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133

心声

小p 于2018-9-12 09:38:48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短篇小说】【心声】.jpg



0

我们一直忘了要搭一座桥,
到对方的心里瞧一瞧。

1

周栋坐在客厅三个小时,房间里除了烟丝燃烧时轻不可闻得咝咝声,静得再也听不出任何声音。天花板上,惨白的光线将周栋的脸照的纤毫毕现,刺目的白光驱散房间所有的阴影,却驱不散周栋心中的焦虑。
墙上的挂钟“咔”,“咔”作响,抬眼看去,时针已然指向午夜两点。桌上的烟灰缸里扎满烟头,烟灰四散在周围的桌面上,周栋也视而不见。沉闷中周栋凝神注意着大门的声响,仿佛随时能听到钥匙插入锁芯时清脆的摩擦声。然而等待几秒,听到的仍是沉闷到让他窒息的静,挂钟仍在不知疲倦的作响,每响一声,周栋的心便下沉一分。
拿出手机,屏保上妻子正对着他露出熟悉的微笑,犹豫许久,他又将手机远远扔回桌上,望着墙上的挂钟陷入短暂的沉默。没多久,似乎下定决心的般的,他再次躬身费力的够到手机,飞快的将电话拨了出去。然而从听筒传来的声音却让他倍感失望。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Sorry!The subscriber you dialed can not be connected for the moment, please redial later……”
周栋已经忘了经历过多少个像这样的夜晚,他只记得今晚是她回来最晚的一天。厨房的水龙头还在滴答滴答的漏响,水槽里几天未洗的碗筷也快堆到外面。这样的生活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然而她却从未向他提起过她在外面干什么。有那么几刻,周栋几乎忍不住想逼问对方,然而几次话到嘴边,又黯然作罢。有些猜忌一旦摆在阳光下,就会变成裂痕,永远也无法愈合。他实在没有把握,不敢贸然动作。
在几乎无处下手的烟灰缸里摁灭烟头,周栋一头倒在沙发上。他看着天花板上犹自细微闪烁的灯光,脑中回想起他们刚搬进这栋房子时的情景。眼前的灯是他俩一起挑选的,为了这灯,他们几乎在灯饰城逛了一个下午。回忆一帧一帧在他眼前浮现,两人过往的记忆如今看来仍旧鲜亮,细腻。却蒙上了一层薄雾般的泛黄。记忆中的温馨与欢笑与眼前的冷清沉默显得格外突兀,周栋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不多时,周栋深陷在回忆中沉沉睡去。梦中妻子倚靠在他身旁入睡,一切都仿佛回到了他们最初结婚时的模样。不知过了多久,久违的开门声惊醒周栋,侧身进门的妻子神色如常,睡眼迷蒙的他看不出丝毫破绽。抬眼看去,时针已接近三点,原来只是梦中的片段闪过,时间已流过近一个小时。
周栋克制着情绪,尽力平静的开口问道,“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晚上吃饭了吗?”
他看到妻子站在玄关的阴影中忙碌着,隐藏在视线之外的脸上看不到丝毫表情。他感觉到妻子的呼吸似乎停顿了一秒,接着听到妻子答道,
“晚上加班,下午叫了外卖,你还没睡啊。”
平静的语气让周栋分外抓狂,然而他终究将内心的疑惑抑制在胸中,他看到妻子已经换好衣服,一脸倦容的从阴影中走出,站在灯光下。他又看到妻子的眼神游移在他视线捕捉不到的某个地方,他还看到眼前最熟悉不过的人似乎有了一些他不曾见过的变化,他轻轻呼了口气,接着又问道。
“晚上我给你打了电话,无法接通。”
妻子很快走到他的身后,“手机没电了,刚刚才充上。”
同样的语气从背后传来。
还不待周栋再次发问,妻子已经躺在床上沉沉睡去。他关了灯,满怀心事的凝望着侧身背对着他的妻子背影,月光下的妻子在他的眼中分外朦胧,他心有不甘的闭上了眼睛。

2

整个下午,周栋在电脑前忘我忙碌着。
浏览器的网页标签密集的挤在一起,半个屏幕上同样挤满了各式各样的聊天窗口,屏幕下的手机不时振动着,桌面上又是一只堆满烟头的烟灰缸。
窃听、定位、偷拍、跟踪、吐真药……合法的、非法的、有效的、无效的,周栋用一天的时间几乎全部浏览了一遍。有些他完全不信,有些他又不敢考虑,还有些他觉得似乎有用,可在下定决心前他又禁不住犹豫,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犹豫这么做的代价,还是在犹豫自己是否能承受渴求的真相。一天的时间悠然而过,周栋靠在椅子上长舒了一口气,分不出究竟是放松还是失望。
屏幕上的网页突然跳动着,一个他从未点击过的页面忽然跳出他的眼前。周栋凑近屏幕仔细看去,一副分辨不清的背景下,只有一句清晰到刺眼的话。
想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吗?想知道别人对你的看法吗?想知道对手的底牌吗?想知道她的秘密吗?军工科技,方便适用,安全隐秘,效果拔群……仅支持来电咨询,当面交易,联系电话,139XXXXXXXX
页面下方闪烁着不少跳动的弹窗,不时闪过一条“澳门首家线上赌场上线啦!”之类突兀的广告,周栋一幅不可置信的表情,望着屏幕边缘“性感荷官,在线发牌……”的离奇弹窗,顺手要将整个页面叉掉。
想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吗?想知道别人对你的看法吗?想知道对手的底牌吗?想知道她的秘密吗?
想知道她的秘密吗?
想知道……她的秘密吗?
光标在屏幕右上角不时抖动着,挣扎许久,周栋丢下鼠标,转而抓起手机,一字一字的将电话输入,再三确认后拨了出去。
周栋忘了拨号音响过多久,似乎过了一个世纪般漫长的等待之后,对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喂……”
对面的声音有一种周栋说不出来的沧桑,不知为什么,他对这个突然弹出的广告更加好奇了。
“我看到了你们的广告,我想问问……你们那个知道别人秘密的东西,是怎么个用法……”
“你要用来做什么……”
电话那头的声音没有一丝波澜,周栋觉得,跟他通话的仿佛是一个已经录好的声音。
“我要……”周栋犹豫着,不知该不该说出。
“算了,你真的考虑好了,那就见面再说吧。明天下午五点,XX路见……”
不待周栋回答,对方挂掉了电话。周栋听着电话中嘟嘟的忙音,忽然有一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3

下午五点,周栋如约来到约定的地点。
按照电话里的女人给出的地址,周栋站在一家咖啡馆门前。站在门外看去,这个时间的店里冷冷清清,只有零星两桌坐着无所事事情侣,正低声攀谈着什么。周栋在门口再次打量了一番,停顿几秒,推门走了进去。四下张望,并没有看到约定的对象。
周栋拿出手机,将昨天打过的电话拨了出去,没过几秒,从店里的角落传来一阵铃声。周栋循声望去,在视线略过的死角里,正坐着电话中那个女人。
坐定之后,周栋细细打量起对面的女人,她穿着一身中年女人常见的黑色外套,不新不旧,周身没有丝毫显眼的特征。她面容在室内昏黄的光线下显得冷淡,头发粗略的扎起,乍看去与超市偶遇的邻家主妇没有丝毫不同。仔细端详,能看出她的面容虽疏于打理,仍稍显姿色。显然,这个中年女人年轻时的形象并不像现在这样。
两人就这样沉默的端详着对方,几分钟后,女子首先开口。
“说吧,你要用我们的东西干什么。”
相隔不远的邻座传来一阵情侣的低笑,周栋向周围看了看,压低声音说道。
“我要先看看你的东西是什么,怎么用。”
“你不说清楚用途,我不会让你看的。”
对面的女人回答的很干脆,周栋怀疑,同样的对话,这女人已经经历过许多次。
“你这么在意我拿它干什么,说明你的东西很危险了?”
女人忽然笑了一下,笑容中分不清意味,周栋只看到她嘴角的抽动。
“危不危险,要看你用它干什么。我之所以一定要当面交易,就是因为有些人不适合用到我的东西。”
“不适合?怎么个不适合?”
“你到底考虑好没有?我们不要再耽误时间了。”
“好吧,我想知道我老婆背着我在干什么。”
周栋说完,女人静静的看着他,不再说话了。
“怎么……有什么问题?”周栋的反问显得欠些底气。
女人的眼神直直的盯着他,嘴角再次牵扯出不明意味的笑意。
良久,她理了理额头垂下的头发,对周栋说道。
“很抱歉,我的东西对你来说确实不合适,你找别人吧。”
说完,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就势站了起来,离开了桌子。
周栋愣楞的看着她,不明白女人为什么如此反应,几秒钟后,当女人座位与他擦肩而过时,周栋猛然伸出手抓住她的手腕,女人先是一怔,紧接着剧烈的挣扎起来,拼命想抽出被握住的胳膊。两人就这样僵持着,直到周围的情侣与店员都向他们投来奇怪的目光。
“至少告诉我为什么不合适,你再走也不迟。”
周栋说完,再次紧了紧握住女人的手,似乎感到挣脱无望,女子叹了口气,又回到座位上。
“我可以告诉你为什么,但是你听过之后,你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
这次女人没有再笑,周栋静静看着她,想起昨天第一次听到女人声音时,脑海中猛然跳出的感觉。

4

女人端起桌上的咖啡,细细抿了一口,也不放下,似乎沉浸在回忆里。隔了许久,她缓缓开口。
我和我男朋友是在大学里认识,那时他在读研,我上大三。我第一次见他是在一场莫名奇妙的聚会中,他是我舍友的男朋友的同学……
女人说着,自嘲般的笑了笑。杯中的咖啡随着晃动溅出几滴在她手上,这时她似乎才意识到杯子已经在自己手中端了很久,随即放在了桌上。
老实说,那天晚上我完全不想参加那场聚会,如果不是我的舍友那天晚上硬拉着我去参加,现在我根本不会坐在这里跟你讲起这些。我一开始就知道,一定是舍友的男朋友让她带我过去,可那天晚上不知道怎么了,我并没有坚持拒绝。
后来我才知道,之所以一定要叫我,完全是因为那时还不是我男朋友的他拜托。之前我曾经和他见过几面,在我的印象里他很普通,专业也和我太远,我对他完全没有在意。那时他和我室友的男朋友那时正在参与一个很重要的课题,几次见面他都滔滔不绝的向我们提起,根本不考虑我是不是听的懂,话说回来,要是我那时能听懂他在说什么,我和他也根本不会有后来发生的一切。
她讲的很乱,周栋用了很大精力才搞明白她话中的关系,女人一边说着,一边用双手捧起杯子,似乎在感受着杯身上带来的些许温度。
那晚过后,他从我舍友那里得到了我的联系方式,此后便有一茬没一茬的和我闲聊几句。其实我清楚他的目的,只是他的态度太诚恳让我不忍心拒绝。闲谈中他告诉我,他参与的课题涉及到当时最前沿的脑机接口与意识感知,是一个非常前端的敏感课题。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其实我对他的一切都并不感兴趣。后来我才明白,其实他跟我说过所有的话都只是在没话找话般乱找话题,确实是一个钢铁直男该有的样子……
我和他的关系就这样不温不火的持续了好几个月,几个月的时间里,他几乎尝试过了所有他知道的追女孩的方式。那段时间恰巧是他的课题进行到最关键也最忙碌的时候,每天要重复大量的时间反复实验,然后反复纠错。后来他说那段时间他手头的工作完全就是玄学,永远都不知道你无意识做出的什么举动会让结果偏差出很远。尽管如此,他还是每晚抽时间约我吃饭,闲逛,看电影……总之他用过了他能想出的一切借口。虽然我几乎全都拒绝了他,但是他也没有丝毫气馁的样子。
直到有一天,我在离学校很远的地方兼职,那天晚上下着大雨,路上几乎没有什么过往的车辆。那天晚上我很害怕,我脑子里第一个想起的就是他。也许是我已经习惯了他对我的态度,也可能我实在是找不到其他人可以帮我,总之,我给他打了电话。我没想到他立马放下手中的实验,冒着大雨打车来接我。那时我看到他焦急的样子,的确时分感动,于是那天晚上,我终于答应了他。
周栋静静听着女人的陈述,仿佛说起一个与她毫不相干的故事。窗外的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女人喝干了杯里的咖啡,接着娓娓道来。

5

之后的几天他很兴奋,我看的出,这应该是从我认识他以来他最开心的一段日子。那时他每天都会抽空和我一起待会,接着与我讲起实验中的各种事故。有时候,我也分不清我那时对他的感情究竟是喜欢?还是习惯。总之最开始的那段日子,他对我的热情都让我觉得十分安心。那时我想,也许我最终会爱上有他的存在,现在想来,不知道当时的我究竟有多么幼稚。
“所以……你说的东西,就是你男朋友做出来的?”
说到这里,周栋忍不住问道。
女人招呼服务员续了杯,接着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周栋还想再问些什么,可想了想,还是忍住了话头,接着听了下去。
老实说,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她接着说道。
当时那个课题他一个人几乎承担了一多半的工作量,我到现在都想不到,他是怎么抽出时间每天陪我一起的。有时候我时常在想,假如我当时能多体谅他一些,事情就会成为另外的样子。后来有一天,他非常激动的告诉我,他们的原型机终于第一次实验成功,那天他语无伦次的跟我讲了很多原理,我只是安静的听着,完全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之后一天,我和他还有舍友和她男友聚在一起庆祝他们实验成功。那天晚上,我们都很高兴,那时我第一次听他说起将来,他几乎拉着我讲了一整晚他的计划。他说等他们的课题成功以后将会拿到专利,他也会成为专利人之一,等到正式商用之后他会分到很多钱,然后我们会买很大的房子,接着结婚,他说他会让我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看的出来,那应该是他这一生中最激动的一天,他以为我会和他一样激动,然而那时我真正的想法是……
说着,她端起咖啡猛地灌下几口,周栋默不作声的盯着她,直到她放下杯子重重的喘了口气。
“想法是什么?”等她稍显平静,周栋紧跟着问道。
听到周栋的问题,女人哑然失笑,过了好久,她接着说道。
说来讽刺,我那时候既不激动,也不兴奋,我脑海中的第一个想法是,恐惧。
“恐惧?!”周栋显得很惊讶。
是的,恐惧。她顿了顿,继续说道。
那是我第一次听到,有人将他的人生彻彻底底捆绑在我的身上,这让我恐惧。直到我想明白恐惧的原因,我才意识到,其实我并不爱他,甚至不是喜欢。这让我觉得对他十分愧疚,我看着他满脸憧憬的表情,还有他语无伦次的激动,我忽然觉得十分的矛盾。虽然我不爱他,但是我实在不忍心打破他的憧憬,这会实实在在的伤害到他。同时我又觉得非常后悔,尤其自责当时为什么要给他机会,给他错觉,这让我有种骑虎难下的困境。总之那天之后,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来面对他。
“然后呢?”周栋急忙问道。
女人没有理睬他的问题,似乎仍旧陷入在自身的回忆里。店里的夜灯全部亮了起来,灯光顺着她的头发洒下,将她半侧脸颊打上浓重的阴影。

6

周栋几乎忘记了自己坐在这里的目的,他此时只关心起眼前的女人和她所讲的故事。对面的女人似乎看出了他的好奇,理了理思绪,接着说道。
从那天以后,我开始刻意回避起与他的接触。
刚开始他似乎没有丝毫察觉,那时他依旧很忙,虽然实验第一次成功,但是后续的完善和改进依然要耗费大量的精力。这让我长长松了口气,毕竟他的忙碌帮我减去了很大的压力。从那时候起,我便偶尔开始思考用怎样的方式告诉他,能让他平静的接受我不爱他的事实。没过多久,他终于察觉到了什么,开始质问起到底发生了什么。
“然后呢……”周栋下意识的追问道。
我没办法告诉他我的想法,如果他当时知道的话,我担心会毁掉他正在关键时刻的课题。可是我越是回避,他就追问的越紧,这样的处境让我觉得非常压抑。
她说着,忽然停了下来。望着一直在专注倾听的周栋,接着说道。
又过了几天,他似乎明白了什么,终于不再逼问我什么,甚至一连几天都不再和我联系。那时我以为他猜到了我的想法,我想这样也好,至少省掉了许多尴尬。可没想到几天之后,他又找到了我,突然送给我一个发卡。我感到非常奇怪,可出于礼貌,我还是接受了它。那天我见到他时,他显得格外憔悴,一瞬间我觉得有些心疼。其实我到现在也不明白我那时到底在想些什么,总之我每次面对他时,多少都藏着一些愧疚吧。
他当面亲手把发卡戴在我头上,很郑重的告诉我,这是他亲手为我做的,希望我不要摘下来。说真的,我看到这个发卡的第一反应只是觉得丑,然而当他告诉我他几天不联系我只是为了做这个发卡送给我时,我再次感觉到了最开始的那种感动。那天他把发卡送给我之后便匆匆离开了。我独自一人回到宿舍,接着便睡了一整天。
说到这里,周栋若有所思的望着对面的女人,不知在想些什么。
从那以后,他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让我有些不知所措。女人接着说。
他不再谈起那些我即听不懂,也不感兴趣的话题,一开始,这让我很不适应。后来,他居然主动谈起我关心的事情,这让我觉得非常惊奇。老实说,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并不算长,大部分时间都是他在讲着他的事情,而我只是安静的听着。我几乎从来没有机会告诉过他我的事情。有段时间我甚至怀疑他收买了我的舍友,那时候我甚至隐隐有些高兴,高兴他终于迈出了摆脱钢铁直男的第一步。
说完,女人从包里掏出那个发卡,放在桌上,推到周栋眼前。
他刚想伸手去拿,女人用眼神阻止了他。等我把故事说完,她这么说。

7

现在回想起来,那段时间应该算是我们之间相处最快乐的日子。
他仿佛在一夜之间变成了最懂我的人,我安静的时候,他什么也不说,静静的在旁边陪着我。我快乐的时候,他和我一起快乐。我沮丧的时候,他恰到好处的出现在我面前安慰我。我想独处的时候,正巧他在忙他的工作。我开始想他,他总是过不久便打来电话,说他想我。一切都被安排成命中注定的样子,几乎让我怀疑这是不是一场梦。
后来,他几乎时时刻刻出现在我生活里,我饿了,他打来电话带我去吃饭。我想去哪,他随后便赶来送我。我觉得冷,他大老远买来热饮送到我楼下。我们一起逛街时喜欢的东西,隔两天他便会买了当作惊喜送给我。渐渐的,我变得越来越离不开他,我觉得只要有他在,我便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很难想象这个世界上存在一个如此懂你的人,我甚至有些怨恨过去的自己,为什么对他那么绝情。
我们之间的感情日渐升温,很快的,我开始主动留意起他的日常。从这时我才发现,他的时间里有大段大段我并不知道他去向的空白,起初我并不在意,我以为他依旧在为他的课题忙碌着。那时我沉浸在他带给我的幸福里,几乎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和他在一起,我开始理解那时他眼中的憧憬,原来是一件如此美妙动人的事情。就像所有热恋中的人们一样,那时的我实在太过盲目,只关注着我自己的感受,几乎完全忽略了他真实的状态。
她说着,微微叹了口气,转头看去,不知从何时起,在他们周围已经坐满了人。店里的气氛热闹了起来,不时从邻桌传来几声嬉笑,让她几乎有一种恍若隔世的错觉。对面的周栋仍旧专注的倾听着,甚至没有发觉她已经停了下来。
一时沉默。
过了不久,一直默不作声的周栋终于回过神来,他目不转睛的注视着桌上那个看似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发卡,丝毫没有注意到女人看向他的目光。
不等他反应,女人再次讲了起来。
就在我以为可以和他就这样一直甜蜜下去的时候,有一天,舍友的男朋友忽然找到了我,他问我知不知道我男朋友的行踪。直到这时,我才隐约感受到一些我一直都忽略掉的痕迹。一直以来,他出现的都太过巧合,几乎每次在我需要他的时候,他总能恰到好处的出现在我身边。然而仔细想来,我似乎从来没有关注过他的真实行踪,我总是下意识的认为,他就待在实验室里,直到别人问起,才猛然间戳破了我一直甘之如饴的迷梦。当天晚上,我在电话里询问他平时的行踪,他似乎早就知道我想要的答案,他平静的告诉我,他太累了,没有请假就独自休息了几天。

8

我几乎不假思索的就相信了他的说法,她平静的说。
其实那时我心里已经隐隐有了预感,他的行踪不像他说的那么简单。只是当时我太在意他说的话,并没有细究心里那些疑惑。那天晚上,我陪着他通了很长时间的电话,电话中他一言不发,空气安静的我能听清他的每一声呼吸。我以为他实在是太累了,他的这副反应让我格外心疼。放下电话之后,我满怀担心的睡了过去,睡梦中我梦到了他,原来每当他不知所踪的时候,都钻进了我的心里,窥视着我的每一个想法,梦中的场景让我不寒而栗。然而还不等我做完这个梦,我便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了。
“是他的电话?”周栋不假思索的问道。
“没错,是他的。”她点点头接着说道。
我看看了时间,已经凌晨三点,我很奇怪他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打来电话。电话一接通,他第一次冲我发了火。认识他以来,我从未见过那样的他,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冲我叫嚷着,语无伦次的大声质问着我什么。我用了好长时间才听明白,他是在问我为什么要把发卡摘掉。我向他解释了很久,也许是睡觉的时候自己蹭掉的。他才渐渐平复下来,直到这时我才忽然想到,他为什么这么在意这个发卡?
还有,他是怎么知道发卡掉了的?难道他在监视我?
也就是从那时起,我才猛然发现,他并不像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虽然我心底的疑虑正在一点一点的滋长,但那时我还是非常在意他的态度。所有我并没有直截了当的问他,而是选择了隐忍不发的默默观察。那晚之后,我们的联系再也不像之前那么频繁,我和他可能都知道,我们的关系发生了一点点微妙的变化,只是表面上我们谁都没有说出口,就仿佛它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有时候,猜忌真的是摧毁一段关系最简单直接的方式,然而讽刺的是,绝大多数猜忌,往往确实是真的,并非毫无理由。
那之后又过了不久,舍友的男朋友再次找到了我。这次他直接了当的告诉我,我的男朋友已经快半个月没有出现了,课题因为他的缺勤已经落下太多进展,导师正在考虑把他换掉。他问我怎么找到我男朋友的下落,可是我知道的又能比他多多少?得知消息之后我隐约意识到了严重性,之后我很严肃的约他与我见面。
“之后呢?”周栋再次插言道。
“他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我。”
“这是他第一次拒绝我,甚至让我有些不敢相信。”她说道。
那天我们在电话里争吵的很厉害,我不停的质问他消失的时间究竟去了哪里,他避而不答的态度让我非常恼火。我们不断的争吵,指责对方,终于,被激怒的他说出了我做梦也想不到的话,他说出了我的全部想法。从我一开始对他的冷淡,敷衍,到逃避,再到慢慢的接受,直到最近的怀疑。他全都说了出来。他的话让我感觉自己全身赤裸的站在他的面前,而他却躲藏在角落里满怀敌意的偷偷窥视着我。这让我非常的害怕,我握着电话的手都因为恐惧而颤抖,我从未想过,我一直以为爱我的人,竟然会带给我这样的感受。
突然间,我对他的形象充满了恐惧,我关掉电话,只想找地方躲起来。

9

自那以后,我有很长时间没有再见过他。
后来舍友告诉我,他被课题组彻底除名,没人知道他究竟去了哪里。
有过几次,我非常想当面和他说清楚,我们之间再也不存在任何关系,然而每当我想起那天晚上他的样子,我都害怕再次见到他,害怕听到他的一切,甚至连他的名字都让我心悸。我无数次想取下他送给我的发卡,然而想起那晚我不小心弄掉发卡时他歇斯底里的反应,我实在没有勇气取下。就这样,我在不安与忐忑中度过了大半个月,既担心他的下落,又纠结如何才能彻底的摆脱他。
终于有一天,我再次接到了他的电话,听声音他已经憔悴了许多,可他的语气中充满了我难以想象的冷漠。那种感觉……你能分辨出这是你熟悉的声音,可他说的每一个字都让你觉得无比陌生。在电话中,他直接问我是不是害怕他,是不是想和他分手,我当时已经顾不上害怕,只是惊奇他究竟是如何得知我内心的真实想法。从那以后,他便隔三岔五打来电话和我纠缠,无论我关机,换号,甚至回到家里,他总能找到我。这时我终于意识到,也许问题就出在他给我的这支发卡。意识到这一点,我立马摘下了它。
果然,自那以后,他再也没有联系到我。
新学期开始后,我仍旧抱着忐忑回到了学校,我小心翼翼的打听了与他有关的所有人,没人知道他的下落。
直到两个月以后,他的母亲来到学校,我才知道原来他已经失踪了三个月之久,我们立即报了警。后来,我们在学校周围的一间出租屋里找到了他。
不,准确的说,找到了他的尸体。
在他失踪的这几个月里,他整天都把自己关在那间不到十平米的出租屋中。屋里摆满了他从课题组搬来的仪器。后来舍友的男朋友告诉我,他们发现他的时候,他正带着一支和我手里一模一样的发卡,这支发卡是他们课题组研究初步成果的阉割版本,只能做到简单的思维采集,并发送给出租屋内的处理设备,再由软件处理成文字信息。这支发卡的识别率和转化率并不高,与课题要求的精度也相差甚远,然而用来采集一个女生内心的想法,显然也是绰绰有余了。
在这套设备里,他们发现了从我带上发卡之后的所有思维记录。我的男朋友就是每天躲在那个阴暗的房间里,窥视着我内心的每一处隐私。想到这里,我从未对我之前的感情如此的绝望。
从设备记录的思维文本推测,一开始,他只是想知道我对他到底抱有怎样的想法。他也确实得到了。然而当他利用这样的手段轻易窥探到别人的内心时,他便不再满足,一心想要看到我内心的每一个角落。渐渐的,他就这样沉迷在窥视别人内心的游戏里,终于无法自拔。不得不说,这样的手段对人来说确实是会上瘾的,当你能轻易掌握别人最不想为人所知的秘密时,你便很难再摆脱它带给你的刺激。
说到这里,她长舒了口气,对周栋问道。
“你……现在还想把它用在你老婆身上吗?”
“我只是……只是想知道她在做些什么,我不会用来偷窥她的。”
女人的脸上再次露出先前不置可否的那种笑容,接着说道。
其实当他完全明白我内心的想法之后,他早已经不爱我了。而他之所以对我纠缠不休的理由,只是他发现我那时已经对他充满了恐惧……
她顿了顿,再次喝光了杯里的咖啡,才缓缓说道。
他从屏幕中看到我脑海中的每一个字,都能让他感受到我的恐惧,这让他有了一种异样的快感,这就是他对我纠缠不休的原因。而当我将发卡彻底拿掉之后,对他来说,就像是同时戳瞎了他的双眼与耳朵,这才是对一个偷窥者最为致命的。
周栋静静的听着女人所说的话,眼神里露出几丝迷茫。
“这样的行为,终究是会上瘾的,你明白吗?”
周栋摇了摇头。
后来,他为了找回那种上瘾的感觉,最终自己带上了那只发卡,设备的最后一段记录,忠实完整的记录下了他的所思所想。我甚至能想象到当他真的直面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之后,经历了怎样的纠结与挣扎,直到最后,他选择了自杀。
“自杀?!”
女人点了点头。
“为什么……会自杀?”
“当你知道了别人的真实想法,你总会觉得难以接受一样。当你亲眼见识到真正的自己,你恐怕会更加难以接受。”
“所以……”
“所以,你为什么一定要把所有的事情都搞明白呢?”
正在周栋沉默的时候,服务员悄然来到了他们身旁,轻声提醒他们咖啡馆已经打烊。两人一言不发的走出大门,周栋望着街道闪烁的霓虹,久久不再说话。
尾声
两天以后。
墙上的挂钟走过午夜两点,大门响了起来。
妻子一脸疲惫的走进房间,一眼便看到了正端放在桌上的发卡。
换好衣服,妻子来到周栋身边,周栋仔细打量着妻子的表情,仍旧没有发现任何他想得到的细节。
他拿起桌上的发卡,接着将它递给了妻子。接着说道。
“下班回来的时候在路上看到,我才想起原来已经很久没有送过你礼物了。”
妻子接过发卡,脸上充满了欣喜。她握在手中仔细端详着,顺手将它别在头上。
周栋的手机振动起来,他点亮屏幕,看到了妻子心中第一句话:
“多丑的发卡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心声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8-9-12 09:38:48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