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493

看不见的城市

小p 于2018-6-15 17:42:07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看不见的城市配图_副本.jpg


公元2217年12月25日,阳光钻出乌云直射在古老的钟楼上,锈迹斑斑的指针滴答滴答挪动到9这个数字上,“铛!铛!……铛!”厚重的声响在空中回旋,大坞城的广场上出现了从未有过的异样。

夏群同往常一样,站在广场上排队等待通过“门”,黑压压的人头一眼望不到尽头,“门”最近不太稳定,这让她的脚步挪动得十分缓慢。这时,轰隆隆的声音响起,她一转头,便发现广场中心凹槽里静止多年的金属球竟然开始缓缓转动,尘垢扬起漂浮在空中。当金属球转动到淡蓝色水晶面朝上的时候,一个老人的全息投影出现在金属球正上方,这已是一百多年前的影像显示技术了。老人穿一浅灰色T恤,银白色的头发微卷,戴着一副正圆的无边框眼镜,眼神像雷达一样扫射着广场上的人群。

“大坞城的居民们,很高兴隔着一百年的岁月和大家对话,现在你们心中一定有许多疑问!请先不要惊慌,我叫许维,是大坞城的创建人之一,我和一个公益团队深蓝在一百年前完成了一项巨大工程,我们通过技术手段把大坞城搬运到了一百年后。如今离到期时间仅剩一年,也就是说在2218年的12月25日,大坞城将会出现在第一中心城市南侧的荒地上。”

老人轻咳了两声接着讲,“预计,经过一百年的漫长岁月,这座新移民过渡城市的使命也早已完成,祝大家早日搬迁到第一中心城市里,顺利融入百年后的城市生活!”

话音刚落,全息影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泛着蓝光的倒计时数字。夏群看到金属球上方悬停着一个巨大的数字“365”,蓝色的数字闪烁着,表示大坞城的隐藏还剩365天,她想。广场上老人许维的话和倒计时数字让排队去第一中心城市工作的队伍瞬间炸了锅,人们交头接耳,没有比这更不幸的消息了。每个人心里都明白,大坞城若是出现在第一中心城市的南郊,那便意味着将很快被拆除。

“你听说过墟城吗?第一中心城市北边村民自行搭建的小楼,近二十年了都还没被拆掉,万一这里不能住了,我们就搬到墟城去。”夏群前面的队伍里有个年轻人说着,他脸上浮着乐观的表情。

“是吗?可我听小道消息说墟城下个月就要被拆了,内部文件通告都有了,只是还没正式公布。”另一人连忙接上话茬。

“西边的绿城呢?我有个远房亲戚曾经住在里头,听说环境还不错,据说冬天暖气供应也很充足。”又有人想到新的一处落脚地。

“老弟,你的消息太陈旧了吧,我是从绿城刚搬来大坞城的,今年冬天绿城就已经闹了气荒,明年说不定水和电也供应不上。”一个中年男人反驳了前面人的说法。

“那,附近还有别的什么地方吗?”夏群小心翼翼地插入一句提问。

周围的队伍一下子变得沉寂下来,夏群的问题许多人都听到了,但没人能答得上来。

夏群在队伍里惯性地挪动着双腿,离 “门”越来越近,和大多数大坞城的居民一样,在倒计时的巨大压力之下,日子像上了发条还得继续。在大坞城这头,“门”固定装置在广场东部,已经有近一百年了。那不是一道肉眼可见的门,只是人为加上了红色边框标识,看上去像一道门的样子。其实那是一个扭曲时空形成的虫洞,有两个胖胖的管理员守在门口。夏群非常紧张,前些天已经有人在穿过“门”的时候出了问题,右手长在了左边,左手长在了右边,那个人瞬间崩溃了。夏群忐忑地跨进“门”里,右腿先消失,接着是整个身体和左腿,才五秒钟不到,她已经到达了第一中心城市繁华的市中心。所幸,自己的粒子重组过程没出问题,脑袋、胳膊和腿都完好无缺,毕竟出问题是极小概率事件。

从一辆停在路旁的无人驾驶货车的车厢尾部钻了出来,夏群匆匆混入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没人注意到她来自一个看不见的城市。

被“门”隔开的第一中心城市与大坞城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

第一中心城市高楼林立,最高的一栋连体双子塔高达2800米,像两柄倒立的剑直插入云霄。几乎每栋楼的顶层都设计了直升机停机坪,每一层的阳台上均留有个人飞行器卡位。空中回廊把一座座摩天大楼连接起来,回廊上种了不少粗壮的绿叶乔木、爬藤植物和经基因工程改良后的花朵,李花和桃花在同一个枝头绽放,蓝孔雀、鹦鹉、凤尾蝶栖息其中。

夏群步行穿过几条街道,匆匆走入一栋熟悉的银白色大楼,她把右手掌按在电梯口的闪着紫色灯光的面板上,DNA生物信息识别通过。夏群和其他人一起乘坐电梯上楼,电梯先停在了147层,夏群快步走了出去。她微笑着跟同事们打招呼,可脑海里还重复回响着大坞城广场上的老人许维的声音。夏群把脑袋里的声音强按下去,让它暂时不再干扰自己。然后匆匆找到了自己的工位坐了下来,把一个纽扣状的传感器贴在额头上,照例开始一天的电子商场导购员工作。

选了一套橙色的虚拟制服,再按下办公桌上的红色按钮,夏群便进入了人头攒动的商场一楼。她在电子商场的形象看上去比现实中年轻许多,肤色和头发也浅一些,她的工作内容是站在楼梯拐角处给新顾客或者不小心迷路的顾客指路,回答他们的各种咨询,将他们引入不同品牌的服装店里。

大坞城广场上的倒计时数字显示仅剩182天了,夏群和许多在城里生活多年的新移民一样,对这座看不见的城市有着莫名复杂的感情。

大坞城错落有致的违建楼房沿着原地形修建而成,大街小巷看起来虽杂乱无章,可夏群置身其中,闻到炒栗子、烤红薯的香味,温馨的感觉便会油然而生。除了无证的小摊小贩以外,大坞城里还藏着不少小作坊,做瓷器的,做服装的,做木工活的……作坊和住房往往挨在一起,订单量大的时候,工人们没日没夜地干活,能拿到双倍的报酬。一楼往往开着小餐馆,日用品店,大坞城从来没有被哪一个行政机构预先规划,从四面八方涌来的新移民自发地形成了繁荣和完整的商业产业链。


近一百年来,夏群的家人已经在大坞城里生活了三代。

夏群的外祖父是第一代大坞城的移民,外祖父的老家是一个天文距离般遥远的存在,据说是在一个偏远的内陆小山村,村子里的大多数人还没来得及走出去看一眼,就病死了。

外祖父在世那会儿,整座城市经历过一次大型拆迁。由于整座大坞城就是违建群落,被第一中心城市的管理人员盯上以后,某天清晨挖掘机开过来,硝烟四起。没几日,便把整座城市夷为平地,几十万的新移民损失了大量财物,过着东躲西藏的日子。家乡是回不去的,第一中心城市也没有他们的容身之所。于是,过不多久,大坞城又被八方涌来的居民自己动手重建了起来,不到十年便恢复了昔日的繁荣。

夏群的母亲出生在大坞城隐藏到时间线里以后,母亲一辈子生活在大坞城里,她不喜欢第一中心城市,母亲始终觉得那座光鲜亮丽,到处都是参天高楼、个人飞行器和充满巨量虚拟信息的城市不是自己的家。大坞城才是夏群母亲心目中永远的家,她和父亲一起凭借精打细算在小型作坊辛苦劳作攒下来的钱购买了大坞城里夏群现在居住的公寓。这也是夏群在大坞城唯一的家。

夏群出生的时候,大坞城里已经有了幼儿园、小学、中学,她的童年是幸运的,在母亲眼里她永远是整个社区里最可爱的小孩子。她和小伙伴们打闹,熟悉了这里的每一条巷道,还自发性地创造出一些有趣的游戏。甚至在灰色小楼房背后的垃圾堆里捡到一个缺了腿的玩具熊,或是几颗有缺损的玻璃珠子,也能自得其乐地玩上好几天。

小时候,她曾经以为大坞城就是城市生活的全部,直到穿过“门”,到达咫尺之遥的第一中心城市,在两千八百米高楼的楼顶乘坐个人飞行器在夜空中俯瞰整座城市时,她才意识到自己幼时的想象力是多么贫乏。她不恐高,当飞行器在楼顶盘旋时,眼前脚底下色彩斑斓的灯光像夜空中的群星一样闪烁,每一颗都散发出不一样的光芒。闭上眼,风声从耳边呼啸而过,她首次感受到了成为一只自由飞翔的鸟是什么感觉。

在大坞城里读到高中毕业,这也就是大坞城里大部分小孩的最高学历了。夏群毕业后,在第一中心城市里找到了一份门槛不高的工作,也就是电子商场导购员。起初,她以为这份工作会让自己幸运地留在第一中心城市,可随着流入的人口越来越多,第一中心城市的房价和房租像坐了火箭一样蹭蹭蹭地飞涨,留在这里成为了一个遥不可及的梦。她只能尽最大努力生存着,没时间去想要更多,能居住在大坞城里过着双城生活,已很幸运。

大坞城广场上的倒计时仅剩90天,城里的人似乎没有减少,大约一百多万没地方可去的人仍然居住在这里。

接下来的日子里,随着倒计时清零的大限之日临近,大坞城人人面色凝重,个个头上笼罩着看不见的愁云。

最先出现异常的是夏群的一位邻居老沈,那是一个机器人修理工,就住在夏群隔壁。他接连一个月一次门也没出,某天夏群听到他在屋里砸自己的工具箱,她去敲门,想安慰他几句,可是修理工拒绝开门。他们只是隔着薄薄的门板说了几句话。

“老沈,你怎么一直闷在屋里?你需要吃点儿什么吗,我顺便帮你带?”夏群问。

“走开,不需要你多管闲事! 走开!”门里面一阵沉默后,突然爆发出一阵高分贝的怒吼声和砸东西的声音。吓得夏群后来再也不敢敲他的门。

终于有一天,夏群记得那天天色特别好,邻居从楼上跳了下去,从自己家隔壁,15楼,也就是1503的阳台上跳了下来。她刚好路过,不得不目睹了一幕惨剧,修理工老沈厚重的身体就砸在自己每天路过的菜摊上,脑浆溅了一地,这场景触目惊心。

菜贩子被吓了一跳,他先是跳开两步,然后歪着头仔细辨认摔下来的这个人。“这个……好像是老沈?”他辨认出这是那个经常来买菜的机器人修理工,一个脾气温和的好人,买菜很爽快,从不斤斤计较地砍价。

“对,这就是老沈,住我隔壁的邻居!”夏群迅速补充确认了一句。她心里有点堵得难受,却又无能无力。只得匆匆走开,赶着去排队到第一中心城市上班。

还有几个人路过,却没有过多停留,就已快步走开各自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一大早,就触了霉头!”菜贩子趁路过的人还不多,骂骂咧咧地扔掉几棵被血迹弄脏的菜,找来一个头发斑白的清洁工把死人搬开,然后迅速把菜摊周围打扫干净,生意遂又恢复正常。

夏群走在路上,脑海里还被迫重复播放着老沈跳楼的惨象。这个机器人修理工老沈以前和夏群在楼下经常碰到,聊过几次天。42岁,只知道他姓沈,有二十年多年的工作经验,技术很娴熟,可随着年轻人不断涌入,工厂不再需要那么大岁数的修理工,随便找了个借口把他辞退了。夏群知道老沈老家那边还有个儿子,来过一两次,又送回了老家,他每月定期寄钱回去。不知道他走后小孩该怎么办,小孩会不会来这里找他?夏群的心里钝痛了一下,替他惋惜。

大坞城和第一中心城市里应该说工作机会还是很多的,有许多工种可以选择,比如说老人陪护员,增强现实工程师,记忆修复师等等。老沈怎么不换一份工作呢?

渐渐地,夏群自己的情绪也没有以前那么平稳了,焦虑像野生的藤蔓一样渐渐在心中蔓延。她希望大坞城的倒计时推迟一些,哪怕多给半年时间也好。


周末的一天,夏群走进了大坞城广场西边的历史档案馆,这里许久没人来过。她坐下来,随手翻开了一本覆满灰尘的泛黄卷宗。这里记载着大坞城一百年前的历史,那些鲜活的历史变成古老的文字和图片被存放在档案馆里。夏群发现了大坞城创建者许维的名字,顺着名字往下看,还发现了公益组织深蓝部分成员的简介。卷宗里详细记录了大坞城如何搬运到一百年后的技术细节,以她的文化程度看得不是很明白。

当年的工程师们用一张薄薄的特殊材料制成的膜把大坞城包裹起来把它搬运到了百年后。“门”的装置设计得犹为精巧,在接近百年的漫长岁月里都没有发生过大的故障,只是最近才开始变得不稳定。最初“门”的出口被设计在第一中心城市的公园里,后来搬迁到大厦的地下室,以及无人驾驶货车的尾箱里。卷宗里有剪报、照片,夏群大致明白了前因后果。神秘的公益组织深蓝的成员,不知如今是否还有后代生活在大坞城里,或者早已搬迁到第一中心城市里?夏群沉浸在古老的卷宗里,当年的景象在她脑海里面重现。突然,有人从后边拍来拍她的肩膀。

“嗨,在找什么?”一个年轻的声音在夏群身后响起。

“你是……你是许维的后代?”夏群回头看见的这张脸,长得酷似面前摊开的卷宗里照片上年轻的许维,她不太确定。

“我是这里的管理员,历史档案馆有许多年没人进来查阅资料了,这地方或许已经被大坞城的人忘记了。你是?”年轻人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问她是谁。

“我,我叫夏群,无意间闲逛到这里。对了,广场上的老人投影许维是你的祖父吗?”夏群说。

“没错,许维正是我的祖父。我叫许朔,那天广场的投影我在档案室里看了很多遍,祖父和他的团队以为给大坞城居民一百年的过渡时间已经足够,完全没有预料到一百年后大坞城的居民还是融不进第一中心城市。” 许朔说。

“你祖父说的话看上去是有一些道理,可是能融入第一中心城市的人毕竟是极少数人,不可能每个人都搬过去。绝大多数从四面八方涌入的新移民,是需要长期居住在大坞城的呀,这里就是他们的家,也是我的家!”夏群不是很理解。

“是吗?可我认为大坞城在设计之初就是一块临时过渡的地方,环境比较脏乱。大坞城居民的最终目的地注定是第一中心城市!他们暂住在这里,去第一中心城市工作和生活,是为了用青春给这座城市赋予灵魂!可惜,几代人过去,大坞城的居民已经把最初的梦想遗忘了!你也忘记了吧?”许朔无奈地叹了口气。

“我?不,是第一中心城市的门槛升得太高,让大家都不敢再奢望!还没有生存下来,怎么能奢谈梦想呢?总会有新移民需要落脚在大坞城,这么多年,我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双城生活,只可惜倒计时快要结束。不知道有没有办法把大坞城再搬到一百年后?”夏群焦急地问。

“这可是个大工程,恐怕很难,我近期也在思考这个问题。”许朔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不过,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当初的技术细节都完整保存在档案馆里,我和一些技术专家讨论过,已经有一些初步的思路了。”

夏群看到许朔的眼神笃定,她想,也许还有一线希望。

倒计时仅剩28天,只有极少数的人通过努力在最后的期限到来之前搬到了第一中心城市里去居住。有的人是七弯八拐好不容易找到第一中心城市的远房亲戚暂时投靠过去,有的是把遥远小山村的田地和祖产变卖了到第一中心城市去租房。而绝大多数剩下的居民没地方可去,不得不留在大坞城等待最后的判决。

公元2218年12月25日早晨9点,倒计时结束,大坞城广场上蓝色的数字“0”旋转了几个圈以后,变得黯淡无光。

大坞城里的居民们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等待着未知的命运。


此时,第一中心城市南面城郊结合处的一片杂草丛生的荒地突然出现了异常,无人机侦察到这块荒地上凭空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白色椭圆状物体,就像是蒙着面纱的半个鸡蛋。

有着敏锐嗅觉的媒体涌向南郊,带着各自的摄影团队和金牌记者。几乎每一个频道都在疯狂转播着南郊这半个突然出现的巨型鸡蛋。

“城市的神迹!这可能是上帝送给我们的一件礼物,你知道,就像天使从天而降一样!”一位年长的牧师面对镜头兴奋地手舞足蹈。

“会不会是天外来客?这的确有可能,从它突然显现的速度来看,科技和文明一定比我们高出许多量级!”一科学家发表自己的看法。

“第一国家电视台正在为您现场直播!今晨9点整出现的这个庞大不明物体,疑似高级文明的产物,它散发着迷人的彩虹色光,真美。快看哪,它的表面正在发生变化! 摄影师,请让无人机飞得更近一些,让大家看得更清楚一些!”

在冉冉升起的阳光直射下,不明物体白色的面纱悄然褪去,鸡蛋壳似乎融化了。

一座巨大的城市像海市蜃楼一样淬不及防地显现在了荒地上。装载着足足一百万人口的大坞城,从隐藏的时间线里蹦了出来。同一个时间线上的物质呈现出奇异的叠加现象,大坞城的地面出现了大片的荒草,几只不幸的野狗嵌入到墙面成了凝固不动的雕塑,一只蚊子的部分翅膀和玻璃紧密结合在一起,剩下的翅膀还努力扇动着想要飞走。广场上站立着一堆目瞪口呆、无所适从的人。

“看,这是一座从天而降的城市啊!简直就是千年难遇的神迹!观众们,请跟随我们的摄影镜头去探寻这座神秘的新城市,让我们珍惜这次与高级智慧生命体对话的机会吧!”国家电视台金牌记者的好奇心和观众一样被勾起来了,他带着摄影团队快步朝着大坞城走去。

第一中心城市的观众们,屏住呼吸,在电视机面前期待着高级智慧生命体的出现。他们看到镜头里出现仿古的石板路,狭窄而阴暗的街道,金牌记者一边走,一边解说着:“这好像是某个失落的文明,墙壁上的纹路都体现出了某种神秘的质感……多么精致的工艺!等等,哪里来的腐烂的味道?”金牌记者捏住鼻子,镜头里边出现了一条黑色的水沟,蚊虫飞舞。随即,一个脸上脏兮兮的小男孩抱着一个球跑了过来,他抬起头好奇地望着天空中飞着的摄影机!

“啊!这太意外了,刚刚大家看到的,是一个脏兮兮的人类小男孩,这里面的生物居然是我们的同类!”金牌记者很失望,原来这里并没有外星生物。随着摄影团队向大坞城继续前行,记者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语调也从初始的兴奋变成了无精打采,“刚刚随机采访了几个人,洗碗工,修脚工,机器人修理工……呃……原来这些人一直在第一中心城市工作,就在我们身边!”

一拨一拨的媒体带着好奇涌进大坞城,完成各自的采访任务后又纷纷失落地离去。第一中心城市的观众们也逐渐对大坞城有了更多了解。

“荒地上的这片建筑,规模的确很大,超过了我们的想象,但它们没有合法的批文,有非常大的安全隐患!”一新上任的政府官员面对镜头皱着眉头说。

“一想到荒地上突然冒出100万人,我晚上都不敢出门了,万一被抢劫了怎么办?他们当中许多人看上去可不像有正当职业的人!”第一中心城市的一位家庭主妇接受采访时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他们白天就在我们周围活动,晚上回到脏兮兮的住处,这太可怕了! 传染病菌给小孩可怎么办?”一办公室职员在镜头前扶了扶眼镜腿,说完又继续工作。


记者们走后没几天,夏群听到屋顶上有轰隆声,她沿着狭窄的楼梯快速跑到自家楼顶,几架无人机正在头顶盘旋,每一架都带着一个大喇叭。

“住在大坞城的人请注意了,大坞城的性质属于违建,本该立即拆除。但基于人道主义考虑,第一中心城市的管理者们给城里居民争取到二十四小时的时间进行搬迁!现在重复三遍,请尽快离开,请尽快离开,请尽快离开!”大喇叭在楼顶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

长时间积累的情绪终于爆发,夏群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看来结局已无可避免。她居住了几十年的小公寓预计在二十四小时后将随大坞城一起化为乌有,自己、母亲以及外祖父整个家族好几代人的迁徙成果终将化为乌有。

离开了大坞城,她又能去到哪里呢?空气中充满了听不见的悲鸣声,此时大坞城有大约一百万居民也在思考同一个问题。

十架挖掘机开到大坞城边缘,一字排开,像整装待发的军队。夏群擦干眼泪,在楼顶目光呆滞地看着这些冰冷的巨型机器。压制许久的怒火从心中燃起,她捡起一块石头朝挖掘机的方向扔去,石头在半空中滑行了没多久,很快便由于地心引力形成自由落体的弧线掉落到草丛里。

挖掘机开始启动,就像战场上的坦克一样横冲直撞、攻无不克。处于大坞城边缘的房子最先被拆除,到处弥漫着尘烟。

自家公寓所在的楼眼看着也快要被拆了,夏群急匆匆跑到楼下。她发现有大坞城的边缘站着许多和她一样的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们像雕像一样静默地站立着,眼里含着泪水,握紧了拳头。

夏群站到了挖掘机面前,她挥舞着双手想要阻止这场拆迁。挖掘机里的操作工人,他们只是严格地遵守预先接到的指令。他们看得见面前的人,却没有停止。夏群被撞倒在地,她半躺在地上,眼看挖掘机的轮子就要往自己碾过来,她使出全部力气站了起来。挖掘机没有停止,又撞了她一下,血从夏群的额头上流了下来,到了嘴里有浓浓的咸味。正在生死攸关的时候,有个人把她拉了出来,是许朔,他及时赶到了现场。她听到喧嚣的声音,转过头去,发现人群沸腾了,他们往这边奔跑着冲了过来,朝着挖掘机扔了许多个燃烧弹,干草被点着了,火苗蹿得老高。一部分手脚灵便的年轻人从侧面爬上了挖掘机,把挖掘机的操作员扔了出去,这些挖掘机终于停摆了。

“等一等,收到来自第一中心城市的紧急通知!拆迁任务立即停止,请立即停止!” 通知似乎来晚了,挖掘机里空荡荡的,早已没有了操作工人。

另一架无人机也飞到了广场上空,大喇叭里有人在说话,“大坞城的居民们,大家好,第一中心城市刚刚获得了公益团体深蓝的技术支持,正在研究重新把大坞城搬运到未来的方法,请各位放心,应该可以把它成功搬运到一百年后,你们可以继续在这里生活!”

夏群喜极而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看不见的城市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8-6-15 17:42:07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