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244

最后的陆地

小p 于2018-7-9 11:35:18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第九位评审
  • 没人愿意熬夜加班,但是为了生活没办法
  • 让我能够再一次感受到自己的青春的美好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最后的陆地.jpg



其一 岛

群鸟与秃鹰共生的山巅,犹如最初的伊犁园,人类在此只是过客。
时代的更迭超越了人的理解速度,面对眼前的变化,有的人更愿意坚守情怀,尽管他们的情怀只是儿时的习惯。情怀这种东西,最是让人捉摸不透,远看是雾,近看是谜,有的时候它可以超越生死,甚至实现永恒,令当局者清,旁观者迷。
对于张北的执着,肖恩心里很清楚,也很无奈,海风的咸涩加深了他的苦闷。各类海鸟密集的盘旋在他们周围,叫声混成了交响乐,毕竟能落脚的地方已经不多,只有零星几个岛屿。
“如果改主意了,随时来找我,你知道怎么联系上我的。”肖恩深情的看着张北,向其伸出了友好的手。他脖子上的人造鱼腮有规律的张起张落,左右两边各有三道和鲨鱼身上类似的鳃裂。他明白张北的坚持,但是不忍心看到他做出这样的选择——在这座岛上默默死去。
“好的,谢谢你的理解。”张北握住肖恩的手,用力的摇了摇,对他来说,此次一别,很可能是永别,但他并不后悔自己的选择,留在这里他心甘情愿,要是她还在的话,也一定会这么做的,况且,这里还有人需要他去照顾。
“老同学啊,我真的不忍心看着你一个人留在这里。”肖恩说,他的眼角有些湿润。
“不,老同学,我不是一个人,也不用替我担心,我会过的很好的,只要留在这里我就很快乐了。”
“哎,你还是老样子,这么固执,又是因为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吗?”肖恩翻了翻白眼,看着张北。
“对,就是因为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
......
最后一艘船在夕阳的阴影中离开了这座‘孤岛’——曾经的地球最高峰。肖恩站在甲板上,向着远处岸边的张北挥手,与他同行的还有一对母女,成功的被他说服上了船,他们将接受两栖人改造,加上人造鱼鳃,成为新人类。但是他最想劝说走的是张北,可他固执的如同一块铁板,任凭他百般口舌都无法说服,一定要留在这座岩石组成的尖岛上,守着地球上的最后一块陆地。
这里曾是地球的最高峰——珠穆拉玛峰。在海平面上升和全球性海啸下幸存下来的‘小岛’。在过去的数百年间,地球在两极融化与冰陨的袭击下,海平面迅速升高,人类的七大洲逐渐变为了四大洲、三大洲、一大州、群岛...本来南北两极的冰融化后没有那么多的水让海平面上升数千米,但是地球持续不断的受到了外太空由冰块组成的陨石的袭击,有的陨石的大小堪比台湾岛,虽然冰陨在穿越大气层的过程中大都摩擦殆尽了,但是水分子只是由固体变成了气体,依然进入了地球的大气层,留在了地球,大量的水蒸气囤积在大气的后果就是全球性的暴雨,倾盆的暴雨持续数周,仿佛天漏了一般,下个不停,洪水席卷着大陆,从各路向大海汇集,生灵涂炭,但是这次,没有方舟可以救命。
海平面迅速的升高,挤压了人类的生存空间,暴雨也让农作物毁于一旦,可以说这是一场种族大灭绝,除了海洋生物,陆地上的飞禽和走兽迅速的削减,人类数量也锐减,从一百亿削减到了30亿,上百个国家沉入海底彻底消失。人类自身的存亡都岌岌可危,更无暇去保护其他物种,为了挽救人类的命运,全世界联合了起来,启动了‘美人鱼’计划——给全人类加上人造鱼腮,人类将移居海洋。

其二 青藏高原

3D打印的人造鱼鳃安装在脖子处,与人体完美兼容,脖子上的腮裂极尽美学,手术并不复杂,但是价格高昂,为了避免因贫富差距引发社会的进一步矛盾,富人们少有的大方起来,同意拿出自己的钱免费给穷人按上鱼鳃。当时海平面已经上升了3000米,只有青藏高原、帕米尔高原、玻利维亚高原、厄瓜多尔高原和数量不多的高山还在人类手中,其余大陆已经全部回归海洋了。
青藏高原上,雄伟的防海大堤是人类最后的防线,连绵不断将整个高原包围住,远比已经沉在海底的中国万里长城要宏伟的多,它的修建几乎倾尽了人类的全力,守护着内陆三十亿的生灵。
张北从修筑防海大堤的前线回到自己的家中,一个简易应急屋中,里面只有必要的生活工具,连一件像样的家具都没有,而他的妻子张琪,身为防海大堤的总设计师,还在一线加班。
张北和张琪因防海大堤而结缘。在人类生存空间不断收到压缩,海平面不断升高,人类面临绝种危机时,全世界的智囊积聚起来商量对策。联合国大会上,几个议题摆到了台前商议,太空移民、海上浮城、人鱼改造和防海大堤。太空移民无疑是最符合人类畅想的方案,可是人类无力将数十亿生灵全部转移至太空,地球轨道附近的太空城和月球基地最多只能容纳一千万人,并且已经被人类中的“精英”抢先占满,所以这个议题被否决了。剩下的海上浮城、人鱼改造与防海大堤计划成了争论不休的焦点,以陈博士为首的生物界科学家强烈支持以人鱼改造为主,海上浮城为辅的计划,他们认为人类应该反祖归真,重新回到大海的怀抱,如果能解决水中呼吸的问题,以人类的智慧和适应性,一定可以适应海洋的生活;而以张琪为首的建筑界设计师则全力支持防海大堤计划,据研究表明,海平面的上升已经达到临界点,人类只需在各大高原筑起一道屏障,挡住这最后的上涨,就可以成功守住地球上最后的土地,而设计师和工程师团体有信心有能力去建造这个大堤。
这是一步险棋。防海大堤如果成功,的确可以为人类守住仅存的土地,人类依然可以在地面上繁衍生息,可是如果有一处溃堤,那将功亏一篑,彻底失守,而大堤里面的人也会面临灭顶之灾。
就在人鱼改造计划与防海大堤计划争论不休之际。张北站了出来,代表普通人发言,他认为选择的权利应该交到每一个人的手中,而不是少数科学家和政客,他认为,人类既然无法同时实施两个计划,那就不妨折中一下,遵循每个人的意愿,想留在陆地上的,就去青藏高原,我们将在那里建造防海大堤,而想去海洋生活的,就去其他的高原暂留,接受改造,而在不远的将来,那里也会被大海掩没。
张北的提议吸引了张琪的关注。他的眼神中清秀而坚定,没有半点杂念,抓住了张琪的眼睛,也逐渐的抓住了她的心,因为她知道,绝大多数人还是希望留在陆地上的,人是习惯性动物,而陆地生活已经写进了人的基因代码中,没那么容易改变的,所以她站到了张北这一边,同意进行全人类的公投。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张北觉得这个大胆强硬的设计师领袖,竟有那么一丝可爱。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灾难时期的爱情,没有世故,更为单纯,也更为可贵。张北和张琪因观念追求一致而相互吸引,他们都相信人类属于陆地,而非海洋,对于他们而言,陆地就是他们的自由。
两人迅速的坠入情网,也迅速的步入了婚礼的殿堂。就在两人宣布结婚时,他们才惊奇的发现,原来肖恩是他们共同的同学!
张北是肖恩的大学同学,也是室友,铁哥们,而张琪则和肖恩是高中同学。
“你可要好好对她啊。”婚礼那天,肖恩对张北这么说道,手指轻轻一弹,将雪茄的烟灰抖落。
张北看着眼神凝重的肖恩,“哈哈哈,放心,她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人,是我的一切。”
“嗯,那就好。”
“我说肖恩,你,是不是暗恋过她。”张北好像发觉了什么,肖恩今天有点反常,但他们是好兄弟,向来有话就说。
“......都是高中的破事了,多少年了。”肖恩说道,既然张北问了,他也不会刻意隐瞒什么。
“哈哈哈,果然,她那个时候一定是个万人迷吧,校花级的。”张北爽朗的大笑起来。
“不止哪时候吧,现在也是,你可得好好看着点。”
“放心,我会用心守在她身边的。”张北拍了拍肖恩的肩膀,整理了整理西装,去迎接新娘。
幸福总是短暂的,不幸却各种各样。
重任在肩,两人简单的举办了婚礼后,第二天便投入到防海大堤的建设中去。张琪是设计师的领军人物,防海大堤的设计由她一手主导完成,而张北,则是普通的一名建筑工人。身份上巨大的差距并没有让两人之间产生隔膜,爱情的味道反而越加甜蜜,将整个青藏高原团团围住的防海大堤,就是两人度蜜月和生活的场所;三年的基础建造,防海大堤已经初具雏形,在这三年中,海平面也基本保持了稳定,只是轻微的上涨,给人类的生存留下了时间。
厄瓜多尔高原和玻利维亚高原的人类大多转移到了青藏高原和帕米尔高原上来,浩浩汤汤的船队历时半年才完成了这次人口大迁徙,这支由重型商船和航空母舰组成的船队,是人类仅剩的海运力量。与此同时,海上浮城和人鱼改造计划也在进行,已经有八座规模宏大的浮城建在了海面上,它们由特殊的泡沫材料作为基底,在上面建造基础设施,向下由链条直连海床作为固定,每座浮城可容纳五百万人,并且已经有两千万人选择安装了人造鱼腮,可以自由在海中生活,他们暂时被安置在以浮礁为中心建造的海下基地中,从事着浮城的建造和海底基地的扩建工程,肖恩就在其中。
可是这些人只占不到幸存人类总数的十分之一,绝大多数人依然生活在高原上,防海大堤是他们唯一的屏障。
“你觉得这个计划能成功吗。”张琪问道,她的眼中布满血丝,头发凌乱。肩上背负的责任太大,她快被压垮了。
张北心疼的看着她,给了她一个拥抱。“一定能成功的,这是全人类的选择,我相信你。”
“可是,如果失败了,我,我就是全人类的刽子手。”张琪把头倚靠在张北的胸前,留下了眼泪,“北,我快坚持不下去了,早知道就同意人鱼改造了,这样还能救下更多的人。”
“说什么傻话呢。”张北越发心疼,“人鱼计划和浮城计划不可能装下三十亿人的,就算你想支持人鱼计划,政府最终也会选择建造大坝的,毕竟大陆对我们人类来说太重要了,也没有那么多资源和时间去在海面上造出一片大陆。”
“可是...”
“没有可是了琪儿,你会成功的,你会是拯救人类的英雄。”
张北继续说道,张琪不再说话了,只是安静的拥抱着张北。
可是,我只是政府迫不得已而推出来的棋子罢了。

其三 躲不过的灾难

从地球同步轨道上的太空城看,地球近乎一片蔚蓝,只有零星几块陆地,犹如蓝宝石上的瑕疵。可是这几块瑕疵对人类来说是无价之宝。
最大的那一块就是曾经的青藏高原,而现在只是稍大一点的岛屿罢了。用肉眼看去,可以看见一条极细的线条刚好勾勒出了青藏高原的轮廓,仿佛上帝执笔画的素描。可是这个素描的代价也是惊人的,西边以昆仑山为基础,东边以横断山脉为基础,北边以祁连山为基础建造的防海大堤,挖空了青年高原内部的唐古拉山脉和冈底斯山脉,昔日的洲际导弹被拿来炸山采石,茫茫戈壁成了采砂场,历经五年,耗费二十亿的人力,终于将整个青藏高原包围了起来。这个大坝最低的地方也有百米高,最薄的地方也有数十米宽,据推算,依照目前海平面的高度和上升速度,至少五百年内都不会超过大坝的高度。
林芝是青藏高原海拔最低的地方,也是防海大堤最先发挥效用的地方。海水冲击着大堤坚硬的岩石表面,海浪在碰到岩石的那一刻四散开来。
“你成功了,琪”张北说,此时他正站在妻子的身边,远处落日的余晖倒映在海面上,西边的天和海红彤彤的。
“真美,这是我五年来第一次欣赏落日。”张琪说,她靠在张北的肩膀上,自防海大堤开始修建以来,她就顶着巨大的压力,精神没有一刻放松,此时两鬓竟有些泛白。
“这些年来辛苦你了。”
“不,辛苦的不仅是我,还有你老公,还有奋斗在一线的所有战友。”
“我们是搬砖的,你才是领袖,老婆,拥有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荣幸。”
“我也是,如果没有你我早就垮了,是你在背后默默的支持我,我爱你,北。”
落日余晖中,两人久违的深情一吻,暖意由嘴唇流向两人的心间。
动荡不安的生活中,片刻的宁静异常珍贵,只是没想到打破他们这份宁静的人就是他们的挚友肖恩。
那天,张北拿到了这个星期的定格配给,其中包括三两猪肉和一些新鲜蔬菜,牧区恢复种植后,他们的生活条件改善了不少。张北准备做土豆炖肉给张琪,那是她最喜欢吃的菜,土豆要炖的面面的,越面口感越好。张琪回到家中,看到满桌子的菜还有土豆炖肉,果然很欢喜,立马给老公送去了个飞吻,正当他们享用晚餐时,肖恩一条紧急通报打到了张北家中。
“张北,打扰你们了,现在正在吃饭吧。”由于信号问题,传过来的声音有些嘶哑。
“肖恩?好久不联系了,有事吗?”
“有事,大事,我现在在太空站。”
“哦?”张北疑惑了一下,立刻就反映了过来,“是找琪儿吧,我把电话给她。”
张琪一脸纳闷的接过了电话,很快,她的脸上只剩下了凝重。
“怎么了?”张北问。
“月球轨道的银河望远镜传来最新消息,狮子座流星雨将要袭击地球,其中不乏直径百米级的,甚至有千米级的。”张琪说。
张北听到心里一惊,最担心的情况还是来了,现在地球表面几乎全被海水覆盖,陨石进入地球必将坠入海洋,坠入海洋不可怕,可怕的是撞击激起的巨浪,严重的话会形成席卷全球的海啸,七年前就发生过一次,那一次死了上千万人,现在人类退居各大高原,只有青藏高原修筑了防海大堤,如果发生海啸,各大高原必将受灾,而青藏高原的防海大堤如果没能抵御住海啸的冲击,那人类仅剩的土地也就保不住了,生活在高原上的人将面临灭顶之灾!所以说,陨石冲击造成的海啸,是对防海大堤最大的威胁之一。
“我们还有多长时间。”
“三个月...”
三个月对宇宙来说,连一眨眼的功夫都用不到,可是对地球上的幸存者来说,是漫长的战斗、煎熬和等待。既然已经成功预警,达摩克利斯之剑即将降下,那顽强的人类就不会坐以待毙,坐以待毙的人早就被灾难淘汰了,活下来的都是不屈的灵魂。
张琪再次被任命为巩固防海大堤的总指挥,张北则是工程队队长。三个月内,人们没有浪费一分一秒,不惜将青藏高原挖出个大坑,也要保证有足够的岩石和沙土去巩固大堤,三个月期间,张北和张琪没有回过一次家睡觉,除了能在工地上远远的打声招呼外,都说不上一句家常话。张北日夜不断的驾驶重型货车从柴达木盆地装上砂石运到相对薄弱的祁连山段大堤,而张琪则整天奔波于各个区段,做检查和分配工作,二十亿人日夜开工,浩浩汤汤的运沙车队行驶的路线从太空上清晰可见。身在太空站的肖恩却只能从空中看着他们,他很想下去加入战斗,可是上面也有重要的工作要做,危机时刻个体意愿都要服从集体利益,他脱不开身,只能默默为他们加油。张北,你答应过我要好好保护张琪的,可不要食言啊!

三个月后,狮子座流星雨如期而至,与预报相符,最不想见到的情况还是发生了,数百颗百米级的陨石即将进入大气层,而在其中,包含着一颗直径达两千米的陨石!
巨型海啸不可避免。
数百颗陨石相继进入地球大气层,在剧烈的摩擦中化为一团团火球,体积较小的会直接化为灰烬,体积大的也会磨损很多,但对于直径上千米的陨石,穿越大气层后依然会残存数百米直径的大小,直接击中地球,能量超过一亿吨TNT。
预计陨石群的落点在曾经的中国南海附近(现在全世界的大洋已经连成了一片)。
“琪,我们去内陆吧,大家都在转移,能做的咱们已经都做了。”张北说,陨石即将落入南海,他想让张琪转移到相对安全的地方。
“不,我是大堤的总设计师,我要与大堤同在。”
“你已经完成了使命,现在只能相信大堤了,你留在这里也做不了什么。”
“我是做不了什么了,但是我的心已经属于大堤,我必须留在这里见证。”
“琪!”
“北,不用劝我了,你知道我一旦认准了一件事不撞南墙是不会回头的。你跟着他们去吧,一定要活下来,还有很多事等着你去做。”
“不,你不走我也不走,我陪你留在这里。”
“北,我让你走是因为有一件事相求。”
“什么事?你自己去做不行吗。”
“北,答应我,如果大堤失守,帮我为人类守下一片陆地,哪怕只有一座岛也好。”张琪看着张北,眼神异常坚定,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
“琪!”
“张北,你知道的,这是我一生的夙愿,我活的这一辈都在做这件事,如果失败的话,我死不瞑目,答应我,北,你是我最后的屏障,如果大堤失守,我就只剩下你了。”
张北知道自己妻子的理想,她这短暂的人生都是为此在奋斗,作为她的丈夫,他想支持她,同样因为是她的丈夫,他不想失去她。
看着她,张北不得不做出选择,尽管他不想这么做。
“好,我答应你,但是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安全回家。”
......
“好,我也答应你。”

张琪站在大堤最脆落的地方,面朝着大海,身边有一个小型潜水器,只要她在海啸来临前钻进去,就有很大的概率活下来。
两千米直径的陨石穿越大气层后还剩下五百米的直径,带着火焰斜射入南海,犹如一块大石头落入一盆水里一样,掀起惊天巨浪。浪花高达数千米,从太空中可以清晰可见,还有一圈一圈的水波向四周散去,那是势不可挡的海啸。
地平线上已经可以看到一排白色的浪花,海啸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向前推进。张琪一手设计和建造了这个防海大堤,可以说是人类建筑史上的奇迹,她自信大堤的坚固度,可以抵御任何强度的冲击,但是大堤依然有一个缺点,那就是可能高度会不够。
大堤平均高出海平面一百米,如果海啸的高度在百米之下,张琪就有信心去面对,可是,海啸的巨浪已经需要她去仰望了。
对不起张北,我可能要失约了。面对这一刻的到来,她的心中没有太多波澜,远远的她就看出海浪有多高,也下定决心要与大堤共存亡。
随即巨浪被防海大堤拦腰斩断。大堤的身形消失在海水之中,青藏高原——失守了。

其四 高塔

肖恩磨破了嘴皮,也没能劝动张北跟他走。这对夫妻还真是像。他只能无奈的叹气,将燃尽的雪茄扔掉地上碾灭。如今这世道,雪茄绝对是奢侈品。
他看着张北正徒手用军工锤凿山,每一次锤击都会惊起海鸟飞向高空。前不久张北刚刚把珠峰顶端夷为平地,现在正在采石,他要在珠峰顶上建一座高塔。
“你这是何苦呢。”肖恩问道,“难不成你建的塔还能住下全人类不成?”
张北停下了手中的锤子,大口喘着粗气,这里空气稀薄,氧气不是很充足,值得庆幸的是由于全球变暖和海平面升高,在珠峰顶上的温度也达到了三十摄氏度,以前覆盖的冰雪早已融化。
“对你来说是没有意义,但对我有,我答应过她。”说完,张北继续抡起了锤头。
“我知道你爱她,可是幸存的人已经都选择接受人鱼改造了,她也一定希望你能好好的活下去。”肖恩激动的说,脖子上酷似鲨鱼的腮裂在激动的情绪下张合的很夸张。他无法理解张北做这件事的意义,他认为人都应该向前看。
“正是因为我爱她,我才一定要建成这个塔,在珠峰,在曾经的世界最高颠,哪怕现在只是一个孤岛。”
珠峰所在的喜马拉雅山脉,有着众多海拔超过7350米的高峰,而现在,它们组成了地球上唯一的群岛——喜马拉雅群岛。这些由山顶组成的群岛也是地球上仅存的鸟类和哺乳动物的家园,大多为两栖动物,它们成功的适应了环境,生存到了现在,而人类最终也选择学习他们。
“而且。”张北继续说,“也并非所有人都选择了接受人鱼改造,还有很多老人,他们宁可被淹没,也要留在陆地上,我会和他们在一起,一直到最后,这座塔,也是为他们建造的。”
“青藏高原虽然失守了,但是张琪没有输,她建造的防海大堤依然坚固,并没有被海啸摧毁,会失守是因为人类已经没有能力建造更高的大堤了,而不是因为她错了,你不用为她背负这么多......”
“呵呵,我没有背负什么,也没有要替她赎罪的想法,我们之所以能走到一起,就是因为理想相同,哪怕这份理想已经破灭,我们也要去坚持,去守护,我们都是这个倔脾气,为人类守下最后一块土地,不仅是她临终的遗愿,也是我的夙愿,我会坚持下去的,直到我死去的那一天。”张北语气很坚决。
肖恩听到他的话,想起了三年前从太空看到的镜头,陨石撞击造成的海啸在地球表面形成了肉眼可见的波纹,气势汹汹的横扫整个星球。在数百米高的巨浪即将撞向防海大堤时,她就站在大堤上面,面朝大海,伸开双臂,消失在巨浪之中……
“或许,这也是她选择你的原因吧......当年我追过她,但是被发了好人卡。”肖恩说到,他的心里一阵绞痛,这份痛疼一份为了曾经念念不忘的张琪,一份为了好兄弟张北,一份为了他自己,已经变成两栖人的他。
“......兄弟,如果你想帮我,就不用劝我了,让我留在这里就好。”
“......我明白了,我会尽最大努力保证你们的给养。”
“谢谢”
在群鸟的飞舞中,两位挚友深情的抱在了一起。

二十年后,地球海平面已经稳定,喜马拉雅群岛只剩下了几块岛礁,其中最大的一块岛礁上面,一座黑色的高塔巍然耸立,犹如一座灯塔,为暴风雨中勇敢前行的航船指路。
高塔上筑满了巢穴,是海鸟仅存的落脚地。
老同学,你成功了,这是人类最后的一片土地了。
肖恩站在塔上,望着在熟悉不过的大海感慨道。在高塔底下,是一座座无名墓碑,埋葬了地球上最后的陆地人。
张北、张琪,人类幸存了,你们却不在了,独留下我一个‘人’活在世上...或许我存在的意义就是见证吧,我见证了你们的相遇,见证了你们的结局,也见证了你们的成功......这座高塔,已经是人类最重要的地方,它时刻提醒着我们那一段过去,那一段人类为了对抗大海守护陆地的悲壮历史,或许人类已经忘了你们两人的名字,但是我不会,我会永远记住你们,永远记住这里是地球上最后的陆地,那里,有一座高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最后的陆地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8-7-9 11:35:18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