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81

地球往事

小p 于2018-8-9 10:49:49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地球往事.jpg

空气中似有振翅的声响,密集而又嘈杂,仿若几千几万只的昆虫聚在一起,翅膀相互交叠着毫无间隙地扇动,那声音就像是粗大的针头刺在脑壳上,让人全身发麻。
丰正被这股声音烦得不行,推开门出去想一探究竟,却被一股火焰燎了面,门外风势大作,风中带着破碎和毁灭的气息。他扭头看向大街,市中心的金融中心塌了一半,翻倒的半截沉重地坠向大地,剩余凸出的钢筋像是骨架,上方是无比阴沉的天空,偶尔坠下几点银白色的光点,像是雨丝,又像是狂潮。
各式大楼争相倒塌,玻璃被炸得粉碎,尘土和硝烟四处弥漫,霎那间,燃烧的大楼,奔走的人影,凄厉的哭喊,焦黑的世界,天地乱成一片。
随着一阵剧烈的摇晃,丰正被猛然惊醒,他睁开眼睛,却感受不到丝毫光线,眼前依然是黑漆漆的一片。
他的双手双脚皆是动弹不得,双手被绕到背后,像是用胶水黏合在一起,撕都撕不开。身边一股燥热,他觉得呼吸有些困难,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背后却传来坚硬的触感。
伴随着触感的,是细微的引擎轰鸣声。看来不是鬼压床或者地震什么的,他似乎是在一辆行进中的交通工具上,比如一辆小轿车之类的。
“绑架?”丰正的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
车忽然停了,丰正贴在墙边想听清楚外面的动静,结果车门被猛地打开来,没反应过来的丰正顺着打开的门一溜烟滚了出去,摔在了结实的地面上。他听到边上的人说道:“把他带进去,记得轻一点。”
后面的人推着丰正往前走,他眼前一片漆黑,只能盲目地走着,脚下似乎是平整光滑的瓷砖面,很容易打滑,丰正放慢了脚步,却被后面的人一阵催促似的推搡着。
黑暗忽地洞开,光线涌了进来,有人摘去了他的头罩,明亮的光线刺得丰正第一时间眯起了眼,他听到咔嚓一声,手臂处的禁锢力量也消失了,他恢复了身体上的自由。
等到眼睛适应光明,他总算看清楚了自己的所在,但也不得不瞪圆了眼睛,下巴拉得老长。
他站在一个如同水晶覆盖的房间之内,墙壁上都是透明光滑的玻璃镜面,反射着晶蓝色的光泽,如同幽幽山谷里的宝石般,而他的正对面是一台巨大尺寸的显示器,上面打开了无数的小窗口,里面的数据流和字符串如同电影里那般飞速滚动,还有一些窗口像是摄像头,可里面的画面都是黑漆漆的一片。在巨大显示器的两边分别坐着四五排的人,他们坐在小型的显示器面前,噼里啪啦地敲着键盘,屏幕上弹出来的数据让人眼花缭乱。
而站在丰正面前的,还有三个男人,一个腆着肚子,面相不善,无比威严,穿着不合身的西装,裤腰带倒是勒得很紧,一个冷眼的军官模样的人站在他的边上,另外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抱着一叠资料站在他的另一侧。
局长往身边看,用眼神示意了拿着资料的人,他心领神会,翻开了几页资料便开始宣读了起来:“丰正,17岁,乐兰高中高三学生……”他就这么一个字一个字地把丰正所有的个人信息都念了出来,像是念书一样刻板,却一字不差,全部都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丰正有种被人看穿了一样,仿佛赤身裸体地被人窥探着隐私,他背后开始出汗。
局长似乎看出来他的不适,说:“别紧张,我们不会伤害你的,这里是外太空空间战略指挥局,我是汪局长,这位是张上校和小吴。”他说是他边上的军官和资料员。
外太空空间战略指挥局?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名字,丰正一脸狐疑地看着他。
张上校声音低沉:“这是国家私密的部门,并不为公众知晓。所以带你来的路上必须要进行保密处理。”他的意思是指把丰正戴上头罩和束缚手脚,这些都是为了保密,防止机密外泄。
丰正环顾四周,又问:“为什么要带我来呢?”
局长忽然认真起来,眼神逼成一根锐利的刺,他说:“你相信外星人吗?”
“外星人?”丰正一头雾水,怎么就天马行空般地跳跃到这么不着边际的话题上去了?
小吴清了清嗓,翻开资料说:“6月13日,下午15时42分,你在一节物理课堂上忽然站起身来,振臂高呼‘外星人要来了’,然后又坐下来,仿佛没事人一样,趴下去呼呼大睡。班上的人都以为你在梦游,但背后仍有人关注这件事情,比如我们。”
丰正像是被击中了,跌落在回忆的漩涡里,他忽而想起来好像是有那么一天,他睡了整整一节物理课,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其他人看他的眼神总是有些怪怪的,欲言又止,嘴边还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
“6月17日,上午9时23分,你站在学校的天台边上对着天空张开双臂,双目迷离,对外界的声响毫无反应。楼底下的学生一度以为你要跳楼轻生,等到消防队员赶到的时候,你却坐在了教室里,和同学们聊天。”
丰正冷汗频出,他记得那一天他还问过自己的同桌“学校哪里着火了?怎么连消防车都开进来了?”
没想到自己才是始作俑者。
“你今天出现在这里是有一定的原因的,”局长转过身去,对着两边操控电脑的人比了一个手势,于是两边的人开始忙碌起来,无数的数据汇总起来,往中央的大屏幕里输送过去。
于是上面的窗口开始无限减小,直到留下了最后一个漆黑的窗口,被放大为全屏模式,丰正这才发现过来,原来不是完全漆黑的窗口,里面还有细微的光点和白块,淡紫色的光像是轻纱般笼在角落处。
“这是距离地球三千万公里处的太空模样,是由‘慧眼’太空望远镜所传回来的画面。”局长介绍道。
丰正这才明白过来,这个窗口原来显示的是太空的模样,怪不得大片大片的漆黑,宇宙中有很多地方总是漆黑一片的。
“放大。”局长指示。
太空的景象被慢慢放大,里面的白点原来是漂浮在太空里的碎石,光点是一些能够反射恒星光泽的细小天体,然而在这一些看似琐屑的太空垃圾之中,却有一块巨大的岩石横亘在屏幕中央,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移动着,跟其他碎石比起来,这一块简直像座大山!
“这是……”丰正张大了嘴巴。
“我们在13日的时候发现了它,这颗陨石按照运算,会在前行的轨迹上进入地球的引力圈,受到地球的引力的影响会慢慢进入大气层,在大气层中与空气剧烈地摩擦并灼烧之后,残余的陨石体积和质量依然会携带着巨大的冲量,当它砸落在我们地球上无论哪一个角落上,恐怕都会引发灾难性的后果。”张上校面目凝重地说道,屏幕上也适时弹出来一个计算模型,对象是那一颗巨型的陨石,丰正看着模拟界面里的陨石缓慢地坠地,掀起的冲击波像是海潮般席卷到地球的每一寸土地,虽然是撞击模拟,丰正却觉得自己的脑袋里仿佛已经听到了那一记惊天动地的轰鸣。
丰正倒吸了一口气。还没等他缓过来,屏幕又开始变动,有两艘飞船出现在屏幕里,正不断地靠近那一块陨石,丰正看到飞船上挂着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的标识。
两艘飞船围绕着陨石不停地盘旋,似乎是在计算着坠落的位置,等到他们绕至陨石的背面,飞船便开始贴近陨石表面,喷射出气体维持着飞船的稳定性。
“我们原来的想法是炸掉这一块陨石,让它分解成小碎石,这样就算坠落地球,也会在大气层中消磨掉大半。可是……”
话音刚落,变故横生,那一块陨石仿佛被水流冲洗一般,表面上泛起了波纹,就像是信号不好的电视节目,电波干扰下屏幕一闪,就那么闪动的瞬间,两艘平稳的飞船忽地就着了火,失去了平衡,直直地砸在了陨石表面,顿时像是绽开了两团焰火。
室内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盯着大屏幕,仿佛能够听见彼此之间擂鼓般的心跳声。
局长转过身来,面目凝重,丰正感到气氛压抑,他看到屏幕上暂停了,那水纹流过后的陨石露出了它原本的面目,类似金属的外壳,翅膀般展开的结构外形,特殊材质的保护罩像是蛋壳般包裹着内层,而就是保护罩呈现出陨石的表面假象来的。
“这已经是12小时前的景象了,”局长说,“很明显,这是一艘宇宙飞船,从伪装成陨石的技术上来看,恐怕对方的科技远在我们之上,目前却不知它的意图,但恐怕来者不善。”
“于是你们叫我来是……”丰正忽然明白过来,这就是所谓的外星人了。
“你有着对外星人的存在和到来感知的能力,所以我们是想,从你身上得到更多的信息。”局长一脸严肃地说道。
“可我真不知道什么外星人。”丰正一脸苦相,他意识到了自己是在被委以重任,可却超出他的能力,甚至是他的认知,他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三学生,每天在教室勤学苦练,哪有什么心思思考外星人?
局长足足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半分钟,到最后眼里闪过一丝明显的失望,他摆了摆手说:“死马当活马医,如果你知道什么,请务必知无不言,对我们,也是对地球做出一番贡献。”
丰正又看了一眼屏幕,还停留在两艘飞船爆炸的景象,因为是茫茫太空,他们连惨叫和呼救的声音都传不出来。
他心里涌上来一股悲凉。
局长继续指挥局面:“开始尝试发射无线电波信号给外星飞船,试图建立起沟通联系,最好能达成谈判局面。。”
比刚才更加忙碌的操作大厅,所有人都在以不同的方式给漂浮在外太空的外星飞船发送信号,企图引起对方的回应,不过诸多努力都只是石沉大海,那艘飞船就那么慢悠悠的,真的就像块石头般毫无反应。
“这就是外星飞船?”丰正看着屏幕上的庞然大物心中想着,眼底里带着一袭疑惑,它看起来就像是一块铁疙瘩,但却有着一定规整的外形和流体的线条,看起来更像是海洋上的航空母舰。不知为何,他却觉得这外星飞船有点……落魄?相对于霸气浩瀚的宇宙舰队,这么一艘孤零零的飞船像是在宇宙这片汪洋无垠大海里的一叶孤舟,可跟这叶孤舟比起来,他们才是几片浮浮沉沉的叶子罢了。
“尝试发射激光通讯……”大厅的喇叭里传来了声音,激光通信是目前最有效的远距离通信技术,但处于研发阶段,虽有成功的个例,但还没到投入大规模使用的程度,外太空空间战略指挥局倒是也装配了一台发射器。
发射进入倒计时,3,2,1……倒计时结束的时候,预料中的结果没有发生,反倒是指挥大厅中的所有屏幕都熄灭了,包括正中央的大屏幕,一片漆黑,噼里啪啦的幽蓝色电弧在机箱里跳跃。
“怎么回事?”局长高声喝问。
“像是有高密度的能量束击中了我们的通讯天线,强度之大超过了天线的负荷,进入了暂时性的短路状态。”有人回应道。
几秒钟之后,屏幕又亮了起来,但却没有显示所有的界面,反倒是出现了一个灰色的界面,图像没能显现出来反倒是大厅内的喇叭传来嗞嗞的电流声。
忽然有人大惊失色,站起来喊道:“有人在入侵我们全国性的广播频段!地面上的微波和卫星频道均被突破,基站被强行控制了!”
然而不需要他的提醒,在场的所有人都发现了,因为大厅的喇叭,电脑耳机,以及每一个人的手机都传来了同样的声音,一个冰冷而又机械的电子音响起来,大厅里像是交响乐团般,重复的音调叠加在一起,响彻一片。
局长阴着脸把手机凑到耳边,于是他听见那个机械电子音说道:“按照固有规律和既定程序解读运算,本次信号接触将视作由智慧生命发出,执行设定指令,发现第一优先级目标,开启武器系统,发动侵略并攻占作为第一个遭遇的带有智慧生命的星球。”
就这么一句话,被反反复复地来回播放,可在场的所有人都陷入几近痴迷的状态,双目出神地盯着眼前的空气,耳边还不断循环着那段电子音。丰正感觉很奇怪,就像是上帝突然有一天落在荒地上,却说要宣告一个消息,于是世间万物凡是能够移动的生物皆纷杳而至,天空中的,深海底的,甚至是世界尽头的生物赶过来聚在一团,聆听上帝的神谕。
明明是那么冰冷的声音,丰正却觉得高远又圣洁,如同神的降旨。
直到高密度能量束的效果消失,屏幕才真正地亮了起来,窗口和数据流恢复正常,一切才重新回到正轨,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只不过每个人脸上的惨白却说明了一切。
张上校第一个反应过来,对着操作人员高喊:“这段讯息的影响范围有多广?”
一个人战战兢兢地回答:“除了没有广播也没有手机的原始部落以及荒凉地带,基本上全球的人都受到这条消息了……”
张上校面容僵硬,脸色铁青,他登时反应过来:“给我转接全国各一二级城市的卫星信号!”
大屏幕上弹出来无数个窗口,上面都是每一个城市的缩影,包括上海、北京、杭州、深圳一系列的一级城市,有的是街道旁的摄像头,有的是航拍器的镜头,有的是路人手机里的画面,但无一例外地全都展现出了一个主题:混乱!
全国上下都收到了来自外星飞船不留余地的侵略通告,于是陷入了全国性的恐慌,这本应该是被封杀在指挥局里的机密消息,却被外星人自行地扩散给了每一个地球上的生灵。
得知自己死讯将至的人有多疯狂,他们就有多疯狂,得知自己无路可逃的人有多绝望,他们就有多绝望。
举国上下,一度陷入瘫痪状态,指挥大厅的人默不作声地看着世间上演的闹剧,感觉像是在观察着另一个世界。
各个窗口被关闭了,取而代之地是各个地区发来的视频通话,转接员一边忙碌地接通路线一边通知局长:“局长,中央军委打来的电话。”“局长,美国NASA航天局发来的连接邀请。”“局长,最高领导人说要找你谈话。”
一系列的电话和视频通话,乱成了一锅粥,事情一出,仿佛全世界的人都要过来兴师问罪,丰正看到局长的头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局长紧皱着眉头接通一个个电话,留下来张上校主持大局,他指挥着通信部再发送一次激光通讯,惹得众人疑惑不解。
张上校回答道:“既然他们能够讲我们的语言,说明还是有谈判的可能性的,再发送一次通讯邀请,我要和他直接对话!”
第二次通讯主张最终还是通过了,激光射向遥远的太空之中,打在那艘银白色的金属物上。
这一次回应它的不是高密度的能量束,而是简单的音讯通话,对方利用自身的科技将传输式的激光通信改成了实时的通话模式。
张上校说:“你们是谁?”
“设定之外的问题无法提供答案!”
“你们为什么要侵略我们?”
“设定之外的问题无法提供答案!”
“能不能进行和平谈判?”
“设定之外的问题无法提供答案!”
张上校陷入了一阵沉默之中,丰正突然说道:“对方应该只是个人工智能吧?好像缺乏一定的思维能力,要不要试试图灵测试?”
这是丰正从书上看来,图灵测试最简单的解释就是区分人类和机器,区分的基准就是逻辑思维能力。
张上校刚要开口,忽然看到屏幕一片火光闪过,像是黑夜中的萤火虫,却带着耀眼的光亮,他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通讯频道里的电子音再度响起:“遭遇武器打击,启动防御系统,根据打击力量自行生成反击程序,唤醒机能开启,解除冬眠计划,舱内温度回升,各创造者们的生理机能恢复……”
原来正当张上校打算争取与外星生命的和平谈判之际,受到外星威胁的美国军方却先发制人,启动了机密的科研项目,电磁轨道炮从偏僻的山区地下沿着轨道攀升到地表之上,这个尚未完善的动能武器青涩得如同未习得振翅飞翔的雏鹰,却跌跌撞撞地,随着一声轰鸣,打响了星际之间的战斗。
只见轰击在保护罩上的电磁炮在外壳炸开了花,却仍未能伤及内部的飞船,而那块银白色金属物忽而分裂开来,从尾部抛投出细小的细碎,其大小甚至还不如边上的碎石,漆黑的宇宙里像是下起了银白色的小雨,淅淅沥沥地在太空漂浮着,却统一地飘往地球。
太空的雨,落在了地球上。
丰正悚然,他看见了梦中的场景,如出一辙。
一粒粒雨丝像是微型核弹般在地表上留下了坑坑洼洼的深坑,雨丝落下的城市都被毫无例外地夷为平地,爆炸的硝烟冲天而起,曾经繁荣的光景在一瞬间化为乌有,冲击波如同下雨的湖面,在地球模型上溅起了一个个的涟漪,只不过这一个涟漪的代价,就是成千上万的生命逝去。
生灵涂炭。
地球一边倒的局势持续了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内,外星飞船一直停留在太空之中,不曾靠近,也未曾远离……
“等一下!”一个年轻的男人忽然打断了丰正的描述,丰正不得不从回忆中脱离出来,一脸沉默地看着对面的男人。此刻的丰正已经不是回忆里那个17岁的青涩少年,他早已经年事已高,须发苍白,甚至略微有些迷糊,但唯独对地球曾经遭受到毁灭性打击的那一次外星入侵,记忆尤为深刻,这也是那个年轻男人所重视的。
年轻男人翻动着笔记本,眉头皱到一起:“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年的外星入侵之后,外星人并没有成功侵占地球,历史上称作有一股神秘力量击退了外星人,可地球当时并没有这样的技术,历史是个谎言,对吗?”
丰正推着鼻梁上的老花眼镜:“历史确实可能作伪,但有时也是必须的。”
“请务必告诉我真相!”年轻男人态度诚恳。
丰正摆了摆手:“没有什么真相。”
“汪局长前几日刚刚去世,您是局内涉及机密的最后一名在世人员。”
丰正的手忽然抖了一下,强行恢复了镇定。
“您是打算把真相带入土里也不肯说明真相?”
“有些秘密,知道了,反而会更麻烦。”
“我不怕麻烦。”年轻人挺起胸膛。
足足沉默了十多分钟,烛火在窗前摇曳,今夜没有月亮,也没有风。
丰正忽而叹了一口气,说道:“侵略我们的是地球人。”
“什么?”年轻人整个眉头都挑了起来。
“很难相信吗?那接下来的话你恐怕更加难以接受。”丰正盯着他的眼睛看,想从他的眼里捕捉一丝异样的情绪。
年轻人点头:“请继续。”
“对方是来自于五百年后的地球,没有想象中的三头六臂,也没有电影小说里的触手和怪模样,他们长得和我们略有不同,却框架一致,而那个所谓的领头羊,长得和我一模一样。”
丰正眼睛逐渐迷离起来,仿佛又回到了当时的情景,记忆在时空隧道里不断穿梭过去。
外星人给丰正他们播放了一段视频,视频上讲解的一个星球上如何产生海洋,产生大气,如何孕育出第一个生命,再到后面原始森林和原始动物占据了星球,再到人类的出现,宫殿城郭,战争,工业时代,城市高楼林立……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因为他们看了十分熟悉的片段,这就是地球的演变过程,就连文艺复兴和工业革命的缩影都在这短短的片段里发现了痕迹。
所有人对此视频再熟悉不过,这就是地球的发展演变路程,而视频继续播放,到后面出现的太空时代,星际战争等都是他们不曾经历的,可对外星人来说是确确实实存在的历史,和目前地球这个时代无缝连接着。
大厅里鸦雀无声。
反倒是外星人先说话了:“在我们过去的母星,那里的人们称它为地球。按照我们对历史的计算,我们的时代应该是你们这个时代的五百年之后,也就是说,我们是五百年之后的你们。”
“这……这可能吗?”局长抖着嘴唇说出了所有人的疑问,可又不得不接受事实,宇宙这个无边无垠的漆黑空间里,有着无限种可能性,时间只不过是它的一个筹码而已。
“我们曾经的地球,比你们要更为繁荣强大,但是最后受到了更高等文明的侵略,星球被毁灭,同胞被屠戮几近灭绝,我们是星球上最后一支舰队,同时也是我们星球最后的存活者,为了保留火种,重新繁衍我们的星球生命,我们打算侵略他人的星球。”外星人,不,五百年后的地球人在屏幕上如是说道。
局长刚刚从“外星人是五百年后的地球人”这个惊人的事实里挣脱出来,又想到了另外一个刺手的问题:“你是说,五百年后我们也会遭遇到更高等文明的侵略?”
“可能会,但也可能不会,时间线被打乱,因果则被重置。”男人说,“至少我们五百年前,未曾受到一次几乎毁天灭地的灾难。”
这一次和外星生命的接触,导致地球遍体鳞伤,人口骤减,根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地球上存活下来的人口数量不超过二十亿,逝去了近百分之七十的生命。
“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男人淡淡地说。
“怎么?”张上校的眉头挑起,额头处可见隐约的青筋突起,对方的口气像是在说生命都是卑微渺茫的存在,生死不足挂齿,虽然外星生命的确很强,又出自同源,但还是会让他感到出离地愤怒。
“这个时代的地球已经承担不起日益膨胀的人口,自然遭到破坏,资源临近枯竭,平衡濒临失衡,再这样放任下去迟早就拖垮地球。但如果有了这一次的外星袭击,一来减少了人口数,二来提高了你们对外星生命的警戒,能够大大加快你们的科技进步,早一点制造出抵御外敌的武器,提前一步进入太空时代!”
一片沉默,这个五百年后的地球人并不是危言耸听,他的确带来的是五百年来浓缩的告诫。可不得不说这个想法实在是过于偏激,通过消灭自己的同胞来达到星球繁荣快速发展的目的?至少局长上校他们做不到,可这个五百年后的地球人却能狠得下心来。
五百年后,世界观早已截然不同。
“这一次的遭遇纯属巧合,为了不引发世界线的过度更改,我们很快便会离去,希望你们能尽早重建家园,恢复繁荣。”
五百年后的地球人留下了这么一句话,便启动了飞船,头也不回地往宇宙的深处前进,不知道那漆黑的无限之中,会不会遇到他们能够栖居的星系。
年轻人听着丰正的讲述出了神,手中的笔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的,他回过神来,看到丰正早就躺在摇椅上闭目养神,无论他再多问什么,老人都是一言不发,沉默以对。
年轻人站起来鞠躬告辞,走到门边又听见丰正说了一句:“你打算告诉世人吗?”
年轻人无奈地笑笑:“我只是个小说家,故事虚虚实实,有真有假,谁会真的相信呢?”
他关上门,听见屋内最后的一声长叹,此后便再无声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地球往事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8-8-9 10:49:49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