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348

退子神

小p 于2018-9-11 17:29:31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短篇小说—退子神—李霜氤.jpg



一、我是退子神


        “为了推广体外培养胚胎技术,筑月城政府决定为每位签署《自愿放弃自然生育协议》的市民提供一种萌宠,作为孩子的替代,它们的名字叫退子神。现在科学家已经研发出多种形态的退子神,样子非常萌,最重要的是,它会无条件爱上领养它的人,以主人的爱作为维持生命的食物!大家一定要积极踊跃地领养啊。每个人限免费领一只。”
        “养退子神,送终身医疗服务和配套养老机器人。比养孩防老靠谱多了!”
        “喜欢孩子,可以参与公益项目,与孩子零距离接触。”
        正在播放的这些广告中的主角就是我,我就是退子神。不谦逊地说,我很可爱,白色的绒毛松软又柔顺,两只耳朵大大的,漂亮的小眼睛黑溜溜,分分钟勾起你的收养欲。怎么样,收养我好吗?
        据调查显示,筑月城大部分居民喜欢退子神,有些人本来就不想要孩子,即使有孩子也不会参与照顾。但这批人多半也会跟筑月城政府要一只退子神,谁让我们可爱呢。
        退子神有各式各样的,有的是小猫小狗兔子之类的外形,有些是蛇蝎蜘蛛的外形,但我们的内心都差不多,只想着给主人带来快乐。
        只是,不论我们是否可爱,快乐的都不属于我们,因为我们本来就是为了达成某个目的而被创造出来的。
        刚刚出厂的时候,我被装在一个透明的蛋里,浸泡在液体中,等待着被收养。
        那天,隔着蛋壳和蛋液的模糊折射,我看见她手持《放弃生育协议》走过来,走到摆放着一堆装有各种样式的退子神的柜台前,将协议交给一只机械手,用另一只手指了指我,轻声说:“你好,我要收养它!”
        柜台机器人是一个满脸笑容的中年男人形象,他的左手是赤裸的金属机械手,右手则被仿造成人类的手,附上聚乙烯皮肤。他用右手将我拿起来,递给柜台前的她,指引她走到不远处的一个用水泥围成的池子,说:“请把蛋摔碎”。  
        她的用的力气不大,轻轻地把蛋往地上一丢,即便力量很轻,我依然感觉打了好几个转,蛋壳完却好无损。
        柜台机器人说:“这样轻轻地摔,是摔不碎的。”
        “养一只宠物却要这么麻烦,那我不养了。”她发起小脾气来。
        “可不要小看这个仪式,倾注力量把蛋摔碎,代表你对它有着完整的爱。就像以前父母生育子女,也是十月怀胎精心培养,这样才会爱孩子啊!”柜台机器人说。
        “这真麻烦!”她的脸色变得乌云密布,狠狠地把蛋摔在地上。  
        怎么形容我的感觉呢?如果说刚才是小小的晕车,现在则是天旋地转加天崩地裂了。蛋壳碎了,蛋液洒了一地,我坐在地上,吸入第一口冷冷的空气。我嗅到地面上隐约残留着酸腐的蛋白质味。那是之前被打碎的蛋壳残留下来的,这个水泥池子是专门用于打碎蛋壳的。我嘴里、鼻子里、心里都是百感交集,牟足了劲儿,发出了生命中第一声“汪”。
        我也是刚刚知道,原来我的设定是狗。
        柜台机器人用那只类人的手捧起我,用机械手卷起毛巾,擦干净,并用自带的吹风机吹了一下,把我送到她怀里。
        “恭喜你,它是你的退子神。这是说明书,请拿好。退子神有说话、足球、篮球、唱歌、杂技等附加功能,需要付费升级。如果需要升级附加功能,请在网站输入编号,购买升级服务。”
        她接过我,把我抱在怀里,又捧起来,轻轻地嗅了我一下,眯起眼睛摸了摸我的头。

二、永恒的它者


        她是这种随处可见的小女孩,喜欢可爱的小动物,经常买各种漂亮的首饰和时尚的衣服,需要男朋友哄。腰部纤细,一看就是顿顿都挨饿的,身体柔软,没有肌肉,平时一定不怎么锻炼,千方百计地避免长肌肉。
       我早就预料到我有很大概率要被这类型的人领养了。在人类社会,“偏见”不是一个好词,但是在机器的世界里,所有的逻辑推理都要依靠偏见。假设一个值,然后去检验它,是最基本的算法。
        我天生就不喜欢她这一类人,没有理由。非要讨论原因的话,不知道是出厂时经历了某些偶然事件,还是原本就是这样的程序设定。
        我照着镜子,看着那只大耳朵,尖尖的小鼻子。我真可爱,可爱的让自己想吐。
        可是她抱着我笑得好开心啊。
        我被她带回了住所,看到门牌,才知道她的名字叫菲菲。菲菲的职业是公司前台服务人员,收入在筑月城算中上乘。目前,筑月城不断有人失业,程序员、工程师、调酒师、厨师、部分医生都丢了金饭碗,成了筑月城里需要救济的群体,绝大部分被人工智能取代的是偏技术性的岗位,服务人员很少失业,因为目前来看,机器人还无法完全取代他们,用廉价的机器人代替服务人员会产生恐怖谷效应,让顾客恐惧,从而不愿走进店来购买商品。在收养退子神的地方,那个外表是个中年男人的机器人属于高成本人工智能,无论是外貌还是算法都是精心雕琢,所以勉强让人接受。加上退子神领养是政府的项目,人们没什么选择空间,只能接受他的存在。
        菲菲用左手抱着我,右手推开门,这时候我得到了新信息,她自己租住着一套小房子。粉红色装潢,床单是可爱的卡通造型,一切又符合我的假设,天啊,真的没意思,我希望我马上被返厂销毁。
        我被她轻轻放在柔软的沙发垫上。
        “你也是一只退子神吗?”这样一个声音在我脑海内响起来,这是我们退子神独有的语言。
         我惊讶,一个家庭中怎么会有两只退子神?
         菲菲走过来,指着另一只退子神说:“它是我男朋友…哦不,前男友的退子神,他对照顾退子神没什么兴趣,就把退子神送给了我。它叫小灰儿,你的话,叫沐辉吧。”
         为什么都有辉?我小声嘀咕,当然,在她听起来,只是“汪汪汪”。
        名叫小灰儿的退子神告诉我,她的前男友名字里就有个“辉”字,所以我们俩名字里都有灰。
         我望向另一只退子神,它的外形和我大不一样,深棕色的毛,背上有三道条纹,两条黑色,中间一条白色,四肢短小,头部圆,黑溜溜的眼睛显得无比机灵,还长着长长的大尾巴。这应该是参考松鼠和浣熊的样貌制造出的外形。比起全身雪白的我,确实更容易被一个爱打篮球、听金属风的男孩子选中,当然这是多数情况下,例外也是完全正常的。
        所以,我的生活就这样跌入概率网之中了吗?我翻了个身,故意从床上滚下去,落在了软软的毛毯垫上,不痒不痛。
        我们退子神不需要进食,身上自带一条接口线,只要一点点电就能生存,手机充电器之类的都可以是我们的进食渠道,普通的电流能维持我们身体的正常运作。而一定阈值内的电流刺激会激活我们自带的爱神经网络,使得我们爱主人的指数更高。严格来说,我们属于炭基生物,但是我们的新陈代谢很慢,因为我们只有大脑是生物体,四肢和皮肤都是由金属机械、纳米材料和毛绒表皮所组成的。
         那一次,菲菲梳着齐刘海和及肩长发,穿着一件开衫,歪着头盯着我,说:“你知道吗?我不需要孩子,自然不需要退子神来替代孩子。我养退子神主要是因为我太孤独了,希望有人能承载我的情感寄托。”
        我想说,其实对于你们人类来说,孩子和我们退子神一样啊。你看,“女儿是爸妈的贴身小棉袄”,“前世的小情人”,“儿子是妈妈可以依靠的小男子汉”,其实有些孩子并不喜欢被父母赋予这样的设定,只是很多时候,孩子并不擅长表达不满,或者表达以后会被父母惩罚,说什么“你个没良心的,爸妈为了养你多么多么辛苦,你却……”。我是怎么知道的呢?出厂前通过大数据学习到的。大数据中几千条父母对孩子的希冀,也有几千条孩子对父母的复杂感受,有感激也有抱怨,我们的情感计算系统对每一条都进行过分析。
        可我没有办法把这一切告诉菲菲,因为她没有购买升级语言交流功能。更何况,我为何非要告诉她这些呢?
       人类的孩子,只要成年就可以离开父母,独立生活,成为自己。可我们退子神作为人类子女的替代,要永远依附人类,还要以此为快乐。我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心态继续呼吸,只是呼吸无法停下来。

三、情字何解


        对于菲菲来说,最漫长的时光莫过于睡觉之前,这时候的她最需要情感陪伴。她长发散在肩膀,轻轻靠在柔软的羽毛枕上,用一只手把我揽在臂弯里,我靠在她柔软的手臂上,看到小灰儿被冷落在一旁。它黑亮的瞳孔深邃,我猜不出它此刻的心情。
        “沐灰,你知道我最想要什么吗?我其实是个很简单的女孩,想要的无非是一个心爱的男人,一个幸福的家,可我诚心诚意付出了感情,阿辉却离我而去……”
      “果然男人都是骗子。”我的语言分析系统已经告诉我她下一句要说的是什么了。
       我对着她眨眨眼睛,她便抱紧我,她想以这种方式确定,我是最爱她的…狗。我当然懂,可我无法从这种“懂”里提炼出感动来。
      她用手指轻轻按住我的接电线,来自她身体的微弱电流输入我的生物蓄电池,这让我感到舒适。一定要翻译成人类可以懂的语言的话,这大概就像人类享受美食的感觉了。
       我和菲菲彼此满足了对方,她从我的理解中提炼出感动,我要的则是来自人类的生物电流。这就是我们彼此需要的全部原因了。
       小灰儿或许在嫉妒我,因为他只能吃家用电器通用毫安量的电流,那味道如同嚼蜡,没有任何享受可言。对于人类,这滋味是清水煮的面,没任何滋味。而主人的爱则是加了乳酪芝士的披萨饼,加上彩椒和肉丁,鲜香可口,咬下一口便觉得那香气痴痴缠缠地围绕着舌根。
       当菲菲去上班的时候,我们就进入休眠状态,身体启动自动修复程序,炭基脑进入休眠状态。两个退子神,没有多少话可说。菲菲每天五点下班,我也准时在五点进入清醒状态,准备迎接她。至于小灰儿,它不需要准时醒来,因为它的主人压根就不是菲菲。即使得罪了菲菲,最坏结果也不过是被逐出家门而已,菲菲无权给它做最坏的结果——把它送回厂重置。
        可是有一天,小灰儿的主人回来了。
        并非新人,是旧人,正是那位名叫阿辉的男孩子。只见他穿着一件黑色衬衫,上面印着摇滚乐队的图像,下半身穿着带补丁的牛仔裤,头发有些蓬乱,眼神疲惫,初步分析得知,他应该是好几天没睡好了。
        阿辉的归来令菲菲很感动,在阿辉洗澡的时候,她不停抱着我说阿辉还没忘记她,眼睛似要迸出眼泪一样,但是没有,她是不会在这样重要的时刻让自己失态的。我看着菲菲换上镶着彩色水钻的桃色吊带睡衣,把她微胖的身材包裹住,显得玲珑小巧。她抱起我,轻轻地吻我,我也伸出湿润的小舌头舔她的脸,这个动作是我的内部程序所设定的。她放下我,把我装进一个不透明的纸袋,我的世界变小了,也变得黑暗了。我感知到小灰儿也在,它似乎在暗暗笑我。
        菲菲和阿辉一番云雨的时候,我和小灰儿被放进浴室里。重要的戏码似乎很快就结束了,接下来是漫长的聊天,我们全程收听,也全程分析。
        “你能对我不离不弃,真是太好了,离开你之后,我又遇到了几个女孩子,到头来发现还是你对我最好。”
        “当然了,我也时刻没忘记你,你才是我的真爱嘛!”
        “那么,我找到工作之前,都要依靠你了,你介意吗?”
        “不介意,我们同甘共苦就是了。”
        原来阿辉失业了,回到了前女友的怀抱。而菲菲呢,说到底也是因为性格内向,不善交际,才会在分手之后继续保持单身,因为没有其他人走进她的生活,所以才念念不忘前男友。我和小灰儿的分析是同步进行的,退子神的知识库彼此共享。我们无需对视,就已经明了。
      第二天,菲菲照常起床,洗漱,准备上班,阿辉倒在床上继续睡着,他似乎已经很久没好好睡一觉了。想必失业带来的烦恼让他每晚彻夜难免。菲菲看着阿辉的时候,眼神饱含着诗意的爱,这个沉睡着的男人,在她眼里成了童话故事中的睡美男。
       我和小灰儿都知道,菲菲的眼神、动作和话语,大部分都来自电视剧、言情小说等信息载体。这点,人类和我们退子神很像,我们都是信息载体,只不过,组合方式不同。
       接近下午,阿辉终于醒来了,我走进房间的时候,他赤裸着上半身,坐在床头,腿上盖着一条白色的毛毯,毛毯上有一只棕色的毛茸茸之物,那是小灰儿。
       “没想到我在幼儿园教唱歌的工作也丢了,本以为这种工作是铁饭碗呢,可是没想到,现在呢,哎……”
       小灰儿竟然开了口:“因为生物存储器植入式学习法太方便太高效了。”
       原来阿辉为小灰儿购买了语言功能。
       “虽然早就听说了生物存储器植入式学习法,来势汹汹,但这种风险根本无法避免啊!你说,一个强大的东西要来,我们一点阻止它的可行办法都没有,那还能怎样呢?只有当它不存在,该做什么做什么了。”阿辉说。
       阿辉的选择确实正确,当人工智能的算法检测到无法解决的问题时,也会选择忽略这个问题,阿辉这一点和人工智能很像。
       “小灰儿,问你个问题啊,我要怎样让菲菲更加信任我,更加爱我呢?”阿辉的表情有些尴尬,或许因为他不常说起情和爱。
       “容我想想……”小灰儿说。
       阿辉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神色中有些惊讶,或许小灰儿每次都是快速回答他吧。“那么你呢?”他转向我,“菲菲的退子神,你应该比较了解她吧,你告诉我怎么才能让她更爱我?”
       我没有过去,只是摇着尾巴。小灰儿告诉阿辉,我没有语言功能。阿辉只得作罢,搔搔头。接下来便起床穿衣。
       爱是什么,这是个难题。
       很久以后,我才知道,阿辉其实想问小灰儿,如何让菲菲愿意给他花钱,解决他失业的困境。只是我在场,他不好问出口。

四、试爱


        我和小灰儿调用了云端的知识库和推理机。显示结果:爱情的定义是两个相似的灵魂在交融和碰撞。
        我和小灰儿对视一眼,两个相似的灵魂,或许说是我们俩比较准确。相似的知识库,相似的逻辑和算法。阿辉和菲菲,两个人完全不像。从定义上讲,这根本不是爱情。人类或许有多种方式解释爱情,可我们退子神只能根据定义去理解客观事物。我们的定义来自知识辞典,它是否有更深的历史渊源,我们不得而知。
        推算的过程中,我们得出了一个结论:我和小灰儿的关系基本契合相爱的概念。
        下一步,如何实践爱情呢?结婚?退子神怎么结婚啊。生子?不不不……综合推理后得出:可行的方案是私奔。
         试一试?那就试一试吧,只有这样才能回答阿辉的问题。虽然我们都知道,我们的程序设定是要爱且只能爱主人,如果两个退子神相爱了,意味着我们不再爱主人,这似乎比较严重。我们被植入了一旦背叛主人,就会触发被召回厂重置的程序。
        可那又怎样呢?
        天长地久是人类的一个理想,可我们退子神的爱情观不是这样的。所以,哪怕要因此面临生命的终结,我们也要私奔。
        这天早上,我和小灰儿靠在阳台上,太阳从远方升起,天色变成浅海一样的蓝。趁着晨雾朦胧,我们跟着菲菲溜出了大门。微凉的熏风,路灯还勤恳地照亮着街道。我们两个跑过街道,登上天桥,等待这座城市醒来。
        太阳逐渐走上岗来,天上的云也不悠闲。我们闯进商场,钻进成堆的衣服里,没人注意到。可能从未有退子神离家出走。
        我们又闯进地铁站里,穿梭于人们匆忙的脚步间。  
        星辉终于爬上霓虹遍布的城市的天空,夜来了。我和小灰儿彼此依偎,预感到属于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每个晚上,退子神的云端数据库更新维护一次。到时候,我们不再爱主人的事,一定会被知晓。
        霓虹闪烁之处,我们彼此依偎着,等待着。直到一方小小的夜空笼罩了我们,我知道是政府的技术人员带走了我们。
        我们即将面对的是,返厂重置,类似于人类说的,死亡。
        记忆被永久抹去,肉体里被装进其它的灵魂,当然是死亡。

五、意外


         我和小灰儿都没被返厂重置,我们依然在一起。
         这个地方叫筑月博物馆,从外面看,它是一个巨大的月牙,钢化玻璃的外层闪着黄灿灿的光芒。据说这是我们新的家。我们居住在三号展区的一个柜台里,半面能接触到阳光,身后的场景是一张床,上面有柔软的床垫和舒适的枕头。我和小灰儿可以时时刻刻彼此相互依偎。不远处,时常有人走过,围着那块展示牌观看。
        那块牌子上写的是:第一对相爱的退子神。
        底下有一段小字:退子神虽然是人类制造出的智能生物,但它们具有一定和人类相似的情感,无论退子神的表现是否合乎主人的心意,请善待它们。   
        自此后,研发退子神的公司开发了新的服务项目——退子神的婚配,连带着增加了很多商品,比如给退子神穿的婚纱、订婚戒指。甚至有网站专门为退子神提供婚恋介绍服务。
        我们退子神大概是人类完美的投射吧,很久以前,人们的婚姻大事是要听从父母安排的,后来年轻人要求婚恋自由。再后来,年轻人连孩子都懒得生了。我们退子神,完美地取代了孩子的所有好处,又规避了孩子带来的一切麻烦。人类自由了,人类快乐着,可是我们呢?又要怎样才能幸福快乐……我想着想着,低下头眯起眼睛,舔舔左爪。
        “那是退子神呢,好可爱啊!”
        “毛茸茸的,好想摸一下。”
        这些声音我们听习惯了,不会对此作出什么反应。我趴在柔软的垫子上,几个小孩子的手在我毛茸茸的背上摸来摸去。我眯起眼睛,回头看见小灰儿翻了个身,作出睡眠状。
        一只大手伸向小灰儿毛茸茸的背,我认得那只手,果然,一抬头,我就看到阿辉了。         
        “嘿,好久不见啊你们!”
        小灰儿伸了个懒腰,抬头看看自己昔日的主人——我们的程序都已经被改写,不再需要对原来的主人绝对地爱与服从,而是需要对游客的喜爱作出一定的反应。
        “啊,阿辉,你的新衣服很漂亮啊!”小灰儿说。
        我才注意到阿辉换了一身新衣服,细腻的布料,经典的金底印花,比他之前的装扮价格高很多。
        “是啊,博物馆买走你,给了我一大笔钱,我现在不仅吃穿不愁,还有了自己的公司。多亏你了,你和你的小情狗在这里还好吧?”
        小灰儿看了我一眼,不知怎么作答。
        “菲菲呢?”我问。进了博物馆后,我被增加了语言功能,这是为了方便回答游客的提问。菲菲也不再是我的主人,可不知怎么,这一刻我就想起了她。
        我看到阿辉脸上的表情像程序卡顿了一样,片刻之后,他回答:“菲菲把你卖给博物馆之后,也拿了一大笔奖金,开了一家美容院。听说,现在和她的合伙人谈恋爱呢!她们俩准备结婚了。”
       “可你们不是相爱吗?怎么……”小灰儿没忘记那个问题。
       “相爱是什么?那时候,她单身寂寞,我失业愁苦,所以我俩要在一起,这样生活更安全更高效,如今不需要了,就各自分开了。”阿辉轻描淡写地说。
        原来他们原本就不相爱,因为完全不像,所以难以深层次地彼此交流,只是互相需要。现在,我想我对于人类的情感模式有了更深层次的认知。
        “你们俩呢?”阿辉突然转移话题。
        我和小灰儿蹭了蹭彼此,说:“我们还相爱啊,我们只能相爱啊!”
        因为,我们的程序被改写了,从必须爱主人的设定,改为必须彼此相爱的设定。每年博物馆都要用我们做几次活动,很多情侣抱着我们照相,希望能像我们一样,长年相守。我们也不再需要主人身体的微电流来训练爱的神经网络,而是需要彼此依靠来训练爱的神经网络,从而获得享受的感觉。
        阿辉看了看我们,若有所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退子神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8-9-11 17:29:3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