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119

归尘归土

小p 于2018-9-12 09:40:46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短篇小说】【归尘归土】.jpg



谨此以文纪念在人生中的黄金年纪选择结束自己一生的发小。

一、午夜出逃

再过几小时,就将迎来自己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了。钟离微笑着抬起手,隔着电脑屏幕抚摸女儿莎莎粉嫩的小脸蛋。
面对可爱的女儿和她妈妈,这位人类航天史上最伟大的宇航员深感愧疚,他发誓回去后一定好好陪她们。钟离阔别地球已两年有余,漫长的星际旅行历经艰辛万苦,他能够驾驶飞船顺利返回太阳系实属不易。
眼前这颗蔚蓝的星球竟让钟离近乡情怯,他不知道地球上现在的世界出现了哪些变化,这期间发生了多少重大新闻,自己会不会像与世隔绝的原始人一样无法正常与人面对面交流。
莎莎抱起小狗,握住它一只爪子向摄像头挥动,“爸爸你看,草莓长大了,现在快十斤了都!”
“她见面恐怕都不认识我了吧。”钟离说。
“不会的,我每天都给她讲你的故事。”莎莎抚摸着草莓的脖颈。
“我们玩局猜词游戏吧。”钟离说。
“好啊!”
莎莎最喜欢玩猜词游戏了,就是用尽量少的词将两个任意词语关联起来。
“草莓和巧克力。”钟离看着草莓。
“草莓,丽丽,冰箱,巧克力。”莎莎想了一会说。
“怎么说呢?”
“我牵着草莓去丽丽家,丽丽打开冰箱,给我吃巧克力。”莎莎说。
“宝贝女儿真聪明!”钟离拍手。
“爸爸,爸爸。要是你,怎么猜呢?”莎莎撒起娇,她每次猜完都要向钟离询问“捷径”。
“嗯……”钟离做冥想状,“一个词就够了,草莓榛果巧克力。”
“你耍赖,草莓不是这个草莓嘛!”莎莎撅着小嘴。
“我又没说是哪个草莓。”
“哼!我要好好学习,以后无论你说什么,我也要只用一个词就连上!”十几万公里外,这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对着即将着陆的爸爸做起鬼脸。
十二年前,人类在火星旁发现一个可穿越虫洞。随后,在中国国家航天局牵头下,国际空间探索协调小组(ISECG)启动“盘古计划”,各国航天机构通力合作,试图穿越虫洞探索太阳系外的星球。
项目进展顺利,两年前,盘古计划的第一艘探索飞船“甘石一号”成功发射,目的地为1400光年外,位于天鹅座,被称为“第二颗地球”的开普勒452b行星。限于人类当前技术,电磁波形式的信息还无法穿过虫洞精确传回太阳系,因此“甘石一号”跨过虫洞后,便与地球失去了联系。
在盘古计划项目负责人桑切斯和全部地球公民的祈祷下,“甘石一号”两年后终于返航。不幸的是,两名宇航员中的一名遇难牺牲,飞船船体遭遇多处损伤。中国宇航员钟离在重重危难之下,独自一人驾驶飞船,载着大量标本和实验资料顺利回家,刚到地面,他便受到了英雄般的迎接。
莎莎和妈妈站在护栏外,激动地看着钟离穿着厚厚的宇航服从倾斜的舱门中爬出。莎莎拼命招手呼喊,希望爸爸能注意到她。
桑切斯快步走出人群,第一个上前扶起精疲力尽的钟离。莎莎松开草莓,这只金色的卷毛小狗楞了好一会儿,还是认出了眼前这位全副武装的主人。它摇晃尾巴,跟在桑切斯身后扑上去。
摘下头罩那一刻,钟离只觉得大脑劈啪作响,每个细胞都好像裂开一条缝,无数无法形容的东西潮水般涌入。他在天旋地转中拼命辨认,仍无法认出那到底是些什么。
面对热情接待自己的桑切斯,围上来的航天局和政府领导,还有隔着宇航服不断扒腿的草莓,钟离挤出一丝笑容,刚要张口说些感谢的话,却两眼一黑,重重栽向这片想念已久的土地。
钟离在痛苦中惊醒。他这才发现自己躺在航天中心医院的病床上,口干舌燥,浑身绵软无力,枕边湿乎乎一片——那是汗水混合着口水。他努力翻了个身,想知道莎莎和她妈妈在哪。这个念头刚一出现,他便感到大脑中出现了千千万万个莎莎和她的妈妈,她们动作衣着不一,有的清晰,有的模糊,有的美好,有的狰狞……甚至有的只是两团光影,但他知道那确实是母女二人。
这些莎莎和妈妈飞速旋转,在钟离大脑中忽明忽暗,变形拉伸。让他觉得大脑几欲迸裂。
钟离挣扎着想翻身下床,却不小心跌落在地。这一跤将千万个母女俩又摔出千千万万个,她们以更快的速度旋转,不时闪现。钟离满地打滚,脑袋拼命撞击墙壁和床沿,一个个大包在额头瞬间鼓起,但“幽灵母女”仍挥之不去。
钟离低吼一声,他咬紧牙关,强撑着身子站起身,慢慢向门外一步步挪去。夜晚的医院,走廊里空无一人。
“幽灵母女”旋转的速度降低下来,钟离正感到一丝舒缓,却发现这种舒缓源于“幽灵母女”们背后更大洪流的牵引。这股力量暴风骤雨般袭来,瞬间将数亿个“幽灵母女”淹没,灌入他整个头脑。
钟离只感到大脑飞速膨胀,入侵物正是出舱后将他击倒的未知物质。他闭上眼,摸索着墙壁前行。
突然,一股异样的感知闪过。钟离强忍痛苦,转身拐进消防通道,避开了前方从楼上走下的医护人员。
坐在消防通道的楼梯上,钟离依稀辨别出来这些无形物质是一段段记忆碎片——这些记忆的主人曾在返回舱着陆处及这家医院出现。他的大脑,在吸取并复制着自己到达地球后接触过的人的记忆!
记忆碎片在脑中结缔相连,排列重组。当钟离拖着虚弱的身子来到大厅时,他的脑中已经存有数百人完整或碎片状的记忆。
这强大庞杂的记忆群指引他从医生办公室里偷出值班医生的车钥匙,他启动车子,可没开出几百米,剧烈的头痛和膨胀感让他不得不紧急刹车,他捂着头,跌跌撞撞地拦了一辆出租车。
随着车子向前行驶,无数记忆碎片雨点般砸来,在他脑中生根发芽。这些记忆可能来自于附近的车辆,或者经过的建筑中的人们……他抱着头,身体蜷曲成一团,他的记忆里似乎失去了桑切斯和同事们,也不再出现莎莎和其他家人,他着了魔的只存有一个信念:逃离这里。
车子停在了ISECG总部,夜幕中的大楼依然灯火通明,钟离遮住头脸,硬撑着乘坐电梯上下了四个来回。然后换了辆出租车,继续赶路。午夜时分,几近虚脱的他终于来到了百公里外的东旗发射场。
如水的夜空死一般沉寂,发射台上,静静垂直承放着搭载“荧惑五号”火星飞船的重型火箭。
记忆群告诉钟离,最安全的地方只有那远在1400光年外,无人生存的开普勒452b星球,并一路“指引”着他来到这里。
这是一艘计划登陆火星的载人探测飞船,性能、设计寿命、荷载物资和船体安全性等方面都足够它飞越火星旁的虫洞,直达开普勒452b。为此,钟离特意到总部转了一圈,“拿到”了飞船发射的密码和其他流程所需要的全部授权命令。
钟离驾轻就熟地进入了发射站内部,避开了一切守卫和警报系统。修改预设轨道费了些时间,但他还是在计划时间内完成一切操作。
这个不想在地球多呆一秒钟的人,成功把自己发射上天。

二、异星异客

虽然蜷缩在有限的空间内,但自在的太空飞行让钟离无比惬意,他终于摆脱了幽灵记忆的侵袭,而大脑中原本不属于自己的记忆也都消失不见。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钟离还是主动联系ISECG总部坦诚解释了事发原因并承认了错误。虽然这一理由听起来不可思议,但如果没有拥有其他关键人物的记忆,钟离不可能独自一人发射火箭,政府及ISECG总部只好接受这一事实。
由于此事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和负面公众影响,各国政府商议后一方面积极公关,一方面顺水推舟,安排给钟离对开普勒452b星球的下一步探测任务,并规定日期命他回来汇报——允许他不降落至地球表面,可以在地球轨道上进行讯息交换并接受物资补给。
家人的理解和支持让钟离更加窘迫,他真的不知道当时自己怎么想的,没有考虑任何人,独自一人做出如此荒唐的行为。
莎莎抱着草莓在屏幕的另一端抹眼泪,让钟离几乎心碎。
“爸爸,你说过要带我……带我去迪士尼玩的。”莎莎带着哭腔。
“宝贝儿,是爸爸不好,是爸爸不对。”
“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爸爸这次去建设外星家园,建好了就回来。你好好学习,等爸爸接你到地球空间站或者开普勒452b星球上面去玩。”此次任务计划2年,钟离并没有正面回答女儿的话。
“拉勾勾,骗人的是小狗。”莎莎抚摸着草莓。
“好,谁骗人谁变成小狗。”钟离伸出一根手指。
经过漫长而又孤寂的星际穿越之旅,钟离顺利驾驶登陆舱降落到开普勒452b行星表面。荧惑五号飞船通过自动驾驶技术继续绕其卫星轨道飞行。
开普勒452b是一颗荒凉的岩石星球,体积是地球的5倍,地表重力是地球的2倍,以385天的公转周期围绕其母恒星开普勒452运动。这颗星球荒芜贫瘠,尚未发现生命体,大气和温度与地球仍有较大差异,但其地表分布着流动水,完全具备改造成适宜人类居住的可能性。
坐在简易的,被钟离称为“经济适用房”的基地里,钟离如释重负。
尽管这里远离了让他痛不欲生的头疼,但他百感交集,首先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能够狂吸他人记忆,莫非穿越虫洞时接触到了某种辐射?其次他感到当时的大脑似乎失控,竟然没有求助医生,也没有和家人同事商量,难道痛苦让他失去了理智?
钟离没有答案,在飞船上他已经撰写了详细的报告交给ISECG总部和医生,让他们进一步研究,希望下次联络时能够得到结论。他将莎莎和家人的照片放在基地的显眼位置,决定对这块寂寥之地进行全面细致的科研和探测,为最终开拓适宜人类生存的环境而奋斗,争取早日带家人来这里居住。
这颗距离地球132447000亿公里外的星球上,钟离每天经历着日出日落,无聊的时候看看电子书,偶尔自己和自己玩“猜词游戏”打发时间。
这天钟离走出登陆舱,在头顶恒星耀眼光芒的照射下,他惊奇地看到一栋巨大建筑矗立在基地不远处。这栋建筑物他再熟悉不过,那是他曾工作的地方——ISECG总部大楼。
略有不同的是,抛光后的镜面玻璃墙并没有像往日一样映照着蓝天白云,而是反射着这颗行星荒凉的,满是赤色砾石的地表倒影。
他好奇地走到大楼门廊前,等待感应玻璃门自动打开。玻璃门毫无反应,依然冷冷地映着坑洼的地表。他伸手去推却推了个空,半个身子穿过了大门,原来玻璃门乃至整个大厦全息投影一样并非实体。钟离穿越其中,一片虚空下,他抬头仰望,大厦“顶部”如神经网络般结缔交错相连,不时有白光在神经网格中闪耀,转瞬即逝。
钟离疑惑不解,他四下寻找,也没有找到“投影”的源头。
他回到基地,在电脑硬盘数据库中搜索ISECG总部的资料,但没有一条能和开普勒452b星球联系起来,或许这是这颗星球上特有的自然现象吧,他猜测。回想着在总部工作的种种过往,钟离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起床第一件事,便是再次来到大厦。
令钟离惊奇的是,大厦与昨天相比发生了“进化”。大厅不再是虚空一片,新增设了前台,等候区域,电梯间以及茶水间,甚至出现了几张航天先驱的挂像——一切细节都是那么准确而又真实。只是这些“装潢”依然不是实体,手臂穿过,触摸不到任何实质。
他抬头向上望,顶部的神经网络依然交错纵横。下层网格已初具雏形,凸起部分形似吊灯,文件柜,转椅……顶层网格一片混沌,依稀能看出组织器官或人体的轮廓。
每过几天,大厦便自行“生长”一些,渐渐地,和地球上那个ISECG总部别无二致。
这天,钟离照例要穿越玻璃门进入大厦,却结结实实地撞在玻璃大门上,光亮的玻璃表面现出一个大印子。他楞了一下,下意识摸了摸身上,身上套着厚厚的宇航服,自然没有带门卡。他警惕地环顾四周,试着在密码器上输入门禁密码。
玻璃门无声地向两侧移开。
大厅中央的接待处台前,端坐着一位面容姣好的金发女性。钟离立刻认出,这是行政部负责接待的杰西卡,杰西卡边上还有位身着制服的保安,那是胖子鲍勃。
钟离一头雾水。他回头望去,透过玻璃门,清晰地看见寸草不生的砂石地。
他感到一阵眩晕,恐惧感电流般流遍全身。
钟离机械地扭动身子,用力吸了口气。
“嗨!”他看向那两个人,急促地低声招呼。
杰西卡和鲍勃都没有反应。
“嗨,鲍勃。”他望向胖保安。
保安没做任何回应,眼睛甚至没眨一下。
“杰西卡?”钟离隐隐觉得不对。转眼向杰西卡,她似乎被定格,金发兀自在阳光下闪耀光芒。
钟离大胆走近,才发现这就是两尊蜡像,根本不具有生命。
他头皮发麻,转身离开。走到一半突然停住,钟离静静站立,用余光,用心感受那两个蜡像是否在偷偷移动,或窃窃私语。
似乎并没有异样。
他没有回头,快步走向玻璃门。
这件事之后一连几天,钟离都让自己全身心投入到实验中,没有再走进大厦,甚至刻意不去看它。累了就看看硬盘中的电影,或是坚持健身以转移注意力。
那座反射着开普勒452b行星坑洼地表的玻璃幕墙结构大楼,却散发着无穷的魔力,无时无刻不在触动钟离的神经,让他魂不守舍。
钟离终于无法忍受,他推开基地气闸室的外门,径直走进大厦。
大厦内是一番热闹景象,二十余人分散在大厅不同位置,有在前台登记的,茶水间谈话的,还有等电梯的——当然,他们全部是蜡像,保持着某一行为瞬间的姿势静止不动。
钟离在人群中穿行,他能认出其中的一部分人,有的虽叫不上名字但非常眼熟,他敢肯定这些人都曾在ISECG工作。
他心头一震,这和自己在地球上的离奇遭遇会不会有什么关联?
正低头沉思,一个温柔的女声在耳边响起:“嗨!”
钟离愣住了,一时间不知所措。
这是幻听吗?
“嗨——”音调明显拉长,轻飘飘的声波有力地敲击他的耳膜——钟离已经太久没听到有人当面向他发声了。
钟离四处张望,最终将目光锁定在杰西卡身上。杰西卡眨着眼,正甜甜地望着他。
钟离激起一身鸡皮疙瘩。他硬着头皮走过去:“杰西卡,你好啊!”
这位金发女人慢慢抬起头,张开嘴,又轻轻地嗨了一声。这看起来十分别扭,她像是一个机械人,只会简单的动作,重复相同的语言。
似乎听到这边有动静,保安鲍勃转过身来。
钟离发现他拿着一沓访客登记表,上次见他的时候还是双手空空呢。
这个小眼睛的胖子笑眯眯地,咧开嘴也“嗨!”了一声。
看着鲍勃的面目表情,钟离明显感觉他神情复杂,相比能执行简单程序的机械人,更像是一个反应迟钝的人。不管怎么说,起码像人了。
钟离直冒虚汗,胃里说不出的恶心。这时,杰西卡眨了眨眼,“你好啊!”语音语调和自己刚刚和她打的招呼一样。
没等钟离反应过来,鲍勃也说了一模一样的“你好啊!”。
他们在模仿他的行为!
钟离大叫一声,推开身边静止不动的蜡像们,跌跌撞撞冲出玻璃门。
距离大厦十几米的砾石堆上,钟离气喘不止,他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
气息稍稍平稳,钟离缓缓抬起头,眼前的所见让他再遭晴空霹雳,一下子跌坐在石堆上。
基地后方西南方向几百米处,耸立着一座二层小楼,下面是白色栅栏隔开的小花园。
那是他的家,地球上的家!
钟离瞬间明白了,这一切都是开普勒452b的阴谋。
两年前盘古计划的首次探测行动中,一次风暴将简易的基地掀翻,钟离与另一位宇航员肖恩大面积皮肤直接接触到外星的砾石和沙土,洗掉后并没什么异样,因此都没当回事。
一周后,两人出现不同程度的头痛,睡梦增多,但并未影响正常工作和生活。不久后一次高山探测中,肖恩的安全绳意外折断,导致他坠落山崖而死。
钟离此时猜测,那很可能并不是一次意外,肖恩或许和自己一样饱受记忆侵袭的折磨(或许有其他难言之隐),让他选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自己身处的开普勒452b是一颗具有思考能力的智慧星球,它让两位宇航员具备了吸收他人记忆的能力。肖恩丧生,钟离一个人回到地球后发作,吸了无数人的记忆后,在这颗邪恶星球的指引下再度返回。
钟离曾以为这里是世上唯一安全的地方。可他的重返反而助纣为虐,正中了这颗星球的下怀。
它不仅能够读取钟离带回的“内容”,还可以提取深度记忆碎片进行高精度模拟,然后按原状复原。起初,这些记忆中的事物只是幻影,这颗行星动用整颗星球的能量将它们逐步变为实体,精确至每个细节。
接下来,将是注入生命的步骤。
过不了多久,杰西卡和鲍勃就会活过来,它们(他此刻已经不称呼他们了)将具有地球人杰西卡和鲍勃的记忆,按照他们的思维模式行事。然后,轮到其他人。
那,莎莎和我的家人们……钟离不敢再想。
他打开一瓶老白干,咕嘟咕嘟仰头灌了一半。没多久,钟离就在酒精的作用下瘫倒在地,昏睡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他恍惚听到气闸室开关门的声音,似乎有人摸索着走了进来。那人左看右看,最后蹲在钟离面前。
钟离勉强将眼睛挤开一条缝,试图辨认这位来客。他睡眼迷离地端详了一阵,猛然抬头,来客不就是他本人吗?
另一个钟离,也被模拟出来了!
钟离大叫着惊醒,那个自己也随之不见。钟离不知道这究竟是个梦,还是复制人遇到本尊后坍缩了——这都不重要了。
他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想。用手指扣着嗓子眼,让自己呕吐出来,这样能好受一些。钟离脱下汗涔涔的衣衫,换上干净衣服和宇航服走出基地。
开普勒452b没有卫星,四周漆黑一片,钟离打开宇航服上的照明灯,走向“自己的家”。
暗夜笼罩中的二层小楼格外安静。钟离站在院子门前,手放在栅栏上,望向院内。
不知道家人们是不是都在家,这么久没见了,他们都有变化吗?
莎莎是不是变得更聪明了,玩猜词游戏时,能用更少的词语来相连?这会儿,或许她早已盖着鲸鱼图案的小毯子熟睡,草莓则趴在门口垫子上,守护着小主人。
胡思乱想之际,门厅的灯亮了。
钟离下意识地向前抬起了腿,随即一个激灵,落在石板上的脚用力蹬地,迅速转身离开。
泪水夺眶而出,钟离强迫自己不要回头看。走到一半,背后微弱的灯光消失了——有人关闭了门厅的灯。
钟离花了几天时间进行一系列实验和验证,基本弄明白了这一异象的特点。
首先,这颗星球上的一切新生事物以他的大脑为蓝本。他今晚想过的事物,第二天一早便会出现,并逐步由虚拟演变为实体。最近,钟离发现它们跳出了局限,开始复制出非自己头脑中的想法——那可能源自模拟人的记忆。此外,复制物必须是地球上真实存在,幻想的事物无效。
可怕的是,开普勒452b正有意识地变成第二个地球。杰西卡和鲍勃已经产生初等思维,会使用长句交流,能够进行简单工作。几栋高大写字楼在ISECG总部旁拔地而起,里面人影绰绰。外围是大片居民区、街道和绿化景观。每到夜晚,远处灯火点点,目光所及之处全部透出文明气息。
“进化”在以不可思议速度进行,这颗星球正在活过来。
但并非没有方式抵抗这一切,钟离发现这些奇异景象的开关正是他的大脑。当自己酒醉、头部遭受打击、大脑缺氧等脑部受损时,会引致建筑或人物部分虚化,甚至直接消失。它们会随着大脑的生理性恢复而得以修复。
他无法确认的是,地球上的本体会不会同步遭受影响。当复制体出现在这颗行星,对他们来说,是仅仅做了个梦,还是身体遭遇创伤,甚至导致死亡?还有,开普勒452b的下一步计划到底是什么,是要替代地球,还是要地球就此消亡,只留存幻像?
无论如何,他感到了这颗鬼魅般星球的恶意。
藩篱从四处树起,乐土变成牢笼,钟离永久被囚禁在自己的思维之中。
钟离大醉了七天七夜,酒醒后一头扎在基地认真整理实验数据,归档重要资料。将自己在两个星球上的神奇遭遇详细记录,并采集大量照片和视频。
这期间,周围的房屋建筑又增加不少,高架桥横空竖起,远处的护城河依稀可见。
杰西卡和鲍勃,终于并肩跨出玻璃门,凝重而又好奇地审视周围的一切。阳光直射在他们身上,二人的额头微微渗出汗珠。
钟离按下点火开关启动引擎,登陆舱顺利升空,进入开普勒452b轨道后与荧惑五号成功对接。
确认飞船各部件和系统没有故障后,钟离录制了人生最后一段视频。他把家人的照片塞进宇航服,缓步来到飞船外,面向太空纵身一跃,跌入无垠的黑暗。

三、归尘归土

钟离无声地漂浮在太空中,回望这颗散发着赤红色光芒的星球,他感慨万千。纵然有太多不舍,但无论对于整个地球,还是自己的未来,结束人生都是一个正确选择。荧惑五号依然静静在它的卫星轨道上运动,未来某天,下一批航天员到来后将了解自己的一切遭遇,掌握眼前这颗星球的邪恶本质。
这里的种种异象因我而成,我不能成为这颗星球的造物主,而成为母星地球的刽子手。地球的归地球,开普勒452b的归开普勒452b,而自己呢,就归于这茫茫宇宙吧!
钟离关闭了氧气瓶。这是太空中痛苦最小的自杀方式——人类在真空中无法呼吸,肺部的剩余气体逐步排空后,通过血液输送到各器官的氧气急速消耗。人会因缺氧而失去知觉,几分钟内便会死去。
钟离开始眩晕头痛,这是缺氧的表现。他闭上了眼,脑中一片空白,静静迎接死亡。
剧烈的疼痛袭来,钟离感到全身皮肉剥离开来,骨头折断,无数张嘴对着骨头断口处大口吮吸。之后是急速抖动,不知道这个宇宙在抖,还是自己的每个细胞,每个原子在抖。他用残存的意识描述这种感觉——就像原子中的电子摆脱了原子核的束缚,在自由的运动。
突然,疼痛消失了。
钟离看到,太空中静静漂浮着一位宇航员。
等等,我明明闭着眼,还没睁眼怎么看到眼前的一切?
钟离无限惊恐,这才意识到“自己”仍具有思维和感知能力,但已不具备肉体。
宇宙一片黑暗,远方星光闪耀。
钟离向前挪了挪,自己竟然可以毫无阻力地运动。他加速向前方飞去,远处的群星在黑色的幕布里毫无变化,相对于巨大的星体,自己的“极速”运动根本微不足道。
钟离索性放任自流,漫无目的地在星际间游荡。
他稍稍用力,从开普勒452b的卫星轨道跃到了恒星开普勒452的行星轨道上。这颗比太阳还要明亮20%的恒星光芒四射,钟离的思维活络起来,如果在这里和莎莎玩猜词游戏,会不会更有趣?
星际尘埃,巧克力。
如果我出这两个词,估计她半天也关联不到一块。
但如果换做我猜呢,可能一个词就够了。勒芒·维西。这个人在2005年制作了著名的手工星空系列巧克力,其中的一款贝壳式造型便被命名为“星际尘埃”。
你看,当我们见识越多,经历越多,将任意两个词最快关联起来的能力就越强。
钟离的运动愈加轻快,转眼已经将同样绕恒星公转的开普勒452b甩到身后。
钟离徜徉之际,倏地感受到轨道远日点一侧的虚空有些异样。他游动过去,果然附近一小处空间强烈扭曲——这里存在一个直径200米左右的虫洞。在引力透镜效应下,虫洞对背景的恒星场和暗云的透镜扭曲效果非常明显,并产生多重像。
在钟离看来,这个虫洞像个圆圆的肥皂泡,边缘处婉转流波,映照出虫洞另一端的瑰丽星系。更惊异的是,钟离居然能够看到,或者说感受到虫洞外的爱因斯坦环。
钟离纵身一跃,跳进这个较大透镜宽度,长度极短的虫洞。这与太阳系火星旁的虫洞不同,它的长度不足半径的2%,外部宇宙与虫洞喉部过渡迅速,钟离进入后几乎没什么感觉,便完成了虫洞之旅。
钟离可以确定,他仍然身处天鹅座内。周遭的气体云膨胀聚散,形成了包围圈,这让钟离感到燥热难耐——这些气体在被5000-8000年前超新星爆炸产生的冲击波不断加热。
钟离穿梭在广袤的黑暗之中,周围的星尘飘往各个方向。他好奇自己的“体积”有多大,从空间尺度来说,以普通人类的视角,绝对不可能看到这么壮阔的星系面貌。
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加速膨胀。
钟离足够幸运,不知过了多久,他竟然在目力范围内见到了那个让霍金和索恩打赌的著名黑洞:天鹅座X1。
天鹅座X1是一个双星系统,黑洞从旁边的蓝色的超巨星中吸取气体,气体和弥散物质形成类似土星环的巨大明亮的吸积盘。这个黑洞的吸积盘并不匀称,由于多普勒频移,左侧蓝而明亮,右侧红而黯淡。
喷流从吸积盘及黑洞中喷出,狭窄,笔直,带有极强能量和辐射,温度达上亿度。
钟离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
这个自旋黑洞无比巨大,具有比虫洞强大无数倍的引力透镜效应,弯折背景恒星发出的光,甚至扭曲了吸积盘。
钟离心头一动,加速向黑洞飞去。
他无声地落入黑洞,丝毫没有体会到在何处穿过了视界。
起初,黑洞内部是平滑的。他坠落时望向外部宇宙,发现其缩小了,由于星光像的偏差,从大约占天空的一半缩小到约四分之一。
在接近底部的BKL奇点时,周围空间出现混乱无序的挤压和拉伸,潮汐力开始无规律扭曲钟离。这让他害怕,开始后悔自己这一冒险的行为,虽然已经没有了肉体,但他依然是某种形式的存在,极有可能被打碎拆散,就此灰飞烟灭。
瞬间,钟离被巨大猛烈的推力推动,顷刻间冲出黑洞。
他明白,自己和X射线,伽玛射线,射电辐射和可见光一起随喷流喷出。喷射带有极强能量,速度也几乎达到光速。
远方的星系和恒星逐渐变小,钟离的视野极速开阔。
他用了好一会,才弄明白并不是群星变小了,而是自己变大了,在超越一切的加速膨胀。
无尽虚空下,钟离跨过了千万颗恒星。在更大尺度上,四个明亮巨大的悬臂静静地旋转,钟离看到这些恒星相互以引力束缚,有规律地转动,大量气体和星尘充斥其中。这首磅礴的宇宙交响乐,由2万亿个大到无法想象的星系,星系团或超星系团参与鸣奏,每个星系中1万亿颗可见或不可见的星星灵动地眨着眼,在正确的音节上打出拍子。
远处,星团不再密集。偶有星系在钟离眼前碰撞,恒星爆炸形成亮眼夺目的超新星。光亮在如神经网络结缔的星系中奔袭传播,如发射脉冲般富有节奏。
慢慢地,可以自主发光的光源明显变少。
最后,钟离来到一个光穿不过去的地方。这是一堵聚集致密能量的高墙,这后面的宇宙不是黑暗,而是不透明。这便是宇宙的临界最后散射面,墙内是可观测宇宙,墙外是光线无法自由传播的另一个世界,没人知道那里有什么。
无论你在宇宙中哪一个点,旅行到最后,都会碰到这堵墙。钟离停下来,用不存在的手感受蕴含无穷能量的墙。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所到一个地方,就拥有了此处的认知和记忆。全宇宙能量作用下,开普勒452b赋予他的这种能力被无限放大,从行星级直接提升到宇宙级别。
每颗星,星星上每个物质的详细数据,它们与周围星系、恒星、行星及其他任何有关联的物质的关系,尽在钟离的掌握之中。他此刻能知道女儿莎莎在地球的家中看什么电视节目,也了解南鱼座北落师门星地表某处1000米深的地下1立方厘米的空间内蕴含物质的全部属性。
如果现在莎莎来和他玩猜词游戏,460亿光年半径的宇宙间内,他可以用一个词将任意两个词,甚至上下八方、古往今来的所有词语关联起来。
这个词,他尚未搞清到底是什么含义,但这无疑是宇宙一切问题的终极答案。
在那么一瞬间,他明白了这个词所代表的真正含义,钟离意识到自己可能成为了一只拉普拉斯妖。但也正是在这瞬间,他便忘记了这个词的含义。
他的认知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在失去,他不知眼前这堵墙为何物,接着又忘记了北落师门星到底是南鱼座α星还是波江座α星上……
在某一个点,他的认知与坐在甘石一号飞船驾驶舱的那个自己达到平衡。瞬间,他又忘记了许多事情,甚至想不起开普勒452b星球上的那些遭遇。
大脑记忆在极速坍缩。
钟离拼命抓住记忆深处的某个人物,不让他(她)就此被遗忘。
桑切斯……
肖恩……
莎莎……
杰西卡……
钟离无法抗衡全宇宙的力量,他们无一例外地被抹去。
那只小狗!唯独那只喜欢摇尾巴,吐舌头的小草莓久久浮现在钟离眼前。他狠命回想它的一切,从40几天时被抱回家,第一周天天钻到沙发底下,第一次洗澡,到蹲在门口迎接回家的每个人……
其他记忆继续消失,草莓的记忆却逐渐清晰。
可观测宇宙毫无防备地向他收紧,无边的黑暗潮水般将他包裹。钟离慢慢平静下来,他感受到水流和小鸟的声音,接着是滴答的风铃声。
钟离的世界一片黑暗。
他想打开一个口子,看看临界最后散射面的后面究竟是什么。
黑暗被划开一道缝隙,光照了进来。
一个声音说:要出来了,要出来了,快看。
另一个清脆的女声说:草莓好棒,你当妈妈了!
钟离只觉得这个声音很熟,但他不知道是谁发出的。他用自己微末的意识思考最后一个问题:会不会还有其他物质像我一样,从四面八方而来,到四面八方而去。他们是什么,这个宇宙又是什么?
没等钟离想出答案,他便已用尽全身的力气,扒开缝隙,将头伸进那个有光的世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归尘归土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8-9-12 09:40:46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