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1 485

蘑菇烘蛋

小p 于2018-1-15 01:16:36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 月光少年
    1他从不用画笔作画,双手蘸上不同质感的颜料,如丝滑
  • 永无明日
    1 我的世界没有太阳,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 我出
  • 伊甸园
    上 我,编号515,出生在伊甸园。 这里的伙伴管我叫

精品专区

  • 邦讯技术并购亏损王:志闲而少欲
  • 如何使面包保持新鲜
  • 阿法替尼2992副作用处理 购买渠道加v信dktn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蘑菇_600400.jpg



        一条软绵绵的“鼻涕虫”滑过满是孔隙的地板,当一个孔洞里注满粘液时,舰首明亮的观察窗兼显示屏就会忽闪,一连串的闪光构成一行行指令,被传送至飞船主机,相对应的终端开始执行。

        成年的“鼻涕虫”可以覆盖大约5平方米的面积,差不多是加强型处理飞船驾驶舱大小,不过眼前这条胖乎乎的虫子,刚分裂出一半留在母星上,充当好丈夫&好宝宝的角色,所以每每遇到处于对角线的孔都得填满时,它就得不情愿的挪来挪去。

        真怀念粘液海洋还有糜糜幼虫,“鼻涕虫”动作缓慢的又注满了几个孔洞,舷窗上的淡蓝色遮光罩渐渐被Live镜头取代:

        眼前是一颗天蓝色星球,纯粹无暇的像镶嵌在漆黑夜空里的瑰宝,星球近地轨道再也没有像苍蝇一样绕来绕去的飞行器,也没有一团一团脏兮兮的雾霾云团,取而代之的蔚蓝的天空和洁净的大气。如果刻意忽略那些数不清的环形山,偶尔喷出夹杂着火星和烟雾的话,这颗顺数第三颗行星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干净过了。

        当地人称呼这里为“地球家园”,但他们却非常喜欢在自己家里囤蘑菇,尤其是有五个“流氓”,他们本来互相制约还签了不少条款,但事实证明往往朝最坏的一面发展。蘑菇——是他们认为自己有能力“完全处理”的东西,却最终让他们“毒发身亡”,每当有一颗蘑菇“破土而出”时,数以万计的土著被烤成焦炭,那些还有意识究竟发生了什么的,往往也被蘑菇的吹来的风化成糨粉。

        “鼻涕虫”从遥远的母星赶过来,躲在这个星系最大一颗行星的阴暗面,当它刚到这儿的时候,第一朵蘑菇正好在蓝星的西方大陆离海岸线不远的地方野蛮生长,紧随其后又有无数朵在另一块大陆冒出,很快,这颗星球上像舒适的培养皿一样,蘑菇们争先恐后的绽放,随后是遮天蔽日的烟尘,夹杂着巨型闪电,厚厚的酸雨云停留在赤道上,瓢泼大雨一下就是数月之久,星球两级原本的白色冰架被丑陋的黄色浮尘覆盖,时不时地壳会颤抖几下,拱起一座座山丘,再渗出一道道深红色的“血液”。

        泡在温暖潮湿的寄居仓里,“鼻涕虫”对这种初级生物嗤之以鼻,这种此刻处于并将长期处于宇宙尺度里初级阶段的初级生物,连一个基本利益共同体都没成立,就玩起危险的蘑菇栽培技术……不过这些过去的事通通都与它无关,它在等这颗星球重新安静下来,然后按照新客户要求,清除产生过智慧生物的一切痕迹,还原到上一次可使用的状态,然后再交付验收,若验收合格它就能回去母星,和自己的另一半愉快的合二为一了。

        新客户要求看似很简单,飞船也是专业级强化版,但是本着对上一任客户认真负责的态度——直到眼前这颗星球,再也没有一只可使用工具的土著存活时,“鼻涕虫”才可以开展下一步清理的工作,这也是眼下最折磨“虫子”的问题所在。

        第一次扫描整颗星球时,是在蘑菇们消失有一段时间之后,“鼻涕虫”虽然有心里准备,但还是数出差不多200多个光点闷闷不乐,那些或大或小、或明或暗的光点,都代表还剩下一撮一撮的土著,他们分散在世界上最偏远的角落,有着不可思议般的捕猎和生存技巧,蘑菇似乎从没有干扰到他们,这些毅力和运气都很坚持的原住民们甚至还在繁衍后代。

        这简直无法忍受!“鼻涕虫”不是来帮助这些低级生物诞生文明的,于是它一时“手滑”,这颗星球上重新又刮起了蘑菇那特有的热风,这回刮的风不同以往依循着气流带飘送,更惨烈也更细致,有意无意的来回吹过那些光点上,直到这些光点像烛火一样“噗噗噗噗”的接连熄灭。

        “Nice!”这个单词一定要鼻音比较重的说出来才像样,“鼻涕虫”很久都没遇见过一种语言是利用声带震动空气传播的物种了。它重新扫描了整颗星球,还有五个光点,虽然若隐若现,但它知道那些生命力顽强的低等生物就在那里,隐藏在20-50米的地表深处,靠着储备和净化系统,躲过了蘑菇和蘑菇尘埃,说不定还有土著的头头在里边,不过明显他们的运气到头了,因为“鼻涕虫”又一次“不小心”按到了什么。

        从飞船尾部飞出几颗不起眼的小玩意,纷纷扎进大气层内,循着光点的位置,不一会功夫,传来微不可察的几个小型地震,地表强度差不多只是让树叶摇一摇,不过在“鼻涕虫”的显示屏上——那几个不识好歹的小光点已经掉进这颗星球的内部了,同那炙热的铁镍核心融为一体,相信在里边的土著应该比较荣幸,因为这种死法肯定史无前例。

        终于摆脱了那些恼人的小光标,“鼻涕虫”打起精神开始一系列标准化操作,每一道过程都不可省略,因为只要开始启动“清理”程序,飞船将会和母星进行跨维度实时连线,这是为了让上一任客户和下一任客户都清楚自己的钱花在了什么地方。

        开始启动“原有叠加扰动序列”——这是针对原住民修建的大规模建筑、基建、地下工程、探矿和探井等,具体来说是其范围从地表到地下上百米内,对被建造、改造以及溶蚀、降解的金属和非金属抹去其使用痕迹,对原有沉积地层序列打乱重新构建符合行星凝聚的初始状态。

        在深翻重组的过程中,地层浅表的煤、石油、天然气会混合暴露到地面上,和空气混合成可爆燃状态,再随意点上一把火,让整个星球从地表到同温层内有氧燃烧“一小会”,这将进一步把有机污染物氧化去除,当然重金属和无机物多少都会残留下来,不过也没有太大关系,归集机器人会重开一条深海海沟把它们通通填埋进去。

        好在那些已经灭绝的土著还没有对海洋深度开发,技术限制了眼界,这让“鼻涕虫”的工期起码缩短大半。

        “叮!”眼花缭乱的操作屏上吐出一条消息,顿时所有运转的模块通通停滞下来,包括即将发射出去的五万组将插进地壳的动能弹。

        “鼻涕虫”看见一条比他大上不止一倍的家伙,出现在屏幕正中央,那是它的上一任客户,正怒气冲冲的对着实时连线的数据大动肝火,“鼻涕虫”不明所以,一切都是按标准化流程操作,难道出现了什么问题?顺着客户的视线,“鼻涕虫”看见扫描屏上还有一个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亮点。

        “恶心的土著!”“鼻涕虫”表示一定妥善处理,接着一拱一拱的爬进一个小型分离舱中,如非必要,它真的非常拒绝挪开那舒适的寄居舱,而眼下却为了一个不识时务的小光点,操控摇曳着反重力引擎,驾驶着分离舱很快就冲进地球大气层内。

        从半空中垂直打量正下方的这颗球体,“鼻涕虫”第一次收起了对这颗星球土著的制造业小觑的心:这是一颗类似柠檬形状钛合金加炭族衍生椭圆形球体,从外表看这颗柳橙形的“蛋”没有一道接缝,就像浑然天成一般,遥感数据测出1.3吨自重,双陀螺稳定系统,内嵌多层夹心防护,由夹层的柔性太阳能光板提供能源,靠改变重心位移,如果运气不好卡在石头缝里,应该还有几组喷压装置,可以把这颗“蛋”炸出去,不过设计者肯定没考虑到眼前这种情形:这颗倒霉的“蛋”躺在一块泥泞的盐沼里,完全使不上劲。

        当然还有一个存活生命体,否则基因扫描屏上也不会显示出那个光点——“鼻涕虫”不耐烦的思考着对策,当标准程序启动伊始,它的一举一动就毫无保留的呈现在母星的进程树中,任何一项违规都有可能让它丢掉手里的执照,它热爱这份工作,不仅因为是报酬优厚,更重要的是能领略到一种掌控的感觉,类似“神”一样的掌控快感。

        这样的快感不包括意外发生的状况,比如说还有一个该死的土著存活!如果没开实时连线,“鼻涕虫”有上万种手法弄死这只不合时宜出现的“低级生物”,不过眼下再说什么都没有任何意义了,估计之前那一项误操作已经吸引一票更大更软的“鼻涕虫”们,坐在一起边吃着糜糜幼虫,边指手画脚等着看它的笑话。

        所以,游戏规则规定:不能干扰智慧生物种族的一切自主活动,包括主动和被动,包括行为和意识,包括宏观和微观。换句话说除非是他们想自我了结生命,任何自然和不自然的行为都是被禁止,哪怕这个族群只剩下一个个体,也得等到这个族群寿终正寝那一刻,那些严阵以待的动能弹才能投下去。

        “鼻涕虫”当然不想等那么久,但也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把眼前这颗“蛋”丢进外太空,看来还需要想点其它法子。

        距离第一朵蘑菇种下去已经过去不短的时间,按原住民的计时方法,这颗“蛋”应该就是那时候出现的,这么长的时间都没出什么问题,说明其有精密的仪器来维持稳定,不能寄希望于设备突然停止运转,万一这颗“蛋”又滚了几十年,难不成还一直陪着?所以既然短时间内不能寄希望其从内部毁坏,那么最有可能的出路还是让躲在里边的土著自己走出来,那该如何将其哄骗出来呢?

        思路是提前开辟一条畅通的路,让这颗“蛋”滚到一个完全适宜居住的环境内,什么莺飞草长、鸟语花香,一片流动开阔的水域,周围都是可以开垦的肥沃草场,再外围是茂盛的林木,可以用来搭建屋舍,最好还有一些可食用和易于捕捉的小型萌蠢动物。要处于北纬25度以内,长时间的日照能让土著心痒痒,毕竟窝在那么狭小的空间内这么久,只要看上一眼青草蓝天,呼吸上一口新鲜口气,就不可能还有再钻回去的想法。

        只要能让“蛋”里边的土著暴露在纯天然中,剩下的事情就简单太多了,召唤一群游荡的无所事事大型犬类;促生长一丛正儿八经看上去美味可口的黑斑覃菌;或者是暴动的小昆虫比如痢蚊,遮天蔽日只需要叮上几十口,这种虚弱的血肉生物也必死无疑,总之有一万种死法。

        “鼻涕虫”一本正经的装作在观察星球上的各项数据,背地里填满几个不起眼的孔洞,一连串数据的连锁反应后,按它所计划的一一实现:那颗“蛋”滚进了一块水草丰富的滩涂岸边,河里是肥美的淡水鱼,两岸生长着专为篝火而生的泡桐树,空气清新,温度适中,为了照顾有可能孤僻的性格,还安排了几只白鹭在不远处踱步,总之——就连最笨的家伙都可以轻而易举的在此扎营。

        现在就等那识时务的小土著打开门了,一天、两天、三天……半个月过去了,连森林里饥肠辘辘变异成大象的熊都等不耐烦了。“鼻涕虫”好像意识到一件事:如果这颗“蛋”在建造时就压根就没设计“门”这个概念,那么里边的土著就算想出来都根本不可能,甚至再严苛点,只要维生系统再巧妙和自动化一点,如果那些知道面临末日的工程师们,在“蛋”里放进一个小婴儿,所有的认知都是构建在“蛋”内,那么就算不用一直灌输外界有多么可怕,对这个渐渐长大的小婴儿来说,就算有一扇洞开的门,说不定他也不会从熟悉的环境里走出来。

        “鼻涕虫”有点手足无措了,这已经偏离了它大概计划很远,距离回家看上去有点遥遥无期,母星那头已经对它的办事能力开始指指点点,尤其是在一群肥硕的“鼻涕虫”们的众目睽睽之下,它有点不知道该拿这颗“蛋”怎么办,暗的不敢搞,明的又不吃这一套。

        分离舱的狭窄和压抑让“鼻涕虫”早就浑身不自在,而能摆脱这一切的,那只唯一的地球“智慧”生物就在眼皮底下活的自由自在,作为高了几个数量级的“高级”物种,若不是需要遵守那除了制订者根本没人在乎的《宇宙公约》——“鼻涕虫”完全可以简单直观的把这粒没有见识的“蛋”发射进外太空。

        一想到母星上另一半“自己”还在等着早日团聚,“鼻涕虫”决定铤而走险,用“气候异常”当幌子,试试其它极端的办法,只要能干掉这个讨厌的土著,至于老客户的监视——它们喜欢就先看着好了。

        温暖的山谷上空开始聚集厚重的云层,一道闪电拉开暴雨的序幕,雨水像从天上倾倒的瀑布,丝毫不停歇的下了半个月,整个谷地变成了一个湖泊,淹没了林间包括那颗“蛋”一直待着不动的草滩,足足十多米的降水,“鼻涕虫”还改变了两条内陆河的走向,源源不断的灌进这个丘陵间的堰塞湖,它想把“蛋”隔绝在水面以下,除非“蛋”里的小土著能在短短时间内进化出无氧呼吸。

        而当那颗“蛋”缓缓升至水平面以上时,“鼻涕虫”顶着客户巨大的压力趴在舷窗观察:是一团团白色的絮状物从“蛋”里涌了出来,托着其浮在水面上,远远望去又像一朵该死的蘑菇!看来土著并不蠢笨,当初在设计时考虑到了被水困住的局面,那团白色的“棉花”甚至像菌丝一样还可以自我生长,要不了多久就包裹住整颗“蛋”。

        “鼻涕虫”甚至有了发射反物质湮灭导弹的冲动,它干脆调弱了与母星通信的强度,然后炸开堤坝,让那颗“蛋”随着倾泻的山洪向下游奔去,途中调整地势设计了几个弯曲的河道,最终把“蛋”引导进一个小型的环形山,那里正酝酿着一场华丽的火山喷发。

        “轰轰轰轰!”倾泻的熔岩在释放的岩浆库压力下喷涌出地面,伴随冲击上千米的硫磺云和火山灰,炙热冒着蒸汽暗红色的铁水包裹住了那颗“蛋”,最外那层白色包裹化成焦臭的黑烟,岩浆不断的涌出,像抹在比萨上的黄油一样层层叠叠,再放进微波炉里大火叮10分钟——

        就这么闷烧了几天,显示屏上的那个光点依旧闪烁,像一颗有力量的心脏一样,“鼻涕虫”直勾勾的盯了几天,最后不得已又做了几个小型地震,把埋在火成岩里的“蛋”重新挖了出来,清理干净裹在外边的火山岩,发现“蛋”上的外壳多了类似陶瓷一样的釉质,这回看上去更像是一颗“蛋”了。

        面对新老客户同期“无声”的指责,“鼻涕虫”恭维的表示再也不会违法宇宙第一公约,同时也表示自己完全有能力尽快摆平这一切,事实上,如果再没法解决,很可能接替它的就要上路了,而这一切本来早就该在几个月前结束的烂事,就因为这颗“蛋”节外生枝。

        盐碱深埋、海沟高压、强酸腐蚀、自由落体、冰火膨胀……在不动用飞船上暴力手段强拆的情况下,“鼻涕虫”已经带着“蛋”走遍了这颗星球所有极端地理位置,甚至重新爆了一颗蘑菇,也没让那闪烁着的生命的节奏停止下来。隐隐约约“鼻涕虫”好像联想到什么,按照它对这颗星球的理解,这么初级的生物是不可能达到这种高度的!

        “鼻涕虫”孤注一掷向上头提出申请,它认为这颗“蛋”属于外来品,按照这颗星球所达到的文明,根本不可能造成这么坚固的东西。“鼻涕虫”申请验证,如果验证通过,它即有“蛋”的处理权,并且还能像老客户索赔,这不仅耽误了它的时间,还让它心灵受到了不小的伤害;而另一方面,假如它错了,“鼻涕虫”余下的日子将留在母星上,永远不得再驾驶哪怕一条驳船,这对一个从业许久的专业技术人员来说,赌注下的非常大。

        双方都考虑了不短的时间,最终表达出开始这场赌约的意见。于是“鼻涕虫”名正言顺的把那颗“蛋”从地面送进近地轨道上的飞船,一大票叫的上或叫不上名字的检测仪纷纷投入工作,这些得心应手的机器手臂派上用场后,这颗看上起很精妙的“蛋”在超出使用范围后开始一层层的瓦解。

        关键点是找出外来生产的证据!任何一种不可能出现的元素、技术、工艺,最好有更直接的,比如说一个其它星球生产商的LOGO。“鼻涕虫”向飞船主机下达命令:如果一旦证实“蛋”来自其它世界,下一秒就焚烧这颗星球表面;如果不幸真的是这该死的地球人造的,等待它的将是比关进监狱还痛苦的囚禁。

        “蛋”的数据一项项反馈到显示屏上,同步也发送到母星的一个观察组面前:最外的涂层是一种极硬耐高温的材料,釉质的表层坑坑洼洼,多少受到了酸碱腐蚀,“鼻涕虫”仔细的搜索了一遍,想发现外来的印记,不过它很快失去耐心,这一层都是本土能找到的原料。

        随后依旧是一层光滑的,看上去像是金属实际上却不起眼的黑色隔层,竟可以吸收中子,这让“蛋”甚至可以停留在蘑菇最发达的地区。这么高级的技术让“鼻涕虫”精神一震,它充满希望小心的找遍每一个角落,只要发现任何足以证明是其它星球生产商带来的证据,不幸的是,没用多一会功夫,比对的消息传来,在地球上找到了类似的材料,是在一个废弃的蘑菇电站中,充当“救火”的消防砂。

        非金属、金属、非晶体、晶体、分子、电子、仿生物、有机、结构、功能等等等等,像扒开蝴蝶幼虫的茧蛹,一层又一层,“鼻涕虫”一次次燃起希望,又在对照组的查询中失望。“蛋”上的每一层看上去都不像是土著能搞出来的,可最后事实证明都能找到本星出现的记录,这一笔一笔的记录像混进“鼻涕虫”身体里的沙子一样,让它觉得非常难受,但是它还得坚持下去,因为最终答案即将揭晓,“蛋”里的土著的证言如果站在“鼻涕虫”这一边,那作为直接证据也会让这场赌注反转一圈。

        抽丝剥茧的关键时刻终于到了,当最后一层兼顾保温和舒适,类似海绵一样柔软的填充物被机械手臂划开后,“鼻涕虫”迫不及待的想给它的“救世主”留下一个良好的开端印象,但很快它就愣在原地:这里边根本没有任何一个活生生的土著,没有那些上蹿下跳灵长类的土著,有的只是类似几台看上去不知道什么用途的机器,每隔一阵就会吞吐出几颗米粒那么大反射着银白色背景光的“小玩意”。

        “这不可能!”“鼻涕虫”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群眼,它质问主机扫描机制,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这里边明明没有任何一只低级生物存在,就应该按流程启动“扰动序列”的动能弹。飞船主机很快回应:因为扫描到这颗“蛋”内土著的遗传信息,所以添加到显示序列内,按照新客户要求,只要存在哪怕一条原住民的DNA活体都不算清除成功,所以主机并没有任何差错。

        言下之意是“鼻涕虫”自己的问题,并不能因为做了几十手类似的工作,就不去看“客户备注”。“鼻涕虫”知道自己“死”透了,因为“蛋”里并没有一个可以为它作证的土著,有的只是银白色的“小米粒”,甚至不到一会功夫,地上就冒出一堆,还有源源不绝的“小米粒”被生产出来,透过一条条孔隙被散播到“蛋”的外边,像一台联合产蛋机。

        “鼻涕虫”捡起其中一粒举在眼前:这就是被扫描出来的始作俑者,每一粒都有土著的完整基因,被稳妥的封进这一颗颗“米粒”中,同样可以应对各种极端环境,长时间贮存,等待一个合适时机“勾搭上”一只路过的其它生物……

        “警告!警告!你正在试图破坏人类火种0号机,请恢复该机正常使用状态,并处于地球生态环境中。警告!警告!”“蛋”里突兀冒出来的声音,翻来覆去来回滚动播放这段录音,看上去这是一段可笑的声明,除了没有任何实质内容的恐吓,根本起不了半点有效的作用。

        “鼻涕虫”已经彻底死心摊在地板上,但从理智上来说,它还是不相信这些低级生物能制造的出这颗“蛋”——凭着这么繁杂的程序,聚集多项先进材料,几乎可以应对所有情况的产品,这已经算摸进了中级生物的门槛,而中级生物——是不能被客户买卖的!对啊!这根本不可能是初级生物,如果可以证实,那赌注……“鼻涕虫”似乎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主机!深度挖掘存储单元,采样标本集合,如果有任何一种符合中级生物标准,马上告诉我!”

        果然,不消一会功夫,还有一段音频隐藏在数据内,被立刻播放了出来:

        “hi外星人,你好,因为你找到了‘我’了,代表着我们造的0号机已经被你拆开了,这真是太不幸了,之前我们自始至终不相信外星人的存在,没想到人类一消失你们就冒出来了。”传来一阵自嘲的笑声。

        “不过这样很好,人类确实是个应该接受惩罚的种族,我们自大、浮夸、爱搬弄是非,当然——我们也热爱生命,所以这也是这台机器出现的原因,希望你是个好心的外星人,在听完这段介绍后,可以把我们的机器重新组装好,放回它该在的地方。谢谢!”

        录音接着说:“我们知道外星人先生可能会有点好奇,如果你们没错过‘旅行者’号的话,从第一颗原子弹被制造出来开始,就有一个组织在所有国家政府授权中组建起来,它不受政府更迭影响,不受金钱财力的限制,几乎所有的科技都在为它服务,它被称为‘人类火种’计划。因为身处食物链顶端太久我们知道,未来没有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所以我们跨国家跨地区跨种族,自始至终做着一件事情,那就是如果有朝一日地球毁灭,人类灭绝,至少我们可以保留一点火种,在等到下一次物种大爆发时,人类至少可能有翻盘的机会。”

        “究极人类最高科技,我们制造了这台0号机,它无以伦比的坚硬,防辐射,耐腐蚀,耐严寒高温,抗高压稳定,可以吸收能源。它只有一个使命,就是源源不绝的制造出人类的遗传信息的种子,再投播到地球的每一个角落,当这些包裹着人类DNA的‘小东西’遇到合适的机会,接触到下一轮衍化的生物时,基因片段与片段间也会有交流和融合,虽然再次诞生统治地球的主宰,已不再可能称呼为人类,但一定会有人类的影子,最好的结果说不定又是人类本身!毕竟地球一直是我们的老家!”

        录音带着亢奋还要再说些什么,“鼻涕虫”已经激动的微微发抖了,抹去初级生物的存在是它们这一行的职责,毕竟客户的资源就那么多,一旦一个族群完全没有任何竞争力,就需要它这样的去重新洗牌,生命只会有它们的出路……但当初级生物已经进化到中级生物时,就不会在它的工作范畴之内了,也就是说之前那个赌注失去了先决条件,根本不会成立!“鼻涕虫”自己和自己的这份工作算是保住了!

        “鼻涕虫”命令系统以更细微的方式,重新扫描眼前的整颗星球,要知道达到中级生物的唯一要求就是:脱离了个体的存在,以整个族群作为主体延续,在任何一种毁灭的条件下,都能再一次达到繁衍标准,并重新开始进化文明,而在一次又一次的磨难中,中级生物将寻进足以超脱出灾难的进化之路!

        “鼻涕虫”把视线投向占据整面驾驶台的显示屏,那里是这颗蓝星的平面示意图,超过有漫天繁星的光点正微微闪亮——像呼吸一般,一明一暗一起一伏……

(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1 个关于蘑菇烘蛋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7-12-28 16:34:52


稻野熊  发表于 2018-1-15 01:16:36 | 显示全部楼层
独角戏很难,很有可能变得平铺直述,造成故事冲突不明显等硬伤,读者看着便会如同嚼蜡。但本文作者很好的利用了幽默风趣的记述方式,代入感极强,让读者不由自主地跟随鼻涕虫,投入到打开那颗蛋然后毁灭地球的千秋伟业中。开头有点奇幻色彩,可能会令读者有些不知所谓,但随着故事推演,真相开始浮出水面。渴望、阻碍、行动、结局,各个要素体现得都很充分,戏剧结构饱满。是篇挺有意思的文章,85分,共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