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问问大家,金水宝胶囊包装什么样?
  • 为什么济州岛那么多著名景点,偏偏最受瞩目
  • 克唑替尼购买渠道咨询V信jftnyr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在德国,数量最多的外籍移民,是土耳其人。因此,我对土耳其和土耳其人的最初认知,来自于留学时代。


当年一起上课的同学,数量最多的外籍是摩洛哥,却不是土耳其。说来也怪,生活在德国的土耳其人似乎不太重视儿女的高等教育,回想起来,在我有限的有过接触的外国同学中,没有任何一位土耳其人。但是等暑期到工厂打工时,你会发现流水线上一水儿的土耳其工人,操着流利的土式德语,跟你问候:“Alles klar?”(“一切可好”?)


另外,土人家庭大多人口众多,一般会有三个以上儿女-他们会充分利用德国政府鼓励生育的政策拿足奖金。出门时前面一个裹头巾的胖阿姨带着一群孩子跟在身后,颇有母鸡带小鸡的即视感。


土人在德国最多见的职业恐怕就是Kebap店了-当然,这可能和华人多数开中餐馆的情况类似,如果一定要比,那么中餐馆在规模,价格和档次上还是高出不少。


所以,当年德国土耳其移民给我的印象为:喜群居,爱生养,教育程度不高,习俗守旧,不尊重女性,自己抱团,不入主流社会,而这种印象也延展成了我一直以来对土耳其这个国家的总体印象。由此,土耳其一直不是我的旅行目的地之一。


土耳其式拉客


2017年七月二日下午七点钟,我从第比利斯搭乘土耳其航空的飞机抵达伊斯坦布尔。机场到达厅出来,一片拥挤。荷枪实弹的特警站在门口和道旁,奇怪的是没人带头盔。也许是这里的炎热已经让他们顾不上危险,也许是他们自己都不认为真会有什么事件发生。


汽车驶上快速路,比邻而立的高楼从车两旁飞速而过。当蔚蓝的马尔马拉海突然出现在右手边大楼间隙之中时,刚下飞机时的紧张感烟消云散。





马尔马拉海


入住酒店房间,已是晚上九点。夏令时的缘故,此时伊斯坦布尔的天空依然留有一片红霞。推开阳台门的那一刹那,对面清真寺的宣礼塔上传来礼拜的歌声。经过亚美尼亚和格鲁吉亚两个天主教国家后,又听到如此熟悉的声音,顿觉无比亲切,恍惚间仿佛重回伊朗高原。但是除了天气也是一样的干热,从一个旅行者的视角观察,虽然土耳其的文化,习俗和建筑都深受波斯影响,但是这里再找不到一点后者的影子。土耳其共和国的改革措施使国家走上了世俗化道路,相比原教旨主义主导的伊朗,要现代化许多。





透过索非亚大教堂的窗户看蓝色清真寺的穹顶


旅游业是土耳其最重要的经济支柱,伊斯坦布尔大街上,尤其是在老城区,餐厅,酒店和纪念品商店挤成一锅粥。没有一家饭馆坐满客人,因此老板和伙计都会站在门口卖力的吆喝拉客:

“Hello!Where are you from?”一般这是开场词。

“空尼奇娃!阿尼哈撒呦!尼浩!”如果见你不说话,他们会用所有他们知道的亚洲脸问候语轮番招呼。

“I like your tattoo!”拍马屁来拉近距离,寻求跟你搭讪的话题。

“Hey~You are a sexy man~”这恐怕是最后杀手锏了,被餐饮服务业人员夸性感还是第一回 - 但如果是个当地姑娘跟我这么说,我绝对坐在那儿不走了。





土耳其咖啡口味和卖相都不错,不足之处是杯底会残留不少残渣


土耳其人的热情好客已经在网上有口皆碑,可来之前我心想,见识了伊朗式热情,土耳其应该也不会再让我惊喜。没想到,这两种热情还是有很大差异的。伊朗人相对见识不够广,好奇心非常强烈,街上大老远就会喊着问你是哪里人,跑过来合影,聊东扯西,甚至还要请你去家里吃饭,之后呼朋唤友围观你这只大熊猫。土耳其人做旅游业经验丰富,比较懂察言观色,会挑人爱听的开聊。伊朗人比较粘人,会拉住你一直聊个不停,土耳其人有西方人尊重距离的风范,知道适可而止。同时相对冷漠高傲的西方人,土耳其人热情并乐于助人,又不至于因对你过分好奇而产生压迫感。





一盘经典的烤爸爸拼盘





瓦罐牛肉,美味无双


那些不可错过的街头巷尾



伊斯坦布尔的著名“景点”其实并不多,一天半的时间就能逛完。真正有历史来头同时兼具观赏性的建筑,不过蓝色清真寺,索非亚大教堂和多普卡帕皇宫三座紧挨在一起的古迹。还有一个对岸的加里塔,本身乏善可陈但可作为远眺全城的制高点-但如果不是大晴天就别上去了,免得跟我一样只看到博斯普鲁斯海峡上空一片雾气朦胧。





远望蓝色清真寺





夜幕下的加里塔






在蓝色清真寺内






但是,在这座城市待了四天,我依然觉得远远不够。这不是一座单靠景点吃饭的旅游城市,伊斯坦布尔街头巷尾的每个角落,都浸染着一种难以描述的韵味,它结合了信仰的纯真、世俗的喜悦、旧时代的优雅和现代化的时尚,让人沉迷其中,不舍得离去。随便走上旧城的一条弯弯曲曲的坡路,迂回之处,抬眼之间,总有不可名状的欢喜。

比如这间极具特色的海报商店






“Leon,我想我有点爱上你了”










一定不要放过伊斯坦布尔城里这些名不见经传却别具一格的建筑、涂鸦、小店和角落。比起人满为患而又门票价格昂贵的各大景点,它们会让你心情大好。











彩虹阶梯-当年老爷爷的即兴之作,如今成为LGBT的象征,坐上去可以眺望大海



博斯普鲁斯



在伊斯坦布尔这样一座伟大、历史悠久而深厚凝重的城市中,却能感受到大海的自由,这是博斯普鲁斯海峡的魅力所在。不经意的行走在小巷中,偶然侧头,一片蔚蓝就扑入眼帘。





博斯普鲁斯海峡也许是这个地球上最有特点的海峡,它将伊斯坦布尔城一分为二,也将欧亚大陆一分为二,左岸欧洲,右岸亚洲。





站在欧洲,眺望海峡对面的亚洲




波斯普鲁斯最狭窄处不过1公里,整体看起来和长江差不多宽,每年却要通过大约4万8000艘船只。这里是黑海唯一通向世界的咽喉要道,也是里海原油的输送出口。当时中国向乌克兰购买的航母“辽宁号”就是从黑海出发后通过这里驶向地中海。同时,博斯普鲁斯在土耳其语里就是“咽喉”的意思。因此博斯普鲁斯海峡作为交通战略要地的地位不言而喻,它见证了曾被称作“君士坦丁堡”后为“伊斯坦布尔”的这座城市几千年以来的交融冲突与兴衰起落。





在土耳其全国的每一处制高点,总有面巨大的星月旗飘扬




海峡最北端-大桥背后即是黑海





曾经十几年前看过一本猫的画册,里面说土耳其有一种猫水性极好,喜游泳,不似一般猫咪,见到水唯恐避之不及 - 怕水与喜鱼并存,造物主给猫这个物种开的玩笑,似乎唯独眷顾了土耳其。这次亲身来到土耳其,虽然没有见到哪只猫在游泳,却也深切感受到了这个国家与猫独特的相处模式。

土耳其人认为,猫可以感知到上帝的存在,不似狗把人类奉若神灵,它们懂得,人只是遵照上帝的意愿在行事,因此在神圣如索非亚大教堂的这种地方,也可以见到喵星人大摇大摆招摇过市。




伊斯坦布尔的猫据说起源于古代航海船上捕鼠的需要,随着船只靠岸,猫咪也会随着水手登陆,四处闲逛,继而就在这座港口城市留了下来,传宗接代。我没有去到土耳其当地人家里做客的机会,不知道他们养猫的比例如何,但是就我观察,伊斯坦布尔的猫,大多是介于家养和流浪之间的一种形态。平日里在街上自由行走的猫,大多毛色鲜亮,手感顺滑,不似我们印象里的流浪猫那样狼狈,想来是吃喝不愁,无牵无挂。午后的猫咪们会择一处阴凉眯眼打盹儿,听闻你走近也不躲闪,甚至睡眼惺忪伸出热乎的小脑袋主动求摸。每一处露天的饭馆,周围都聚集着许多只猫,等你的主菜上齐,它们会在你脚下坐成一排,仰着头虔诚的看着你的双眼,叫你不忍心自顾自的进食,总会撕下几片鸡肉扔给它们。

如果你是爱猫之人,那么在伊斯坦布尔一定会感叹来到了天堂,这里每个角落都会有萌物出没。如此数量之多的猫,又如此我行我素的叫人没脾气,这是我在世界上任何一座城市都没有见过的景象。特立独行的猫成就了伊斯坦布尔的独特气质,它们给予这座城市自由、优雅与神秘。猫在这里,似乎真正找到了适合它们口味和习性的生活方式:与人类维持着一种既互相需要又保持一定距离的关系-这不就是最被现代人津津乐道的情侣相处模式吗?





橱窗里卧倒的猫



礁石上对峙



除了猫,满地躺倒的狗狗也是一道风景线


谁的伊斯坦布尔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土耳其作家奥尔罕·帕慕克在其自传性著作《伊斯坦布尔,一座城市的忧伤》中反复提及到奥斯曼帝国的衰败、伊斯坦布尔的没落和整座城市人的集体阴暗情绪,是为“呼愁”(土耳其语里“忧伤”的说法)。带着这种印象来到这里,我却看到呼啸疾驰的电车,熙攘忙碌的码头,无比恢弘的清真寺,街头巷尾的艺术涂鸦,跨海大桥上悠闲垂钓的老者……一个外来旅行者无法体会到当地人深入心底的忧愁,也或许这都是一个内心敏感写作者的一厢情愿。但是在伊斯坦布尔的每一处角落,写满了各式各样的情绪,所有居住在这里的人,都是这些情绪的贡献者:独立大街上匆匆走过的用发胶使八字胡向两边翘起的男人,蹲在Taksim广场背阴角落长相帅气低头弹琴的街头歌手,坐在公车里望向窗外闷头盘算晚饭材料的主妇,身穿一袭黑袍全身只露出双眼举起自拍杆的阿拉伯姑娘,来往在博斯普鲁斯海峡两岸船只上准备抛出缆绳的水手,在肯尼迪海滨大道上拥有一个射击气球摊位而因为没有生意跑去逗狗的老人,回旋在圣索菲亚大教堂上方不肯归巢的海鸥,以及漫天红霞下加拉塔里打盹的大花猫。





Galata桥上垂钓的人群


其实在如此一座沉淀了太多岁月的城市,那种经年累月的深刻哀愁,早就深入每一座建筑物的骨髓与每个人的血液。正如我在站在北京鼓楼脚下,越是车水马龙,越是人声鼎沸,那种不知缘何而起的忧伤,就会悄然升起。你目光所及的一切,不是你期待的结果,也愈发不是你喜欢的样子。记忆中你曾热爱过的美好,永远只是记忆。





------------------------------


格雷梅:飞翔在童话王国


离开伊斯坦布尔纵然不舍,但是土耳其还有那么多有趣的地方,所以继续上路。


对许多想来土耳其旅行的人来说,也许不了解伊斯坦布尔,但是一定知道卡帕多奇亚。这一片火山喷发形成的奇特地貌,让土耳其全世界闻名。但是要注意,卡帕多奇亚是这一地区的名字,如果要去探寻风化石地貌并搭乘热气球,要去格雷梅小镇。




我从伊斯坦布尔搭乘飞马航空飞往开塞利,从开塞利机场去往格雷梅,大概一个多小时车程。


这就是一个你在地球上其它地方都难以见到的地方,总被人说如同月球表面,但是实际上,月球哪里有这样奇特的石头,又哪会有生物居住在如此的洞穴里?




小镇有很多洞穴酒店,由先民石洞中的房屋改造而成。我选择了一家,价格合理,风景不错,服务也好,老板是个89年的土耳其小伙儿,很健谈:Gedik Cave Hotel ,推荐。




日落之后,推荐爬上附近的小山,夜景非常美丽。












第二天一早去坐预定好的热气球,客栈老板帮我订的,90欧元,这个价格不算最便宜,据说有人订到六七十的,但是,建议去大公司订,毕竟安全性很重要。


早上四点起床,四点半出发,记得穿长袖外套,早上非常冷。


夜幕下的气球准备点火升空,远处看像个大橘子。












十人同乘,大家挤在一个篮子里。点起火之后,觉得好温暖。


飞行员是个土耳其帅哥。



热气球缓缓升空,从上帝视角俯瞰曙光初现的大地,这种感觉也许一生也难有几次吧。




















热气球的控制看起来不复杂,实际上很难掌握方向。在天上基本上是“随风逐流”,很受天气影响,风大的日子就不能飞了。期间有次我们的气球落在了山谷里,眼看着就要“坠机”了,这时飞行员不慌不忙控制机关喷几次火,拉几把绳子,气球慢腾腾的飞出山谷,最后成功飘回平原上空。


除了热气球,在格雷梅还可以去看几个有特色的景点。常规一日游路线分为红线和绿线。我选择的红线,包括露天博物馆,城堡,蘑菇峰等几个奇特的石群。








露天博物馆值得一去,相传圣母玛丽亚曾经来过此地,逃避罗马军队的追杀。所以这里也是基督教圣地,信徒在洞穴里修建了众多教堂,是世界上罕见的洞穴教堂。不过教堂内部年久失修,为了保护壁画,严禁拍照。所以这次我没有拍一张内部照片,为了保护文化古迹,也是为了尊重当地法规习俗。




这个长得确实非常像骆驼。












咳咳,这个自行脑补像什么~



格雷梅是一座可爱、奇特的小镇。虽然这里算是全土耳其除了伊斯坦布尔游人最多的城市,但是仍然值得来一趟。因为要很早起床乘坐热气球,所以对于熬夜族,建议热气球和一日游不安排在一天,否则,就会像我一样困得直接在车里赖着不想下车(当时的我如下图)。









---------------------


切什梅与阿拉恰特:爱琴海的第一次接触


从如梦如幻的卡帕多奇亚离开之后,我飞向土耳其西海岸,为了去看从小在希腊神话里熟悉的第一片海 - 爱琴海。





当然,爱琴海是希腊众神诞生和出没的地方,可是你要知道,爱琴海的另一侧,就是安塔托利亚 - 也就是现在所说的土耳其小亚细亚。


飞机降落伊兹密尔,已是晚上十一点。背着十五公斤的大包(离开伊斯坦布尔后由箱子改为背包,十五年之后回归背包客),走了两公里找到机场附近酒店,入住之后,肩膀异常酸痛。这家酒店属于四星级,但是价格也就200多人民币,非常划算。







伊兹密尔的景色乏善可陈,所以第二天一早直接去机场提车。Enterprise的办公人员热情四溢,在他们安利之下,我欣然接受升级车型(欧宝Astra)并付了全险,前提是柴油。


土耳其自驾路线:

伊兹密尔-阿拉恰特-切什梅-赛尔丘克-费特希耶-卡什-安塔利亚。

从伊兹密尔到费特希耶这段路较长,要开4个小时以上。其它几站之间还好,三个小时之内都可以到达。这个在之后的帖子会详细介绍。





从伊兹密尔一路向西,驱车80公里就到了阿拉恰特。这个小镇已希腊风格的建筑闻名,镇上的房屋小巧可爱,一幅地中海画风。







摇篮里的猫咪,萌化了。








中午吃饭,误打误撞摸进一家网红餐厅。





身材棒皮肤麦颜值高,Instagram网红即视感。




从阿拉恰特开车10公里,就到了爱琴海畔的切什梅。





曾经这里是土俄战争前线,切什梅城堡,是当年的前沿阵地。








爱琴海,从神话中走出来的海洋,希腊众神的孕育地。不知谁翻译的这个中文名称,给这片海赋予了更多的浪漫色彩。

不能辜负这片美丽的海,找到海滩,脱衣服下海游泳。实话说,切什梅的海滩不太干净,沙子不细,海水也凉,但是为了爱琴海,一切都值得。




在切什梅住一夜,驱车前往著名的古罗马遗迹以弗所所在的城市-赛尔丘克。


--------------------


赛尔丘克:修建长城的皇帝也曾断背


切什梅一夜之后,驱车前往伊兹密尔南部的赛尔丘克。赛尔丘克以城郊的古罗马遗迹以弗所闻名世界。




以弗所是希腊人建立的城市,从罗马共和国开始,以弗所就是亚细亚省(小亚细亚西部)的省会,被誉为“亚洲第一个和最大的大都会”。 曾经有四五十万人生活在这座城市,城内拥有几座大型浴室,剧场和图书馆。到现在,这些建筑在这里仍然有迹可循。




从北门进入以弗所,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排林荫大道,颇具皇家风范。




古罗马剧场,虽然年代久远,但是保存完好。遥想几千年前上万人同时在这里观看演出,那是何等的壮观。



爬上制高点,远处是连绵的山脉,就算没有演出看,靓丽的风景同样美不胜收。这座剧场给我的感觉,不亚于当年在罗马的震撼。




继续前行,一座宏伟的建筑出现在拐角处,这里是曾经的图书馆,也是游人最密集的地方。一直能尽量避开游人拍照的我,此时也无计可施了。







图书管前面的圣母雕像。曾经这里也是圣母玛丽亚生活过的地方。




哈德良神庙上的美杜沙像。哈德良为罗马著名皇帝,在希腊和土耳其有很多以其命名的神庙和凯旋门。除了他下令在英格兰修建的哈德良长城闻名天下,与美少年安提诺乌斯的断背之恋也被后世津津乐道。


可怜安提诺乌斯在尼罗河不慎溺死,哈德良伤心欲绝,据说哭得像女人一样凄惨。皇帝下令在各地修建少年的雕像和神庙,以来纪念他最心爱的人。




以弗所内的雕像,历经千年风雨,仍然神采奕奕。













有幸拍下这张整个土耳其最生动的一张照片。一如十几年前在罗马见到的那只在阳光明媚的意大利罗马废墟中打盹的猫。




夕阳中的以弗所,整个遗迹变成金黄。




刚才提到圣母玛利亚曾在以弗所居住,至今这里还保留着她的故居。



当年圣母躲避追杀,居住条件也是挺简陋的。




耶稣遇难前找来门徒约翰,指着玛丽亚对约翰说,从此她就是你的母亲,你要待她如亲身母亲一样。于是约翰带着玛丽亚逃到以弗所居住下来。后世人为纪念约翰,在此地建立了圣约翰大教堂。如今大教堂是一片废墟,只是主体框架还在。





后面的城堡整体保存较好,登上山顶,可以俯瞰一片翠绿的田野。












赛尔丘克是一座安逸的小城,可惜就是天气太热,午后的街上,烈日下无处藏身。中午找到一家饭馆,饭菜味道不错。老板看我是中国人,兴奋得拿出一张照片。我仔细一看,虽然照片很模糊,但是仔细辨认发现竟然是他和林志玲的合影。原来是当时花样姐姐剧组来过这家吃饭。在老板指引下我找到志玲姐姐的桌子,摆拍一张。




赛尔丘克的街头,有很多老爷爷在打“土耳其麻将”,见到我们游客,会很热情的打招呼,很配合的拍照。




一座拥有灿烂历史的古迹,一座充满生活气息的城市,以弗所的赛尔丘克,绝对是土耳其之行中一个难忘的所在。


窍门:以弗所可以在黄昏时分、关门前一小时左右前往。一来避开炎炎烈日,二来景区关门时间到后也没人清场,此时游客都已离开,就可以尽情拍照空旷的遗迹了。



---------------------


费特希耶、卡什与安塔利亚:D400公路自驾


经过和搭伴的小伙伴商量,我们从赛尔丘克出发,跳过了我之前想去的博德鲁姆,直接开往费特希耶。


这段路290公里,虽然公里数不多但是山路崎岖,不再是东海岸那种三车道平坦的大高速。



开到南海岸,路过一处峡湾美景。




费特希耶(Fethiye)


最长路程的一天却赶上我有点低烧,坚持开了5个小时,我们中午时分出发,终于在傍晚到达酒店。这家酒店Agoda上本身好评如潮,而且奇怪的是大多数为华人评论。实际体验了之后,确实觉得好评不假。老板是位医生,英语流利,对客人及其热心,他的儿子在店里帮忙,服务也很好,不过英语比他爸差了很多。老板还送了我一盒感冒药。




本来就预定了两晚,但是我觉得酒店很舒心,又想养养病,所以后来还加了一晚。上图是我临走时给老板拍的照片,他也很感激我,因为遇到不说英语的中国人,都是我负责出面帮助他们沟通。

店名:Caretta Apart


费特希耶是众多土耳其海滨旅游城市中的一个,没有太多特色,来这里大部分人是冲着滑翔伞来的。不过我因为病得严重,没有去滑,同伴们去了,回来赞不绝口。


第二天让老板帮助订了出海跳岛游。60里拉,游轮带着去费特希耶海湾里一众小岛转一天。停留七八站,每个地方都可以下海游泳。





地中海实在太蓝,虽然一路都是这样的景色,却每次忍不住感叹。




旅店老板说,船长是他的病人,有问题直接提他名字就可以。



船长夫人也在船上,停靠休息的时候,她就会给老公按摩肩膀,虐狗杀伤力爆表。




发呆的时候,看看姑娘。




停靠的小岛上,遇到虔诚的穆斯林在祈祷。



费特希耶的日落,同样美丽。





费特希耶不远处的Ölüdeniz海滩,号称土耳其死海,滑翔伞就是在这片海上空飞翔。既然没飞成,我就下午开车过来游个泳。根据亲身体验,并没有觉得浮力大到死海得程度。




鬼城Kayaköy


小伙伴们前往了棉花堡,我一个人继续上路。从费特希耶向南八公里,经过一段特别破的盘山路,就到达了Kayaköy。这座小城在历史上一直是一座希腊城市,直到1922年,希腊人或者被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屠杀,或被勒令迁走,留下一座空城。如今,这里依然无人居住,是一座希腊建筑风格的考古遗址,满山被遗弃的小石屋,满目凋零。山下只有几家旅馆和餐馆,漫不经心地营业。








卡什(Kas)

从Kayaköy到卡什这段公路,是D400公路的精华段,公路一旁是险峻的峡谷,另一侧是碧蓝大海,海中一座座小岛若隐若现,风光美不胜收。








大部分网上攻略写的都是从安塔利亚经卡什到费特希耶的顺时针路线,但我建议逆时针,因为行驶在公路靠海的一侧才更能接近海边美景。我之前在澳洲大洋路的时候说大洋路是世界上最美的沿海公路,现在简直要自己打脸。D400沿途的风景完全不逊于美国1号公路与澳洲大洋路,而且土耳其从来晴空万里不下雨的天气,更是加分。


就可惜副驾没人,没法拍沿路的景色。遇到美景的时候总没人分享的感觉,不是很好。



悬崖下就是海滩浴场,土耳其人很会享受大自然的恩赐。




到了卡什已是傍晚,预定好的民宿隐藏在一片酒店和居民区里,号码牌有点隐蔽,半天才找到。卡什酒店都偏贵,这个民宿一个小屋子也要200多RMB,不过是典型传统希腊式风格,体验还不错。民宿房东是个在德国出生的土耳其姑娘,所以我们交流起来非常顺畅。


房东很热情,带我去观看海边的日落。卡什也有座圆形剧场,不过就小了很多。房东指着海里不远处的岛,说那里就是希腊。我之前看过地图,发现很多土耳其周边离陆地很近的岛都属于希腊,看起来好像土耳其很吃亏。其实是因为自古以来小亚细亚半岛就居住着很多希腊人,后来13世纪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强大以后侵占了希腊人领地,占据了整个小亚细亚。后经过协议,希腊保留了这些岛屿。


从下图就可以看出,希腊岛屿离着土耳其真是太近了。还好现在两国关系趋于友好稳定,不然这么近的距离,如果打仗,沿海居民可要遭殃了。



在卡什的第一天晚上发起了高烧,于是又延了一天住宿。第二天下午烧退了出来透气,发现这个城市小巧精致,很可爱。





























我还没有在地中海里潜过水,可惜感冒发烧,错过了卡什这个土耳其的潜水胜地。


算是留几个再来土耳其的理由吧。


安塔利亚(Antalya)

病情好转,再度上路,从卡什开向安塔利亚。


路上遇到一家别致的小铺子,紧邻一片绿色的峡谷。铺子出售饮料和茶-土耳其语里茶就是Chai,土耳其人和中国人学会了喝茶,并且比我们更好的保留了这一传统。




看上去比我们国内公路边的小店洋气多了,这时也开了两个多小时,正好休息一下。




安塔利亚城外有个著名的圆形剧场,Aspendos,是公元155年罗马人建立的,剧场可容纳7000多人,据说不需要任何扩音设备,在中央舞台上掉落一枚硬币,坐在最远处的观众也可以清晰得听到。




剧场至今仍在使用,可惜没有赶上演出。建议爬上剧场后面的小山,才能拍出上图全景。公共交通不易到达,自由行建议租车。




一直匆匆赶路,这次打破常规,在安塔利亚一住就是六天。每天不定时出来溜达溜达,拍拍照逗逗猫,晚上在民宿剪片子写文章。









安塔利亚老城区保存完好,穿梭在石墙、碎石路和木头房子中,仿佛行走在岁月的记忆里。





























前文提到的哈德良皇帝,在这里也留下了遗迹。哈德良门是城中地标性建筑,是为了迎接皇帝驾临特意修建的凯旋门。可惜就是游客太多。









安塔利亚博物馆离内城2公里。这里展出了很多历史文物,从先民时代的锅碗瓢盆到希腊罗马时期的雕塑。

























日子就这样不知不觉的流走,转眼一周过去,到了离开的时候。很舍不得土耳其这个给我太多预料之外惊喜的地方,不过暂时还不用道别,下一站北塞浦路斯,依然还有星月旗飘扬。

------------------


唯爱与美不可辜负|维纳斯的塞浦路斯


凯里尼亚的夜晚微风习习,空气中飘荡着地中海的味道。耳边传来宣礼歌声,在穆斯林国家的倒数第二天,也许这是我此行最后一次听到这魔性的声音了。无论凯里尼亚,尼科西亚还是法马古斯塔(这么多拗口的名字,建议你们来之前好好熟悉一下),北塞浦路斯总体来说就是个岁月静好与世无争的地方,即使联合国维和部队还驻扎于岛上,即便土耳其族和希腊族依然无法达成共识,但是作为一个短暂停留的旅人,除了那天对着南北塞分界墙拍照被当地大爷喝止,我丝毫感受不到战地的气氛。


即使得不到全世界的承认,依然过好自己的日子 - 这就是北塞浦路斯,一个默默无闻发展着自己旅游业的“国家”。


塞浦路斯的前世今生:


希腊神话里,古时统管大地万物的盖娅女神与司掌天堂的乌拉诺斯生下一批巨人,后因性格不合,夫妻反目,盖娅命小儿子克洛诺斯用镰刀砍伤了父亲,乌拉诺斯的肉被砍掉后落入塞浦路斯岛周围的大海,激起片片泡沫。阿佛洛狄特,也就是我们熟识的维纳斯,就以这样一种浪漫的形式诞生了。孕育出美神的地方,该会多么美丽。


《维纳斯的诞生》-波提切利




公元前58年,塞浦路斯成为罗马帝国的一个行省,罗马人在这里留下的遗迹,至今仍有迹可寻。相传圣徒保罗曾经亲自将基督教传至此处。塞浦路斯是泛地中海最早追随耶稣的地区之一。


16世纪,如日中天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打败了占据塞浦路斯的威尼斯共和国,并给此地带来大量土耳其移民。新进入的土裔移民对于岛上原本的希腊裔居民来说有很强烈的排挤效应,因而种下数百年后分裂状况的种子。穆斯林与基督徒,本是水火不容。


1878年,为了换取英国在俄土战争中对自己的支持,土耳其正式将该岛的行政权转移给英国,但是保留该岛的宗主权。1925年,塞浦路斯正式成为英国殖民地。岛上的土耳其人对英国的统治异议较少,但是希腊族反抗强烈。英国殖民政府为了隔离矛盾,在岛上建立起一条分割线,为后世南北塞分裂埋下伏笔。


1974年,希腊族发动政变企图回归希腊,但是这给了土耳其政府出兵塞浦路斯的理由,土耳其族趁机独立,成立“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


2004年,在联合国秘书长安南的撮合下,塞浦路斯对意在成立“塞浦路斯联合共和国”的“安南计划”进行全民公投,北塞的土耳其族以64.9%的比例同意通过,然而南塞的希腊族却以超过70%的比例投了反对票。至今,南北塞浦路斯问题没有得到解决。






上图为塞岛形势图:绿线为南北分界线,横穿尼科西亚而过。绿线中间地带是联合国维和缓冲区。除了上面的土耳其区和下面的希腊区,南部还有两个深绿色的英国驻兵地带。虽然据说南塞的经济更好,但是北塞的风景更美。尤其是拥有法马古斯塔这座历史丰厚的小城,以及东北部那个狭长半岛上号称黄金海岸的绝美海滩。


这种政治敏感的地区,一向充满魅力,何况,它又是如此一个美丽的地方,怎能不亲身来看一看?


去之前买机票注意事项:一定要飞埃尔詹(Ercan)机场,代码ECN,这也是北塞唯一的机场,否则你就去了南塞!






和希腊一样,南塞浦路斯属于欧盟国,所以没有申根签证的我,直接从土耳其飞到了北塞浦路斯,这里虽然不被世界任何一个国家承认,却欢迎全世界人来这里旅游。落地签简单到极致,海关窗口直接盖章入关 - 如果你以后还想去希腊,记着拿窗口旁边的白纸,填写姓名即可,然后让警察在纸上而不是护照上盖章。在希腊的世界观里,塞浦路斯只有南塞没有北塞,所以如果他们看见你护照上的北塞入境章,就会认为你非法入境。


首都尼科西亚(Nicosia)


这是个很小的首都,尤其是还被人为隔离成两个部分。自从柏林墙倒塌之后,这也许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还被一道高墙隔离成两国的城市。






这里的古迹包括当时威尼斯人统治时期留下的威尼斯柱:




圣索菲亚教堂,但是被土耳其人改成了清真寺:




为古时的商队提供住宿的商队旅馆,如今成了餐饮店铺和纪念品商店。这里的纪念品动辄几欧元,比土耳其贵出不少。





分界墙是尼科西亚最吸引人的地方。和柏林墙不同,这不是一道完整的高墙,只是在楼房之间插空修建而成。所幸,墙上只有铁丝网,没有当时柏林的哨岗和机枪。墙附近有很多没人居住也没人修缮的破败房子,诉说着当年战争爆发后希腊族逃离时的仓惶与无奈。






分界墙还是敏感地带,照相动作要快!





前面就是海关,通往南塞,通向欧盟




而在离断壁残垣一百米的地方,热闹的酒吧餐馆比邻而立,甚至似三里屯北区一般高端洋气,形成一幅极不协调的景象。



北塞经济比较落后,GDP全靠旅游,而做出贡献的,基本上都是土耳其人、英国人与德国人。一周时间里我没有见到一个同胞,这里的亚洲脸,也只有来打工的越南人。在餐馆吃饭时,越南服务员妹妹得知我是北京人还做出很惊奇的表情,她说我看起来不像中国人。





法马古斯塔(Famagusta


塞岛东岸的法马古斯塔是全岛吃水最深的天然良港,因此自古以来都是兵家必夺之要地。600多年前,威尼斯人为了抵御土耳其人的进攻,在这里修起一座城墙。时至今日,城墙依然保存良好。


进城前见到这个门洞,感觉无比幸福。



城墙是小城的旅游标签,如果不是这座城墙,恐怕没什么人愿意来法马古斯塔。想想北京的城墙,永远是心中的痛。



墙头上长满野草,透着一种沧桑的美





傍晚时分,爬到城墙上散步,看着碧波荡漾的地中海,遥望天边西沉的太阳,岁月给这座古城带来的痕迹,如此美好。




同样,宏伟的圣尼古拉斯教堂,被土耳其简单加工改成穆斯塔法清真寺。哥特式清真寺,真是第一次得见。





周六晚上教堂前的广场热闹非凡,但是到了周日就行人寥寥。由此推断,这里还是本地人趁周末来得比较多。




另外,莎翁笔下的悲剧《奥赛罗》,据说故事就发生在法马古斯塔城内的这个叫“奥赛罗城堡”的地方。







城里其它:






第二天,驱车前往东北角那片狭长的半岛,山路崎岖,两个半小时才到最远端的海岸。沙滩虽然并没有它的名字那么金黄,但是海水清澈无比。下水游泳时,感觉畅游在透明的梦中。






路上风景:









贪吃又可爱的驴在公路上闲逛,你若停车不动,它们便凑上来打探




海边的修道院





凯里尼亚(Kyrenia)


到凯里尼亚的时候是个下午,匆匆到城里将租来的车还给租车行。这是我最差的一次租车体验,车子脏破老旧不说,油门踏板在行驶途中两次卡住,失去动力,还好当时不在高速公路上,我停到路边猛踩才回复正常。感觉自己捡回不止一条命。


下午的凯里尼亚暴晒无比,还车之后无心逛街,赶紧躲回酒店。晚上出去摸黑在海边吃了一顿意面,第二天中午又出去不知死活的拍了一张城堡照片后逃回住处。咪咪之家的老板是个和颜悦色的老大爷,话里话外透着一种精明又不让人讨厌的生意人高情商。酒店干净整洁安静,可是门外就是工地,暴土扬尘,而且走到市中心要1.3公里,酷热的白天,实在吃不消。


第二天,在旅馆躲到下午六点才又出门,幸运地遭遇了美轮美奂的海边日落,和黄昏中被夕阳染成金黄的凯里尼亚城堡。













































有人评论说这张可以搬到丹麦去,仔细看还真有点儿......



老城里,处处是景:
















上面这个不知为何物的建筑,地图上没有标注,我也看不懂牌子上的土耳其文,可就是莫名的对它着迷。




北塞的人民虽然不富裕,但是他们住着我们称之为土豪别墅的房子,呼吸着清新的地中海空气,每天都拥有无与伦比的夕阳海景,在湛蓝的天空和湛蓝的大海边吃着烤肉喝着啤酒,战争也已暂时远去,希腊与土耳其关系早已恢复正常。仔细想下,到底谁更幸福呢?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美景之美,在其忧伤|一个月的土耳其+北塞浦路斯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8-1-25 16:36:42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