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126

擢升

小p 于2018-9-12 10:30:48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擢升.jpg


1

费伦从长眠中渐渐醒来。
他拖着还有些冰凉的躯体坐起身,发觉右边眼皮正在不停地轻轻跳动,似乎是长期休眠带来的小小后遗症。
不过他没有在意这个小问题,起身活动了一下身子后,脑子里的寒气似乎才渐渐消散,脑海里也随之冒出了他最为关切的问题。
“现在是哪一年了?”
没人能够回答。休眠厅中既无钟表也无他人,只有一位有着锃亮金属外壳的神仆待在一旁,依旧冷漠如常、毫无生气。
他瞥了瞥嘴,又活动活动了手脚让四肢从麻木中再恢复了一些,便匆匆地出了休眠厅。穿过一条短短的弯曲甬道便是圣堂的正厅。出乎意料的是正厅里连一个迎接他的人都没有。
他的眼皮又跳了几下,这可并不寻常。长眠多年的休眠者回归,按理说不该没通知家属啊。尽管有些疑虑,但他并没有浪费时间过多纠结,只是穿过了长长的正厅进入升降机中,下到了圣堂的最底层,然后径直出了大门。
迈出圣堂的大门后,四周仍是一番熟悉的景象。
身后是需数十人才能环抱的湛蓝钢柱直插迷雾,通往天际。负责休眠职能的38号圣堂入口便设在这中空巨柱的底部。这根庞大的柱子向上延伸数十米后,便和一根同样粗的水平方向巨柱联结在一起。向外延伸的水平巨柱中同样有宽大的空间,圣堂种种设施如正厅、休眠厅等等便潜藏其中。
巨柱根部处联着深扎入地的钢铁地基,往外则是广袤的田野向四方延展开来,直至无时无刻不在的雾气渐渐将视线遮挡。而在视线之外的田野中,每隔一段距离便有同样粗的钢铁巨柱耸立着。每根向上直通天际尽头的巨柱上,也都有水平巨柱和其他立柱相互相接,联成了一座稳固而强力的立体支架。
这些纵横交错的湛蓝钢铁巨柱,便是神所创造的世界支柱群。据说它们直达天际穹顶,支撑着整个世界。
费伦对此说法一向有所保留,虽然时刻笼罩的雾气在地面上还算稀薄,但越往高处就越是浓厚,将人们的视野限制在了至多几百米的高度内,因此没人能证实巨柱尽头是直至天穹的。
而作为支撑世界的圣物,巨柱被禁止任何人攀爬接触,唯有联结凡人和神的圣堂除外。世界上的数百座大大小小圣堂,皆建立于圣柱中的空间里。
环顾四周,费伦也没发现有任何车辆在等他。
不过从这里步行到镇子上应该只需要大半天的时间,归心似箭的他一刻也没有多停留,直接朝着家的方向迈开了步子。走了不多时,费伦发现路边田野上所种的作物从麦子换为了玉米,不过这仍没办法让他推断出自己休眠了多久。又继续走了好长一段时间,费伦开始喘起大气浑身冒汗,感到口干舌燥。好在此刻眼前不远处出现了一间农舍,他便朝那边走了过去。
敲开门后,费伦向屋主讨了杯水喝,然后询问了如今的年份,答案让费伦有些惊讶——竟然仅仅过去了11年而已。
于是更多的困惑在脑海里开始涌现:既然自己提前这么多解除了休眠,是哪家人选择不需要第二个孩子,名额又正巧落到了自己头上?可仅仅是11年后便轮到自己实属不寻常,因此更可能发生的应该是另一种情形……
费伦的眼皮又开始跳了起来。
他急忙向好心的屋主借了农机牵引车,将通用神力核心的动力催至最高,在马路上冲破雾气风驰电掣,只花了一个小时便赶到了家门前。
远远地费伦便看见了妻子的身影,头发已经有些花白的琼正在往自家的车上装着东西。见费伦驾车到来,琼用力一拍自己额头,随后一脸抱歉地迎了上来。
“啊?你已经醒了啊。都是我的错,乔和彼得今天正赶上轮班,我又忙昏头搞错了时间,没赶上去接你。”
似乎并非圣堂没有通知到琼,只是她没搞对时间。可自己苏醒难道不是大事,有什么比这还重要?
费伦正想将心里的疑惑道出,却忽然发觉没有看到小女儿的身影,而妻子又提及两个儿子在上班,那么莫非自己不幸猜对了?
他的眼皮开始狂跳起来,连忙冲过去抓住妻子的肩膀急切地问道:“琪琪呢,是不是她出了事?”
可琼却只是笑着安抚道:“琪琪没事,她很好。”
还不等费伦松口气,琼又继续说道:“她已经被神选中,即将要被擢升了。”
琼的话就仿佛一记闷棍当头敲下,把费伦敲得魂飞天外。


2

年幼时,费伦就好奇而无所畏惧。
他在11岁时就曾偷偷攀爬过圣柱,妄图弄明白迷雾之上有什么。可还没爬到第一条横柱所在的高度便耗尽了体力,还是96号圣堂的工作人员及时发现了他,才请求神仆出手将他救下。
尽管从此再没打过圣柱的主意,可他好奇而顽皮的本性却从未消退。13岁那年,他瞒着家里躲到镇际运输队的车厢里溜了出去,玩了整整一个月才依依不舍地回了家。
在16岁成年前,费伦的足迹已遍布世界各个角落。他曾在世界唯一的中心大湖里畅泳,试图徒手捕捉水中的游鱼;曾在西方林地的树木间攀爬,企图和林间的松鼠们一争高下;也在世界边缘的无尽岩壁前流连过,想弄清楚连绵不绝的垂直岩壁是否也和圣柱一样,能延伸至迷雾的尽头的天穹圣殿。
在几乎游遍世界后,费伦才真切感受到这个世界是如此狭小。
传说很久之前先祖们曾生活在一个无边无际、广大得几乎无法想象的世界,但那里生活实在是过于空虚散漫、充满邪恶和诱惑。于是神将最为虔诚的一群人聚集起来,从大世界中剥离出一个小小的碎片世界交给了他们。但碎片世界结构不太稳定,神只好建立了圣柱群支撑住天空,才使其不至于崩塌。之后神又花了许多工夫将这片土地改造一新,让先祖们得以自给自足,才过上了充实而幸福的生活繁衍至今。
费伦常常会望着天出神,想象着如果能在那广阔无比的世界中生活会有多么舒畅和自在,可天幕下布满的迷雾总是无情地将他拉回现实,于是烦闷之气渐渐郁结于心,无处发泄释放。
但幸好,他遇见了琼。
那是他在75号圣堂参加成年礼的时侯,只不过是升降梯前的一次眼神接触,费伦便被温婉可人的琼吸引住了。她有着一头如麦浪般的迷人卷发,身上总是散发着面包的淡淡香甜气味,让费伦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费伦随即展开了热烈的追求攻势,健壮粗犷的他很快获得了琼的青睐,两人陷入爱河。随后他和琼在镇子里结婚安家,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两年后他们有了孩子,一对双胞胎,分别取名为乔和彼得。两个儿子成年后双双和别镇的姑娘结婚成家。但就在儿子们离家后没多久,琼又意外怀上了第三个孩子,触犯了平衡诫律。
由于这方碎片世界小得驾车行驶三天三夜便可横跨,为了这个小小世界能长远存续,神订立了诫律:每个家庭只能有两个孩子,以此控制人口不超出土地的供给上限。如果费伦和琼决定将第三个孩子生下,按诫律要求他们其中一人必须进入休眠。
额外的一人来到这个世界,则需一人离开以维持平衡,这便是平衡诫律。
当然堕胎也是允许的选择,但费伦还是毫不犹豫地做出决定,选择自己进入休眠,让孩子来到这世上。好在诫律也并非严苛无情,在休眠前他还可以享有一段短暂的缓冲时间。
小女儿琪琪顺利出生,她继承了琼的美貌和卷曲柔软的头发,以及费伦的勇气和好奇心。从能记事开始,她就喜欢缠着费伦给她讲故事。
琪琪最喜欢的是爸爸过去的游历见闻,喜欢那些她觉得新奇好玩的场景。世界中心的大湖、高高树木构成的林地、向天空延伸的无尽岩壁,这些都是他们所在的小镇无法看到的景色。尽管常常听得似懂非懂,可她那浅棕色的大眼睛里,却总是透着浓浓的向往。
幸福的时光飞逝而去,在享受了五年的天伦之乐后,缓冲期限终于来临。费伦将要进入长久的休眠,在冰冷的黑暗中度过漫长的时间,直至这个世界再度有空位容纳他为止。
他从没有后悔过。尽管只能在琪琪身边陪伴五年时光,可看着她可爱的笑容绽放,想到她能快乐幸福地度过一生,他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然而,他没预料到擢升。
在虔诚的绝大多数人眼里,神是至高无上的存在,每个人都应该感激和敬仰。他不仅赐予了先祖们这个纯粹的世界,还将这里安排得井井有条,每个镇子都在他的安排下各尽其能,生产出适量多样的产品,正好满足所有人的需求,让这个世界得以顺畅运行。
而擢升,也一直以来都被人们认为是神的恩典。神一直观察着这片虔诚者聚集的土地,只要有满足了资格的人出现,他便会将其擢升至更高层次。就连琼也劝过费伦替琪琪感到高兴:“被擢升是她的荣耀和幸运,她以后会在神的世界生活下去,我们应该为她感到高兴啊。”
可费伦却从来没有信服过所谓的神。
在他眼里,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因果使然,即使是神的力量也是有迹可循、可以理解,因此他从来没觉得这个虚无缥缈的神值得毫无条件地信仰服从。
具体一点,例如人们在普遍使用的神迹之一——神力核心,它为所有农机、运输车辆、甚至是磨坊等提供运转动力,但却必须放置在露天,接受来自天上的神力才可运转。可费伦却觉得这跟临湖小镇居民鼓捣出来的水车没什么区别,神力核心不就是像水车一样的转换装置?而所谓的神力也不过是像水流一样的动力源而已。
又例如,当某块农田作物生长欠佳,农人便会让神职者祈求神让作物重新茁壮成长。在神职者祷告请求后,圣堂的神仆会照神的命令前往农田降下神迹。费伦曾藏在草堆里近距离偷偷观察过,只见神仆从自己的座驾上拉出了一条管子,将一片细细的水雾撒在了作物上。很容易就能推断出,那可能是作物专用的某种祛病强身药水,而并非什么天降的奇迹。
即便是最壮观的宏伟的圣柱群,也更像是无可奈何的妥协。否则他为何不直接将这个世界的天地加固,或是干脆用神力托起天穹?
因此费伦从未把神当做什么至高无上的神秘存在。他觉得那个掌控这一方世界的神或许只是个比人类强大数倍的家伙而已,或许差距有如蚂蚁和人一般巨大,但也并非无法理解的玄妙存在。
他甚至还产生过一种更为大胆的猜测:严格的人口和工作限制,社会技术水平停滞不前,其目的都隐隐指向稳定和不变,再稍稍怀疑一下这个小小世界成因传说的话……那么此地就未必不是他的一个蚁穴,所有人都只不过是当中的小小蚂蚁而已。
至于擢升,就更加可疑了。
从没有人知道所谓的满足资格是什么意思,肯定不是虔诚也不是智慧,更加不是健康,被擢升者中都有完全不满足这些条件的人存在。除了被擢升者异常罕见和会在成年那一年被选中外,对于资格具体的涵义人们几乎一无所知。
就如同不相信神,费伦也从没相信过擢升这套鬼话。因此当得知琪琪被选中时,他也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感受到荣耀和激动,而是如同被当头敲了一记闷棍。谁知道在擢升的幌子背后,他的宝贝女儿将会遇到些什么呢?
想到这他就不免忧心忡忡、禁张而混乱。他打定主意,无论如何也要亲自跟琪琪见上一面,让她好好考虑一下,别贸然接受擢升。
于是当晚费伦便在午夜悄悄离开了家,他知道没法说服琼才独自上了路。他借着淡淡的月光在玉米地里的小路走了大约五分钟后,似乎听见了玉米地里有什么奇怪声响,接着脖子上像是被蜜蜂蛰到般刺痛了一下。
正疑惑着想夜晚怎么会有蜜蜂的时候,他的意识迅速变得模糊,两眼一黑栽倒在地。


3

费伦醒来时,发现自己被绑在一张椅子上。
眼前是一名身穿金边黑袍的神职者,整张脸都隐藏在兜帽的阴影中,正端坐在一张宽大的木桌后。木桌两旁各有一名神仆直挺挺地站着,小小房间里的昏暗烛光在他们的钢铁皮肤上照映出点点幽光。
“从实招来吧。”神职者用苍老沙哑的声音说道。
费伦沉默了一会儿才回应:“招什么?我不明白。”
“别装了!”神职者突然提高嗓门喝道,“神无所不知。你得知女儿被选中后,不仅不高兴感激,反而想要破坏擢升的进行。神感知到你的叛逆企图,特遣吾等将你捉拿归案。”
费伦只觉浑身冰凉、如堕冰窟。神的能力竟然超出了他的预想,早早就洞悉他心中的念头,派人埋伏在路上将他秘密捉拿。
“不过嘛,你还是有希望的。”审讯者忽然换上了和蔼的语气,“对神坦白一切,反省自己的错误,他或许会给你机会,宽恕你的罪行。”
在审讯者无形的凝视下费伦沉默了一会儿,但怒火仍旧无法抑制地燃起:“什么狗屁罪行,我没有罪!我只想跟女儿谈一谈,我不信她会同意擢升,让你们的狗屁神找别人去!”
审讯者也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怒道:“你这个逆贼!不仅知错不认、死不悔改,还胆敢藐视侮辱至高无上的神吗?”
费伦直勾勾地盯着兜帽下的阴影:“不,我没错,有什么可悔改的?如果想要让我相信你们那一套鬼话,就让他来亲自跟我谈,否则我是不会屈服的!”
审讯者和费伦对视了许久,却不见费伦有丝毫退缩,最终他忽然向后一靠,缓缓将头上的兜帽脱下。兜帽下是一张布满皱褶、写满沧桑的脸,对方竟是一名白发苍苍的老妪。
“很好,你通过了。”她走过来为费伦松了绑,“很抱歉把你绑来这里,但我必须要确认你内心的真正想法。你可以放心了,我们是一伙的。”
但费伦没有轻举妄动,仍用余光警惕着那两个神仆。于是老妪又补充道:“那两个家伙已经‘死’了,动不了啦。”
说着她走到神仆旁敲了敲它们的脑袋,然后用力一推,神仆直挺挺地倒在地上,仍旧动也不动。
“噢,我是吉尔。我知道你还有所怀疑,但请你相信,我这么做是要确认你和我站在同一阵线,站在那个家伙的对立面。首先,我希望你能明白,你的女儿已经不可能回来了……”
尽管费伦还没消除对她的怀疑,但这话也让他不由得心里一震,不由得一脸惊疑地盯着吉尔。
“其实,我当年的境况和你也有些相似,你想让女儿留下,我则是想让儿子回来……”
接着吉尔用她沙哑的嗓音从头开始,将一切的前因后果娓娓道来……

吉尔曾是迎送擢升者的1号圣堂神职者,她的小儿子托比成年时也被选中擢升。当时她十分虔诚,尽管对托比疼爱有加难以割舍,却也感到感激和荣耀。而托比也一样不舍得父母,经过深思熟虑后向母亲保证,他会拒绝擢升。
但擢升程序一旦启动,便不可随意中断。被选中之人必须要完成整个擢升迎送仪式,到天穹圣殿上才可和神直接谢绝。历史上那些屈指可数的拒绝被擢升者案例,也全都是严格按照此程序进行的。
原本吉尔以为这不过是个为了表示对神敬重才留下的多余流程,可后来她才明白这当中隐含着的可怕真相——只要上了天穹圣殿,被擢升者就再也回不来了。
擢升迎送仪式的一周后,神舟回到了1号圣堂,在众目睽睽下托比走下神舟,回到了这片土地上。可吉尔一见到托比,就感觉到他有点什么不对劲。过了一段时间后,她就越是觉得托比变得陌生了起来……

“托比看起来和以前不一样了?”费伦忍不住问。
“他的样子以前完全一样,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的隐蔽之处的痣,都完完全全相同。他的举止和性格也几乎和往常一样,其他人完全看不出有什么异样。可我就是知道,他不是托比。请相信一个母亲的直觉,我的托比已经不在了,他没有从天穹圣殿回来……”

当吉尔意识到回来的不是她的儿子,她曾经向其他人求助,但始终无法说服他们,就连大女儿也认为她不过是过于敏感。吉尔也曾向神祷告过让真正的托比回来,可得到的回答却是无尽的静默。
吉尔的信仰从此完全崩塌,暗地里展开了自己的抗争。
她的第一个目标,便是要想方设法到天穹之上神的圣殿里去,亲自探寻擢升、甚至是神的真相。而她的第一个想法,便是攀爬圣柱抵达层层迷雾之上的天穹之顶。然而所有圣柱都被严密监控,只要攀爬超过第一层横柱便会立马引发警报,她只好打消这个念头,另寻他法。
由于丈夫早已离世,大女儿也成家已久,吉尔并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于是她辞掉了神职者的工作,申请了一块最为靠近世界边缘农地的工作。因为世界边缘的无尽岩壁宽广得没法监控,她才打算以此作为掩护,可以秘密在岩壁上打上木桩作为梯子,一步步向上攀爬直至天穹之顶,甚至是进入圣殿。
她花费了数年时间凿璧打桩,一度曾登上了雾气缭绕的高层天空中。但在500米左右的高度继续往上时,原本垂直的岩壁的角度就开始向内渐渐倾斜起来,她没有能将木桩更稳固地固定在倒斜面岩壁上的手段,只好放弃这一计划。
但吉尔也没有将所有希望都押在攀爬岩壁计划中,除此之外她还做了不少事情。她会秘密监视每个被擢升者的家庭,希望找到有志同道合的反抗者,只可惜这么多年来才只有费伦这一个有所异动的人出现。
还有这两个‘死’掉的神仆,那是她冒了极大风险才弄到手的。在研究了神仆的内在构造后,吉尔才明白这些能感知神的意志、传达神的旨意、代神行事的神仆的钢铁外壳下,竟有无数精巧无比的机械埋藏其中,推动着神仆的一举一动。

说着吉尔把一个神仆拖到了费伦眼前,当着他的面拆开了外壳,露出了如肌肉和血管般精巧的机械构造。原来神仆真是某种类似牵线木偶的东西。
在吉尔痛苦的经历、攀爬无尽岩壁、绑架费伦甚至是敢于弄来两个神仆大卸八块的惊人举动下,费伦终于选择了相信她。
费伦知道,吉尔的话未必百分百可信,可他也决不能冒险让琪琪遭遇托比经历,哪怕只有那么一丝的可能性也好。


4

三天之后的半夜时分,1号圣堂的巨柱之下,费伦和吉尔隐藏在玉米地的阴影中等待着时机。
神舟已经停在圣堂面前,在彻夜不灭的圣堂灯光下映射出金色的炫目光芒。明日一早的迎送仪式后,神舟便会载着被擢升者穿越迷雾,抵达天穹之上的圣殿。
费伦摸了摸身后背负的东西,那是吉尔不知从哪个圣殿仓库里搞来的,据说是当初某些先祖带来的遗留神器,其威力足以洞穿血肉,甚至能穿透钢铁。只要有这叫做“枪”的神器在手,即使是钢铁所造的神仆也能够应付。
两人一直等到执勤人员午夜换岗的时机,才偷偷溜进了圣堂里。吉尔熟知1号圣堂的一切布置,他们很轻松便通过了升降梯来到了正厅门前,但这之后真正的考验才要开始。
根据吉尔的情报,琪琪已经在准备厅里了。准备厅里有一套休眠装置,这会儿她应该已经进入了休眠。但准备厅的看守十分严密,不仅内外都有神仆巡逻,还会有近十名神职者彻夜守卫。虽然他们两人有机会强行突破防卫,但不可能在引起骚动后还能带着琪琪安然离开。
因此吉尔带着费伦蹑手蹑脚地拐过正厅,转向了另一条横柱中的礼器室。这边的看守相对宽松,通道一般只会安排一个神仆巡逻,最关键的是一个神职者也没有。他们在角落里等待着巡逻神仆靠近,耐心地等到神仆转身才从阴影中跳出,将一块金属丝织成的方巾盖在神仆的头上。
这是吉尔的研究成果之一,只需用面积足够大的金属制品遮住神仆的脑袋,就能让它们停止行动。于是他们此行带上了吉尔早就搞到的几块厚厚的金属丝巾,它们既柔韧易携带、又拥有和金属同样的特性。
果然方巾一盖上去后,神仆便一动不动了。费伦还来不及称赞,吉尔就在后头轻声催促了起来。
“赶紧,这东西虽然能切断它们和神的联系,但是时间久了就会被察觉。”
于是两人抓紧时间继续前进,如法炮制了好几个神仆,溜进了礼器室里。礼器室的中间放着一台运送擢升者的推车,上半部分是透明的水晶玻璃,下半部分则是嵌满了金银丝和宝石翡翠的华丽底座。
吉尔绕到车子后边将一块板子卸了下来,原来底座竟是中空的。
“快,钻进去。”吉尔说。
费伦毫不迟疑照做了。计划前半部分就是他先躲进这车里,明天跟着休眠的琪琪一同登上神舟。
吉尔将板子再度合上,悄悄从原路撤离,只留下费伦一个人躺在黑暗逼仄又闷热的夹层里,等待着明天的来临。
在黑暗中费伦迷迷糊糊地睡过去,直到被周遭的动静惊醒。只有一板之隔的外边各种声音轮番响起,有搬动物品的碰撞声、神职者交谈的声音、以及神仆那特有的沉重脚步声。过了好一段时间后车子终于动了,又多了一种轮子压过地板发出隆隆声。
种种声音此起彼伏,直到送行仪式的诵词和礼炮声完毕后,费伦感到车子倾斜了一下,运送车才终于被推上了神舟。之后所有吵杂戛然而止,似乎是神舟关上了门。为了保险起见,费伦又等了好一会儿,才从里边将夹板推开钻了出来。
神舟中只有一个大舱室,没有多余的装饰。有几扇小小的窗户可以看到外头,但此刻神舟已经飞入迷雾之中,除了灰蒙蒙的雾气和偶尔掠过的圣柱的蓝影,便没有其他景物。
在舱室正中央的固定着装载着被擢升者的运送推车。透过水晶玻璃,费伦可以清楚地看到琪琪正安详躺着的样子。
她的样子已经和费伦记忆中的大不相同,从5岁的小女孩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她留起了和母亲一样的长长卷发,浓密的睫毛也和琼几乎一模一样。费伦的眼泪忽然止不住地涌了出来,想不到11年后的再见会是以这样的形式。
不过费伦并没有多少时间可以伤感,他抹了抹眼泪,从口袋里取出一枚带着翅膀浮雕的鎏金指环戴在手上。吉尔说这是一枚极其特殊而罕见的指环,相当于一枚可代神下令的令牌。在某些特殊情况下,高阶神职者可以戴上这个指环直接命令神仆行动,按理说神舟也和神仆一样是神的工具,那么这东西的效果应该也是一样的。
这就是计划的下半部分。费伦要用指环控制住神舟,然后带着琪琪秘密回到吉尔的家中再想办法解除休眠,这是阻止琪琪重蹈托比覆辙的唯一办法。而此后吉尔也可以利用神舟,等时机成熟后再乘着神舟前往天穹圣殿一探究竟。
费伦不知道神舟接受命令的“脑袋”在哪,只好举着戴上指环的手在神舟上四处试探,胡乱摸索了好长一段时间,指环终于在墙上某处引起了反应。
一道光线从墙里射向指环,射出光线的地方泛着如同波纹般的淡淡蓝色光环。这光环让费伦莫名觉得心情舒畅,似乎在表示着一切顺利。
然而就在下一刻,蓝光骤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赤红的光线和刺耳的警报声响彻舱室。
费伦有些不知所措,这已经是他们最好的计划了,一旦失败便没有后备方案。但他还是很快定下心来,从背后取下枪握在身前,靠在载着琪琪的运送车旁,直直盯着舱门等待神舟抵达天穹圣殿。
既然劫持神舟业已失败,那他剩下的唯一选择,便是直面天神了。


5

神舟抵达了目的地,轻轻一顿后舱门缓缓打开。
门外什么也没出现,但载着琪琪的运送车却仿佛被一双看不见的手推着,缓缓滑出了舟外,明明运送车只是由水晶和金属板拼成,并没有任何动力。费伦只好也走了出去,跟着车子转了好几次弯,又走过了好几条长长的走廊,最终他和车子一同进入了一扇至少有两人高的门里。
大门后的景象让他瞠目结舌。
一片看不到尽头的黑暗充斥了视野,却有无数小小亮光点缀其中。他一生都在有着淡淡迷雾的世界中长大,视野从未超过数千米范围之外,而如今的这些光点就像是在无限远之处所发出,却又是如此明亮清晰。
在费伦的左侧,黑暗的背景上有一轮橘红的圆形占据了大大的一角,就仿佛一团比太阳还要大上数百倍的火球,他似乎都能感觉到那股扑面而来的热浪。
如此宏大的景象震撼了费伦,他甚至因一种莫名惊惧所震慑,愣在原地无法动弹,直至一个声音让他回过了神来。
“欢迎来到圣殿。”
这声音非男非女,听起来却十分悦耳。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一个淡淡白光构成的模糊人形正向费伦缓缓走来。
这就是神?
费伦立举起了枪,可还来不及激发这神器,枪就忽然变得如有千斤之重,脱手掉落在地。他急忙弯腰去捡,可枪像是在地板上生了根,再也没法挪动一丝一毫。
“你不需要它,我不是你的敌人。”白色人形边走近边说。
费伦没有回答,在脑海里飞快盘算着下一步:要扑上去肉搏,还是说些什么糊弄过去,等待机会再拾起枪反击?更重要的他该怎么把琪琪带走?
“我的形体不过是幻象,肉搏也好、枪也好,都不会有作用。至于你想带她走,我觉得这得坐下来谈一谈。”对方又开口了。
费伦不由得心中一惊,对方仿佛完全看穿了他的想法。
“是的,我清楚你的所有想法。”白色人形点了点头,“我知道你来到这里的目的,也知道你对这个世界和我的疑惑与误解。你的想法有一部分是接近真相的,你们不是生活在什么碎片世界,我也不是什么天神。但最关键的是,我并没有任何恶意。”
费伦没想到对方竟然承认了。也就是他其实真是蚁穴之主?可没有恶意的话,那为什么要把人们限制在那小小的世界里,明明天穹之上是这么的……“辽阔”。
“有趣的比喻。但‘蚁穴’这个说法仍然和真相差得太远。你们不是蚂蚁般渺小的存在,我也不是你们的主人。实际的情况正好相反,你们才是我的主人。”
费伦听后更加懵了,人类怎么会是这强大到能掌控一方世界存在的主人?
“我知道这很难以理解,以你现有的认知,用语言解释起来会很困难,还是直接灌注资讯比较简单快捷。请不要紧张,这能帮助你知晓一切,所有被擢升者们都经历过。”
还不等费伦有所反应,一道光线凭空直射他脑后,随后一股强大的信息洪流冲入了他的脑海。许多他从未知晓过的知识概念横冲直撞,不仅灌入了原本认知的缝隙中,还擅自不断堆积合并,逐渐和他脑海里的认知混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全新的框架。
尽管仍有些模糊费解,但费伦却总算知晓了这个世界和所谓的神的来历……

时间回到一千年前,人类早已掌握了低廉可靠的恒星际跃迁技术,足迹遍布了整个银河系。就在人类开始向银河系外空间探索时,一艘无主飞船在广袤荒凉的星际空间被发现了。
这艘无人飞船表面上平平无奇,没有运用任何超越人类认知的技术。但在对其数据库进行破译研究后,从中发现了一种超越人类理解的全新技术。这种技术能够让人类突破肉体限制,一举转化跃升为能量体生命。
在转化技术被成功证实后,无数人类纷纷选择了转化,就连原本保守的大大小小宗教也都突然转变态度,将转化视作飞升、被提、涅槃等等概念,并不限制其信仰者们。
其后只不过百年间,绝大部分人类都变成了能量体,只剩下极少数人坚持留在了自己的躯体中,并利用已转化人类所遗留的丰富物质资源建立了众多风格迥异的世界。
费伦的先祖们便是留下的其中的一支。他们奥理教派中的一个小分支,极端推崇简朴单纯的生活。在转化风潮席卷银河系时,他们为了避开转化的争论和诱惑,架着载满资源的船队主动远离繁华的主旋臂,来到一个荒凉遥远却十分稳定的红矮星系安家。
他们最终选择了红矮星系的一个致密岩石行星开始挖掘,试图利用行星本身的岩石层作为气密穹顶,形成一个可以供人们长久居住的空间。整个空间将宽达数百公里,中间立起巨大的钢铁支柱作为岩石穹顶的支撑,这些巨型钢柱便是后来所说的圣柱群。
整个工程完成之后,所有1612名信徒全部进入地底空间生活,建立了一个低技术水平的农耕社会,装作淳朴无知的居民过上了安宁稳定的日子。
之后他们就连对自己的孩子也丝毫不提人类的历史,让后代完全相信他们的教义和临时编造出的传说。为了将回归简朴单纯的理念坚持到底,他们还禁止任何人攀爬圣柱,甚至布下迷雾遮挡天空,以免后代们对传说有所质疑。
在集体进入地下生活后,维持整个地底世界的责任全部交给了一个强大的管理AI。随着初代居民们的消亡,人类的历史被虚假的传说所取代,而原本就松散的教义在数代之后也开始有所变化,之后人们竟渐渐把维持地底世界运转的管理AI视作了神。
在此后的几百年里,为了更好地管理和维持世界,AI也做出了一些灵活的调整和改变。例如在地底居民人数扩大到数万人规模之后,它利用自己被视为神的身份,设立了平衡诫律以维持人口和资源的平衡,直至今日……

“那么,擢升……就是转化为能量体的意思?”
脑袋还在隐隐作痛的费伦提问道。有些概念和信息的理解仍旧有些阻滞,没有完全融入他的思维中。
“转化是擢升机制里的其中一个选项。实际上奥理教信徒创造的这个地底世界也没法做到完全与世孤立,尽管他们有选择自己生活的自由,可他们的后代也是人类,也被那些已经成为能量体的人们所记挂着。在地底世界建成之前,双方就围绕着选择自由的人权为中心展开过谈判,最终在父母干预和个体自由之间达成了妥协,其共识就是如今的擢升机制。”
AI停了一停,让费伦稍微消化一会儿才继续说下去。
“擢升的目的,是让不适应、不能接受这个局限的地底世界的人有自由选择的机会,以免他们被前人的决定所困,在这个世界中遭受痛苦。通过对潜意识和思维的监控,我能够筛选出对这个世界始终无法适应的孩子,在成年时带到这里给予他们选择权:是选择去往其他留存的人类世界,或是转化为能量体生命。当然,还有第三个选择,就是抹去相关记忆回归地底,但这从未发生过。”
从未发生过?那托比和其他曾拒绝擢升而回归的人是怎么回事?
“唔,这个情况比较特殊。在来到这里了解了一切之后,他们其实最后都改变了主意。那些回到地底下去的‘人’,只不过是我应他们请求,为了安抚地底的亲人所制作的仿生人而已。”
原来吉尔作为母亲的直觉十分准确,可她还是没猜到真相,托比实际上选择了离开。
那么琪琪呢?如果对方的说法没错,那么琪琪也就很可能做出同样的选择。只凭已经离开了11年的费伦劝说,也至多不过是留下一个她的仿生人而已。自己终究没有再陪伴她的机会了……
“你还是有机会的。”AI接话道,“擢升的资格只发放给刚成年的人,是因为那时他们的世界观已经基本成型,一般日后也极难再产生变化,因此我可以判断出日后他们能否适应这个世界。至于像吉尔这种单纯因为孩子离开而产生的痛苦,就不在擢升机制的考虑范围内。即使今天是他登上了神舟来到这里,我也会立即抹去他的记忆将他送回去。
“但你情况却不同,你在成年时差点就可以满足擢升资格了。可在和妻子认识后你的痛苦指标便大幅下降,达不到指定标准水平了。在成年后你的认知竟很罕见地没有固化,而在你的女儿被选中后,你对世界不适的痛苦水平竟然和失女之痛同步地大幅提升。因此我才做出判断,你的情况满足了擢升特例条款,才会放你登上神舟来到这里,否则的话你根本连侵入圣堂的机会都没有。”
费伦一直紧绷的精神这才松了下来。尽管和一开始的计划相差甚远,但总算他还没有完全失去琪琪。
紧接着AI又继续说道:“如今你已经全部弄清楚了,我现在就唤醒你的女儿,让她和你一起通过正式的擢升程序。”
只见那白色的人形朝车子挥了挥手,伴随着一声几不可闻的咔嗒声,水晶玻璃的顶盖缓缓打开……


6

那轮正散发着炽热光芒的橘红色大火球巨大无比,在无边的星空衬托下是如此地夺目。长久凝视之下,会让人产生一种像是要被它吞噬的错觉。
费伦茫然地凝视着火球,正被内心的纠结所苦苦困扰着。
根据AI给出的信息推断,琪琪几乎可以肯定不会选择回到地底,即使是担忧父母的记挂也有请AI制作仿生人的选项。况且费伦也不希望琪琪放弃这个机会,回到局限而又无趣保守的地底世界终其一生。
对费伦来说事情就没那么简单了,回归地底并不是一个可以忽视的选项。他不是才成年的孩子,家里还有琼在等着他。即使仍然可能对地底世界产生不适,但琼能中和这种痛苦、并给予他长久以来无可替代的幸福和快乐。
如果他最终选择了回归地底,他希望至少不要让琪琪知道他来过,从而产生不必要困扰。因此他请求了AI暂时不要唤醒琪琪,再给他一点时间考虑。
在凝视了火球半晌后,费伦又扭过头看了看仍安详沉睡的琪琪,她年轻美丽的脸庞像极了琼年轻时的模样。他的心中浮现出那些跟琼和孩子们一起度过的时光,如果选择回归,即使是余生都会生活在谎言之下,他也可以继续享受温馨而幸福的生活。
而抉择的另一边,则是琪琪以及无比广阔的宇宙。他甚至不必选择转化为能量体,只要到那些其他留守者所多姿多彩的世界里去,就能在宽广无边的宇宙中尽情体验无比的自由和精彩,那是他从小就藏在内心深处的渴望。
注视了琪琪一阵子后他长叹了口气,仍旧无法做出抉择。
他踌躇犹豫着,彷徨挣扎了不知多久,却依然无法决定何去何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擢升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8-9-12 10:30:48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