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183

寻梦渊

小p 于2018-8-30 16:17:43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光年奖】 【短篇小说】 【寻梦渊】.jpg



引子


“爸爸,你还记得我吗?”幽幽的声音似乎就在耳边呢喃,但又好像回旋着,在四周飘渺、荡漾。
在一片漆黑中,张若晖悚然而惊。这个失落了很久却依然熟悉无比的声音让他鼻子发酸心跳加快。但这是不可能的,她已经离开很久了。
在多少个夜里,他从梦中醒来,哽咽着呼唤女儿的名字,渴望能再听到她的声音,可是在此刻的绝对黑暗里,这个声音真的出现时,带给他的却是困惑和恐惧。
身旁的同伴没有声息,幽幽的呼唤一声声响起,情感就要沦陷、情绪就要失控,但残存的理智告诉张若晖,还有一点决定了这个声音不应该存在于这里。脑中闪过当年从北京去遥远的欧洲求学的情景,飞机经过漫长飞行落地后他感觉自己来到了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好像那里和自己生活的地方完全没有交集,好像漫长的距离阻隔了过往的一切。
可是现在,这里离开故乡比那段当年的求学之路足足远了378亿倍,怎么可能和自己的往日轨迹有任何瓜葛呢?!
都已经逃了这么远,还是没法逃离如影随形的枷锁。

沧浪碧落


这一天的清晨,懒洋洋的红矮星升起,略显昏暗的橙红光线将大海照亮,挥洒在深青色的波涛之上。同时,被照亮的浓厚云层中亮着闪电,空气中弥漫着似乎带有电火花的刺鼻味道,天空中浮现出另一个行星的巨大身影。这种景象虽然壮丽,但与昨晚天空上一泻千里的极光相比,却稍显平淡。
这个世界100年前就已经为人所知了,谁能想象那还是个地球人类连太阳系都无法走出的时代!当时天文学家观测到了一颗命名为GJ 1214b 的红矮星,这是银河系中常见的星型,距离太阳系40光年,质量比我们的太阳小很多倍,孤悬在遥远的天际,极不起眼。天文学家们先是发现了离恒星太近而被烤得膨胀的巨型热木星GJ 1214a,接着发现了较小的海洋行星GJ 1214b 。这个“小”是相对的,其实该行星的半径为地球的1.6倍、质量足有地球的7倍。当时的科学家们推测该行星位于 “宜居带”边缘——在这一范围内水能以液态形式存在于行星表面。他们还说,这颗行星上应该大部分面积都覆盖着水,有浓厚的大气层,但是因为离恒星近了点所以温度接近两百度,那么多的水只是因为特殊的成分和巨大的压力才没有被蒸发。
他们猜对了大部分。因为这颗星球上面大气层确实很浓厚,大部分表面积也确实都被深不可测的海洋覆盖着,估计最深处超过5万米,所以行星现在就叫“沧浪”。只有一个小小的误差,就是她离恒星并没有那么近,比预测的远了700万公里,所以就并没有那么热,温度只有40摄氏度而已!小小的恒星系统,这区区几百万公里的距离误差就区分了是地狱还是天堂。现在,一艘来自地球的工程船现在正颠簸在这颗行星上汹涌的波涛之中。
翻滚的乱云下浊浪排空,发出巨兽嚎叫一般的轰鸣。地球工程船“碧落”号正在准备吊起一个全透明的深潜球放入水中,这个深潜球将把“知秋会”特别调查员张若晖送到深深的海底开展调查。“知秋会”并不是什么文艺机构,而是“地外文明研究所”的别称,正是因为他们的意外发现,地球人才会出现在这里。
虽然把这艘先进的工程船运到这里不是一项小工程,可这是必须付出的代价。因为不少被发现的海洋星球需要调查,所以必须投放携带深潜器的海洋工程船。由于很少行星的海洋会像地球海洋那样浅得如同一层薄膜,所以要深入其中就必须解决一系列的技术问题,这些特种工程船性能之先进是毋庸置疑的。这里不得不说到地球人的一个重要特点,那就是凡是关乎巨大利益的技术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因为开发新世界会带来不可估量的收益,所以与海洋星球探索配套的深潜技术发展迅猛,以往长期造成困扰的潜水员减压病和深潜器外壳耐压问题早已被攻克,现在快速地潜入数万米的海洋已经不是什么难题。
身材微胖、留着大胡子的中年船长周天宇浑身透着懒散二字,他叼着一只烟卷,漫不经心地盯着相貌英俊、目光坚毅的张若晖,就像看着一位烈士。他感觉这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眉宇间始终泛着淡淡的忧郁,难道是怕了吗?这又是何苦?!
也许是为了打破沉闷的氛围,周天宇对张若晖说道:“你真的会下去这个海底吗?是“知秋会”的老爷们强迫的吧?!虽然这颗星球是你们“知秋会”确认为可开发星球的,但实际情况还是我们清楚一些。据我们对整个星球的探测,占星球总面积百分之二十的陆地上只有少许类似地球爬行动物的植食生物,他们都没有什么智慧,比地球上那些远得不能再远的“远亲”还蠢!海洋方面我们也已经进行了初步探测,发现海水成分复杂但缺乏养料,1000米深的范围内基本没什么像样的生物,最大的也只有些象小鱼小虾一样的东西,不知道是怎么演化来的,为了适应环境“进化”得脑子都没有了!只有应激反应而已。再往下环境更恶劣,没有光照水压巨大,生物更难生存。你懂的,超过1.5万米水深后连构成眼睛的晶状体都难以存在,你能想象会有连眼睛都没有的智慧生物吗?!既然生物的生存环境局限性很大,所以我们认为星球的生物结构非常简单,这是明摆着的啊!您觉得呢?只是可能深深的海底沉积了大量成分不明的泥沼,才造成了容易失事的地质结构,这需要浪费时间下去调查吗?其实我早就觉得公司在这里的调查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可以结束了!”
张若晖没有理会周天宇,他抬头望向浑浊的天空,思绪飞扬。对地球人而言,从24世纪开始的岁月是被称为“宇宙大航海”的全新时代,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躁动的时代。30年前地球人在宇航方面取得了飞跃,在发现了空间折叠的宇航方法后,迅速在方圆150光年的广大宇宙空间开疆拓土。这是一片沃土,拥有数千颗恒星和上万颗系外行星,其中类地行星大约占十分之一。早期探险家们欣喜地发现,数十年前还视若天堑的周边星域大部分恒星都是红矮星,她们宜居带里的行星有很多都具有水和空气,而且自然灾害不多,适合地球人殖民,只是那些地方的时间体系和地球标准时间差别大了点,没啥别的毛病。科学家曾经认为红矮星周边并不适合生命繁衍,不是太热就是太冷,还可能会受到频繁和强烈的辐射,使生命难以立足,但现在却发现情况乐观得多,原来那么活跃的红矮星耀星只是少数。
毫无疑问,“知秋会”是地球上宇宙开拓的先行者。但他们其实主要的研究方向是地外智慧生命,由一群真正的生命科学家组成。智慧生命调查是一项艰难的、专业性很强的工作。生命是什么?其实唯一能明确的就是生命无法简单定义。基本的判别标准就是至少活着,有一定的生存周期、需要消耗能量,还有能延续生存等,似乎也并不复杂。但“知秋会”经过长期的研究了解到了宇宙中的各种生命形式,感觉其复杂程度已经超出了地球人想象的范围,充分说明了生命的复杂性,可是这些种类丰富多彩的生命都不能被称为智慧生命。
智慧生命的判定有更严格的标准,至少应该必须具有独立思考做出判断的能力才对。对世界有自己的认识和看法,能通过思考解决问题,能够进行交流,能够通过学习积累经验,这才是智慧生物应该具有的特征。即使有的星球上有多得难以想象的生物种类,但大家都只是靠本能生存,没有能独立思考问题的种类,所以并不存在智慧生命;但科学家们总在想,会不会有些星球上的物种即使非常原始,却可能具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并经过对环境的探索形成自己的世界观?这才能算是发现了除地球人以外的智慧生命吧?虽然一直都没有遇到,但这就是“知秋会”追寻的目标底线。
随着爆发式的开拓,陆续有令探险家开心、知秋会失望的消息传来,这些适合生命存在的星球并没有发现智慧生物存在,几乎可以为所欲为!地球上有能力的国家和大财团都产生了强烈的危机意识,都在加强观测能力寻找自己喜欢的新行星,然后快马加鞭派飞船去探索。一时间这片星空充满了行色匆匆的旅人,却始终没有发现一个存在智慧生命的星球。
但也不能完全说没有例外。
5年前,“知秋会”的科学家登陆距离地球39光年的岩石行星LHS 1140b进行考察。这颗行星围绕质量大约为太阳的一半的红矮星旋转,该行星的半径为地球的1.4倍、质量为地球的6倍。在这颗覆盖奇特植被的行星上,科学家们终于发现了期待已久的、高度发达的文明,可惜已经只剩下遗迹。这里有大量年代久远仍然伫立的奇特建筑,科学家认为这个文明的发达程度可能比地球还略高。他们的文字体系与地球文字毫无共通之处,但好在他们喜欢文字配图,从而让地球科学家有了按图索骥进行破译的可能。经过破译遗迹中的大量文献后,科学家们认为这个文明在远古时期可能被高度发达的神级外星文明造访过,并提升了他们的文明程度,可是现在这里已经被废弃,原因不明,科学家们只好推测他们可能已经去往条件更适合的遥远星球居住了。
耐人寻味的是,在发掘遗址的过程中,科学家们还发现这个文明遗留的文献中提到一个海水覆盖的星球,离他们的距离非常近。文献描述了那里的景色,说那里的大海深处有寻梦的深渊,里面住着大鱼。这些不知是幻想还是现实的描述还用诗歌一般的语言写到:“大鱼对着跃跃欲试想游上海面的小鱼说,不要再想往上浮了,等你看到水面之日就是你死亡之时。因为明亮和清澈会杀了你,你只属于深海。”……
这颗星球显然就是“沧浪”,科学家经过研究认为文献有高度的真实性,此前地球人都以为那里温度太高不适合开发,但看来并不是那样。于是,知秋会在很近的距离上重新测定了“沧浪”的环境参数并纠正了以前的错误,发现她其实位于宜居带正中。“沧浪”就这样被列入了地球人的考察备选名单。
“碧落”号和所有船员都属于深空开发巨头“蓝色天际”公司,这个公司是宇宙开发的急先锋,已经开发了20多个原始星球,获得了无数地球人想都不敢想的巨额财富。其中包括无尽的稀有矿物,各种奇形怪状的异星生物,各种珍奇的外星植物等等。公司和 “知秋会”关系密切,所有开发过的星球都经过“知秋会”的鉴定。在“蓝色天际”老总张海阳知道“沧浪”的神奇传说后不由分说就决定立即决定派人前往考察,因为张总是一个有情怀的人,他热爱星际探险和考古,甚至超过对赚钱的热爱。这一点赢得了很多科学家的好感,所以他获得前沿科研信息的渠道也比其他人畅通一些,这是多么良性的循环啊!
蓝色天际的人登陆“沧浪”后发现行星公转快自转慢,一天有地球的两天那么长。星球果然有水和空气,有壮丽的风景,还有不算小的陆地面积,虽然闷热了点但也算不错的移民候选地点。但这次的重点并不在此,他们根据那个“传说”把重点放在了深不可测的海洋,可是随后的调查都失败了,多达六批调查队折戟沉沙,而且诡异的是,每艘艇下潜2万米左右后都失去了一切联系。张总一贯认为反常之事一定会有不同寻常的原因,而且放弃从来不是他的风格,所以他从最近的基地调去了最新型号的深潜艇母船“碧落”号开展搜救并准备再一次的探险,同时他又找到了“知秋会”,,,,,
于是不久后,特别调查员张若晖不远万里从地球总部出发,抵达“沧浪”行星与已经在此搜救十天之久的“碧落”号汇合,主持调查神秘的失踪事件。

潜入深渊


张若晖收回思绪,深深看了一眼周天宇。周天宇被张若晖看得心中发虚,连忙问怎么回事?张若晖拿出了一个微型信息投影仪打开开关,周天宇马上产生了不祥的预感。果然,张总的高大形象威风凛凛地出现在半空,向周天宇说明了这次考察的重要性,然后命令周天宇随同张若晖一起下潜考察,保护公司的利益。随后张若晖向周天宇详细说明了前因后果,周天宇目瞪口呆,他也了解张总绝不放弃的为人之道,这下总算明白了这次考察不可能糊弄过去,几乎立刻瘫倒在地。
准备工作已经完成,现在透明深潜球已经投奔大海。这里的正下方就是前一艘探测深潜艇失事的地方。
张若晖和周天宇坐在一个不大的控制台前看着小小的屏幕。深潜球几乎没有什么灯光,这是因为张若晖认为不能刺激海中可能存在的趋光生物。海里时而有奇形怪状的生物游过,但是显然都并不可能具有智慧。人眼能发现的生物当然是有限的,但深潜球里的探测器屏幕上却会将方圆200海里内的生物和各种情况分析显示出来,并发送到“碧落”号的监控系统上,一览无余。这个星球的海洋极深,最深的地方超过50公里,而且星球表面积很大,探测难度极高。这凸显了“知秋会”的艰难与悲壮之处:很多行星的探测都只能见一叶而知秋,难以一窥全豹,调查员们只能尽力而为。这也是地球上地外文明研究所总部大门上方牌匾上 “知秋会”三个字的来由。
幸亏这回没有那么复杂。通常,“知秋会”会派出一个小队在星球上选择十个以上的探测点进行全方位调查,但是这颗星球已经有前6份不完全报告作为参考,除了探测失败的深海,其它地方已经不用探测,所以只需张若晖一人再加上公司的深潜球直奔主题就可以了。毕竟这次考察的主题主要是为了调查前几批考察队的失事原因。
向深海潜行是个不短的过程,在略显沉闷的气氛中,周天宇强打精神,却掩盖不了他的恐慌。他有些紧张地看着张若晖,说:“你不会认为那个传说是真的吧?!那是神话传说、文艺作品啊!虽然我们正是根据这个传说才发现这颗星球,但这应该是个巧合,说的是不是这里都难以确定。寻梦渊这么虚幻的名字显然是随便起的嘛!更现实的故事你应该知道吧?!已经有好几拨调查员在这个海洋里遇难,尸骨无存。我们判断这里的海底有乱流或者巨型食人生物。我承认我前面太草率了,我们前期潜得最深的地方也就一千米,这个海里有没有大型生物其实我们并不知道,但是客观来说这个环境应该支持大型生物生存。我想这些可能连眼睛都没有的深海怪物应该只知道把身边的一切都吞下去就好,我们还是尽快回去吧!这里越来越让人不安了!只要我们安全回去并出具海底地质结构异常导致失事的调查结论,认定其他调查队失事都是因为海底下地质结构复杂还有乱流,我们就可以回家了,彻底离开这个鬼地方!” 作为船长,他虽然已经参加考察过3个海洋星球了,却第一次遇到过这么深不可测的诡异海洋星球,恐惧感开始吞噬着他。
张若晖心中好笑,他知道有些海洋中超过3万米深的地方都存在有眼睛的生物,周天宇无非是在逃避。他故意很平静地对周天宇说:“你不是说这么清的水连小鱼都少,还能有巨型怪鱼?!你也太谨慎了吧!我们现在才下潜到五千米,我可是计划下潜到五万米的啊,这艘深潜船的潜水深度应该是七万米吧?”周天宇嘴巴已经张成○型,快要吓呆了。
随着深潜球一路下潜,外面愈来愈黑。旷古的孤寂从四面八方奔袭而来,孤独的感觉就像苏武北海牧羊、卓文君赋白头吟、王昭君青冢独向黄昏,渐渐比这些加起来还要多。虽然两人都明白球里面是恒温,但却感觉全身越来越冷。开始有一些发光生物出现在外面,瞪着大大的、死鱼一般的眼睛。张若晖开始有些不安,虽然他已经接触过不少海洋星球,但是这里死气沉沉的诡异气氛让他感觉很不舒服。
向下的20公里,仿佛比到达这颗星球的378万亿公里更漫长。深入骨髓的寂寞感在催促张若晖上浮,尽快回到海面。但是在水深2万米的此刻,显示屏上亮起红灯提示,从这里再往下的海水与上面完全不同,形成了明显的分层。下层海水的密度、温度和成分明显与上层海水不一样,富含成分复杂的矿物和化合物。张若晖和周天宇不约而同向下面望去,一片浓重的、无边无际的漆黑扑面而来,下方是黑暗的深渊。如果说之前海水已经很黑,那是因为没有对比,其实只是清澈的水体深处缺少光照而已,而下方的深渊水体本身就是黑色。这是不透光的黑暗与纯粹自身黑暗的对比。
张若晖思索起来。他想起一些深度超过30公里的异星海洋,在最深的地方由于压力巨大,水已经不是我们能理解的状态,而是转换成了一种凝聚的半固态物质,接近底层的水会变得像冰一样坚硬,但温度却有数十摄氏度甚至更高。看来“沧浪”就是这样的情况,但又有自己的特点。由于这里的海洋有大量的带电金属颗粒沉积到深海,增加了水的压力,所以从20公里深的地方便开始凝聚化,而由于其中富含黑色金属颗粒,所以呈现出一种稠密的奇怪状态,较浅的地方阻力还不算大,就像黑色油液一样,但难以想象到了更深的地方会是什么样的情景,那里应该是完全黑暗和坚硬的固态水了。
身边的周天宇似乎整个人都吓傻了,张口结舌地催促张若晖赶快上浮,这个地方给人的压迫感实在太强了!张若晖心中也被不安占据着,但他犹豫片刻后还是决定继续下潜。他想到在这颗富含金属成分的岩石星球上,浓厚的大气层在红矮星照耀下充满电荷,但远离地核的表层海洋却相对清澈,原来是那些成分复杂的化合物都沉淀到海洋底层去了,然后在巨大压力下形成了一个完全不同的环境,这个超越了地球人想象的世界会有什么“惊喜”等待着他们?张若晖非常有兴趣知道。
前面几艘深潜艇失踪的秘密也必在其中。

漆黑海域


下方深海漆黑如墨,和上层的清澈海水泾渭分明。深潜球一头扎入这黑暗,滞重的压迫感彻底包围了他们,这是一个地球人连想象力都没有涉足的世界。“碧落”号的监控系统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监控信号,船上顿时乱作一团。
深潜球四周伸手不见五指,拾音器似乎传来噼噼啪啪的电流声,漆黑中竟然时有闪电般的亮光出现,却也映不出什么,诡异非常。过了一阵深度计提示已经下潜到35000米,压抑的感觉越来越重却没有什么别的发现,周天宇失魂落魄,不知所措,张若晖也犹疑不决起来,他在认真考虑马上返航的事。
可是突如其来,女儿的呼唤就在此刻出现了。
随着忽远忽近的呼唤,张若晖的心脏在剧烈跳动,本来已经绷得很紧的神经此刻几乎就要断掉。看来出现幻听了!他把手放在上浮按钮上,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就要准备按下去。在漆黑的海底其实睁眼或者闭眼好像差别不大,应该只是看不到驾驶台屏幕上的微光而已,但随后张若晖闭着的眼中却好像感到外界的光明。这是错觉吧?我们都会有这种体验,在暗处闭上眼睛时,有灯亮起会有感觉。此时呼喊爸爸的声音却好像突然停止了,另一些好像电视机无台时的沙沙声密集地响了起来。感到异样的张若晖睁开了眼,撞入眼帘的不再是黑暗,而是令他更为震惊的景象。
前方本该是漆黑海域的地方,竟然出现了一间房屋的内景,里面似乎有人在活动。但是这个画面很不稳定,不是很清楚,就像电视信号不好时的闪烁图像。张若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出现了深海幽闭幻觉,幻听之后出现幻视,这种现象在深潜员中经常出现,多少人在异星的深海中被突然出现的幻觉吓得魂不附体(当然也不见得全是幻觉),最好的办法就是赶快上浮离开。在犹豫中,张若晖发现虽然场景是失焦的感觉,但竟然是自己在地球的旧居!日思夜想的女儿就在屋里面对着自己,却看不清楚。
面对这诡异的景象,张若晖下定决心要真的揿下上浮按钮了,却在此刻发现眼前的画面似乎重新对焦了一般,瞬间变得清晰无比!而且这个三维的场景将他迅速裹挟而入,瞬间令他感到自己已身在其中,而不是在一个水面以下35公里的深潜球里。四周的嘈杂声似乎更加密集起来,然后突然沉寂,鸦雀无声。他的直觉是这个空间是只对自己开放的,周天宇根本就不在其中。
“爸爸,你已经忘了我吗?”这个声音现在从场景中女儿的嘴里响起,不再缥缈。张若晖轻叹了一口气,唉,躲了几百万亿公里都躲不掉。每次申请远航任务都是为了躲开悲伤,却总是不能如愿,这次还是一样。脑中不由自主泛起5年前那出沉痛而又老套的惨剧,爸爸很久没回家了,好不容易回来了,隔着马路,兴奋的女儿跑过来,迎面而来的陆行车造成天人永隔。这个眼前的女儿应该不是真的,却足以让他拒绝真相。他甚至开始在想,也许女儿的魂魄特意来到这个遥远的地方等着他来相会?她的魂魄飘荡在宇宙中会有多么冷啊!
我当然记得你,亲爱的女儿。张若晖的心中在呐喊,沉浸到这本该逝去已久的场景中。这个场景应该是出事前一周,工作繁忙的他刚回到家里却要准备再次出差,女儿拉着自己在屋里说话。眼前的女儿哀怨地看着他:“爸爸你出去了这么久,才回家就又要出差了吗?你不要我了吗?”张若晖愧疚地看着女儿,摸着女儿的头说:“宝宝乖啊!爸爸最喜欢你了,怎么可能不要你?这回回来我就休假好好陪陪你和妈妈!”妈妈,又想起这个女人的身影,心中泛起亲密的感觉,可是她已经在他失去女儿后的消沉中离开了,不知所踪。
如梦似幻的屋子里,女儿转身拿来一个透明塑料球,对张若晖说:“爸爸,你走之前,能帮我把这个球球拧开吗?这里面还有好玩的东西呢!”张若晖连声答应着把塑料球接了过来,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什么时候女儿买了个这么奇怪的玩具。他看见球的中间有一条缝,于是用力想把它拧开,却没想到这竟然是一个力气活,他用力拧啊拧也没有能拧开来,女儿在一边幽怨地看着他,小嘴在嘟哝着什么。看着他还在费力地拧着,女儿转身,似乎准备走开了,但却欲言又止地回头,那种委屈的、似乎临别的表情让他无法直视,他依稀听见女儿是在说:“拧不开就别走好吗?爸爸陪陪我啊!我好孤独啊!”。
心中的酸楚无法描述,焦急的他手上却更加用力,约定出发的时间已经到了啊!可慌乱中他却突然感觉到这个球好像一个熟悉的东西……深潜球吗?!窗外似乎想起噼啪声,他不由自主地别过头去看向窗外,却意外地看见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好像远处有些巨大的灯笼在照向这里,而且越来越近。不对,家里房子外面是一个山坡,不可能有越来越近的灯笼!
好像一盆冷水从头浇下,张若晖马上清醒过来。这是一场演出,自己就是一个全情投入的演员,和漆黑中的另一个不知名演员上演着对手戏,而这个诡异的演员绝非人类。
眼前的场景似乎又开始失去了焦点。张若晖发现自己还是在透明深潜球中,手早已离开上浮按钮,紧紧地用力握着拳。失去控制的深潜球被粘稠却强大的乱流激荡得上下颠簸,一旁的周天宇一脸呆傻地望着外面,喉咙里发出咳咳的声音,似乎已经意识不清。张若晖感觉前方越来越亮,这不是幻觉,而是实际的存在。他明白了莹白的光是从四盏巨大的灯笼里发出,每盏灯笼都至少有他们的深潜球那么大。神智不清的周天宇迷醉地看着这个美景,嘴里咕哝着说:“调查员,看来我们有奇遇了!这海底下有龙宫啊!会不会有很多奇珍异宝啊!我们快过去瞧瞧啊!”张若晖的心中突然生出警讯,这是多年探险经验产生的自然反应,直觉告诉张若晖,这些灯笼应该是某种巨大生物的眼睛。在深潜球接近灯笼的同时,灯笼也在向他们靠拢,幽幽的萤光中他惊慌地发现两排吓人的利齿席卷而来。
张若晖神速按下了倒退按钮,深潜球反应灵敏,在强大的动力驱使下立刻向斜后方飞速退开。浓重的漆黑中又亮起诡异的闪光,张若晖借着余光看清了那巨大的可怕轮廓,一个外形难以名状线条复杂的生物。似乎是地球深海鮟鱇鱼和鲸鱼的结合体,体型堪比蓝鲸,而且有着四个巨大的眼睛。在一击未中后,张若晖觉得中间的两个大眼睛流露出类似恼怒和警告的情绪,这与那些只有本能的生物完全不一样。“大灯笼”衔尾追来,势如奔雷,卷起不祥的黑色粘稠暗流。
深潜船在惊魂中迅速上浮。张若晖猜想那条大鱼并不能来到海面,他们应该不能来到上面的清澈水层,那里缺少某些他们赖以生存的东西,应该就像人类的缺氧。他们也无法适应压力那么小的地方,毕竟他们生活的地方压力之大就像每寸身体都要承受上万头大象的踩踏。这就是他们告诫后代的:浮上水面之时就是你身亡之日。张若晖的脑海中出现了一幕幕画面,那不是幻觉,而是大鱼向他脑中塞入的一些信息:在无尽的漆黑深海中,大鱼们在告诫小鱼,不要浮到水面去,因为小鱼们总会在奇怪光线的诱惑下上浮。
他们的祖先在无数个世纪以前从海中登上陆地,他们脑部的发展使他们能够操控电荷,利用脑电波操控带电粒子模拟成自己见过的任何东西。后来他们才发现海底才是带电微粒的最大积聚地,所以又义无反顾地走向深海,在那片充满电荷和复杂化合物的海底发展出独特的文明。他们的祖先在陆地上见识了母恒星和星空的美丽,并将这种趋光印记遗传给一代代的小鱼,这让再也无法见到星空的小鱼们在成长到心智足够成熟以前的漫长岁月里,都要和自己上浮的欲望交战,需要长辈不停地提醒和约束。
但是最近有一些闪着奇怪亮光的、奇形怪状的深潜器来到了这里。那些生活在明亮行星上的生物恐惧黑暗,将深潜器亮到灯火通明,导致很多小鱼抵抗不了诱惑尾随他们好奇地上浮,悲惨地死去后又落回深海,残缺不堪的身体让大鱼们痛不欲生,这些小鱼的出生和成长都是难以想象的艰难啊!其实大鱼们并不想毁掉那些深潜器,只是想让那些异星生物知道,不要再来了,不要再来打扰他们了。

寻梦之渊


深潜球终于浮出海面,看到了迎来的“碧落”号,张若晖和还处于崩溃状态的周天宇都半天说不出话来。张若晖人虽已离开了寻梦渊,大鱼在那一刻传递的巨量信息还在被疲惫的大脑慢慢解码,断断续续在脑海中浮现出来。
这个海洋下面的漆黑海域就是名副其实的寻梦渊。这个星球的大气层被充满辐射的阳光轰击着,而强大的磁场包裹着金属成分极高的行星,形成极为特殊的电磁环境。强大的磁场夹着电荷,使处于大地和深海中的各种微弱电流都被放大了。大鱼不仅能操控电荷,还能够接受其他生物被放大了的脑电波,并将这些脑海中的场景在充满电荷的深海中具像化,就像播放一盘录好的录像带一样。这些场景会迷惑各种生物,看见自己梦境最深处的景象,是能够使美梦或者噩梦成真的深渊。
大鱼显然是有智慧的,这没有疑问。可是细想起来让张若晖感到恐惧的是,大鱼怎么理解其他生物脑海中的那些画面?又怎么在接收其它生物的脑电波后经过加工把画面重放出来?重点是,大鱼在面对对方脑海中那么多信息时会选择重放哪些部分来迷惑对方?就是说他们依据什么来“剪辑”录像带?是选择生物那些因为深深的执念而强烈的脑电波信号,还是基于自己的理解和想象来剪辑?需要读懂完全不同生活方式的生物的心理活动吗?比如为什么选择他而不是周天宇?比如对张若晖而言会选择女儿而不是其他人?大鱼认真思考过了吗?实时出演这么复杂的对手戏,他该有多么强大的心灵!
更让人不寒而栗的是,前面那些调查队员都怎么了?是在诱惑下困在深海的角落还是被愤怒的大鱼撕碎了?想象那些深潜艇被利齿咬碎后,恐怖的黑色波涛涌入,强大的压力瞬间压扁艇员的可怕场景,张若晖浑身发冷。
接下来解码的信息片段带着深沉的悲伤,那个大鱼还是个悲伤的爸爸。自己之所以会被放过,除了没有开灯,除了让他传递信息,更重要的是自己和大鱼一样失去了孩子吗?
张若晖久久迟疑着,不知道该如何决定,他散乱的眼神好像穿越了时空,遇见女儿哀怨的眼睛。是不是那时只要向女儿说出自己不出差了,会留下来陪着她,女儿就会奖励给他一个微笑? 好像已经想不起来女儿的笑颜了,是不是在自己的忽视下,她在离开世界之前很久都没有什么笑容了呢?迟到5年的心疼感觉突然让他痛彻心扉。
这个世界上总有些东西是你无法拒绝的,即使你明知道不是真实的,就像那些追逐虚幻光明的小鱼,就像经常欺骗自己的我们。这也许是智慧生命的一个重要象征?理性和感性一起构筑了智慧和文明。
尾声
纷至沓来的信息片段和自己混乱的思绪交织在一起,让张若晖头痛欲裂。他又想到,会不会大鱼并没有在漆黑的深渊中营造什么梦幻的场景,而只是让他的脑中产生幻觉?还有没一种可能,自从他们进到漆黑海域后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他们的深海幻觉呢?根本就没有什么大鱼? 而现在的信息只是大脑的一种应激反应?
胡思乱想中,脑中解码出最后的信息,就像磁带放到了末尾。张若晖仿佛看到,在那更深的黑水下方,凝聚态冰原上古朴城市里亮着点点荧光,大鱼的孩子们欢乐地穿行其中,一派祥和悠远。这一条最后的信息是:你还会再来的,但记住还是不要开灯。
是的,我还会再来。在这远离故乡370万亿公里的地方,在那深深的寻梦深渊之下,与你一起重温那失落了、却刻骨铭心的忧伤。
不再逃避,勇敢面对。我要告诉她自己哪儿都不去了,想要就这样一直陪在她身边,看她温暖的微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寻梦渊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8-8-30 16:17:43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