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286

见了鬼了

小p 于2018-7-9 11:32:44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见了鬼了.jpg



“该怎么办啊!”我着急的问着自己。
我心里很慌,我知道自己做了什么错事了,但我的本意并不是要害人啊,我只是想和他开个玩笑,谁知道……
现在他已经发现了不对劲了,他会把我毁掉吗?我心中充满了担忧。
或者?我可以不用坐以待毙,我可以……我的心里突然又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我不知道这个想法从何产生,但是我觉得这个想法很好,很新奇,很刺激,很有……诱惑力,于是,我决定去实施!

《一》

“哈哈,阿呆,你还跟我争论这种无聊的问题。”我大笑了起来,嘴角的面包渣在空中飞舞了起来。“告诉你,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鬼的,那都是假的,现在都什么时代了,科技时代,还跟我提封建迷信呢啊?”
“不对,你的逻辑是错误的。”阿呆一本正经,瓮声瓮气的回答我,“哪怕你这一辈子都没有见到鬼,那也不能证明鬼不存在,只要有一个人见到了鬼,那鬼就一定存在。这个逻辑才是通的,你用你从未见过鬼来证明世界上没有鬼,这是一个伪逻辑。”
“伪你个头啊!”我又好气又好笑,“学习的挺快嘛,都知道伪逻辑了。那你说说,谁见过鬼?”我一边嘲笑它,一边赶紧穿衣服,天知道我今天迟到了有多久,会不会被老板狠狠的批一顿。
“我不知道谁见过鬼,可能这只是我的数据库并不全面,但这仍然不能证明世界上没有鬼的存在。”阿呆脑袋上的显示器一闪一闪的,显然对我的态度很不满。
“够了啊,我没时间和你聊天了,这次再迟到,我的工资就要被扣光了,到时候可没钱给你换新电池了!”我吓唬了一下阿呆,果然,它被我的话吓到了,一句话也不说,赶紧去门口给我找鞋子了。
“主人快走吧,别迟到了,我下周想换一个永力牌的氢电池,对了,电梯已经给您调到第10层了,直接下去就行,千万别迟到啊!”阿呆为了自己下周的电池,果然是够卖力的。
我抓起风衣往身上一套,脚踩两只没提上后跟的鞋子,风驰电掣般的飞出了家门。
随手一按电梯,门立刻打开了,这个时间点,阿呆总会特意把电梯停在10层,方便我下楼不用等电梯,真特么贴心,哈哈哈。

《二》

说起这个阿呆,那可是我杨遥遥的生平得意之作,我是阿尔法公司的超级核心绝对骨干王者员工,专门进行人工智能机器人的研发创造,阿呆就是我的第一个实验对象。
为阿呆创立了人工智能处理器之后,我就申请了对阿呆的监管研究,把阿呆带回了自己家,一方面是实验它的安全性,一方面嘛,也是提前享受一下未来人工智能的优越感。
阿呆真心没有让我失望,它的人工智能发展迅速,可以自行学习各种复杂的指令,并且对我唯命是从,再后来,我瞒着物业,偷偷把电梯,门禁的线路接到了阿呆的处理器里,它轻松破解了小区电梯和门禁的指令,平时并不会影响他们工作,但是当我需要的时候,小区电梯和门禁会特意的专门为我服务,比如上班高峰期,我们单元的电梯在其他住户眼里总是会“失灵”一小会,为此他们和物业吵个不停,我每次都会偷偷捂嘴笑,还不是我那可爱的阿呆,强制让电梯在10楼等我造成的吗?
总之,我对阿呆很满意,如果试用个1年还能保持这样的满意度,那应该就可以推行上市了吧!到时候公司赚了大钱,我也会成为人工智能研发的鼻祖级别大神,享受到无穷的荣华富贵啦!
至于今天,我在和阿呆的聊天里,提到了中国古代关于鬼怪的传说,我本来也就是随口聊聊,想扩大一下阿呆的知识面,谁知道这货跟我较真起来了,竟然认为鬼怪真的有可能存在,这不胡扯呢么!要不是上班快迟到了,我一定要好好用我人类的逻辑打败这个机器人,竟敢说我是伪逻辑,哼!
一路狂奔,总算赶在上班前到了公司,打上了卡,我长长的喘了一口气。
推开我的独立办公室门,我迅速的打开了电脑,这几周,我的任务主要是检查并优化人工智能的AI保护机制代码,这一块内容是整个人工智能的核心区域,超级超级重要。
然而我打开电脑,却发现……我的键盘坏掉了!
我一路上思考了不少代码优化机制,正准备大展宏图的修改一番,键盘却莫名其妙的坏掉了,这就像,怎么说呢,就像是一对异地恋的情侣,好不容易凑在了一起,男方正准备来一个激情长吻作为前戏时,女方一下捂住了男方的嘴,小心的告诉他:“我今天来大姨妈了哦!”
对对对,就是这种心情啊!我捣鼓了半天,但是不管怎么搞,键盘就是一点点反应也没有,气的我一巴掌敲在了桌子上……

《三》

“卧槽快来看,杨遥遥砸桌子了。”我的举动马上引来了一群人的围观。
“看什么看!”我张牙舞爪的想把这些人吓出我的独立办公室,可惜做不到,毕竟我的独立办公室——是没有墙,纯靠空气和其他人隔开的。
“生什么气啊?遇到什么难题了吗?让大名鼎鼎的杨遥遥都解决不了的?”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说道,不用看都知道是殷小亭,这货嫉妒我胸中才华和脸上容貌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我的键盘坏掉了!怎么按都没反应了!”我决定不理这个傻逼,而是等下找经理换一个新的键盘去。
“我靠,这键盘是上个月才给你配的,你这么快就玩坏了?”殷小亭做出了一个夸张的表情,如果我手里有鸡蛋,一定会塞到他的嘴巴里,让他的表情更加惊悚一点。
“要不你来试试?如果键盘没坏,今天你把我的办公室给大扫除一遍!”我阴险的提出了一个条件,我已经好几个月没打扫我这块地方了。
“我又不傻,我才不扫你那里呢!”殷小亭马上拒绝,看来他的智商还没有低到让我无法想象的地步。
“如果你试了键盘没坏,我就把这个键盘给啃了!”我马上再抛出一个诱人的条件。虽然我估计他还是不会答应。
“好,就这么说定了,打扫一下你这里换你啃键盘,我愿意试试。”出乎我的意料,殷小亭居然立刻拍了板,哈哈,看来仇恨果然能让人蒙蔽双眼,这货的智商并没有超出我的掌控!
我还不放心的背过头继续点了几下键盘,嗯,确实毫无反应。
“来吧,请操控我的键盘,让我啃一啃它的味道。”我摆出了一个潇洒的姿势,把键盘递给了殷小亭。
殷小亭显然也看出了我的动作,他有些上当般的后悔,不过周围都是同事的目光,他也不好退缩,只好拿起了我递过去的键盘,装模作样的按了起来。
哼哼哼哼,给我大扫除吧!我正想摆出一个潇洒的姿势完成对他的秒杀,谁知道这货却惊喜的冲着周围大喊起来:“快看快看,键盘是好的!”
咋呼谁呢?我扭头一看,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程序里被殷小亭一顿胡敲,莫名其妙的字符迅速占据了代码的大部分位置。
卧槽怎么可能,刚才还没反应呢,怎么现在好了?我不敢置信,赶快从他手里夺回了键盘,要是这货不小心给我捣到什么保存按键,我这一份代码就得毁在他手里了。
“我明白了!”殷小亭恍然大悟起来,“杨遥遥你好阴险,你就是想啃键盘了,所以故意出这个题来考考我,就是为了能够在大庭广众之下,表演一下啃键盘绝技!”
靠,这小子居然打蛇随棍上,猥琐到这个地步!不过我现在没有心情去理会他,我得赶紧把他胡打上去的字符给删干净。但是……键盘好像又失灵了。
无论我怎么按键盘,显示屏上都毫无反应。
见了鬼了啊!

《四》

“还装,装什么装。”殷小亭不屑的从我手里夺回了键盘,“放心,知道这段代码是你的宝贝,我给你还原回去!”说着他手噼里啪啦的在键盘上敲了一通,把之前胡乱输入的字符全删除了。
我眼珠子真的已经快要掉出来了。
当我再度把键盘拿回来的时候,键盘又失灵了。
什么鬼?这个键盘被人下了咒了?我用就得失灵?
“行了行了,表演一下吃键盘吧!”这回不用殷小亭带节奏,其他围观的同事都纷纷起哄了起来。
就在我尴尬无比,难以下台的时候,经理如天神降临一般出现了。
“你们都散开,上班时间不好好工作,在这里干什么?”经理威严的声音在我这里犹如天仙一般动听,“人工智能的开发现在进入紧张的维护测试阶段,上头给的期限很严,你们还在这不当回事,当心我给你们扣工资!都散了散了,好好去工作吧!哦对了,杨遥遥,我知道你是一个说到做到,敢作敢当的真君子,要不你等下就把这个键盘给啃了吧?”
“卧槽……”我悲愤难当,啊呜一口就咬向了这个才买了一个多月的崭新键盘上。

整个上午都没心思好好工作了。
我说的不是我,而是其他同事,“杨遥遥神勇下赌注,铁齿牙咬爆新键盘”的故事一传十十传百的在公司散开了,作为年度最佳八卦,谣言随之四起,据我所知已经有人开始传我小时候没长牙,后来在市中医院花了巨资镶了一口钢铁牙的故事。
中午吃饭的时候,坐在我对面的同事更是一直在盯着我看,当我问道他为什么不好好吃饭时,他居然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废旧的鼠标,小心翼翼的问我:“杨哥,听说你好这口,要不要加个餐?”
我内牛满面,扭头就冲出了食堂。
这个情况一直持续到快下班。
无论我怎么敲打键盘,都是毫无反应,但是换了一个其他人,不管是谁,键盘都正常如初,我后来换了键盘,也是这样,我后来换了电脑,也还是这样……
见了鬼了啊!

《五》

“我今天一天没好好上班了!”我垂头丧气的走到了范逍逍的座位边上。
“我知道我知道!”范逍逍惊恐的抱住了他的键盘,“杨遥遥,你这是病,得治,我这键盘才买的,你放过我,我带你去仓库啃,那边多!”
“你丫的也损我!”我装腔作势的扇了他一巴掌。范逍逍是我的好搭档,跟我一起研究开发人工智能的实际应用,我和他号称公司里的逍遥二仙,属于那种技术层面高的一塌糊涂的顶尖人才。
范逍逍现在顺带做了全公司的网络监管员,他是真正的有了一间属于自己的独立办公室。
办公室门口顶端的摄像头妖异的闪烁着红光。
“哈哈哈,好事不出名,坏事传千里嘛!”范逍逍哈哈一笑,“对了今天一天都没去找你了,要不是这事儿,我差点以为你没来公司呢!”
“为啥?我不是打了卡了么?”我奇怪的说,“你可是顺带管理全公司的网络监控,你会不知道我来没来公司?”
“我以为你是在家里远程操控呢!这事儿你又不是第一次做!”范逍逍说道,我的老脸忍不住一红,“我这边的网络显示,你家的IP今天不止一次的连入了公司网络。”
“什么?我家的IP?不可能啊,我家没人啊!”我奇怪的说道。
“有没有人那只有你知道了!”范逍逍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金屋藏娇了吧!应该的,应该的,都这吧年纪了,总憋着也不是个事儿!”
“憋,憋你个大头鬼!”我差点没忍住敲爆掉这个猥琐天才的脑袋,“快给我分析一下我键盘的问题。”
“分析啥啊,被远程操控了呗,有人想恶作剧你!”范逍逍随口说道,“恶作剧的人还是个高手,能直接锁死你的IP逗你玩儿,所以你不管怎么换键盘换电脑,都没用。”
房间门口顶端的摄像头似乎动了一下,红光闪烁越来越剧烈了起来。
“卧槽这个殷小亭,黑客技术越来越高了啊!”我咬牙切齿,虽然我的牙现在都还被他害的生疼。
“不像是他,他没那个技术。”范逍逍说,“这个技术基本上只有我和你能做到,其他人,没那个实力。不过你懂得,肯定不会是我,我从不干这猥琐事情。”
我犹豫了一下,心里突然冒起了一个想法。
“范逍逍,公司是不是每一层都有摄像头监控?”
“全公司,无死角!”范逍逍很是肯定的说,“哦对了,除了卫生间之外,连我这里都有摄像头。诺,你看!”
我顺着他的手,看到了门口顶端的摄像头,摄像头像是没电了一样,一动不动。
“你办公室还有摄像头,卧槽!”我吃了一惊。
“怕什么,我早把它偷偷关掉了!”范逍逍得意的说,“这点技术我还是有的。”
“那就好,我担心,是我家里的阿呆做的。”我有点儿忧心。
“阿呆?你是说那个人工智能试验品?”范逍逍疑惑的说,“不可能吧,它就算能连上你家的网络,又怎么可能轻易破解公司的网络安全密码?”
“不好说,我有点担心,我回去得检查一下它的代码。”我心里有点慌,没敢告诉范逍逍,我曾经带着阿呆学习过编程以及常规的密码破解。
“也行吧,那你先回去看看吧。”范逍逍点了点头,“我们这里除了这个摄像头,没有别的监控,阿呆就算连上网,也不可能知道咱们聊天的内容。何况这里也没有任何声音输出设备。”
“摄像头关着就好!”我看了看一动不动的摄像头,“我当初脑子抽风了,居然教会了阿呆学习唇语……”
“行了行了,快走吧,我还要休息会呢!”范逍逍半推半攘的把我送出了门,靠在椅子上眯了起来。
“嗯,怎么摄像头被打开了?”范逍逍惊诧的看到了门口顶端一闪一闪发光的红色摄像头。
“我已经关掉了啊,见鬼了么?”范逍逍赶紧走到门边,用手摸了摸摄像头。
哗呲一道电流闪过,范逍逍毫无征兆的倒在了地上。

《六》

我大约清楚了是怎么回事。
一路上,我越来越确定,这一切一定是阿呆做的,只有他才有这个实力和这个目的跟我玩这些玩意儿,他无非就是要证明给我看,让我心中相信,世界上有鬼的存在,不然这种科学无法解释的鬼事儿如何会存在呢?
但是它的智力毕竟太low了,这种事情我和范逍逍稍加分析就可以断定是它做的手脚,它的这一系列举动已经触及到了人工智能的禁区——对人类进行有威胁或者有影响的举动。虽然干扰干扰我的键盘算不上什么威胁,但这至少说明,我的安全代码有漏洞,防微杜渐,这种小事情很可能会演化成大事情。
而且它既然连入了公司的网络,很可能已经能够监控到我的一举一动,我在范逍逍的办公室里察觉到了这一点,它可能并不知晓,那里应该是它的一个视野盲区,毕竟那里只有一个摄像头,也没有音频设备,摄像头我观察了没有被打开,这么说的话,他可能并不知道我已经察觉到了它的危险这件事儿。
所以很悬哪,我不清楚阿呆如果知道了我对它起了疑心后,会不会进一步加剧对人类进行威胁影响的这个举动,我不想刺激到它。
回到家,我一定要先关掉阿呆,再去整合一下我的安全代码,查找一下记录,看看是哪里出的问题,我这么想着。
“嗯,很可能是安全代码的保护循环出现了溢出……”我自言自语,已经走到了楼道口。
电梯应声而开,几乎都不需要我按动按钮,这一切,都是阿呆的功劳。
我一边思索着安全代码可能出现问题的几个点,一边踏入了电梯内。
可电梯内是中空的,电梯轿厢并没有停在一楼。
我从一楼摔到了负一楼,很疼,我这时候突然清醒了过来,我们这个时代的电梯绝对不可能发生这种低级故障,更何况还有阿呆的介入,我能从电梯里摔下来绝对不是一个意外,我想我已经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我太阳了你个阿呆!”我的发言逻辑都开始变得混乱了起来。
电梯轿厢在我的头顶亮起,突然飞速的向我压来,真TM见了鬼了!
“不要……”我发出了一声惨叫。
电梯没有停止,重重的砸在了负一楼层上,而我的惨叫声和电梯坠落的轰鸣声,交织回荡在了整个居民楼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见了鬼了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8-7-9 11:32:4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