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288

闯入泥盆纪

小p 于2018-7-10 11:35:52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第九位评审
  • 没人愿意熬夜加班,但是为了生活没办法
  • 让我能够再一次感受到自己的青春的美好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闯入泥盆纪.jpg



上官平想挣脱巨鱼,潜到海底找东方晓晓。可巨鱼的牙齿非常特别,是从头甲中长出的一块赘生物,如同车床上的台钳,咬合力达到五吨,能切断咬碎任何物体。
这条十多长的巨型怪鱼,不但力大无穷,身体还包着厚厚的铠甲,刀枪不入,其凶猛劲比起霸王龙来,有过之而无不及。上官平吓得灵魂都要出窍了,在脑海里翻腾了几十遍,才找到和它相关的信息。
邓氏鱼,泥盆纪时代海洋里的终结者。纺锤形身体,长达十米,体重六吨左右;头部和颈部包裹着坚硬的外骨骼,刀枪不入;骨板生成的牙齿锋利无比,兼顾咬、切、磨功能,可谓无坚不摧。它们是全食主义者,大海中所有生物都在菜谱上挂名,通吃没商量。

“邓氏鱼?!真有地下海?这些史前生物还活着?难道这是泥盆纪时代的海洋?”成串的惊叹号和问号塞满官平的脑瓜。充气铠甲还让邓氏鱼咬着不放,他用匕首戳,可那外骨骼硬如顽石,扎不进去。
幸亏他穿的充气铠甲是件宝衣。那是用天山冰蚕的蚕丝,和宇航员从火星带回的陨石,提炼出的黑金拉丝混合制成。刀枪不入,防火防水、隔冷隔热。中间可充气,储藏高压氧,穿着者能下潜深海。
“想吃我?没那么容易!”上官平用匕首抵住邓氏鱼的额头,用力往回拉左胳膊。根本拉不动,要不是铠甲冲着气,把身体隔离,这一嘴下来,臂膀早就和他分道扬镳了。
突然,邓氏鱼发狂起来。
可能是因为吃不到肉,这家伙不耐烦了,竟然猛摇头,把猎物甩出去。嗖!上官平被扔出海面,冲向半空,又翻着跟头跌下来。幸好他反应机敏,顺势下潜,边躲避巨鱼,边寻找失散的东方晓晓。
邓氏鱼本意是要把猎物撕碎了吃,没想到抛扯用力过度,把他给扔上了天。可掉下时不是原路返回,而是换了地方,一不留神给上官平逃脱了,气的直翻白眼儿。最后,摆摆尾巴,沮丧地游走。
上官平清晰的记得,和东方晓晓掉下来一整天了。地下海在地核下面的液态层,完全封闭。这里没阳光,只有岩石中的金属元素折射的光线,放眼望去,尽是一片昏暗的幽蓝世界。
他和东方晓晓是奉中央首长的命令,会同联合国环境科研署的科学家,到南极大陆考察,寻找纯净水源。因人类污染破坏了地球环境,地表上干净的淡水枯竭殆尽,成了遍地苍凉,四野荒芜的世界。
这时的地球,早已不是昔日的模样。广袤的农田,庄稼枯死,种下的种子不发芽;巍峨大山,百木凋零,如数九寒冬,一派萧杀悲凉;青草绿花儿艳的田野草原,枯黄殆尽,极目之处,看不到一丝绿意。
因泛滥捕捞,海洋渔业资源枯竭;大量生产生活垃圾、工业和农业污浊体的肆意排放;好战国家频频在大海中做核武器实验,导致海水被彻底污染;烟波浩淼的蓝色莽原,也成了没有生命的空舞台。
将海水提纯可饮用的淡水,更成了痴心白日梦、乌托邦式的幻想。上官平和东方晓晓跟同行的科学家,在探查埃里伯斯火山时,不慎滑入火山口。意想不到的是,外表看似不起眼的火山口,竟然是无底洞。
他俩顺坡滑下,却始终落不到底。时间久了,二人心生恐惧,怀疑掉进西游记里那只老鼠精住的无底洞。要不是穿着特制的铠甲,两具装载灵魂的肉体凡胎,早让坚硬的岩石磨成了骨架。
漫长的八个小时过去了,两位科学家在极度恐惧中,让仰角斜坡抛起,跌入一片无边无际的水域。没想到,在坠落中却意外的分开,落到了不同的地方。
上官平刚掉进地心海,就让一条巨大的邓氏鱼发现。这家伙没见过天外飞人,认定味道好极,张着大嘴冲上来,人和鱼在波峰浪谷中展开马拉松角逐。最后,巨鱼获胜,咬住猎物的胳膊,将他生擒活捉。
幸运的是,充气铠甲是中空的,上官平的胳膊被挤到一边,没让巨鱼没咬到,只是把铠甲咬合在一起。因材质特殊,甲胄也没遭到破坏,还能继续保护主人。
让邓氏鱼抛出海面,又重新回到海里的上官平,赶紧打开额头上的LED灯;这种灯是镶嵌在铠甲上的特制发光芯片,非常亮。灯光呈扇面状,把前方直径两公里的区域照得如同白昼。
菊石、三叶虫、鹦鹉螺、莫氏鱼、海林檎、艾登堡母鱼、乌贼和海胆,都出现了,他们贴着海底游动,找吃的。这些光怪陆离的动物让光亮吓得够呛,慌乱的四散开来逃命。
虽然上官平对史前生物很感兴趣,有抓来研究的欲望,可眼下找东方晓晓更要紧。他含着氧气嘴,焦急地穿梭在海底丘陵中,用腹语呼喊同伴。
突然,他看到东方晓晓躺在海坡上,一动不动,双目紧闭,急忙冲过去。可有个大怪物倏地一下冒出来,吓得他倒吸一口冷气。这个家伙两米多长,像蝎子,举着鳌钳钳晓晓的脖子。
“不好!”上官平加速猛冲,在怪物要钳到东方晓晓时,双手抓着它的甲壳向远处推。幸运的是,这个大家伙身体不灵活,只能乖乖的顺着劲儿先游走。
上官平返回,抱起东方晓晓摇晃,把氧气嘴塞进她嘴里;用腹语大声喊快醒来,赶紧离开这鬼地方,回家。或者说,回到地面,总之,只要离开这个巨怪横行的史前大海就好。
东方晓晓醒了,她是被吓昏的。幸亏掉下来的地方没有邓氏鱼,要不然肯定被活吞进鱼腹,永不见天日了。“上官平,我们这是在哪儿?怎么这么黑?”她惊恐地问。
“我们闯进了泥盆纪时代的海洋。”上官平心情凝重地说,“就是科学界传说了几百年的地心海。”
东方晓晓更加恐惧了,问道:“什么?那……我们还能回去吗?”
“会……也许不……”上官平突然看到一条比邓氏鱼还大的巨鱼冲来,急忙拉起东方晓晓逃命。
这条巨鱼足有十二米长,前半身也是外骨骼生成的硬铠甲,分成多块拼接,可以自由活动。大嘴巴一米多宽,跟城门似的,上下颌的骨质赘生物是牙齿,跟大铡刀似的,也能斩铁碎石。

“上官平,这是啥怪物?”东方晓晓恐惧地叫喊。
上官平边游边扭脸看。不看则以,看了吓得魂儿飞掉。那巨鱼已经近在咫尺了,大嘴巴做好囫囵吞枣的吃饭准备。他赶紧拉着东方晓晓急转弯。
“啊!妈呀……啊它它它……是恐鱼!!”上官平感觉喷涌而出的冷汗正在铠甲里大河奔流。
东方晓晓刚要回应,却感觉腋下让什么东西钳住了,低头一看,更是吓得肝胆欲裂,魂魄散尽。那是两只大鳌,正钳着她往后拉。上官平不敢怠慢,也顾不得巨鱼逼进,急忙救援。
“别怕!”怪物的形象和刚才钳东方晓晓的一样。官平猛然想起,这是泥盆纪时代,海洋里最大的节肢动物,桨足鲎,也是恐怖的猎手。好在,它比恐鱼和邓氏鱼好对付,赶紧用匕首攻击鳌钳的关节。
东方晓晓也抽出匕首猛戳。桨足鲎被戳疼,松开鳌钳,把已经贴近猎物脑瓜的大嘴收回,想换个姿势再进攻,一定要尝尝天外来人的味道,也不枉转世一回。

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桨足鲎刚松开鳌钳,那条恐鱼追上来,就近咬着它后半身,飞似的从上官平和东方晓晓身边掠过。然后,在远处把猎物加工成了点心。
这一幕,让上官平和东方晓晓看的心惊肉跳,吓得呆若木鸡。
“上官平,快!快……离开这里……”东方晓晓说话都带哭腔了,她感觉不是在海里,而是在魔怪横行的异度空间,恐怖至极。
上官平早就观察了地心海的地形,四周是光滑的岩石峭壁,没有任何可以通往地表的出口。头顶是无边无际的圆形岩石穹顶,高不可及,没法上去。即使能上去,找不到进来时的入口,也是徒劳。
问题是,恐鱼嚼巴了桨足鲎,还没吃饱,又转回身,打量了一下上官平和东方晓晓,认定他俩的味道肯定不错,不吃白不吃。于是,大尾巴一摆,箭矢般的冲来。
“妈呀!”上官平吓得眼珠差点飞出眼眶,拉着东方晓晓紧急上浮。晚了一点,恐鱼把他俩的脚丫咬住。虽然有充气铠甲保护,没让铡刀似的牙齿合到一起,但也挤得疼痛钻心。
伙伴俩撕心裂肺的叫喊,试图挣脱。恐鱼的咬合力可和邓氏鱼媲美,石头在它嘴里都能变成粉末,要不是有铠甲保护,两对脚丫早就和主人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了。
“上官平,我不想死啊呜呜……”东方晓晓绝望的哭喊。
“呀呀呀呀!”上官平用匕首拼命的戳恐鱼后脑勺,希望出现奇迹。结果是,不但没用,还激怒了它,更加凶猛的吞咽。现在,他俩膝盖以下部分都进到了鱼嘴里,幸亏怪鱼只是吞咽,而没咬合。
命悬一线之际,上官平的手碰到一个硬东西,他下意识地掏出来。那是考察时取岩石样本用的膨胀剂,也叫无声炸药,急忙把它派上用途,塞进能发挥作用的位置。
恐鱼感觉颈部铠甲缝隙被塞进东西,胀得很难受,吞咽的动作止住了,换成烦躁的身体扭动。
“晓晓,别怕!”上官平安慰她说,“抠住恐鱼的腮缝,坚持十秒钟,它就能完蛋大吉。”东方晓晓哭泣着点头,扳着恐鱼的腮缝,在心里数数。
恐鱼感觉铠甲缝隙涨得越发的难受,变得疯狂起来,用力摇头摆尾,试图减轻痛苦。可它越摇晃,胀痛感越强,很快,保护头部和颈部的外骨骼被涨裂开,掉落到海底。
果真如上官平说的,十秒钟刚到,这条巨型怪鱼就疼得吐出他和东方晓晓,在海底翻滚起来。周围的小动物吓得退避三舍,谁也搞不清,这位深海魔王发生了什么。不一会儿,它就呜呼哀哉了。
“上官平,还是你有办法,用无声炸药把这恐怖的家伙搞定。”东方晓晓终于破涕为笑。
上官平长出一口气,环视身边的水域,有不少像恐鱼的大家伙游弋。它们都在看自己,随时有可能冲过来攻击;还有不少桨足鲎,也在蠢蠢欲动,伺机把这俩天外来客分而食之。
“晓晓你还记得我们从哪掉下来的吗?”上官平问。
东方晓晓摇摇头,说不记得了,但可以用行踪定位仪查找。她掏出一个小方盒,里面有个电子显示屏,上面显示着一些数字和弯曲的路线。
“啊?!上官平,咱们真在地心海里。”东方晓晓惊愕地说。电子显示屏上的数据,是卫星上的伽马射线造影技术传输过来的图像,现在的位置在距离地面三千六百公里处,地球内部的液态层。
“天呐!这……怎么回去?”上官平露出望洋兴叹的绝望表情。现在的处境别说离开地心海,就算离开,并且找到入口,可没有交通工具,这数千里的路程也是夺命旅途,想活着回到地面那是不可能的。
东方晓晓没想那么多,而是摸着肚子自语,当下最想做的是吃一顿饱饭。她的话提醒了上官平,从地表掉下来到现在,十几个小时了,还水米未进呢。
“抓鱼吃!”上官平决定抓海里的史前鱼儿当食物。
东方晓晓也赞成,活着才有希望回家。生吃食物,对常年在野外考察的科学家来说,就是天空飘来五个字儿——那都不算事儿。主意打定,二人潜下去,抓鱼。
为了安全起见,上官平和东方晓晓选择怪石耸立,通道狭窄的水域捕猎。这样的环境,那些吃人没商量的巨鱼无法靠近,转不开身,只能在远处干瞪眼。
“上官平,那是什么鱼?”东方晓晓突然惊呼,扬着手臂指引他看自己的新发现。
上官平看到惊人的一幕,有条三十多公分长的小鱼,在下方停留,恐惧的看他俩。它肚子很大,圆滚滚的,不停的收缩凸起,和陆地上的动物产仔极为相似。
没等他开口,那条鱼肚子下面裂开一道缝隙,而且,喷出血水。紧接着,一条小鱼冒了出来。更然人目瞪口呆的是,小鱼儿的肚子上有一条脐带和大鱼相连。
“艾登堡母鱼!晓晓,这是地球上第一种胎生物种。”上官平惊喜的说。
东方晓晓也依稀记得,生物课上学过,有这种鱼的记忆。没想到,今天在地心海见到了真的,也不免高兴得直拍手。

“把这里的一切都拍下来,万一能回去,留作科研资料。”东方晓晓赶紧开启充气铠甲上的隐形摄像机,做了360度旋转,把地心海怪诞陆离的动物全拍下来。
突然,上官平发现光亮中出现大黑影,像导弹似的从后面射来。他下意识地扭头看,吓得来不及叫喊,拉着东方晓晓,铆足力气往碎石堆里钻。
东方晓晓感觉奇怪,也扭头看。又是一条巨鱼,块头足有九米长,也披着外骨骼铠甲。只是那坚硬的骨质铠甲分布在头部、颈部和身体的重要部位,接缝处两侧有关节似的衔接体,可以活动。
“妈呀!地心海咋有这么多恐怖的巨鱼?”东方晓晓抱怨着叫喊,恨不得肋生双翅,飞出去。
上官平拉着她大声催促:“这个时代就是巨鱼时代的海洋,它们是泥盆纪时期的海洋霸主、终结者。快点游,慢了就没命啦!!”
不过,追来的巨鱼叫节颈鱼,也是当时海洋猎王中的猎王。而且,游泳技术精湛,快如闪电,这是他们能在邓氏鱼统治的大海中得以生存的制胜法宝。
二人还没钻进海底乱石堆,节颈鱼就追到了,迫使他俩仰身上浮,改变姿态,躲避切肉碎石的大嘴。果然,巨鱼扑空,冲进乱石堆。可它反应敏捷,兜了个圈儿,转身又追上来。
游弋在周围的十几条节颈鱼被惊动,也冲上来,要合伙把这俩天外来人瓜分了。情况不妙,真让它们包围,刀枪不入的充气铠甲也难保主人的安全。

上官平和东方晓晓吓得拼命向前游。慌不择路,他俩闯进一条狭窄的海底山谷,伸开胳膊就能触及两侧岩石壁。东方晓晓以为那群巨鱼没办法挤进来。
可她想错了,节颈鱼横向挤不进来,竟然用叠罗汉的方式,堵住退路,跟进追击。这些大家伙速度飞快,大尾巴把幽蓝的海水划出一片雪亮的白练,刺眼,夺魂。
游着游着,上官平感觉不对劲,前方的水越来越浑浊,灯光下的能见度越来越小,最后只能看到十米左右的距离。
正当二人费解,为身陷绝境发愁时,谷底却传来轰鸣声。紧接着,冲起一股翻滚的烟尘碎石,还夹杂着火光。“海底火山喷发!!!”东方晓晓恐惧的大喊。
“快!把铠甲开启全封闭、防高温模式,用导航系统引路。”上官平边说边帮她启动充气铠甲的保护程序,把面部封闭起来,在里面用光束导航领路。
现在没有退路了,节颈鱼群冲上来,就会把他俩撕碎,只有向前,冲过喷发点才能确保安然。按常理,火山喷发口直径不会太长,有铠甲保护,加把劲儿,很快就能冲过去,甩掉节颈鱼群。
可上官平和东方晓晓万万没想到,这个海底火山喷发不是点位喷发,而是无限制的撕裂式狂喷。
轰!翻滚的岩浆喷涌而出,顶着天外来人向海面冲击,一波余威未减,另一波接力跟进,层层递增,高度、能量越来越大。最终,竟然把他俩顶出海面。而且,还在继续向上冲。
那群节颈鱼看见海底冒火,吓得立刻放弃追猎物,改成玩命似的逃跑,找宽阔水域逃命。可它们没走好运,让喷出的岩浆化为灰烬,永远做不成鱼了。
“上官平,咱俩会不会让熔岩浆融化呀?”东方晓晓恐惧地问。上官平安慰她,充气铠甲是用天山冰蝉丝和火星陨石提炼的黑金拉丝特制的,可承受一万度高温的淬炼不溶,还具备隔热功能。
熔岩浆越喷越猛烈,竟然冲上地心海上方的穹顶,又鬼使神差的把他俩顶进掉下来的通道,真是机缘巧合。因为空间封闭,熔岩浆热能挥发不掉,始终没凝固,持续向上喷涌。
埃里伯斯火山口,联合国环境科研署的科学家们,正在用各种仪器探查火山的深度,制定营救上官平和东方晓晓的方案。折腾了两天,也没弄清火山有多深。正一筹莫展时,下面突然喷出气浪和浓烟。
“火山要喷发啦!快撤到安全的地方……”科学家们纷纷往海上撤离。他们刚把船开走,一声撕裂九霄的巨响破空而出,震颤了整个南极大陆。

当科学家们捂着耳朵,战战兢兢仰头观看时,惊奇的发现,在喷出的岩浆顶端,竟然有两个人。像子弹似的,脱离岩浆体,直射向八千米的高空,然后呈抛物线状坠落。
“噢!!那是上官平和东方晓晓!”
“上帝保佑,他俩不会有事。”
他们驾驶科考船,疾驰跟进,前往坠落点营救。还有几位科学家用摄像机,把这史无前例的奇景给录下来。火山口喷出的两个人,就是上官平和东方晓晓。
他二人掉进数千公里深的地心海,和泥盆纪时代的凶猛巨鱼鏖战,正愁无法脱身返回地面,却机缘巧遇超级地心海火山喷发,让熔岩浆原路送回。
科学家们把他俩从海里捞出来,看到还活着,而且毫发无损,所有人都激动的欢呼。只有上官平和东方晓晓,表情呆滞,不停地大口喘粗气,脑海里滚动式地播放史前巨鱼和滚滚岩浆流的恐怖画面。
刹那间,世界各国的主流媒体,都刊登了醒目头条:中国两名科学家坠落埃里伯斯火山口,离奇的闯入地心海,与泥盆纪时代的巨鱼大战……
半月后,火山停止喷发,大量的火山灰回落,把通往地心海的通道堵塞,深达数百公里。地心海里,熔岩浆制造出的热蒸汽无法挥发,顺着火山灰形成的蜂窝石空隙挤出。
到了地表,受冷气流影响,形成液态淡水。最后,以喷泉的形式喷出火山口,非常壮观,水流量大。而且由于蒸汽和吸力作用,竟然产生源源不断的向地面输送提纯淡水的强大能量。
三年后,科学家们在火山口安装了一条直径两公里的特制管道,横跨大洋,一直延伸到非洲大陆,把淡水资源引向陆地,分流到各大洲。有了淡水,全世界的人得救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闯入泥盆纪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8-7-10 11:35:52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