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253

异步空间

小p 于2018-7-10 11:10:26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第九位评审
  • 没人愿意熬夜加班,但是为了生活没办法
  • 让我能够再一次感受到自己的青春的美好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异步空间封面.jpg



肖太站在阳台上,时而看看天空,时而看看摆在阳台上的花草,目光有些茫然,不知该往哪里安放。
儿子去到了一个极其遥远的地方,遥远得肖太都不知道究竟有多遥远,这使得他心里莫名地空荡荡的。
他是一个退休的宇宙学家,不过面对广袤的宇宙,他的思维和想象力常常有一种无力感。
看久了,他又把目光从天空收回现实。他不经意看到了阳台护墙上,两个花盆之间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物体。他正要走近细看,只听“膨”地一声巨响,物体下方的护墙迅速碎裂坍塌。那个物体顺着坍塌的砖头水泥一齐往下掉落,一直朝距离几十米的地面落去。
阳台的护墙出现了一个垂直规整的沟槽。
肖太吃了一惊,本能地后退了几步,退到房间里去。他害怕整个阳台都要塌下去。
他平生从没见过如此离奇的事情。他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惊出的冷汗。定了定神后,他开始怀疑刚才的一幕是一种错觉,于是又小心地重新走到阳台上。
没错,阳台的护墙确实有一个笔直的沟槽!刚才不是幻觉。
肖太正想着这是怎么回事,看见那个脸盆般大小的奇怪物体又缓缓从下方升了上来,一直朝他的阳台升上来。肖太感到害怕,但想到这是自己这辈子目击到的最神奇的事情,错过了可能会终身遗憾。于是他壮着胆子站在阳台上继续察看。
奇怪的物体不久就升到了肖太的阳台上,依然停在阳台的护墙上。当肖太担心护墙要再次坍塌的时候,只听见一个细小的声音从物体里传了出来。
“爸爸,不用担心,我们是宇宙旅行者,你见到的是我们的飞船。”
有人在物体里喊自己爸爸,真是怪事。那细小的身音完全不像是儿子的声音。肖太细看那物体,觉得造型有些似曾相识。
“爸爸,请允许我们把飞船停到地板上去,方便我们下去,护墙上很危险。”
肖太呆愣着,忘记了说话表示反对或者同意。
物体从护墙上飘然落下,落在阳台的地板上。接着物体的一扇门打开,从中空的物体里陆续走出一些小动物来。
肖太蹲身细看,原来是些手指般大小的小人儿。这是他从没见过,也没听到过的物种。转眼间这些小人儿像蚂蚱一样布满了整个阳台。
肖太小心翼翼地退进阳台的过道处,生怕踩到这些小人儿。
那个细小的声音又说:“爸爸,你没有敌对并伤害我们,我们来这里算是来对了。”说完那个小人儿长吁了一口气。
肖太担心地指了指停在阳台地板上的那个物体,害怕那个物体又把地板弄一个窟窿。最让他担心的是,物体穿过自家的地板,如果一直朝下穿透,会严重伤害到下面楼层的住户。
“您不用担心,我们的飞船做了重力不完全屏蔽,不会再损坏地板。”
“你们到底是谁?是什么物种?来自哪里?”肖太虽然没有伤害这些小人儿,但心里充满了对未知的畏惧。
“我们是方舟1001号飞船的宇宙旅行者,爸爸不用害怕。”
“方舟1001号宇宙飞船?那不是地球上的宇宙飞船吗?”
“没错,我们在宇宙旅行时发生了非同寻常的事,所以现在变成了这样。”
“非同寻常的事,这怎么可能?”肖太勉强干笑了两声。
“爸爸,我真是您儿子,我让你看看我,希望您情绪不要太激动。”
一个小人儿向阳台过道这边跑了过来,小人儿形成的人海自动让出一条长长的通道。
正常人只要两三步就能跨过的阳台,那个小人儿大约跑了半分钟才到达过道处。
“爸爸,是我,我是您儿子。”那个小人儿仰望着肖太说。
  他一定感觉像仰望着一座巍峨的山峰。
“什么?怎么可能!”肖太使劲地摇了摇头。
“爸爸,您仔细看看我。”
肖太蹲下身,够着脖子细看小人儿。他有老花眼,小人儿太小,只能勉强看清那个小人的身材,五官他无法看清楚。
肖太望忙到客厅的茶几抽屉里取来放大镜,把小人儿放在自己手心,用放大镜细看那小人儿,看清了小人儿的五官。
没错,放大镜下,那容貌不容置疑,分明就是自己的儿子。
肖太的大脑“嗡”地一下,他崴崴颤颤地站起来:“这、这怎么可能!发……发生了什么事!”说完他的心脏病犯了,他右手丢掉放大镜,捂住胸口,弯腰把左手心里的“儿子”小心放到地上,然后向后仰倒下去。
还好是从后面倒下,否则他的庞大身躯势必轧死大片小人儿。
从手心滚落地上的小人儿见状,急忙跑进客厅。对于他来说,房间无异于一个偌大的室内广场,他花了一分半钟的时间才跑到放着药品的茶几抽屉前。但却拉不开抽屉,他焦急地大喊:“快来人帮忙!”
立即有二十多个小人儿也飞快地奔向客厅。
二十多个人终于把抽屉拉开,“儿子”翻到抽屉里,找出心脏急救药。
二十多个小人儿搬不动暖水瓶倒水,“儿子”在茶几上找到一个还剩小半瓶水的矿泉水瓶。然后众人抬着矿泉水瓶奔向倒在地上的肖太。



飞船轻松地脱离地球引力——准确说不是脱离、而是在挠场控制系统的作用下,消解了地球引力,背离太阳向外太空驶去。
不断加大挠场强度,形成空间漩涡,导致空间折叠,宇宙空间无处不在的真空零点能源源不断地通过飞船“集能漏斗”,注入飞船动力系统,飞船的速度很快达到光速,最终远远超过光速,实现了非连续性的跃迁式航行。此时的船员和乘客们如果透过舷窗向后望,太阳不是逐渐变小,而是呈一定频率,非连续性地一下一下变小。
  飞船依次越过火星轨道,木星轨道,土星轨道……八大行星对于这个时代的地球人来说,已经熟悉不过,熟悉的地方没有景色,就像对住所的周边的事物一点都不感到新奇。
飞船最后越过海王星轨道,又跃行了半天之后到达太阳辐射泡边缘。人们回头望去,此时的太阳如弹珠般大小,发出昏黄暗淡的光线,人眼可以毫不难受地直视了。地球早已淹没在深邃的宇宙背景下,成了远方的一粒尘埃。人们不约而同地向太阳挥挥手,每个人的思绪都对故土充满人了眷念,而又对前方充满了未知的憧憬。
这次宇宙旅行,地球人定的目标是: 不再满足于对附近星体、比如比领星的考察,须到更遥远的宇宙空间去看看。如有可能,能走多远就走多远,测试下地球人类及飞船宇宙探索的极限距离。
飞船越过太阳辐射泡边缘,一直前行,前行,向着银河系的银心处航行。
三个月后飞船到达银心附近。相比太阳系所处银河郊区,这里的星星十分密集。船长肖达示意船员关掉飞船大厅里的人造小太阳,这时从舷窗里射进来的无数星光叠加,像满月的月光一样照亮了大厅,人们可以依靠星光的光茫在飞船里活动自如。于是人们自发组织起来在大厅里跳起了圆舞曲。
此次旅行的计划之一,是深入研究银心处的黑洞,以及反重力飞行器会不会受黑洞强大引力的影响。
星际旅行委员会授命肖达和副船长驾驶一只挠场小型飞艇,冒险到达了黑洞视界之内后安然返回。
“情况怎么样?”飞艇刚返回来,宇宙学家兼宇宙生物学专家文空就迫不及待地问。
肖达:“情况出人预料,飞艇没有被黑洞强大引力束缚住,我们的反重力场能抵御黑洞引力,否则我们就不会活着回来了。”
文空:“连光都无法逃逸的黑洞视界,幸好它不能束缚住挠场飞行器。这样说来,我们人类到黑洞视界里寻找或建立虫洞,至少具备了可能性。”
“黑洞视界里虽然不能束缚住飞船,但飞船在里面航行不太容易操控,经常无缘无故非操作性地穿越,我们的飞艇费了点劲才重新穿出视界之外,看来黑洞里真的有许多天然虫洞。”
“那么作为你们亲身经历过的人,你们评估下黑洞视界内部的危险程度。”
肖达思忖了一下说:“除了飞艇有时会无故跳跃,其他没有感受到什么特别的危险。我们认为,黑洞视界里并没有人们想象那么危险。当然,前提是飞行器要进行大功率挠场运行,进行完全重力场屏蔽。否则,按照现有的理论,我们会被黑洞撕扯成意大利面条。因此,在视界里时,我们一刻都不敢贸然尝试解除那怕一点点重力屏蔽。”
副船长也点点头,表示同意肖达的见解。
星际旅行委员长:“你们做得对,否则可能真的回不来了……让飞船也到黑洞视界里转转吧。”
飞船跃迁式飞行。一个月后穿入黑洞视界里。
一切都很正常,许多人担心的毁灭没有发生。飞船在黑洞视界里邀游,经历了几次非操作性的隧穿。最后一次,飞船感觉进入了一个比以前长得多的隧洞,飞船在隧洞里面足足穿越了十多分钟的时间。



飞船终于停止了不可控的隧穿,人们看到星星老实地定格在宇宙中,才算松了一口气。
当初人们担心进入了一个连接奇点的隧洞,他们要撞到奇点上去。幸好没有发生这种万劫不复的事情。
这是一个陌生的星域,对照三维宇宙星图,不吻合宇宙地图的任一区域。
最初人们以为穿越到了银河系之外,但是用天文望远镜从各个方向扫描,情况远比想象的复杂:对周围数十个漩涡星系进行观察,竟然发现飞船已没处在本星系群内;观察更远的星系,竟然发现已没处在超本星系群内!
肖达表情凝重:“继续探察更远的星系,直到确定我们所在的位置!”
“看来只能这么做了。”文空边说边摇了摇头,继续和助手忙手头的工作。
用天文望远镜扫描更远的星系,录入电脑,运算合成三维星图。对照原有星图,计算分析,足足花费了半天工夫,最后文空表情难堪地转身对肖达说:
“得不到结果。”
“什么?竟然没有结果!”肖达无比惊讶,“我们倒底处在了什么鬼区域,难道我们已跃出拉尼亚凯亚超星系团,连模糊的判断都不能作出?”
“是的,无法作出。”
肖达露出从未有过的痛苦表情。
“而且——”文空迟疑良久说道,“我们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无论远处或近处的天体,都没有红移现象,相反,观察到了天体微弱的蓝移现象,越远的天体蓝移越明显。”
肖达:“什么!有没有搞错!”
文空:“最初我们也对这种反常现象不相信,不过用各种手段经过反复核实,事实确实如此。”
肖达久久呆愣着,他仿佛置身梦魇里,在和别人在说着一些谎诞惊悚的话。
不,这一切都不可能是真实的。
在场的人一直沉默不语,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心情最沉重的是肖达。他是一船之长,飞船迷失在宇宙中,船上的一千多船员及乘客前途堪忧,他理应对此次灾难负责。
这是他当上船长的第一次宇宙航行,他曾意气风发地梦想着做宇宙的哥伦布,没想到第一次就陷入这莫名的困境。
“既来之则安之,我们还是先找个绿色星球休整下身心。在虚空中一直呆着也不是办法。”很久之后,文空先打破沉默。
“好吧,也只能这样了。”肖达吸了一口气,无奈地道。
自从人类发明了挠场飞行器,在周边的恒星寻找绿色星球,并短时到达该地并非难事。很快在周围恒星中找到了五颗疑似绿色星球。
飞船启动,逐颗探查,最后发现第三颗星球是绿色宜居星球。
飞船里的一千多人在这个星球暂时安顿下来。这里的生物资源很丰饶,食物对他们不是问题。唯一的问题来自心理——这个遥远而陌生的星球,他们无法知道它处在宇宙的哪个角落。而太阳系,不知已甩到有多遥远的地方。
思乡的情绪随时间不断滋长。终于有一天,船长肖达顶不住众人的压力,宣布了一件事,飞船将重启寻找地球,叫大家举手表决是去还是留。结果有一千一百人选择了上飞船,有六十个人留在了星球上。六十人中有地球上举目无亲的孤身者,有开疆拓土的激进主义者,有灰心失望的绝症患者,有地球上的底层社会弱势者,有逃避尘世纷扰的独孤行者,有因害怕旅途出事故、宁愿像驼鸟般把头插在沙子里的保守主义者。
飞船载着一千一百人离开星球,向着并不遥远的漩涡星系中心进发。
飞船领导核心层都一致判断,漩涡星系可能存在一个连接银河系的虫洞。他们很可能是因了该虫洞误撞这个遥远星系的。
进入漩涡星系中心黑洞视界内。飞船在视界内漫游。一切只能交给运气,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办法。
幸好运气很好,飞船再次撞入与银河系联结的虫洞入口,重新穿入银河系,而没有发生穿越到另一个陌生星系的悲剧。
重回银河系中心黑洞视界内后,飞船努力跃出出视界。像是从泥谭中挣脱出来,直接朝太阳系飞去。
地球人重新见到了宇宙中那个沧海一粟般的蔚蓝色的地球。许多人激动得热泪盈眶,船长肖达更是面向地球,长跪在飞船地板上,一方面是因为又见到了故乡,更多的是因为他作为船长,对大家终于有了一个交待,长久难释的心理压力终于彻底释放。他默默地发誓以后再也不驾飞船到黑洞视界里去了。
近乡情更怯,飞般有意降低速度,缓慢地接近地球。到达地球大气层的时候,肖达发现沧海一粟般的地球竟然十分博大。接近地表的时候,肖达发现地表广博得像木星。到达航天中心起落场,肖太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也许其他人也感觉到了这一点,机场像一个广袤无垠的平原,机场周边的建筑、设施也庞大无比,像一座座巍然耸立的高山。
起先肖达以为是自己的一种错觉。当人们开始窃窃私语起来,最后开始骚动起来,他发觉自己并非产生了错觉。
肖达立即与航天中心指挥部通讯。告知指挥部,自己的飞船已经停在起落场上。指挥部回复说他们并没有见到对方的飞船。
肖达反复强调自己的飞船已经停在起落场上。但是总部说他们一直没有见到飞船。
这时不远处走来一个如高山般的巨人,手里提着巨大的垃圾铲和扫帚,径直向飞船走来。走到飞船旁边,嘴里念叨着:“谁家的小孩把玩具扔到这儿,很危险的。”说完要用扫帚把飞船扫到垃圾铲里,可是怎么也扫不进垃圾铲。
飞船赶忙起飞离开,停在另一处。
“谁家小屁孩躲着遥控玩具?赶快飞走,这里不能玩玩具!”
飞船没有动静。清洁工跑过去,一脚踩下去,想把这个玩具弄坏,然后清理走。飞船却突然在他脚底消失,然后又在他的不远处突然出现。清洁工乍呼呼地跑开了,边跑边惊叫着。
肖达欲再和航天总部联系。这时候跑过来几个全副武装的巨人,用一个坚固的铁笼子扣住飞船。飞船轻易地击穿铁笼逃出来,粗大的一排钢条被撞断变形。武装人员见状,用枪向飞船扫射,甚至动用了火箭炮。
飞船只得逃到空中。
肖达驾驶飞船,径直从窗子里进入航天总部负责人办公室。只见办公室里几个人在议论着:航天中心遭到了外星不明飞行物的侵入。
肖达把飞船停在航天总部负责人的办公桌上,正要和负责人交涉,办公桌的一个角瞬间碎裂,飞船砸在地板上,发出“咣”的一声巨响,地板被砸了一个坑。
肖达立即启动挠场进行重力场屏蔽。刚要解释误会,办公室里的人掏出手枪,向飞船射击。旋即又进来一队安保人员,用冲锋枪向飞船射击。办公室里顿时枪声大作,尘屑乱飞。
肖达见此情景,只得驾驶飞船破窗而出,复又飞到空中。
好不容易回到地球故乡,却发现这个世界很陌生。受到的待遇不是夹道欢迎,却是无端的敌视和攻击。不能融入同胞中间,人们感到万分绝望。有些人开始怀疑:“什么回到了地球,我们也许是来到了一个与地球平行的巨型世界。”人们开始责怪起船长来。
“大家先别急,我认为事实并非如此,出现这种怪异现象,或许另有原因。”
一些人质问船长:“现在我们怎么办?是该离去还是留下?”
“大家先别急,我们好不容易到了这里,不能轻言离开。这样吧,先到我父亲家里碰碰运气再说。”
于是肖达驾驶飞船来到父亲家,见到了肖达父亲肖太,发生了刚才的一幕情景。



众人给肖太服下了速效救心丸。过了一会儿肖太苏醒过来,苏醒过来的肖太继续处于惊恐状态。肖达赶忙用细小的声音抚慰父亲:“爸爸别怕,我真的是你的儿子肖达,这艘飞船真的是方舟1001号飞船,他们都是我的同事及旅客。”
“看起来你确实是我的儿子,可是这怎么可能呢?”肖太困惑万分地说。
“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我们也弄不明白。我想我们在宇宙旅行时,一定发生了非同寻常的事情。”
“宇宙中确实无奇不有,但是你别告诉我会发生这种荒诞的事情。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你为什么要伪装成我的儿子?你们有什么目的?”
“我没有伪装成你的儿子,如果不幸我真的伪装成你儿子,也不是我有意为之。”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现在肖达心里也开始变得不确定起来:这里是否是真的目的地。
“没,没什么——我确实是你的儿子,爸爸!”肖达强行打消自己的怀疑,深情呼唤了一声爸爸。
“如果你真的是我的儿子,我感到很痛心。”
“我也感到很难过,你对于我们来说是高山仰止,而我却是你的一个小不点儿子。”肖达说完眼巴巴地看着眼前这座山峰。
肖太的情绪稍微平复,不再像刚才那般恐惧,现在更多的是伤感。他又用放大镜照了照“儿子”,那小人儿实在小得可怜,如果不小心,他可以一指头按下去把他碾碎,就像碾一只昆虫一样。他发现小人儿脸上挂着泪滴,转而安慰小人儿:“不要哭,你一向是个坚强的男子汉。”
“我现在变成了跟昆虫一般大小的生物,哪还有作为男子汉应有的气魄。”肖达黯然道。
“小并不等于弱小——那么你说说你们在宇宙中究竟遇到了什么事。”
“这个我们现在也百思不解,我们正在努力思考是什么导致了我们变成这样。”
肖太也闭上眼睛陷入沉思。他是宇宙学家,他也曾经参与过宇宙旅行,他穷尽自己的学识和见闻,极力思考着。不过随着他的深入思考,他不断地摇着头。
这时候有人敲门进来。
肖达仰望着努力看过去,是自己的妻子。
久别的妻子柳婷模样如昔,肖达很想跑上去拥抱她,然而妻子比自由女神像还高大数倍,让他望而怯步。
只听柳婷尖叫了一声:“妈呀,怎么跑进来这么多小老鼠!”她看见了地板上密密麻麻的小动物。
“别急,他们都是些小人儿。你慢慢走过来,别踩到他们。”肖太赶忙说。
柳婷定睛细看,果然是些像人形的小人儿。
“什么小人儿,爸爸,这些东西是怎么来的?”
“事情太复杂,我也搞不清楚。”
柳婷躲闪着向沙发走过来。小人儿们自动让开一条道。
柳亭坐在公公旁边,见公公气色有些不对劲。问:“爸爸,你怎么了?”
“像你刚才一样,还不是被这些小人给吓的。”
“你为什么让他们进来,你有心脏病。他们到底是些什么生物?好讨厌。”
“他们是人,和我们一样的人,这其中就有肖达,我的儿子,你的丈夫。”
柳婷错愕地摇了摇头,张大了嘴:“这——怎么可能!”
“是的,我就是肖达。”一个小人儿向上仰着头招着手向柳婷打招呼。
此时肖达才敢说话,他一直生怕吓着妻子。
肖太把放大镜递给柳婷。柳婷弯下腰用放大镜细看,然后一下仰坐在沙发上:“爸爸,这是真的吗?怎么会是这样,发生了什么事?”
“我想是真的,至于发生了什么事,我正在想。”
柳婷很久缓不过神来。她打死也不相信,像手指头般大小的这个生物就是自己的丈夫。
“老婆,我饿了。”肖达怯怯地说。
“我们都饿了。”站在地上的一些小人儿异口同声地说。
柳婷:“谁、谁是你老婆!”说完后呆愣着没有动作,目光回避着小人儿。肖太忙叫儿媳去做饭。
柳婷只得进进厨房,一会儿又探出头来说恐怕米不够了,她先去买袋米。
肖达说:“我们都变成这样了,我想我们吃不了多少,兴许够了。”
柳婷做好饭,把茶几上的破璃桌面揭下来铺在地板上。那些小人儿便围在玻璃边缘就餐,更多的小人儿爬到玻璃板上,捡起撒在玻璃上的米饭和碎肉吃。对于他们来说,一粒米饭就是一个小馒头,只须几十粒就可以吃饱。
柳婷费力地找到“丈夫”肖达,小心翼翼地把他捧在手心,难过地说:“我不相信你是我的丈夫。如果你真的是我的丈夫,今后我们可怎么办呀。”
肖达:“我也在纠结这个问题。该死的宇宙……你这只大恐龙啊!我想我们今后要各自生活了,可是,我舍不得你呀。我的父亲还是我的父亲,我还是我父亲的儿子,这种血缘关系无法改变。可是你不同,夫妻关系是家庭的紐带,可这不是天生就注定的的关系,许多事情不得不发生改变了。从明天开始,你搬出去吧。哦,不,我搬出去,房子归你。”
“我们是一家人,我们怎么能分开?”
肖达母亲也回来了,目睹了解了事情后,反应也是错愕加上难受。她把“儿子”捧在手心,哭得竭斯底里。
以后的几天,这些小人儿就住在肖太家里。肖太妻子和柳婷找了许多小纸箱,密密麻麻地顺着墙角码成几层,供这些小人儿居住。
为了缩小心理距离,当小人儿和“巨人”要交流的时候,小人儿便身在一个高清摄像头前,他们的影像便放大到电视屏幕上,这样看上去他们便与正常人一般大小了。
其他小人儿长久居住在肖太家也不是办法,不是供养不了他们,他们的衣食住行,所需的资源很少,肖太家可以毫无压力供养他们,只是他们终究要去面对家属。于是肖太,肖太妻子、柳亭便全国各地去跑,苦口婆心地向他们的家属解释他们宇宙旅行归来的家属变小了,然后再把亲人奉上。那些家属无一例外地像肖大家一样惊谔、难过。三人为了让家属们相信并接受现实费了不少精力。三个人的力量有限,他们又发动最初接受亲人的家属也帮助去解释疏导其他家属。这样像传销一样,一直循环发展下去,三个月后终于把所有的小人儿送回他们自己家里。



通过摄像头摄进电视屏幕里的肖达影像和柳婷“柔情蜜意”了一阵,当肖达走出摄像头,仰望着眼前这座山峰,暖意如同被一盆冷水瞬间浇灭。
“婷,离开我吧,我们不可能成为一家人了,我觉得我们已经不属于同一个物种。”
“不,我不想离开你,你除了小一点,你还是你,每天这样看着你就够了。”
“够了是厌倦我了吗?”
“你怎么能这样说,是、是很满足了。”
“你还年轻,你赶快去另觅对象,别耽误在我这个小人儿身上,这样没意义。”
“我不嫌弃你,又不是你愿意变小的,你是遭遇了灾难才变小的。”
“你不嫌弃我可我嫌弃你,在我眼里你活像一只巨大的恐龙,硕大无比。不,比恐龙还硕大。我对你己经没什么感觉了!咱们都各自安好吧!”肖达用细小的声音咆哮道。
“我们虽然一大一小,不可能那……那个,可是这并不防碍我们进行精神的爱恋。什么都不能成为阻挡我们的障碍。”
“还什么精神爱恋,一看见你,我就如同被压着一座大山,我还有什么情致玩精神爱恋?我们必须分手,别再拖着。”
“我离开了你怎么办?你怎么办?”柳婷带着哭腔道。
“用不着你担心,我们小人儿当中有许多年轻女子。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她们是我的同类,现在我对她们才有那种感觉。实话告诉你,在旅行途中,我就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很漂亮的女孩,她也对我很心仪——我作为一船之长,人们、尤其是女孩们都很崇拜我,追求到一个女孩并不难。”
“我知道你是故意打击我,我不会相信的,你这个混蛋!”
“信不信随你,房子留给你,这么大我用不上,我有广场恐惧症。话说你们巨人真是暴殄天物啊。”
有人敲门进来,是肖太来看望儿子。
自从儿子回来后变小了,他就更加疼惜儿子。儿子是那么弱小,他时刻担心着他会受什么意外伤害。
肖达看见父亲进来,忙躲到安放摄像头的那个角落里,通过电视屏幕和父亲打招呼。
“怎么你们又吵架了?”肖太见两人表情不对劲,问道。
“没、没有。”柳婷弱声道。
肖太:“要是你们能像以前那样正常生活该多好……我思考了很久,我想我找到了你们变小的原因。”肖太看着电视屏幕里的儿子。
“知道了又能怎样,我们变成小老鼠已经既成事实,又没有办法改变,还能怎么样!”肖达苦恼地说。
“既然找到了原因,我想就有解决问题的可能性,那怕只有一丁点希望,也是一个希望呀。”
肖达头偏在一边,没有作声,一副绝望的样子。
“你不是说过,你们最后到达的那个地方,宇宙天体没有红移现象,反而有轻微的蓝移?”
“没错,这能说明什么问题?”
肖太把自己的见解告诉儿子,并尝试建议儿子带着小人儿们再次去探险,以期发生奇迹。
“不行!”肖达说,“对于银河系中心黑洞视界内的虫洞,我们一无所知,我们无法预知我们会隧穿到哪儿。如果我们再到达某个地方待上一段时间,会不会变得更小,甚至像细菌一样小?又或者到达一个空间膨胀很快的地方。回来时变得像恐龙一般巨大?况且我们这次能回来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我已经是一个罪人了,我不能再承担另外的后果,如果要去让别人去吧!”
肖太想想也是这个道理。如果让儿子失踪了,还没有现在这个结局好。他不再作声,只是疼惜地看着儿子。
这时文空发来视频通话请求。肖达接受了视频通话。
屏幕里的文空看上去跟正常人一样。文空说他似乎找到了他们变小的原因。
他的看法跟肖太说的不谋而合。
肖达:“这种情况我们也已经想到了,不过想到了也没有意义,我们已经无法作出改变。”
文空:“我们也许可以用时间来交换空间,只是比较费时。”
肖达:“你是说时间旅行?别逗了。”
文空:“可以这样认为,但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可以反其道而行之,如果那条空间隧道维持的时间足够长,或许就是我们改变地球人类诸多困境的一个契机。我已经和人类学学会、人类社会学会探讨过,我们决定把我们的想法报告中央政府……”
文空侃侃而谈,道出了自己的宏伟计划。



公元24世纪,地球上的人口达到了360亿,自然空间被人类严重扩张、挤占,野生动植物几乎没有生存空间,动植物以加速度一批批灭绝,更多的动植物正濒临灭绝;除了荒芜的沙漠,地球上遍地高楼林立,可耕种面积严重缩减,粮食短缺;化石能源和其他资源行将告罄;城市和“乡村”的马路上、大街上人流滚滚,各种公共场所熙攘喧闹,乌泱泱的人群是地球最常见的风景;住房拥挤不堪,房价千金难求。世界各国都在寻求解决人口拥挤、资源溃泛的问题,然而一筹莫展。
社会各界许多人士认为,人类应该来几次大规模的战争,几次大规模的瘟疫,并大幅度降低医疗卫生水准,才能从根本上降低人口,才能使少数人活下来,过上较为“幸福”的生活。这种论调,除了少数反对的声音,民众中竟然也有不少支持者。
一千多个小人儿虽然和亲人团聚了,但他们难以融入家庭,融入社会,渐渐有几对已经结婚的人家庭破裂,妻离子散。他们成了人类中的边缘物种。
文空的妻子言语之中不时也透露出要分离的意思。文空除了理解,只能劝慰妻子,叫妻子再等等,不久后他会改变这种现状。
文空联系了小人儿们和他们的家庭,包括肖达家,组成了一个人类优化改造协会。
小人儿家属和小人儿们,还有一些人类学家、社会学家等人士汇集成的示威游行队伍,在政府门前摇旗呐喊:“改造人类,净化地球空间。”
和国家元首的谈判终于有了结果。国家元首同意了会见几个协会委员。
文空叫妻子把手掌摊在地面上,然后站在妻子的手心上,妻子把文空托上国家元首的办公桌。
元首以前听说过小人儿,但现在是第一次见到小人儿,小人儿的微小让他吃了一惊,他俯视着办公桌上的小人儿问:“说说你们有什么要求?”
文空:“元首先生,你能坐下来吗?谢谢。”
元首坐在椅子上,这样彼此能方便交流了,否则文空感觉元首的脸隔着自己有几十米远。
“很间单,还我们正常的身体。我们要回归社会。”
“这是你们的事情,我们管不了,也无力做到。”
“我们也是为了人类的开拓性事业,才在宇宙中遭遇了这种厄运,这事政府应该负责。”
“我为你们这种遭遇感到十分痛心,可是我们也没有什么办法呀。希望你们不要闹了,以免动摇国内民众的民心。我们正在与A国进行备战,在这个多事之秋,希望你们不要自取其辱。”日理万机的元首有些不耐烦地说。他现在有许多事务缠身,此时是不情愿地抽出宝贵时间来会见人类改造协会。
“肖达也在柳婷帮助下爬上桌子:“其实你们能够做到的。”
“这种事情我们做不到,除非你们科学家提出一个行之有效的解决办法,或许我们可以考虑拨付资金或提供物力解决。”
肖达:“政府可以进行广泛舆论宣传,采取引导和强制措施,用飞船把人类一批批送到导致我们变小的那个宇宙,就能使已经变小的人融入家庭和社会。”
元首:“为了你们一千多个小人儿,这样大动干戈值得吗?你们的要求太脱离实际了。”
文空:“这样做可以一举两得,不仅帮助了小人儿,更大的意义是后者:把人类变小,等于变相地大幅度增加了地球的资源:土地资源、能源资源、矿产资源、房产、粮食,等等。比起战争,比起散布瘟疫,比起不得医治而拖死的病人,这样做划算得多,也人道得多。”
协会中,巨人中的各路专家,也七嘴八舌地附和着各陈己见,竭力说动元首。
元首沉思了很久后说道:“等等,我脑子有点乱。这个构想看似荒唐,其实不无道理。我得跟各方专家以及各大政府要员谈谈,征询下他们的意见。不过你们也别抱太大希望,这毕竟听上去太荒诞了……”
元首口气有了松动,大家松了口气。协会代表们告辞元首。离开之前元首又叫住他们问了一句:“人类身体大幅度变小后智力会不会变低。”
肖达笑了笑反问:“元首先生,你看我们小人儿像弱智吗?”
“表面上看着不像,不过智力这东西,从表面上一下子也看不出来。”
文空:“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元首先生,我们的智力丝毫没有降低。智力高低关健由脑体比重决定,而不是脑容量。虽然我们脑容里变小了,但我们的脑体比重没有改变。相反,我们体积变小了,大脑之间的神经联结更加紧密、大脑与躯体之间的神经回路更加短程,我们的思维和动作反应变得更加敏捷了——至少我自己感觉是这样。”
元首呵呵笑了下:“怪不得看上去你们小人儿都那么机敏灵巧,看来浓缩才是精华这话有道理。这样我就有些放心了。”
大家回到家里等消息。这个设想实行起来是个浩繁的工程,而且听上去也确实荒诞,协会成员都没有抱很大的希望,不过三个月后竟然等来了好消息:政府同意先送一批人去宇宙旅行,不过须先送自愿前往的小人儿家属去。后续的计划,根据现实反馈和实际情况再分布实施或终止。
小人儿中的大部分直系亲属,小部分旁系亲属成了自愿者登上飞船,两个月后到达银心黑洞视界内,凭着前次旅行积累的数据资料和经验,到达那个虫洞附近。
肖达和亲属握手告别。肖达最后对老婆说:“婷,祝你好运,我希望你回来时不再是一只恐龙。”
柳婷:“那你得答应我,别去再找小人儿美眉。”
肖达点头笑笑,用手指朝下勾了勾。柳婷弯下腰来,几乎平扒在地板上。她想吻肖达,却无处下口。肖达吻了吻柳婷巴掌般的阔大脸庞,说道:“去吧,亲爱的。”
文空也与妻子道别。末了文空妻子嘱咐文空,叫他回去把闲置的一套和在居住的房子都卖了。文空不解地问为什么。妻子说,这个你不懂,你照办就是,将来咱们会变成亿万富豪。
“玩具飞船”从停泊舱弹射出巨型飞船。肖达等人看着巨型飞船向前疾驰,进入黑洞入口,瞬间消失后,乘着玩具飞船脱离黑洞视界,返回地球。
两个不同的宇宙,一个空间在加速膨胀,一个在缓慢收缩,处在空间中的物质也跟着膨胀或收缩。因为所有的物体都在等比例变化,就算用尺子、用容器去测量,人们也无法测出真相。没有独立于外的参照物,身处其中的人浑然不觉。今天与昨日,各种事物看似没有什么变化,其实已炯然不同。
身处另一宇宙一百八十二天零三小时二十五分时,飞船通过空间隧道返回母宇宙,回到地球。



肖达和文空接到了自己的父母、妻子和岳父岳母。一见面他们就对比了的彼此体幅,空间交换很成功。
回到家里,比宫殿还阔大的家辉煌气派。他们用漂亮的纸盒在房间里造了许多小套房。肖达父母、岳父母把廉租房转让了,搬到他的家里来住。虽然一下子增加了许多人,但房间还是显得很空旷。他们又在余下的面积上造了许多假山、绿地、森林。天花板上的人造小太阳,为草地和灌木林提供光源进行光合作用。
还剩三个套间空置着,肖达征得家里人的同意,邀请挚友文空一家来自家住。文空婉言谢绝了,并邀请肖达去他的新居参观。
肖达和妻子驾着车来到城效边的一片树林里,找到了文空的家。文空的房子由尘板、泡沫塑料、防水胶布、墙纸和一些螺丝钉造成,用细链子挂在一棵树的枝桠上,远远看去像一个方形的鸟笼。
文空用微型吊葫芦把他的房子放到地面,迎接肖达夫妻进屋后,又把房子吊到空中。
房子周围充满了绿荫、阳光、鸟语、花香和新鲜的空气,房间里也装修得很气派。肖达赞叹:“我考虑到你把房子都卖了,才邀你到我家住,不曾想你家里更牛逼。”
柳婷当下嚷嚷道:“我们也要造一个这样的空中别墅,我们房屋里的套间太老土了。”
肖达:“好的,造十个都行,反正我们现在很有钱。”
文空妻子提醒:“建议你们把所有的房子都卖了,越早越好。”
柳婷:“就这么办。”
小人儿们的生活方式对周边社会造成了不小的冲击,他们住着豪华别墅,开着豪华“跑车”,穿着名牌衣服,挎着的名贵包包,所有的用品都质优价廉。他们对物质的需求量甚少,生存的压力很低,他们也有更多的闲暇时光用来到世界各地旅游、打高尔夫球等贵族才能享受的高端娱乐活动。小人儿们成了引领生活风尚的一群特殊人群。
自然人中许多经济压力大的年轻人,困苦的社会中底层人士陆续登上飞船,经过大半年的时间后,回来时摆脱了房奴车奴的困境,实现了物质上和精神上的双重自由。
待时机成熟,政府用几个中小城市做试点,进行宣传引导或者强制措施,把这些城市的人们送到另一个宇宙完成了身体优化改造。
这一批人回来后进行房屋合并居住,车辆共享,或把车卖了改换微型汽车。在试点城市建了许多生产小型用品小工厂。文空当了某个城市的市长,肖达则在星际间来回穿越,把更多的人送到另一个宇宙完成了身体改造。
试点城市中,百分之九十九的房屋和土地被腾出来,周边城市里的巨人们看到小人儿们的房屋和土地大片空置,某一天人群如潮水般涌过来,抢占那些空置的房屋和土地,一些开发商也明争暗抢,想侵吞或廉价购买空置的土地。政府出动了军队,与小人儿配合,射杀了数百个巨人才控制住局面。最后政府把大片房屋推倒,把土地改造成森林草地湖泊。
五年之后,全国完成了百分之五十的人的身体优化改造。十年之后,有四分之三人的人完成了身体改造,剩下的四分之一的自然人和小人儿发生场一场血腥的战争,小人儿获得了全面的胜利,绞杀了大部分巨人,剩下的进行强迫和劝导,也送到另一个宇宙完成了身体改造。
与此同时,周边邻国和军事强国欲侵占“小人儿国”的土地和其他资源,“小人儿国”和入侵国发生了几场规模空前的战争,最终小人儿取得了胜利。于是其他国家纷纷效仿,倾斜大量资金制造挠场飞船,进行国民的身体改造。二十年后,世界上绝大部分的人类完成了身体的改造,剩下的巨人或者被绞杀或者被强制送到另一个宇宙。二十五年之后,地球上消灭了最后一个巨型人类。
在这个过程中,房地产价格不断下跌,最后跌成了白菜价。勉强还能用二十年的石油至少还可以用2000年,能够用五十年的煤炭,至少还可以用4000年。能源资源不再成为人类发展的瓶颈,其它矿产资源可以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事实上,自从人类完成了身体的优化改造,太阳能、风能和水能,已经完全能够满足人类对能源的需求,石油和煤炭可以完全省下来用作化工原料。
肖达夫妇和文空夫妇坐着迷你型跑车,在宽阔如广场般的马路上浏览湖光山色。马跑旁边曾经林立的高楼,现在成了森林草原湖泊溪流,各种野生动物不时出没。天空很湛蓝,空气很清新。一行人下了车,肖达掏出手枪,打了一只兔子(为了预防野生动物的攻击,政府允许有持枪证的公民配带枪支)。
肖达看着像大象般大小的兔子,不无得意地说:“这只兔子够我们几家人吃几十天了,先割下一只腿到森林里去野炊吧。”
文空:“想不到你二十多年前那个驾驶飞船的失误,导致了地球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你真是是人类当中的哥伦布,不,比哥仑布还哥仑布。”
肖达:“说实话,当时到地球时,我感觉我成了你们的罪人,我将无法向旅行者们交代。没想到现在所有人都变成了小人儿,真是世事难料呀。”
文空对妻子:“当初幸好我听你的,把两处房产都卖了,现在我们才成了亿万富豪。还是你有先见之明。”
文空妻子笑笑:“任何东西的贵贱是相对的,时间能改变一切,置换一切。”
森林里的人们见到野炊的肖达和文空,投来敬仰的目光,热情地向他们打乎。肖达和文空等人热情地邀请他们一起野炊,最后二百多个人才吃完了一只兔子。
除了树木看上去显得异常高大,池塘变成湖泊,草坪变成原野,人看人,与过去没什么区别。没有大与小的对比就没有差异,大家都是正常人。当一切成为一种习惯,人类自身好像没有发生改变一样。
不过世界确实发生了改变,喧闹、拥挤、匮乏、生存的高压不再,闲适、宁静、富足和自由拥抱着每个人。人们都说,这是自人类工业时代以来最美好的时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异步空间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8-7-10 11:10:26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