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2 199

遗迹

小p 于2018-6-20 10:42:41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维 加 斯 代 理 开 户15687927098-wjs666.n
  • 维 加 斯 网 投 官 方15687927098-wjs888.n
  • 维 加 斯 网 投 开 户15687927098-wjs999.n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遗迹_副本.jpg

每天早上到海边听海豚说有关遗迹的事,是我最开心的事情了。
我整理好毛发,吃完早餐,走出巢穴,跳上枝头,望了一眼清晨绚丽的阳光,兴冲冲地跳过葱郁的树枝,向海边进发。很多听课的学员已经坐定,有鹦鹉,乌鸦,兔子,乌龟……幸好,没有食肉动物,每次我看到食肉动物来听课,就莫名的恐慌。海豚用悦耳的高音说道:“岩松鼠,你今天来得比往常要晚,发生了什么事吗?”
我忽然想起来,我的好朋友灰松鼠昨天被狐狸吃了,心下感到悲伤,便诉说起来:“昨天一起来上课的狐狸,在回去的路上偷偷把灰松鼠吃掉了,我也好不容易才脱身。我昨天晚上哭了一晚,所以今早起来就晚了。”
大家听了也低头感伤,海豚悲伤地说:“我并不了解陆地上哪些动物是肉食者,哪些是素食者。如果我早一点知道狐狸不是吃素的,就不会让你们上同一堂课了。但是物竞天择是自然规律,我们无法违背,所以让我们忘却烦恼,一同听讲。”海豚将一个小物体抛上岸来,并摆正说道:“我昨天又从海底的遗迹中发现了这块东西,非常庆幸它一点没有变坏。这个东西就是人类,我们周围的遗迹都是很久以前被称作人类的动物建造的,他们全身无毛,皮肤光滑,喜欢用各种各样的东西包裹身体。后来气候变迁,人类渐渐就消失了。”海豚把人类旋转一圈来给大家看,所有动物们都被这个四肢伸展,全身光洁的小怪物吓到了,我甚至以为那个就是陆地的海豚,他们的表皮都一样光滑,而且异常聪明,是不是所有身体没毛的都这样聪明呢?我开始嫌弃自己一身浓密的毛发,要是我也全身无毛该有多好。这时候乌鸦插嘴说道:“这些人类长得好像南边森林遗迹里的大猩猩,不过他们全身都裹着黑灰色的细毛,而且脾气暴躁。遗迹是他们的地盘,不管谁进去都要被他们恐吓和驱赶,除了我之外。”
“那人类吃肉吗?”我害怕得不得了,要是人类也吃肉,要是吃肉的都这样聪明,我们的生存将更加艰难。“我们谁也没见过人类,所以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吃肉?”海豚根本不了解陆地上的素食者对肉食者有多么畏惧,我的远亲负鼠每次遇到肉食者都会被吓死,谢天谢地他每次都因此捡回一条命。但很多时候其他动物就没那么幸运了,他们大多都成了食肉者的腹中餐。
“我们虽然没见过人类,但是我上次在原始森林迷了路,遇到一群大象,他们说他们的祖先曾经见过人类,至于人类吃不吃肉,我就不知道了,或许大象们知道。”老乌龟嗷嗷昂首说着,拍拍脚蹼滑入水中,他冒出头补充道:“而且那是十几年前的事了,我已经忘记路怎么走,只记得那里是热带雨林,周围分布着很多遗迹。”
“我说过了,遗迹在南边的森林里,去那里的路只有我认识,如果你们想去那儿只有我能带路,不过你们得为我准备这个冬天的粮食,因为这个冬天会非常的长非常的冷。”乌鸦已经提前打起了寒颤。
“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你们除了喜欢吃腐肉,还关心起天气和气候来了吗?”老乌龟很是不满,明明是自己提出来的,为什么要让别人占了便宜。
“哦,老东西,别以为你生活在水里别人就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我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你跟我一样喜欢吃腐肉。再说了,这个气候预测是土拔鼠说的,她昨天出洞的时候居然能看见自己的影子,明明是阴天唉。所以她预测这个冬天会非常的冷,非常的长,不信你们就等着瞧吧。”乌鸦扑通几下飞走了。
大家面面相觑,我开始担心起老乌龟和乌鸦,越来越不相信他们说的话,我现在才知道他们居然也吃肉。虽然吃的是腐肉,但是吃肉的动物肯定比吃素的聪明,素食动物们都是这么想的。“好了大家不要慌,我们这就启程往南方。如果乌鸦说的是真的,我们正好可以在南方避冬,如果乌鸦说的不是真的,我们就当作去找大象,顺路去那里的遗迹看一看。”海豚高声憧憬地说。
看到大家兴奋起舞,我心里开始莫名的恐慌,南方不仅气候炎热,森林还有许多捕食者,而且遗迹那边还有黑猩猩,怪吓人的,难道他们不害怕吗?我支支吾吾地上前问道:“海豚老师,你喜欢吃肉吗?”
海豚开心地在水里滑了一圈:“当然喜欢,我就是从小吃鱼长大的。”我吓得向后摔成一团,海豚却笑着说:“海豚也是从陆地进化来的,因为气候变化在陆地上找不到食物,我们的祖先才迁移到了水里。而且海洋里的大多数动物都是吃肉的,他们每天都生活在危险之中,所以鱼的记忆都非常短暂,就是为了适应海洋生活,不必过得提心吊胆。”海豚突然向我伸出前鳍,我吓得跳到岸边树上,她又笑道:“你放心吧,我不会吃你的,我们不吃陆地上的动物,特别是有毛的动物。我只是想看看阴天下能不能看到影子?你和土拨鼠是远亲不是吗?”
我突然想起来:“能看到影子,我每天进洞的时候,都能看到自己长长的影子。”
海豚高兴地跃出水面,又在水面上垂直滑了一圈:“太好了,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我们开始沿着水路南下,消息很快传开,越来越多的动物加入到迁徙队伍,水里,岸上,树上,天上,数不清的动物浩浩荡荡分成若干队伍,食草的,食肉的,食腐的,按照食物链分成若干集群。
我离肉食者们远远的,害怕被他们吃掉,又不敢跟素食者们同行,因为他们看起来很笨。最终我只得提心吊胆地跟老乌龟和海豚们在一起,因为老乌龟在陆地上爬得太慢,我们大多时候都走水路,而我又偏偏是鼠类中最不擅长游泳的,只能紧紧地贴在老乌龟的背壳上。我这才看见他背壳上的伤疤,就像我平时把栗子啃掉了皮一样,不由得感到害怕,那伤疤一定是他挣脱捕食者的时候留下的。
“你看到了吧,那个伤疤是我路过遗迹的时候留下的。那些黑猩猩把我翻倒在地,踢来踢去进行玩耍,后来一只黑猩猩生气了,就用石头砸我背壳,我索性缩在壳里面装死,才逃过一劫。你帮我数一数,伤疤后面长了多少条纹。”
我数了半天才数出来:“十六条。”
“十六年了,很多事情我都忘记了,可是偏偏这件事无法忘却。每次想起都很害怕,都会不自觉地把头和脚缩进去。每天都过得提心吊胆,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我身边好多朋友都死了,我还侥幸活着。所以提心吊胆未必是件坏事。”
过了几天,我们来到一处海湾,海豚说为了安全起见,她要跟随海豚群一起漂洋过海。我们只好暂别,我跟老乌龟一同沿岸慢行。路上,我们见到好几处遗迹,遗迹外面扒满蔓滕,里面是高耸入云的岩体,内部中空规则,像一间间的巢穴。因为很多遗迹都浸在水里岸边,老乌龟不敢穿越足迹,我们只好绕很远的路,又因为老乌龟行动太慢,等我们到达半岛的时候,迁徙队伍已经过去了。
路上还有很多尸体,食腐动物依然享受着迁徙后的盛宴,老乌龟也停下来进食,我不吃腐肉,也害怕吃腐肉的动物们,只得爬到树上找果食。可是这里是亚热带森林,没有北方爱吃的栗子,大多是水分充足的水果。我又害怕有其他捕食者出现,不敢搜寻太久太远,还没吃饱便跑回去。刚坐上龟背,乌龟就把头和脚缩了起来,我才发现头上盘旋着两只飞禽,正抱头鼠窜找地方躲藏,却听见上面说:“嘿,是你们呐,岩松鼠,老乌龟。”
我们抬头一看,原来是两只乌鸦,其中一只不认识。“他是我的伴侣,我们正准备食物过冬,才发现动物们往南迁徙,我们又没有迁徙的习惯。不过其他动物都迁走了,我们又找不到食物,只好一起跟着迁徙。”她的伴侣也跟着说:“还好跟着迁徙了,我们刚走,天上就掉下来好多火球,都朝下喷火,把遗迹里的东西烧得一干二净。你们千万不能往遗迹走,否则要被烧死。”
老乌龟战战兢兢:“幸好我们没走遗迹。”我感到不解:“可是我们绕过好几座遗迹,都没有看到火球啊。”
“那些火球全部掉落在那些又高又大的遗迹里面,而且成群结队。有的像石头那么小,有的比山还要大。你们千万不要靠近南边的遗迹,那里的遗迹又高又大,一定会有火球掉落的。”乌鸦拍拍翅膀起飞,郑重地提醒我们。
“糟了,海豚她们还不知道有火球,要是她们去了南边的遗迹就麻烦了。”老乌龟担忧起来。“那你们快点跟上,我先去前边通知她们。”乌鸦们很快飞走了。
“我们能追上他们吗?”我开始担心老乌龟的速度。老乌龟转过头说:“我们必须分开行动,你从树上走,我从水里游,这样或许能赶上。”我一听就扒得更紧了,让我从树上独自一人,是非常冒险的行为,况且我又不认识路:“我害怕肉食动物,我害怕被吃掉。”
“现在路上已经没有肉食动物,只有腐食动物,你跟着他们走就不会迷路。”老乌龟爬到水边,等待着我从他背上下来。
我犹豫地抓着自己的大尾巴,牙齿咯咯打颤:“我,我也害怕食腐动物。”我不知所措,真怕伤了他的心,他一路驮着我,保护我,我现在却说了这样的话。我怕惹得他不高兴,只好从他背上退下来,老乌龟窜进水中游走了,只留我一个在那儿茫然无措。过了好一会儿他又浮出水面:“你总是害怕肉食者,害怕被吃掉。可是物竞天择是自然规律,如果不吃肉,食肉者们就会死光,如果没有肉食者,那些草就会被啃光,如果没有草,素食者们就会饿死,如果没有腐食者,尸体就会到处都是,没人处理。你想象一下,如果哪一天你家门口被尸体堵住了,你出不了门,就会饿死,但是如果有腐食者,尸体很快就会被处理,你就能出门找食物。这样你还怕食腐动物吗?”
我依然颤抖不止:“害怕。”
“那你怕我吗?”
我们相视无言,老乌龟再次沉入水中,我等了许久,他再也没有出来,我只好躲躲藏藏尾随腐食者们上路。
一天夜里,我被巨大的声音惊醒,感到天旋地转震耳欲聋。夜空中出现一群火球,和星星混杂在一起,很快那些火球变得比月亮还大,下面不停喷火。火球掉落在南边一片遗迹林立的森林里,森林很快燃烧起来,火焰比远处的山还高,火的颜色很快把左边的海洋染红了,那些波浪像似着了火,不停跳动着,很快海面就吹起了大风,那些火焰被风刮到海面上,海里也像着了火一样。我害怕极了,要是海里也着了火,海豚们怎么办?老乌龟们怎么办?我披星戴月起程了。最近独自一人东躲西藏,胆子渐渐变大了,我从树上跳下来,借助月光摸黑前行。
走了好长一段路,遇到一条河,天气也有所变冷,我便停下来,准备等天亮再找地方渡河。这时我听到上游水流嗵嗵作响,提着胆子走上去,看到一群高大的黑影正在渡河,不过他们不是渡到对面,而是成群结队从对面涉过来。我看不清是什么动物,不敢贸然靠近,我想他们也不会好心帮我渡河的,于是睡在河边。不知不觉天便亮了,到处迷雾笼罩,也听不到渡河的声音,心想那些动物已经渡河离去,只好先去找东西吃。刚窜进树林,便听到雾里面有声音,低沉且忧伤。我跳到另一颗树上,想靠近些看,那颗树竟然摇晃起来,我紧抓不放,树木很快便倒下了。这时我看到一头巨大的动物,用长长的鼻子卷着树干,把另一颗树连根拔起,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动物,一时间吓傻了。等我回过神来,才发现那动物后边跟着他的孩子和配偶,他们在用鼻子卷起地上的嫩草,送进嘴巴咀嚼。原来他们是素食者,我心下觉得安稳,硬着头皮上前问:“你好,请问你们是什么动物,遗迹那边发生了什么?”
“大象!”为首的大象愤怒地卷起又一颗树木。“该死的人类又回来了,他们把环境搞得一团糟,然后消失了几百年,现在又突然回来了。”
我心上一惊,原来他们就是大象,我听说大象最聪明了,没想到他们居然是素食者,原来素食者也可以这么聪明。我欢天喜地走到他们中间,全然忘了他们的高大与愤怒。大象们无视我向森林深处前进,我冒着被踩扁的危险赶上领头的大象:“你们要去哪里?”
“北方。”大象们继续前行。
“可是北方也出现了很多火球,北方的动物们都迁往了南方。”我不依不挠地跑在他前面,想要问他南边的情况。
领头的大象高举鼻子嗡嗡悲鸣,大象们纷纷停下来,领头的大象低吟道:“你是说北方也出现了人类?”
“我没见过人类,只知道有很多火球从天而降,把遗迹里的东西都烧毁了。”
“那些根本就不是火球,那是它们的巢穴。它们住在那些喷火的巢穴里面,把南边的森林都烧毁了。要是北方也被它们占领,我们就没地方可去了。”大象们望向东方,眼睛湿润了:“我听说海豚们的祖先也是来自陆地,如果我们能向海豚们一样,进入大海该多好啊。”
“海豚?你知道海豚们吗?她们有没有出现在南方?”我听到他提起海豚,心情急切起来。
大象晃了晃巨大的耳朵:“她们在东边的海湾,不知道在叫唤什么?”
“我知道了,谢谢你们。”我匆匆忙忙赶往东边,却又想起一个重要的问题,我站在树枝上大声问道:“大象先生,请问人类吃肉吗?”
为首的大象目瞪口呆:“人类不仅吃肉,还喜欢吃熟肉。他们喜欢把肉放在火里面,烤得热腾腾的再吃。”
我吓得两腿一软,掉落到地上,脚不点地往东边跑去。一直跑到中午,我才抵达海湾,海里像煮沸了一样,海豚们不断翻腾着,尖叫着。她们的头顶有很多喷火的巢穴在飞来飞去,那些巢穴一只接着一只贴近海面,伸出奇怪的舌头,把海豚们都框了去。海里面的海豚越来越少,天上的巢穴也越来越少,我忧心忡忡地在岸上徘徊,不知道海豚老师有没有被巢穴抓去。到了傍晚,巢穴渐渐散了,海湾里的海豚也所剩无几,我又不敢涉水去问,只能在岸边干着急。这时最后一只巢穴朝我这边飞来,我左扑右跳往森林逃窜,只听见身后“噗通”一声,一只海豚掉下来砸在浅滩上,巢穴径自飞走了。
我跑到海豚旁边,看到他伤得不轻,而且搁浅在岸边,怕是活不成了。“你好!”我上前问道。他奄奄一息回应道:“你好……”
“海里面发生了什么?你们为什么被人类抓起来?”
“我也不知道,只是被那个声音吸引,然后就变得迷迷糊糊的了,我还以为是同伴发出的声音,没想到是那个东西发出来的,原来它们是人类。”海豚挣扎了几下,头上的鼻孔喷出血来。
眼看海豚快不行了,我只得直接问他:“那你知道北方来的海豚吗?她们有没有和你们在一起?”
“北方?你说的是那群歌声很好听的斑纹豚吗?她们跟随鲸鱼们继续南下了,好像是要从南边那条大河游到内陆,去找大象和遗迹。”海豚说完已经精疲力竭,不能再说话。我起身欲离开,海豚用最后力气说:“不知道同伴们怎么样了?不知道人类会不会吃了他们?”
我听了异常难受,对他说道:“人类不仅会吃他们,还会用火把他们烤得热腾腾的再吃。”海豚听完便断气了,我不知道他是痛死的,还是吓死的。
我继续南行,很快又入夜了,这一次离遗迹非常地近,我不敢多作停留连夜赶路。到了早晨便渐渐远离了那片被火烧过的遗迹,我放松下来,准备寻找果实充饥休息,发现所有果子被洗劫一空。我边寻果子边赶路,不经意间发现了一群通体发黑的动物,像大灰熊一样庞大,嘴巴却没那么尖,牙齿也没那么长,不过他们的指甲上长满了肉,比大灰熊的长多了。我看到他们摘果子吃,就放松警惕上前打招呼,谁知他们一看到我,个个暴跳如雷,一哄而上过来抓我,我急忙爬上树,他们也上树。我跳过无数颗树逃之夭夭。
过了很多天,我沿海岸线前进,终于进入了一片热带雨林平原,路上我打听到那条大河就在这座的深处,而河口就在平原海岸线的中央。如果我直接前往遗迹与河口之间,说不定还能赶上她们。我马不停蹄跑进雨林里,雨林里的大多动物都不知道人类和火球,所以还过着习以为常的日子,我必须小心翼翼地防备他们。
突然有一天,我在内陆一条支流遇到了老乌龟,感动得贴在他背上不舍下来。他又像往常一样驮着我,沿河前进,只要顺流而下,我们很快就可以到达主河道。我将这一路的经历滔滔不绝说给他听,说了三天三夜,老乌龟听到那些追我的动物,才告诉我说那些就是黑猩猩,说不定就是当年砸他背壳的那一伙,我能跑掉算非常走运了。我又问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内陆河道,老乌龟说是因为洋流向北流动,自己无法潜入深水避开洋流,只得上岸找河道前行。不过总算又在一起了。
我向他道歉道:“对不起,我说了那样的话。”
老乌龟拍拍水花笑着说:“现在你不是一个人过来了吗?你已经成长了。”
“这一路过来,我才真正体会什么叫害怕,看到那些被烧焦的尸体,看到那些被捕捞的动物,我才明白为了填饱肚子,吃一两只动物不算什么,还有其他动物存在,以后还可以繁衍出来。可是如果森林被烧光,动物就会全部死掉,再也没有动物;如果海洋被滥捕,海豚们就没有栖身之所,就再也没有海豚。人类真的好可怕,大象说他们不仅吃肉,还喜欢把肉烤得热腾腾再吃。可是森林里被烤得热腾腾的动物到处都是,他们又不吃,也没有腐食者去吃,那些肉也不腐烂,森林里变得臭哄哄的。”我把被火烧过的森林里的情况告诉他。
老乌龟游了很远很远了,才感慨地说:“因为那些腐食者和树木一样,都被烧焦了,自然就没有东西去吃了。”
我们沉默了良久,顺着弯弯曲曲的河道,流了四五天,终于进入了宽阔的主干道,很快我们便遭遇了鳄鱼,露出半个脑袋在我们周围流来流去。老乌龟安慰我说没事,主动向那些鳄鱼打听:“你们最近有看到海豚从这里游过去吗?北方来的海豚。”
鳄鱼无精打采凶神恶煞,边下沉边说:“我们没看到什么海豚,最近经常从这里游过的,是一群像鹦鹉一样吵的家伙,它们飞在水面上像蜂鸟一样快。”另一只鳄鱼咕噜噜下沉,冒着气泡说:“我觉得它们比鹦鹉还要吵,比蜂鸟还要快。你们最好小心点,它们会抓走一切看到的东西。它们又来了。”
下游果然飞来一个奇怪的东西,身体像海豚一样顺滑,左右长着一对翅膀,翅膀末端又长着一双带蹼的脚,脑袋上长着一排又大又亮的眼睛。那东西通体白色,又吵又快,一下就从我们面前超过去,划开巨大的波浪,我抓着老乌龟不敢放手,沉到水里呛了几口。等我们浮出水面,那个东西又“嗞嗞”吵着飞回来了,绕着我们一圈才停下来,接着嘴巴向上面张开,从里面伸出一条白色舌头,那舌头从嘴巴里面跳了出来,跑到翅膀上,发出一串声音:“喂,你快看,我发现了一样奇怪的东西。”紧接着,又一条舌头跳出来,跑到别一只翅膀上,那舌头下边分叉,上边也分叉,很高兴的样子:“啊,是一只松鼠,和一只乌龟。它们怎么会一起?这真是太神奇了。”
“我们把它们抓去做展览,顺便研究一下它们的习性。”
“这个主意不错,一定会引起学界轰动。”
会分叉的舌头向我们伸出更奇怪的舌头,我看到那东西和捕捞海豚的东西一模一样,急忙对老乌龟说:“快跑,它们是人类。”老乌龟不忍心丢下我,和我一起被网套住,抓进了人类的巢穴。我们被分隔开来,老乌龟被放进一个透明的水箱,我被关进一个带有大轮子的笼子。后来其中一个人说:“它们或许是在漫长的自然环境中进化出了共生关系,我们把它们放在一起试一试。”
我们于是又被放进同一个水箱中,我像抓住了救命稻草,紧紧贴在老乌龟背上,老乌龟因为害怕过度,一直缩着四肢和脑袋,我被拖进水中。它们失望地将我们分开,我被重新关回笼子,一路上,我都在忧虑,我们什么时候会被人类吃掉,渐渐地我终于明白了,当我们看见火的时候,就是被人类吃掉的时候。
我们经过一阵颠簸,又被转移到一个更大的巢穴,这个巢穴放了很多栗子,还有放满腐肉的水塘,我和老乌龟又被关在了一起,老乌龟依旧太害怕,一直躲在水穴里。我开始也感到害怕,渐渐地就习惯了,每次都趁夜色降临寻找出口。过了些天其中一个人又说:“我觉得再这样下去,这只松鼠就快变成家鼠了。”另一个说:“依我看松鼠和乌龟没有重现那种状况,是因为离开了那种环境,使它们的共生关系解除了。不如我们模拟一下当时的环境,说不定就会成功。”
结果隔天夜里,我们就回到了风雨交加,水流湍急的河道,这里的植物都很新,泥巴还有刚翻开的味道。因为没看到有人,老乌龟胆子渐渐恢复,跑出水面来问我:“岩松鼠,这是哪儿?”我只得摇摇头,突然水流冲上岸来,我下意识地爬到老乌龟背上,老乌龟见水流湍急,于是也爬上岸来,水流又易道,再次冲上岸来,不管我们走到哪,水流就冲到哪。老乌龟没办法,只得驮着我在河面上游来游去,河水也像我们累了一样,逐渐平息下来。老乌龟眯着眼说:“明天再去找海豚她们吧。”
结果天一亮,我们发现又换了地方,这是一间更大的巢穴,有山有水, 还有栗子树和橡树,有瀑布和池塘。我还发现了其他动物,虽然大多数是小动物,但我不想跟他们交流,我只是想安慰一下老乌龟,他又躲到水底下去了。不一会儿,巢穴里陆陆续续进来很多人,有大人有小孩,它们的皮肤五颜六色,千奇百怪,看起来根本不像一种生物,但是脑袋又长得大同小异,一双大大的眼睛,光滑的脸庞,隆起的鼻子,浓密的头发,有的长有的短,声音有的高有的低,但是比海豚们的声音低得多,而且很难听。它们交头接耳嘀嘀咕咕唧唧呱呱,一双双深邃的眼睛目不转睛盯着我们,从一边走到另一边,每次那些人进来,都会叽叽喳喳叫个不停,我听得最多的一句就是:“我第一次见到……”。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到人类,而且离得那么近,但是它们从来都不跨越跟前那道矮墙,后来我才知道那道矮墙上边存在一道透明的魔法墙,它们既进不来,我们也出不去。
终于有一天,老乌龟从水中爬出来了,他兴奋地对我说:“岩松鼠,我终于打听到了海豚们的下落,她们原来也在这个巢穴里。池塘里的沼虾说这里的水通往另一边,她们和河豚被关在一起。因为是在河里面捕捉到的她们,所以大概也把她们当作河豚了吧。”
“谢天谢地,她们没有去往遗迹,要不然就要被烤了吃了。”我由衷感到宽慰,又扒到他背上悠哉小憩,墙外突然喧闹起来,人们对着我们指指点点,看起来很高兴。老乌龟垂下头沮丧地说:“我们就在遗迹里面。”我慵懒地安慰他说:“人类或许并没有那么坏,我们虽然被关在这里,饿了就有东西吃,困了就可以睡觉,晚上不会凉,白天不会晒,风吹不着雨打不到,比在外面安全舒服多了。”老乌龟有些丧气,飘到水面上:“这样的生活你会感到满足吗?”我迷迷糊糊地说:“满足。”因为我知道,只要看不见火,就不会被吃掉。
渐渐地,我的胆子越来越大,每次人们来观看的时候,我就会爬到乌龟身上,如果乌龟不出来,我就跑到魔法墙边去卖萌,人们喜欢极了。当我看见有人吃东西的时候,我就会凑上前去,看它们吃的是不是热腾腾的肉。渐渐地,我渐渐清楚了人类什么都吃,不管是我喜欢的栗子,还是灰狼喜欢的肉,奇怪的是我从来没有看到它们用火烤,更没有看到它们吃热腾腾的肉。我终于弄明白为什么林子里烧焦的肉没人吃了。
忽然有一天,巢穴里来了几个身体通白的人类,它们的头却不尽相同。其中一个人说:“尊敬的各位外星来宾,这就是地球上最珍惜的濒危动物——岩松鼠。”
我像往常一样在它们面前卖萌逗它们开心。它们看起来确实很开心,其中一个绿脑袋的说:“真是太可爱了,我真想带一只回我们的星球。”
另一个人类又说:“我们找遍了地球也没有找到它的同类,这是宇宙中最后一只岩松鼠,我们准备提取它的基因,再把它做成速冻标本。”
随即取出一支麻醉枪朝我一射,我感到天旋地转,不省人事。
突然,我感到极度的寒冷,像是进入了无尽的寒冬,永恒的寒冬,再也没有机会醒过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2 个关于遗迹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8-6-8 16:36:10


suquan77  发表于 2018-6-14 14:39:33 | 显示全部楼层
蛮有意思的角色切入,行文有种童话的感觉。阅读时莫名联想起了《悟空传》里的那只小松鼠,有趣的体验。
个人评分:6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稻野熊  发表于 2018-6-20 10:42: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则寓言,科幻成分感觉有些薄弱,不过这不重要,主题和思想已经传递到位了。优点在于主角的塑造、人物关联以及渴望与阻碍的冲突上,使读者愿意沉下心来跟着主角前行。结尾感觉有些突兀,转折得让人措手不及,望作者再做权衡。62分,共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