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262

失联的飞机

kepu007 于2019-10-21 21:16:57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timg (21)_meitu_26.jpg




1
机场催促旅客登机的广播,一遍又一遍地播送着。看了看时间,邹正雄教授这才意犹未尽地关上手机,向登机处走去。
这么跟你说吧,这是一次有着深远意义的特殊旅行。为了挽救日益枯竭的粮食问题,邹正雄代表权威机构,前往球国洽谈一项优秀超级水稻品种进口项目。据农业专家考证,目前大量农田荒废,农民或进城打工,或转向其他行业,粮食收成大大减少。因此,很多粮食只好依赖进口。如果进口了球国这种优良的水稻品种,那么,在不久的将来,大米依靠进口的历史,将成为过去。
邹正雄曾经到球国考察过,这类水稻品种,可以说是当今世界上最先进的高产杂交水稻。亩产产量高,稻米质量上乘,是目前国内普通水稻的三倍。
临行前,妻子刘小兰缠绵着邹正雄,一直不想让他离开。好像这是一次生离死别的旅行一样。这不,刚才临登机了,小夫妻俩的恩爱话语,还一直缠绵着。不过,邹正雄知道,这是一项重要的任务,不能因为小夫妻的恩爱,影响了此次的洽谈结果。
签订了合同,邹正雄为这次出行的顺利,感到十分欣慰。在球国国际机场的候机大厅里,邹正雄给单位去了电话,报告了合同签订情况。同时,也给刘小兰打了电话,说是马上要登机了,让她放心。
想到不久的将来,国人将享受到这种优质稻米的恩赐,邹正雄的心中,自豪感油然产生。
波音737客机是晚上11点准时起飞的。由于是晚上,乘客都比较疲惫。飞机一起飞,大家喝着饮料,用了晚餐,马上进入了梦乡。邹正雄也感到十分疲惫,缓缓地闭上眼睛。虽然他还没有真正睡着。但是,他感到十分奇怪,他今天可是整整休息了10个小时,按说不可能困顿到如此地步。邹正雄想,也许是精神放松了,人的疲惫感就自然而然地袭击脆弱的神经。也好,现在好好休息一下,到了北京国际机场,再回到家里,也就明天下午了。
邹正雄的脑海中,一直在编织着回家后的情景。刘小兰和他一样,都在科研单位工作。当然,也都属于国家相对机密的单位。这些单位都肩负着国人的民生大计。比如粮食,比如机密软件芯片等等。
要是以往,邹正雄都带着秘书。此次涉及到很多机密的事情,为了安全起见,邹正雄征得单位领导同意后,决定单独前往。大家知道,粮食问题就是一个国家的安全问题。率先得到这种优良品种,就等于掌握了粮食生产的大方向,国家安定也有了根本保障。邹正雄是水稻专家袁隆平的得意门生,这种特殊的任务,就非他莫属了。
让粮食进口,成为历史吧!邹正雄的脸上带着微笑,也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突然间,波音客机在云层中摇晃起来了。邹正雄几次想睁开眼睛看看,却打不开沉重的眼皮。可是,飞机急速的下降,还是让他迷糊的思维中,慢慢地感觉到了。不好,飞机出现故障了。过了一会儿,邹正雄终于努力睁开了眼睛。但是,机舱里的人们,都在安然入睡,没有谁会联想到飞机马上就要失事了。
诡异的事情一直在发生着,飞机快速地向地面上俯冲下去,降落的速度,让机上的人们有种失重的感觉。这还得了,为什么大家依然没事似的睡大觉,对于飞机异常的降落,竟然没有半点察觉?
“飞机,飞机有问题了......”
邹正雄突然清醒过来了,大声叫喊着。
但是,没有人理会邹正雄的呼叫。连那些刚才还十分勤快的空姐,也没有及时出现在邹正雄面前。邹正雄看一下手表,飞机起飞的时间,才一个多小时而已。为什么空姐们都睡觉去了?不行,得赶快把这个严重的事情,报告给机组人员,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邹正雄想解开安全带,往机头方向而去。可是,飞机持续的高速下降,倾斜的角度成了30度角,让他不敢解开。双手在腰间僵住了。
“机长,机长,飞机下降了......”
邹正雄不甘心飞机就这么下去,这种严重的后果,谁都知道会是怎样。可是,机组人员没有一个理会他。他身边的乘客,都一直处于深度的沉睡之中。
邹正雄绝望了,连忙掏出手机,给刘小兰发出一个短信:“飞机自动下降,机组人员没有反应,我......”
短信还没有发完,飞机一阵激烈地抖动,似乎是向海上冲下去了。这时候,邹正雄的手机掉在地上,“啪”的一声响,手机滑向洗手间的方向,邹正雄也失去了知觉。
                        2
如果不是刘小兰马上向相关部门报告,谁也不知道这架波音737飞机,已经失事了。
接到刘小兰的电话,有关部门马上和球国取得联系。得到的回馈是,球国也知道飞机失联了,他们的地面指挥中心,根本没有收到波音737飞机发来的任何信息。但是,球国相信,如果飞机出现了机械故障而坠毁的话,飞机上两套飞行系统,即使同时停止运作,失灵或其他可能,也会及时向地面发出求救信号。可他们又保证,这种情况几乎不会出现。球国民航解释说,如果飞机遭到人为破坏,也不可能瞬间坠入大海。因为飞机在出现故障之后,可以在空中继续漂浮滑动飞行。机组人员也有时间向地面发出求救信号,通报飞机故障或发生其他意外情况。
可怕的结果是,有人劫持了飞机,因为飞机每五分钟,就会向地面发出脉冲信号。但是,飞机起飞后,就没有向地面发回任何信号。
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飞机的信号会突然中断?
失联,顾名思义,就是地面的民航系统的空中管理中心,无法接收到飞机向地面定时发出的定位信号,以及报告飞机的高度、速度等重要参数。
专家们再次分析,如果飞机出现了故障,那么,飞机上的机师,也可以及时应对,并马上通知需指挥中心,报告飞机现在的情况。就是飞机被劫持了,飞行员也会迅速向地面发出7600兆频率,就是预先设定的飞机被劫持的警报信号。
飞机上设计先进,目的就是防止让歹徒或神经病发疯者劫持,而突然改变航线,飞往其他地方,以确定飞机安全到达目的地。
令人疑惑的是,没有,什么迹象都没有,飞机却在地面指挥中心消失了。
专家们又分析,飞机上的精密设置,就比如一辆高级汽车,虽然是人为驾驶,但是如果驾驶员没有系好安全带,汽车就无法启动。再比如,如果汽车停下来时,排档不停在停车档上,或者脚放在刹车档上,车子的钥匙也无法拔出来。
道理是想通的,飞机上那个“不可篡改飞行方向”的机密构造,为什么不能制止这次失事事故?
尽管飞机制造先进,失联的事件却照样发生。有关部门不敢一直停留在纸上分析阶段,马上派出搜寻飞机,到相关海域进行大面积搜索。对于这次波音737的诡异失踪,有关人员对气流、雷电、和其他恶劣天气进行分析,都没有发现上述情况。
空军也出动了,可是,相关海域的搜索,并没有发现飞机残骸,或者是飞机坠落的迹象。
一天的时间过去了,两天的时间也过去了。舰艇、飞机的搜索,都无功而返。广阔的大洋,似乎把这架飞机给吞没了。包括机上279名乘客,12个机组人员。
搜索了几天,有关人员突然想到,这架飞机十几天前,曾经由波音公司进行过一次大的维护。那么,是不是因为这次的维护,让犯罪分子有了可乘之机?他们利用维护飞机之便,混进波音维修队伍,在飞机设计上,偷偷地更改飞机上的计算机安全控制系统,使某些敏感部件和飞机上最关键的“防火墙”和守护系统,进行黑客侵入。如果是这样,飞机就会按照更改后的密码,飞离安全控制系统,飞到他们设计好的航线上去。
当然了,地面的指挥中心,也就无法掌控飞机的飞行情况了。
只有这种可能了。
专家们越想越可怕,乘坐这么多人的飞机失事,后果相当严重了。面对遇难者家属,当如何解释才好?
                           3
现在,必须落实机上的全部乘客。为了甄别机上人员,有关部门对这次波音737失事飞机的全部人员,进行了一一排查。
突然,球国的民航部门发现,当天的登机人员中,有两个人员的图像不是很清楚。经过调查,这两个人持的是伊朗籍证件。高个子叫尼卡,小个子叫桑加。为了证实这两个人的身份,外交人员一个电话打到伊朗。不久,伊朗方面传来消息,说是尼卡和桑加的身份证上个月失落,目前已经补办了证件。
安全局的人员吓呆了,这么说来,此次球国的737航班,有两个不明身份的人,利用尼卡和桑加的身份证登机。那么,这两个身份不明的人,是否就是此次航班失事事件的肇事者?另外,这两个冒名顶替的人,到底是哪个国家的人?他们的主要目的是什么?
这是一次轰动世界的飞机失事事件,全球各大媒体、广播、电视,都在报导这个事件。各国的民航机构,也一时处于惶惶不安之中。不管怎么说,二三百人的集体失踪事件,放在谁身上,谁也承受不了。
邹正雄最后发给刘小兰的短信,也成为此次事件的焦点。可奇怪的是,飞机上近三百人,为什么只有邹正雄教授发来了短信?其他乘客呢,他们当时是处于哪种状态,为什么不发出求救信号?当时飞机上,究竟发生了什么鲜为人知的意外事故?
推测只是推测,根本没有确实的事实基础作为考证。有关专家认真研究了邹正雄发出的短信,基本上认定,此次的737航班,一定是被恐怖分子劫持了。
9.11事件的阴影,一直笼罩在人们心头,谁曾想,这种恶性的恐怖事件,又发生了。专家们不放心,再次调取了当次航班的登机录像。这时候,人们有了重大发现,这两个假冒尼卡和桑加的人,很像阿富汗人。如果推断正确,这么说来,他们就是本拉登的基地组织成员了。
得到这个消息后,球国安全部门,决定对阿富汗实施一次沉重的军事打击,以报复他们的恐怖行为。可是,很多国家反对,说这是毫无根据的猜测,不支持球国的军事打击行动。
军事行动实施不了,各国的搜寻人员,依然没有放弃搜救行动。尽管希望十分渺茫。
就在这迷茫得不知道所以的时候,刘小兰的手机,突然接收到一条短信。可惜的是,谁也看不懂短信内容。这么跟你说吧,这是一种十分怪异的字体,既非英文,也非汉语,好像是少数民族地区使用的特殊语言。
但是,刘小兰认定,这个短信一定是邹正雄发来的求救信号,至于为什么会使用这种语言,只有邹正雄才知道了。
负责侦破这次737航班失联事件的警官汪国明,马上拿着这个短信,向有关语言专家进行咨询。各地有名的语言研究专家,一时云集京城。可是,专家们最终以失望为告终。他们谁也看不懂这种奇怪的语言,更别说理解它的具体意思了。
人们又陷入迷茫之中。
                             4
广袤的印度洋海域,哪里去寻找737航班残骸?
多国部队组成了联合搜索队,以邹正雄最后发来短信的地方为中心,进行搜索。海洋上,任何漂浮在海面上的物件,都经过仔细辨认。可惜的是,这些漂浮的物件,都不是737航班上面的任何物件。
谁也不知道,邹正雄在手机短信尚未发完的时候,因为机舱的激烈颤抖,手机掉在地上了。接着,737航班以快速得让人惊讶的速度,瞬间就进入一个黑暗的洞穴里。
这也是邹正雄以他半清醒的头脑,来判定飞机目前的生存状态。至于飞机到底要飞去哪里,他无从得知。
黑暗中,飞机继续向深邃的方向坠落,机上人员也呈倾斜的状态,随着飞机向下俯冲。最后,飞机停下来了,而机舱里的人们,竟然还处于熟睡之中,谁也不知道,他们的命运,已经发生了改变---一种无法预知的悲惨后果,正等待着他们。
这时候,几个瘦高瘦高的人,出现了。说是人,只是他们也有点人类的特征,也是用两条腿走路。他们来到乘客身边,就拿出一个类似听诊器的东西,在人们胸部探测着。
邹正雄半眯着眼睛,用眼角的余光,审视着这些异类的人。邹正雄阅历不浅,也到过世界各国考察过,可他从没有见过这等丑陋的人。他们的脑袋呈三角形,两只眼睛像是人为镶刻在乌黑的脸上。嘴唇却上下翻长着,细长的脖子,脆弱得一掐就断似的。那鸡爪似的的双手,怎么看怎么恶心。
邹正雄想,这些奇怪又丑陋的人,应该是世界上某个偏僻岛屿上的土著。也许到目前为止,人类还没有发现他们的具体行踪。他们远离地球文明,却又掌握着先进的科技水平。否则,他们也无法实施这次迥异的大型客机劫持事件。
这几个人边在乘客身上确诊什么,边用语言交流着---如果说这是他们交流的语言的话。他们用一种特别的语音,以及奇怪的眼神,在交换什么意见。邹正雄是专家教授,可以从他们脸上僵硬的表情上,也略知一二。
现在的问题是,这些丑陋的人,会如何处置737航班上近300个人?这是邹正雄最担心的事情。多少恐怖事件发生后,人质的命运,都没有好的结局。要么机毁人亡集体消失,要么落入人体器官贩卖者手中......邹正雄不敢再往不可预估的后果想下去。一阵冷汗,顺着额头往下流。
前些日子,西方一架民航客机,也是遭到恐怖分子劫持。最后,这些乘客都被恐怖分子杀害了。那些被肢解的遗体,令人惨不忍睹。他们串通一个国际地下黑组织,专门从事人体器官买卖活动。都说毒品利润高昂,却不知道因为环境恶化,人类疾病呈直线上升,人体器官,成为当今最为暴利的买卖。人体上任何一件器官,都是无价之宝。
那么,这次航班上近300人的命运,不可能比上次那架飞机的命运,好到哪里去。厄运,正在降临在这些无辜的人们身上。
这么一想,邹正雄的后背,一直发凉着。
这时候,邹正雄担心的事情,发生了。这几个丑陋的瘦高个子,把乘客抬起来放在一架类似医院的急救推车上,推着他们,朝着一个圆形的房子里,推了进去。
看来,这是要摘除他们身上的器官了,邹正雄想。可是,他一点办法也没有,更别说反抗了。
一来,他不知道自己现在的位置,二来,他不了解这些人的来历。三来,他势单力薄,根本无法和他们抗争。这时候,那些丑陋的瘦高个子,越来越多了,差不多有20来人。他们动作迅速,脚步轻快,急救推车在机舱里来往穿梭着。
突然,邹正雄有个重大发现。他看到一架推车上,放着一台类似人类用的手机。因为这台手机上面,竟然有0到9的阿拉伯数字。
邹正雄眼光一亮,这不就是自己向外界报信的最好工具吗?
趁着那些丑陋瘦高个子不注意,邹正雄迅速把那台手机拿到手。轻轻一触摸,竟然有着手机一样的功能。邹正雄赶紧把手机藏在怀里,环顾一下四周,发现这些瘦高个子,都在忙着转移机舱上的乘客,根本没有谁注意到他的诡异举动。如果瘦高个子来到他身边,他就假装睡着了。一旦他们离开,他又开始鼓捣手机。
最后,那些瘦高个子都离开了。邹正雄赶紧点开手机屏幕,一下子就进入了系统。可是,手机上体现出一些古怪的符号。邹正雄想,这应该是恐怖分子给自己设定的特殊符号,以防止别人识破他们的阴谋。
现在,一个具大的困扰,缠绕在邹正雄脑海中。手机里没有英文设置,也没有中文设置。如何才能把自己目前的困境,向刘小兰报告,让她了解737客机目前的危急状态,好让人们找到他们的准确位置,解救他们?
那边,瘦高个子们忙完了,就开始往邹正雄身边的乘客走来。事不宜迟,已经没有充分的时间,让邹正雄继续研究这类古怪的手机。他赶紧用英文的方式,在手机上编写一则短信,按了刘小兰的手机号码,又随便按了几个键,就把手机放在推车上。
邹正雄不敢奢望,这则短信是否可以顺利发送出去。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哪怕希望是多么渺茫。
                        5
这么跟你说吧,汪国明曾经侦破了国内不少大案要案,尽管开始时困难重重,最终都能找到突破口,让案件大白于天下。可他却也对这次737航班的失联案件,束手无策。刚刚从刘小兰手机中收到的短信,到底是不是邹正雄教授发来的,他心中没底。
因为这个疑似的短信,一没有发送者的手机号码,二没法理解短信内容。这种古怪的文字,迄今为止,语言专家都没有发现。
汪国明分析着,如果这则短信是邹正雄教授的求救信号,那么,这个没有手机号码的短信,是从哪里发出来的?这些古怪的文字,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
汪国明苦想了半夜,也得不出结果。最后他判断,也许是一则无聊的干扰短信。如果737航班还存在,那么,邹教授会用打电话方式,迅速告诉警方,或者是告诉妻子刘小兰他目前的紧迫情况。但是,这些都是假设,多少失事的飞机,最终都是机毁人亡。时隔多日,邹教授所乘座的飞机,估计也是凶多吉少。
时间已经过去了8天,印度洋海域,和周边的岛屿,几乎让军舰、飞机搜索个遍。根本没有发现飞机残骸或疑似飞机上的物件。那么,这架波音737飞机,是如何凭空消失了?
这里不是百慕大,也没有强大的汽流,足以让飞机消失。汪国明随着军舰、飞机,仔细搜索着大洋海域,最终还是一无所获。
汪国明思索了很久,马上回到了京城。目前可供侦破的线索,也只有刘小兰手机中那则离奇的短信。这则微乎其微的短信,也许是侦破这次737航班离奇失踪的突破口。
来到刘小兰的住处,她已经憔悴不堪了,整天握着手机发呆。虽说她是有关芯片研究的专家,却对这则来历不明的短信,束手无策。更不清楚邹正雄目前的生存状态。可是,她一直固执地相信,邹正雄还活着。
汪国明的到来,并不能延缓刘小兰心中的悲痛。因为他也没能给刘小兰带来有价值的信息。
“小兰,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不知道可否试试?”
刚一坐下,汪国明就想让刘小兰配合他,尝试一下揭开飞机失踪秘密的唯一途径。
“汪警官,你说,如果你有什么想法,尽管说。”
刘小兰抬起疲惫的眼睛,望着汪国明。
“是这样的,你不是研究高端芯片的专家吗?那么,我想可以这样,我们把你收到的短信,输入到你新研究的芯片中,看看能不能出现什么意想不到的效果?当然,只有你会操作这个。”
汪国明这么一说,刘小兰如同一个高烧已久的病人,突然退烧一下子清醒过来了。自己整天跟高端电子接触,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呢?虽然她也没有绝对把握,能否通过尖端的芯片技术,顺利还原邹正雄发过来的短信内容。可是,这是目前唯一能够解密这则短信的唯一方式。
“汪警官,我可以试试,到我实验室去吧。”
刘小兰一时来了精神,疲惫感消失得无影无踪。
两人来到刘小兰的实验室,刘小兰打开计算机,置入最新研究成功的电子芯片。顿时,屏幕上出现了一组组阿拉伯数字。
刘小兰把最后收到的短信,以手写的方式,复制到计算机里面。不一会儿,画面上出现了一组组怪异符号。它们又迅速排列起来,让刘小兰甄别。又过了一会儿,画面上突然出现一个英文字母:“S”
汪警官的眼睛,也一直注视着画面上这个“S”,只是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出现了第一个字母,刘小兰的精神为之一震。这么跟你说吧,破译这种奇异的符号,只要有一个字出现,那么,利用现代高新科技,有可能牵扯出后面的相关内容来。
但是,刘小兰操作了很久,画面上依然只有一个“S”,再也没有出现其他文字来。
计算机还在工作,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这组奇怪的符号,还是没有衍生出其他有价值的内容来。
在刘小兰的操作下,计算机的自动搜寻方式,正以快捷的速度,继续识别着。汪国明看得眼花,也帮不了什么忙。于是,他点起了香烟,狠狠地吸上几口。
就在这时候,计算机画面上,又出现另一个“S”。刘小兰一声惊呼:“汪警官,又一个S出现了。”
汪国明疑惑地望着刘小兰:“这一个S,又是代表什么?”
“现在还不清楚,不过,计算机还在工作,估计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刘小兰满怀信心。
其实,到现在为止,虽然出现了两个英文字母,可这能代表什么?如果是一组英文字母出现,那么就可以根据这些字母,来重新组合,最后破译它们的意思。所以,汪国明对此没有抱着太大的希望,除非计算机上出现新的奇迹。
汪国明的忧心尚未退去,画面上又出现另一个英文字母“O”字。汪国明一时来了精神,他大声叫道:“小兰,又一个O字出现了。”
刘小兰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她继续操作计算机,可是,画面上再也没有出现任何文字了。过了一会儿,计算机终于自动停止了工作。
既然计算机能够把这组符号,辨析出三个英文字母,那么,如果通过精取法,是不是可以再次产生其他有用的字母来?
这么一想,刘小兰再次拿来其他芯片,把那组符号重新置入计算机。不大一会儿,画面上出现了“TR”两个英文字母来。
刘小兰一边记录,一边期待计算机再次运转,以期产生新的奇迹来。可是,计算机却自动停止了工作,置入的芯片,也自动跳出来了。
绝望了,刘小兰趴在计算上,一脸泪水。
            6
这时候,那几个瘦高个子,已经来到邹正雄身边。邹正雄只好闭上眼睛,听天由命。他知道,在恐怖分子面前,任何挣扎和反抗,都是徒劳的。
一个瘦高个子拿走争正雄身边的行李,这是他从球国带回来的10公斤超级水稻品种。邹正雄虽然闭着眼睛,可他知道,这10公斤水稻品种,一定会被他们扔掉。因为恐怖分子不清楚,也不会在乎这些对他们来说,根本没有任何价值的东西。邹正雄心中在滴血,这是过多少周折,才弄到的品种。可惜的是,经过这场意外事故,这些超级水稻品种,将永远见不了明天的太阳了。
邹正雄正在感叹,一部推车来到他身边。一个瘦高个子拿走了他的公文包,并和另一个瘦高个子一起,把他弄到车子上去。
完了,一切都完了。公文包里是和球国签订的水稻品种转让合同,如果这份合同遗失,那么,如果水稻种植出现问题,将无法向球国索取经济赔偿。
邹正雄在心底里,轻叹了一口气,怎么到这份上了,还想着这些身外的东西?想着那些被推车推走的乘客,邹正雄不禁悲从心来。也许他们的身体,早就四分五裂了。那些重要的器官,也早就被他们摘除在玻璃罩里面。没过多久,这些器官就会出现在国际人体器官买卖的市场上。可悲的是,自己也将成为其中一个。
人死不足惜,古往今来,还没有看到哪个人会长生不老。当年秦始皇,以及后来的汉武帝,他们位高权重,都没有找到长生不老之药。任凭他们是帝王将相,最终也难逃一死。可是,自己还很年轻,特别是自己钟意的科研项目,水稻优良品种培育,还在进行之中。他不甘心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去,于是,在推车车轮轻轻摩擦地板的时候,邹正雄的心思,也在沉重地思考着。
邹正雄决定来个反击,虽然他知道,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无用功。甚至会加速他的死亡。
小推车轱辘轱辘地向前行走着,邹正雄的心,也随着车轮的轻微颤动,而颤栗着。邹正雄想,到了实验室,身边一定有什么可以利用的器械。那么,他就可以作最后一搏。
因为,这些瘦高个子,根本不知道他还清醒着。
手推车终于进入一个圆形的大厅,奇怪的是,邹正雄悄悄地睁开眼睛,并没有发现其他乘客的踪影。
是不是他们早就被处理掉了?这么一想,求生的本能,让他吓出一身冷汗。
两个瘦高个子把邹正雄推进一个类似核磁共振的圆形机器里,这时候,突然眼前的光线没了,到处都处于一片黑暗之中。邹正雄明白了,他们在检查他的身体,也许这就是摘除人体器官的前奏。
不大一会儿,灯光亮起来了,邹正雄自动地滑出那个圆形机器。身边的几个瘦高个子,拿着本子在记录什么。他们不时交换点什么,叽里咕噜的语言,一直在他耳边响起。
容不得邹正雄有太多时间的思考,小推车又推着他,往另一个房间走去。邹正雄明白了,这才是真正要摘除人体器官的时候。
人之将死,最依恋的亲人,当然是自己最爱的人了。和刘小兰结婚15年来,夫妻从没有红过脸。虽说两人都在死板的科研单位工作,可是,每逢周末,小夫妻必定要到郊外去。一来享受大自然的风光,二来增进夫妻的感情。特别是孩子上了初中后,夫妻俩的业余时间,几乎都用来体贴和眷顾对方。单位的人们说,他们是这一代人的恩爱楷模。每逢有夫妻间因为什么事情而吵架拌嘴,人们就会以邹正雄夫妻为榜样,奉劝那对正在吵闹的夫妻。
想到这儿,邹正雄的眼泪,禁不住流下来了。
永别了小兰,好好照顾自己,照顾好咱们的孩子,我,我对不起你......
正当邹正雄胡思乱想的时候,小推车进了一间特别明亮的房间。邹正雄可以感受到,那些灯光虽然明亮,却不刺眼。那么,这些明亮的灯光,一定是无影灯了。
一个瘦高个子拿了一支针筒,往邹正雄左手的静脉,轻轻地插进去。不一会儿,一小管鲜红的血液,就在针筒里面了。
验血!
邹正雄心底一声轻呼,整个人突然从小推车上爬起来,迅速往房间的墙角奔去。那里有一排类似铁棍一样的东西,邹正雄想以此为武器,和他们来个殊死搏斗。尽管他知道,最终的结局,一定不会有所改变。
几个高瘦个子看到眼前突然发生的这一幕,并没有谁上前制止邹正雄的鲁莽行为。其中,有个瘦个子,还发出一阵类似笑声一般的狂叫。
邹正雄紧紧地握住铁棍,并挥舞着向他们冲来。这时候,一个瘦高个子对着他比划着什么,并向他走来,全然不顾他手上闪着寒光的铁棍。
“去死吧!”
邹正雄大叫一声,一直向最前面那个瘦高个子冲来,铁棍一下子打在他的身上,发出一下沉闷的声音。邹正雄一看铁棍,竟然从中间折断了。
瘦高个子还在比划着什么,好像这一铁棍并没有打在他身一样。邹正雄不甘心,用手中剩下的半截铁棍,再次向瘦高个子砸来。
可是,铁棍在接触瘦高个子身体时,邹正雄突然触电一般,颤栗着倒在地上,一下子失去了知觉。
             7
看到刘小兰伤心欲绝的样子,汪国明心中暗暗生疼。他想安慰一下刘小兰,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突然,汪国明的眼睛转移到刘小兰刚才记录的纸上。这一看不要紧,让他瞬间明白了什么。汪国明大声呼叫起来。
“有了小兰,我突然发现问题了。”
汪国明这么一叫,刘小兰也清醒过来了:“汪警官,你发现什么了?快点说出来吧!”
汪国明拿着那张纸,认真地看了一遍:“小兰你看,这些信息中。有两个S,一个O字。如果我们换位思考一下,把两个S放在一边,O字放在中间,你说,这是一个什么组合?”
刘小兰突然明白了,也大叫一声:“SOS是国际求救信号,日常中,SOS通常被理解为:‘Save Our Ship’(拯救我们的船)‘Save Our Souls’(拯救我们的灵魂)。”
“是的,这是一组国际求救信号。这么说来,你收到的这组怪异的符号,通过我们计算机的识别,出现了这三个字母。那么,这一定邹教授发来的。即使不是他发的,也是同航班的乘客,发出来的。”
汪国明肯定地说。
“汪警官,你是说,不管是谁发来的,总之,现在可以证明,邹正雄他们还活着。那么,他们在什么地方,怎么会发这种类似天书的东西呢?”
刘小兰边说边打开了计算机,这个意外发现,给的萎靡的精神,注入一剂生命的挽歌。
“那么,那两个TR的英文字母,是代表什么意思?”
刘小兰又问汪国明。
汪国明一时陷入沉思,前几个英文字母的组合,已经能够说明问题。而这两个TR,发信息的人,到底是想说明什么呢?
没过多久,汪国明又大叫起来了:“TR,是不是Trench的简写?”
“Trench?这不是战壕、沟、渠的意思吗?”
刘小兰这么一说,汪国明兴奋得跳起来。他马上扔掉手中的香烟,高兴地说:“是这意思。飞机失事在海上,那么,这个TR应该是想表达海沟的意思,意思是说,他们在海沟里......”
“在海沟里?不大可能吧?你要知道,深海沟的压力,如果没有相应的防护装备,人是没有办法在海里生存的。海水越深,水压就越大,水的压强就更大。对了,水的压强公式是 P=ρ*g*h,h就是水的深度。
粗略地说,水深每增加10米,每平方厘米就增加1公斤的压力。多少米深的海沟会有多少大的压力,一算就明白。可是,我们并不知道,他们现在什么海沟里......”
刘小兰又低下头来,沮丧的情绪,又袭上了心头。
“我倒不这么悲观,既然他们能发出这样的求救信号,那么,他们目前的生存问题,一定没有改变,否则,我们也不可能收到这些信息。这样吧,我们马上向总部报告,说出我们的看法和发现。让他们出动舰艇,到大洋上寻找。只要有深海沟的地方,加强搜索。放心吧,这也许是目前737航班救生的唯一办法了。”
汪国明说着,马上离开刘小兰的住处。临走的时候,又回头交代她:“小兰,把你的手机充好电,随时准备接收不明信息......”
“知道了......”
刘小兰的眼睛,死死地盯住手机,以期还有什么信息发进来。刚才错乱的思维,此时又清晰了很多。如果这些信息分析是正确的,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邹正雄利用什么方式,发来了求救信息。尽管这些天书一般的符号,让她伤透脑筋,但是,有发现总比干着急等待,让人容易接受一些。
另外,如果这些信息不是邹正雄发来的,也说不过去。这次737航班上,只有自己的爱人邹正雄,才知道她的手机号码,别人如何会发出这样的信息来?
该不会有人故意发来无聊的信息吗?
分析了一会儿,一切都那么似是而非。刘小兰心中刚刚点燃的希望,又一下子迷茫起来了。
                       8
邹正雄一醒来,发现自己正坐在一个圆形的小办公室里。身下是沙发一样的软座。
可是,周围一个人也没有,不,是一个瘦高个子一样的怪物也没有。
脑子一清醒,所有的不祥预兆,又在脑海中盘旋着。邹正雄清楚地记得,他把半截铁棍挥向那个瘦高个子的时候,一种类似电流的东西,突然袭击了他,让他瞬间失去了知觉。那么,我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其他乘客的命运,到底是怎么了?
怀惴着很多疑问,邹正雄坐得十分忐忑。他们给抽了血,怎么又把他给放开了?是不是他们突然间发了善心,想放过他?
邹正雄自己肯定又自己否定,他们如有良心发现,也不可能发生这次事故了。
突然,邹正雄发现了自己的手机,正在前面的办公桌上放着。看着四下没人,邹正雄几乎是一跃而起,以最快的速度,冲向办公桌。
手机终于失而复得,邹正雄高兴得不行。有了手机,就等于有了通向外界的捷径。他赶紧划拉一下屏幕,完了,手机早就没电了。这时候,远处踢踢踏踏的脚步声,正在向这间小办公室传来。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一旦落入他们的魔掌,就别想活着出去。刚才的抗争结果,已经明显地告诉邹正雄,在这里,所有的反抗,都是徒劳的。但是,坐以等死,又不是他的性格。邹正雄就这么僵持着发昏的脑袋,准备慷慨一点。死,也要死出点个性来。
走在最前面的瘦高个子,一直走到邹正雄身边,用一种比哭泣还难看的笑容,望着他。
“邹,先,生,让你受惊了......”
瘦高个子一开口,一字一顿的,不由得让邹正雄一脸惊讶。在此之前,他们说的话,说是鸟语也不为过。为什么他突然就会用中文和他交流了?
“这,你们是......”
刚刚过去的种种奇异现象,让邹正雄高悬的一颗心,一直不敢放下来。
“你,一定有很多很多的问题,想问我。我告诉你,这是,你们一次别具一格的旅行。”
瘦高个子笑着坐在邹正雄面前,虽然面部十分丑陋,但是,表情却很和蔼。
“你,你把他们怎么了?”
邹正雄有点愤怒,手机在手里都要捏碎了。
“邹先生,别动怒。既然你都没事了,他们会有事吗?实话跟你说吧,我们来自于OddPlanet,也就是你们所说的神秘星球。当然了,这也是我们一次常规的地球巡查。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才经过100多年。这当然是按照你们地球人的计算方式来说。地球就变得如此糟糕。江、河、湖、海、土地、动植物,没有哪一处不受到严重的污染。在广袤的宇宙空间里,目前我们只找到和我们一样有生物存在的星球,就是你们地球。可是,你们急功近利,片面地追求效益,对地球无休止的资源掠夺,害了自己不说,还将影响到我们。”
“这么说来,你们不是离我们很远吗,怎么就影响到你们了?”
邹正雄一时来了精神,思维也恢复了正常。
“我说过了,目前我们就找到两个星球有人类存在,我们和你们。那么,我们每一百年,就会来地球一次。一是观光游览,二是监督你们发展。这次来到地球,没想到我们也受到地球的污染。你看看,这才几天时间,我们的皮肤,都变黑了。从你们身上取到的血样表明,你们的身体里,有很多说不出名称的毒素。不过,你们这些人,我们都做了处理,应该没事了。可你们一旦回到地面上,严重的环境和食物污染,还会让你们重新染上可怕的病毒。这以后,得依靠你们自律了。
为什么,我们要‘劫持’这架飞机呢?目的就是这样。包括你从球国进口的超级水稻品种,这是一种基因突变的水稻品种,含有强大的致癌毒素。它虽然短时间内,产量高,效益好。可是,它也会让土地发生基因改变。如果地球上大面积种植这种水稻,那么,地球上的土壤,几年之后,会发生僵化,什么植物都无法种植了。地球上的人类,离灭亡的日子,也不远了。
我也不多说了,赶快把手机充好电,过一会儿,我们会送你们出去。到时候,你就可以,向他们报告你所在的位置,不必偷偷摸摸地用我们的定位仪,向他们报告了。”
瘦高个子嘿嘿一笑,结束了谈笑。邹正雄却听得云里雾里,这个瘦高个子所说的,似乎有点道理,也似乎在讲一个天方夜谭的故事。不过,邹正雄好像明白了什么。
“我有个请求,你们能不能把我们地球上的环境,处理好?因为你们早就拥有先进的科技水平了......”
瘦高个子不让邹正雄说下去,挥了挥手说:“按照你们的话说,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我们的帮助,只是一时。为了地球的下一代,你们好自为之吧......”
瘦高个子又一挥手,邹正雄感到一股强大的气流,向他袭击而来。他一时昏过去了。
                           9
在印度洋一个无名小岛上沙滩上,邹正雄和737客机上全部乘客,都清醒过来了。此时,人们十分惶恐,大声议论着,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个地方。
其实,连邹正雄自己也感到迷糊。他一直回想不起来,究竟是怎么回事,会滞留在这个荒岛上。还有,这些素不相识的人们,为什么也和他在一起?
想不起来,就不想了。不过,邹正雄还记得自己带着手机,也记得妻子刘小兰的电话号码。于是,他赶紧给刘小兰去了电话。
“正雄,真的是你吗?”
接到邹正雄的电话,刘小兰激动得大声哭泣起来。
“是我,我们在印度洋一个小岛上,你赶快让人过来接我们回去。”
接着,邹正雄给刘小兰的手机上,发了个定位地址。
放下电话,刘小兰赶紧给汪国明报告了情况。于是,国家马上派出了飞机和舰艇,快速往印度洋驶去。
一场虚惊,所有人员都安然无事。
回到京城,邹正雄对于刘小兰的询问,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什么偷发求救短信,报告位置,发什么天书一样的符号求救等等,好像他根本没有经历这些事情一样。相关医生也对此次737航班的全部人员进行体检和询问,大家身体都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只是大家对于这次737航班所发生的事情,都想不起来了。
不过,球国的超级水稻品种,倒是被销毁了,同时被销毁的,还有不少有毒的农作物。为此,球国损失惨重,却不知道何人所为。
生活,还在继续着。邹正雄还在研究最新的水稻品种。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失联的飞机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9-10-21 21:16:57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