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4 769

月映三江源

小p 于2018-3-12 13:36:03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武汉市国土资源和规划局,武汉万科金域国际
  • 更何况这个眼袋也严重的影响的我的美丽的小
  • 矮矮的鼻子显得脸都比较大,真是太难看了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三江源600400.jpg


“起床啦,媛媛大小姐,生日快乐,媛媛大小姐,爸爸要回来,一起过生日啦,媛媛大小姐”
“起床啦,媛媛大小姐,生日快乐,媛媛大小姐,爸爸要回来,一起过生日啦,媛媛大小姐”
“起床啦,媛媛大小姐,生日快乐,媛媛大小姐,爸爸要回来,一起过生日啦,媛媛大小姐”
“Shut up ,才9点,你这个铁疙瘩,又懂得什么。”
“OK,OK,早餐吃什么?”
“随便”
“那就蒸饺,大米粥,这月你吃的次数最多的。”
“呃,披萨,牛奶”
“好的,另外爸爸吩咐再煮两个红皮的鸡蛋”
“煮吧”
17岁了,要怎么过呢?昨天夜里她梦到了和人类母亲一起过生日,可终究只是场梦,甚至在梦里也看不清母亲的面容。
穿好衣服,她并不着急起来。坐在床上,打开微信。有一个叫侠义十二少的群,里面的成员都是开封的,跟她一样,被机器人母亲生养的。因为社会上对机生子异样的眼光,他们走到一起。三年来,他们相互依偎,互诉衷肠,抱团取暖,成为亲密的好伙伴了。生日快乐,她在群里看到两条祝福。还是小勇和小风最好,其他伙伴们,起床啦......啦啦啦....,今天我生日,亲,一起嗨吆,她回复道。
这时,她的父亲打来电话。
“生日快乐,媛媛,起床了吧。”
“起来了”
“中午想吃什么,我今天请了假,回去陪你。”
“不用了,我约了同学一起出去玩。”
“那好吧,说说今年要什么礼物。”
“爸爸您买的我都喜欢。”
“考验你老爸?衣服怎么样?”
“行。”
“半个小时后我到二七华联商厦,到时候你自己挑一件?”“恩,好,我先去刷牙洗脸了。”
半小时后,华联商厦。
“先生,你好,你需要些什么?”导购员说。
“给女儿买件衣服,你们这有远程购物系统吧,她想自己挑一下。”林思媛的父亲说。
“有的,请你说下你家的物联网号。”导购员说。
“560933086”林思媛的父亲说。
接通之后,林思媛家中的电视机屏幕上出现了商店中的实况画面。一番挑选,几次3D虚拟试穿,林思媛最终选了一套连衣裙。
“在外面别太疯,晚上我和你赵叔叔,刘阿姨在家等你。”林思媛的父亲一边按指纹付款,一边对着镜头向林思媛说道。

再说林思媛边吃过早餐,最终决定先和群里的三个姐妹去君约香山购物广场逛逛,然后大家到齐了一块在香山美食城聚餐。
吃完午饭,他们准备去电玩城,走到电车旁,看到车篓里塞了一张小广告。不要房,不要车,只需八万八千八,机器人贤妻带回家。8.8-8.11号,宁美开封实体店优惠大酬宾。
“我去,那个不长眼的乱塞小广告。”林思媛一边骂道,一边将它团做一团狠狠地扔向垃圾桶。
“我靠,什么破广告。要是让我看到是谁塞的,非揍他不可。”陈莹莹说。
“怎么啦?”楚珍珍,杨小茜问道。
“车篓里的广告,你们看下。”
“这些个无良商家,可考虑过机生子在社会上的感受?”楚珍珍说。
“但是我们也要爱护环境啊。”杨小茜说。
“你哪边的呀,怎么胳膊肘往外拐。”林思媛说。
“所以本姑娘决定做件好人好事,免费帮忙清理下小广告。”杨小茜说。
“小茜真机智。”陈莹莹说。
“猴精猴精的!”林思媛说。
“我打电话问问他们几个那边有没。”楚珍珍说。
“好,有的话让他们也都清理了。”林思媛说。
不一会儿,那些碍眼的小广告都被他们收进了垃圾桶,当然开始那三张扔到垃圾桶旁边的也被她们重新捡起放到垃圾桶里了。然后,一行人走出广场,来到路边汇合。
“小风,勇子,张诚,左贤还没来吗”林思媛问。
“乘风和左贤跟发广告的吵起来了,然后勇哥和张诚过去看了。”郁则立答道。
“在哪,西出口那吗?”陈莹莹问道。
“不用担心,那边就俩人。”李成答道。
“真有事他们会给我们打电话,我们现在这里等等。”周经纬说。
“是啊,今天媛姐生日,跟个发小广告的置气不值当。”杨小茜说。
“若是能够众生如一,众生平等该多好啊,嗡 阿 吽 班 杂 咕 噜 叭 嘛 悉 地 吽”林思媛说。
“世上哪里会众生平等,”杨小茜说道,“还是要靠我们自己努力,干出一番事业,才能不被歧视。”
“小六长大一定是女强人,”周经纬说道,“看来我也要选个伟大的目标,不然对不起自己的名字了。”
“快看,是不是他们要回来了。”田士琦说。
“是的是的。”楚珍珍说。
“回来就好。”杨小茜说道。
“怎么样,你们没吃亏吧?”林思媛说。
“就是,怎么不喊上我们?”陈莹莹说。
“没有,张诚和小风一过去他俩就怂了,”蔡晓勇道,“然后我们也就回来了。”
“对方什么人?”杨小茜道。
“像是两个大学生,暑假出来打零工的,看起来俩人也不是很熟。”左贤道。
“好了,咱们去网咖吧。”陈莹莹道。
“可我不想去网咖了,太虚幻了,没意思。”林思媛道,“想我们号称七侠五义十二少,可还没有干过五鼠闹东京那样的壮举,岂不是对不住这样的名头。”
“那,你想干嘛,其实他们发个小广告也不容易。”蔡晓勇道。
“根源在那些无良商家,他们不考虑机生子在社会上的感受,所以我想找俩酒瓶把他们店旁的广告牌砸了。”林思媛道。
“我去,大家公认的女汉子难道不是我吗?”陈莹莹道。
“算我一个!”张诚道。
“还有我!”王乘风道。
“好了,别起哄,不如我们去K歌吧,就算去砸也要等到晚上不是。”蔡晓勇道。
“勇哥说的对,此事还需从长计议。”左贤道。
“那好吧,去歌秀吧。”林思媛道。
“行。”众人答应道。
一个小时后。
“现在心里好些了吧?”蔡晓勇道。
“好多了。”林思媛道。
“说实话,我不赞成你的想法,影响太小。”左贤道。
“难不成把整个店砸了,那样有点过了吧。”蔡晓勇道。
“是啊,会招来警察的”林思媛道。
“怕什么,这么好的乐子可得带上我。”陈莹莹道。
“你们这些原始人,人类进入网络时代快一百年了。开封宁美店只不过是一个线下的实体店而已,难道你们不知道线上销售才是宁美公司业务的大头?”左贤道。
“你能弄出个病毒,把它网页黑了吗??”林思媛道。
“暂时不能。”左贤道。
“切,我去唱歌了。”陈莹莹道。
“你这不是白说嘛,咱们中就你电脑水平就高了。”蔡晓勇道。
“但是,我可以让评论置顶。”左贤道。
“什么意思?”林思媛问道。
“他们官网上有一个公共区域供顾客提建议和评论,然后我们可以注册个用户在上面发表评论,并且我现在已经有办法让我们的评论永远放在最前端,当然评论的内容自然是我们说了算。”左贤道。
“好主意!”林思媛道。
“具体怎么操作?”蔡晓勇道。
“其实很简单,我编好的有个小程序。”左贤道。
“写点什么呢?”林思媛道。
“简笔画画,小蝌蚪找妈妈。”左贤道。
“很好。”林思媛道。
“我还写了一篇《为什么机生子总是被歧视?》,一会儿大家再写一篇,不用太长,感情要真挚,这样咱们把头三条评论的位置都占了。”左贤道。
“好,就写《好像有个人类母亲》怎样?”
“我觉得可以,但是左贤你怎么会提前有准备呢?”蔡晓勇道。
“其实这是我给自己准备的17岁礼物,不过既然媛姐今天心中不快,我就提前拿来和大家分享了。”左贤道。
“谢谢老弟,到你生日时想要什么,尽管跟姐说。”林思媛道。
“还早,我先把我的文章转到群里,然后回家拿U盘。”左贤道。
“和张诚一块吧,这离也广场不远,别万一再撞上了他们发广告的。”蔡晓勇道。
“瞎说,乌鸦嘴。”林思媛道。
“也好。”左贤道。
“大家静静,”林思媛道,“张诚你跟左贤回家拿点东西,其他人过来琢磨琢磨怎么写作文。”
“KTV里写作文,”王乘风道,“画风有点怪吆。”
“多嘴,作文好的先过来,我与大家细细分说,”蔡晓勇道,“其他人到附近去买纸笔。”
一个小时候后。
“怎么去了这么久,”林思媛道,“你的眼镜怎么了,左贤。”
“回来的时候撞上四个发小广告的了,有两个是上午的那两个,打了一架,眼镜摔坏了。”左贤道。
“你们没伤着吧?”蔡晓勇道。
“没有大碍,围观的人一多,他们就散了,不过我俩的手机被他们扔路上摔坏了。”张诚道。
“都是你,乌鸦嘴。”林思媛道。
“在哪碰上的?”陈莹莹道,“现在去找还能找到他们吗”
“就是,早知道上午不放过他们了。”王乘风道。
“找到又如何,能改变什么,”杨小茜道,“想想怎样把刚才的计划做的更好才是正经。”
“没错,大家冷静下,先听听左贤有什么主意。”蔡晓勇道。
“我戴的这块表可以听歌,可以录音,他们歧视机生子的话我都录下来了,另外我留了个心眼,我俩被打的那个路段有个摄像头,这样一来咱们就是师出有名了!”左贤道。
“你好机智呀!”王乘风道。
“左贤你继续说。”蔡晓勇道。
“一方面再写一段作文,把咱们的这样做的理由写明,一同发到他们官网上的评论区。另一方面我们把写好的文章打印出来,到他们店门口去发,等他们的员工出来,必起争执,然后去砸他们的广告牌,橱窗。大家同意不?”
“同意!”大家说道。
“具体要咋做?”蔡晓勇道。
“首先,媛姐和珍珍先写作文,我,莹莹,乘风,张诚去网吧把程序安装到手机上。然后,趁他们店员轮流吃完饭的时候,媛姐,珍珍,过去发单,我,莹莹,乘风,张诚在网上发评论。待争执一起,我们择机冲入。两分钟后,媛姐和小茜打电话报警。勇哥和小茜带领大家想法给我们善后。”左贤道。
“这怎么行,我做大哥的怎能躲到后面。”蔡晓勇道。
“真因为你是大哥,才需要在后面给我们好好善后。”左贤道。
“勇哥,左贤说的对!”杨小茜说道。
“为什么报警,我们不能跑吗?”王乘风说。
“你害怕吗?”左贤道。
“我怕啥!”王乘风说。
“我们不是去搞破坏的,关键是把我们的观点诉之于众,如果你自己不敢站出来,又怎能让大众接受你的观点呢?所以到时候就在门口附近,捡便宜的东西砸,尽可能多的引起围观。”左贤道。
“好吧,你们几个小心,别伤到自己,我和其他人想想怎么善后,怎样和家长交代。”
“那我们开始吧,小琦,李成你俩把手机卡卸下来,然后手机先给我们用用。”左贤道。
“好”。李成和田小琦说道。
鉴于他们都是未成年人,且在商店并未进行特别严重的破坏。晚上11点半林思媛被保释放出来,有关赔偿问题由各方家长与商店方面协商解决。
回到家中,已是12点多。看着爸爸买的生日礼物和生日蛋糕,林思媛心里一阵酸楚。其实从小到大,父亲对自己真是很好。于是,她开口说道“对不起,爸爸。”
“不,爸爸的错,现在你长大了,我跟你说说你妈妈的事情吧。”她的父亲说道。
“我不是机生子吗?”林思媛道。
“没错,但你并不是从人类卵子库中随机选出来的。你也应该知道一些吧,机生子其实分两类情况。”她的父亲说道。
“我听说郁则立的母亲是个警察,田小琦的母亲是因为得了绝症。我的情况跟那个更像些?”林思媛道。
“跟郁则立相似一点,但也不尽相同。”她的父亲说道。
“为什么早点不告诉我?为什么不告诉我?至少我可以像他们一样去祭奠母亲。”林思媛站起来哭着说道。
“是爸爸不好,没有告诉你是因为爸爸只是想过一种平凡的生活。”她的父亲说道,“你坐下来,听爸爸慢慢给你说。还记得每年我都会带你去三江源旅游吗?其实就是在纪念你的母亲”
“我母亲是三江源保护区的工作人员吗?”林思媛说。
“我曾经是,但你母亲曾经从事水循环利用方面的工作,在月球上的玉兔城,她的名字叫林青源。”她的父亲说道。
“林青源吗?似乎在哪里听说过?”林思媛说。
“也许你听过,在月球开发月球旅游方面有时会提到她的名字。”她的父亲说道。
“我想起来了,我曾经看到过一个节目,在月球玉兔城建设初期,城中的水循环系统出过一次事故,在处理事故的过程中,有一个年轻的工程师,付出了自己的生命,但是拯救了整个系统,同时避免了玉兔城整个生态圈遭到破坏。”林思媛说道。
“没错,你的基因就来自于她,她就是你生物学上的母亲。关于事故的具体原因,涉及一些专业的名词,我不再多讲,今天我主要讲讲我和你妈妈之间的故事,好吗?”她的父亲说道。
“好。”林思媛说道。
“饿了吧,先吃口蛋糕垫垫。”她的父亲说道,“我去拿你妈妈的照片给你看。”
吃着爸爸递过来的蛋糕,想着以前看到的有关母亲信息,林思媛脑中忽然浮现出一副熟悉的面容。
不一会,她的父亲走了出来,打开像册。指着一副照片说道:“这是你母亲少年时代的照片,看,你们的眼睛和鼻子很像。”
“我和你母亲是在2047年认识的,那时我们上初中二。你母亲是从西安转过去的,刚开始时情绪有些低落。因为那时他的父亲,也就是你的姥爷去世不到半年。你的姥爷是一位摄影师,能够用那种很专业的照相机。同时也是一家户外探险旅行社的一名领队。在一次来青海的户外探险旅行中,发生了意外,不幸离世。你的姥姥很爱你的姥爷,但是据你姥姥说她以前并不是很理解探险旅行,以前还总抱怨会有危险,然而你姥爷去世后,她忽然就想看看这片土地究竟有什么神奇的魔力,于是你姥姥带着你的母亲来到青海,来到了三江源。然后我和你的母亲成了邻居兼同学。后来,也许是被三江源美丽的景色所感染,你母亲渐渐开朗起来。刚才给你看的那张是初三时我给你母亲拍的,也是我第一次给你母亲拍照。后面这几张也都是初三时的照片,这几个是我们的同学,这张是初中毕业照。下一页的是高中时候的照片,这个人不知道你还记得不,你刚上初二那年回去的时候,在县城一块吃过饭。”
“有些印象,不过感觉不太像。”林思媛说道
“当然,他的相貌变化很大。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岁月是把宰羊刀,刀刀催人老。现在想想,高中时光真是最快乐的时光。你母亲那时学习很好,一直在重点班,后来考上了西北工业大学,然后又考上了研究生。我的成绩一般,高中之后当了兵。五年后复原,在三江源自然保护区找了份工作。你母亲读研的那一年,由于你姥爷的父亲生了一场重病,所以你的姥姥也回西安了。我本以为此后和你母亲再难相遇,直到两年后有一个机会我们再次相见。这一张是当时的照片,这也我为你母亲拍的最后一张照片。那时你母亲研究生快毕业了。”
看到这幅照片,林思媛明白为什么觉得熟悉了,原来这幅照片和自己的机器人母亲也很想,除了眼睛不想,机器人母亲的眼睛总是太生硬,没有照片上的有神。
“再看后面的汽车,是用来运水的。所谓饮水思源,中国再月球上建立的第一座城市究竟用哪里的水?当时,很是争论了一番。最终,玉兔城的决定第一批饮用水从三江源自然保护区取水,运往月球。再之后的,才根据就近原则,在飞船发射基地附近水库取水。你母亲和他的导师都是玉兔城水循环系统的建设者。在第一次取水时,他们都来了。这张照片是。见到你母亲,我既高兴有伤感。高兴是因为我能和你的母亲一起参与一项伟大的工程。伤感是因为,你母亲说他读研时交了男朋友,航天基地的实习医生,老家也是西安的。然后你母亲劝也我找个女朋友。我之前当兵,后来在保护区工作,接触的大多是大老爷们,所以当时还没有合适的对象。”
“大概三个月后,我从新闻上就听到了你母亲的噩耗。然后我立即跟你的奶奶打电话确认。确认之后,我把自己关在屋里整整一天。五天后我接到你奶奶的电话,让我去一趟西安。在哪里,我还见到了你姥爷的母亲,你姥爷的弟弟,你母亲那时的男友,以及一名律师。原来你母亲保存过一组冻卵,在大四的时候,她第一次去月球实习。当时保存的文件是,如果发生意外,在我没有女友的且我同意的情况下,这组冻卵可以由我使用进行试管婴儿的培育并由机器人生育。但是你母亲那时的男友认为,那份文件不能代表你母亲的最终的意愿。因为那是他们还没有相遇。而他们相遇之后,彼此都很爱对方。事实上,如果不是出事,五天后的中秋节,他们都准备订婚了。另外,你姥爷的母亲,你姥爷的弟弟并不中意我这个来自山里的穷小子。但是,根据医院方面规定除非形成法定的婚姻关系,否则只承认他们原来保存的文件。所以他们找我来是希望我能放弃,把权利转让。当时,我也很矛盾。不过,最终我并没有选择放弃。由于去月球工作还是有一定的风险的的,所以每每去月球之前,都会例行写一份遗嘱,你母亲写到,如果在工作中或者飞往月球的过程中出现意外,她希望能够把她的骨灰撒在三江源的河流中大地上。这份文件是都大家认可的。我想,既然你的母亲希望回到三江源,那么我为什么要放弃自己的权利呢。你不会怨我吧,如果当初我放弃了?也许你会有一种另外的生活,会比现在好的多?”
“怎么会呢?或许生活会比现在好,但是另一个我却不会是现在的我。”林思媛说道。
“有时候想想我真不确定当时的决定是对是错,那时候机器人妻子刚刚出现不久,价格还很贵,再加上还需要其他一些费用。我把剩余的转业费和两年的工资加起来算算发现钱不够。情可以超越生死,爱却要面对现实。然后我向我的父母求助。之前他们还是很喜欢你母亲的,但是这件事上他们坚决不同意。他们说,‘加措啊,我们知道你喜欢清源,也没有民族偏见。如果清源在世时你们能走到一起,我们也很高兴。但是现在的这件事我们绝不同意,世间众生,有卵生,有胎生,有湿生,有化生,可从来一种从铁疙瘩中生,你若固执,就别再回家了。’我向朋友求助,也只有少数几个人肯借给我,而且也帮不上大忙。最后,还是你奶奶拿出钱来给我才得以解决。你姥姥也是苦命人。料理完你母亲的葬礼,你姥姥精神一直很忧郁。我要经常出去巡逻,也没能好好陪着你们。在你两岁的时候,有一天你奶奶投河自尽了。都是我不好,如果我当时放弃,你姥姥就会留在西安,有别的亲人陪着,也许悲剧就不会发生。是我太固执。”
   说到这里,林思媛的父亲不禁泣不成声。
   “对不起,爸爸,我不知道你原来这么苦,我不该惹事。”林思媛说道。
“那时我很痛苦,很孤独,除了你,别的亲人都不怎么理我了。我无法再面对,看到那里的山山水水,总是会想起你的母亲,你的姥姥。不得已,我选择了离开。在我当兵时,有一个比较好的开封的战友,就是你赵叔叔,我向他诉说我的痛苦。他说‘兄弟,来我这吧,我帮你找份工作,重新开始’于是,我们来到了开封。你长大之后,我的情绪也慢慢平复,然后每隔两三年我会带着你回一次三江源。每次,我总是赶有月亮的时候。夜里,你睡下之后,我会到河边静静地坐上一会儿,沐浴在美丽的月光下,看着河中的倒影,仿佛觉得你的母亲,你的奶奶就在我身边。之后的事情,你差不多都知道了。虽然没有再见过面,一些亲戚后来还是建立了联系,电话的,网络的,如果你想……”
“不了,现在的生活就很好,只是我以前不明白而已。”林思媛说道。
“好吧,你赵叔叔也劝过我给你找个母亲,但我已明白婚姻不仅仅是两个人的是,还牵涉到两个家庭。说实话,我害怕。我不想再有什么波折。我也知道你需要母爱,所以让你认你刘阿姨做干娘,我希望能有所弥补。看来我还是想的不够周全。”她父亲说道
“不,是我不懂事。以后我不会给你再惹麻烦了。”林思媛说道。
“好了,你干娘说你回到家让我给她打电话,他们过来陪你,好吗?”她父亲说道。
“好,我去换上你给我买的衣服。另外我的机器人母亲的模样是按照我母亲的模样设计的吧”林思媛说道。
“是的。”她父亲说道。
“改下程序吧,以后让她叫我媛媛,别叫媛媛大小姐了。”林思媛说道。
“好。”她父亲说道。
在干娘的陪伴下,林思媛渐渐平静下来。
第二天吃早餐时,她对父亲说:“有空了我想去月球,看看妈妈工作的地方”。
“好啊,你想什么时候?”林思媛的父亲说。
“中秋节吧”林思媛说道。
“行。”林思媛的父亲说。
“来,趁热吃,我们也陪你一起你去。”林思媛的干娘说。
“好,干娘做的真好吃。”林思媛说道。
转眼间,中秋快要到了。9月10号,林思媛一行踏上了开往月球的飞船。11号晚上抵达玉兔城。第二天一大早,他们首先来到了思源广场。思源广场位于玉兔城东部的生活区,在最大的一片住宅楼的顶端。为了节约面积,所有的广场都是在住宅楼的顶端。他们从南面入口进入,首先看到了一个古典的门牌坊,上书一对联,居月球,抬头但望万里无云万里空,思地球,俯身可见千江有水千江月。横批饮水思源。然后,看到一尊美丽的雕像矗立在广场中央,正是林思媛母亲的雕像。雕像下面四周,有四座小花坛。月球城中四季恒温,所以花坛中鲜花盛开。由于恰逢中秋节,所以广场四周散布者一些摊位。只见上面写着月球牌月饼真正月球造,玉兔牌月饼源自玉兔城,玉兔思源饼,安康有幸福等等。
林思媛走到一个摊位旁,问道:“你好,这月饼和思源饼有什么不同?”
“你是地球来的游客吧?”摊主说。
“啊,是的,第一次来月球。”林思媛说道。
“月饼主要卖给地球游客,我们长期工作在这的人一般吃思源饼。在地球上人们望着月亮吃月饼。我们总不能望着地球吃地饼吧,听起来不顺耳。所以改种叫法。要不要来几斤月饼,月球牌月饼真正月球造,带回去倍儿有面子。”
“不,来三斤思源饼。”林思媛望着中央的雕像说道,“大叔,能说说月饼是怎样被改叫思源饼的吗?”
“这话还得从十八年前说起,当时城中的供水系统刚建成不久,运行不太稳定,一天出了事故,有一个叫林青源的工程师,用生命保住了城中的供水系统。所谓饮水思源,为了纪念她建立了这座广场,改月饼为思源饼,改中秋节为思源节。当然,也纪念的不仅仅是她,也包括所有为月球建设付出辛劳的人们。同时也是感恩来自地球上的一切资源。看姑娘目光中很是崇敬,给你打八折,331.2元,扫码付款。”摊主说道。
买完月饼,走到雕像前。林思媛恭敬地向母亲鞠了三个躬。这时,听到有人叫她的父亲。
“你好,你是加措吗?”一位老先生问。
“我是,你是青源的导师王教授吧?”她的父亲说。
“说来惭愧,当年我这个导师没尽到责任啊。”王教授说。
“哪里哪里,人类对月球的探险本来就非坦途。”她的父亲说。
“这几位是?”王教授说。
“我的战友赵立德,他的妻子刘芳,这是我和青源的的女儿媛媛,当年她曾经保存过一组冻卵。我们来带她看看她母亲工作的地方。”她的父亲说。
“你们好。”王教授说。
“王教授好”她的叔叔,干娘说道。
“王爷爷好”林思媛说道。
“像,真像,这样吧,我今天没事,给你们当导游,真的,别跟我客气。”王教授说。
“那好,麻烦你了。”她的父亲说。
“没什么,我快退休了,回地球之前,也想好好看看。”
在王教授的带领下,他们先是观看了林思媛母亲工作和生活的的的地方,有见到了四名林思媛母亲以前的同事,他们又向林思媛讲述了关于她的母亲更多的故事,更多的细节。一个是其中林思媛母亲读研期间的室友,她对林思媛说,你的母亲很热爱自己的事业,这种热爱源于对大自然的崇敬和对生命的敬畏。虽然是工科,你的母亲有时会写诗,赞美自然,赞美生命之源。在月球工作后,她说月亮是多么美丽,不应该是荒凉的,冰冷的。真希望我们的工作能够滋养更多的生命。休息期间,她总会去第三太空农场看那些精心培育的植物,小动物,有时还会亲手照料它们。听到这些,林思媛脑海中母亲的形象更加清晰起来。之后他们去了月球开发建设纪念馆。纪念馆分三个展厅。人类探月展厅,中国探月展厅,玉兔城建展厅。在玉兔城建展厅中,有一个展台讲的是城中水来源,运输,存储,分配过程和节约用水的宣传。其中有一些招贴画讲述了母亲的生平故事。站在这些画像前,听着展厅里播放的录音介绍,林思媛仿佛穿越到了过去的时空,走到了母亲身边,和母亲一起经历了哪些所有的事情。良久,良久,淤积在心中的情绪再也忍不住爆发了。林思媛扑倒父亲怀里,流着眼泪说道,“我终于找到妈妈了”。下午,为了转换一下气氛,他们去了天蓬乐园游乐场游玩。第二天,他们又买了一些思源饼,带着愉快的心情,回到了地球。林思媛觉得,17年来,这是过得最有意义的一个中秋节了。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一晃二十多年年过去了。2098年1月22日,他们七侠五义十二少相约回到开封。天气不错,阳光温暖。吃完午饭。“我们大家走着去唱歌的地方吧”陈莹莹提议道。“好啊,走走,看看,消消食”众人附和道。年节将至,各个商店的广告也多起来。转着转着,就走到了宁美机器人开封店旁。只见店旁的墙壁上挂着这样的广告:你爱你的妻子吗?爱她就要呵护她。宁美机仆,帮你的妻子远离分娩之苦。
“世事难料啊,”林思媛感慨道,“我在西宁还不觉得,回到这里发现机器人生子倒成了时尚了,听说现在结婚除了车子房子还要有一名机仆。”
“这样不好吗?机生子越普遍,就越不会被歧视。”杨小茜反问道。
“噢,我忘了你现在是宁美华北区经理,你当年加入宁美就是这样想的吗”林思媛问。
“是啊,科技在发展。历史已经证明,欧洲的工人捣毁机器改变不了什么。我想,我们的反对终究也改变不了什么。不如顺应潮流,把这个产业做大,这样机生子的人越多,力量就越强,社会上的歧视就会越少。”杨小茜说。
“这倒也是,可是这样发展下去,人类会不会像科幻小说中写的那样被机器人取代呢。”林思媛说。
“迷行顺产未必就好,我曾经看到一个故事,说是有个产妇家人因为迷信顺产,产妇受不了疼痛后来跳楼了。在我看来机器人生子本质上和剖腹产一样,都是一种帮助人类生存的方法,不过是一个减少人们的风险,一个减少人们的痛苦。”杨小茜说。
“不说这个了,你带女儿回来了吗?蔡骁勇现在开了个游乐园,都累了一年,明天我们陪孩子一块去玩还不好?”
“好啊,好几年不见,你家左雪儿有没有更漂亮?”林思媛说。
“还看不出,才九岁刚开始长个,你家张莲呢应该长成打姑娘了吧”杨小茜说。
“是长成大姑娘了,心更大,自从听了她奶奶的故事后,就立志当个大科学家,到月球去,一个女孩天天玩些飞船航模啦望眼镜啦。”
“学习呢成绩怎样?”杨小茜说。
“倒还可以,明年该考高中了,应该能上重点高中。”林思媛说。
“那你还担心啥,现在,月球开发不断深入,没准就实现了。再说,现在技术先进了,这么多年了,人类探月不也没发生什么事故吗。”杨小茜说。
“也是,快到了吧,还是想想唱什么歌吧。”林思媛说。
正所谓,儿孙自有儿孙福。张莲长大后,成立一名化学家,发明了一种特殊的材料,轻便,坚固,能够抵御大气层中的高温和太空中的辐射。后来,人们用这种材料制成了一种拖网。拖网由太空中的飞船发射。当地球上某一地区的降水过多时。人们启动这种拖网,向渔民打渔那样,把拖网撒下来,将云层分割兜住,拖到太空中,然后运往月球。既解决了地球上的灾害,有解决了往月球运水的问题。人们称之为,太空中有朵云做的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4 个关于月映三江源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7-12-28 16:41:40


熊小宝  发表于 2017-12-31 11:47:53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大家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稻野熊  发表于 2018-1-15 01:01:27 | 显示全部楼层
主题很好,也很正能量。真正的故事从中间处开始,前面的铺垫有点过长,希望作者再做权衡。文章里面出现了很多细节,但有的内容和主题并无关联,可以略去,这样做可以让读者把注意力都放在故事本身上。望作者加强对叙事节奏的把控,55分,共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熊小宝  发表于 2018-1-24 20:59:1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指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PaulJTedder  发表于 2018-3-12 13:36:03 | 显示全部楼层
This story gives positive energy to us. Very Incredible Post.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