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2 255

沉默的巨人

小p 于2018-6-25 09:47:20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沉默的巨人副本.jpg

【坐标:地球】



第一天

北京东城区,一套顶层公寓的房间里,空的红酒瓶散落了一地,橘黄色的灯亮着,地毯正中央躺着一个熟睡的人,一个女人。她的头发乱蓬蓬的,手心里还紧握着一只酒瓶,发出不太均匀的鼾声。

正午的阳光穿透窗玻璃刺到女人的脸上,她醒了。女人踉踉跄跄地起身,用一只手挡着刺眼的阳光。她叫夏尔,29岁,一位年轻的考古学家。感官敏锐超过常人,从一只积满灰尘的豁了口的旧碗,也能看到碗的主人曾经的日常起居、琐碎的对话,以及这碗是如何在推搡过程中磕破了一个小缺口的。公寓房间不大,像个密闭的火柴盒,所幸有个小阳台偶尔能透透气。一面墙上挂着一个小电视,另外两面墙的架子上摆满了因工作缘故从世界各地搜集来的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墨西哥玛雅文明的研究笔记,亚马逊丛林捡到的琥珀,三星堆青铜面罩上的一块残片等等。这些物件是她生命的一部分,曾经是,现在是,将来也是。

夏尔有点头疼,她还没有完全失忆,数天前三峡悬棺的考察项目失败了,也许是自己脾气太暴躁,当时竟然没有人站在她这一边支持她。投资方撤资,团队解散,在短短一天内发生,其他人完全不理解这个考察项目的价值和意义。嵌在长江沿线峭壁上的棺木是个静默的物件,它们不会说话,只有她能嗅到物件穿越时间洪流传来的远古气息,以及一具具棺木背后跌宕起伏的故事。很多时候,沉默也能传达丰富的信息。

她简单洗漱了一下,用凉水拍了拍脸,让头脑清醒一些,然后把房间里的空瓶子都扔到垃圾袋里。夏尔坐在阳台的高凳上,手里握着半瓶酒忍不住又喝了一小口,头还晕乎乎的。隔壁的邻居又开始争吵,细碎的吵闹声像蚂蚁一样不断地往夏尔的耳朵里钻。不用猜,她也知道,邻居夫妇又为鸡毛蒜皮的事杠上了,上一次争吵是因为牙刷的颜色,这次是拖鞋摆放的位置不够标准。他们真闲,她轻声嘟哝着。

夏尔的腿在阳台上晃荡着,过了夜的酒喝起来有点涩。突然,她注意到明晃晃的空中,天蓝色的背景下竟然有一双巨大的眼睛在俯视着自己。夏尔使劲眨了几下眼睛,惊骇地后退两步,视线上下左右扫荡了一圈,她终于发现面前呈现出一个前所未有过的巨大人像,高约数百米,超过了对面大厦的顶部。巨人身穿秦朝士兵装束,挽着高高的发髻,披着盔甲,和对面的大厦紧挨着,双脚分别踏在两条街道上,在街道和建筑物的外立面上投下令人窒息的阴影。

这么大的事,新闻不会没报道吧!她转头去找电视遥控器,把电视机打开,发现几乎每个频道都在播报从天而降的巨人。不仅仅是在北京,世界各地的大城市里突然不约而同出现了一座座巨人像,分别在伦敦、北京、纽约、开罗、东京、罗马…… 形态各异,北京的巨人外形看上去酷似西安兵马俑坑里出土的陶俑,东京的巨人戴发簪穿着和服,伦敦的巨人举着盾牌和长矛。他们像是被人经过精密计算谨慎地安放在合适的位置,巨人像紧挨着摩天大楼,连一块外墙玻璃都没有碰碎。

“昨晚,全世界各大城市不约而同出现了巨人像!北京也有,我们还不清楚这些巨人像出现的目的,是否有攻击性。请附近居民先保持距离, CCTV北京记者现场报道。”

“紧挨着自由女神像,出现了一个巨人,它两只脚小心地跨越在两条不同的街道上,许多人举着望远镜在附近的大厦上观看。巨人像出现的目的还不明确,CCTV驻纽约记者现场报道。”

各电视台正在直播着,世界各地的人们在见证同一个奇迹。

夏尔惊愕地长大了嘴,说不出话来。


第二天

巨人出现的第二天,夏尔早上醒来,蹲在公寓房间里在电视和网站上又看了一会儿新闻直播。

各国都在尝试着与巨人的进一步接触。政府、军方、研究机构采用了很多种不同的方法,想要弄明白巨人像出现在地球上的目的是什么。可沉默的巨人缄口不言。

中国CCTV报道:“目前我们面临的是一个巨大的未知状况,中国政府还不清楚巨人像是否有威胁,我们只能先把巨人像附近的区域戒严了,地铁站紧急封锁,禁止人们靠近,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意外伤亡。另外,我们还在安排直升机对巨人像进行进一步的考察,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

英国BBC报道:“我们派出了一队军人,把巨人像围了起来,他们正在搭建云梯,爬上去看有没有藏着秘密武器……看,先遣队伍已经爬上去了,除了巨人手中象征性地举着一支钝的长矛,没有发现任何别的武器!”

美国CNN报道:“这是天外来客吗,或者是神迹的降临?很久没有遭遇这么令人兴奋的事件了。昨天我们在巨人像的腿部取样,把样本拿到最近的实验室去分析,结果让人意外,巨人像的成分就是地球土壤,并没有发现任何外星物质。 很难推测该事件是否和外星文明有关!请耐心等待进一步的报道。”

……

新闻直播里似乎没见到有什么实质进展,各媒体都不清楚巨人出现的原因和目的。夏尔的手机响了,是一个老同学张量打来的。

“夏尔,你想知道巨人是怎么回事吗?下午来我家就知道了,一定别忘记了!”张量说完还不等夏尔答复,就匆匆挂断了电话。

关掉电视,夏尔把先前不愉快的三峡悬棺项目扔到脑后,她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去张量家了。他住在天安门附近一个没有暖气的老式胡同里,真不知道他冬天是怎么度过的。

张量是个怪人,从中学起,他的癖好就是收集各种造型的飞碟模型,柱状的、碟状的、桶状的、螺旋状的,有时还自己亲自动手做几个送人,夏尔就收到过一只。另外,张量还爱好盆栽,家里布置得像是潮湿的亚马逊热带雨林,各种造型的飞碟挂在不同的大型盆栽植物上,晚上发出不同颜色的光,有异星情调。按照他的说法,得这样才有回家的感觉。

夏尔坐地铁转了几次车,在狭窄的胡同里转来转去,来到张量的屋子前,她按响一个锈迹斑斑的门铃。

“谁?”屋里有个沙哑的声音在问。

“是我,老同学!”夏尔大声地回答。

蓬头垢面的张量开了门,他瞪着一双有血丝的眼睛,像极了想象中未开化的外星球土著。张量穿着一件特殊反光材料的T恤,摸上去像纸一样,却又不是纸。戴一顶造型奇特的宽边帽子,帽子上有几个闪着光的灯,像土星人,或者是火星人?管他呢,夏尔懒得多想,反正现实中谁也没见过外星访客。

“哎,怎么,你在家也顶着个大帽子?”夏尔在丛林一样的屋子里找到一块深棕色圆垫子盘腿坐了下来。

“我新做的帽子,正在测试,看上去怎么样?”张量似乎很关心夏尔对帽子的看法。

“浓浓的复古风,像是从中世纪的墓里扒出来的!”夏尔不屑地说。

“这帽子能探测人的情绪! 不同颜色的灯代表不同的情绪。要不给你试试!”张量兴奋地说。

“不试了,说正事吧,你电话里不是提到巨人吗?你关注很久了吗,要不你分析一下这些巨人出现的目的是什么?”夏尔连忙推开这个厚重的帽子。

“沉默的巨人,很有趣!它们看上去是高级智慧生物派出的代表,可既没有向地球发起进攻,也没有发出任何语音信息。”张量一边说,一边在夏尔面前来回走动,就像丛林里的一只野兽。

“你是怎么判断它们是高级智慧生物的?”夏尔问。

“能一夜之间把拟人的巨人像布满全球,绝不可能是低等生物做的!请注意‘拟人’这个词,如果要发动攻击,它们不需要‘拟人’。我想,他们是在尝试着与人类友好接触,只是方法出了什么问题!”张量说着。

“那得近距离接触才能弄明白这事吧,可是据新闻报道,北京的巨人周边已经封锁了,进不去!”夏尔说。

“没错,巨人的考察团队已经找过我了,毕竟,专门研究外星文明的专家地球上也没几个。我答应了他们明天进入封锁线近距离接触巨人,帮你也申请了一个名额!或许你能观察到一些别人没发现的细节。”张量太了解夏尔了,知道她好奇心足够强留,不会拒绝。

“好,那就明天准时见!”夏尔回答。

夏尔回家后,兴奋得很晚才睡着。她梦见巨人变换着形态,一会儿是植物,一会儿又是动物,还开口对自己说话,用听不懂的语言。


第三天

巨人出现的第三天,张量、夏尔和考察队的其他成员进入了禁区。

夏尔站在巨人的脚底,观察着这个沉默的庞然大物,就像一座耸入云霄的巨塔,一眼看不到顶。要是巨人的腿轻轻抬起来挪动一下,准能把考察队员和自己像蚂蚁一样踩死在街道上。

中国政府对巨人的研究有了突破,顶部有一个圆孔,头天就用直升机扔了一只小白兔进去测试,兔子是漂浮在空中的。也就是刚好在巨人的大脑处,兔子呈悬浮状态,过了十分钟,仍然活着。

“听说美国那边已经把几批人送进了巨人的脑袋,那些人出来的时候都精神崩溃了,当然,这只是传言!危险是存在的,你确定要和我一起进去吗?”张量提醒夏尔。

“当然要进去!我胆子没那么小。”夏尔戴上了防毒面罩,准备进去。前面的四批考察队员已经出来了,他们俩是第五批。

直升飞机盘旋在空中,用绳梯把张量和夏尔送进了巨人的脑袋里边。里面半明半暗,夏尔刚开始有一点恐慌,很快,他们俩已经稳稳当当悬停在巨人内部了。悬浮着的夏尔尝试着控制四肢,改变方向,用眼睛、耳朵、手指去感受空旷处细微的变化。

“你能听见什么吗?”张量问她。

“不,什么都听不见。我们是不是该把防毒面罩摘了?”夏尔建议着,她不认为这里面有毒气,率先取下了面罩,张量也跟着她摘除了面罩。

她和张量对视了一下,摘下面罩后,周围的空气似乎凝固了。她感觉这巨人的大脑内部像是活物,能听到心脏跳动的声音,能听到呼吸声。一会儿,眼前出现了奇异的景象,在灰白的雾气中一只猫的影子浮了出来。

“他们放了一只猫进来?”夏尔问。

“什么猫?我没有看到!”张量回答她。

夏尔仔细辨认眼前只有自己能看见的这只猫,花斑纹,鼻子正中间有个小黑点,它朝着自己跑过来。这只猫在自己小时候已经死了,亲手埋的。她明白了,是巨人在挖掘自己的童年记忆,从里面找出了那只死去的猫。

“你看到了什么?”夏尔问张量。

“一棵跳舞的树!不,又出现了新的东西,好像下起了雨,尝起来酸酸的,似乎有点熟悉,真奇怪!”张量看上去很紧张。

夏尔和张量互相交谈,快速地交换意见,但他们都没法跟沉默的巨人交谈。他们俩就好像被困在了不同的独立梦境里,奇异的景致不断交替出现,记忆和幻想交织着,却一个都抓不住。

“不好,有一具悬棺,就要掉下来了!”夏尔喊了一声,她看见一口漆黑的棺木从峭壁的洞穴里飞了出来,漂浮在自己头顶,离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近。

“别怕,这都不是真实的!”张量拉住了她的手。

过了大约十分钟,直升机放下绳索又把他们拉了出来。夏尔和张量的额头上已渗满了汗珠。

“真幸运,我们还都没疯!”张量说着。

“再多待十分钟说不定就会!”夏尔还心有余悸。

他们把在巨人脑袋里产生的幻象都做了细致的笔录,可全世界最顶级的语言学家和心理学家也看不出这有什么意义。

傍晚时分,世界各地城市中心“沉默的巨人”突然不约而同地消失了,他们离开得干净、彻底,没有留下哪怕一丝痕迹。

回到家,夏尔发现隔壁邻居变了,他们不再为琐碎的事情争吵。似乎是受到了巨人事件的影响,他们终于明白以往争执的事都太小,不值得为此耗费宝贵的生命。

夏尔坐在阳台上,喝着矿泉水,她内心也产生了变化,不再为三峡悬棺的事酗酒、焦虑。毕竟,一个考古项目的失败,在浩瀚的宇宙中,在沉默的巨人面前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件,就像宇宙中的一粒肉眼几乎看不见的微尘。

【坐标:X行星】

X行星高级文明探索总指挥部收到一条来自地球附近的飞船的加密信息:第一次接触,任务失败!日志记录如下:

第一天:我们的飞船到达银河旋臂太阳系一颗名为地球的小行星附近,并隐藏起来。这颗淡蓝色行星上有植物,有动物,有微生物,经仔细观察,动物里面有一种两条腿的生物活动较为频繁,最有可能成为我们的接触对象。为了尽量显得友好,我们抽取当地最具代表性的两条腿生物形象,在星球上不同的位置投放了多个测试器。为了确保当地生物能重视,我们把测试器放大了多倍,在它们眼里看上去像是一个两条腿的巨人。两条腿的生物围成一圈观察测试器,它们还没找到测试器的入口。

第二天:两条腿的生物开始有组织地在测试器周围活动起来,它们受到了一定的惊吓,把测试器周围的空间隔离了起来,这不利于我们之间的接触。在离观测器较远的安全范围,有很多两条腿的生物跑来跑去,发出嘈杂的声响。它们有的放了飞行器在测试器附近转圈,有的搭梯子爬到测试器的上面,有的把测试器挖了一小块送去别的地方。我们没看出它们这样做有什么目的。终于,它们发现了测试器顶部的入口,扔了几只四条腿的生物进来。这些四条腿、长耳朵、红眼睛的白色小型生物没有给我们任何脑波反馈。

第三天:测试的最后一天,一些两条腿的生物终于陆续进入到我们投放的测试器内部。我们利用检索到的记忆,发送了许多初级的脑波测试信号给它们,它们发出虫子一样的叽叽喳喳的声音,时高时低,却没有检测到有任何脑波反馈。很遗憾,这些两条腿的生命看上去像是具备一定的文明,我们最初是把它们当作接触对象来严肃对待的。可实际上它们在这颗星球上所有的行为仅仅是为了满足口腹之欲,以及繁衍后代的生理本能。我们持续发掘两条腿生物记忆里边最熟悉的影像展示在它们面前,可它们连最简单的脑波回应都没有,就像是宇宙诞生之初生活在远古洞穴里的小虫子。我们的任务失败了,即将撤离所有测试器,离开地球,继续向远方航行。也许再经过数次跃迁,或许有希望找到能与我们结盟的高级智慧生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2 个关于沉默的巨人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8-6-8 16:34:44


suquan77  发表于 2018-6-14 14:39:13 | 显示全部楼层
开头的悬念设置很有吸引力,剧情的展开也是不疾不徐,让人很想读下去。然而眼角余光瞄到进度条的那一刻我就心知不妙……
果然,太短了啊!突然就结束,然后搞个外星人视角的好像很有哲理的样子,这不是我想看的展开啊啊啊,明明看到一半时还很期待的!作者你是写一半厌倦了对吧!
个人评分:60(前半75后半1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稻野熊  发表于 2018-6-25 09:47:20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相对完整,有悬念有填坑。总体来说节奏还算不错。起势略弱,开篇第5自然段才进入主题,感觉有点拖,事件冲突其实可以再早一点,一下子就抓住人眼球,效果更好。结尾有点刻意为之的感觉,主角的主观能动性几乎和结局并无关联,这个希望作者再思考一下。52分。共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