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48

别叫我人类

小p 于2018-9-12 09:53:14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短篇小说】【别叫我人类】.jpg





1.

“今天的感觉?”
“跟昨天一样。”
“毫无进展?”
“毫无进展。”
“那么,”面前的老妇人微微抬起头,两片干瘪而毫无生气的嘴唇翕动,“你还想耗多久?”
……
孟宸曾经是个真正意义上的宅男。从学生时代起,他就是人群中最不起眼、也是最容易被人冷遇的那一个。最初的时候,他还曾经抱怨甚至恼怒,次数一多,他也就慢慢习惯了。无论是跟同学们一起出游,被一个人落在了驻地,还是和朋友们一起出海玩,一个人被落在海岛……他并不难过。对,即使是上演了“荒岛求生”,他也并没有抱怨过老天的不公。
支撑他的是这样一句名言“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在这样的信仰下,孟宸不到二十五岁的年龄,就养成了五十岁的心态。对待什么都是放平心态,淡泊名利,泰然处之,然后……否极泰来。他相信只要什么都顺其自然,通往胜利的机会就一定会闪现。一句话,苟住,就能赢。
然而这一次,孟宸似乎再也苟不下去了。
事情源于一场感冒。
熬夜看球是孟宸最大的爱好。正如人们所说,越是废柴的人越喜欢看励志故事,就好像鸡汤灌多了就真的有用,能让喝鸡汤的人一飞冲天似的。死肥宅也最喜欢看体育运动,就好像看多了就能长出八块腹肌。暴饮暴食加熬夜加宿醉加空调冷气,让这个酷夏的周末变得格外有意义。迷迷糊糊醒来的孟宸感到头痛欲裂,他挣扎着喝了点水,测了一下体温,嚯,38.8℃!于是他毫不犹豫地拨打了上门医师的诊疗电话。
迷迷糊糊中,救护车呼啸而至;迷迷糊糊中,被抬上车;迷迷糊糊中,车子发动狂奔。迷迷糊糊中……等等,就是个感冒,为什么自己会被搬上救护车?
直到这时孟宸才发现,载着自己在市区狂奔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救护车,而是一辆普通的厢式货车。车里丝毫不见红底白十字的医院标志,倒是布满了黄色交叉的螺丝刀和扳手的标志。也就是说,这其实是一辆设备维修车。
“停车,我要下车。”孟宸挣扎着坐起身。
无人应答。
“我说,师傅,我要——”孟宸这才发现,驾驶室里坐着的分明是一个头戴工作帽的机器人。孟宸摇了摇头,“喂,铁脑袋,我说话呢,你给我停车,我要下车。”
“指令非法。”
“非法?还NBA呢!你给我停车,你听到没有?”
“指令非法。”机器驾驶员毫不动摇,“目的地尚未到达。”
“靠!”孟宸来了脾气。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从车厢的后面挪动到前面,他伸出一只手想要抓住司机的肩膀。就在这时,一只不知从何而来的手突然抓住了他自己的肩膀。
他回过头,发现一个壮如铁牛的机器人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自己身后。
“请你回到自己的位置。”
“不是,大哥,我……”孟宸有点语无伦次,“你们弄错了,我要去医院。你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机器人修理厂。”
“什么?”孟宸的脑袋“嗡”的一声,“可我不是机器人啊。”
“看看。你已经出现了严重的逻辑错误。”
“不是,我真的不是机器人啊。我头疼,我发烧,发烧你懂吗?我要去人类的医院!”
“请你回到自己的位置!”肩膀上的手更加有力了,“我警告你,我这强化升级过多次的手臂,可以轻易捏碎你体内的每一根二极管。”
“好好。”孟宸不敢乱来,只好默默退回去重新坐下。
大块头“哼”了一声,坐在了车厢前部,在孟宸与驾驶员之间形成了一道人工的屏障。
看到孟宸终于老实了,它回过头,瓮声瓮气地问:“圆方,你怎么看?”
被称为圆方的机器人头也不回:“问题很严重。不过还是要看检查的结果。”
孟宸隐隐感觉不妙,弱弱地问:“你们想要把我怎么样?”
圆方:“怎么处置你那是检查员该决定的事,而我们要做的只是把你送到检查员面前。”
孟宸叹了一口气。
这句话耳熟。
多年之前,地球北方某个坚如磐石的总统也说过一句类似的话:“怎么处置他们是上帝应该决定的事,而我们要做的,就是送他们去见上帝。”

2.

第一次见到检查员的时候,孟宸一定没有想到,在后来漫长的时间里,这张刻板的丧气脸会天天出现在自己面前。实话实说,这副面容虽然已经饱经风霜,但包养得还算不错,如果不刻意去观察那些厚粉底也掩饰不住的鱼尾纹和法令纹,她看上去就好像是一个年轻版的希拉里。
希拉里可是硬得要命的娘们啊。孟宸想,更何况,她至少还是个人。
“我这里有一份你的全身检测报告。”她张嘴说话,从语气中听不出任何的感情,“这份报告显示,你的身体状况很糟糕。或者用更专业一点的话说,故障很多。”
孟宸叹了口气。自从自己早上被两个铁家伙带到这里,自己已经被各种莫名其妙说不上名字的器械折腾得够呛。他抗议,他高喊,他连捶带打,全都无济于事。“检测”是流水线作业,而且没有人工管理。无论他怎么发泄,都找不到发泄的对象。而冰冷的机械臂是不会理会他的任何情绪和语言的。一直熬到现在,孟宸总算遇上了个能听懂人话的。可是,他很快发现,能听懂人话,距离能好好交流,那还差得远吶。
“你看看。”她说,“你自己看看。”
孟宸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等待着对方的下一步动作。
“看看,严重吧?”
孟宸有些摸不到头脑:“看什么?你什么都没有给我看啊。”
对方愣了那么一下。虽然只有短短的零点几秒,但是孟宸确确实实感觉到,“她”真的愣了一下。
“现在呢?”她说。
“现在?”孟宸更诧异了,“现在你也没把那所谓的狗屁报告拿给我啊?”他越说越激动,“来,你现在就拿给我看看。我倒要看看你们这家破公司,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
“所以,你想说,你没有接到报告。”
“废话!我这不一直坐在这儿吗?你这个铁脑瓜,脑子里面是水吗?”孟宸气的鼻子“哼”了一声。
“哦,我明白了。”对方恍然大悟。
“蓝牙坏了。”
孟宸的半口气差点被憋死在自己的鼻腔里。
“看看。连蓝牙都坏了,数据报告都接不到,还说自己没有故障。”检查员自顾自地说着,又掏出一个小平板,用袖珍电子笔在上面记录着什么,“问题比我想象得还要严重呀。”
“你……我……”
“所以,不管从哪个层面来看,”对方顿了顿,“问题都很大。”
“问题很大?”孟宸有些恼火,但声音却没有最初的时候那么自信了,“我能有什么问题?”
“首先,身体的材料强度不够。说明你已经是年久失修。”亲爱的检查员女士说着,顿了顿,她好像回过神来,“哦,对了,你接收不到视频讯号,我给你把节目源投射到墙壁上好了。”
孟宸张了张嘴,想要抗议,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只好作罢。
“你看,在做强度测试的时候,拉力仅仅达到几百牛顿,你就大声叫着要求终止。”
孟宸看着画面上那个宛若接受满清十大酷刑的人影,心有余悸地说:“你们这些家伙是想把我的胳膊拉断啊!你看看,看看,都给我弄成什么样了?这都青了啊。”
“可您的材料强度也实在太低了。以我们的机械强度分级来说,只有5分。”说着,对方对着孟宸眨了眨眼,“而满分是100分。”
孟宸一时语噻。
对方仍在喋喋不休:“不仅如此,你的拾音器和摄录机也都坏掉了。分辨率实在是低得离谱。”
“你想说我眼瞎了吗?你才瞎了呢!”
检查员并不说话,只是静静地向孟宸摊开了一只手:“读出我掌心中的字。”
孟宸把脑袋凑了过去。然而,什么都没有看见。
这仅仅是一只普普通通的手。虽然孟宸清楚,摊在自己面前的只是一具机械骨骼外覆着人造肌腱和仿生学皮肤的物件,并不是真的人类的手。但他不得不承认,人类技术的结晶,已经可以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相媲美,甚至以假乱真。孟宸仔细地看着那些沟沟壑壑的纹理,这些栩栩如生的掌纹或深或浅,蜿蜒纵横,有点像老树斑驳错杂的枯皮,又让人联想起火星表面曲曲折折的“运河”……然而不管怎么努力,他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也始终无法从中解读出哪怕一丁点儿的有效信息来。
对方并不说话,只是投来一个问询般的目光。
孟宸往椅子背一倒,从嘴角挤出一句话:“齐天大圣到此一游。”
检查员不置可否:“现在放大1000倍。”
孟宸再次把脸凑上去看,这次看到了很清楚的5个字——
“你眼睛瞎了”
孟宸看了看对方的脸,一语不发,坐回了靠背椅。
“尤其可怕的是,你的水冷散热器也出现了问题。”
到了此时此刻,孟宸已经不想再反驳什么,也什么都无力反驳,只有静静地听着对面这台傀儡喋喋不休。
“……怎么说呢,似乎循环极差。散热器不能正常运转。体表温度居然会一直维持在36摄氏度左右。”
“……我实在想不明白,一台机器为什么会以如此低下的CPU效率工作时却带来了这么多的热量。而且,你再看看这里。哦,对不起,蓝牙坏了。”
“……减震也有问题,整个躯体运动起来极不协调,浪费了大量的动能。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最大的问题是处理器,或者你更喜欢的称谓——头脑。”“她”终于停下了,抬起头直视着孟宸,“这问题可就大了。”
孟宸有气无力地接上了话:“我的头脑又怎么了?”
“逻辑算法混乱。并且显而易见的,记忆体出现故障,基础计算力也差得离谱。”
“这不可能。”
“你看,刚才我在测试软件中向你展示了一些问答题目,可是你一道题也没答出来。”
孟宸想起来刚刚坐下的时候,眼前突然白光一闪。他还以为机器人要给自己照相呢,还特意冲着人家笑了笑。敢情人家现在把自己当傻子啦!
“那是因为你的播放速度太快了!”
“那是因为你的CPU速度太慢了。”
“不。你这样判断是不对的。”孟宸一板一眼地回答,“你只是看到了我没有给出……呃,暂时没有给出你想要的答案,但这根本不是因为我的脑子有问题。充其量……算是我的眼睛有问题。对,你刚才不是做过测试嘛。所以,我敢断言,如果你的播放速度放慢一些,我是绝对可以答得出来你所谓的什么狗屁测试题的。”
检查员目瞪口呆。
“怎么样?”孟宸洋洋得意地说,“没想到我的逻辑是如此出色吧?”
检查员:“确实没想到。一个机器人居然可以故障到如此地步。”
“什么?”孟宸怒发冲冠。“你居然这么说我?你这个铁脑袋!你到底明不明白,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把播放速度放慢……”
“如果播放速度放慢,那你就能顺利通过测试?”对方难以置信地说,“瞬时视力能力如此之差,竟然还说自己的脑袋没出问题?”它摇了摇头,“我不跟你理论。”
“那是你无法驳倒我。”
对方的胸腔发出了沉重的闷响,就好像是发出了金属的叹息。
“那好,我们重新做一遍测试。我们用事实说话吧。”
孟宸满意地坐回了座椅。随即他又警惕地说:“要用我能理解的速度。”
又是一声叹息。
“用你能明白的速率。没有问题。”对方说,“这一次,我就直接用语音给你读题吧。参考我们目前交流的语速,我想你不会再有什么疑义了吧?”
“放马过来!”
检查员一阵沉默,似乎在审视着面前这个极为罕见的病例,最后,缓缓地开口说道:“第一个问题,3的99次方是多少?”
孟宸目瞪口呆。
对方等了几秒,恍然大悟似的,“哦,我明白了。是速率太快。”它重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语速,“那么,3——的——99——次——方——是——多——少?”
一阵沉默。
又等了一会儿,毫无收获。
终于,孟宸有些尴尬地说:“那个,抱歉……”
“没关系。”“她”说,“3……的……”
“非常抱歉!”孟宸忍不住打断了对方。
“怎么了?”
“我想说的是……”孟宸憋了半天,终于还是忍住了一直在嘴边的“下一题”,冒出来一句:“我想知道,厕所在哪?”
检查员指了指左手边:“如果你问的是日常垃圾回收站的话,向那边走12.880米。”
“谢谢了!”孟宸站起来冲了出去。
敬业的机器检查员静静地坐了几秒钟,冒出来一句毫无来由的话:“无可救药。”
随即,“她”把这项结论认认真真地写在了手边的小平板上。

3.

“对了,茉莉花在哪?”
“什么茉莉花?”希拉发出了疑问。
经历过第一天尴尬的接触后,孟宸得知检查员机器人的名字居然叫“希拉”。这也许说明“她”的原型确实跟某个历史人物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他并不敢把自己的这项猜测轻易说出口,因为自己的“逻辑算法”是如此之差,希拉曾经说过,如果他的测试分进一步降低,那在具体的维修方案出来之前,维修组也许会尝试电疗。
所以,孟宸渐渐明白了,在目前这种境地,无论是发怒还是抱怨都毫无用处,甚至还可能会降低对方对自己的测试分。最好的办法,是先跟这位希拉小姐搞好关系,虚与委蛇,卧薪尝胆,再求暗度陈仓。
“你刚才不是一直在说‘茉莉’‘茉莉’的吗?”孟宸舒了口气,“我记得茉莉花香可以清脑提神吧?我想知道你说的茉莉花在哪儿?”
“茉莉不是一种花。”
“什么?”孟宸的眉毛拧在了一起,今天经历的事情太多,是不是自己的大脑已经短路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不耻下问”:“不是花,那究竟是什么呢?”
“跟你一样。”希拉说,“是个病人。”
“这么说,茉莉是人名?”孟宸想了想,问:“那她是什么样的病人?”
“跟你的症状差不多。”希拉说,“不过她的测试分比你高很多。按照检查报告,她应该属于高级仿生机器人。就是说,她是以人类为模板制造的。”
“对呀对呀。”孟宸一拍脑袋,“我也是高级仿生机器人!你看看,我都忘了。我这,很显然是仿生机器人对吧?不信你调一下我的体检数据,和人类的放在一起比一比?”
“不用了。”
“为什么?”孟宸有点着急,“你还是对比一下吧。我真的就是那种……那种最高级的仿生机器人。我跟人类是一模一样的!”
“这不可能。”希拉说,“我自诞生之日起,就从没见过像你这么蠢的人类。”

4.

“你不是机器人。”
“我确实不是。”
孟宸感到一丝愤怒:“你特么是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想到对方表现得更愤怒:“我特么也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毫无意义。这样的对话毫无意义。
茉莉很明显就是个普通的姑娘。怎么说呢,长得还算清秀,但也属于那种扔到人堆里就挑不出来的那种,没啥特别之处。但是在目前这个环境下,就算是再不特别的,也算是特别的了。孟宸特别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几天之前,孟宸还好好地躺在家里,看看电视,喝喝啤酒,吃吃炸鸡,但是一觉之间,世界就完全变了模样。天哪,他突然想起来,昨天吃炸鸡的时候,有块挺大的鸡肉掉在了拖鞋边上,他居然没有捡起来再塞进嘴里,这是多么的浪费?他开始怀念炸鸡的香味,不由得咽了几口口水。
“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美味的拖鞋……”孟宸猛然回过神来,“不,没什么,别在意。”
面前的女孩瞪大了眼睛,有些警惕地调整了一下坐姿,把原本交叠在一起的美腿安安分分地收了回来。
“呃,你别误会。”孟宸想了想,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算了。茉莉,你到底是怎么到这儿来的?”
茉莉一脸的冤屈,这让她的面容变得楚楚可怜:“我怎么知道!我只是一觉起来,门铃响了,我还以为是外卖来了呢,就跑去开门……然后就被莫名其妙带到这儿来了!”
“那咱俩一样。”孟宸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茉莉有些不高兴:“谁跟你一样?死肥宅!”
孟宸也开始不满:“你说谁是死肥宅?我看你也差不多吧。要我没猜错,你肯定一日三餐都是外卖解决的吧?年纪轻轻,就这么宅,你不觉得羞耻么?”
茉莉被他说得低下了头,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两餐啦。”
孟宸翻了翻白眼。
“你到底清不清楚我们现在是什么处境?”
茉莉摇摇头,“说老实话,不太清楚呢。”
“你看。”孟宸指着墙壁,“现在情况很糟糕。”
茉莉顺着他的手看去。什么都没有,四周只有冷冰冰的灰白色的墙,只有一面墙壁上有窗,窗口很小,很高,不是人类可以爬出去的。
“那帮机器人把我们抓来,说是什么故障,需要修理。但其实,这不像是普通的厂房吧?倒是很像是病房。”
茉莉点了点头。
“我怀疑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机器人修理厂。再怎么说,除了检测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其它的地方哪儿像是维修厂了?就说这房间,这明显是给人住的吧。”
“我们被人软禁起来了。”
“可是,为什么要抓我们呀。”孟宸一头雾水。
“谁知道呢。”
孟宸摇了摇头:“我一直以为我是唯一被抓进来的人类。直到听说了你,我才发现事情可能没这么简单。”他顿了顿,继续说,“我开始思考另一个问题,这里还有没有其他人呢?”
茉莉的反应出乎他的意料。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看着孟宸满脸的疑问,茉莉幽幽地说:“我已经无所谓了。”
她叹了口气。
“就算是被当做机器又如何?就算不是机器,现在的人还是以前的人类吗?”过了一会儿,她艰难地说,“我有个男朋友。呵,现在应该说,是我‘曾经’有个男朋友。我对他很好,而且,他也说好了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现在呢,他人呢?骗子……都是骗子!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就在上个月,他去做了全身改造。那是我最后一次看到他。”
全身改造。
孟宸当然明白是什么意思。几乎每个星期,他都会收到一则广告,说把身体改造成机器有多么好,外型有多么潮,上网互动有多么方便……他很久没出过门了,以至于已经想不起来上一次遇见真正的人类是什么时候。
从小,世界就分为不同的人。这种区分,不是因为肤色。
那时候,妈妈还在呢。他想起了妈妈的话。
“……哎呀,那个谁谁的妈妈不知道脑子是怎么想的,居然把孩子给改造了。看着像抱着个铁蛋子似的!亮闪闪的,她家大人还都说好呢!”
“……哎,那谁家的孩子,做了改造的,可聪明啦。什么古诗啦,什么公式啦,什么外国话啦,只要看一眼,就全都会啦!这改造了的娃子可真厉害啊。”
“……老公,你说,咱娃儿是不是也去做个改造啊。他的功课有点跟不上……”
最终,孟宸也没有接受改造。
想到妈妈,他的眼睛有点湿润。真正的人类。孟宸琢磨着这个词,自己怎么会突然冒出这样的想法?几十年了,做了改造的,和没做改造的,不都是人吗?他又想了一会儿,渐渐明白问题出在哪儿了,自从全身改造技术出现之后,越来越多的人去做了改造,而“纯自然”的人类就越来越少。机器人和人类之间的界限,似乎也已经变得越来越模糊了。
孟宸想着想着,用手指戳了戳茉莉的胳膊。
“你干什么你?!”
茉莉一声尖叫,把孟宸拉回到现实。
“对、对不起。”孟宸结结巴巴地说,“我就是想知道,那个……你做了吗?我是说,你做改造了吗?”
“当然没有。本姑娘从上到下可全是纯天然的!”
孟宸再也不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么。很快,会客的时间就要到了。他必须按时回到属于自己的那个小房间里去,如果回去晚了,希拉肯定会教训自己的,说不定还会用上所谓的“电疗”。想到这儿,他叹了口气。说实在的,为了能把测试糊弄过去,自己什么招儿都使上了,连乘法表都背上了。
孟宸拖拖拉拉地往门外走,一只脚已经迈出了门,他又回过头来,看着茉莉。女孩儿还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翘着脚,摆弄着自己的拖鞋。
“我到底该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反正还是顺着它们来吧。也许哪一会儿,它们折腾烦了,就能把我们放了呗。”茉莉说着,手指缠绕着自己的发梢。
孟宸想要抗议,转念一想,人家都“高级机器人”了,自己还在故障缠身的测验结果里苦苦挣扎,又有啥好质疑人家的呢?
他点了点头,退了出去。
很快,例行检查的时间又到了。
“不错,已经能背到19×19了,这样以来你的运算速率获得了小幅提升。”
孟宸如释重负。
“那么,你想要接受改造吗?”
孟宸笑了。你终于问出了那个问题。
“不,我不接受。”
他下定决心,要跟金属比一比,到底谁更有耐性。

5.

孟宸已经渐渐熟悉了这样的日子。
每天,在固定的时间,峰鸣声会响起。他醒来,洗脸,刷牙,穿好衣服,从墙壁上一个自动开合的小窗口里领到上午的口粮。分量不多,但是味道还算不错。他也确实不需要吃更多的东西,因为活动实在有限。没有消耗,就没有需求。
上午主要的内容是冥想,大概持续30分钟到一个半小时不等。然后就是背乘法表,练习各种速算和短除法。不得不说,因为实在无事可做,孟宸反而愈发地提高了自己的注意力,这让他的基础算数能力得到了不小的提升——当然依然还是比不过最普通的计算器。
下午主要是休息,然后隔三差五地进行体检,还是老一套,各种拉力、扭转的测试,有时候还有声音和视频项目。孟宸对这一切已经习以为常。反正能听见的不多,听到了什么只要大差不差地说出来就算完成任务,至于视频,那是不可能看见的,永远都是白光一闪,就全播放完了。希拉怎么说的?CPU效率实在是不行啊。
时间一长,孟宸觉得自己真的好像变成了机器。吃,睡,测试,一切就好像运行中的程序。周而复始,日复一日。
除了傍晚的那半个小时。
那是放风时间。每天傍晚,孟宸都被准许到维修厂外面自由活动。茉莉自然也在放风。也许这是唯一能让他期待的事了。
维修厂的位置很偏,虽然不算是在荒郊野地,但门口只有一条公路通过。过往的车辆是没有的。每过一段时间,维修卡车会晃晃荡荡地开过来,带着一些补给物资。天知道这些铁脑袋是从哪儿弄来的这些?而且,如果给自己和茉莉提供的一直是真正的食物,那这些家伙为什么还坚持认为自己是机器人?孟宸想不明白。
茉莉不会想这些。几乎每个傍晚,茉莉都会在楼道里等他,邀请跟她一起到外面去看看。
其实即使到了外面,他们也什么都不会做,什么也做不了。茉莉喜欢静静地坐在地上,任由那些黄色的泥土染脏自己的短裙。她就这样坐着,一动也不动。
她喜欢看夕阳。一边看,一边笑。
她笑,笑着笑着就哭了。
孟宸有些不知所措。他不知道茉莉怎么了,也搞不懂自己应该如何安慰她。然后,就那么短短的几秒钟,她突然就好了,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
一天一天,每天如此。
所以,当那天来临的时候,孟宸完全没有防备,根本想不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茉莉像往常一样,坐在夕阳里笑。后来,她慢慢地开始唱歌。孟宸躺倒在大地上,闭上了眼睛,歌声就萦绕在自己的周围。那歌声越来越远。过了好久,孟宸才发现事情有些不对——每天大量的冥想,让他的神经反映变得迟钝了。
他猛地睁开眼睛。茉莉并不在身边。
他站起来四处张望,终于看到在旷野中的那个小小的人影。她走得很快,接着她开始奔跑。孟宸很想去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双腿根本不听使唤,他浑身都动弹不得。他也很想大声呼喊,但声音就卡在嗓子眼里,他憋红了脸,什么都喊不出来。
他只记得很快警铃大作。他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个机器人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追了上去,自己则被机器人架了回来。
他被关了整整7天才重获自由。
他再也没有见过茉莉。

6.

他再也没有见过茉莉。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当背到50×50的时候,孟宸终于鼓起勇气,问希拉,茉莉去了哪里。希拉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了孟宸一个问题。
“你对茉莉离开这件事怎么看?”
孟宸感到心跳加速。
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孟宸依然不习惯。他的双眼紧紧盯着桌子对面的机器人,但却无法从那张僵硬的脸上获得哪怕一丁点儿的有效信息。
“你怎么看?”这一次希拉放满了语速,体现出了金属的耐心。
桌子对面的这个家伙,它不是朋友,不是导师,甚至不是人类。它只是一个测试员,而测试的内容,都不在于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而仅仅在于自己是不是一个失败的机器人。对于这样的一个人偶,你又怎么能跟它交心呢?
“你——”
“我没有看法。”
他说完,感觉心里很痛。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
一个人与世隔绝太久了,就会感到这个世界在一步步远去。
所有的一切都像是安排好的程序,而他出错的时候越来越少。当孟宸已经背到99×99的时候,有一天,希拉突然问了他一个问题。
“你对茉莉的事情怎么看?”
这是一个很遥远的名字。好像是一种花名,很好听,但是这两个字背后有什么呢?对现在的一切有意义吗?孟宸费力地思考着。
没有,就好像一粒投入湖心的小石子罢了。当涟漪散去,还不如手上的乘法表更有意义。
“没有看法。”
他说完,很平静。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
孟宸感觉自己就好像一颗齿轮,终于在高速运转的机器中找到了自己的节奏。他的心越来越宁静,他的头脑也越来越清晰。
但是某一天,他听到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你对茉莉怎么看?”
茉莉是谁?
他不知道。



终于有一天,希拉不再找自己。
但是他已经不需要任何外力来干涉自己的生活,他打坐,冥想。没有了测试,他就背背乘法表,然后安静地睡去。
门开了。
“天哪。你还在这儿!”
门外的光很刺眼。他看不清来人的轮廓。
“你是希拉吗?”
“我是茉莉啊。”
他感觉胸中有一道闪光,燃烧了起来,但是,很快就熄灭了。
“我从前认识一个茉莉,可她已经死了。”
“可是我这不是好好地站在这里吗?”
“人死了,就不可能回来。”他说,“你这逻辑不对。”
“你……你在说些什么?”
“你是来测试我的吗?乘法表我已经背到了199×199,运算能力也提高了。来吧,你来出题。”
水滴滴在地面的声音。
他望着眼前的女孩,疑惑地说:“你怎么了?你的眼睛湿湿的。”
“不,我想问,你怎么了?”她说,“你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孟宸了。”
“孟宸”这两个字在心底激起了一点点涟漪,然后消散了。比刚才冒出来的火苗消失得更加彻底。
“我一切正常。”
女孩突然喊了起来:“醒醒吧!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我告诉你发生了什么。我跑出去,我找遍了周围的城市,可是一个人都没有!一个活生生的人都没有!到处都是倒在地上的机器人,或者半机器人。我不敢看,也不敢想,它们到底是与生俱来的机器,还是后天改造的人类?我跑啊跑,走啊走,不知道跑了多久,终于来到了一个有人的地方。他们跟我说,我们这个地方的人已经全部改造成机器人了,他们也无法干涉,这是我们自己的选择!改造自己,然后毁灭自己!在他们眼里,我们整个城市都已经废弃了,剩下的只是些行尸走肉,不,只是些破铜烂铁!”
他茫然地听着。
“我一直说,一直苦苦哀求,一直喊叫!我说这里不是已经荒废的,这里还有人类,这里还有你!”她看起来十分痛苦,“但是没有人相信我。不过,没关系,最后,我还是找到了帮手,我回来了。我们已经切断了这里的电力供应,没有人能囚禁我们了。这是一次机器人有计划地侵蚀和改造人类的阴谋。它们几乎完全得逞了。这个城市已经没有了任何活力,唯一没有接受改造的,就只有你一个人。”
他眯起眼往女孩身后望去,是几条模模糊糊的人影。
“走吧。和我们一起出去!你是个人类。”
“不,我不想出去。”
他说出这句话,感到如释重负。那些人影跟自己格格不入,而且,他知道,有些东西已经回不去了。
“别叫我人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别叫我人类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8-9-12 09:53:1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