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2 264

天外怪客

小p 于2018-6-25 11:18:54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天外怪客_副本.jpg

1、维度
当帝国首席工程师维度急匆匆拖着长长的白色长袍前往参加帝国最高财政会议厅的时候,他甚至都没有意识到他的帽子戴反了。幸好在进门之前,副手考拉赶在维度的大脚跨入大厅之前摆正了它。
要不然对大元帅和女王殿下就太不敬了。
跨过黄金镶边的金色大门,维度冲上了申辩席位,今天是他递交申请之后的第十五天,财政会议最后的一天,他们总是忽略他的经费使用提案。
在他的正前方,财政议会的首席居然是大元帅,一团永远位于阴影中的男人。
众所周知,够资格担任财政议会首席的包括大法官、长老院等六个人,当然至高无畏的女王殿下也有资格,但是在已经长久没有战事的娜塔莎帝国,大元帅已经失权很久了。这次居然能坐上财政议会首席,那是不是说明,战争快来了?
维度没有思考那么多东西,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他手上的提案上,为此他已经等了很久,以至于会议秘书还没有开始让他说话,他就已经毫无教养滔滔不绝地说开了,听得在场的人都大皱眉头。
他说的东西非常抽象,大部分人完全听不懂,主题是叫做“数理构件”这个听起来不着边际的东西,这也是他的提案被排在最后一个的主要原因。
大元帅永远没有人能看清他斗篷后面的脸,他把维度递过来的厚厚一沓羊皮纸一摔—上面充斥着维度自己发明的鬼画符般的符号,声音毫无波澜:“下一个。”
“你的无知是帝国前进的阻碍!”维度被卫兵拖出去的时候不忿地嚷道:“娜塔莎帝国的会因为你们这种缺乏先见之明的人而滞后一千年。”
“等一下。”好像是被维度的这种不屑的语气激怒了,大元帅制止了卫兵的行动。“那么请你来告诉我,我们无知在什么地方?什么是帝国前进的阻碍?你能给我们带来什么?”
维度理了理被卫兵弄乱了的衣领,他的态度很镇定。
“数理是所有一切的基础,是神的语言。但是娜塔莎帝国明白数理的人太少了,它太过于晦涩难懂,所以我发明数理构件。你可以将它想象成一个变戏法的袋子,放个兔子进去,就会变成小狗;放只小鸡进去,就会变成小猫。”
“哈哈哈,不知道把你放进去,会变成什么?”一个将军忍俊不禁,维度的话语让帝国的财政会议带上了一丝喜剧色彩。
“我只是比喻。”维度辩解道,不过事实上发生的,远比我比喻地更加巧妙和复杂。
“好了,维度。”大元帅开口了,“看样子你已经发明了出来,那为什么还需要资金,你需要多少钱...”大元帅翻了翻维度那张羊皮纸,“天,你需要150000个金币和至少500000个奴隶一个月时间!”
“这么多钱和这么多的人,足够支撑起一场战争了!”另一个将军说道。
维度脸上的神色很坚定:“阁下,实践出真知,目前数理构件还停留在理论阶段。如果证明数理构件是对的话,所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它能主导战争的胜负吗?”大元帅突然问道。
“不能。”维度老老实实回答。
“他能参与战争吗?能杀死其他帝国的士兵吗?”
“它可以间接参与战争,阁下,我相信它可以给将军们一些胜利的启示。”
“女王殿下才是胜利的启示!”一个将军沉声说道。
维度不可置否。
“它能鼓舞士兵,让他们无所畏惧吗?”
维度接着陷入短时间的沉默。
大元帅最终敲了敲桌子上的大锤,他这个动作预示着对话已经终结。
维度还想说什么,但是被大元帅接下来的话堵住了嘴:“维度,如果你的脑子闲得太久了,和你的部下无事可做的话。可以去星辰塔塔顶研究一下天外来客”,随后,他好像觉得维度可能会不服气又补了一句:“把你的脑子用在正确是事情上,总比追求空中楼阁强得多,这也是女王的命令。”

2、投影精灵
眼睛瞪得像铜铃
射出闪电般的精明
耳朵竖得象天线
听的一切可疑的声音
你磨快了尖齿利爪到处巡行
你给我们带来了生活安宁
啊啊啊 我就是快乐的投影精灵
啊啊啊 我就是快乐的投影精灵
投影精灵唱着歌,在时间坐标线上来回巡游。主家文明给它的主要任务就是监视宇宙一切可疑和有趣的文明,倾听与分析任何载体上的信息。但是作为一个精灵,他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观察。
啊,一个个卑微的文明,像美妙的波函数上稠密的概率云一样。
投影精灵并没有具体的任务地点和坐标,甚至没有具体的任务内容。制作出他的主家文明可能造出了数不清的投影精灵,但是理论上他们都是同一个。所以它就循着自己的性子在时间与空间维度上绕着圈。不知这么逛了多久,这天它有点累了,就停在一个它刚好在这里发现的了一个非常低级的文明星球上。
休息的时候,它喜欢默不作声地出现在一个技术水平发展较低的文明中,然后一动不动地观察这个文明的兴衰起落,最后留下一个个神秘的传说。
主家说过,这叫大隐隐于市。
这回它选择的位置相当好,正好是在这个帝国星球象征王权的星辰巨塔上。
投影精灵来到这里的时候,打算休息到附近的恒星熄灭就离开这里,反正也就一会儿而已。但是这座星球控正处于帝国时代,控制整颗星球星辰间最无畏最睿智最有权利的娜塔莎女王兴奋了。
而此时在星辰塔塔顶,正站着维度和考拉两个人。
“把你的脑子用在正确是事情上,总比追求空中楼阁强得多...数理构件难道不是正确的事情吗?”维度向着自己的副手考拉抱怨道。大使副手维度打弄着他摇晃着脑袋,一副神色学着大元帅的声音。“我觉得女王殿下这项命令太荒谬了。”
考拉无奈劝慰道:“维度达人,星辰间最无畏最睿智最有权利的娜塔莎女王是不会犯错误的。这种话以后还是不要说了,如果被人举报,不尊敬女王殿下,光是这项罪名,就应该被剁成肉酱。”
“你会去举报我吗?”维度看向考拉。
“不敢,维度大人。我只是担心,据士兵们说,星辰塔上的天外怪客长得太奇怪,我们怎么研究?”考拉急忙岔开话题,空口无凭,他可不敢贸然去举报。
说着,两人一前一后地来到了高达百米星辰塔的最顶端,这里是一个小平台,也是女王殿下观星休憩之所,但是现在,在光滑的地板上居然出现了一个大球。
它是昨天午夜出现娜塔莎帝国王宫的,观星官发现当天有个发亮的东西坠落到观星台上,结果早上卫兵过来检查就发现了某个奇怪的东西。
维度戴上白手套,有些小心翼翼地摸了摸这个光滑的大球。这是他见过最完美的大球了,极度光滑的球面就像镜子一样反射出自己扭曲的相貌。
“这尊女王殿下的塑像真的相当完美,除了神迹之外我已经不能用别的语言来形容它了。”考拉戴上自己的金边眼镜,嘴巴里面不停地发出啧啧的声音。“这是神对星辰间最无畏最睿智最有权利的娜塔莎女王的最高的认可!”
维度愣了一下,“难道是我听错了?你说这是什么?”
“维度大人难道你的眼花了吗?这不是女王殿下的黄金塑像吗?这是我见过最完美的女王塑像了,相比之下王宫里面的那些所谓的宫廷大师的作品简直拙劣极了。”
维度揉了揉眼睛,确信自己没有在做梦,眼睛也没有花,随后他叫来了两个卫兵。
“今天早上是你发现的吧,描述一下,你觉得这个东西是什么样子的?”
卫兵好像有些唯唯诺诺,但是迫于命令只好把脸转过来大声说道,“这是一个没有穿衣服的姑娘的塑像!”
“你竟敢亵渎女王!”考拉看起来怒不可遏。
“你胡说什么?这哪里是什么裸体姑娘。”另一个卫兵急忙表态。“它明明是战神凯萨的塑像!”
争论从把这东西从星辰塔的塔顶运下来就开始了,每一个人看到的人都各执一词,纷纷说自己看到了什么,但是奇怪的是很少有两个人人会看到完全一样的东西。
维度大概统计了一下,王宫里面所有看到过的人里有一成的人认为这是女王的塑像,不过形态各异。有人说这是女王出巡的样子,有人说这是女王在王座上威严的样子,也有人说这是女王带兵出征时的塑像。
如果只是对女王塑像的形状有争议就罢了,但是还有相当一部分人和维度一样看到了完全不是一种类别的东西。有相当一部分人说这明明是帝国通用的金币,有人说这是一个造型别致的宫殿模型,更离奇的是最小的七公主居然说这是自己最喜欢的那条叫做莎莎的狗的样子。
是大家疯了,还是自己疯了?
结果当然是争执不下,最后维度和考拉决定将这东西直接陈放到女王处理政事的至高无畏厅中,交由女王殿下定夺。其实每一个人都想知道,在女王殿下看来,这是一个什么东西。
把天外来客从星辰塔的塔顶运输下来的时候就发生一件小插曲,因为几名强壮的士兵竟然无法搬动这个家伙。倒不是因为士兵不够强壮,而是他们根本就触摸不到,天外来客就像影子一样看得见摸不着。
这一点让维度感觉到无比奇怪,因为不管天外来客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刚才他明明能摸到他,有真实的触感,并不是虚幻的影子。
最后,来了更多的士兵,把星辰塔的塔顶的地板和天外来客一起抬了下去。
女王的至高无畏厅中央,维度还有副手考拉恭恭敬敬地低头站在天外来客前面。
“考拉,你们研究得如何,这是来自神国的使者吗?”女王在王座上问道。
维度一阵莫名其妙,什么神国的使者?
“女王殿下,神使不见星辰间最无畏最睿智最有权利的娜塔莎女王殿下本人,没有说一个字!于是我们就把它请来了。”反而是考拉站在下面神色泰然地说道。维度有些颤抖地站在一旁,卡拉做事情还真圆滑,他们两个完全没有做成任何事,实际上就等于没有完成任务,但是考拉这么一说居然毫无痕迹地把皮球踢到了女王那里。
“一群废物!你们没看见,这就是天神的使者向我呈现星辰地图的塑像吗? ”
“啊!原来是神使敬献像啊!”底下的一帮大臣交头接耳,“确实如此,刚才是我眼睛花了。”
原来在女王殿下眼中,这个“东西”,是使者呈现星辰地图的塑像。维度现在大概明白这是什么了。
这天外来客在人眼看来,很有可能显现出的样子就是大家心中觉得最美的东西,所以每一个人都不一样,维度猜想到。
他自己是一个绝对完美主义者,所以在他心中最美好的东西就是完美无瑕的球体,士兵想念的是美女裸体,大臣中有的是女王,但是并不是全部,另外有一大半是帝国发行的金币。
维度顿时有些骇然。

3、 魔鬼
投影精灵觉得很可笑,不过他根本就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待它。它每次来到一个文明的刚开始,都会引发出一场莫名争议。不过不管这些原始文明最终进化到什么程度,都是不可能理解它的存在的。
除非文明进化到时间尽头,十一个维度的最终点,完全掌握宇宙间所有规律的主家文明才可能理解。投影精灵是主家文明在130亿年前宇宙奇点处制造的投影智慧。所有的投影精灵可以轻松穿梭于宇宙的洪荒与末日,而且投影精灵在旅行的时候旅几乎不占据任何时间与空间,因为它们只是投影而已。它们从奇点处投影而来,没有确定的形体,跨越了所有的维度与可能,它的外形只取决于这个时空断面上的人们怎么看待它。
威严的女王殿下走到投影精灵前面,凝视着它。
“我,星辰间最无畏最睿智最有权利的娜塔莎女王,现在命令你,马上将神国所有的地图敬献,娜塔莎女王的智慧之光将照亮星辰间的所有旮旯角落。
投影精灵承认,自己去过无数的文明,再原始的都去过,但是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自大的文明统治者。
女王又再说了一遍,但是仍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毁灭它!”女王对周围的卫兵下了命令。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
投影精灵不认为有什么东西能消灭自己,包括它自己。因为投影精灵存在于所有的维度与可能中。
几个身穿甲胄的士兵走了进来,他们拿着锋利的矛和盾。
士兵们发现了投影精灵,也不清楚在这几个士兵眼中投影精灵是什么模样,只见这几个人士兵如临大敌,以一种标准进攻的队形向投影精灵发起了冲锋。
但是他们就像穿过影子般径直穿过了投影精灵,几个回合过去,投影精灵毫毫发无伤,这使得大殿中央这几个全副武装的士兵仿佛是在表扬某种杂耍,有大臣暗地里笑出了声。
千错万错也不能让女王的命令得不到执行。考拉立刻站了出来,“来人!”
考拉的这个举动,众大臣纷纷侧目。
大殿上的女王的禁卫队长心领神会,带着另外几个禁卫士兵站了出来。
考拉指着前面几个在大殿中和空气战斗的士兵说道:“这几个人欲行刺女王!”
禁卫队长毫不犹豫,收起刀落,结果了前面几个士兵的性命。
女王的大殿上顿时溅满鲜血,所有大臣嗟若寒蝉。
“很好!”女王点头,“我已经看到了你的诚意。”
鬼知道女王现在看到了什么,维度发现眼前的投影精灵顿时从一大绝对光滑的大圆球变成一个大刺球,刺球外面长处了很多锋利的武器,有刀有枪,武器上还混杂着淋漓的鲜血。
这诡异得东西竟然还会变化!
这象征战争和不详,维度感到不安。
他也发现了,眼前的这个玩意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不仅在所有人眼中没有固定的形状,而且恐怕也不是反应出观察者内心最美好的样子,而可能是他们内心执念反应出来的东西。而且现在还多了一个特征,它能随时改变自己的现状,随着观察者的内心。
刚才可能是女王对自己的命令都没有信心,所以观察不到投影精灵形状的改变;但是随着士兵的被杀,女王确定了自己的命令会一丝不苟地执行下去,因此女王应该是看到了她想看到的东西。
这东西,就是传说中能勾起人们内心欲望的魔鬼吗?
维度不知道这个东西,是不是会给他们娜塔莎帝国带来灾祸;但是他确信这东西肯定会让帝国彻底疯狂。

4、 浮空舰队
女王果然疯了。
女王居然下令,今年光明节之后的第二天,也就是七个月后,要向群星出征!
“向群星出征!?这是什么意思?”维度挠挠头,指着考拉拿着的一张盖上了印章正准备颁布的女王令。
考拉因为在至高无畏厅中冷静的表现得到了女王的赏识,现在已经是女王的贴身侍卫兼传令管了,如今他代表的是女王的部分意志。
女王令就是女亡亲自昭告天下的命令,以书面的形式罗列。以女王那种不容置疑的口吻发布,所有人必须无条件执行。
考拉叹了口气,“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向哪出征?敌人在哪?”维度的双手在半空比划,仿佛想理清自己的思路。最后他失败了。“将军们会十分迷惑的。”
“女王的命令必须无条件执行!第一个需要征服的目标就是第一月亮!”考拉指着天空中娜塔莎行星最大的那颗卫星坚定地说道,“七个月后,女王要看到帝国的十万浮空舰队,他们将从首都紫罗兰广场出发,带着女王的荣耀,征服全宇宙!”
“浮空舰队?”维度的脑子有点跟不上考拉的思维了,“哪来的浮空舰队?”
浮空船倒是有的,这是维度生平最得意的发明,这是由一个大型的浮球和浮球下面木质的吊篮构成,维度正是凭借这个能飞翔的发明成为了帝国的首席工程师。
像是看穿了维度的思维,考拉用笃定地注视着他:“女王还下令,百万大军将乘坐你发明的那种浮空战船。”
维度脑袋一阵发蒙,他作为大臣里面少有的能做到理性思考的人,已经预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女王所指的那种浮空球确实是他发明的能飞天不假,但是这种浮空球乘坐的人员是很有限的。更重要的是,浮空球飞不了多高!他实验过,用的是所能制造出来最大的浮球“天空号”,但是即使是“天空号”,也只能在云上停留一小会而已。
看到维度整个人陷入呆滞状态中,考拉提醒道:“你知道不遵守女王命令的后果!”
后果是啥维度自然知道,在女王暴怒之下,可能死亡都是一种奢望。
维度的第一反应是跑,跑得越远越好,最好乘坐天空号跑到云层之上,要是云层之上有一座天空之城就好了,那样的话自己就可以躲在那种城里面。
不过接下来考拉的话让他一下子回过了神:“女王将给你最大的权限和资源支持,你可以做出最好的浮球战船。”
“最大的权限和资源?”维度眼睛都亮了,这是他过去想不都感想的事情。
去他的,维度想到。不受限制不受约束搞这些事情是他最想做的事情,这在以前是完全不敢想象的。在那一瞬间,维度忘记了害怕,忘记了如果完不成女王的命令的后果。
再说,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的,这不是有那个能直达人的内心深处的天外来客吗?“天空之城...”维度嘴里喃喃道,他好像想起了什么,眼睛一亮。

5、备战
女王的命令无条件被迅速执行,在半年时间里,帝国为了他们的第一场星际战争积极准备着。
维度作为帝国首席工程师和浮空球的发明人积极参与,在他的指导下,帝国新建了数百座浮球战船造船厂,日夜不停赶工。娜塔莎帝国的执行力在这一时刻被完美体现,在高效的执行体系和日夜赶工之下,数千艘浮空战船被制造出来。
饶是帝国繁荣了这么多年,但是为了制造出浮空球战船也是耗尽了财力。哭穷的财政大臣被女王砍了好几拨,最后不得不由拍着胸脯保证的考拉兼任。
“阁下。”维度面对昔日的下属不得不行了一个下属礼,这种反差在旁人看来可能是不能忍受的,但是维度毫不在意,在他的眼里只有造船厂几十排整整齐齐排列着的浮空战船。
“不要羡慕我。”没想到考拉面对维度之后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个,“我现在在这个位置上完全就是胆战心惊,如履薄冰。”
维度看了看考拉一身鲜亮干净的大臣长袍,哪有一点胆战心惊,如履薄冰该有的样子。
“完美!”不过当考拉站在首都最大的造船厂“女王光辉造船厂”里的战船仓库时发出了由衷的赞叹。
在他面前,几十艘浮空战船整整齐齐排列在硕大的战舰仓库中,每一颗浮球由动物皮毛缝制而成,里面灌满了被维度称为“轻气”一种物质,由此带动下面一点点不比小舟大多少的铁甲战舰。
考拉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突然皱起了眉头:“维度,为什么战舰尺寸如此之小,如果每一艘战舰都是这个尺寸,那么岂不是每一个英勇的帝国士兵不一定能登上战舰。
“的确如此。”维度回应道,他手里拿着一张战舰的图纸指给考拉看,“我设计的浮球战船分为大中小三种尺寸,最大的旗舰“女王号”定员可以达到80人,由二十二个浮球组成。中型战舰100艘,定员20人;护卫舰道目前为止制造了2300艘,定员8人;按照现在的运力制造速度,出征那天大概能参战的士兵能达到3万人左右。”
“不行,差太远了,女王会不高兴的。”考拉摇摇头。
维度满脸歉意,“你知道的,这已经是帝国全力以赴的速度了。”
“我来这里,只是确认女王的命令能完美执行。维度,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但是还不够,还不够。女王的命令必须执行,如果执行不了,肯定不是女王的命令出了错,而是你还没有挖掘出自身最大的潜力。”
维度站起来,用力拍了拍面前崭新的铁甲战船船舷。如今的情况下,考拉已经成为了女王的代言人,没有人敢忤逆他和他背后所代表的女王的意志,哪怕现在实际上在行政级别上,传令官只是比帝国首席工程师高半级。
“您看看,这种精钢光是炼制就需要十五个工人三天时间,还不包括装饰。这木质的战船制作起来更加麻烦......”
考拉用手阻止了维度的喋喋不休,“制作战船是你的事,女王不需要知道过程,女王只需要结果。”
维度瞬间无话可说,看见考拉的脸,他的眼神坚定,并不像是在开玩笑。

6、会议
帝国的军事会议厅的风格和女王的至高无上厅很像,两侧布满了肃杀的雕像,线条粗犷好似几个将军的心。
“我想知道,出征那天,军队能不能上天?”这是大元帅阴暗的声音,他浑身上下仍然都沉浸在一个大斗篷中,看不清脸孔。从声音听上去,他的压力也很大,不比考拉小。
“能!但是不是所有士兵都能登上战船!”维度回答他的话,“但是恐怕大多数士兵只能使用单人浮球。”
“单人浮球?”一个将军显得莫名其妙,“那是什么玩意?”
“如果去掉了铁甲,去掉了战船,也去掉其他人,要想在出征那天所有士兵都能登上战场,就得用单人浮球。”维度说道。“这是全部军队都能上天的唯一方法。”
“承载重量?”这里面元帅才是最理智的,直接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
“50公斤,这是一个小型浮球所能承受最大的重量。”维度在和军事部的会议上如此说道。
“50公斤?我的战马起码都有150公斤。”另一个将军说道。
说实话,维度此时杀人的心都有了,他和他的幕僚们好不容易设计出一套能够让帝国士兵整体出征的方案,将军们却想着他们的战马。
但是维度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帝国将军的权威同样不容置疑,他只是说:“我强烈建议所有士兵尽量穿着轻甲,禁止携带较重的武器,比如长矛和盾牌。至于战马和战车,不建议携带。”
“我的骑兵团只有在马背上才能发挥最大的威力。”一个将军不满道。
维度讽刺道:“在天空上,骑兵团恐怕只有在鸟背上才能发挥最大的威力”
“战斗物资呢?”大元帅言简意赅。只要是战斗,物资是最最基础的东西。
“没有物资。”维度重复道:“按照帝国的浮球制造能力,要保证所有士兵都能上天的话,必须抛弃所有的物资。”
维度的话在将军们中引起了悍然大波,他们纷纷开始指责维度好吃懒做,没有尽到首席工程师的责任。好在最后这股指向维度的热浪被大元帅生生制止了。睿智的元帅只用了一句话就让这群将军们闭嘴:“物资自己想办法,照此执行,准备出发!”

7、出征
出征那天,帝国紫罗兰广场中央,无数由大大小小浮球组成的方阵排满了整个广场,排在最前面的就是长度将近20米的“女王号”。这艘旗舰将搭载女王本人和其精锐的护卫队,第一个向茫茫宇宙进发。在其后是中型和小型的各类浮空战船,在之后是普通士兵,他们每人都背着一个或两个较小的浮球,浮球下面挂着负重。只要将军们一声令下,士兵们砍掉负重就可以升空。
每一个士兵和战船,都是被一张由无数麻绳编织起来的大网固定住。这也是维度强烈建议大元帅的,因为空中风向飘忽不定,整齐划一的战斗队形如果需要凌乱的风将溃散,而靠人力去调整简直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此必须事先固定住。
大元帅和女王应该都深以为然。
士兵们的服装不是盔甲或者是战甲,而是由元帅亲自设计的桨服,这种服装浑身上下都是硬纸做成的翅膀,据说穿着这种服装能依靠风向在空中的位置进行微调。
维度严重怀疑这种依靠所谓桨服自由在空中转向可能性,他甚至不指望士兵们能飞多高。
不过他的内心还有一线希望,那就是那个天外来客。
现在,这个大球在他眼中已经完全不是那个样子了,而呈现出一种黄澄澄橡皮泥不停蠕动的样子,好像里面有什么东西。
使者...他现在越来越觉得女王对天外来客的称呼是绝对正确的,这么多天他完全参不透这个东西是什么,大概在他的知识体系里面,天外来客超越了他太多。
不过有一点他是可以确定的,天外来客能直接反应观察者内心,而且似乎是观察者内心执念越强大,天外来客所形成的景象就越真实,乃至实体化。
天外来客被他藏在了旗舰之上,反正它几乎也没有什么重量,还顺便制造出来一个升降装置,他打算在合适的时刻呈现给所有人观看。如果他没有猜错,铁血的士兵在某种气氛的渲染下,可能真的能把天外想象成是敌人。
女王在出征的前一刻发表了令人血脉沸腾的演说,女王的声音还是像过去一样直达灵魂深处,能够调动起士兵们身体里面的每一个细胞,女王几乎就是靠着诡异的说服能力,一手建立了庞大的帝国。
出征开始了,随着浮船方阵和士兵方阵的负重纷纷被砍掉,脚下的大地开始离去。维度自然是乘坐在旗舰上,他旁边是如今已经加官进爵的考拉,他现在已经是亲王了。
系在士兵腰下无数的麻省构成的网络渐渐升起,从远处看的话网格上每一个小点就是一个浮球士兵,这使得整个出征的行动就好像一场逆行的瀑布,非常壮观。
当然,随着高度的上升,部分士兵的浮球有的因为质量原因,开始变得瘪,然后有相当一部分从半空中掉了下去。但是没有人提出什么质疑,战争总会有伤亡的,更何况是去征服星辰大海。
考拉穿着华贵的裘皮,用手扶着船舷,看着浮空球的高度,神情有些紧张。维度知道,有一些人在高空的时候会有些不自在,显然考拉就是其中之一。
“维度,你真是一个天才。”考拉明显是对之前维度对于绳索的提议感到万份庆幸。“我们还有多久才能达到第一月亮,女王要亲自指挥战斗”考拉用手指着天上的那轮弯月。由于娜塔莎行星位置关系,即使是在大白天也能清楚看到他们的第一月亮。
比起寻找根本就不存在的敌人,维度更担心浮空器在空中坚持的时间,至于部分人的恐高症和女王的命令,维度现在已经有点不在乎了,因为他大概知道接下来将会看到什么。
“展示天外来客!”维度没有理会考拉的问题,而是向船长发出了一道预先吩咐好的指令。接下来数名强壮的士兵象征性地搬动绞盘,绳索带着星辰塔的地板以及天外来客顿时被挂在旗舰正中央的半空。
“吹响号角吧,考拉,敌人即将进犯。”维度这时才算正式回答了考拉的问题。
“敌人在哪?”考拉下意识用眼睛四处寻找,但是四周空旷,哪来的敌人?
维度说:“敌人就在士兵们的头脑里,只要吹响号角,敌人就会出现。”
考拉先是瞪大了眼睛,表示不可理解。
维度用了他自己的话回应了他:“女王殿下的命令不可违背,必须执行。”
考拉不可置信地回了回神,总算吩咐号角手吹响号角和擂响战鼓。
随着“女王号”上的战斗号角的吹响,女王的士兵们开始沸腾了,他们纷纷抽出了身上的武器。虽然人在空中无法摆出作战的姿态,但是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兴奋。
维度闭上了眼睛,他的眉头紧紧坠在一起,
果然,不多时,穿过一片云层,在考拉的耳中也同样听到了一阵奇异的低吟和密集的鼓点声。不多时,一群群的黑影自天外而来。
等靠近了,最前面的几个士兵发现他们的敌人穿着亮银色的鱼鳞盔甲,头盔上有个明显的月牙标志。他们同样系着颜色诡异的浮球,造型别致的中型战船以及那艘不在“女王号”体积之下的银白色浮空战船。
和娜塔莎帝国大军不同的是,他们的对手单人浮空单位并没有用绳索连接,而是每个士兵都有着更加宽大的浆服,看起来他们居然能做到在空中自由移动。
“准备接敌!”瞭望手最先发现了敌人,吹响了交战号角。
“女王号”这种大型战舰以及中型战舰上配置的不仅有炮台,还有从海上战船上移植过来的空帆。所以不仅炮兵准备好了炮弹,战舰水手也随着船长的指挥调整空帆的角度,使得浮空战船侧面对敌。
娜塔莎帝国这边的浮空战船首先发出轰鸣的炮击,火红的火光映射出了维度整个侧脸,敌人对面数艘黑甲战舰中炮,火花四溅,爆发出鼓鼓浓烟。不多时,敌人的舰队也开炮了,不得不承认,对手很聪明,他们的炮很多直接命中的是浮空战舰的浮球,使得大量帝国的浮空战船急速从空中掉落。
士兵的单人阵列接站是最激烈的,在帝国这边,以网状形式的阵型明显占据了优势,银甲士兵虽然穿着鲜亮的盔甲,但是只要浮球被攻击很容易就会从空中掉下去。反观帝国士兵这里,部分士兵的浮球掉落根本不影响整个队形。
这是当然是考拉眼睛所看到的,在此之前,他已经强迫自己去相信会有一群不存在的敌人会和他们展开大战,现在看来,的确已经成功了。
而在维度睁开眼睛之后看到的是完全不同的景象。
他在战斗开始之前所做的那些引导看来没有错,天外来客已经大范围地发挥了作用,现在战斗已经开始,不可逆转。
这几个月来的这一切,所有的一切,都是为这一刻。是时候开始实验了,维度握紧了拳头。

8、数理构件
“数理构件”是维度在发明浮空球的时候发明的。传统的计算中,不论是计算任何东西,都需要从头开始计算。如果存在一种虚拟的“构件”,这种构件使得哪怕是什么也不懂的菜鸟,只需要掌握“构件”的使用方法,提供输入数据,使用一些高级的数理应用,就可以得到完成精确且可靠的结果。
在现实生活中,存在着无数种数理构件,计算浮球升空需要专门的数理构件,建设女王的皇宫需要数理构件,甚至是士兵们手中武器的尺寸和大小。在维度的想象中。最高级的数理构件,能够推演战争,预测胜负。使得帝国的将军们在打仗之前就对战争的结局了如指掌。
如果数理构件广泛应用且被人当做真理的话,在这个星球上甚至可以消灭战争!交战双方可以通过提供双方战斗初始输入,比如:士兵数量,战斗力,武器装备、战术等。把战斗交给数理构件,让数理构件直接得到结果。
但那毕竟比较遥远,那是维度的一个偏执的梦想罢了。
在维度的想象中,验证数理构件必须要建立一个标准的系统。维度首先想到的是点来代表数据。这些点,本来是维度是准备使用大量经过训练的奴隶来表达,可惜帝国的财政会议上,以大元帅为代表的一方否定了维度的奢侈。
维度自己也承认,可能用人来进行数理构件的验证是不可能的,还好天外来客的及时出现,让维度看到了进行验证的方法。
那就是利用天外来客那种奇异的能力!
刚开始维度其实已经对天外来客尝试过,想利用天外来客那种能力进行推演和计算,可惜没有能够成功。当他看到女王的那几个侍卫的下场以及女王的反应才明白过来。天外来客能直接反应每个人内心的模样,但是逼真程度以及范围与观察者的相信程度有关系。一言以蔽之,就是要你足够相信,你确信你自己能看到你才能看到。
非常诡异,但是又无比真实。
在投影精灵看来,这一切在正常不过了。智能生命的大脑器官本来就具备十一维的观察能力,你必须让你的大脑确信你位于正确的时空断面中,你才能看到自己想看的。当然前提是当你的大脑位于那个时空断面的时候,能够承受那个时空断面的负面影响。而投影精灵其实什么都不用做,他位于所有的时空断面,他只观察。
比如:任何一个智慧生命都可以相信自己位于太阳表面,但是观察者位于太阳表面的时空断面存在的概率无限等于0,即使存在也是毫无意义的。
但在数百万浮空单位遮天蔽日的场景中,维度开始相信了自己。
与将军和和考拉看到的不同,在维度的眼光里面,娜塔莎帝国被麻绳网格的士兵组成的士兵构成了数理构件的宇宙,而那些银色的敌人则构成了计算中的小点,这些小点构成了不同的奇异的队形。
首先敌人排成了一个朝前不断涌动的波浪形状,这是维度用于计算关于三角形内角关系的一种构件。这是维度在羊皮纸上推算过一个数理构件,他在0-90这个角度范围内推算了300个,花费了维度足足一个礼拜时间。
而现在,这个数理构件在数百万娜塔莎单人浮球和他们的敌人形成立体战场中央瞬间形成了!这个完美的波浪形在维度看起来是如此美妙,他几乎是用颤抖的双手在一个早已经准备好的羊皮纸上记录下了这个图形。
如此迅速是有原因的,在维度大脑飞速运转的心念下,将运算过程揉进自己的心念,然后通过天外来客这种玄之又玄的能力在战场上展示了出来。
随后,维度的大脑中开始运转一个有一个类似的数理构件,三角形数理构件、四角形、五角型,圆形,曲线...一个有又一个数理构件被记录下来,维度手上的羊皮纸被叠成了厚厚一沓。
战斗依然在激烈地进行中,由于是在维度的可能世界里,双方战士坠落的很少,这使得整个战场更想一台正在烧红的沸腾的水,每一滴水都是正在交战的战士。
终于,维度开始推演更高级别的数理构件,三维空间的数理构件。但是在这种层次上的想象已经超过了维度大脑想象的极限,他的嘴角已经溢出了鲜血。
“必须要继续下去....”,维度此时根本不在意他自己大脑的承受极限,他手上厚厚一沓的羊皮纸就是他对这个世界最重要的财产。这种情况之下,他觉得这个机会可以让娜塔莎世界的数理水平提升数百年时间,那么一切都是值得的,包括他的命。
球的数理构件、曲面的大小、规则曲面的大小和体积,曲率,变化的快慢程度,变化的快慢程度的快慢程度...构件变得愈加复杂了起来,维度意识已经开始恍惚。
终于,大多数数理构件都有了结果。
他咬破了嘴唇,迫使自己清醒了一些,然后颤巍巍地打开最后一张羊皮纸,在里面记录了最后一个构件:太阳、大地和月亮运转的数理构件,这个难题不仅困扰了他,同时也困扰了娜塔莎帝国以及娜塔莎行星数千年了,一代一代的数理和天文学天才都试图完美诠释天地运行的规律,这代表了娜塔莎帝国对自然界认识的最深层次的东西,现在他想用最后一点力量去解决。
帝国军队和敌人战场立体矩阵疯狂扭曲了起来,形成了维度完全看不懂的图形,维度只来得及看一眼,就头晕目眩。天地运行的规律如同天外来客一般,已经完全超出了维度的理解能力范围之外。
他无法接受这种面对宝藏而无能为力的感觉,他强迫自己的维度由于大脑继续运算,终于成功昏死过去。维度的世界在他眼皮合上的那一瞬间猛然崩塌。而在考拉的世界里,维度失足从高空坠下,代表娜塔莎帝国最高水平的数理构件羊皮纸撒满了整个天空。远处,帝国的战网在由于激烈的战斗千疮百孔,几名敌人撒上易燃液体,点燃了战网。
女王坐在高贵高的金色座椅上,他旁边是考拉,他正亲吻这女王的左脚。
“大使,刚才是不是维度掉下去了?”女王问道。
考拉面无表情:“为帝国尽忠是他的荣耀。”
女王号的视野里,女王和考拉世界中,战斗已经进行到了尾声。敌人虽然凶猛但是数量毕竟太少。在帝国浮空军团付出了大量伤亡的代价之下,总算是全歼敌人。
残阳如血,这被人为选择出来的惨烈的战斗竟然差不多持续了整整一天。女王迎着天边堕落的太阳,当所有人都觉得她会指向那颗莹白色的第一月亮的时候,女王却把手指指着拿证徐徐最多一轮红色,泰然自若道:战斗万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2 个关于天外怪客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8-6-8 16:17:59


suquan77  发表于 2018-6-14 14:37:52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让我想起一些阿拉伯风味的寓言故事,整体的风格统一,适应之后阅读感其实还蛮不错的。结尾的部分有些仓促,总体走向落在意料之中,批判的力度就弱了。
个人评分:8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稻野熊  发表于 2018-6-25 11:18:54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描绘了一幅异域风景,有尔虞我诈的政权之争,也有声势浩大的长空之战,收放拿捏的很好。角色的塑造、包括配角的神情刻画都很到位,风格很是独到。结构饱满,节奏点也安排得当。不足点在于文章起势稍弱,在科幻核心的思考实现上也略显牵强。望作者再做权衡。76分,共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