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360

断代史

小p 于2018-6-15 17:47:05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断代史_副本.jpg

我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是在一个血腥的黄昏。
我记得很清楚。
荒凉的戈壁,苍茫的天,废弃的破旧机械,散落的白骨,仿佛亘古就没有变过的世界。
风起时,四野瞬间混沌,混沌中,我们的队伍正在悄悄地向沂蒙部落靠近。
我们都穿着黄色的衣服,沂蒙部落的人则是一身的黑色。
我们和对方的武器都差不多,有冷兵器,也有热兵器,样子很奇怪,非常的奇怪,不知道从哪年哪月开始使用的这些兵器。
漫天的风沙中,战局对我们很不利。
我们被沂蒙部落包围了。
我们的首领苍梧发现了敌人的企图,他手下的第一勇将泰山愤怒中独自杀出去,生擒一名黑衣服的战士,一刀剜出了对方的心脏。
泰山鼓舞了我们的士气,但是大部分战士依然被包围着。
苍梧拿出了怀中的指北针,确定方位,果断地率领我们冲向迷雾中的北方。
激烈而血腥的短兵相接之后,终于突破了沂蒙人的防线。
回首,沂蒙部落已经阵脚大乱。
我们怒吼着。苍梧站在马拉的车斗上面,在风沙中,带着我们翻身冲向敌人,我可以清晰地看见敌人脸上的恐惧。
苍梧总是能在这样的时候带给我们胜利。
被杀死的黑衣人尸横遍野,其余的黑衣人在他们的首领带领下撤退。
清理战场的时候,混沌已经消尽。
远方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影子,他佝偻着身子,似乎在拖拉着什么东西。
苍梧和泰山注意到了那个人,那个奇怪的影子。
我也看见了他。
他走近了,是一名青年,胡子拉扎,脸上挂着悲伤。他拉着一个担架,担架上盖着白布,很明显白布下面是一具尸体。
他拉着尸体目不斜视地穿过战场,每个人都好奇地看着他,没人阻拦。
他穿过战场,走向另外的地平线。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我永远地记住了他佝偻着身子迎着夕阳前进的样子。
我叫木,是中州部落的一名战士。

我们扛着战利品随着苍梧回到了部落。
矮破的土屋,脏乱的街道,几乎赤身裸体的孩童在疯跑,几条硕大的獒冷冷地散步。
老人和妇女欢迎我们的凯旋,广场上,苍梧将战利品平分,无非是一些食物和武器。
我分到了一袋粮食、一支步枪和三盒子弹。
漆黑的夜晚,我被外面的喧闹吵醒。巡夜的战士拖回一个昏迷的男人,是那个拉着尸体穿越战场的青年。
巫女救醒了他,他平静地看着众人。
苍梧询问他的来历,他说他来自东方的一个叫做邙山的部落。他们的部落和这里一样,每天都在想方设法地和别的部落争斗。在最后一次战役中,他的族人被射杀殆尽。他和母亲逃了出来,但是母亲已经身受重伤,临死之前告诉他一个地方的名字,希望将自己的尸体埋在那里。他是埋葬完母亲之后在回来的路上晕倒的,原因是已经好几天滴水不进了。
我第一次这么长时间的看着他,他的脸上很脏,但是眼睛很亮,我这辈子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明净的眼睛,这是一双没有杀过人的人才可能拥有的眼睛,他脸上挂着奇怪的微笑,静静地看着我们,像是一个年迈的老人看着自己幼小的后代。   
自从他醒来,巫女就很激动,她说,她知道他,她知道他想要干什么。
他还是笑着。
很明显,他的神情使得苍梧也十分好奇,他分给他一所房子,让他暂时在我们部落落脚。
因为在部落纷争的时代,像他这样的流浪者,只能有一个下场——死亡。

巫女好像十分在意他的到来,第二天之后便一直跟着他。
而且部落里的孩子们也都很喜欢他,因为他会讲故事,一些我们闻所未闻的故事。
他随身带着一把奇怪的木棒,上面密密麻麻地刻满了划痕。
他甚至开始教孩子们用一种奇怪的笔画书写自己的名字,他告诉孩子们,这些笔画叫做文字,他知道的虽然不多,但是他说终会有一天,文字会在这个世界上再次出现。
所有的孩子之中,小河和他最亲近。小河是一个孤儿,父母都在战斗中死去了。
我能看得出来,泰山不喜欢他,因为巫女。
泰山终于找茬揍了他一顿,结果泰山又被孩子们揍了一顿。
苍梧十分好奇他的言语,特意找到并询问他这些故事都是从哪里听来的,他说是他的母亲告诉他的。他的母亲曾是部落里最骁勇善战的女战士,从小就保护着他的安全,因为有母亲在,他从未参加过任何战斗。
他们说话的时候我就在旁边。我相信他的话,然而苍梧不信。
连五岁的孩童都必须亲自杀人,哪怕是被捆绑的奴隶,否则他不可能长大。
他似乎不在乎别人信不信他。
泰山决定让他杀一个人,一个刚刚抓获的俘虏。
巫女拼命地阻拦,但是没有用。
部落里的人都围了上来,苍梧坐在高台上看着。
俘虏被带上来,是一个瘦弱的少年,似乎一只手就能掐死的马驹。
在广场上,大神石像的下面,打斗开始,他会被杀死,从他拿起刀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了这个结局。
但是我没有看着他死去,在最危险的时候,我用那把步枪结束了那个俘虏的生命。
他看着我,眼神中竟然有着一丝冷漠。

巫女找到我,狠狠地把我摔倒在地上。
巫女教训我说从此以后永远不能当着他的面杀人,他不能看见血腥,因为这会破坏他心的世界。我听不懂巫女的胡言乱语,气恼之余正要发作,高举起的手被他抓住了。
我看见他平静地看着我,放下了手。
我和他坐在部落外面的枯树上,他埋怨我不该杀那个俘虏,如果是他的母亲的话,就不会杀俘虏。我抽着烟(一种混合了各种草叶的粗糙的纸卷烟)告诉他,我其实是救了他的命。他说他会逃的,他这辈子干的最多的事就是逃命,他不会杀任何人,也不会被任何人杀死。
我相信他的话,我总是感觉他将会是一个永远不会死去的人。

侦察兵们带来了一个消息,在东方,确实曾有过一个邙山部落,不过早在三年前就被沂蒙部落给灭掉了。
苍梧被他的谎言激怒了,苍梧抓住了他,把他关进阴暗潮湿的地牢。
他主动提出要见苍梧,他要说出自己的秘密。
人们聚集在广场上,他被松绑,还是那样平静地看着大家。
他说,他也只是听说过那个叫做邙山的部落,而他并不是那个部落的人,他其实不属于任何一个部落。他和他的家族,是这个世界上最孤独的生存者,漫长的岁月中,他们不依附任何人,只是靠着自己的双手,在荒凉的世界上艰难地活着。一代一代,不知道已经存活了多少年。等到了他这一代,瘟疫夺取了家族中所有人的生命,他的爷爷奶奶父亲兄弟姐妹,活下来的,只剩下他和他的母亲。他的母亲并不是战士,只是一位普通的女性,但是,从母亲的口中,他知道了他的家族存在的意义。
他们在保守着这个世界最后的秘密。
我们都不知道这个世界还有秘密。
他看着苍梧,问道,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的。
苍梧说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这个样子,亘古没有变过。
他摇头,说不是,世界本来不是这个样子,这样的地方,在那个遥远的年代,只不过被叫做戈壁,是顶荒凉的环境,只有很少的人生存在这上面。更多的人,生存在青葱的平原上、茂盛的山林间、湿润的大海边。那时候,人们住在几百米高的巨大的房子里面,在天上和海底,都有非常快速的器械带着他们四处游荡,人们不光是拥有水和食物,甚至可以说拥有了一整颗星球。那个年代,世界对于人们来说就像是一个广阔的部落,人们管那样的世界叫做高度文明的世界。他们顶自豪能创造出那样的文明,他们,曾经是我们的祖先。
苍梧冷冷地说他在胡言乱语,没有人见过那样的世界,没有人说过那样的世界,这都是他的梦话,那样的世界根本不存在。
他还是平静地说,有的,可惜后来没有了,因为爆炸,空前绝后的爆炸,只不过发生了一次,那个我们的祖先引以自豪的文明就消失了。爆炸之后的景象十分恐怖,几乎所有的人都死了,黑色的云遮天蔽日,几百天都不消散,黑色的酸雨整日整夜的下着,仅存的人们只好转移到阴暗潮湿的地下。等到黑云散尽,再次看见太阳的时候,人们走到地面,看见的便是我们现在看见的世界。没有水,没有食物,仅存的人为了活下去,开始打仗,疯狂地争夺,活着的人获得水和食物。于是,所有的人都成为了战士,哪怕是刚出生的孩子,也注定了他这一生都将为了水和食物而战斗下去,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时间一点点地过去,人一代代地更替,没有人再关心是什么造成了现在这样,人们开始遗忘,忘掉过去所有的一切,历史、记忆、甚至自己的名字,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生存的现在。从那个时候开始,人们进入了蛮荒纪元,走进了万劫不复的荒凉的深渊。
他的话震惊了每一个人,我也不敢相信,原来我们的世界是如此的不堪,原来我们正在背负着祖先犯下的罪。
他说自己的家族一直在保护着这个没有人相信的秘密,其实很小的时候他也不相信,后来母亲给他看了家族流传下来的古书,并且告诉他,在蛮荒西部的中州部落,地底下埋藏着一个巨大的地屋,地屋中,有着我们的祖先留给我们的证据。他的家族存在的意义,就是要保护能进去地屋那道门的钥匙。
苍梧问他那把钥匙在哪里,他说早已经在家族的迁移过程中丢失了。
苍梧问他为什么要编造这样的谎言,他说他没有编造,因为我们谁也解释不了手中的武器是从哪里来的,我们是从哪里来的,我们的世界是从哪里来的。
泰山义正词严地说这一切都是大神赐予的。
当所有人都沉默的时候,苍梧愤怒地命令战士把这个胡言乱语的人再次带进了地牢。
我和巫女想要阻止,但是愤怒的苍梧根本不听。人们也都愤怒了,因为他的胡言乱语威胁了人们信封无数年的大神。
我知道,他在不久后就会死去,因为亵渎神灵的人只有死亡这一条路。
不知道为什么,我相信他的话,巫女找到我,希望我能够帮忙把他救出来,她愿意陪着他再次流浪。
她说,她知道他是对的。
可是,没有用,我们的努力并没有成功,苍梧发现了我们。他被抓住之前,将那个奇怪的木棍放在我的手里,告诉我,每年第一场雪降下的时候,就在上面刻上一道划痕,这是他们家族的传统。
他被捆绑在大神的石像下面,黑色的水将被点燃,他会被烧死。
我看见他的脸上浮现出奇怪的笑容,他看看我,又看看巫女,巫女的脸上落下泪水。
火点燃的时候,他正在唱着一首歌谣,一首我们从没有听过的歌谣,神秘而忧伤。
就在这个时候,沂蒙部落的人冲进了我们的部落。
混战、死亡、鲜血。
奔腾的马匹,疯狂的獒,蹿飞的箭雨,纷乱的枪声。
我和巫女救出了他,但是他已经气息奄奄。
他说,大地将会动摇,地屋要出现,就在我们的脚下。
他说完这句话之后便微笑着闭上了眼,我大叫着问他的名字是什么,可是一切都晚了,他嘴里反复呼喊着妈妈,声音越来越微弱,最后什么也听不见了。
就在他闭上眼睛的瞬间,大地真的开始动摇,混战的人们全都惊慌失措,接着,房屋开始倒塌,巨大的缝隙将部落撕裂成两半。
沂蒙部落的首领和战士大部分落进了地下。
剩下的人们惊呆了,当大地停止颤动,苍梧带着人小心翼翼地走进裂缝边缘,向下,可以看见一座宏伟的建筑,隐约中还有一些微弱的光芒。

我们沿着绳索攀援而下,面前出现一座巨大的铁门,门上有一把巨大的铁锁。泰山用尽了力气也没有把锁打开,这个时候,小河走了过来,伸手一推,铁门竟然应声倒地。
我们走了进去,看见一个巨大的空间,封闭的玻璃里面,是各种动植物的化石;成列的书架上,是无数的书籍;圆盘上,是一座座城市的模型;许多人物的雕像,栩栩如生,穿着各种美丽的衣服。
这个时候,我看见人们的脸上充满了神奇的光芒。
我知道,他是对的,我们找到了我们的祖先。

人们终于相信了他的话。
苍梧命令给他塑了一座石像,并列在大神石像的旁边。
在他的石像下面,人们开始了一年一度的祭祀,跳着可能是我们发明的也可能是祖先留传下来的舞蹈,唱着他临死之前的那首歌谣。
我取出他留给我的那根木棍,开始一个一个数,发现上面的划痕总共有238道,也就是说,他的家族守护着这支木棍已经238年了,而那次可怕的爆炸,也已经过去了238年。
我还清楚地记得第一次看见他的样子,他平静地拉着母亲的尸体,穿过一片战场。金色的夕阳照着他,使得他像是沉浸在神的光芒里面。
我独自一人站在部落的外面,看着天边硕大的夕阳,我又一次看见他的脸,浅浅的微笑,明亮的眼睛,他看着我,像是一个年迈的老人看着自己幼小的后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断代史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8-6-15 17:47:05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