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294

蜇伏

小p 于2018-9-11 17:04:34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微小说】 【蜇伏】.jpeg



海洋会退化,成为只长水母的荒原。——《2010年初第362次香山科学会议总结报告》
¬    科研人员操作违规,误将试验用海蜇投入自然环境。
            ——2075.7.14  “621生物污染事故”初查结果
在我们不曾知晓的地方,战争从未止息。                 ——2125.8.5 《揭秘“621”》
时钟滴答,我们正向“生物学的广岛”靠拢。——1970《未来的震荡》阿尔温·托夫勒

【1】2075年8月5日

清晨。空气是火灾后特有的刺鼻味,仔细闻的话,还能闻到海风的咸涩,以及一股隐隐约约的腥臭。有经验些的人会明白,那是死亡的味道。在此后的几个月之内,这味道都会一直在整座城市里飘荡。
几位战士站在警戒线旁,脚下散落着酒瓶。“为胜利!”有人喊道。另一人醉醺醺地瞥了眼火灾后的废墟,发出刺耳大笑:“为惩罚!”笑声很难听,像笑着笑着就会痛哭起来。他们的眼睛都隐约发红,但没人在继续哭泣。
有穿着军装的人朝这边走来,战士们不约而同地安静了。离门口最近的小伙子眯起眼睛辨认何哲的军衔,神情变得严肃。“上校!”他喊,喷出一股酒气的同时努力站直,歪歪扭扭地敬了个礼。
何哲冷淡地扫视他们,问:“怎么回事?”“有渔民比较激动,过来闹事儿。没伤到人。”那个年轻人顿了顿,补充道:“我们就是来看一看。来的时候,这儿已经烧毁了。”
何哲点点头,然后朝那几栋废墟般的建筑走去。
“那边危险!”有人提醒。何哲没有理会,径直走入那扇在火灾中扭曲的大门。火焰刚刚熄灭。满地是泥泞的灰烬。
他走过墙壁焦黑的走廊,走过扭曲的文件柜残骸,走过一地的碎玻璃。
十五分钟后,重新出来的何哲没再看那队士兵一眼,匆忙离开。在他的口袋里,有瓶纯度很高的生物致死剂,上面贴着标号,“六十七”。

有辆车在马路对面等他。驾驶座上的人说,我们先去军部。何哲点点头,似乎有些疲惫:“抓紧时间。”
他们沿着海岸线一路行驶。原本金色的沙滩,被一层层褐色物质覆盖住,那是海蜇们腐臭的尸体。新赶到的士兵正在那里忙碌着,试图清理,却怎么也清理不完。
何哲转过头,闭上眼睛。

去军部参加完授衔仪式,别着崭新的肩章,在赴任第七科研所所长的路上,何哲昏昏欲睡。他又想起了以前的事情。江良给他留下了那么深刻的印象,让人一生都无法忘记。

大四刚开学,学校突然组织了场考试,题很难,全系都要参加。成绩下来后,何哲被导师叫去办公室,有位穿军装的年轻男子在等他。那人打量着何哲,突然就笑了出来:“怎么,第一名是你这根豆芽菜?”何哲瘦是瘦,还没被人这么明目张胆地嘲笑过,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倒是坐在旁边的导师抄起本论文就砸过去:“挖人墙角还这么嘴贱!”
一下午的时间,他们聊了很多。

江良是大他几届的同门师兄,据说当年也是一顶一的学术人才,被特招去了军队机密研究所工作,这次是回学校招点儿新鲜血液。
“不是机密部门吗?”何哲大声反对,却还是被江良拖上了车,说去海边,参观参观第九研究所的水下繁育池:沙海哲-L,和沙海哲外表相同,只是个别基因稍有差别,繁殖速度是普通海蜇的九倍;海月水母A,子代基因变异率能够达到百分之十七以上……
探照灯的光扫过去,被扫到的海水变得澄澈,没被扫到的依旧一片漆黑。何哲看着那些生衍不息的生物,心想,他从没听说过。这和他平时上课接触到的东西不一样,完全不一样。
“长见识了吧。”江良脸上带着模糊笑意,“这才是真家伙。你们平时做的那点儿实验也就够发几篇论文。能发出来的论文,从来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早就被藏了起来。”他用手划过冰冷的玻璃幕墙,“三十年前,外国科研公司赞助了一群愚蠢的研究员,想通过基因改造来加快食用海蜇的繁殖速度,能多赚点儿就多赚点儿。可惜,他们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造物。”
何哲没有问,为什么这些事情没有被写在教科书上,甚至也没被媒体捅出来。玻璃幕墙之后,无数水母在淡蓝色的海水中自由穿行,仿佛永远也不被拘束。墙是透明的,但墙永远就在那里。
他们来到了江良的办公室。已经是半夜,那里没有人值班,只是摆放着很多瓶瓶罐罐,各类海蜇标本泛着诡异光泽。诡异却美丽。江良倒了两杯酒,冲何哲举杯:“明年就毕业了吧。提前祝你毕业快乐!”
温室效应,海水富营养化,水母数量激增。近海渔业资源开始衰退,海水中毒素逐渐泛滥。如果任其自由发展,最终海洋生态系统将失去恢复力——各国都在研究对策,都没什么突破进展。
“怎么样?”江良问他,问得很含糊,“你怎么想?”
硝烟。何哲想,每一滴海水中都融入了硝烟的苦味。科技战早已在各个领域中蔓延,人们彼此心照不宣。他微笑,饮下冷酒。

作为海洋生态系统的“盲端 ”,水母能以大多数浮游生物为食却没有什么天敌。何哲想起大学时,自己导师的感慨:“在水母爆发后想让它们回归正常数量,或许只有毁灭整个海洋。”
这话已经过时了:“621”事故过后,整个水母科都不再具有威胁。
却只有一片海洋被毁灭。

【2】2077年6月21日

灾难过后,附近居民陆续搬走。
何哲以不可思议的低价买下了研究所旁的别墅。别墅原主人投资的鲍鱼养殖池遭到了污染,血本无归后他从楼上跳了下去。那阵子,这城市的自杀率特别高,人们宁愿死,也不愿一无所有地离开。
从别墅里能看见海,也能看见长在研究所门口那口老槐树。他认得那棵树。当时在所里,要没日没夜盯着显微镜做实验,眼睛经常干涩难受。江良知道了,就命令他时不时抬起头,对着窗外那些葱茏的绿叶,看上几分钟。
这两年来,何哲只需要开开会,审核一下研究报告就可以了,再也没有那么拼命过。其他领域的战争还在继续,但是对于“海蜇战”来说,白热化抗争早已过去了。

这些年来,世界十个著名渔场减产30%以上。被捕捉到的海蜇中,还出现了重达350公斤的巨无霸。几个临海城市,海水浴场里被蛰伤的人数年年上升。
“人家都不愿意相信,”何哲给家里打完汇报近况的电话,忍不住抱怨,“家里介绍的相亲对象死活不同意,怀疑我其实是搞核弹的,或者被辐射坏了脑子。要不你给我解释听听,我们这些研究小海蜇的人怎么就被安排在了军队的研究所?”
“这就是现代战争的实质。”江良一脸严肃地瞎掰,“不是什么轰轰轰的核弹,而是那些游来游去的小海蜇,东来一只西来一只,蛰蜇人,吓吓人,破坏破坏旅游业。何哲同志,你是站在了保卫人民的第一线。”
他们日复一日地调节着水温,日复一日地测试着那些实验用海蜇:要研究怎样减少繁殖,必须先要知道它们的极限在哪里。他们研究各种基因型的搭配,培育出的海蜇在繁殖速度上,远比捕捞回的样本更为恐怖。当然,为了保险起见,他们也配置出了各种具有针对性的致死剂:那群愚蠢外国科学家的错误,没人想犯第二遍。
沙海蜇-M,海月水母-Q,白色霞水母-V……越来越多经过基因变异的水母被发现。江良有些焦虑,经常一个人躲在办公室里。推门进去汇报工作的时候,何哲总能闻到铺面而来的浓重烟味。
“这些该死的海蜇到底哪儿来的?”负责基因定向的同事分析完新一批样本,夸张地感慨着:“我看是有个海底文明在做它们的坚实后盾吧,这变异速度比我们测试的速度都快三倍!”江良二话没说地狠敲了那人的脑袋:“那正好,把你扔进海底去,把那所谓的文明给拖累死,海蜇军团就不攻自灭了。”大家哄笑,继续各干各的。何哲紧紧抿起嘴。它们是从哪来的?谁也不知道。
谁也不敢猜测。

研究进行到第五年的时候,预算已经都花光了。江良一边继续腆着脸跟上面要钱,一边指示他们,在分析海蜇基因链的同时,留心寻找点儿实用的生财途径。十九号海蜇是第九研究所大家花半年才研制出的新品种,能够提纯海水中某些稀有元素,并将其积累在体内,方便人们提纯利用。很快被一家企业看重,投放到了产业链中。
签合同那天,他们得到特批的三箱酒,在研究所的食堂里笑闹到很晚,起哄的人把江良架到桌子上,他唱了四首歌才被何哲营救下去。庆祝归庆祝,第二天他们撑着宿醉,还是照旧一早起来工作,为了答谢“救命之恩”,江良给何哲安排了份轻松的任务,检测螅状幼体在不同温度中的繁殖速度。
这事儿不费脑子,连水温都是系统自动调节的。就是看看数据,记录记录,这事儿刚上本科的时候何哲就能做得很好。但刚上本科的时候何哲肯定不会明白那些数据究竟意味着什么。这速度太快了。即便依旧宿醉着,已经有着多年科研经验的何哲依然能够看出来,这繁殖速度实在太快了,早就突破了自然变异所能达到的极限。
他去主控制室找了江良。

影幕墙上,监控数据不断跳动。江良盯着它们看,红色光线一个格映在他脸上。在听到脚步声的时候,江良依旧一动不动,只是说:“何哲,你眼镜度数是不是又长了?”
反手带好门,何哲走过去:“能得到所长大人的关心,草民不胜荣幸。”
江良淡淡一笑:“视力下降了,就到这儿来看我养眼?”
“我是看数据看太久了,总觉得自己眼睛要花了。”何哲说:“我看不明白。我好像知道了点儿什么,又好像没有。”
江良说:“你好像变成了一个哲学家,又好像没有。这真是伟大的辩证法。”
何哲看了他一眼。而江良依旧看着那些跳动的数据,那些不合常理的数据。他没有半点儿要坦率承认的意思,而何哲只能把话明白地问出来:“那些海蜇到底是哪儿来的?”
江良说:“海蜇海蜇,当然从海里来的。”
“自然变异不会这么快,还这么精准。从洋流方向追溯。我怀疑这些海蜇是从A国来的。”何哲顿了顿,更正了自己的话:“我确定,它们就是从A国来的。”
江良突然抬起脸来笑了笑,揽过何哲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小何啊,这次就当我还醉着,什么也没听见。你赶紧回去看你的数据去,别整天跑我这儿偷懒。”那意思是你小子挑拨国际友谊了啊小心被开除。
那意思是,他知道答案,但出于某些原因,他不能说。

第九研究所隐瞒的答案太多了。第九研究所,被人唾骂的五个字。何哲在那里度过了整整七年,付出了所有的才华与青春。
后来他参加过一些讨论会。那些学生总是用年轻人特有的不屑谈论着两年前那起事故,谈论那些科学家是多么平庸无为,在灾难发生后又是多么无计可施。何哲觉得自己想要冲他们尖叫,因为他们都是白痴,谈论的都是彻底的谎言。
但他不能说。和之前的许多个夜晚一样,他只是面无表情、目光灼灼地听着,听人们谈论那毁灭一切的灾难。

【3】2075年6月19日

“要么是检测器错了。”小夏指着显示屏说,“要么是监测站那帮人疯了。”
一夜之间,有海蜇群无声无息地出现在领海边缘,朝海岸靠近。卫星监测站对公众保持沉默,却向第九研究所发布了生物入侵红色预警。
“这什么意思?”何哲说,“一到八所的人都不管了,就告诉我们?”
江良带着所里三分之一的人出海去了解情况。何哲被留下看家。

最高权限临时被交到了何哲手上。只是临时的,所以何哲并不知道事情的真相。
他只是茫然而兴奋地看着操控台上的灯一排排亮起来,看着象征着自己战友的几个光点朝那群海蜇逐渐接近。他预感到了有什么事情正在发生,但一如既往的,他并不明白。
甚至在多年之后,他也依旧难以确定,江良对那些事情究竟知道多少:分布在世界各地的海蜇,都被进行了基因改造,都是本国军方用来侦查、掩护、破坏的工具。它们无限繁殖着,在失去利用价值的某一天被彻底消灭。一到八军属海洋研究所负责控制它们获取信息。而第九研究所,负责控制它们的繁育速度,以及提供最终的毁灭。
海蜇战从来不是什么没有硝烟的经济战。它们是武器,最精妙的生物武器。

6月21日,他们出发后的第二天。探测标在航查舰前方与海蜇群相遇。它们随着温暖洋流入侵而来,如废弃纸屑般,漂浮着布满了整个海面。淡紫色蜇体上,还有隐约的白色斑点。
是小夏最先赶到的。他刚来所里不久,还没看腻海蜇,还没见过这么壮观的景象,他隔着玻璃盯着海蜇群看,在通讯器里梦游般地念叨:“你们都看见了没有,这么多,这么多海蜇。它们可真漂亮。”
何哲为这个品种做过分析。它极其危险,分泌的类眼镜蛇毒能在三分钟之内杀死一个成年人。他在通讯器里有些急躁地喊,撤,赶紧撤。
“我在航查舰里面呢,”小夏安慰他,“很安全的,没关系!”
“这么危险的海蜇莫名其妙出现在近海,这整件事就不安全!”何哲继续喊。
江良那边倒是一直沉默着。在他们吵吵闹闹要撤要留争论不休的时候,突然开口:“海蜇群里有潜艇。”是从艇外监视屏上肉眼观察到的,雷达上一片寂静。
所有人都看向外艇监视屏。探照灯的光柱中,几枚被海蜇群纠缠的潜水舰时隐时现,是从没见过的类型。或许是在执行什么需要海蜇群来掩护的任务。或许是敌军。

何哲还想说什么,但是通讯频道被强制占用了。是上级,或者上级的上级。他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还有时钟的滴答声。不知何时,第九研究所里剩下的人都来到了总监控室来,他们跟他一起沉默着。
嗞啦,频道被还了回来,而何哲没来得及再次开口。
“释放六十七号。立即。”是江良的声音,他很少用这样命令式的语气说话。六十七号。他们研制的第一种攻击性海蜇,理论上讲,成蜇能够长到五百吨以上,海底世界的霸王。
何哲也跟着严肃起来,说:“收到。”他把手掌伸向操控台旁边的凹槽,犹豫了一下。
“立即。”江良强调着,仿佛能看到何哲的犹豫。

六十七号繁育池的舱门悄无声息地打开,海水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拉扯。
那是只庞大的海蜇,伞状蜇体发出孔雀绿的荧光,布满金色花纹。海蜇体内90%以上都是水分,本不会有这样鲜艳华丽的颜色……但它确实诞生了。优美,庞大,神圣。它游出那间狭小囚室,天罗地网般笼罩下来,成千上万道丝状触须自在地摆动着,释放着毒素——这种经过特殊改造的毒素更像是天然致死剂,能使其他水母的蜇体即刻销蚀,却对人体基本无害。
它只有不到十吨。与它自己相比,还很小,很年轻。它生活在繁育池里,还没见到过外面的世界。半个小时内,它将水母群赶回了离研究所最近的海域,一次性消灭掉。那些疯狂掠过整片海洋的海蜇,眨眼间就变成了没有生命的褐色漂浮物,逐渐融化。海水腥臭粘稠,被毒素和尸体所玷染。
毒素将毁灭一切。
浓度太大了。没有鱼虾,没有海草。也没有海蜇。没有生命能在那些毒素中存活。
只剩下了六十七号。它穿越这片灰褐色的腐败海洋,向更为广阔美丽的深海游去。

从今往后,这片海域将成为彻底的荒漠。以海滨旅游为支柱产业的城市,一夜崩溃。
海洋里的一切都是惊心动魄的。海洋的尺度是海里,吨,百年。而他们不过是渺小的人类,只能目睹一小片世界,一小片短暂的光阴。

江良他们没来得及回来。
猛然涌入的海蜇群,产生了巨大到难以想象的冲击力,将潜艇群和那些装备普通的航查舰狠狠砸向海底礁石。他们没办法靠自己的力量突破重围,也等不到什么救援。
潜艇和航查舰全都变成了一块块形状扭曲的金属饼,安静沉入海洋深处。后来何哲花了很长一段时间去寻找它们,然后又花了更长的一段时间尝试把那些残骸捞上岸,却没有成功。
当时何哲什么也不知道。他只是看到通讯屏上突然一片漆黑,联络通道里传出尖锐的干扰音——然后是永恒的沉默。
何哲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他的临时控制权已经被上级或是上级的上级收走了,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坐在那里。“不然,出去看看吧。”后来有人提议说。总这么呆着也不像回事,总该做点儿什么。
于是人们就三三两两地走到了研究所顶层。已经是深夜了,从那里望到的大海漆黑一片,缀着破碎星光。

   “何哲上校?”对面的人一身军装,脸上是彬彬有礼的笑容,“欢迎加入七所,希望大家能在您的带领下……”
政府拨出巨额资金,帮助Q市的经济重建。各界也纷纷伸出援手,不断有志愿者团队赶来,帮忙清除被冲到沙滩上的海蜇尸体。上级用一份完美的履历表,换走了何哲在第九研究所的工作经历,把他调任到了军属第七研究所担任所长。何哲想过辞职,但下委任状的人只是笑笑,告诉他:没有人能带着那么多机密走掉。
没有人。
媒体上说,Q市的经济倒退了二十年,而且在最近五十年中都无法走出困境。这一切都是第九研究所造成的——人们这样说,并这样相信着,愤怒而憎恨。
除何哲外,所有第九研究所的科研人员都被扣留在了总部,停职接受调查。一无所知地接受调查。那群因失去生活来源而绝望的渔民,闯入了空无一人的研究所,砸坏了所有仪器,最后还放了把火。
可是有些东西是他们碰触不到毁坏不到的。那些东西在地下,在黑暗中。江良将装有所有研究资料的储存卡,与第六十七号海蜇的致死剂一起,放在了地下观察室里。
真相在黑暗里。

【4】2125年8月5日

2102年,A国宣战。第一场战争发生在那座被海蜇破坏的城市,那座在旅游业一蹶不振后秘密发展着军事产业的城市。大陆架上,数以千计不知何时埋下的潜艇狙击装置让A国的水下队伍深受重创,战损率将近百分之六十。
2105年,三年苦战,以A国承认失败、签订战争赔偿条款而告终。
2125年,解密期终于过去,“621”事故的所有资料被公之于众,江良们不再是罪人。第九科研所被称作不朽的传奇,被媒体争相追捧。人们想要设置一个水下纪念馆,在管理海洋生态的同时祭悼死去的英雄。工程量不大,对技术的要求却挺高,还要等上一阵子才能建好。
没关系。他已经等了五十年。五十年不算久,总有东西分毫不肯改变。从别墅的窗口向海边望去,能看到海底礁石的布局一如从前。

五十年不算久,可又太久了。他随着那些游客走进全景潜水器里,心想,终于等到了。
这些年,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前来参观“首战纪念遗址”的人越来越多,这里竟也逐渐变成颇具规模的旅游景区。
哭喊声从检票口附近传来,几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被强行搀了出去。他们手里拿着横幅,隐约能看见“621”、“无可挽回”等字样。是那次事故的受害者,这么些年的愤恨,在得知真相后依然难以释怀。他们强烈反对建设纪念馆,还组织过几次抗议静坐,但引起的反响微乎其微。
他们都已经这么老了。何哲想起来,自己被人喊“何老”也有好多年了。

观景潜水器下沉,早已被废弃的水下仓库和观察池、繁育池,依次出现在人们眼前。有些在事故发生后不久就被填上了,只隐约看出痕迹。
三三两两的游客挤在满满一墙架子前,兴奋地低语。架子上摆了些玻璃瓶,瓶身泛出柔和光泽,装着不知什么东西。何哲询问旁边的人,才知道那是新推出的旅游纪念品。
走过去,他看见一只只小巧的水母被装在那透明坚固的瓶子里,和几片水草关在一起。它们有着苍白而精致的蜇体,高贵的鲜红色触须……看上去柔弱得像是无害少女。
何哲张了张嘴,觉得喉咙里突然干渴得难受,什么都说不出来。他马上又走开了。年轻的警卫员在一旁,稳稳将他搀住。

他们继续下沉,周围光线越发黯淡。那些航查舰锈迹斑斑的残骸早就被政府派人打捞上去,安放进了博物馆。礁石之间空空荡荡,这是比人类还要古老的礁石。
突然,另一边传出整齐的惊呼。“那是……冥王海蜇!是吗?”人们给六十七号海蜇起了个别称:冥王。不算难听。他们喊着,语气里有着掩饰不住的兴奋与喜悦。几个反应快的马上掏出手机开始直播。
何哲转过身,然后看见了它。

不过是一只外形普通的白色水母,两三米的蜇体……五十年来,人们在这片海洋中发现的第一只水母。没人知道它是从哪儿来的。
在探照灯的光柱中,它从潜水器的透明弧顶上荡过。

“621事件”后一周内,六十七号继续在深海游荡,全球海蜇总量终于降至合理标准,存活下来的那些海蜇也都不携带威胁性基因。在最近几百年内,不会再有海蜇爆发。何哲追踪到了六十七号身上的定位器,然后在军方潜艇的保护下,驾驶着私人潜水器,去给它注射了致死药剂,然后眼睁睁看着它的身体完全溶解,变成无色液体沉入洋心。
那事件虽让一座城市蒙难,却给全球都带来了益处,为国家赢来了良好声誉。在战争前夕,这些都是无价的。

何哲屏住呼吸,凝视着那只闲适游过的海蜇。
它越游越远,像一团白光那样,消失在森蓝海水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蜇伏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8-9-11 17:04:3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