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46

忘不了

小p 于2018-9-11 17:05:56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微小说】 【忘不了】.jpg



1:案件

失踪者名叫爱丽丝·格罗斯,一个14岁的女孩。照片是从她的ins上打印的,来自她三天前更新的最后一条动态,一张她躺在床上的自拍,笑得非常美好。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很快就会被躲在暗处的犯罪分子盯上。伦敦警方前后派出600名警员,搜遍了以女孩学校和住址为中心的两个直径为10英里的圆形,一无所获。
“咖啡。”汤姆坐在一面用显示器拼凑的墙前,显示器是定制的,仅有手机大小,这面墙上一共有300台,每一台的画面都处于静止状态,乍一看,就像是照片墙。
“还需要别的吗?”
“安静。”汤姆说完将监控室里的人清场,摩拳擦掌,开始战斗。
爱丽丝最后出现的地方是大运河附近,有目击者见到女孩在这里做直播。汤姆接下这个案子之后,让警长调取了大运河周围1600英亩范围内300部闭路电视的录像,画面停顿的时刻是警方预计女孩失踪的时间。他按下鼠标,咔哒一声,所有的画面都滚动起来,就像是一个铺成平面的万花筒。路人们不会注意这些无处不在的摄像头,他们有的在抠鼻屎,有的把手塞进女友的牛仔裤里,有的东张西望似乎担心被人发现。监控画面没有声音,只有主机做功时发出的微不足道的嗡嗡声。那天晚上,汤姆喝了34杯咖啡,第二天一早警方的联络人来监控室的时候,发现汤姆已经离开,咖啡杯下面压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个地址,299个显示器都熄灭了,只剩一个顽强地亮着。当天上午,警方在那个地址找到爱丽丝的尸体,显示器上面那个戴墨镜的中年男人则对女孩的死亡供认不讳。

2:新的案件

汤姆不是什么超级英雄,他是一个超忆者,超级超忆者。
一般人有20%的概率能认出曾见过的人脸,超忆者认出的概率高达95%。研究人员曾经用10年前的旧照片来测试超忆者,他们可以轻松辨认曾经见过的那些人,也能找到名人童年时期的照片。这看起来简单,实际上难度系数非常高,即使对于最先进的计算机来说,都是一项困难的任务,计算童年照片与成人照片的相似度是一个巨大的工程,如果照片中的人们做鬼脸,面部识别软件就会毫无招架之力。而他是超级超忆者,他不仅仅过目不忘,而且他的大脑运算速度非常快,他总觉得那些在他开工时被喝掉的咖啡其实都是融化器和冷却液,防止大脑过载。他靠帮助警方破案吃饭,没活干的时候,他会泡在公园的足球场,只有在挥汗如雨的运动中他才能暂时关停大脑,才能忘了莎莫。
他永远不可能忘了莎莫。
关于她的每一帧画面都静静地在他脑海里显影,她蓝色的眼睛,金色的头发,法兰绒的格子衬衫最下面那个扣永远不系,而是绑在一起,形成装饰,她的第一副眼镜是粉红色镜框,佩戴于高中二年级新学期第一天,第二副眼镜是金丝框,第三副眼镜换成黑框,她喜欢冷水洗澡,据说这样可以保持皮肤紧致,他则喜欢轻轻地用指肚在她的皮肤上滑行。他们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他都不可能忘记。这是上帝馈赠他的礼物,也是上帝对他的惩罚。简单来说,一般人的大脑会忘记,他则不能,如果把大脑比作电脑,其他人可以下载也可以删除,他只能被动下载,每一个闯入他脑海的画面都会坚如磐石占据几个字节、几个千字节,几个兆个字节……
“这个案件有些特殊。”
“多特殊?开膛手杰克吗?”
“不是刑事案件,而是一起政治事故。”警长说,“你知道城北大骚乱吧?”
“直接说重点,我不想让这些无关紧要的内容占据我的内存。”
“8月6日,伦敦城北举行的示威活动演变为暴力事件,数百名蒙面示威者在一座警察局附近朝警察密集投掷砖块、酒瓶、鸡蛋,趁着夜色焚烧了一部警车和两辆公共汽车,他们切断交通,占领高速路,劫掠数十家店铺。警方启用了面部识别软件,然而软件从4000张图像数据库仅仅确定了一名暴徒,没办法,他们都蒙着脸。”
“眼睛。”
“什么?”
“看一个人,看他的眼睛就够了。”
警长拍了拍汤姆的肩膀,转身离开,没走两步又折回来,“对了,我们前两天抓住一个入室盗窃的惯犯,据他交代,他曾在你们那个社区作案,我核对了时间,恰好是莎莫遇害的日子。我在想,那个黑色风衣的背影会不会是他?”
“他承认了吗?”汤姆永远不会忘记,莎莫被人刺死于家中,事后小区的监控拍到一个穿风衣的男子,可惜只有背影。凶手的手法非常干净,现场没有留下任何指纹和毛发。案情一直胶着。只要给我一个正脸,他想到,我就一定能把他揪出来。
“他否认了。但是我觉得——”
“够了。”他不敢去想象莎莫死亡的画面,这会让他感到撕裂。
这个案子不同以往,他需要调动自己全部的注意力。由于是夜晚,监控拍到的画面不是很清晰,暴徒的动作非常快,镜头很难锁定某人,提供足够时长的特写。一双又一双眼睛在他面前飘过,匹配某一张他曾经经过的脸。过去几年,他有意不去人群扎堆的地方,比如超市、酒吧,但为了破案,他只好去案发地点附近的超适和酒吧盯了两天梢,尽量把20至50岁之间男性的脸都捕捉到位。第三天之后,他已经辨认出19名嫌疑犯。但这远远不够,暴徒至少有两三百人,他们现在一定像没事人一样,上学的上学,坐班的坐班,回到家里就能吃上母亲或者妻子烤好的面包。
速度太慢了。
汤姆以前观看过伦敦城所有有案底的人员照片,现在他要求扩大这个基数。
“多大?”警长问道。
“所有你们能够找到成年男性照片。”
“整个区的吗?”
“整个伦敦。”
两天后,经常给了他一个移动硬盘,里面的照片都经过压缩。汤姆坐在电脑前,一次性显示三十张照片。他喝了59杯咖啡,目不转睛两天一夜。看完这些照片之后,他找到247名嫌疑犯。汤姆站起来,眼前一黑,他以为是身体作祟,但很快推翻这个结论。光从黑暗之中挤出来,他看见一个由几何图形拼成的——静物?工艺品?机器人?——东西。底座是一个三角,中间是梯形,最上面则是一个球体。让汤姆感到奇怪的是,基座是一个倒三角。汤姆想不明白它是怎么通过一个点进行平衡?
“个体6024454781,你好。”几何体说,与此同时,球体表面发出一层淡淡的蓝光,“我是你们的主人,你可以称我为Lord,我们使用这个代号影响人类的宗教信仰,另外还有一系列变形。”
“你是谁?”
“我想我刚才的介绍已经非常清楚。”
“你到底是谁?”
“两百年了,上一个见到我的个体1043674378跟你的反应一样,再上一个也基本雷同。你们这几千年来没什么长进。放心,我会告诉你一切,反正你最后都会忘记。”
“直接说重点,我没有空间听你闲扯。”
“按照你们的理解和定义,我们应该称之为地外文明。我们于人类纪元的13世纪来到地球,通过研究和测定,发现你们的大脑拥有数以千亿计的神经元,神经元之间用于交换信息的连接点数量比宇宙中原子的总量还要多,而你们显然浪费了这么优渥的资源。”
几何体简明的线条让汤姆觉得锋利,他不停催眠自己,告诫自己这只是一场梦,他还偷偷掐了几下大腿,疼痛的触感非常逼真地传来。
“接下来我要讲的内容稍微涉及一些脑科学,你听说过‘祖母细胞’吗?”
“刚刚听说。”
“那太好了。”球体的蓝光亮度加深了,“这是一个错误的命名,准确地说,叫做‘概念细胞’。人类对于事物的认知是基于事物本身的概念。任何一个概念都有若干神经元与之对应。在日常生活中,人类的眼睛所接收到的信息首先是通过眼球后的视神经传入位于后脑的初级视皮层。此处的神经元对图像的微小细节放电,但单个的神经元并不能反应出细节对应的物体,就好像一个像素无法对应一张照片。神经元活动依次经过大脑皮层的一系列区域,向大脑前额区蔓延时,位于高级视觉区域的神经元将对整个图像信息放电。在这个区域,只需要一个神经元就能对应图像。图像传递到内侧颞叶,这里的神经元再对图像所对应的概念放电。我们设定了一个阈值,一个普通人类个体所能记住的概念不会超过一万个。如果超出这个数值,就会自动删除和覆盖。内侧颞叶包含十亿个神经元,人类使用一万个就足够维持正常生活,剩下的神经元用来存储我们的信息。但是也有例外,就是超忆者。而你,是例外中的例外。”
这些概念汤姆都清楚,曾几何时,他的父母带他去脑科医院进行过治疗。超忆者听上去很酷,但全称实际上是超忆症患者。记忆,是痛苦的根源。但有一点,任何医生都没有告诉过他,人类所能记住的概念数量并非与天生的脑容量有关,而是遭到过设计,或者说篡改。
“你想做什么?”
“你是谁?你想做什么?提问的顺序都一致。”几何体说,“我们的文明属于电子文明,请不要误会,这跟人工智能完全是两码事,相同的是,都需要存储媒介安放我们的信息。我们第一次来到地球,通过电子波的形式进入人类大脑,发现了这座宝藏——人类大脑是一个美妙的储存器。于是,我们对此进行改造,在当时所有人类个体都加载了不同信息,并且可以通过有性生殖进行繁衍。这些信息就是我们这个文明生存的基石。死去的人,信息就会被抹去。抹去一段信息对整个系统不会造成影响,但改写信息就会危及我们的程序。一个字符的叛变,就能引发一场革命。你的大脑早已超过阈值,而且无法删除,眼看已经来到崩溃的边缘。以防万一,我必须对你进行清除——这就是我想做的事。现在,你可以问出第三个问题了?”
“我会死吗?”
“完全正确。”几何体说,“请别误会,我是指这三个问题的顺序和内容。你不会死,我只是抹去那些芜杂的概念。”
“修订你的阈值,把我变成一个正常人吗?”
“这个问题超纲了,你比我之前遇到的几个超级超忆者都聪明。”几何体说,“我不会对你的大脑结构动任何手脚。你还是你,仍然是一个超级超忆者。我只是会删除你的记忆,就像是内存清理。你的大脑会重新接收信息。你不会出现第二次超载,随着年龄,大脑也在老化。我会根据你的成长经历进行精确地删除,首先是与你完全无关的人和事物,然后是联系不太紧密的那层,就像剥洋葱一样。现在,让我来问你一个问题,你有什么想要忘记的吗?”
“我想忘记,我想忘记——”汤姆说,“我想忘记莎莫。忘记她的蓝色的眼睛和金色的头发,忘记她的一切。”
几何体褪去了。
关于莎莫的记忆也褪去了。
他睁开眼睛,眼前一黑,这次是真得眼前一黑,大量地记忆删除使得他的大脑在疯狂做功,他在瞬间虚脱了。

3:另一个案件

“你醒了。”这往往是昏迷之人苏醒之后听到的第一句话。警长看着汤姆,眼神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情绪。
“我睡了多久?”
“十天。”
汤姆想起自己昏迷前的经历。
“有一个案件需要你配合一下。”
“我想休息一段时间。”
“恐怕不能。”警长说,“还记得那个小偷吗?真傻,你一定记得。莎莫的案子他不说凶手。但他跟你一样,也是一个超忆者。他清楚地记得盗窃那天与一个穿黑色风衣的男人撞了一下,清楚地看见他慌慌张张跑到一辆车里,清楚地记得车牌号。”
“莎莫是谁?”汤姆一脸疑惑。
警长愣了一下,随即恢复略显庄严的神色,“你有权保持沉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忘不了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8-9-11 17:05:56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