始一个多小时后,脑波监控器就发现了一名嫌疑人。
  安德鲁接到报告后有些犹豫,因为此人的反应其实跟其他人类似,只是他反应时间比其他人稍微慢了那么半秒。最后安德鲁还是决定不要打草惊蛇,派了贝尔先跟踪此人,等体育馆这边排查完所有人后再做打算。
  随后嫌疑人驾驶一辆跟贝尔相似款的大型厢型车,在市内绕了几圈后就往郊外开去。由于在市郊的车辆稀少路段上,不论是无人机还是多车跟踪都过于明显,贝尔只好谴开其他警员,在黑夜中独自驾车尾随。
  嫌疑人驾车往越来越偏僻道路上开去,贝尔跟踪了一阵子之后,路面已经变为了狭窄的半土石路,这恐怕是好几天都不会有一辆车通过的小路。在这种情况下,贝尔的跟踪变得十分困难。靠近了会很容易被发现,离远了说不定会跟丢。
  嫌疑人发现了跟踪吗?他登记的住址根本不在这附近,难道他是想逃?稍稍权衡了一下后,贝尔决定先抓住嫌疑人再说。于是他用力一踩油门,加速追了上去。
  可加速开了好一会儿,贝尔还是连前车的车灯也没看见。正当他想再度加速时,却忽然在一个拐弯后发现,嫌疑人的车已经停在了前方几百码外的路边。
  嫌疑人弃车逃了?不,弃车是逃不掉的。他肯定是早发现我在跟踪他,于是故意把我引来了这里。想要反抗,干上一场?嘿嘿,你是打错了主意了。
  贝尔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小心地在百码外停下了车子。接着贝尔一按动仪表板上的按钮,整个车顶和车后门如同花瓣绽放般迅速展开。贝尔转身打开身后的门,进入了后车厢中。
  想要跟特勤A组最强战斗力一决高下?那里就来吧。
  随着一阵滋滋的微弱电流响声发出,一个高达三米的钢铁巨人在卡车后部慢慢站立了起来。这是一架有着四只带履带足部,六只机械手臂的警用战斗用机甲。贝尔如同披上了一件盔甲般,在内部控制着机器人灵巧地从车上跳下。强光从机器人的胸部的射灯透出,把嫌疑人的卡车照得透亮。
  贝尔这时才发现,嫌疑人的卡车竟然也跟贝尔的一样,整个车顶朝天大开着,里边空空如也。贝尔眉头一皱,但还是通过扩音器喊道:“出来吧,别躲了。”
  漆黑一片的旷野中,只有风声回应着贝尔。贝尔只好控制着机甲,慢慢地向前方的货车走去。
  忽然间,贝尔的右方的视野变为一整片红色,同时刺耳的警报声响起。
  “右方敌袭!右方敌袭!”
  雷达预警系统在被袭击前的瞬间发出了警报。贝尔控制机甲向左一跳,同时将手持盾牌的机械臂往右一档。
  当!刺耳的撞击声响起,盾牌正好挡住了一根手臂粗的合金警棍袭击。
  贝尔在这大力一击下也差点失去了平衡,然而他趁势继续向左退了几步稳住了机体,接着又一直退到了十米开外,拉开了足够安全的距离才停了下来。此时,袭击者的面目才暴露在了射灯之下。
  袭击贝尔的,是比贝尔的机甲稍低一头,少了一对机械臂,外型却极其相似的上一代机甲。嫌疑人正是驾驶这旧型机甲突袭了贝尔。贝尔感到有些惊讶,这种警用机器人可不容易弄到。
  “反应不错。心控达到6级了?”嫌疑人尖细的声音透过扩音器传出。
  “心控6S级。”贝尔边警惕着边回答。
  心控6S级,意味着通过脑波能够同时控制多达6只机械臂,而且每只机械臂都能跟人手做出同等精度动作的顶级水准。整个特勤队A组、甚至是整个警局内能达到6S级心控水平的人屈指可数,这也是贝尔被称为A组最强战斗力的原因。
  “而且我的机体比你的强,你没机会的,投降吧。”贝尔继续说。
  “6S?机体强?那能说明什么?”嫌疑人有点不屑,“6S恐怕只能发挥你那台东西的一半威力吧。凭什么说就能强过我?”
  贝尔心中一凛,对方倒是说对了,自己实际上只能只能同时把这台机甲的4条机械臂发挥到极致,而在控制足部行走的同时控制机械臂,动作精度还得降低一个档次。不过尽管如此,在街头的交火中这已经是压倒性的力量。
  可对方驾驶着的旧型机甲仅仅配备了简单盾牌和警棍,一副并没有把贝尔放在眼里的样子,还一言道出了贝尔的底细,贝尔也忽然觉得有点没底了。
  但贝尔还是说道:“我再说一次,你没机会赢的。还是投降吧,免得再加上拒捕袭警的罪名。”
  “是吗,我没机会?那就要干一场才知道了。”说完后对方忽然压低身体,直接向贝尔冲了过来。
  贝尔心念一动,机械臂扣动扳机将一发榴弹朝对方直射出去。然而敌人在空中轻轻一扭身子就轻巧地闪了过去,一下子把距离拉近到了五码内。
  五码的距离实在太近,为了避免爆炸伤及自身,贝尔只好不再发射榴弹,转而用另一条机械臂上的连发霰弹枪开火,如同雨点般的钢珠朝敌人倾泻而出。
  只见旧式机甲将超过一米长的合金盾牌一横,然后整个机体敏捷地缩到了盾牌之后。密集的叮叮当当一阵声响过后,顶着盾牌的敌人已经冲到了贝尔的面前,距离只有不到两码。
  接下来就是肉搏战的时间了。
  贝尔立即放弃了控制着枪械的机械臂,改用四只分别持盾、斧、棍迎战。
  对方继续盯着盾牌向前,贝尔也同样抬起盾顶住。接着贝尔控制霰弹枪移位,从右上方展开攻击,斧和棍从两侧袭向对方双肋。然而对方忽然用盾猛地一顶,将贝尔稍稍顶开,然后立即将盾牌跟着移向霰弹枪的位置防御,两只合金警棍也分别从左右防御贝尔的攻击。
  按理说,贝尔的攻击率先发出,对方做出的相应防御本该慢上一拍。可旧式机甲的动作迅捷而准确,机械臂后发而先至,精确地抢先抵达了防御位置。
  仅仅就这么一回合教授,贝尔就已经大致摸出了对方的心控能力--恐怕远在贝尔之上。


6
  
  “安德鲁警司,”一名警员匆匆叫道,“疑犯的信息已经查到了。”
  “赶紧发过来。”安德鲁催促道。
  在贝尔跟着那名嫌疑人离开后,安德鲁就吩咐手下立即查找嫌犯的资料,结果过了快半小时了手下才查到结果。
  随后安德鲁的AR眼镜就收到了疑犯的档案,他的虚拟手指在空中虚点几下后,嫌犯的资料在他的眼前展开。
  嫌犯皮里奥·加尔,十五年前被东家解雇。在当时的工业AI普及带来结构性失业浪潮下,他和其他数百万人一样再没法找到工作。半年后他的妻子带着女儿离开了他,随后他精神开始出现问题,最终在一个晚上纵火烧毁了曾工作过的厂房。
  资料到这里都还没什么问题,但下边的就有点奇怪了。
  在被捕后,加尔把一切都归罪于AI,在审问中还不断呼吁要抵制AI,重夺人类的尊严之类莫名其妙的话。在被定罪服刑后,他在监狱里也在不断重复着这些,还因此跟狱友发生流血冲突,随后他被转到了更高戒备等级的监狱。
  但在此之后的不久,他不知何故停止了一切疯狂的行为,变得安安静静。同时监狱也开始接到他关于瑜伽、冥想等方面的书籍申请。
  从那之后的十来年中他一直表现良好,直到三个月前释放。据他待过的最后一座监狱记录显示,这些年来他除了把所有时间用在练习瑜伽和冥想外,还在再就业机构的帮助下修习了心控能力,并且通过心控统一等级考试。
  嫌犯心无旁骛地练习了整整十年冥想,怪不得他对大脑的控制力如此强大,竟能控制自己的脑波骗过预警器。如果他也修习了心控那么长时间的话,那他的心控能力恐怕强得可怕。
  安德鲁忽然感觉到有一丝不妙。
  既然他对大脑的控制力强大如斯,那么他又怎么会露出了反应延迟的破绽?莫非他是故意的,就是想要吸引我们派一小部分警力跟踪?如果是这样他的真实能力究竟是什么程度?
  想到这里,安德鲁立即联系了跟那个监狱合作的再就业机构,查询一下加尔的心控能力等级。至少这能作为他大脑控制能力的一个判断依据。
  很快对方就反馈回了安德鲁想要的信息,安德鲁看了后心里一惊。像是贝尔这样的警局精英,心控能力才是6S等级,可加尔的心控能力却还比贝尔要高出许多。
  全球只有不到百人的9S。


7
  
  “6S算什么?我可是心控9S!哈哈哈。”
  在防御下贝尔的第一轮进攻后,加尔大笑着抢先发出了反攻。
  旧式机甲灵活地扭动着身躯,步伐迅捷而飘忽,三只攻击机械臂像是一条条活生生的毒蛇,以刁钻角度不断地发动攻击。贝尔的霰弹枪始终被加尔的盾牌跟踪锁定,在如此近的距离下完全发挥不出作用。贝尔的其他机械臂也在对方强大的攻势下左支右绌,勉强地防御着。
  “6S就这点能耐?来啊,努力点嘛。”
  在如同戏耍着贝尔一般,旧式机甲仅仅是压制住贝尔而没有痛下杀手,贝尔却再怎么努力也没办法超越对方的速度而做出反击。
  毕竟心控机甲做出动作不仅需要能够产生足够多互相独立的念头,这些念头之间的配合程度也会决定机甲的动作是否到位,从而进一步影响机甲的敏捷性。
  好吧,只能这样了。贝尔不得不承认自己无法匹敌9S、甚至可能是10A的心控能力。于是他放弃了搏斗的心思,向后迅速退却并大喊。
  “等等,暂停。”
  加尔也不急着追击,停下了进攻盯着贝尔问道:“暂停?你想干什么?”
  “我承认打不过你。”贝尔把机械臂垂向了地面。
  “认输?”对方冷笑了一下,“可惜,认输也没用。我差不多也玩腻了,你还是赶紧受死吧。”说完旧式机甲微微弓身,机械臂纷纷举起。
  “在那之前,”贝尔说,“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杀她们?”
  “嗯?你问这个干什么?”对方顿了一顿,然后又垂下了机械臂,说道:“不过嘛,看在你们能够追到这里的份上,我就告诉你也无妨。算一算你们也花了接近四个月才猜到了我的能力,而且你们最先进的AI也没办法预测我的作案对象,对不对?之后你们总算才找出我的作案模式,不过我相信那可不是AI的功劳。”
  贝尔没有回答,仿佛是已经默认。
  犯人于是接着坦白道:“你们最后费了那么大工夫才把我跟几千人困在了一起,不过我却一下子就猜到了你们的排查手法。暗地里检测脑波?但很可惜,你们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如果不是我故意露出那点反应延迟的破绽,你们根本连一个嫌疑人都找不到。而且,那根本不能算证据,所以你们只有派少量人手来跟着我,没错吧?其实少于二十人或者是两台机甲的小队,对我来说根本不在话下。从一开始我就是一个人在面对整个警局,我甚至找上了市长的女儿来确保你们足够认真。看看现在,我一样可以全身而退,答案不是很明显了吗?”
  “你只是想证明自己有能力这么做?”贝尔厌恶地说道。
  “不是想证明,而是已经证明了。我证明了我的能力,我的大脑是最强的!世界上有几个人能达到9S心控的水平?谁能像我这样随心所欲操纵情绪和脑波?谁能像我这样完美愚弄你们引以为豪的分析预测AI?好了,我们继续吧。赶紧拿起武器来,一点抵抗也没有就太扫兴了。”
  “好吧,我承认你可能是最强的。”贝尔说。
  “恭维我也没用,来,像个男人一样战死吧。”
  “可我并没打算死,”贝尔缓缓说道,“而且,你也走不掉。”
  “咦?怎么说得你好像能打得赢我似的?”犯人轻蔑地笑道。
  “我赢不了你,你的大脑远比我强没错。可是--”贝尔叹了口气,“再强的人也只不过是‘人’而已。”
  忽然间贝尔的机甲半跪了下来,响起了“咔嚓”一声。对面的旧式机甲敏捷地后跳了一大步。但贝尔的机甲并没什么动作,只是将后盖打开,让贝尔从机甲中退了出来。
  “这……你是想干什么?”加尔感到有点疑惑。
  “我打不过你,只好让‘它’陪你玩啦。”贝尔说着,机甲的舱盖又啪一声盖上了。
  “喏,这是拜尔公司新开发的‘天鹅’I5级警用人工智能,前两周才刚刚装上试用的,我早就见识过它的能力了,你是不可能战胜它的。所以我才说你走不掉的,人类的大脑再怎么强也好,始终是落后于时代的产物而已。”
  贝尔退开好几米,然后象征性地挥了挥手,“天鹅I5”AI就控制着机甲站立了起来。
  “AI,AI!又是AI!”
  加尔忽然愤怒地大叫起来,旧式机甲的机械臂也在空中愤怒地乱舞了一通,忽然间压低身子冲了过来。
  “去死,去死!”加尔继续吼着直冲。
  贝尔赶紧扭头就跑,控制的机甲的AI显然也明白待在原地战斗可能伤及贝尔,于是履带一下子爆发出最大速度,挥舞着六只手臂对着旧式机甲直冲而去。
  眼见敌人也这么冲来,旧式机甲倒不敢硬扛了。论机体性能必然是新式机甲更强,直接冲撞反倒丧失了优势。
  但加尔瞬间就想出了对策,只要在两机甲即将相撞的瞬间忽然急停向一旁小跳一步,在空中转身的同时他的四只机械臂也随之转动指向新式机甲。如果新式机甲来不及收势冲过头,他就能第一时间从侧面攻击到薄弱之处。
  眨眼间,两架机甲已经快要接触,旧式机甲按计划做出了急停、小跳、转身、挥臂等一系列动作,整套动作行云流水,就如同是一名武术大师操在准备实施杀戮。
  可出乎加尔意料,AI控制的新式机甲竟然在他急停的瞬间就反应了过来,向反方向急跳转身,同时六只机械臂也随之转向面对着加尔。
  几乎是镜像般的动作,但更为完美无暇。
  让加尔更为惊讶的是,新式机甲的动作竟然比他操控的旧式机甲还要流畅、完美。每一只机械足、臂都是像是拥有生命般活动自如,每一处可动关节都配合无间,就仿佛是整架机甲都活了过来,变成了一只活生生的钢铁猛兽。
  可怕的对手!太可怕了!
  自己可能会输的想法在加尔脑中一闪而过,但随后愤怒再次席卷脑海。
  “不可能!我练了这么多年,不可能会再败给AI的!我是9S心控,不可能输给AI!”
  在加尔的嚎叫下,旧式机甲迅速向前一跃,四只机械臂同时在面前展开。盾牌再次朝前锁定住霰弹枪的攻击轨道,剩余三只手持金属警棍的机械臂轮番展开攻击。在AI的控制下新式机甲也迎面而上,用未持枪械的四只机械臂对攻起来。
  至于那只操作榴弹枪的机械臂,AI把它收在背后一动不动。这倒不是因为距离太近会误伤自己,AI完全不必担心这个,只不过贝尔下达的命令是尽可能活捉,动用榴弹可能会直接把犯人给炸死。
  机械臂的武术大战在两台机甲间展开。如同狂风暴雨般的对攻中,不断有叮叮当当的武器对撞声散布到空气中,如同烟火般的火星在期间频繁迸发。
  贝尔在远处站定,幽幽点了根烟,看着两架机甲进行着迅捷而凌厉的对决,就如同两只机械野兽在咆哮着互相撕咬。
  但结果显而易见。
  堪称人类最高水平的心控9S,在I5级别AI的眼里也不过是学步的小孩。
  旧式机甲虽然在奋力反抗,但新式机甲很快在暴风骤雨般的对攻中压制住对方,并一点点地把对方的活动范围继续压缩。
  “不、不、不可能的!人类不会输!我是最强的!”近乎绝望的喊叫从旧式机甲中传出。但这根本毫无意义,场面仍旧是一面倒的趋势。
  就如同刚才旧式机甲压制贝尔的新式机甲一般,AI控制的新式机甲此刻已经牢牢压制住了旧式机甲。对方在AI控制下更迅捷而灵活的机甲攻击下,只能被不断地退后被动抵挡,根本无力招架。
  只不到半支烟的工夫,旧式机甲的警棍就被逐个打飞,随后机械臂足的关节被一个个破坏。最后旧式机甲被按倒在地上,驾驶舱被扒开了前盖,加尔也被两只机械臂牢牢按住,一动也没法动弹。
  “目标已被制服,请下达下一步指示。”AI用流利而低沉的声音向贝尔报告。
  贝尔没有理会,只是继续抽着烟,任由被制服的犯人继续疯狂地嚎叫。
  这时贝尔接到了安德鲁的紧急呼叫,接通后安德鲁焦急地警告道:“嫌犯是心控9S,可能拥有机甲,尽量不要跟他接触。要小心,如果接触了你未必能赢!”
  贝尔吸了一口烟,淡淡地回复道:“迟了啊,早就已经接触了。而且,我确实没法赢。”
  “赢不了就赶紧撤,疑犯可以说是当今心控最强的人类!不过……听你那边的动静,不像有事啊。犯人逃了?”安德鲁问道。
  “放心,犯人逃不掉。怎么说呢,只是我这个人赢不了而已。”贝尔又猛吸一口,然后一弹烟头。
  “但再强的人类,也终归是敌不过人工智能的啊。”
  烟头在草丛中一闪一闪地发出暗淡的光芒,但最终,它还是完全熄灭了。

单选投票, 共有 0 人参与投票

投票已经结束

0.00% (0)
0.00% (0)
您所在的用户组没有投票权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2035:隐匿杀手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7-6-28 10:47:2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