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326

芬芳南澳,杯酒人生

kepu007 于2019-1-8 10:54:33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天数:6 天 时间:11 月 人均:10000 元 和谁:和朋友

“我总是联想到酒的一生。想到它是个有生命的东西。活着的,有生命的。我总会想到,葡萄生长的那一年里都发生了什么,阳光是如何撒满大地,而下雨的话,又会是什么样子。人们又是怎么照顾那些葡萄和采摘的。如果是一瓶陈酒,那么已经有多少照顾过那些葡萄的人已经死去。我总是想酒是如何不断的生长变化的,就好比今天我如果打开了一瓶酒,它的味道一定和其他任何一天打开的时候有所不同。因为酒是有生命的,而且它在不断的变化并变得更加复杂。直至它达到颠峰状态,然后就开始了它稳定的,衰老过程,就像你说的61年一样。”——《杯酒人生》



不记得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上葡萄酒的。其实一开始的时候不过就是贪杯,喝了许多之后觉得这里面的学问博大精深,就愈发地想要喝得有理由有品味,一边喝酒一边读书,喝得越多、了解得越多,结果更是一头坠入与它的爱河。



然后我看了那部著名的电影《杯酒人生》,04年导演以低成本搏杀大制作,用这部写意的低成本独立电影杀进了纸醉金迷的奥斯卡。似乎就是在那个时间,我刚开始爱上葡萄酒的,所以光听着电影中那些我再熟悉不过的葡萄品种就感觉很过瘾。



我有了一个想法。作为一名一直在路上的旅者,我想要以我有限的能力,去实现一段葡萄酒的环球之旅。不单只是喝遍全世界各大产区(当然,这个愿景来得相当简单粗暴而美好),用嗅觉与舌头去品味来自于世界各地的葡萄酒,更是要用相机采撷风景,以文字表达欣喜困惑,将国人所不太了解的葡萄酒文化与历史以我微薄之力传播出去。葡萄酒是西方文化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很多场景里,甚至比食物还要更加具有意义。那么,既然有人“以食为旅”,为什么不能“以酒为旅”呢?



所以,继法国之后,我踏上了南澳的土地。南澳大利亚,几乎可以说是整个新世界产区的代表之地,整个新世界最知名销量最高的几个酒庄便来自这里,而这一次的行程,更是有幸见证了南澳成为“世界葡萄酒之都”的重要时刻。





总之,这是一个很幸福的旅程。



每天都喝到不同的好酒很幸福,亲手调配适合自己口味的奔富很幸福,品尝到自己出生年份的波特酒很幸福,每天都有精致美食搭配好酒也是幸福!



其实,就连每天沉浸在各种芳香弥漫的葡萄园空气里,也是一种幸福。



微信:sufei693073

公众号/微博:苏菲的旅行世界

如果各位有任何关于葡萄酒或是旅行、摄影方面的问题,随时联系我吧!







话不多说,跟我出发吧!

再遇阿德莱德

从广州飞往阿德莱德,直飞时间仅需9个小时,深夜登机,睡一晚上,落地正好是阿德莱德朝阳升起的时候。第二次来到这个城市,一如既往的阳光、朴素与自然。



机场离市区不远,蓝得有些耀眼的天空让人一扫旅途的疲惫。仍是初春,上午的阳光虽然明媚,却仍有凛冽的寒风在宣示着南半球冬季未完的尾声。



阿德莱德是南澳州的首府,建于1835年。这是一座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先规划后建设的城市。不到两百年的历史,一百多万的人口数量,赋予了这个不大的首府城市一道非常特别的基因。这里安静而舒适,风景优美、空气质量好,“全世界最宜居城市”实至名归。



时间尚早,还未到酒店入住的时间,朋友将我们送到市中心。EcoCaddy,澳式风情混合动力脚踏车之旅,也许是作为游客,最舒适最接地气的玩法了。





阿德莱德的市中心依然有着各种“现代都市”的影子,宽敞的街道,简洁时尚的高楼与成群的公寓住宅区,跟全世界各地的“大都市”并没有太大的区别。特别是街上拿着咖啡匆匆而过的西服革履,除了人少之外,依稀仿佛也是有着商业中心的影子的。



然而,我们小伙伴却喜欢戏谑其为“阿村”,究其原因,还是因为这里除了高楼大厦,更多的还有当年欧洲移民者带来的欧洲文化,和原住民文化。艺术、历史、移民文化和多元的创意在这里得到了融合与集中体现,形成一个和谐的整体。







EcoCaddy的驾驶员通常都是本地人,有些还是兼职的学生。不走寻常路,是他们的一贯风格。

继上一次我们的驾驶员请我们去喝了一杯当地最网红的咖啡之后,这一次,这个小哥哥又再一次带我们穿街走巷,走进蜿蜒的小街,骑过盛开的蓝花楹,探访出租车无法到达的最原汁原味的城市风光。



这也许是南澳州最好的季节了。天高云淡,不如冬天冷到刺骨,也不会像夏天一样被烤得灼热。

工作日的正午,多伦斯的河畔,安静地能听见鸟鸣。不知道前晚是否经历过盛大的酒会,连邮轮都只是安安静静地停靠在码头,如画般的风景里,一切都像是静止了一样。



我和我的小伙伴,坐了一宿飞机的倦容,仍写满在脸上,但是阳光之下心情还是不错的!



在这样的阳光之下,所有阴霾都会无所遁行吧!



坐着环保三轮车环城一周,不过只是一个小时的时间,强烈明媚的阳光与略显凛冽的寒风却把我彻底地从刚下飞机的懵逼状态中拉回到南半球的当下。空气中湿度很低,尤其是对于我这个来自于潮湿广州的姑娘来说,短短的一个小时室外活动,很快便让人感觉喉咙略紧、嘴唇失水,连脸颊都开始觉得紧绷。这让人不免有些奇怪,毕竟阿德莱德还是一座离海洋很近的城市。

不过吹自南极的风,也许本身就是这样地干燥而直接,有如这片土地上的人际关系。在这里,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总是很近,去同一个教堂,爱喝同一款红酒,或者是跑步时常擦肩而过,都有可能成为熟识的理由,进而成为挚友。

嗯,对的,这样的热情似火,也超级适合葡萄的种植,这也就是南澳之所以成为了澳大利亚最重要产区的原因吧!



我们这次选择入住的是市中心区域的盛橡爱住之区酒店(iStay Precinct),从唐人街的牌坊过来,不过就是一个转角的距离!



每次来澳洲的“大城市”,大多都会选择入住公寓,绝对是适合一家大小共同出行的旅行方式。除了一般来说都会在位置便利的地方之外,还配置一应俱全的家庭生活用具,可以自己做饭(随意满足你的中国胃),随时洗衣,人性化管理,总之如果想体验深度游的话,这样的住宿选择值得推荐!



尽管住公寓这种方式对于我来说已经不陌生,这次选择的盛橡爱住还是超出预期。

非常现代感又宽敞的公寓房间,让人感觉一个人入住实在有点太浪费了!







最赞还是这180度落地玻璃阳台,阳光下的阿德莱德,在这里一览无遗。



除了温馨舒适的起居空间之外,这套公寓还配置了恒温游泳池、桑拿与SPA。





夕阳西下的时候,举一杯香槟,在这里泡一个热气腾腾的SPA,看金色的气泡在香槟杯里争先恐后地拥挤而上,让阳光的余辉洒落在高脚杯晶莹剔透的水晶面上。如果说假期里一定会有心无旁骛的放松一刻,那肯定是这一个定格了!

红酒地图,应该从哪里划下第一笔

嗯,对了,我们是来喝葡萄酒的!

相比起相邻的维多利亚州或是新州,南澳州开始种植葡萄、酿造葡萄酒的时间比较晚。但是很明显,因为这里的气候更加合适,而且也远离了当年曾经肆虐欧洲与澳洲海岸线、几乎摧毁一大批老藤庄园的根瘤蚜灾害,所以早在上个世纪的中期,这里便成为了整个澳大利亚最重要也是产量最高的葡萄酒产区。



但是,南澳这么大,总共有18个葡萄酒产区,除了公认最好的设拉子产区芭萝莎之外,还有气候凉爽的阿德莱德山、温暖的沿海产区麦卡拉伦山谷、最南端的库拉瓦拉和远离大陆风格自成一体的袋鼠岛产区,等等……产区这么多,到底应该从哪里开始?



有那么一个故事,说的是在很多年前,就在阿德莱德的城郊一个叫做Magill的地方,曾经有一位英国医生,开辟了一小块的葡萄园。最初的时候,这位有着“诗人的面孔与钢琴家的手指”的极富善心的医生,只是希望利用这些葡萄治疗他病人的贫血症。没有想到,后来,他的名字被印上了酒瓶,成为了整个澳大利亚最知名的红葡萄酒品牌。这位医生,名字叫做奔富 Penfolds



今天奔富酒庄的主要生产区域,早就已经搬迁到了更加适合葡萄种植的芭萝莎山谷之中。但是,Magill这一片极具纪念意义的区域,还是被很好地保存了下来,甚至还有极少一点的高端系列产量。今天的Magill Penfolds Winery,与其称之为酒庄,也许说是一个小型南澳葡萄酒历史博物馆更为合适。所以,我想,没有哪里比这个酒庄更适合作为我这一次红酒之旅的起点了!



似乎一提到澳大利亚葡萄酒,大部分的中国人都会想起奔富。不得不说,这个品牌在中国的经营得之成功,让人觉得无以项背!



奔富Magill庄园这里,所有的建筑还保持着当年的模样,当然,大部分都已经不再用于葡萄酒的生产。只是,当年酿酒是热火朝天的影子,似乎依稀还可以从仓库、烟囱、甚至是葡萄田间找到。



现在的奔富Magill庄园大部分的仓库、工厂都开放给游客参观,甚至有一些通过一些内部的改造,变成了内部装修极有特色的品酒室,或是私人餐厅、酒窖,但是并不妨碍大家站在这样具有年代感的酒窖门口,想象着酒瓶上写着这些年份的那些老酒,曾经从这里出品;若是留到今天,说不定有机会赶上一瓶独一无二的珍品。



哈哈,我知道你要笑了!葡萄酒不同于其它的烈酒,因为橡木塞的原因,大多数的古董酒放一百年早就不能喝了。不过也有特例,比如业内耳熟能详的百年拉菲,哈哈!如果管理完善,而且运气不错的话,也许也会遇上一支美轮美奂的百年好酒,所以,祝你好运啦!



在坐下来喝酒之前,这个酒庄wine tour最赞的部分,就是会带我们去参观当年制酒的工厂内部,详细地讲解葡萄从采摘下来之后,挤压、发酵、装桶、混酿的过程。



关键在于这里提供中文的讲解,打破了语言障碍的屏蔽,面对这些货真价实曾经生产过最顶级葡萄酒的设备,所有原来只存在于纸面的酿酒流程图,瞬间就变得形象而真实了。



展厅里的这些木桶,也都是当年曾经加入过生产的,为奔富这个品牌出过一分力的。而且,听说现在,这里面还罐装有陈年的波特酒,等待着被开启的那一刻。

在酿酒的过程中,桶的新旧程度很关键,当然,葡萄的品种、质量、容器的大小、酵母的品种、调酒师的喜好……这些无一不会影响酒的口感。



然而,作为新世界酒的担当,这里毕竟不同于法国。在波尔多,随便哪个酒庄都是好几百年的历史,还有各种个性的古堡名,可以用来命名自家庄园的葡萄酒。

但是,新世界酒有新世界酒自己的特性。不能说旧世界酒就一定高大上,新世界酒就一定年轻浅薄;当下的南澳,一样注重历史的传承,老藤的培养,还有所有制酒的细节——在奔富,葛兰许系列(GRANGE)的每一个木塞,都是人手,用栎木细细地打磨出来的。



关于葡萄酒,我最爱的一点就是,这里可以没有标签。

你可以不懂专业知识,你可以有自己的喜好,没有人会因为你喝不出酒的价值而嘲笑你;因为每个人心目中都有属于自己的那一支;打开每一瓶的葡萄酒,香气、口感、酸度,每一个人的评分,无论高低,都是它自己的第一感受,都是正确的;因为这是非常主观的一个观感,是享受的过程,而不是考试!





提到GRANGE,这是整个奔富品牌中最高品级的系列,也就是最贵的,部分就是在这个酒庄生产的了。当然,我们不以价格来标签葡萄酒,但是至少说明,喜欢这个系列的人最多。



我一直以为GRANGE是Grande,Great、Grand的意思,有点像法国酒里Grand Cru的意思。真正地走进奔富才知道,原来并不是。原来GRANGE跟707、407一样,指的是奔富酒庄当年的一个酒窖的名字,是最早的在葡萄田里的小石屋的名字。从某一个角度上来说,GRANGE代表了澳洲葡萄酒的传统酿酒技术,一切澳洲葡萄酒的特点都能从其身上找到。



今天,最贵的一瓶GRANGE曾经被拍卖过300万人民币的价格。这个令人咋舌的价格充分体现了中国人对于奔富的喜好,同时也说明,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谁说新世界的酒就没人爱?



终于到了整个Wine Tour最令人期待的环节,就是品酒啦!

从白葡萄酒开始,雷司令、霞多丽,然后到奔富的各个红葡萄系列,407、150、389……一边品一边听,今天终于搞明白了所有这些数字后面代表的意思,Bin 407是多产区混酿的赤霞珠,Bin 150是单一产区的设拉子,而Bin 389则是赤霞珠与设拉子的混酿,当然还有Bin 23,主要是皮诺品种的……而在这些没有任何规律可言的命名数字之前,有一个前缀Bin,就是小酒窖拱门的意思。



晶莹剔透的高脚杯里,宝石般圆润色泽的液体,在杯子里轻轻地打着旋,如同层层花瓣慢慢地依次盛开,也如同空气中温暖香甜的气氛,浓浓地化开……

新世界酒丰富的果香,柔滑的入口感觉,在一呼、一吸间充盈鼻腔、再在口腔中温润。那一瞬间,感觉很满足!奔富之所以在中国那么火,总也不会是徒有虚名的!



微醺,走出酒窖。阳光下的葡萄田间,有盛开的薰衣草!“好有法国的风情啊!”同伴说!



是呢,像法国,却不是法国。

在旧世界里,葡萄田间的浪漫,被赋予了许多的规则与禁忌。而今天的新世界,却更加的多元化与丰富。就好像在同一个产区里,可以有多个品种的葡萄混种;就好像在酿造时,可以根据调酒师的调性,随性选择过桶的时间,来控制成熟葡萄的果香与窖藏时间的平衡。

在这里,一切都是有可能的;而惊喜,通常也就在这里!

新世界,旧世界,都是葡萄酒的世界

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梦想之地,有的是西藏,有的是南北极,还有的,也许只是曾经去过的某个海岛……其实目的地没有好坏高下,就如同葡萄酒的品鉴一样,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那一瓶酒,没有高低档次,也无需要纠结什么新旧世界!

是啊,葡萄酒的品鉴与旅行,在某一个程度上,仿佛异曲同工。所有的选择就只需要跟随你的心就好了!

外行如我们,还在做什么新旧世界之争,而其实在葡萄酒的世界里,早就已经天下大同!



Great Wine Capitals,这是一个全球性的联盟,旨在加强全球知名葡萄酒产区之间的联系与交流。这个联盟包含十个国际知名的葡萄酒产区,包括南澳州、美国的NAPA,法国的波尔多,西班牙的Rioja,瑞士的Lausanne,德国的Mainz,阿根廷的Mendoza,葡萄牙的Porto,智利的Casablanca和意大利的Verona。

今年,这个全球联盟一年一度的峰会在阿德莱德举行,我有幸作为唯一一位来自中国的嘉宾参加了大会的颁奖晚宴,见证南澳州成为“世界葡萄酒之都”的那一刻。



晚宴在阿德莱德市区的植物园举行。这倒是一个很新鲜的宴会举办地。初春的阿德莱德,气温还是有些不那么友好,特别是太阳下山之后。

穿着晚装的女士们,每个人优雅地举着一杯冰得恰到好处的气泡酒,站在冷风呼啸的花园之中。嗯,我只能说,大家对葡萄酒都是真爱!



中国,正在崛起的葡萄酒市场,也是所有这些联盟酒区最重要的消费者市场,没有之一。

很荣幸能够参与到这场全球的葡萄酒界盛事之中,见证一年一度的颁奖典礼。也希望有朝一日,我们中国产区的葡萄酒也能加入其中,让更多的外国人了解与品尝。





来自西班牙的Marta告诉我:这是Great Wine Capitals第一次在澳洲举办年会。

以往的旧世界葡萄酒,注重工艺与传承,讲究固定产区,在葡萄的生产过程与酿造过程之中严格把关,坚持传统的工艺,以确保葡萄酒的质量与口感。而新世界的葡萄酒,以美国、澳大利亚为代表,则更推崇科技管理与技术革新,用更新颖的方式来推广,将酒庄旅游加入到产业之中并做到极致,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让更多的人了解葡萄酒、亲近葡萄酒文化,同时也带来了新的销量。

回国以后,Marta还专门给我写了邮件,谈到了她在南澳酒庄参观的一些感悟。世界在变,新旧世界的葡萄酒产区风格都更加地成熟与越发得风格明朗。打破藩篱,互相了解与学习,才是葡萄酒世界的未来。



殊途同归,新旧世界的葡萄酒,终将走向大同。

BTW,那天晚宴Fine Dinner的葡萄酒与配菜简直太完美了!绝对是南澳州“世界葡萄酒之都”新头衔的完美佐证!

芭萝莎山谷,喝酒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当书中看过的风景照进眼前的葡萄园,当每一段死板的风土文字化作阳光之下灵动的葡萄藤蔓,我想,这便是葡萄酒旅行的意义。从那些葡萄藤之间走过,对比不同品种葡萄叶片细微的区别,看一看果农与葡萄园之间的亲密关系,再闻一闻今年新启用的木桶的香气,如果再能对比地品尝一下庄园里的新酒、老酒,你就会明白,其实,葡萄酒是一个有生命的所在,它是立体的,是缤纷的,是丰富的……



芭萝莎山谷在阿德莱德往北大约1个小时的车程,因为这样远离海洋,气候相对炎热、早晚温差比较大,所以非常适合果味浓郁的设拉子与雷司令的种植,这里也是目前南澳州最重要的产区之一。

这一天,我们将在芭萝莎山谷地区走访四个酒庄。

#圣雨果酒庄#



汽车开过一整片青翠新鲜的葡萄园之后,停在了一处古朴精致的小屋之前。

前一晚的宿醉仍未完全驱散,毕竟那一场疯狂而又盛大的派对,那么些顶级的葡萄酒,不是在哪里都可以轻易遇见的!但是阳光之下,心情爽利,很快我又开始期待这个很有个性的品牌能够给我带来的美好了!



圣雨果酒庄本身的历史不长,St Hugo这个品牌诞生于1983年,在这个讲究传承与年代的行业里,真的只能算是年轻人,但是据说这一片葡萄园与其中的建筑都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了。



这里混杂了来自于全澳大利亚最古老的酿酒家族-格兰姆家族的DNA(Hugo这个名字本身就来自于Louis Hugo Gramp),还有来自于它们的同系列品牌Jacob’s Creek酒庄的传承(圣雨果本身就是杰卡斯酒庄的高端系列,这里有很大一片的葡萄园曾经属于Jacob's Creek),更多的,还有来自于新世界产区独一无二的创新思想、超群气度!



这个建筑在葡萄园中间、270度落地玻璃的全景观大堂,便是佐证。



这个新颖的建筑设计是在2016年才完成的翻新,不过蒲一露面,马上便获得了南澳州旅游局当年颁发的最佳葡萄酒庄旅游奖项。年轻的品牌,有历史有故事的葡萄藤,能组合出一篇怎样的故事呢?



酒庄的Wine Tour从阳光下的葡萄园开始。这里的葡萄园不大,但是有个很特别的地方,就是每一株葡萄树上都挂着一个小名牌。





原来这一批都是在2016年建这片庄园的时候种下的葡萄新藤。庄主细心地将每一位参与建设的员工与他们的家人的名字留在葡萄园间,看藤蔓蓬勃生长,看酒庄蒸蒸日上!



这棵树光秃秃地站在那里,摸上去手感有点儿粗糙的外皮被整片揭开了去,让退去外皮之后的树身非常地光滑。这是什么树?为什么要剥去外皮?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栓皮栎,它厚重的树皮就是制作葡萄酒软木塞的原料。用这种树皮加工出来的木塞柔软而富有弹性,接触酒液后会处于膨润状态,可以良好地密封酒瓶,阻隔空气的入侵;同时,软木塞有很多细微的孔隙,虽然经过挤压会消失,但在漫长的贮存岁月里,这些“消失的孔隙”却可以使葡萄酒能够维持适度的呼吸。

好的葡萄酒是用原块软木做瓶塞,而低价酒则为了控制成本就用碎木粘合做成塞子。

原来,单单只是一个软木塞就有这么多的学问。



回到正题,还是品酒。



在南澳的这些天里,我大概喝了上百种的葡萄酒,每喝一种酒都伴随着一段讲解,或是一段故事,来自于酒庄的工作人员,或是推荐的朋友,通常还伴有美食的搭配。

中文的“美酒”两字常常会用来形容葡萄酒——嗯,想象一下,这两个字如果用以形容辛辣的白酒的话有人会暗笑——;我想,这大概还是因为葡萄酒的甜美,来自于水果的风味与香气,最终还有甜味催化琼浆,让大家举起杯子来,就有美的感觉吧!



圣雨果酒庄的Wine Tour,推荐品尝其庄园最有特色的六款。从果香味十足的设拉子,到有复杂香气,口感已经趋向于传统旧世界制作的赤霞珠。最特别的是,期间竟然还有一款没有贴标的酒,为什么?顿时把人的好奇心全都勾起来了!



我们坐在阳光通透的落地玻璃前,窗外翠绿的葡萄藤在远远地观望着我们,品鉴它们的衍生之物。

我依然记得当天喝到的头三款,都是设拉子。

第一款来自于2016年,年轻富有活力,鼻腔未及杯沿,就有浓郁的红果果香扑鼻而来,虽然口感不复杂,回味不太长,但是水果的香甜与细微的香草香气,饱满地让人为之一振。用这样的一款酒,作为一天的开场,我觉得很可以。

后面的两款是10年与09年的设拉子,超过五年的存放,让酒体入口的柔和程度令人有惊喜,浓郁的黑加仑香气,完美达到了果香与年代感的平衡。我很少有喝到窖藏这么多年果香仍如此丰厚的葡萄酒,而这两款,又是不太一样的口感,一款偏熟果的香气,柔和、顺滑,一款又偏丰富的层次,有樱桃与可可的味道。总之,无论是哪一款,都是红酒桌上的上品,完美地诠释了南澳大利亚特有的设拉子的特色。



而后品尝的三支,都是不同年份的库纳瓦拉赤霞珠,特别是那支并没有贴标的酒,其实是今年刚刚装瓶仍未开始售卖的16年酒。

没有想到,新鲜的16年赤霞珠却有着柔美的单宁,这几乎打破了我对澳洲赤霞珠的认知度。而且强烈的果香伴随胡椒、烟熏的香气,直接、热烈,让人感觉遇到了一位热情似火的澳洲美女,走在阳光下的海滩之上。

“你觉得这款怎么样?”“这是一位性感而又热情的美女吧!”侍酒师咯咯笑了,看起来她挺满意这个答案的,“我太开心你喜欢她了,因为这款酒马上就要上市了!”



我与这位侍酒师聊得挺开心的,因为她负责给我介绍好酒,我负责赞美它们。没有人不喜欢别人赞美自己的产品,如同亲儿子一样的产品。不过说实话,作为我在芭萝莎参观的第一个酒庄,圣雨果带给我的惊喜远大于预期,这里的酒打破了年代带来的藩篱,新酒并不简单,而老酒依旧甜美,是一个非常值得推荐的去处。

#Jacob’s Creek#

Jacob's Creek 杰卡斯酒庄,其实就在圣雨果的旁边,穿过一道形同虚设的栅栏门,便是了。



这个由德国人创建的葡萄园,以William Jacobs和流经这一片葡萄田的一条小溪的名字来命名的酒庄,今天已经是整个澳大利亚瓶装葡萄酒销量第一、出口量第一的佼佼者。在国内的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到这个品牌的酒,几乎可以说是耳熟能详的一个品牌。

之所以获得了这么多的第一,德国人特有的严谨、技术流当然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而大规模工业化的生产和极具创新的营销思路也是很重要的,嗯嗯,产量……更是不能忽视。



杰卡斯应该是拥有整个芭萝莎山谷里最多的葡萄园的酒庄了,当然,还有很多别的产区也为其提供优质的葡萄。但是,在葡萄田间美美地吃一顿之前,我觉得可以先享受一下这绝美的田园风光,毕竟,澳洲的阳光这么美好!



想象一下,在丰收的季节,漫天盖地的黄叶,其中点缀着如星星一般的黑色葡萄串,那该是一种怎样的美好!



虽然现在,中国已经是葡萄酒的消耗大国,但是对于葡萄酒的文化,其实国人还有非常多的误区。

“你们中国人,喜欢喝什么口味的葡萄酒?”头一天晚上的宴会上,有不止一个人问过我这个问题。

“嗯,to be honestly,大部分的中国人还是迷信品牌。”我诚实地说明了现状,“当然,著名品牌之中比较经济实惠的系列会更好卖!”

“哈哈,难怪奔富的生意这么好!”问的人笑了,我也笑了,却略微感觉有点心塞。其实,喝酒就是一件快乐的事情,怎么开心怎么来,无论你是喜欢它的品牌,还是口味,甚至只是香气,只要你喝得舒心,那就对了!



其实,新世界酒在中国很容易地打开销量,其实也跟大部分国人的饮酒习惯是有关系的。中国人喝酒,多半在餐桌上,而中国菜的食材,又多数口味偏重,这个时候再喝口感复杂的旧世界酒,特别是需要慢慢品味层次、木桶香气的,基本也是很难喝出其中的奥妙的。但是如果口感偏甜偏果香,容易入口,简单、直接、欢快的话,那便一下子引起喝酒者的共鸣。一桌子吃饭的人,一旦有人表扬:这个酒好喝!那主人便必然觉得脸上有光!

而Jacob's Creek的入门级酒,之所以抢占了大份额的市场,就是抓住了这一点。





从起泡酒,到雷司令、长相思、霞多丽、慕斯卡特,再到澳洲最特色的设拉子、赤霞珠、皮诺,甚至是稍偏甜的添普兰尼洛……澳洲人几乎将自己的果园变成了实验室,什么品种都尝试一番。结果还真的有不少独一无二的品种在这里扎根生长、并发扬光大,转而成为了澳洲的特色。



考虑到一天四个庄,时间实在是太紧张了,所以在杰卡斯我们直接选择了用餐,而跳过了wine tour。



杰卡斯酒庄的午餐套餐跟它入门系列的葡萄酒一样,都是批量生产,以满足大多数人口味为标准的。配餐里只有每人一杯的葡萄酒,是可以彰显你的个性化,体现不一样口味的。考虑到主菜的牛排,我选了一杯来自于13年的赤霞珠。如我所料,非常富有品牌特色的甜美,挺适合今天的菜肴的。





烤蔬菜、煎牛排,看似简单的菜肴,配上合适的葡萄酒,带来充沛的满足感。在这样风景优美的环境下,终日有美酒美食的陪伴,生活,就是如此简单直接的快乐!

#奔富芭萝莎酒庄#

从杰卡斯酒庄,到奔富在芭萝莎的体验中心,开车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



巨大的厂房,高耸的蒸馏罐,无一不在宣示着澳洲第一葡萄酒品牌的地位。就连酒庄里的体验中心,也是整个南澳州最大的。



既然来了奔富,自然得要喝几杯再走吧!



而我们的奔富行程,却不仅仅是品酒这么简单。

自己动手,调配一支最适合自己口味的葡萄酒,也许比一个简单的wine tour来得更有趣和富有参与感一些。



这个课程叫做“亲调葡萄酒之旅”(Make your own Blend)。调酒这件事情,学问相当博大精深,旧世界里一个真正的调酒师,是需要完成专门的硕士课程与学位的;但是调酒又是简单而快乐的,因为没有标准答案,所以怎么调都是对的。“不用太在乎那些比例,只要酒好喝就行了!”嗯,新世界的调酒师,就是这样随性而快乐!




添加图片描



在听完调酒师的简单介绍之后,我们每个人都穿上了白大褂,仿佛来到世界顶尖的科学实验室。

嗯,这真的只是品酒教室,不是化学课……



原材料是三瓶完全不同口感的纯品种葡萄酒,主要是来自于南澳最出名的葡萄品种设拉子、与歌海娜、慕合怀特。老师先让每个人品尝了一下来自于最新年份的奔富Bin 138系列,这个系列的酒就是由这三种葡萄混酿而成的。然后,你可以选择模仿调配这个系列的葡萄酒,也可以根据自己的口味,混酿出一支独一无二的个性化产品。



这简直不要太好玩。设拉子性格暴烈甜美、香气强烈;歌海娜性格柔和、不那么有个性;而慕合怀特则有较重的甘草香味与花香,与设拉子搭配,中和其过于张扬的口感之余,更增加整体的复杂性与坚实感。



学习葡萄酒品鉴的第一课,就是了解各个葡萄品种的香气。对于平时不太常用香料的中国人来说,这是整个课程的第一大难点。“水果味”、“青草味”、“柠檬味”,这些还好说,总还知道一些;“黑醋栗”、“矿物质”、“甘草味”、“汽油味”……拜托,这些都是什么?不过,喝得多了,自然也就稍有领悟,慢慢地,嗅觉、味觉也都灵敏起来。



了解了每一款原料的香气与口感之后,选择自己最喜欢的那一款为主调,再调入其他的口感作为中和,一款只属于你自己味蕾的奔富便出现啦!用量杯仔细地度量每一个品种的刻度,100ml混酿,正好!

还是那句话,没有标准答案,一切只需要随心。



调好装瓶,老师现场帮忙封装。





这一瓶只属于你自己的葡萄酒,就可以带走了!然而,我的那支酒的寿命并没有撑过一周,如此与众不同的体验,自然是第一时间与家人分享了!



亲调葡萄酒之后,奔富的好酒怎能错过?坐进贵宾室,品尝奔富的高端窖藏,确实也是相当难得的机会。



15年的圣亨利,绝对是一款经得起时间考验的特殊设拉子。虽然没有接受新桶的陈酿,但是口感丰腴、有丰富的烤肉香气,伴有悠长的回味。我想,最大的遗憾就是,其实要是存两年之后再喝,也许口感会更佳柔和与丰富。



Bin 707在国内倒是挺常见的,人称赤霞珠中的葛兰许。12年的年份,现在刚好进入了适饮的时间段。酒体饱满、层次丰富、多彩,灿烂的果香与柔美的单宁完美结合。将时间封存进瓶中,它会还你一份期待!



葛兰许就不用说了,毋庸置疑是整个奔富,甚至是整个澳洲产区最辉煌最受瞩目的顶级佳酿。有时候遇到了好酒,你会觉得那些标准的形容香气、味道的词都不足以表达,比如酒体饱满,也分饱满的程度不同。这个时候,我才明白,一个真正的品酒师也不是那么容易担当的,世界上的语言毕竟有限,而真正的美酒,是不会被这些有限的语言所约束的!

#沙普酒庄#

从奔富前往沙普,要经过一排高大的棕榈树。这本不是本地的植物,是沙普酒庄的工人们在20世纪初经济大萧条的时候种下的。而棕榈树的后面,全是一望无际的葡萄藤蔓。阳光之下,微风拂过,葡萄叶片摩擦,发出“哗哗”的响声。



这是葡萄产区最好的时间之一。新鲜的葡萄开始种植,可以看见有初长成型的葡萄挂上枝头;天气不冷也不热,跟葡萄一起,享受阳光的馈赠,也是舒适的;最最重要的是,过桶酿造两年的酒刚刚上市,新一批的葡萄酒,开始站上货架,等待着伯乐的出现。这个时间,正是尝遍产区好酒的时候!



但是,这不适用于沙普(Sepperltsfield)酒庄,因为在这里,酒是越陈越好,无论什么时候来,它都在那里等着你,欢迎你!

沙普酒庄,大多数人都是为了尝一口自己出生年份的波特酒而来!



1878年,为了庆祝酒窖的建成,Seppletsfield的第二代主人,波诺.塞佩尔特,精心挑选了500升最好的波特酒,保存在一个橡木桶里,计划在100年之后再打开。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想法,让他决心去做一件自己永远也不会看到的事情呢?现在,没人能够说得清这事为什么,但这件事情就像是整个酒庄的一个仪式一样,一年一年地传承了下去。

这个酒的名字,就叫做“百年帕拉”!





走进地下的这个酒窖,从1878年开始,一直到2018年,整整140年,140个橡木桶整整齐齐地排列着,不动声色地展示着时间的厚度。

当然,1878年的那个桶早就已经空了。波特酒在陈年的过程中会慢慢挥发,到了100年之后,所剩无几。



“你是哪一年出生的?”侍酒师举着一个小杯子问,“虽然问这个问题有些不礼貌,不过我会带你去喝你想要的!”



浓稠的波特酒,经过了几十年的陈酿,已经变成了琥珀色,像蜜一样的香甜,像糖浆一样的粘稠。酒精的味道几乎没有了,但实际上,这可是真真切切的烈酒,就好像穿着时髦的老人家,透着岁月的沉淀,却谦虚、温润。



“你还想要喝哪一年的……”嗯,太多了!自己出生的年份,父母出生的年份,小孩出生的年份……每报出一个数字,便能得到一小杯,将那个年代的印记留在齿颊之间。



一百年,可以改变的事情太多。

1918,欧洲仍在一战,我们还没有开始五四运动。而今天的中国……翻天覆地!

不过,喝酒没有历史那么沉重啦。相比旧世界的严谨、欧洲的elegant,澳大利亚人对于葡萄酒的看法,可能更对我的胃口。简单、直接、欢快,不站队,不为喝酒而喝酒,酒也不分新旧和对错,只论喜欢与否,开心与否!

是否喜欢,才是衡量一款葡萄酒好坏的唯一标准!

南半球的圣诞节,阳光下的圣诞节

那天上午的原计划是要去阿德莱德山的动物园与酒庄,结果临出门的时候听说原来这一天,是阿德莱德一年一度的圣诞大游行!一年一度耶!果断放弃去动物园的计划,加入到游行的欢乐海洋之中。



这一天的阿德莱德市中心广场,变成了游乐场一般的所在。



说实话,真心没有想到阿德莱德能有这么多的人。这应该是全城出动的节奏吧,将主干道也挤得水泄不通!

可是现在才11月,新西兰怎么就已开始圣诞大游行了呢?其实,这是一种西方文化中人性化的安排。



本地人说,圣诞节在西方不仅是一个宗教的节日,它也是家庭团聚的日子,度假休息的日子,就好像中国的春节。所以,在十二月份圣诞节前后的日子,许多公司会停业停产,许多人会选择休假,出外旅行度假,或探亲访友。这样,同城共庆的气氛将会‘冷清’。为了不妨碍私人时间和家庭乐,圣诞游行‘必须’提前举行。在阿德莱德,每年11月的第二个星期六,便是圣诞游行的时间。





最可爱还是这些孩子们,今天是他们的节日。

在正式的游行开场之前,大家都散布在街道上,用彩色的巨大粉笔在地上或写或画。不同于中国家长的各种紧张,老外的孩子们都是散放在大街上,爱躺躺,爱坐坐,喜欢爬也没问题,没有人会担心不卫生、搞脏衣服什么的,感觉气氛就是一片祥和。





这一天阿德莱德的气温也非常给力,阳光正好,穿短袖也不觉得太凉。阿德莱德的孩子们迎来了一年中最欢乐日子——圣诞游行!全城人民用主题花车、盛装舞蹈、经典童话故事、绚丽缤纷的色彩,集体迎接圣诞老人的到来!圣诞老人的到来,也宣告南半球的夏日圣诞季正式开始啦!



澳大利亚的圣诞节,永远都都不会是白色的,却别有一番滋味。



帅气的女骑首先走上街道。



骑着白马来的,果然不止有王子,也不一定是唐僧,原来还有美女!



当然,美女也远不只有女骑。这一天的活动里,应该整个城市里的漂亮姐姐都出现了吧!



女骑、乐队之后,花车开始登场。据说今年的游行花车车队单是派对整整排了3公里长,非常壮观。



所以原谅我的刷屏,一个多小时的花车游行,我拍了不下300张的图片,阳光又好,每一张都难以割舍,选择困难症的我几乎都想要崩溃了!



今年的圣诞游行,从早上十点开始,预计是要一直欢乐到中午的十二点,简直就是全程最嗨盛事。

对于原本只是打算来喝酒的我,能够偶遇上这样的盛事,也是非常幸运的呢!



感觉坐在车上,被玩具包围的孩子,应该很幸福吧!





最佩服的是敬业的小丑们。每一个经过我们面前的小丑,无论带着什么道具,都是超嗨的,跟每一个孩子握手、互动,做游戏,一路进入角色,丝毫都不会跳戏!





苏格兰风笛队伍似乎特别受到当地人的欢迎,全场大概出现过不下5个的苏格兰风笛队。据说在澳大利亚,许多城市都有专门的风笛组织和俱乐部。这一特色也代表了早期苏格兰移民继续传承着他们的苏格兰文化。

所以,队伍中既有两鬓斑斑的长者,也有年轻帅气的小鲜肉。









各个花车的方队,分别来自于学校、公司、社区等等不同的组织,大家各施奇招、想象力丰富。不得不说,为了一个圣诞节的欢乐游行,大家伙儿还真的是很拼呢!





大家都很熟悉的星球大战武士们,一登场便引起了周围孩子们的轰动!













当然不能少了大长腿们。



这两个坐在怪兽怀里的小公主,一定收到了不少艳羡的目光吧!感觉很温暖呢!









无论是美女,还是小丑,一概卖力演出,为这场大派对增色不少!



身边的小朋友的笑容也让人感觉好可爱,好温暖。















花车太多,每一个都各有特色,就不再一一奉上了。

南半球的夏日圣诞节,即便没有白色,也是美好与欢乐的!一起狂欢起来吧!

红酒?还是啤酒?这是个问题

为了一年一度的圣诞大游行,我放弃了阿德莱德动物园的考拉与袋鼠!嗯,其实我一点儿都不后悔,毕竟这样盛大的庆典可遇而不可求,而考拉和袋鼠,它们又不会走,它们总会在那里等着我的……

一成不变的旅行有什么意思?就是因为有了这些预计不到的意外,每一段的行程才会独一无二而充满惊喜!



阿得莱德市区向南开车,不过30分钟车程,有一处完全跳戏的小镇。这是一个叫做汉多夫Hahndorf)德国小镇,当地人称德国村。1838年,一位德国船长Hahndorf发现了这里,并带领了一群普鲁士人和东德移民来此定居,落地生根。这样算来汉多夫德国村的形成已经有一百七十多年的历史了。如今,它不仅是阿得莱德山最著名的小镇,也是澳大利亚最古老的德国移民居住地。



呃,你问我为什么要来澳大利亚体验德国风情?因为这也是阿德莱德历史的一部分,这个被欧洲移民从无到有建设起来的城市,本身就是一座大的地球村。不一样文化的和谐融合,才是这个城市最精髓的地方,





春天的阳光,给这个只有一条街道的小镇带来了和煦的温暖。澳大利亚,还是德国,有什么关系吗?



尽管时空不断变迁,汉多夫仍保有其原有的特色。走进小镇,主街道上的面包房和香肠店弥漫着浓烈的德国风味,许多街旁的建筑物仍保留百年前的风格。处处都展现了德国式的风情。



而这间Hahndorf Inn则是小镇上最受欢迎的餐厅之一。仍是上午,未到吃饭的时间,街道两旁的桌椅上已经坐满了一手啤酒一身阳光的游客们!



餐厅里面也不小,全是木制结构的桌椅,十足的德国风情。



一位穿着传统服饰的姑娘在大厅里唱着来自于故乡的歌,空气中弥漫着德国香肠与猪手的香味。



嗯,不同口味的鲜啤酒,任君选择。这让人有些纠结,等一会还要去酒庄呢,现在就开喝啤酒,你真的确定吗?



等会儿等会儿,这么大的一盆,香肠、面包圈、熏肉、土豆泥,还有比我脸都要大的猪蹄,你确定这是一份双人套餐吗?噢,什么?套餐里还包含了两杯啤酒?我滴神啊,德国人的胃口都这么好吗?

Hahndorf Inn德国餐厅

地址:35a Main Street, Hahndorf SA 5245

电话:+61 8 8388 7063

点餐的时候份量记得按人头除二!

黛伦堡,异军突起的新派酒庄

其实这一次来南澳大利亚,我最期待的酒庄并不是奔富,而是位于迈克拉伦山谷之中的黛伦堡。在头一天晚上的Great Wine Capitals的晚宴上,黛伦堡酒庄的屡获大奖也再一次地印证了我的期待。



对,就是这一座犹如艺术馆一般的立方体建筑,黛伦堡酒魔方,伫立在葡萄田间,时尚而富有设计感。





乍看上去,这般的时尚,与崇尚传承与历史的葡萄酒行业的调性似乎有些格格不入,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个设计,却是对葡萄酒庄的另一番诠释。

有时候,一个行业的藩篱,恰是需要这样的突破,从而成为新的标准。

这在中国,大家应该也是不难理解的。



其实,早在之前那晚的酒会上,我就“偶遇”了来自黛伦堡的市场部经理Olivia。真的是“偶遇”,因为地点在洗手间,而且我并未提到将要去参观黛伦堡的行程,只是聊了一下中国的饮酒文化以及黛伦堡的设计。但是,Olivia却给了我很多不一样的想法。





“黛伦堡酒魔方”上下五层,图片发在朋友圈,有人问,这是集装箱建筑吗?

呵呵,不是哦,不过确实极富设计感!



而实际上,酒魔方的内部就是一个艺术博物馆。

一楼的气味博物馆,收藏了跟葡萄酒相关的几十个气味。有点像我们学品酒时候的“酒鼻子”。熟悉葡萄酒的味道与香气,来自水果、来自土壤、或是来自于木桶、空气……每一支酒,因为这些气味而变的立体而有生命的力量。



搭乘电梯直达五楼,这是一个公共的品酒区域。仅需要几个澳币,你就可以坐在这里品尝来自黛伦堡酒庄的各种佳酿,还有专门的侍酒师来给你详细讲解每一支酒背后的风土、人情、故事!



不得不提的还有这里的吧台。如果你不赶时间,一定要在这里坐一会儿。整个吧台是由二十多块的显示屏组合而成,坐在上面喝酒,会看见一位裸体的女性从你眼前的屏幕上游过。美酒、美景、美女,在这里喝酒,真正达到全身心的感官刺激。



下午的时光,斜阳透过通透的玻璃,照进这个立方体。红酒在杯中摇晃,爵士乐在阁楼间若有若无地飘荡,举起酒杯对着夕阳,慵懒地等待微醺的状态。



而玻璃之外,是一望无际成排的葡萄藤和茫茫山丘。迈克拉伦山谷,一侧是山,一边是海,温暖而阳光充沛,地中海式的气候非常适合果味浓郁的葡萄,特别是设拉子。



若是想要安静品酒不被打扰,这里以及楼顶的天台上也有专门的沙发座位,可供参观者小憩。就连室内的家具设计,这里也是如此地不走寻常之路。



不得不说,自从在建筑上独树一帜,用高科技与高颜值打开了一扇新的酒庄旅行之门之后,黛伦堡这个品牌就成为了南澳州葡萄酒旅行的新宠,越来越多的游客趋之若鹜。可是,仅有华丽的外表又怎么能够留住这些苛刻的饕客呢?



其实黛伦堡,本就是迈克拉伦山谷中最好的酒庄之一。超过100年的品牌、200多公顷的葡萄园、不走寻常路的原生态葡萄种植,让这个庄园的酒有着非常独特的香气与风味。



作为下班之前的最后一波客人,我和我的小伙伴得到了来自中文侍酒师的特别照顾。嗯,我也就大概喝了20多款的酒吧……

霞多丽、皮诺混酿的气泡酒,酸度足够,有丰富的柑橘、青柠香气,特别适合大夏天的下午,轻轻一口,就能带来夏天海滩的阳光与热烈!

不同年份的雷司令要对比着喝,新鲜年份的清爽简单,11年的则柔和了酸度;

还有很多很特别的小众白葡萄品种,比如原产于法国的维欧尼(Viognier)和瑚珊(Roussanne),在法国都算是小众的品种,在这里都可以看到。嗯,这也是我第一次在澳洲的产区看到这两个葡萄品种。

值得一提的还有这里葡萄酒的命名,每个都稀奇古怪让人摸不着头脑,比如说那款17年的瑚珊干白,名字叫做“金钱蜘蛛(Money Spider)”,“大概是因为当年酿酒的时候看到了这种象征财富的小动物吧!”侍酒师说。嗯,黛伦堡的品牌果然就是个性十足,不走寻常路。



红酒的选择就更多了,特别是黛伦堡特有的老藤系列,大多都已经有着近百年的历史。特别是园中100多岁的枯藤,这些年里,一直肩负着酒庄旗舰酒的重任。(枯藤,特指一种感染了霉菌的老藤,它们一半被感染枯死,另一半却依旧能够长出极小又浓郁的果实。)

我请侍酒师帮忙加一点酒,我来拍张照片。结果相机对焦的速度有点慢,生生地倒多了好多。他龇牙咧嘴心疼好酒的表情正好被我收入囊中。“你会红的!”我说。“哈哈,我不想要红!我就想要安安静静地喝点儿好酒!”



完美的老藤之后,必须还要有一个完美的句号,那就是这一支获过无数奖项的甜酒。

其实一般来说,我是不太喜欢喝甜酒的,主要还是要考虑身材,哈哈哈!结果那一天下午,我坐在吧台之上,恋恋不舍地喝了两大杯,不是单纯的甜,如蜜一般的浓浆划过舌根,带来果味的香气,与丝滑柔美的感觉,确实值得收藏。



临走之前不要错过的,还有一楼的洗手间。



连洗手间都装饰成田园的模样。我想,这位特立独行的酒庄庄主,幸亏他生在南澳州!





不管怎样,喝酒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带我入门学习葡萄酒的,是我的一位高中同学,她是一位非常资深的品酒师,在酒圈小有名气。我问她,为什么喜欢葡萄酒?她说,一杯葡萄酒,是打开人与人之间距离的一把钥匙。举杯相碰,人便变得快乐起来,也有了更多的深入的交流。

在南澳大利亚,每一个酒庄里,我们看到的,都不仅仅是葡萄酒,阳光、美食、艺术、笑脸,让美酒更加立体丰满,更加深入人心!

袋鼠岛,上帝的动物园

上一次来南澳,因为时间太赶所以没有来得及去袋鼠岛。这一次终于圆满!

因为突然犯懒不想开车,所以直接在阿德莱德选了一家当地游,两日团,覆盖一些比较经典的景点。结果成为了这次行程的最大败笔。下一次如果还有机会再来,一定要老老实实地自己开车,在袋鼠岛好好地呆上几天,住农场、喝葡萄酒、看无人海滩的夕阳、吹来自南极的风!



袋鼠岛(Kangaroo Island),又叫坎加鲁岛(简直要被这翻译气晕的节奏),是澳洲的第三大天然岛屿。

我们的导游说,这个岛大概有海南岛的大小……这个说法我是不相信的,查了一下资料,说是4405平方公里,而我国海南岛的面积——35400平方千米!导游的话,真心要辩证地听!

从阿德莱德市区开车前往码头,需要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如果不差钱,也可以选择小飞机——嗯,等同于空中巴士,从阿德莱德飞袋鼠岛,空中行程仅需15分钟!

在码头远远地就看见一艘大船停在岸边……



结果,这个才是我们要坐的船。别看这船稍小一点儿,不过这可是一艘全新的船,今年才投入运营。





整个船舱内外,都是崭新的,而且人比较少。

多提一句,虽然只有大半个小时的船程,不过海浪还是相当颠簸的。如果晕车晕船,最好还是吃好药再上船。



袋鼠岛虽然不小,但是地广人稀,已经开发的地区很少。

我们的车在主干道上疾驰,路上的车非常少,几乎很难看到对面的会车。让我想起了去年澳大利亚红土中心的荒漠自驾。有人说澳大利亚是上帝的动物园,动物是主人,人类只是过客。那么,袋鼠岛就更像是一个微缩版的澳大利亚了。

路上唯一的一次急刹车就是因为一只横过马路的袋鼠。它矫健穿越马路的样子,傲娇而敏捷,等我反应过来去拿相机的时候,它已经跑开了!

#鸟类表演#

袋鼠岛是上帝的动物园,上帝也需要与人间沟通的渠道,所以我们先来探望上帝的信使们。(其实就是被安排的行程,大概是因为顺路吧!)



所有这些参加表演的生物,有一个统一的名字,叫做——鸟!其他的问题,我就真的回答不上来了!



这只白色的猫头鹰有一个惊艳的出场。在众人的呼唤之中,这只猫头鹰从树林后的一个树洞中探出头来。难道这个鸟类真的可以听得懂人类的语言?简直太神奇了!



不过这只猫头鹰真的颜值很高,感觉有点像《哈利波特》里面的某一主角!



而这只嘛,相比起它的远方亲戚来说,颜值就输很多了!颜控这件事情,在动物界也是一样的。







其实吧,这些鸟,我一个都叫不上名字——中文名字都叫不上,更别说全场的英文解说了,每次遇到这种需要专业名词的场合,就觉得自己的英文都是体育老师教的。





不过孩子比较开心的,一般都是可以近距离地去接近平时很少见的动物。



以这只凶猛的隼作为压轴好戏。还是哪个疑问,没有笼子没有束缚,为什么明明应该在天空飞翔的鸟类不会逃走呢?还有,平时食肉的鸟类是怎么跟小鸟和平相处的?

太多的疑问,下次还是找一个中文解说吧!

#神奇岩石 Remarkable Rocks#

驱车前往神奇岩石大概还需要一个小时左右。真心建议你慢点儿开,因为这边的风景实在太好。

沿着海岸线一路向西,一边是荒漠一边是数不胜数的海湾,道路蜿蜒,海水变幻着蓝色的深浅,几乎把我眼睛晃直了!要不是因为天气还有点儿凉,真想让司机停车,跳入海水之中!隔很远就可以看到路尽头的神奇岩石。在各种晶莹的蓝色包围之下的,位于大陆一角的碎石堆。



没有人知道这些石头在最初的时候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只是大海与风的力量,将其自然地雕刻成现在这个样子。用大自然的力量塑造的奇特形状与非凡气势!







岩石上的风到底有多大?你不亲自来一次,是不能体会的!可是正是因为有这些风,和海浪,才造就了今天的神奇岩石。



这些岩石本身的颜色,或黄色、或红色,都是石灰质地的。一旦经历风吹雨打,就会很容易风化脱落。所以慢慢地就变成了鬼斧神工一般。



说不定过十年等我的孩子大了,再来这里,石头的形状又会不一样了呢!



其实想要拍好这一块神奇岩石,适合在这里支顶帐篷,从早到晚蹲点。这块神奇的岩石就如自然赏赐的一副画卷,穿梭在时光与空间的交替之中。每天的不同时段,因为时间、光线的变化,都是迥然不同的色彩,绚烂多姿!大自然的神奇曼妙在这里展露无疑!



说到这里,简直就是一腔眼泪!以后再也不偷懒,一定要自驾!!





不管怎样,所有的这些,都是大自然留给澳大利亚这一片土地的馈赠。



蓝天与海的交互,风与浪的歌。让你沉醉在这风景中,不愿走开……



蓝天碧海红石头,值得你来探索!

#天涯海角与旗舰拱门#

远山如黛,在碧蓝纯净的天空中划出一道道温柔的曲线。一顶红帽子就这样突兀地出现在车前的视线之中。



这里是澳大利亚的天涯海角,这里的海岸线千百年来经历着风吹浪打,在这里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小型海湾。我们的司机说,从这里再往西,就是无人区了!



从灯塔顺着台阶往下走,海风卷起巨浪,拍向岸边黑色的礁石。





从袋鼠岛一路向南,就是遥远的南极大陆了。而从澳洲到南极的这一片汪洋,据说也是风浪极大的。从极地吹来的风,裹挟着冷酷无情的味道,把人也吹得东倒西歪!



旗舰拱门就在这片礁石的下面。沿着楼梯走到尽头,一个转弯,便突然出现在眼前。



全赖海水的侵蚀与风化,这座拱门已经在这里存在了好几百万年了!

透过拱门,可以看到波涛汹涌的海面。由于拱门正面向西,如果时间合适的话,可以看到夕阳从门洞中跌落水中的奇景!当然,被司机催着赶着往前走的我们,是无缘这么壮观的日落了!

这一次来到袋鼠岛,预想中的日出日落星空,一个都没有赶上!嗯,这是让我再来一次的意思吗?

#住宿#

晚上住在Kingscot镇上,据说这是整个岛人口最密集的地方,岛上唯一的医院、学校、警察局……统统都在这里!但是,这个小镇位于岛的东北角,距离旗舰拱门、天涯海角都非常非常得远,开车得两个小时。所以,这也就是我们的司机一直催着我们往回赶路的原因了!



如果想要在袋鼠岛上拍日落和星星(最佳地点当然还是神奇岩石),还是要做好开夜车的准备!



袋鼠岛的住宿值得一提,其实选择不多,但是,这里有着据说是整个澳大利亚最豪华的酒店。

当然,我们没有住,不要问为什么,还不是因为穷?不过,镇上的酒店房间不大,还算温馨。



夕阳西下,我们在酒店一楼的餐厅吃了一个海鲜大餐。



来到袋鼠岛怎么能够不试一下这里的葡萄酒!因为地理位置特殊,这里常年气温较低,风也比较大,所以特别适合种植酸度较高的白葡萄,比如说雷司令、长相思,都是不错的选择。

我们选了一支本地的长相思,酸度适中爽口,作为今天海鲜大餐的最佳搭档,简直完美!





一片海景、一抹夕阳,再配上一杯红酒、一份海鲜盛宴,袋鼠岛上的饕餮生活,就是如此的惬意。

可惜,在这个盛产生蚝、贻贝和龙虾的地方,没能吃到淡水龙虾,感觉有些遗憾!——遗憾,就是为了下一次更好的行程!

#海豹湾#

一早起来奔赴海豹湾

看了一下中文的简介,介绍了一下在海豹湾上的“海狮”品种!对,你没看错,海豹湾上看的是海狮,不是海豹!

作为一个好奇宝宝,我立刻打开了度娘,学习了一下海豹与海狮的区别!

1. 海狮没有斑点,海豹身上有斑点

2. 海狮有耳朵,海豹没有

3. 海狮的爪子比较像鱼,海豹的爪更像是猫爪

4. 海狮的脖子比较长,海豹几乎没脖子

5. 海狮能够抬起上半身,海豹不能

所以,海豹湾上的到底是海豹还是海狮,让我们一起近距离地去看一看!



海豹湾的玩法有两种,一种是跟着景区向导一起走到沙滩上,近距离地观赏;一种则是在栈道上远观。价钱当然也是不同的,不过还是强力推荐近距离观赏,毕竟这么萌的小动物,远看根本看不到啥啊……



就是这样的一片海滩,这里是新西兰海狮的主要栖息地。

澳大利亚的海豹湾,住着新西兰海狮……哦买噶!



远远地就看到一群游客,拿着长枪短炮蹲守在沙滩上,不远处是几只躺着睡大觉的动物(暂时未知是啥),被一群海鸟包围。如此人兽和谐的图,也就只有在澳大利亚这样纯自然的地方,才能看到!



沙滩上,还未走近,便看到一只非常萌萌哒的小Baby从海里嬉戏回来,走向自己的家人。

嗯,这次看得非常清晰了,用如同鱼鳍一般的前鳍走路的,这不就是海狮吗?



再看这个,用前鳍支起身体,奋力抬起脑袋的,这不是海狮是什么?



我问带着我们的向导,这些到底是seal(海豹)还是sea lion(海狮)?她说,是sea lion啊!

那为什么叫海豹湾呢?嗯,那大概是因为Seal Lion是Seal的一种吧!

拜托,百度百科上说,海豹和海狮,其实区别很大,完全是两种生物好吧!

作为一个好奇宝宝,我又一次地凌乱了!





不管怎样,这里的海狮确实相当地萌萌哒啦!特别是你看到一海滩呼呼大睡根本不想搭理人类的摊尸状生物的时候……



这只是偷跑出来的玩的!





想找一个玩伴,可惜大伙儿都在睡觉!

向导说,海狮通常都会花大量的时间在海里找食物,远的时候甚至会在惊涛骇浪中游上上百公里,然后吃饱喝足以后回到沙滩上,呼呼大睡超过48小时。真是一种可爱的生物!



看这销魂的睡姿!





海浪拍岸,海鸟飞翔,海狮……在度一个慵懒的不被打扰的上午!其实这好像也是我想要的一个状态,哈哈!



#狂野袋鼠岛#

离开海豹湾,穿过一片连着一片的牧场,前往一处隐匿在丛林中的小屋。这里的春天来得晚,牧场的草都仍是一片枯黄。

牛羊散落在牧场之中,天气不好,天上的密云像要扑将下来,追逐这些可爱的动物们。



在密林深处,有一处铁皮屋子,只有一个女孩坐在其中,等着我们前来。



这是岛上唯一一处可以开着四驱越野车(ATV)穿越丛林的地方。



这帅气的姑娘先给我们做了一个简单的教学。不得不说,确实挺酷的!



带上头盔和风镜,你还分得出谁是谁吗?



不用担心安全问题,各种细节的安全措施考虑得很仔细。即便是第一次骑,也完全没问题哦!



骑着四驱越野车,驰骋在空无一人的旷野之中,这里有着大自然最原始的生存状态,不知道会不会偶遇一些这里的主人。





那个小姐姐带着我们在荒原上奔驰——真的是奔驰,她开得也太快了。每次我停下来举起相机,她们就已经跑出去一公里之外了!还好草原荒芜,隔老远都还能看到!





来到丛林深处,一所很简单的小房子前。小姐姐介绍说,这就是她在这里的家!

哦,离大路大概也就两三公里这样吧!真的是in the middle of nowhere!住在这里会是一个怎样的体验!让我顿时对小姐姐的故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还未来得及问,小姐姐就叫我们:快过来,考拉!

考拉妈妈抱着考拉宝宝在树上睁着大眼睛,警惕地望着我们。嗯嗯,别怕别怕,我们就是来看看萌萌哒的你!

据说原来的袋鼠岛是没有考拉的,后来从澳洲大陆引进了考拉之后,因为气候和环境太合适,又没有天敌,这几年来考拉数量猛增,已经快要把整个岛上的桉树叶子都要吃光了!澳洲人民想了很多办法,比如给雌性考拉做节育,或者是把几千头考拉移民到昆州……不过看起来还是没能阻止考拉疯狂的繁殖。

emmm~把这些考拉移民到中国来怎么样呢?



从丛林里的小木屋再一路向前,骑过一段非常崎岖有着许多碎石的路段,来到一座小丘陵之上。在这里,可以看到远处的大海和荒原。原生态的袋鼠岛,在这里举目无垠!



有人说袋鼠岛很无趣,与世隔绝,连网络都几乎没有!

有人说袋鼠岛很贫瘠,除了荒漠还是荒漠!

这里,与世隔绝远离人群,但却充满野趣;

这里,贫瘠的土地上,除了荒漠还有火山遗迹、浪漫海滩和绝美星空;

这里的主人不是人类而是袋鼠、考拉和海狮;

这里有节奏轻缓的生活方式,有鬼斧神工的自然风光,有自由随性的动物世界,

所以,如果你想寻找一段不一样的旅程,这里正合适!

关于葡萄酒旅程的种种

说到这里,我们这次的南澳美酒之旅就快要告一段落了!



阿德莱德的夜景之下,跟大家分享几个关于葡萄酒旅行的小Tips,希望大家也能够在畅游天下的同时享受美酒,欣赏美酒!

#一年中什么时候去最合适?#

每一年的葡萄收成只有一次——废话!

不过适合葡萄酒旅行的时间却有三次:葡萄采收之前两周左右,采收之后1-2个月内,还有每年开窖的几周!

葡萄的采收季节,每个酒庄都忙于采收和生产,估计没有人有空接待啦!所以葡萄酒旅行最好避开这个最繁忙的时间(不要问我具体的时间,每个产区不一样,最好自己上相应酒庄的网站查一下)。采收前可以拍到满园的葡萄,采收之后的一个月,葡萄园是一片金色的海洋,也是非常适合拍照的!而且秋季的食材也逐渐上市,非常适合当季美酒美食的行程!开窖的时间就比较不太好琢磨了,因为根据每年的葡萄情况不一样,每个酒庄的过桶时间和窖藏时间都不一样,所以这个时间是不固定的,最好也是跟酒庄提前了解一下。

#喝酒还是开车,这是个问题#

一般来说,酒庄都不会在城市里面,所以怎么去酒庄就会成为一个问题。

如果自驾,就不能喝酒;如果喝酒,就不能开车!大部分国家对于酒后驾车都是零容忍,所以建议大家不要以身试法!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1. 找当地的酒庄tour,但是这个比较麻烦,一般一个产区的酒庄tour只含一个酒庄,这也太浪费!

2. 找一个不喝酒的朋友开车!

3. 包车(带司机的)。

4. 品酒的时候把酒吐出来——爱喝酒的人告诉你,这真的很浪费!

所以,根据自己的情况来选择咯!

#酒庄旅行怎么安排#

大部分人觉得酒庄旅行需要大价钱,其实不是的,不同预算有不同玩法。就算不花钱,开车经过酒庄,进去看一看,有些酒庄也一样可以免费试酒。

首先,如果你与哦心心念念一定要去的酒庄的话,一定要提早预约。但是是不是每个酒庄都要预约呢?那倒不是。在我看来,有名气的酒庄未必就是最好的,最好的都在路上。所以,如果时间允许的话,建议可以预约1-2个特别想去的名庄(名庄一定要提早预约),然后路上再找一些看着比较喜欢的酒庄,直接进行试一下吧!

但是当然,如果你想要有更好的体验的话,住在酒庄里,这是最为地道的体验。住在葡萄园,举起酒杯看星空,也许这是世界上最美妙的事情了吧!另外,住在酒庄里,当然也是在酒庄里体验美食,一般来说都是最地道的当地菜肴,比如说南澳的圣雨果酒庄,如果住在这里,你就有口福了!一个完全个性化的fine dinner,标准四道式,每一道菜都是来自当日的菜园或是最新鲜运送,再搭配一款最合适的酒,绝对也是最完美的品味葡萄酒的方式!

葡萄酒旅行,我们不赶时间!

美酒美食再加美景,有些时候,生活不再别处,就在这里!

南澳大利亚,蓝天朗日之下,遍地葡萄园,仰面朝大海,心中有花开!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芬芳南澳,杯酒人生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9-1-8 10:54:33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