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460

女巫热线

小p 于2018-7-10 11:07:14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女巫热线.jpg


“兀鹫那帮王八蛋,又涨价了,通行费现在涨到了五斤小麦!”跛腿一瘸一拐的走进了酒吧,“咣”的一下,把手里的大扳手放在了桌子上,顾不得脱去满身油污的制服,他径直走到了吧台前,把手里的半袋小麦“啪”的一下拍到了吧台上。
“奶奶的,把你们最好的啤酒给我来上一瓶,这鬼天气,渴死我了。”
“跛腿,你说的涨价,是咋回事啊?”跛腿接过酒保递来的啤酒,咕咚咕咚,灌了一大口。抬头一看,见是独眼在发问,他是新来的卡车司机,对这里的事情还都不太熟。
“还能咋回事啊,落日镇前面,兀鹫军团设的那个卡子,又他妈涨价了,通行费五斤小麦,咱们跑一次才能拿几斤小麦,这他妈还有没有王法了。”跛腿又端起啤酒,灌了一大口。
“莱姐呢,这不行,这得让莱姐去给咱们评评理。”跛腿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
“你也不记得今是星期几?”酒吧角落里,有人说道。
“嘿,瞧我这记性,今星期天,莱姐八成又去会她那个小情人了。”
“怎么着?莱姐还包着小白脸?看不出来啊,平日里正正经经的一个人。”独眼说。
“我呸,什么小白脸,女的!”
“女的?”独眼惊讶的看着跛腿。“那干那事的时候咋办呢?难不成真像录像那样,用橡胶棍子相互捅?”独眼嘴里的录像,指的是战前流传下来的色情录像带,在座的卡车司机们,早已经看过无数次了,独眼的话一出,酒吧里立即响起了一片促狭的笑声。
酒吧里的笑声还没落下,门外一阵响动。一只撬棍,带着风声,从外面飞了进来,它旋转着从跛腿的面前飞过,“唰”的一下,插到了独眼的桌子上。酒吧里的笑声,立即停止了,只有独眼桌子上的撬棍,还在微微颤抖,发出嗡嗡的响声。独眼坐在凳子上,脸色苍白,上下牙齿格格打架。
酒吧门帘响动,一个中年女人走了进来,她肤色黝黑,穿着一身破旧的褐色皮夹克,在这废土上,经历了太多的风沙与时光,她脸上的皱纹,就像刀刻的一样。她没有说话,黑着脸,从独眼的桌子上拔下了撬棍,在酒吧里找了一张空桌子,坐了。
酒吧里鸦雀无声,跛腿给独眼使眼色:“快给莱姐道歉!”
独眼心领神会,他站起身来,想了想,又从吧台端起一杯酒,递到了雪莱的面前:“莱姐,我错了,我请您喝酒,您消消气。”
雪莱看着眼前的那杯酒,没有说话,眼神一下子黯淡了下来。
“干什么,你找死啊。”跛腿察觉到了雪莱情绪的变化,走上前,一把打翻了独眼手里的酒,接着,又端了一杯水,递给雪莱,说道:“莱姐,这家伙新来的,不懂事,您别见怪。”
“没事,那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我早就没事了。”雪莱脸上挤出了一个微笑,接过了跛腿递过的水,一饮而尽。“也不是什么大事,你们聊,我先去看我的玛丽了。”
雪莱走到了酒吧门口,眼看就要出去了。身后的独眼长舒一口气,端起桌子上的啤酒,打算一饮而尽。
“不过有一件事,说我的坏话不要紧,下次再让我听到你说玛丽的坏话,这根撬棍,插的就是你的脑袋。”独眼抬起头,雪莱站在门口,高大的身躯挡住光线,由于背着光,她脸上的表情,一点也看不清。她手里的撬棍正指着自己,声音听起来,不起一点波澜。
独眼手一哆嗦,一杯啤酒,全浇进裤裆里了。
雪莱开着重型卡车,行驶在废土之上。外面,是倒塌的房屋,寸草不生的土地和无尽的荒原。已经是麦熟的季节了,农田里,没什么收成,连农夫都没有几个。稀稀拉拉的几根小麦,挑着枯黄的麦穗。大风刮过,撞在一起摩擦着,簌簌的响个不停。窗外的风,刮进车厢里,不知是从哪带来的放射性核尘,让卡车里的盖革计数器,答答的响个不停。
坐在卡车中的雪莱心烦意乱,她在想着刚才的事情,那个新来的独眼,勾起了她的回忆,那是一段辛酸的往事。当年,若不是因为自己贪杯误事,科学院和秃鹰军团,也不会被一把火烧的干净。那里保存着的,可是废土上的科学家,从各地带来的科技资料,那几乎是战后人类的所有家当了。雪莱从回忆中回过神来,盖革计数器还在响着,吵得雪莱心烦,她一伸手,关掉了它。雪莱不怕核辐射,自从那把大火之后,雪莱就觉得活着没什么意思了,要不是还有玛丽,她根本想不出来自己这种人活着的意义。
废土之上的旅程相当的无趣,居住地与居住地之间隔得老远,中间则是大片大片荒芜的田野和倒塌的建筑。雪莱现在距离原核镇还有不小的距离,玛丽就住在那里。出于无聊,她拧开了联盟的电台,一则广告传了出来。
“女巫热线,女巫热线,欢迎拨打女巫热线!您的镇子之上有女巫吗?她们还在玩弄魔法,骗取您家小孩的零花钱吗?欢迎拨打女巫热线!兀鹫军团,女巫清缴队!全天候待命,免费清理女巫,还您一个干净废土,欢迎拨打女巫热线!”
“这都什么玩意。”雪莱嘟囔着,关掉了电台。女巫是对废土上一些老女人的称呼,她们没有什么魔法,只是通过摆弄战前的一些科技小玩意来赚钱,但是没办法,谁让她们生在废土之上呢。
远远的有人在设卡拦车,雪莱抬头一看,不知不觉,已经到了落日镇了,这些人应该就是跛腿嘴里的兀鹫军团了。他们是新崛起的一股势力,在废土之上,气势很盛。
雪莱停了卡车,走了下来。一个小兵身手敏捷的爬上了卡车。
“报告,没有违禁品,什么都没有。”
“那也得收关卡费,五斤小麦。”另一个小兵对着雪莱,伸出了手。
“叫你们老大出来。”雪莱冷冷的说。
“你谁啊你?老女人,我们老大也是随便见得吗?”小兵不屑一顾的说。
“我是雪莱,我再说一遍,叫你们老大出来见我。”雪莱加重了语气。
“雪莱?那个传奇?秃鹰军团的团长?”另一个小兵已经从卡车上下来了,两个小兵互相看了一眼。
“老大!老大!”一个小兵拔腿跑进了关卡里。
不一会儿,小兵簇拥着一个人走了出来。奇怪的是,这么热的天,这个人却戴了一顶大帽子,将整个脸都挡的严严实实。
“通行费价格太高了,卡车司机们受不了,你们得把它恢复到原来的价格。”
“好,那就原来的价格,三斤小麦。”帽子底下的人,含混不清的说道,答应了雪莱。这样就行了?整个过程,顺利的让雪莱感到吃惊。她抬眼看了一下对面的人,隐隐觉得,这个人的声音,自己似乎在哪里听到过。
“等等,你是小野。”雪莱想了起来。
“不不不,我不是小野。”帽子下面的人,声音慌乱了不少。
“你就是小野,蓝胡子的那个手下!”雪莱兴奋的揭开来人的帽子,一张熟悉的脸露了出来,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满嘴毛绒胡子的小野,也沧桑了不少。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被那把火,烧死在科学院里了吗?”面前站着的小野,让雪莱感到吃惊。
“那天我不在,我在外面,逃过了一劫。”
“蓝胡子呢?他怎么样了,他也没死吗?”雪莱问,在她的印象中,蓝胡子和小野两个人,是形影不离的。
“蓝胡子死掉了,那天晚上,他在科学院里,没和我在一起。”小野说道。
“真的吗?”雪莱用锐利的眼神盯着小野,她觉得小野的声音,听起来不是那么肯定。
“真的。”小野回答到,刻意躲了一下雪莱的目光。
“那真是可惜了,蓝胡子当年可是我的得力手下,那么能干的一个人。算了,那我先走了,你多保重。”雪莱拱手,对着小野说。
“莱姐,你也多保重。”小野回礼道。
雪莱慢慢的爬上了自己的卡车,她隐隐觉得,科学院的那场大火,似乎不像是它表面看上去的那样。不过都已经过去十几年了,一切都已成定局了,现在追究起来,又有什么意义呢?雪莱心中,另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到了下午的时候,雪莱总算是赶到了原核镇,她心爱的玛丽就住在这里。雪莱把卡车停在了镇口,跳下了车,兴冲冲的走进了镇子里,去玛丽家的路,她已经走了无数遍,闭着眼睛都能走到。
“胡子老爹早!”雪莱向路上一个人打招呼到。那个人拖着一个肥肚子,浓密的胡子,将整张脸遮的严严实实,只有一双小眼睛,躲在破旧的牛仔帽下面。他是胡子老爹,一个倔强的老头,原核镇的镇长。
“是雪莱啊,又来看玛丽?”胡子老爹笑呵呵的说道。
“是啊。”雪莱甩开胡子老爹,走到了玛丽的家里,一把推开了门。
“谁,谁。”屋子里只有一个男子,低着头收拾着行李,看到有人进来,紧张的说道。
“是莱姨啊,来看我妈啊,我妈在后院。”那个男人抬头,认出了雪莱,原来是杰克,玛丽的儿子。
“杰克,你了亏心事,这么紧张?”雪莱开着玩笑。
“我也有苦衷啊!”杰克突然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话。
“什么苦衷?”雪莱觉得有点不对劲。
“没什么,没什么。”杰克掩饰了过去。
雪莱再问,杰克只是打哈哈,却再也不说了,雪莱见问不出什么,便也不问了。废土之上,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有时候知道的太清楚,反而会惹祸上身,雪莱这些年,已经不喜欢插手别人的事了。她穿过屋子,去了后院,玛丽就住在那里。
“玛丽!”雪莱一下推开门,像个孩子一样,跳了进去,大声喊道。
“哇,是你啊,吓我一跳。”玛丽是一个身材矮小的女人,穿着一身白大褂,背着雪莱,在桌子上忙碌着。她是科学院那场大火中,仅存的科学家。玛丽的屋子里,摆满了用来放药品的瓶瓶罐罐,地上的地板也被掏空了,悬着一个巨大的反应釜。
“你猜猜我做出了什么?”玛丽背着雪莱说到,语调轻快。
“我不知道。”
“猜猜嘛。”
“别闹了,真不知道。”
“我做出了铁触媒,这可是化肥合成的关键!原来是硝酸钾和碳酸钙的配比有问题,我调整了之后就好了,我把原料一起融了以后,快速冷却,就做出来了。在中试中,合成氨的转化率甚至达到了百分之十五!”玛丽喋喋不休的说道,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雪莱温柔的看着她,眼神都快要融化了。
“好啦,好啦,别说了,我听不懂。你猜猜我今天遇到了谁?”雪莱打断了玛丽的话。
“谁?”
“小野!”
“他不是死了吗?”
“对啊,所以我觉得很奇怪,当年那场大火背后,是不是有什么问题?”雪莱说着说着,表情渐渐凝固了起来。
“好啦好啦,别想那件事了,那件事不怪你。”玛丽意识到不对劲,走了过来,轻轻拍了拍雪莱的肩膀。
“那么多的流亡科学家,一个一个,从废土各地风尘仆仆的赶过来。他们看着我,我拍着胸脯,用秃鹰军团的名誉保证,可以给他们安全。结果就因为我喝了酒,只是一点点酒,平时我那么能喝的,但是那天,只是那么一点点的酒。等我醒来的时候,就什么也没了,科学家们没了,秃鹰军团也没了,全都没了。”雪莱抱着头,深陷到了痛苦的回忆中。
“好啦,好啦,不是还有我嘛。”玛丽轻轻的拍着雪莱的后背,安慰着她。
雪莱没有理玛丽,抱着胳膊抽了一下鼻子,还沉浸在痛苦的回忆中。
“对了,我给你讲个有趣的事,今天早上的时候,我听见杰克在院子里大声讲电话,一口一个女巫女巫的,也不知道打给谁,现在哪有什么女巫嘛,真好笑。”玛丽讲起了生活中的趣事,试图转移雪莱的注意。
“什么女巫?”雪莱一下子警觉了起来。
“就是,女巫……啊。”玛丽被雪莱的反应搞得不知所措。
“把你家的手机拿来。”
玛丽闻言拿来了手机,雪莱翻出了拨号记录,给最近的一个电话打了过去。过了一会,电话接通了。
“你好,这里是女巫热线,请问你需要什么帮助?”电话里,一个声音低哑的男人说道。
“我操!杰克这个王八蛋!”雪莱听见了手机里传来的声音,从座位上跳起来,把手机摔了。
“怎么了?好好的手机干嘛摔了它。”玛丽看着地上的手机残骸,心痛的说道。
“走,去找杰克。”雪莱不由分说,拉着玛丽,就出了后院。
杰克的行李已经收拾好了,他把行李背在肩上,正打算出门,刚走到门口,身后晴空霹雳一样,传来了一声暴喝。
“杰克,你去哪里!”
杰克被这声音吓得一哆嗦,他转过身,只见雪莱牵着玛丽,站在身后,正怒气冲冲的望着自己。
“杰克,你今天早上给什么人打了电话?我操你个小王八蛋,她可是你妈啊!”
“莱姨…”杰克低下头,不敢看雪莱的眼睛。
“杰克,你做了什么?”玛丽还是一头雾水,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的儿子,你的亲儿子,给女巫热线打电话,让女巫清缴队来抓你,来清理你!”
“女巫…清缴队,可是我…我不会魔法啊?”
“你是女巫,外面的人,把你这种摆弄战前科技产品的女人,叫做女巫。”
“杰克,这是真的吗?”玛丽看着杰克,她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这些。
“你要我养!你什么事都不干,让我养着!这世道,这废土上,我自己活着都这么难了,我怎么养得起?我还要娶老婆,还要生孩子,我怎么养得起?你不知道我已经多大了,你根本不关心这些事,你整天只沉迷在你的那堆破罐子里,我怎么养得起?怎么养得起?”杰克突然大声的说道,他边说边哭,最后双手抱头,慢慢的蹲到了地上。
“你说什么啊,我不要你养啊,我已经做出铁触媒了,做出铁触媒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慢慢好起来的,我不要你养啊。”听了杰克的话,玛丽也情绪激动,她流出了眼泪,边说边哭。
“好了,别哭了,哭也没用,女巫清缴队马上就要到了。我们去找胡子老爹吧,看看他有没有什么办法。”雪莱看着眼前的景象,叹了一口气,拉着玛丽说道。
“我能有什么办法!乖乖,那可是女巫清缴队啊。”胡子老爹看了一眼雪莱,又看了一眼玛丽,耸了耸肩说道。
“你是一镇之长,你有义务保护你的镇民,现在有人要杀你的镇民,你给我说你没有办法?”雪莱不依不饶,气势汹汹的说道。
“我是镇长没错,可是……”
“可是什么?”
胡子老爹没有说话,他看了一眼玛丽,玛丽脸上挂着泪痕,一脸恍惚的样子,根本没有注意到这边。
“你跟我来,咱们里面说。”胡子老爹对雪莱说。
雪莱跟着胡子老爹进了屋子,胡子老爹站在门口,小心翼翼向的四处望了望。
“有什么话快说,搞得神神秘秘的。”雪莱看着胡子老爹,出言催促到。
胡子老爹轻轻的关上了门,转过身来对着雪莱,说道:“你跟玛丽关系怎么样?”
“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其实你不必这么死板,废土之上,单纯的小姑娘有的是,你没必要为了一个老女人,把自己陷的这么深。”胡子老爹眯着眼睛看着雪莱。
“你什么意思?”雪莱听得出胡子老爹话里有话。
“我实话跟你说吧,这个女人我不想救。”
“她可是你的镇民啊!”听了胡子老爹的话,雪莱一下子就火了,她没想到平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胡子老爹,竟然是这么的冷酷无情。
“我的镇民又不只是她一个。”对于雪莱的愤怒,胡子老爹笑了笑,不以为然,他摘下了帽子,露出了白花花的头皮,令人恐惧的是,他的头上,没有一根头发,取而代之的是,是一个个深色的肉瘤。
“你这脑袋,怎么回事?”雪莱看着胡子老爹头上的肉瘤,心里发憷。
“还能怎么回事,辐射病呗,每天疼得我就像把脑袋扔进油锅里炸。”胡子老爹在头上挠了挠,又把帽子戴了回去。
“我不像你们这些在地下出生的小年轻,我活的太久了,从战前,地下,现在的废土,我是经历过核爆时刻的,辐射病就是在那个时候染上的。”
“我才不管你这个老不死的活了多久,我就问你,雪莱你到底救还是不救!”
“你们这些小年轻真是脾气大。”胡子老爹笑了笑,接着说道:“人活的时间久了,一些事情就容易看的清楚,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觉得废土是什么?”
“废土?”雪莱一愣,她没想到胡子老爹问她这么一个问题。
“你眼中的废土,是横冲直撞的卡车?是乱窜的军团?是满街游走的女巫?还是一个又一个,人类的聚集地?”胡子老爹带着玩味的笑容看着雪莱。
“你要说什么快点说,别卖关子,女巫清缴队马上就要到了。”雪莱被胡子老爹的眼神盯得发毛。
“这些是废土,但是这些只是废土的一面,就像我这个看起来很好看的帽子一样。但是把这个帽子揭下来呢?”胡子老爹边说边把头上的牛仔帽揭了下来,露出了一头的肉瘤。“真正的废土,或许并不像它看上去那么好,你知道我的这个原核镇,有多少存粮吗?”
“有多少?”
“只有三千斤,而我,还得用这么一点粮食,让这个镇子,度过这个冬天。我当然知道女巫清缴队是一些残暴的畜生,我也知道女巫是无辜的,她们会什么魔法,只不过是用一些以前的科技产品,会发光的电子陀螺,汪汪叫的电子狗,讨生活而已。但是,我还是得默许女巫清缴队去杀死她们,不杀死她们,其他人就得死,让谁死呢?让年轻人们去死?年轻人死了谁来建设废土?让孩子们去死?孩子们死了我们也就没有希望了。土壤已经被放射性物质污染了,化肥的工艺又失传了,土地里种不出粮食,没有粮食一些人就得去死。死的只能是没用的老家伙们,比如我,比如玛丽那样的女巫。”
“玛丽不是女巫,她是科学家,科学院里面唯一活着的一个科学家,她在做化肥,绝不是什么没用的老东西!”雪莱大声的和胡子老爹争辩到。
“化肥?真的吗?做出来了吗?”胡子老爹的眼睛亮了起来。“快带我去见玛丽!”
玛丽还在外面等待着,时不时的望向远方,眼神里充满了不安。远方,隐隐的传来了摩托车的轰鸣声。
“玛丽,你做出了化肥?”胡子老爹开门见山的问道。
“不是啦,我做的是铁触媒,它是合成氨工业的催化剂,通过它可以合成化肥,我现在通过调整硝酸钾和碳酸钙的配比,在中试试验中,转化率已经达到了百分之十五了。”
“所以你到底做出了化肥没有?”胡子老爹紧紧的盯着玛丽。
“做倒是做出来了,不过从中试到大试,可能还有很多的问题要解决。”玛丽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用手撩了一下头发。
“玛丽,你真是太厉害了,你救了整个废土啊!”胡子老爹一张脸涨得通红,激动的直搓手。
“女巫清缴队可要来喽,老爹,这个女人你还是不想救吗?”雪莱在旁边揶揄到。远方的摩托车声,已经越来越近了,地平线上,可以看到一群黑衣人,骑着摩托,激起一片沙尘。女巫清缴队已经来了。
“我去说,包在我身上,他们敢动你们一根毫毛试试!”胡子老爹老脸一红,他看了看远处的摩托车手,拍着胸脯保证到。
“谢谢老爹,你可真是个好人。”玛丽见状,开心的说道。
“好人?他可不是什么好人,玛丽。”旁边的雪莱说道。
雪莱一行三人,站在原核镇的前面,迎接着从远方而来的摩托车队。太阳已经快要沉下来了,残阳如血,将废土涂染的一片昏黄。胡子老爹带着雪莱和玛丽,站在小镇的前面,雪莱的卡车停在不远处,将它的阴影,笼罩在三个人的身上。三人就站在那里,任凭大风刮过,将他们的衣衫,吹的猎猎作响。
摩托车一辆接着一辆,停在了雪莱他们的面前。摩托车上跨坐的人,统一穿着黑色夹克,身后背着一把猎枪,一副巨大的黑色墨镜挂在脸上,将脸上的表情遮挡的严严实实。
“这里是原核镇吗?玛丽在哪里?”一个人出言问道。
“这里就是原核镇,你们不能带走玛丽,她不是女巫。”胡子老爹走上前去,说道。
“我们今天就是为了玛丽来的,你谁啊,这么大的口气?”一个冲在最前面的人,将墨镜摘了下来,叼在嘴上,吊儿郎当的问道。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后面响起了一片哄笑声。
“我是原核镇的镇长,胡子老爹。”
“是镇长啊!”
“镇长亲自出马!”
哄笑声止住了,黑衣人们议论纷纷。在废土之上,镇长们掌握着一个居住地的生杀大权,有着很高的威望,就连为所欲为的废土军团,也对他们有所忌惮。
“我们为什么不能带走玛丽?”女巫清缴队中,一个人张口问道。
“她研究出了化肥技术的关键,是废土的希望,不是女巫。”胡子老爹回答到。
“哈哈,我今天就是为了化肥来的。”那个人笑了一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身后掏出了猎枪,开火,铁砂在火药的加速下,从枪管中飞了出来,直扑向胡子老爹。胡子老爹在霰弹的作用力之下,飞了起来,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激起一片沙尘。血慢慢的从他的身下流了出来,染红了地面。
胡子老爹还有一丝意识,他喘着粗气,翻转过身子,对着雪莱和玛丽说道:“快跑,快去找联盟,我对不起你们。”
“啪!”又是一枪,铁砂下雨一样,又落在了胡子老爹的后背上。胡子老爹挣扎了一下,头一歪,便不动了。
这一变故让所有人措不及防。
“老爹!”雪莱和玛丽才反应过来,大声的叫到,声音里已经带了哭腔。
“叫也没用,人都已经死了。”那个人缓缓的摘下了脸上的墨镜,看着胡子老爹的尸体,笑着面前两个人说道:“你们哪个是玛丽?”
“蓝胡子!”看着那个人的脸,雪莱倒吸了一口冷气,那张脸,虽然没有了标志性的蓝色胡须,但是雪莱还是一眼认了出来,那分明是多年前丧生在大火之中的,蓝胡子的脸。
“这不是老大吗?”蓝胡子吸了一口气,用手敲着自己的脑袋说道:“瞧我这记性,十几年过去了,老大也不记得了。”
“你不是,死在科学院的大火中了吗?”雪莱看着眼前的蓝胡子,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么可能,科学院的那把火就是我放的,我怎么可能傻到把自己烧死。”
“竟然是你放的!”蓝胡子的这句话,犹如一个晴空霹雳。雪莱听到以后,一个站立不稳,差点趴在了地上。
“雪莱,雪莱,你还好吗?”玛丽在身边,轻轻的扶住了雪莱。
“我那天喝的酒,你也动了手脚吗?”雪莱稳了稳心神,又问道。
“嘿嘿,让你猜中啦!你的酒里,我也不小心,偷偷的加了一点调料。”
“原来是你!”雪莱脑海中,关于当年那场大火的线索,贯穿在一起,瞬间清晰了起来。怪不得那点酒就把自己放倒了,怪不得一个人也没有逃出来,怪不得小野还活着,原来这一切,都是蓝胡子的阴谋。
“你做这一切,目的是什么?”雪莱问道。
“目的是什么?当然是为了钱啊。流亡的科学家们带来的技术,那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那些技术,能在废土之上能卖出大价钱啊。你以为我这个兀鹫军团是怎么来的?都是卖技术的钱建起来的,瞧,它现在是废土上最有势力的一个军团了。老大,你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看着雪莱和玛丽看着自己的眼神,蓝胡子笑了一下,接着说道:“老大,你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太死板了,你把那些科学家召集起来,养起来,有什么用?凭着他们就能建设一个新废土吗?别做梦了,老大,废土是没有希望的,及时行乐吧,活着,开心一天是一天。”
“玛丽,你有酒吗?”雪莱没有理蓝胡子,她侧过身,对着玛丽说道。
“问这个干什么,雪莱,你不是在那场大火后发过誓,从此以后不碰酒了吗?”玛丽看着雪莱,疑惑的问道。
“去他妈的誓吧,这个誓今天要破了!”
“好吧,我这里有倒是有一点酒。”玛丽嘟囔着,掏了掏,从身上掏出了一个小玻璃瓶,里面装着半瓶澄清的液体。
“但不多,这些酒是我做实验做困的时候,喝一点提神的。”玛丽把玻璃瓶递给了雪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趁此机会,雪莱凑在玛丽的耳边,低声说道:“等一会,你往镇子里跑,去找你儿子杰克,让他把你带去落日镇旁边的卡车酒吧里,他如果不带你去,就说我说的,回来卸他一条腿。去了之后,你去找那里的跛腿,告诉他,让他把你带去找联盟,各个镇子的镇长都在那里,那帮老头子应该知道你的价值。”
“那你呢?”玛丽问道。
“我在这里拖着他们。”
“不要,你会死的!”玛丽出了哭腔。
“少废话,别管我,快去!”雪莱睁圆了眼睛,咬牙说道。
“说什么呢?你们两个。”蓝胡子起了疑心。
“说说悄悄话,不行吗?”雪莱说道,拧开玛丽递过来的玻璃瓶,一饮而尽。
“啧啧啧,十多年都过去了,还是这个女人啊。”蓝胡子笑道,他是认得玛丽的,在十多年前的时候,玛丽和雪莱就在一起。
“是啊,都已经十多年了,但有些东西是永远不会改变的。”雪莱把酒瓶子扔在了地上,回味的咂了咂嘴,用舌头把嘴唇上的酒液抹进了嘴里。
“老大,那个女人要跑!”一个手下眼尖,看见了玛丽,正顺着身旁的卡车,偷偷的溜走。
“给我追!记住,要活的!”蓝胡子下令到。
“我看你们谁敢!”雪莱说道,脸上一下变了颜色,他用凌厉的目光,盯着跃跃欲试的摩托车手们,这一下子,摩托车手们都不敢动了。
“老大,我们不必这样子的,你可以加入我们啊,你把化肥技术给我,我能给你卖个大价钱的。”蓝胡子笑着说到,试图说服雪莱。
雪莱没有说话,她看着蓝胡子,笑了笑,一口浓痰,脱口而出,黏在了地上。
“敬酒不吃吃罚酒!”蓝胡子冷哼了一下,缓缓的说道,他环视着众摩托车手,戴上了墨镜。
“所有人,给我上!”
随着蓝胡子话音的落下,废土之上,响起了摩托车轰鸣声,就像一片蝗虫,嗡嗡的飞了过来。几个动作快的车手,已经箭一样的射了出去,直向着远去的玛丽奔去。他们刚驶到雪莱的卡车车头前面,猝不及防的,卡车突然启动。雪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进了驾驶室。没有准备的摩托车车手,直接被撞飞,运气差的,血染车轮之下。
卡车掉了一个头,冲着摩托车车手们急驶而来,车手们纷纷四散逃开,就像一堆被打散的保龄球。
“不要慌,不要慌,拿出你们的枪,射击,射击!”蓝胡子在人群中,大声的叫嚷着。
远远的几个摩托车手,抬起了手中的猎枪,对着雪莱一齐开火。雪莱低下了头,躲在了方向盘下面。铁砂天女散花一样,击中了挡风玻璃,挡风玻璃一下子成了一堆碎渣,冰糖一样的,落了雪莱一身。雪莱操纵着卡车向着远方的那几个摩托车手冲去,就像冲进斑马群的一只大象一样,那几个人没有来得及躲开,就像是撞在了装着湿水泥的袋子,砰的一下就被撞飞了。
“所有人,先不要管这个了,都去给我抓跑掉的那个,快去!”蓝胡子跳着脚,在原地指挥到。
“蓝胡子,你确定?玛丽刚才可是把化肥的配方给了我的。”雪莱从车窗中伸出脑袋,看着蓝胡子说道。
蓝胡子往小镇里面看了看,玛丽早已经跑的连背影都看不到了,他又往卡车上看了一眼,雪莱就坐在驾驶室里,笑盈盈的望着他。
“妈的,别管那个了,所有人,给我活捉雪莱!”蓝胡子下了命令。
随着蓝胡子一声令下,摩托车手纷纷向雪莱靠近,一些聪明的车手,已经在伸手够卡车的挡泥板,他们看起来,想上到卡车上来。
“糟糕!”雪莱暗叫不好,她猛打了一把方向盘,卡车的车尾,猛甩了一下,那些试图扒车的摩托车车手,一下子被撞开。但是更多的车手,正在伸着手,试图靠近雪莱的卡车。雪莱调转车头,给卡车挂上了档,卡车咆哮着,向着废土深处驶去。摩托车手见状,也纷纷调转车头,轰起油门,跟在了卡车的后面,就像一群闻见了血腥味的狮子。
在落日的余晖中,一辆白色的载重卡车行驶在废土里,车轮碾压着砂石,激起了两串烟尘。在它的后方,是一串摩托车骑手,他们统一黑衣打扮,拎着猎枪,怪叫着追逐卡车。天色已经很晚了,太阳只有一点还露出在地平线上,这落日是通红的,它俯视着废土,给众生们,敷染了一层悲怆的血色。
到底是年纪大了,过了一段时间,坐在卡车上的雪莱,困意阵阵上涌,她勉强睁开眼睛,用胳膊撑着自己,好不让自己趴在方向盘上睡着。夜色已经渐渐的深了,前方的路,都已经模糊的看不清了,雪莱打开卡车的大灯,黄色的灯光,利剑一样,划破夜晚的黑暗。就在这个时候,卡车车厢里,忽然响起了咣咣的几声,雪莉吓得一个激灵,她这才意识到,后面还有摩托车手在追着自己,她回头往后看去,只见骑手们在摩托车上叠起了罗汉,而最上面的骑手,已经在刚才,趁着雪莱不备的时候,跳到了车厢里。
这些骑手一上来,举起手中的猎枪,对着雪莱,就是一轮射击。“啪啪。”子弹打到了卡车的后防护板上,雪莱回头看去,只见几厘米的钢板,已经被铁砂打的全是凹痕。
“必须解决这几个家伙。”雪莱心里想到。她用眼角瞅了一下后视镜,一共有三个人,并排站在车厢上,正在好整以暇的给猎枪更换弹药,准备下轮射击。
雪莱伸手摸到了座椅下面,摸到了一把扳手,然后她从驾驶室侧视窗里伸出身子,对着其中一个人,甩了出去。
扳手正中面门,那人怪叫一声,从卡车上栽了下去。
雪莉趁机从驾驶室出来,攀上了卡车的后车厢。趁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对着另一个人,直直的踹出了一脚,踹到了一个人的肚子上,本来就是在卡车上,一路颠簸,再加上雪莉这一下子,那个人站立不稳,一个踉跄,就从卡车的侧面栽了出去,一声惨叫,就被卷进了车轮里。卡车的后轮碾上尸体,被一颠簸,车头不稳,一下子歪掉了。而此刻的驾驶室里,空无一人。眼看着卡车就要失去控制,雪莱心急如焚,只想着尽早解决这最后一个骑手,然后回去操纵卡车。但剩下的那个人早有准备,他端着装好子弹的猎枪,对着雪莱就是一下,雪莱闪过身子,但近在咫尺的铁砂,又怎么可能躲得开,咆哮的铁砂带走了雪莉的一条胳膊。
这一下痛彻心扉,雪莱没有吭声,她咬着牙忍痛,另一只手一拳砸到了这个人的面门上。这人一个站立不稳,被雪莱一拳从卡车上砸了下去。
雪莱捂着肩膀,按住喷涌的鲜血,此刻,她的额头上已满是汗珠了。雪莱试图跳回驾驶室里,控制住卡车。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卡车车头偏离,已经斜刺里冲了出去,而那前面,是一个幽深的悬崖。
没有办法,雪莱只好跳车,她捂着胳膊,顺手从车厢里拿了一个东西,从卡车上滚了下来。身后的卡车直直的开下悬崖,不久以后,悬崖之下,响起了一声巨响,卡车爆炸了。
雪莱刚站起身子,一辆摩托车就停在了她的身前。然后又是一辆,不一会儿,雪莱就被急驶而来的摩托车围在了中央。
“老大,咱们俩之间,没必要这样,把配方交出来,和我合作吧。”蓝胡子从摩托车上下来,摘下了墨镜,看着眼前的雪莱。她的衣服已经破烂不堪了,全身都是砂石,半条胳膊也没有了,伤口还在渗血,染红了半个身子。
“配方?我可没有什么配方。”雪莱虚弱的笑了一下,对着他挥了一下手,一个闪着银光的东西冲着蓝胡子飞了过来。
蓝胡子下意识一躲,那个东西带着风声,从他的耳边飞过。与此同时,他的耳朵上,传来了一阵剧痛。蓝胡子用手一摸,摸到了一手黏滑的液体,原来长着耳朵的地方,空空如也。蓝胡子大惊,回过头去,一个扳手带着他耳朵,躺在不远的沙地上。
“妈的,被耍了,你个贱人!”蓝胡子大怒,飞起一脚,踹倒了雪莱。他穿着长筒马靴的脚,踩到了雪莱的脸上,并且用力的,把雪莱的脑袋摁进沙子里。
“哈哈哈哈!”他的脚下,传来了笑声。
“你笑什么?”蓝胡子停下了脚上的动作,奇怪的问道。
“我高兴,高兴!我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哈哈!”雪莱喘了几下,说道,吐出了一口带着鲜血和沙子的唾沫。
“这婊子,都到这份上了,还高兴,八成是疯了,你们谁猎枪里还有子弹?”蓝胡子接过手下递过来的猎枪,检查了一下弹药。
蓝胡子侧着脑袋,看了一下雪莱,然后把枪口对准了她的脑袋,缓缓的扣动了扳机。
雪莱躺在地下,耳朵贴着地面。她的脑袋一阵一阵的发晕,蓝胡子在他头顶叽里呱啦的说着什么,她已经听不清了,远远的,她好像听见了地平线上,传来了卡车的轰鸣声,是玛丽他们来了吗?
“啪!”一声枪响,雪莱身体一软,便不动了。白色的脑浆,从她的头颅里流了出来,缓缓的渗入到废土的褐色土壤中。
远远的地平线上,空空如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女巫热线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8-7-10 11:07:1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