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659

小p 于2018-8-9 14:13:10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16300000178518124479302161455_950.jpg


遗照是黑白的,西装是黑白的,就连棺椁,也是那白棺黑座,在一片黑白中,唯有那覆盖在棺椁之上的旗帜是耀眼的红。
投影仪正在放老教授黑白色的遗嘱影片,低低的啜泣声伴随着老教授和蔼的声音,一起飘荡在追悼会那压抑到凝结的空气中。
“……虽然说现代科技能抑制住癌症,但我觉得国家没必要在我这个老人身上浪费物力财力。我老了,脑筋转得远不如年轻人快,也不能给国家多做什么贡献了,与其用巨额物力财力延缓我那必到的死亡,不如将其用到工程上。和医生聊天的时候,医生说癌细胞是正常细胞的变异,原本为身体服务的细胞转化成了吸取身体养分的细胞,我不愿变成国家的癌细胞。我死后,请将我的身体捐赠给医学院,这也是我能为国家最后奉献的东西了。”
缀泣声连成一片,整个追悼会上空似乎笼罩着一层黑云。
司仪述说着老教授的事迹,老教授的团队组建了能在太空中进行自我复制的工厂——先是飞到太阳附近用太阳能充电,而后在小行星带冶炼铁矿来铸造新的工厂。第一艘工厂已经发射。教授虽殒,但他却将人类的前路照亮。
追悼会结束,人们三三两两的离场。最后走的是教授的爱徒,他一步三回头地走出会场。他感到双肩无比的沉重,从今往后,他不仅要肩挑整个研究团队的重担,更是要挑起已故教授的殷殷嘱咐。
有人拦住了他的去路。
他抬头,看见了教授的女儿,她眉眼中依稀有教授的模样。
“医学院问能否将父亲的遗体制成标本够后世瞻仰,我想征求下你的意见,如果父亲在世,他会不会同意。”教授的女儿一脸平静,从她的脸上看不出悲伤。
“如果教授知道他能激励长江后浪,他在九泉之下也会高兴的吧。”徒弟的声音几近哽咽。
“老实说,我对父亲的离去并没有多悲伤,父亲在我小时便去参加保密工程,直到我十多岁时才又见到他,那时我已对他经毫无印象,”教授的女儿自顾自地说,“之后教授一直忙于工程,经常几个月我都见不到他。哪怕是短暂的相聚,我们也无话可说,因为我们对彼此都太不了解了。”女儿停顿了下,深吸一口气,“父亲对我的态度一直是愧疚加逃避的,他知道自己没尽到父亲的责任。也许他对国家来说是出色的儿子,但他对我来说,不是合格的父亲。”
徒弟震惊地抬头,却见女儿脸上挂着两枚圆滚滚的泪珠,他想安慰她,却又不知如何说起,他今天才知道教授女儿的模样,教授从未谈起自己的家人。
“对不起。”教授的徒弟终于吐出这三个字,他知道此刻所有的言语,哪怕这三个字,都是苍白无力的。
“没关系。”教授的女儿露出惨淡的笑容,“我为他骄傲。”

徒弟出门,借着眼里的遗泪直视着火辣辣的太阳,教授虽死,但教授的工程还在继续。
直到教授死后,人们才惊觉教授的伟大,教授已将打好地基架好框架,后人只需添砖加瓦。
凭借教授的指引,人类将目光投向地球之外,直到此时人们才惊觉地球的贫瘠。柯伊伯带中丰富的矿藏让地球上的贵金属价值一落千丈,而奥尔特星云中的彗星,其中的冰块和干冰足够再造百万个大气圈。电解水形成的氧气被收集利用,而多余的氢气,这种宇宙中最多的气体,占据了整个太阳系。人类按教授布下的蓝图,按部就班地向太空殖民地迁徙。
教授的徒弟不愿成为教授,教授伟大的让人心疼,教授死时,全世界都在哀悼,而只有几个人真正地哭泣。教授的徒弟首先是妻子的丈夫与孩子的父亲,然后才是教授的徒弟。教授的徒弟最终也没成为教授。
但徒弟向教授的女儿求婚,向她承诺不会自己变成教授,用自己的余生去弥补教授对他女儿的亏欠,终于,教授的徒弟也到了教授的年纪。
教授之前,有无数个教授,而教授之后,人类再也没诞生过一个教授。物质上的极大富足导致奉献成为一纸空谈,科学被人类侍奉了千年,如今终于开始反哺人类。
吊唁完教授,教授的徒弟和教授的女儿手牵着手走出位于地球的纪念堂,晴朗的天空无遮无拦,他们直视着黯淡的太阳,太阳上那肉眼可见的斑斑点点是一个个巨型工厂和人类殖民地。
“你看,那像什么?”已经不再年轻的妻子指着太阳问。
“像芝麻饼?”垂垂老矣的丈夫回答。
“不,那一个个斑点,有点像癌细胞。”
殖民地所形成的戴森球终究会将太阳彻底包裹,那里面会满塞被满足了一切需求而无所事事的人类。离地球最近的恒星——半人马座α星,距离地球足足有四光年的距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癌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8-8-9 14:13:1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