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178

追逝

小p 于2018-9-12 10:49:40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追逝.jpg




“存在着无限多个世界,它们有的像我们的世界,有的不像我们的世界。”——伊壁鸠鲁


【0】
丁原又一次看到了赵雅:阳光自她身边投下,在地上画下一个窈窕的影子。她轻轻舒展双臂,十指倏忽间变幻出一个又一个奇妙的形状,像是许多不可索解的符号,更像是一支神秘的舞蹈。
光线越发强烈,赵雅的身姿渐渐模糊不清。丁原伸出双手想要拥抱她——就像过去的千百个日夜里他做过的那样。但这一次,他捞了个空。
他忽然无比清楚地意识到,赵雅已经离开他整整四年了,他们早已身在不同的世界,只能在梦中遥遥相会。

丁原在晨曦中醒来,甫一睁眼,他便感觉脸上湿腻腻的,似乎有些眼泪婆娑的痕迹。
有那么一会儿,他只能一脸木然地躺在床上,脑中是一片空白。半晌之后,他竟然生出了“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做什么?”的疑惑。
这些哲人们穷极一生去探讨的问题,对丁原来说却有着更加切实的意义。
他起身看向窗外,车辆川流不息,种种纷乱而嘈杂的声音交织传入耳中,渐渐构筑起一幅模糊的图像。
超膜结构……多元宇宙……相位转移……“天工”……
丁原蓦地抬起头,看了一眼高挂在墙上的显示屏:2055年3月14日。
这个熟悉的日期,仿佛一道惊雷划过丁原的脑海,照亮了所有遗失的记忆。他终于记起了自己身在何方,接下来要做什么。

丁原走上了熟悉的街头,路上的人们形色匆匆,无数人与他擦肩而过,却没人有空多打量他一眼。
这是他生活了20年的城市,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熟悉:这里的建筑奢华而拥挤,这里的生活繁忙又紧张,这里的人们疲惫却乐观。
但只有丁原自己清楚,所有的一切,和他昨天眼中看到的都已经不一样了。对他来说,这是一个全新的,充满无限可能的未知世界。某种无法抑制的思念在他的血管里高涨起来,随即化作高昂的情绪流向全身。
他反复在心中告诉自己,这里和他从小长大的城市一模一样,他清楚在哪里可以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第3街区的景象分外眼熟,在这些错综复杂的小巷中间,隐藏着那些神通广大的黑市小店,只要肯花钱,他们就能为你找来一些不那么合法,但却能解决某些燃眉之急的小玩意儿。
十几分钟后,丁原从一家不起眼的恒温屋中走出来,手里拎着一条黑黝黝的油布兜子。而后,他穿过错综复杂的小巷,走进一家咖啡厅,在离门口最近的位置坐下,取出了油布兜子里的东西,一台不需身份验证的个人终端,再将终端接入网络,并飞速在搜索引擎中敲下“2051年3月14日温哥华空难”的字样,然后屏息等待。
在他的一生之中,从未有哪一刻是像现在一样,如此迫切地渴求着某个信息。
“没有、没有、没有……”丁原一边喃喃自语,一边将虚拟屏幕上显示出的一长串名单反复拖动。
不知是确认了第几遍之后,他摇晃着站起身来,发现一阵水汽氤氲了双眼。
在那起空难失踪的人员名单上,他没有找到赵雅的名字。
他成功了——在这个平行宇宙之中,他一定能够再次见到赵雅。

【1】
赵雅所有的画作中,有一幅作品是让丁原印象最深的。虽然以他浅薄的艺术修养,只能依稀分辨出那幅画似乎是运用了抽象派的技法,来描绘夜空之下的沙罗双树,传说中佛祖彻悟的地方。但这并不妨碍他在第一眼看到那幅画的时候就被深深震撼。他到现在还能清晰记得整张画面上的每一个细节,在那幅画里,像是有某种神秘而悠远的精神,跨越时空,跨越无穷星辰,直击人的灵魂深处。

丁原怔怔盯着屏幕,直到它自然暗淡下去。
世界变了,这种认知前所未有地冲击着他的神经。他已经离开了自己熟悉的宇宙,身处于一个相似却又不同的平行宇宙之中,而赵雅一定还在这世上某处等他。也或许,她已经与这个宇宙下的丁原相恋,正过着幸福的生活。
但最起码,他可以再见到她了。
他曾经尝试过无数次,想要在记忆里抹去赵雅的痕迹,结果却发现对她的思念愈加深刻,这成为了他四年来所有痛苦的根源。
而这种深刻入骨的思念和痛楚,催促着他启动了那台具有魔力的机器——“天工”。
身旁飘来淡淡电子烟的味道,将丁原的思绪唤回现实之中,对他来说,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确定这个平行宇宙中的赵雅身在何方。
“哔”一声锐响,原本暗下去的屏幕忽然亮了起来,一个平凡无奇的对话框跳入屏幕中央:
“欢迎你,平行世界的来客。”
丁原用力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然而屏幕上的白底黑字格外分明,又跳出一行字来:“你在这个世界上是找不到她的。”
丁原猛然站起,环目四顾。他的举动招来了周围正安静上网的客人们的怒目,然而他已经顾不得在乎这些,只是傻傻看着咖啡厅门外。
在那里,有一张白色的笑脸——那是一个带着面具的人,全身都隐藏在黑色的风衣中。那张惨白的面具和扭曲的笑容,仿佛是对丁原的无情嘲讽。在丁原的余光所见中,更多的黑衣人正走进网咖的大门,向他走来,他们的步伐缓慢但有力,脸上一个个都带着木然的表情,像是古老电影中那些杀人的机器……
他们是来抓我的吗?丁原脑中念头飞速闪过,但随即化为另一种强烈的意愿:不能束手待毙!他决然地掀起身前的屏幕,向那些黑衣人甩去,而后自己埋头向咖啡厅的后门狂奔而去。借着屋子中一片混乱的时机,丁原跑出了后门,然后拼了命向那些不起眼的小胡同里钻去——在他自己的宇宙之中,他对这块土地无比熟悉。
身后一片嘈杂,黑衣人的脚步声始终缀在身后,却随着丁原的逃窜渐行渐轻。借助地利之便,丁原相信自己可以摆脱那些黑衣人的纠缠。但一种可怕的不安萦绕在他心头,消之不去: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知道他的来历?
丁原脚下不停,心中却如坠冰窟。
这一趟平行宇宙之旅,似乎远比他预想中复杂得多。

【2】
宇宙是什么?
在更高维度的视野中,宇宙的形状是否和我们的认知截然不同?

摆脱了黑衣人之后,没过多久,丁原便搭乘公共载具来到了市中心的学院区。
学院区管理较为严格,尤其是赵雅就职的舞蹈学校,向来严禁闲杂人等出没,但丁原自有办法,他在黑市里拿到的,可并非只有终端而已。
依靠高仿真的身份卡片,丁原大方走进了艺术学校,看着眼前这栋白色蛋形建筑,他的思绪止不住地再次涌动起来。
这里是赵雅曾工作过的地方,也是他们相遇、相识的地方。自从赵雅离去之后,丁原就再也没有履足于此。对他来说,这个满是回忆气息的场所,既熟悉又陌生。
如果一切依然行走在按照既定的人生轨迹上的话,那么赵雅现在应该也在这里吧?还有这个宇宙中的丁原,他们是否也相爱了呢?
凭空想象是永远不可能得到答案的,况且在咖啡厅里,那个神秘的对话框中的信息像一片乌云笼罩在丁原心上。
——你在这个世界上是找不到她的。
对于那些黑衣人的来历,丁原有两种猜测:第一种可能是,他们或许与他来自同一个宇宙,紧随他之后进入了这个平行宇宙,因此知道他的身份,并想抓回他。之所以有这种猜测,是因为丁原清楚,自己关于平行宇宙的研究一直都被政府的相关部门高度关注。或许他们能在第一时间由自己在原本宇宙中的死亡联想到什么。但他在穿越之前已经销毁了“天工”中的有关数据,理论上来说,他们是没办法这么快就追上自己的脚步的。
而第二种可能,则是在这个平行宇宙中,对多元宇宙的研究要远远领先于他生活的那个宇宙。他们可以监测到时空的变动,从而发现了丁原。这个答案当然也有说不通的地方,比如说他们是如何得知自己的目的是寻找赵雅的?但话说回来,这个猜测其实可能性更高,也是更令丁原感到恐惧的。
根据丁原穿越以来的观察,他现在身处的宇宙与他原本所在的宇宙相似度极高,因此他对重新找回赵雅信心十足。
然而,任何一些微小的变化,都会导致世界向着完全不同的方向变化,而多元宇宙,就诞生在无数细微的变化之中,这个平行宇宙与丁原宇宙的差别越大,他找到赵雅的可能性也就越小。
只要一想到这种可能,丁原那颗千疮百孔的心就仿佛被再度撕裂开来,那种深入灵魂的痛楚如过去千百个日夜一样灼烧着他。

正值学校放假,丁原几乎是一路畅通无阻地进入了教学部,间或遇到一两个教职人员对他投来好奇的目光,他也只是木然以对,径直走向了机房。
他无比渴盼能够马上获得任何一点与赵雅有关的信息,籍此来证明那个他挚爱的女人依然鲜活地生存在这个世界之上。而在这个高度信息化的社会里,一切都被注册在案,只要能通过学校的人力系统找到赵雅的资料,自然就能够快速确定她目前的状况。学校的防卫系统对丁原这个领着国家最高级别技术津贴的学者来说不是什么问题,他以终端接入系统,很快找到了赵雅所在的美术系,然后是赵雅所在的小组,然后……丁原看到了她的名字。
赵雅,简单的两个汉字,在丁原的眼中,却仿佛暗夜里最廖亮的星辰。
丁原颤抖着点击了那个名字,但随即跳出的资料页却让他错愕不及。
面对全息图像中那个陌生的女人,他的大脑中涌上一阵强烈的眩晕感。
赵雅的名字没有错,部门也正确,但……这个显示出来的女人是谁?这绝不是他的妻子。
他脸色发白,快速浏览起“赵雅”的其他资料,生日,出生地,家庭成员,一切的一切,都与他所知的赵雅无异。
一切资料都对得上,但人却错了。
丁原痛苦地抱住自己的头,感到有什么东西在冥冥之中操控了这一切,这个恶劣的幕后黑手似乎在刻意捉弄着他,在平行宇宙中,赵雅成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人,或许她的人生早已经偏离了既定的轨迹吧,那么她还是那个他挚爱的女子吗?
丁原心中没有答案。从那些黑衣人出现起,这趟不可思议的时空之旅就已经充满了变数。
他整个人一下子失去了力气,瘫坐在了地上,发出“咚”的一声巨响。
“你是谁?”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响起。
丁原转过头,灯光下,他看到了一个陌生又熟悉的面孔,就在刚刚,他还在浏览她的档案。
在这个宇宙中,她的名字叫做赵雅。
这就是那个代替了他妻子的女人。

【3】
如果将宇宙认知为一张膜的形状,那么在同一个度量维度上,有可能存在着无穷多张膜——即无穷多个宇宙。这些宇宙之间的距离无法以人类的单位度量,但其分布是量子化的。

在看到“赵雅”之前,丁原依然是抱有一丝侥幸心理的。他多么希望,这一切只是系统中出现了不可理解的bug,他的赵雅依然在这里等着他。然而,当全息图像中的赵雅活生生地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的心里反而平静了下来。
“你是谁,在档案室里做什么?”平行宇宙中的“赵雅”一脸警惕地看着丁原。
“我叫丁原。来这里找些资料。”丁原这样回答道,同时心里升起一丝疑云,按照他的推断,这个宇宙里的丁原也应该按照既定轨迹生活着,可眼前这个“赵雅”看起来并不认识自己,也就是说在这个宇宙之中的丁原本人,和这个“赵雅”并无交集?
“如果你是学校的工作人员,那么,告诉我一个小时前广播发布的内容。”
这下就真的难倒丁原了,一个小时前他还在为了躲避黑衣人的追捕而疲于奔命,自然不可能知道广播的内容。
看到丁原语塞,赵雅脸色大变,脚下后退,手已经伸向了报警按钮。
不行!情急之下,丁原纵身飞扑过去,将赵雅扑倒在地。两个人翻滚在地,赵雅痛得大叫,可丁原却没什么心思怜香惜玉,只是飞快制服了对方,还从她身上找出一块手帕堵住了她的嘴。可接下来该怎么做,却让丁原犯了难。
“抱歉,我并没有恶意。实际上我可以说是为你而来,虽然并不是在这个宇宙之中的你……这个听起来挺难以置信的,但你可以去查找一下相关信息,在这个城市里,应该也有一个叫丁原的人,从事多元宇宙的相关研究,那就是我。”
思忖再三后,丁原还是决定对这个女人开诚布公说出一切。而赵雅的眼睛一直滴溜溜转个不停,也不知有没有把这番话放在心上。
“我跨越时空而来,只是为了寻找我的妻子,她和你一样,名字也叫赵雅……然而可惜,在时空的变幻中,发生了一些我也不清楚的改变。”

丁原的故事不长,他将自己与赵雅相识、相恋的过程娓娓道来,更简单解释了多元宇宙的意义。在讲述的过程中,不知何时起,“赵雅”已经不再挣扎。她默默听完了丁原的陈述,脸上一直是若有所思的表情。
丁原注意到她的表情,犹豫了一下,还是冒险拿出了她口中的手帕。
赵雅并没有大吵大闹,她说出的第一句话就让丁原大吃一惊:“你的妻子,是不是比我高一些,一头卷发,经常穿一件鹅黄色的外衣?”
这正是赵雅从时空风暴中消失时身穿的衣服,丁原永生难忘。
他颤抖着问:“你怎么知道?”
“我身边并没有其他重名的人,但你描述中的妻子,跟我之前遇到的一个人很像。就在几个月前,我遇见了一个女人,她拯救了我的人生……这是个非常不可思议的巧合,但我想在你身上,可能没有比跃迁到平行宇宙更不可思议的事情了。”
“她在哪里?快带我去找她!”心底骤然重现希望,丁原几乎不能自制,双手狂摇“赵雅”的双肩。
“你的故事非常难以置信,但我却很想验证一下。这样吧,我可以带你去我遇见那个女人的地方,但首先你得放开我,并且验证你自己所说的一切属实。”
这位赵雅比丁原预想中更好沟通,他在她身上依稀看见了妻子曾经拥有的那种理性和严谨的逻辑。这让他感到有点心安,更多的却是不安。

离开学校的路上,“赵雅”略带踌躇地对丁原说了一句:“你也可以叫我赵婧,这是我以前曾用过的名字。”而丁原只是回以沉默。

【4】
宇宙是什么?
在更高维度的视野中,宇宙的形状是否和我们的认知截然不同?
——你是谁?
当这个声音再度响起时,丁原第一次对耳边的声音发问,回答他的,是一阵沉默无声。

丁原驾驶着赵婧的电磁车,正向黄海大桥驶去,一路上轻车熟路。那座举世闻名的钢索吊桥,正是赵婧第一次遇到那个神秘女子的地方。而在丁原生活的宇宙之中,这里也是他和赵雅闲暇时最经常来约会的地方,对丁原来说,这又是个满载着浪漫和忧伤的回忆之地。
车内的两人都不是善谈的性格,何况他们彼此之间还只建立了一层太过浅显的信任,因此他们双双选择了沉默不语,让车内充斥着一种不尴不尬的气氛。
“咦,那些是什么人?”赵婧突然睁大了眼睛,在他们的后方,两辆高级磁力飞车正以飞快的速度形成掎角之势,将他们的车包围在其中,似乎来意不善。
“大概是追捕我的人吧,天知道他们是哪个部门的,竟然在第一时间找到了我。”丁原隐约在后视镜中看到了那些让他头疼的黑色西装。
“你是逃犯?”赵婧惊慌失措起来。
“当然不是,你坐稳了!”丁原冷哼一声,猛然将车速飙上最高,如离弦之箭般急驰而去。
“你疯了!我的车承载不了这么高的速度!”
“抱歉了,但是比起这辆破车来,车里的人更重要!”丁原决绝地将加速阀门一踩到底,在黑衣人们的包围成型之前,抢先蹿上了黄海大桥。
猎猎风声自车窗划过,赵婧只能用力对丁原喊道:“现在怎么办!”
冲上大桥的丁原才发现,黄海大桥已经自中间被截停,几十个黑衣人手持枪械,虎视眈眈地拦在路中央。在那些黑衣人的中间,那个戴着白色面具的男人正默默注视着他们。就这样冲过去,无疑是死路一条。
丁原无奈苦笑一声,心底已经有了束手就擒的打算。但就在这时,他身旁的赵婧忽然问他:“你会游泳吗?”
虽然有些奇怪,但丁原还是如实回答“会。”
听到这个回答,赵婧立刻大叫:“停车!停在桥边!”
电磁车在桥上划出一道诡异的弧线,在距离桥边不足一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丁原和赵婧飞快冲出车内,赵婧一拉丁原,大喊了一声“跳!”
没有丝毫犹豫,两道身影腾空跃出大桥边缘,笔直向海中坠去。
在他们的头上,几声枪鸣回荡。没过多久,戴着白色面具的男子站在他们跳下去的地方,凝视波涛不兴的海面,良久没有说话。

跳入水中之后,赵婧便自顾自向某个特定的方向游去,而丁原只能紧紧跟在她的身后。
在某根桥柱上一番摸索之后,赵婧做了一个“跟我来”的手势,随后一头扎入水中。丁原也潜入水中之后才发现,原来就在水面之下,那根桥柱上,开着一条看不清有多深的通道。他跟着赵婧游了进去,沿着一条水中阶梯拾级而上,不久就离开了水面,来到了一处密闭的空间之中。
“这是哪里?”他忍不住问?
“这就是我第一次遇到那个女人的地方。”赵婧脸色苍白,拉开手边的一道铁门,走了进去。
在这个秘密的空间里,一共有两个房间,赵婧进去的这间里只有一张床,一盏灯,除此之外空无一物,朴素得让人心酸。
“那个时候,我因为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情,有了轻生的念头,于是就来到黄海大桥边上跳了下来去。然而可笑的是,直到掉进海里,我才发现自己对于生的依恋有多么强烈。我开始只是试着不让自己沉下去,但没多久就开始拼命向岸上游去,但那是在夜里,我在意识模糊之间迷失了方向,体力渐渐不支,竟然就此昏了过去。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在这里了,而我的面前,站着一个神秘的美人。”
骤闻这里可能是赵雅待过的地方,丁原再也无法自制,他疯狂地在屋子里寻找,冀盼着能在这里发现有关赵雅的蛛丝马迹。
“别急,我想你在另一个屋子里会有所发现的。”赵婧说着,打开了另外一间屋子。
这一次,丁原在进入屋子的一刹那就呆在了原地。他看到了一幅熟悉的画:在画板上,双树摇曳生姿,点点星芒闪动,一种让人感动的力量瞬间穿越了星海,穿越了时空,降临到了他的身上。
毫无疑问,这是赵雅的画,画中的每一个细节他都铭记于心。

【5】
每个宇宙的形成中会有细微的差别,而你所生活的宇宙,至少曾四次与平行宇宙交汇过。
——你是谁?
——亲爱的,是你吗?
丁原一次又一次地发问,却从来没有得到过任何答案。回答他的永远是那机械化般的平行宇宙科普。

这个晚上,丁原醉了。一种酝酿了太久的离愁别绪在他身上爆发了开来,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黯然失落。
这里确实是赵雅曾经待过的地方,然而厚厚的积灰也明示着,她已经几个月不曾回到这里来了。赵婧不知从哪里翻出了一些朗姆酒,两人也不多话,只是各自斟满对饮,各自思量着自己的忧愁。
酒过三巡,两个人的话都开始多了起来。
“时空旅行这种事情,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我并不是天才,只不过是在前人的研究基础上,进行了更加大胆的想象而已。”
“我可从来没听说有人能够制造成熟的时空旅行技术!”
“也许是因为这个宇宙中的我,还没有经历丧妻之痛吧……你知道吗,我们生活的宇宙,在更高维度的视角中看来,只不过是一层膜状的结构。而世界上存在着无穷多个这样的膜,其中每一个都是独立的时空。”
“那你的行为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两层膜之间挖了一个洞?”话说出口,赵婧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上忽然飘起一片赧红。
“也……嗝……可以这样说……”丁原终于不胜酒力,仰头倒在地上。
记不清喝了多少酒,也记不清这一晚是怎样睡过去的,丁原只记得他似乎跟赵婧说了很多很多话,还流下了很多很多眼泪……第二天起来的丁原,依然觉得头疼得厉害,他到另一个房间看了一眼还在酣然大睡的赵婧,回想起昨天零星的一幕一幕,蓦然发现她的谈吐、举止竟然与赵雅有七分相似。
他心中涌上一种荒诞的想法:这个宇宙里的赵雅,是否从一开始就不存在,而自己只是被赵婧牵着鼻子在捉弄呢?越想下去,他越觉得,这真是一笔说不清的糊涂账。至此,这趟时空之旅已经完全脱出了他的掌控,有太多的谜团等待着他去解开了。
在这个越发陌生的时空里,还有谁能帮助他解开这些谜团呢?
心中,一张模糊的面孔渐渐浮现。丁原想到,这个时候还可以依赖的,也只有那个人了吧?未几,他终于下定决心,独自一人离开了秘密基地,循着赵婧告诉他的出口,重返城市之中。

站在第七研究所的门口,丁原犹豫了一下,试探着将自己的眼睛贴了上去。
“哔——”蜂鸣声响起,门上的灯光由红变绿,标志着丁原顺利通过了虹膜验证,封闭的铁门在一阵刺耳的摩擦声中缓缓打开。
一模一样的景象,丁原在自己生活的宇宙里经历了不知多少次,但这一次,他却愣愣站了一会儿,才迈步跨过大门。
他的虹膜在第七研究所里畅通无阻,这也就意味着,在这个宇宙中,有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丁原,也在第七研究所工作。当他遇见自己的时候,那又会是怎样一番场景呢?这个宇宙的丁原身边,是否已经有了赵雅的陪伴呢?
一切都是未知,丁原现在能做的,只有迈步向前。

丁原行走在第七研究所内,整条通道中人迹稀少,他尽可能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偶尔对这些身着白色大褂的同事们报以微笑。
对丁原来说,这种不冷不热的氛围再熟悉不过了:第七研究所的科学家们钻研的领域各不相同,但大多都是怪咖型的人物,大家彼此之间都不擅长交际,许多人在这里共事了十年以上,却依然不过是点头之交的程度。而这种气氛也保证了他只要不做出什么特别奇怪的动作,就不会出现太大的纰漏。
研究所的安保措施采用的是完全自动化的监控,而丁原在多次尝试过后,确认了自己的虹膜和指纹依然在研究所内畅通无阻——这也意味着,在这个平行宇宙中,有一个和他全然一样的自己,就在这座研究所里工作。
丁原穿过熟悉的走廊,来到一扇沉重的大门前,在这扇门的后面,是研究所的核心区域——那里也是他的研究课题所在的地方。这条熟悉的路,终将通向一个熟悉的地方,只是……那个实验室里的,还会是他熟悉的自己吗?
虹膜、指纹一一验证通过,丁原再次回到了自己的专属实验室,这个他揭破了多元宇宙的奥秘并创造出“天工”的地方。
实验室里的一切看起来陌生又熟悉,许多大型设备与他所使用的型号完全相同,但摆放方式却大相径庭,而从种种迹象来看,“天工”似乎也尚未诞生。
在实验室的最中间,站着一个身穿白色大褂的男人,他的面容、身材都与丁原一模一样——因为他正是这个宇宙中的丁原。
眼看着仿佛镜中走出的自己,丁原一时间竟百感交集,不知说些什么才好。而对方似乎早已预料到了他的到来,只是微笑看着他,并不急于开口。
“你知道我是谁。你也知道我从哪里来吧?既然早就有人察觉了我的到来,那我想专研时空领域的你应该不可能对此一无所知。”丁原问道。
“当然,实际上我是第一个发现你的到来的人,但我没想到的是,来的竟然是我自己。”平行宇宙的丁原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你知道吗,这本来是我多年研究的成果实用化的大好机会,但就因为时空的侵略者是另一个宇宙的我自己,却导致了我几乎被官方直接弃用。”
丁原隐约感觉到了自己语言中那一丝不善,只得解释道:“我不是时空侵略者。我能来到这里,只是为了解决一些私人的问题。”
“或许你的目的没有任何侵略性,可这东西谁又说得清呢?何况你的行为本身就已经可以视作是对时空的一种侵略了。”
“就算别人不理解,可是你呢?我们可是同一个人啊,难道连你也无法理解我吗?”丁原隐隐有一些不好的预感。
“我想你可能有一些误会。你觉得我为什么会理解你?我们是同一个人?不,我们更像是双胞胎兄弟,成长于相似但又不同的环境之中,各自有着不同的经历。比如说,你所说的‘私人问题’我就毫无概念。”
丁原脸色惨白,他本以为这个宇宙中的自己一定能够给自己提供最大的帮助,但现在看来,这个想法实在是过于天真了。
“你早就预料到我会来找你了?你打算怎样处置我?”
“实际上,基于你我之间这种微妙的关系,我觉得将你交给有关部门可能不是特别妥当的做法。所以呢,我另有个好主意……”平行宇宙中的丁原脸上忽然现出狰狞的笑容:“就在这里干掉你,怎么样?”

【6】
平行宇宙之间,在极端条件下会发生相互干涉,这个时候就有可能发生宇宙间的量子跃迁。
——也就是说,穿越宇宙是可能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个声音陈述的内容越发深入,并以一种全新的视角,开拓了丁原的视野。
更加令他惊讶的是,如果按照这个声音的诉说,打破时空的壁垒完全是一件可能实现的事情,这种疯狂却又振奋人心的构想,堪称巧夺天工——那一天起,丁原将这个新的构架命名为“天工”。

面对着黑黝黝的枪口,丁原无话可说。
他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死在平行宇宙中的自己手里,这是多么荒谬、多么可笑又多么残酷的事实。而更加可悲的是,他似乎已经无力改变这一切。
他只能默默闭上双眼,等待着命运的终极审判。
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声响起。
丁原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安然无恙,而面前的另一个自己却带着难以置信的惊骇表情,砰然倒下。
在另一个丁原倒下之后,他的身后出现了那个戴着白面具的男人,他手里的电磁手枪还在闪烁着蓝光。
“不用谢我,实际上我看他不爽已经很久了。”男人的声音里透着沙哑,仿佛已历经沧桑。他嘿然一笑,紧接着又说:“丁原,你想知道我是谁吗?给你个提示,我是这个平行宇宙中对你了解最多的人。”

丁原似乎还没从险死还生中回过神来,脑子里除了茫然,还是茫然,只好摇摇头放弃了这个猜谜游戏。
白面具低着头看了看倒下的那个丁原,没有说话。
良久之后,白面具的声音再度响起:“你现在心里最大的疑问,想必是关于你的妻子赵雅的吧?”
“是,我想知道,她究竟在哪里?为什么这个时空与我所在的时空,涉及到她的地方,差别会如此之大?”丁原鼓起勇气,对这个神秘人问出了心底最大的疑问。
“原因很简单,我想你也应该察觉到了,只是不愿正视而已。”白面具抬起头来,直面着丁原,说:“因为赵雅本来就不是这个时空的人,也不曾真正属于你的时空,她是最早的平行宇宙穿越者。所谓的空难,只是她离开你时所用的障眼法而已。”

【7】
那声音是赵雅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但丁原并不确定这是自己疯狂下臆造出的产物还是确有其事。他根本无法解释,为何那个声音会不断以平行宇宙的研究理论来启迪他。
然而,近乎疯狂般,他的心底渐渐构筑起了一个执念:要去平行宇宙。

“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无论是出于理智还是出于情感,丁原都无法接受这种说法。
“没什么不可能的,她曾经穿行于数百个平行宇宙之中,但唯有在你的时空里,逗留了整整三年的时间。从这一点来说,你已经很了不起了。”
“不可能……不可能……为什么她从来不曾跟我提起过这些!”
“因为她注定不属于你,留下再多留恋又如何?”
“你到底是谁!凭什么妄加猜测她的想法!”
“没错,我是猜的……但并不是毫无根据地猜。毕竟我已经追着她跑遍了上百个平行宇宙啊。”白面具的声音里似乎带着淡淡的笑意,他抬手,缓缓摘下了面具,露出了真容。
“因为我……也是丁原啊。”
面具下的真面目,赫然与丁原一般无二。
丁原颤抖着问道:“你……也是从其他平行宇宙来到这里的吗?”
第三位丁原点点头,说:“是的。我必须说,我没想到除了我之外,还会有第二个我自己能研究出‘天工’,这实在太难得了。你不知道,在我去过的平行宇宙里,大部分的丁原都没能在多元宇宙的研究中取得像样的突破,少数几个屈指可数的人,像倒在地上的这家伙一样,研究出了‘天眼’系统来观测时空的波动。而只有你和我,真正实现了跨越平行宇宙的伟大成就。”
“就只有我们俩完成了‘天工’?”
“没错,而且实际上,我们的成就,都与她脱不开干系。我曾经做过她的学生,但她只对我稍加指点,就离开了我。所以我从那个时候开始,就一直在追寻她的踪迹,为此走遍上百个平行宇宙,却每一次都与她擦肩而过。至于你,在你们共同生活的三年里,她的一言一行,都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你。只是你不曾察觉罢了。”
“也就是说,不是赵婧替代了赵雅的身份,而是在我的宇宙里,赵雅替代了赵婧……是这样吧?”
“完全正确,事实上在大部分平行宇宙里,丁原的原配都应该是赵婧,只是在你的宇宙里,你们根本未曾相遇。因为赵雅的出现,取代了赵婧。”
“原来是这样……”丁原一声叹息,“那么,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在她从你的世界消失之后,你还听到过她的声音吗?”
“声音?什么声音?”第三位丁原脸上第一次露出诧异的表情。
“那么你也没见过那幅画吧?”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第三位丁原的眉头更紧了。
丁原笑了,自从踏入这间实验室以来,他第一次找回了某种程度的自信,他摇摇头说:“那么,你为什么一直在寻找她?”
“当然是为了从她身上找出时空的奥秘。没有人知道她从哪里来,甚或她要去向何处。我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她一直遵循着某种规则,造访不同的平行时空,而且每一次都会多多少少留下一些痕迹,就像这一次,她救了赵雅一样。这种行为,硬要说起来的话,像是某种古老的巡礼仪式,而其中又怎样的原理和目的?她出生的地方是否是远离人类文明的其他宇宙?这些都是我身为一个科学家,不得不搞清楚的东西。”
“但她从来不曾现身见你,对吧?我想这就是她的态度了,你又何必苦苦追下去呢?”
“你也是能够完成‘天工’系统的优秀科学家,难道你不明白吗?”第三丁原脸色一沉,双眼直直看着丁原,喝问道。
“我不明白,其实你也不明白。”丁原还是摇头。
“好吧,确实,我已经不需要明白了,我想……我已经到极限了吧。你或许还没察觉到吧,因为每一次穿越平行宇宙的只有我们的意识,而身体则是依靠意识中携带的信息在这边的宇宙进行原子级别的重组,这样一来,在多次穿越的过程中,就偶尔会出现一些携带信息的丢失。而经历了上百次穿越的我,这个身体,到今天已经支离破碎,无法再次进行穿越了。”
说到这里,第三丁原惨然一笑,他原本白皙的脸上渐渐渗出了鲜红的血色,在灯光下显得妖异无比。
“在我临死之前,我会将这里彻底摧毁,这样,有关平行宇宙穿越的技术就会从这世上消失。听我一句话,到此为止吧,不要再去追那个女人了,她是恶魔。”
“你不明白,她并没有真正离开我。”丁原的回答依然坚定而铿锵。
“就算我不明白,可你又明白多少呢?既然你不愿意听从我的劝说,那就和我一起埋葬在这里吧。”第三丁原说着,闭上了双眼。
“基地已经启动自爆模式,请相关人员利用紧急逃生装置尽快离开,距离爆破时间还有60秒。59,58……”机械的电子音回响在实验室里,麻木而冰冷地宣告着死神的降临。
第三丁原跌坐在地上,气息渐渐冰冷。而实验室的逃生门已经全部关闭无法使用,丁原面对的,几乎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必死之局。
然而,就在这生死关头,他的心却出奇的平静。
他再一次看到了那幅画,而且这一次他看得比从前任何一次都更清晰透彻。

【8】
空难的消息传来的时候,丁原刚结束了手头的实验,准备动身前往机场接赵雅回家。结果就在他走出第七研究所大楼的一瞬间,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一个陌生的号码,一个冰冷的声音,向他传递了无情的噩耗。原本已经在实验中精疲力尽的他,整个人直接昏倒在了地上。之后用了整整三个月,他身边的人才帮助他接受了这样的事实:赵雅再也不会出现在他的面前了。
从那天起,丁原的生命仿佛褪去了一切色彩。
然后,他的耳边开始响起赵雅的声音,那声音指引着他前往未知的平行宇宙。
如果冥冥之中这是一种定数,那么他一定能够在宇宙的彼端再次见到赵雅吧。

与赵雅一起生活的那些日子里,丁原很多时候都能感觉到,他们之间有一种心有灵犀的默契。那种感觉,就像是不需言语,而纯以另一种维度的语言沟通。他曾怀疑这仅仅是一种错觉,但当他来到这个平行的宇宙中,一而再地想起那幅在他心里越发清晰的画时,那种无法言说的感觉却前所未有地清晰了起来。直到此刻,那种灵性几乎每一秒钟都在成千百倍地壮大起来。于是他忽然察觉到,在那幅画中,明明就是另一种语言的文字记录,那里面蕴藏着一句话,一个公式,甚至一些更深层次的奥秘。
赵雅明艳动人的笑容再次浮现在丁原的心中,他对她敞开了全部的灵魂,纯粹无条件的信任,于是海量的信息如潮水般涌入他的脑海,他在瞬息间完成了某种对生命、宇宙和时空的彻悟。
那个能融化他灵魂的声音再次响起:
“宇宙是什么?”
“在更高维度的视野中,宇宙的形状是否和我们的认知截然不同?”
“在时空风暴的条件下,我们量子跃迁的能力将会得到最大程度的放大。只要能够掌握时空的法则,那么即便不借助任何设备,也可能让自己的意识实现跃迁。”
倒计时走到了尽头,爆炸一瞬间发生,在时空风暴的威力下,实验室中的一切,都湮灭为最根本的粒子态,然而整个湮灭的过程,在丁原的眼中仿佛升格播放的影像,无比轻柔,无比缓慢。
他闭上双眼,静静体悟着时空的波动。
沙罗双树之下,一念彻悟,便是永恒。
在下一个瞬间里,丁原的意识就此消失于这个宇宙之中。

【9】
宇宙是什么?
在更高维度的视野中,宇宙的形状是否和我们的认知截然不同?
——亲爱的,我至今仍不知你为何离开我。或许你的生命中有一条既定的轨迹,而我只是其中短暂的一站停留吧。但我会追寻你走过的路,直到我找到你,抑或你再次离开。如果有一天你累了,想要休息的时候,我想给你一个可以停留的地方。

隆隆的爆炸声中,一切付之一炬。晚来一步的赵婧,忍不住痛哭失声。
而在另一个宇宙中,丁原睁开了双眼。不远处,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静静凝立,仿佛在等待着他。
“你来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追逝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8-9-12 10:49:4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