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2 232

坠落

小p 于2018-6-25 14:11:24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维加斯代理13378795299
  • 维加斯注册13378795299
  • 小勐拉维加斯网投部133787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QQ图片20180608173301_副本600400.jpg

8.开始的结束
战机已经盘旋了半个小时,空气清新,飞机上的探照灯在利维坦上来回的扫荡。几个小时前,上空突然出现了几点亮光,亮光逐渐变大,直到变成了肉眼可见的那个鬼东西,过程还在持续,五彩缤纷的光芒疯狂地闪烁着。
而邵鹏目前正坐在天台上用肉眼观测,他的目光投向天空中那若隐若现的利维坦。如果计算的没错,「坠落」将会在明天清晨彻底完成。人们会迎来人类的第一次接触。
晚上的月亮也是格外清晰和巨大,没有半点云朵。对于观测来说是个绝妙的时机,浅蓝色的巨行星挂在空中。时空如同一条绸缎一样扭曲在一起,在平时要用天文望远镜观测的恒星,现在仅凭肉眼就能观测了。
星空是那么的美,冷风吹过寂静的大街上,残存的温度渐渐消失。
街边的枯草如同从地下伸出的一只只腐烂的手臂一般抚摸环抱着那朵残败的花茎,而花朵早已已经被冷风吹散,和着地面的土灰,被路人践踏的粉碎。
近几天,整个物理规律不起作用了,台球向任意方向飞去(出自阿西莫夫《台球》),草木开始变形。有的地面像脱去的墙皮一样飞向扭曲的天空消失不见。
通讯时常受到干扰,打过去电话莫名奇妙地会被另一个陌生人接听。甚至有传言,有人居然跟过去的自己通了电话。
脱了皮的地球自转周期也多了一个小时,全球温度也是变化无常。重力也不再为地球原重力了。现在,经过测量,估计为1.2个地球原重力。
而现在的邵鹏浑身酒精的味道,那句幽灵般的声音一直回荡在他耳边,他看了看手上的稿纸,疯了般地发笑了起来。从那极度扭曲的笑声依稀可以听见他不断地重复着,“来了,它们来了。明天,那些蠢货也会为之颤动!”
他衣衫不整,头发已经两三天没洗了。旁边滚落着许多酒瓶子。
冷湖那里深深扎入土中的巨大黑石碑的时间正在不均匀的来回变化。每一次变动都像是一次竭力的心跳。
手机屏幕依然亮着,只有一条短信引人注目,那是一个小时前发送的,只是收信人填的是自己的号码。
(快点告诉他们尽快想出阻止办法....前进!前进!不择手段地前进!!!)
耳边又如同有人轻轻吹气一般又传来幽灵般的声音,‘请睁开眼看清我,我在这里’
.....

1.信号
“观.....观测到了吗?”,紫金天文台内一个观测员向旁边的人确认道,他的语气显得有些僵硬。
“观测到了,是电磁辐射。其中又有部分可见光的光波辐射。”
“坐标呢?”
“北纬38°49′—39°03′,东经92°47′—93°24′。”
“看来....是没问题了。”汗珠划过他的脸颊。顿时,他已经睡意全无,本能反应使他大脑瞬间清醒了过来,眼睛死死地盯着显示器又补充道,“是地球本身产生的吗?”
“目前还不能确定,得要向当地政府部门确认一下。”
“波段在哪个区间?”
“目前在可见光范围内,但随着时间变化几乎全部向不可见偏移。”
冷汗划过脸颊从下巴滴到了观测台上,声音颤抖的从他的喉咙里发出,“听.....听着,这次的辐射太过于异常,我不知道这鬼东西是怎么变的这么怪异,但.....直觉告诉我,这次的诡异光波可能和前几天全世界大范围的「坠落」有关,我们必须分析下刚才记录下的东西。”
“还有,那个坐标在哪个地方?我要地理位置。”
“中国青海”
“什么?”
“中国青海,冷湖。”
观测室里的温度仿佛降到了冰点,唯一那股从肺中喷出的烟或许残留着些许温度。
“现在几点了?”
“2点43分”
“叫醒其他人,让他们别睡了。还有,通知台长,就说事情重大,我们赶天亮必须分析出刚才异常的光波数据。”
“好,我马上去做。”

2.异变
寒冷的暗夜里,一只小瞪羚缓缓地跟在几个老瞪羚的后面,它拖着疲惫的步伐,没有了往常的敏捷。刚喝完水的它们现在正在寻找晚上可以休息的地方。天上没有一点星光,倒是月亮把夜晚灼了个洞。
在这荒芜的冻土上,断壁残垣的岩石突兀在裸露在沙丘上。空气中一片死寂,尽管月亮十分明亮,但周围却不见一丁点的亮光。只有水潭里倒影着月亮的波纹。
小瞪羚对刚才的事情并不感到奇怪,因为在疲惫了一天后终于有水喝了是多么幸运的事情。但直觉告诉它,刚才喝水的地方并不是以往的地点,因为四周地势比较偏低。
水潭源源不断地涌入新的水,但大小却一直保持不变,水潭地下像是有条暗河一般。
周围没有一点声响,仿佛所有生物都屏住呼吸潜伏在地下。
但在老瞪羚伸了伸脖子贪婪地舔舐着水面时,映着月亮的镜子突然又泛起了其它光的波纹,它抬起了头向天空望去,诡异的光芒映照在它那深邃的眼睛里。
一条悬空的河流映着那光芒,它从凭空出现的源头那里,高度差近乎10米的地方流下,注入到水潭里。没有溅起一丁点的水花,但却一直使水面泛起涟漪。
不知道什么时候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一轮比月亮还大的星星,从地面上来看,它显得十分巨大。冷色调的浅蓝光映照着一切。
以及,浅蓝色的月亮下出现的那巨大的黑石碑,它正在显示着一些诡异的数字。
周围的沙子开始自动组合成奇怪的图案,像是有贪玩的孩子在用沙子捏城堡一样。稀少的树木发生了卷曲,如同电子在磁场中做螺旋运动留下的轨迹一般。
这一切在这诡异的光芒下显得如此美丽,它们反射的光深深烙印在小瞪羚的眼睛里。
跟在老瞪羚的后面的它对刚才的事情完全没有任何恐惧,不如说,没有任何引起警惕的反应。
但这诡异的光波辐射却引起了世界各地的天文台的注意,也包括引起了千里之外的紫金山天文台值夜班的观测员的注意。
他本来今天晚上不用值夜班,可以在出租房里搞搞自己的研究。马上临近提交博士论文的时候了,他和其他人一样,也要为此准备。但由于经济问题,他不能全职进行科研,所以在紫金天文台边工作边完成论文。
仅在23岁时,便完成了硕士论文,导师面对他出奇的想法时也为之一振。
“维度分解?”
“是的,万有引力的维度分解”他答道。
导师露出了笑容,“继续前进。”
“‘继续前进’是什么意思?解释引力的本质?”
“不,不,不,继续前进,发展数学。”
面对导师的期待,他出色地完成了物理学硕士论文,之后便继续进行博士的学习,现在,他的“高维空间低维化”理论研究已经接近完成。唯一需要的就是如何证实它。
待在天文台观测室里的他一直再想着怎样才能找一条方法去证明自己的猜想。脑海里构想着点线面,它们疯狂的运作在思维里。
“邵博士,你看前几天的新闻了吗?”,旁人调侃的问道。
“嗯,看了。”邵鹏听到了旁边人的说话,但他仅仅是听到了,并没有深想。无数的点在脑海里连接成线。
“伦敦,芝加哥还有东京那天空上出现倒悬的钟乳石般的大范围诡异建筑你也应该看过了吧。”
“嗯,很神奇。”,线反复运动慢慢连接成面。
“你说那会不会是海市蜃楼?”旁边的人回想起了前几天的「坠落」事件。他或许太无聊了,晚上值夜班不能睡觉,只得找个话题来打打精神。
“不会,大概吧。”,面动成体,标准三维坐标系在脑海里已经建立。
“我想也是,海市蜃楼也不会发生在那里。更何况,海市蜃楼只是虚影。可那空中倒立的诡异建筑居然掉下来一块儿。你猜,那些物理学家们观察那个东西,发现了什么吗?”
“哦,或许是外星生物或者飞船碎片之类的吧。”,空间开始慢慢弯曲,三维在中添加了第四个纬度的弯曲后,慢慢分出许多折叠的长度。
“不是那样,如果是外星战舰的话,我们还能安安稳稳在这里观测?其实,那些物理学家发现,那个从天空中掉落下来的一个碎片,它对于我们来说坚不可摧,无论放大多少倍,其内部原子排列依然规则紧密,没有缝隙。”
他突然打了一个冷颤,手中转动的笔掉在了地上,清脆的响声惊醒了夜的沉寂,“也就是说,那个碎片是用强相互作用力做的?”
这个猜想强行的将它的思维拉向了地面,并且重重地砸了下去。
“对!是这样的。它们像是被紧紧的卯在了一起。”
“那之后只发现了碎片吗?没有其他东西?”
“没有,那天空倒悬着的怪东西持续了一会儿便消失了,而且这样的现象不是第一次发生了,现在已经发生了6次,而且是世界性的,那个专门组织一批科学家研究怪现象的联合国称这个为「坠落」”
他放弃了挣扎,论文的事情和碎片的震惊使他觉得自己如此渺小。“听起来挺诡异的。但是,我们现在还是好好观测吧,不然这个月的工资都拿不到。”
“好好好”那人想到了现在的夜班,又露出了疲惫又有些怨恨的表情。像是埋怨邵鹏将他从幻想带回现实一般。
突然,观测仪上的示数突然起伏,异常强烈且非常集中。旁边的人还来不及反应过来,他就迅速将这段辐射频率记录了下来。
而现在,台长已经来了。他本就稀少的头发显得更加松乱,像是一吹就能飘落一大把一样。脚上的拖鞋也来不及换,看来,台长在接到电话后就迅速的赶到了这里。
“事情大致我已经清楚了,怎么样?破解有进展吗?”他虽然上了年纪,但说话却是十分利索。
“目前还在分析,只是...最坏的想法,可能和「坠落」有关。”一个年轻一点的分析员说道。
“是吗,看来该来的还是要来,「坠落」终于出现在中国了。”,台长踱了几步,停了下来缓缓地抬起了头,深沉的眼神透过那厚厚的镜片望向了那片漆黑的“森林”。
天空中没有一点光亮,深夜的南京依旧川流不息,街边人头攒动,灯光将城市点缀了起来。此时,这座城像是在黑夜里点燃篝火的傻孩子。
一个年龄在三十岁左右的人匆忙赶了过来,“台长,目前已经分析出了一部分。并且,国内其他天文台也接受到了那段辐射,现在请求联络。共同破解数据。”
“好。”

3.抉择
“那么,最终分析出来的是以下内容。”
   「坠毁,火星,能源,救援,失败,摧毁......」
“目前只有这些片段,可以预计的是....人类,将面临两个选择。一是对未知文明的求救信息伸出援手,二是做好防御准备,而且是地球联合防御级别的。只是....那巨大的黑石碑我们无法理解,它是怎么出现以及上面的奇怪数字是什么。”
国内几个天文台将破解的信息立即上报给了相关政府部门,并且将近几个星期来全球大范围「坠落」事件的数据整理汇总一并交了上去。
此时南京的天还没有亮,破晓前的天空是最黑暗的。但这座城里却刮起了微风,夹杂着湿润的土腥味。
“我们不知道发来那段信息的文明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中国的驻联合国大使说道。
此时,联合国召开了紧急会议。从破译信息,到上报再到召开会议用了不到4个小时。这场紧急会议并没有记者,破译信息也未对外宣布。「坠落」事件一直以全球环境气候突变引起的海市蜃楼的名义对外公布。
“我认为,我们不能伸出援手,它们对我们可能是威胁。我们不知道他们的想法,更不知道他们是怎样想象我们怎样想他们的。而且,这条猜疑链会在接触之前无限地延伸下去。”一头金发的大个子用着地道的美式英语补充道。
“可他们需要救援。”,声音是由法国大使发出来的,不知何时他已经站了起来,“它们可能拥有我们现在达不到的科学水平。我们可以救援他们以索取科学技术。更何况,人类首次直面自己以外的文明,难道不觉的很浪漫吗?”
英国大使还没等那个浪漫的法国人坐下,就立即反驳道,“您认为可行吗?那个碎片,我们都已经搞懂了它是什么材质的了,那可是强相互作用力卯死的材料,仅仅一个它们的碎片就比地球上所有材料都要坚不可摧,这样一个东西,它们都能摧毁,您认为我们有能力在救援它们以后不被侵略吗?更何况,您难道没想过,它们为何会遇难?另外请让我引用中国的一句古话‘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来结束我的辩驳。”
“那么,除了上述十几个国家的辩论外,还有人要陈述观点吗?”,联合国秘书长斯蒂芬克环顾四周的会场。背后那如山倒的墙,更使气氛沉闷了起来。
4月1日,6:31分。
联合国对未知文明短暂的商策已经结束了。等待着的,是两天后,第二次更大会议的讨论。
此时的南京,天蒙蒙亮。空中土腥味一直飘荡在南京城里,久久不能散去。初春,这座城市下过几场雨,但这一次的味道确实最能让人怀念土地的味道。
地球在自转的同时还在公转,太阳光掠过地平线终于到达了北半球,南京城被照亮。但迎接着早起的人们,不是一样无常的鸟鸣声。
而是电台新闻里那频频的播报声。
“现在是中国之声央广新闻,有请此刻主播李文。今日,南京,西安和青海,三个城市上空出现了疑似海市蜃楼的景观。此景观与近日全世界范围内多个国家发生的相似,据记录显示,昨晚在青海冷湖附近出现了浅蓝色疑似星球状的现象。现在的时间是7:08分,但这三个城市却如同暴风雨来临前的昏黑。”
“现在是朝闻天下,今日,西安,南京和青海上空出现了奇异的景象.......黑云压城城欲摧....并且这三个城市内的植物开始变成奇怪的形状......”
‘我在这里’
不知道什么时候,邵鹏总是能听到有人对他说话。可能是太累了,昨天一晚上的刺激使他感到非常疲惫。
该睡觉了,他心想着,回到出租屋后,一头扎进被子里,穿着衣服,鞋子也没脱就这样昏睡了过去。
‘我在这里’
突然,耳边又传来了那句声音,可是出租屋内除了自己没有任何人。他看到了坍缩的星球,宇宙的蓝移,以及那浩浩荡荡地舰队,它们逐渐消失。
‘我在这里’
从昏睡中,他猛然间惊醒了过来,盗汗使床单变得潮湿。头依然感觉昏昏沉沉。他慢慢地走到了窗边,透过窗帘向远处望去,天依旧昏暗。但那诡异的海市蜃楼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那一片片浓厚的云层。
打开了手机,发现已经被未接来电刷屏了。网络上,关于今天发生「坠落」事件的评论铺天盖地,说法也是众说纷纭。有人从科学角度解释为海市蜃楼现象,有的人抱有好奇心里说是外星人来临,更有甚者说是哪个国家的航行舰队再高层大气中飞行。新闻里,关于这次事件的辩论也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怎么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后天就要开始博士论文答辩了’
邵鹏翻看评论时,突然收到了一条短信。是同学,同一个教授带的学生。这时,他才想起来后天要开始正式的答辩了。

4.真理
“邵鹏先生,欢迎你。”
阳光透过窗户撒到四位教授面前的桌子上,背后的地球仪还在不停地转动着。欧式复古的桌子更显示了一股正式而又庄严的感觉。
“早上好。四位教授先生。”,邵鹏答道。
“你想要坐下来吗?”
“不用了,谢谢。”
“确定吗?”
“是的。”
伴随着清脆的翻阅纸张的声音,教授皱了皱眉,“那么邵鹏先生,总的来说。第一章,漏洞百出。缺乏数学支持。第二章,不是很原创,引用了许多国外科学杂志上的许多例子。但至少,你让那些观点在引领你。第三章,太多未解的问题。”
旁边三位教授看着邵鹏,表情并没有像面前那位十分严肃,似乎还显得有些轻松。
终于,面前的翻阅纸张的声音停止了,他拿起了那一厚沓子的论文,在桌子上磕了几下使纸张变得整齐起来,但他的表情有些缓和,面部微微地颤动。
“我同意,然后,当然了,我们还有第四章,这个高维度空间坍缩到低维...”
“高维空间低维化。”,邵鹏解释道。
“没错,太棒了。”,面前这个严肃的教授终于笑了出来。
在邵鹏震惊之余,四位教授都露出了极为喜悦的表情,“太棒了,邵鹏,非常精彩。所以结论是:‘干得漂亮’。或许我应该说,更准确的说.....干得漂亮,博士。邵鹏,你太棒了,一个非凡的理论。那么接下来呢?”
他面对四位教授期待的目光,眼睛里似乎装着星辰大海,“要证明...单一的方程式,维度可以跨越。教授,那不是很好吗?用一个简单的,优雅的方程式,解释一切。”
“教授,我想请教您一个问题。”
“嗯,可以。我的意思是,请讲。”
邵鹏回想起来前天的事情,似乎头痛又发作了,“您对最近一段时间的「坠落」事件,和前天的中国连续三个城市发生的诡异事件的看法是什么?”
“我认为这是一个警告,来自我们看不见的地方的警告,哈勃空间望远镜并未发现太阳系内有任何战舰移动的痕迹。但是,这并不表明没有异常痕迹,前天,青海省冷湖附近的那个浅蓝色星球,的的确确存在过,虽然只有极短的时间,但哈勃空间望远镜确实发现在那个方位有一个小点出现。”
与此同时,联合国第二次对未知文明求救信息的决策正在紧张的进行中。会上,中国代表方做出了如同那个教授一样的言论。
“那么投票吧,与以前一样。五个常任理事国拥有一票否决权。”斯蒂芬克在听完了中国最后的意见时,发起了关乎全人类的投票。
伸出援手还是防御备战。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联合国会议大厅内紧张的气氛仍在持续发酵。
“那么,结果已经出来了。75:63,即刻起,地球所有国家进入全体防御备战模式。某些国家之间立即停止战争,一切以共同的敌人为主。届时联合国将会组建地球防卫军。”
4月3日 11:36分
第二次会议已经结束。
“现在是新闻联播,我是节目主持人方文寅,此时此刻联合国对外宣布,此前「坠落」事件,系外星生命所为。日前,国内外天文台都曾收到一段在青海省冷湖上空的一段电磁辐射,经破译,为外星求救信号。但出于人类存亡的考虑,做出了拒绝帮助的决策,并且正在筹划准备组建地球防卫军,并计划加入太空防卫军种。人类此刻进入防御备战模式。”

5.证据
“这里是鹰眼巡查机第五机组,目前正在接近利维坦,请指示!重复,重复。这里是鹰眼侦察机第五机组,目前正在接近利维坦,请指示!”
“继续前进!”
这是建立地球防卫军以来,第十一次侦察任务。前十次都是中远距离侦查,而这一次,是首次近距离观察。
在菲律宾上空出现利维坦五分钟后,由临近国家组成的侦察机从各个机场起飞,在空中汇编层队伍,对那片建筑进行侦查。更远的一些国家,也派出了超音速无人机进行观测。
侦察机从海面上呼啸而过,即将抵达利维坦。
从防御政策出来后,联合国将时不时出现的诡异现象命名为「利维坦」。而现在,由日本领航的侦察机已经最先接近它。
“呼叫中心,呼叫中心。东风飞机航向收到干扰,仪器失灵!重复,重复。东风飞机航向收到干扰,仪器失灵!即将切换手动模式。请指示!请指示!”
“允许切换手动,飞机继续接近!”
“是!”
(妈妈,我将变成萤火虫。)
这架由日本起飞的侦察机,正在加速向利维坦靠近。飞行员在起飞之前给家人留了封信,信上只写了九个字。
“迅速返航!迅速返航!这是命令!迅速返航!”,这条信息以光速飞驰在海面上空,经过电流的转换迅速传入中国飞行员的耳朵中。
“这是命令迅速返航!”
“鹰眼第五机组1号机返航,鹰眼第五机组1号机返航。”
“已确认,2号机请迅速返航!”
“可是,十一次了,已经第十一次了!我总得给祖国,给人类带点东西回去啊。请求前进!请求前进!”
“这是命令,迅速返航!”,中国方面侦察机控制中心再次发来的命令划破云端,飞快地追上了侦察机。
“可是...我.....”
此时2号机已经快要到达利维坦了,信号也开始变得断断续续。
(妈妈,我将变成萤火虫)
东风侦察机已经快要到达利维坦,它受到了利维坦强劲的引力,飞机已经即将失控堕入利维坦。
终于
2号机已经返航,但驾驶舱内空无一人。自动返航的显示灯一直闪烁着。
身后,侦察机组都已经返航。存在的,只有东风侦察机和2号机穿着滑翔服的飞行员。
电视上,新闻里。直播着的是这两个脆弱的生命接近利维坦。在广阔的天空中,巨大的利维坦,冷风像尖刀一样划过身边,他们依旧将讯息断断续续的发回来。
“妈妈,他们好像萤火虫。”一旁的孩子指着电视上的内容,开心的向身旁的母亲说道。
他们已经到达利维坦了,像是从树上掉落的苹果,迅速堕入利维坦。在接触的一瞬间,在空中瞬间化为两个耀眼的火光,消失在茫茫大气中。
   (没有真物)
   (他们和我们,箱子和一点)
这是两个最后用生命换来的讯息。

6.黎明
天气不算太冷,初春过后。天空中,一直是潮湿的。云层依旧很浓厚。在国内几个天文台联合会议室内,军方正在收集这些首批观测者的意见。
会议持续了近乎三个多小时,案本记录也有了一厚沓子。终于,会议结束了。但在楼梯道的拐角处,传来了争执声。
“所以我认为,应该着重思考这两个讯息。而不是一味的去搞什么太空军。”,邵鹏再一次强调道。
“可是邵鹏先生,这两个讯息太过于简洁,我们甚至从中得不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会议上,我们已经强调过了。您说的这些,只是您的幻想。无从证明。”面对邵鹏的那捉急的态度,军方解释道。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那两个讯息表明了,发出求救讯息的文明,不在太阳系。更准确的说,不在我们现在所处的维度。”,他攥着手里纸张,汗水将其浸湿,激动地说道。这是他近一个星期来反复的计算结果。
“邵鹏先生,我承认您的聪明才智。可是,你仅就依靠那两个或许简洁的讯息和您那还没得到证明的论文就做出了这种荒唐的结论,不觉得您有些盲目自以为是了吗?”
“我承认我可能有些自以为是,但是我说的一定是最接近真相的。请务必相信我,空间会发生坍塌,那些文明的坠落会从内部开始。一定要去守住冷湖周围那片地方,那可能是最先坍塌的。一味的扩充太空军,就像是受惊后应激的瞪羚一样。而且,我一星期前就收到了......”,邵鹏突然戛然而止。
没有人会信他,手机居然收到了未来自己发的警告。
“真的不好意思,我们很赶时间。谢谢你的意见,我会暂时保留的。”
邵鹏的眼镜上反射出对方敷衍的态度,他怀疑对方似乎根本没把自己这个小人物放在眼里。现在,空荡的楼道里只剩下他自己,整齐的西服,整齐的头发,整齐的领带,以及被风吹散的纸张。
纸张被风卷出窗外,飘荡在昏暗的苍穹下。和着那朵朵黑云,像那自由飞去。
一艘出发的战舰经历了光速百分之三十的加速,又慢慢减速后终于到达了母星科学家观测的内部安全的地方。身后数量庞大的战舰在星际尘埃里留下了鲜明的痕迹。
但是他们管不了那么多了。现在,整个宇宙进行着蓝移,冒着被发现的风险进行着逃亡。
它们分散在各个观测安全的恒星星系里,静静的飘荡着,等待着「降维」的指令。这是逃亡计划最关键也是最重要的一部分。而这一部分将在二十分钟后迎来“坠落”。
眼前这一艘漂浮的战舰十分巨大,像是一片纸张飘荡在昏暗的宇宙中。
「指令:降维」
当收到指令后,分布在临近星系的战舰开始降维,黑暗的背景下它们闪烁着光芒慢慢消失,梵高的《星空》在此壮烈地上演。
......
战机掠过船坞,它们进行着日常巡逻任务。而船坞内,并不是造真正意义上的船,人类在宇宙大航海时代,还没有自己能够航行的船。而现在建造着的是中国第一艘宇宙战舰——红莲,虽然在脱离供给的情况下,仅仅能够维持一年的自我生存,但却是世界上研发进度最快的。
利维坦仍在持续着,它们日渐明显,持续的时间也在不断增长。一直倒悬在大气上空,在那次首次接近后,人类意识到了自己根本不能触碰空中的利维坦,而它们却可以对自己产生影响。
直至地球防御政策出现的一年后,人类还是没有破解当初那两个舍生窥探未知后发来的讯息。
尽管邵鹏多次想要请求取得与高层的对话,但都婉转地被拒绝了。他知道,比自己有学识有地位的人非常多,而且许多人在地球防卫计划里面,他们担任着对外科研项目。
军方是不可能听到一个区区无名博士的建议,更何况还是无从证实的结论。他们反而更相信,外星文明来自太阳系外的同一个维度上。
看着纸上的计算结果,根据大胆的推理。距离下一次降维只有2个月了。他心急如焚,头痛的揉着太阳穴,电视上,人们似乎对这场防御工事充满信心。
船坞建造已经接近尾声,中国创造和中国制造速度再一次向世界证明。太空军选拔训练也在紧急的召开,各国战机也在进行频繁演练,核弹头也已随时就位。

7.降临
第一艘战舰在火星附近降维,历时一年零三个月。只是,在降维过程中,战舰运行系统内一个小部件坠落,导致判断失误,错误地继续降维。
“发出信号,第五舰队,编号01,火星附近降维失败坠毁至二维,能源耗尽,请求支援。重复一遍,第五舰队,编号01,火星附近降维失败坠毁至二维,能源耗尽,请求支援。”
这条求救信息以光速在战舰堕入二维的一瞬间飞出,向着其他星系传播,以寻求同伴的救援。在发出求救信息的同时,也发出了另外一条讯息。
——这里适合生存。
奥尔特星云外的更高维度上,当其他舰队收到这条讯息时,它们停止坠落,拖着清晰可见的轨迹向信息坐标驶来。
“毁灭你,与你何干”,他嘟囔着,思考着,可能当初他们收到的讯息,并不是向人类发送的。而是人类无意中接受到的。
“你还在想那些事?”
“你我同为那个教授的学生,我的性格你应该很清楚。我觉得,人类自作多情了。并且我的理论一定是对的。维度会一层一层的降,必将消耗巨大的能量。当它降维时,高维空间的物体必然低维其他物体产生影响。这样就能解释的通了,可是....那帮蠢蛋,他们根本不听我的建议。”
他们坐在公园里的长椅上,仰望着星空。今晚并没有云,天上的星星格外清晰。
“我是很想相信你,但....你的理论太过于科幻了。”
“你也认为我是疯子吗?”
“我只是很难接受这种说法。”
“好吧,我也不能总是期望谁能理解我的想法。”
“你需要好好喝一顿,然后蒙头睡一觉,明天会变好的。那些东西发来求救讯息不正表明它们遇难了吗?我们难道还打不过一个奄奄一息的文明?”
“好吧,或许我真的累了,我需要睡一觉了。”
“走吧,去喝一顿。我请客,明天会更好的。”
“但愿吧。”
暗夜中,它他们从公园走向了城市中心。街上一片繁华,灯光点缀着城市,人们依旧丰富的夜生活。中国经历黑夜的同时,历经白天的国家也在进行着军事演习。
“让我们高呼胜利,人类首次面对并且战胜其他文明。”
人们相信,自己在这次选择中,占有极大优势。空间望远镜,仍然对准着太阳系外。
巨大的黑石碑依旧屹立在冷湖哪儿,跳动的数字即将归零。
.......
“已发现01号描述的行星,坐标:地球。第一舰队开始降维!预计两个月后,成功进入适宜行星。发现生命,即刻消灭!”
“第二舰队,第三舰队,第五舰队准备降至五维,预计一年零二十七天后到达第一舰队所至维度。”
星空是那么的美,梵高一定是个大预言家,那张动人的画面,再一次上演。
冷风吹过长椅,残存的温度渐渐消失。长椅下,那朵艰难生长在石缝中的花朵已经被冷风吹散,和着地面的土灰,被路过的人践踏着。
“我们....会胜利的。对吧?”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2 个关于坠落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8-6-8 16:01:33


suquan77  发表于 2018-6-14 14:35:35 | 显示全部楼层
主角的努力毫无作用,人类方毫无悬念地反智并作死,虽然设定有意思,但故事本身缺少看点。以及一些句子不太生活化,比如“早上好。四位教授先生”这种打招呼法。
个人评分:6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稻野熊  发表于 2018-6-25 14:11:24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相对完整,但角色似乎是所有事件的旁观者,而非决策者,主角的行动在整体来看,并不能对事件阻碍造成至关重要的影响。也就是说,构成故事的要素中有一环缺失了,使得读者在阅读时体验下降。故事的起承转合衔接的还不错,核心价值和思考上也值得玩味。噪点有一些,望作者再做权衡。65分,共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