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1 4680

拾荒者

kepu007 于2019-12-6 08:46:42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光年奖】+【微小说】+【遗母】_meitu_42.jpg



(一)
四月廿三日,芒种。
虽是清晨,天热得却像着了火。日神将第一束炽烈的神芒射向七曜山下的梵天城时,这座略显荒凉的城市仿佛呼的呛出一口轻烟。
凤凰区菩提北路的乌衣巷,墙体斑驳,路牌黯淡,壁藤枯萎,昔日的繁华不再。
一个身躯残破的机器人歪歪斜斜立在路边,辨认着文字几近漫灭的27号门牌。他头顶缺了一小块挡雨面板,从方形小洞里能隐隐看到零件运转。右肘关节少了一枚固定螺丝,整条前臂被一束导线牵着挂在体侧,像条腌带鱼。他有两条不同型号的腿,一条粗,一条细,勉强铆合,支撑着面板锈蚀的躯体,随着他的运动,一路发出“吱嘎——咚”的噪音。若不是轮廓分明的脸上挂着微笑,这个机器人倒有几分像刚从墓地爬出的骷髅。
机器人在门口探头探脑好一会儿,鼓足勇气,用左肢末端关节锈蚀僵硬勉强称得上“手”的部位敲敲门,沙哑的声音喊道:“小云,吃了吗?拾荒去?”
“吃了吗?”是他刚学会的人类问候语。
“来了!”屋里传出一声清亮的应答。很快,一个黑瘦的少年背着背篓奔了出来。他穿着破旧的短裤背心,面黄肌瘦,脸上散发出一种温暖快乐的情绪。
“小白,你吃了吗?”小云问道。
小白是小云送给机器人的昵称。机器人虽然有自己的编号,倒也喜欢这个新名字。
因为一场意外的交通事故,这个机器人被撞得四分五裂,好在芯片完好无损,之后,他在小云的帮助下慢慢拼凑自己,终于有了现在的模样。
“吃过了。”机器人所谓的早餐,其实是指充电。
“那我们走吧!”
吱嘎——咚,吱嘎——咚。
一高一矮两个身影行在通往城外的山道上。机器人一路发出关节摩擦的噪音,成为方圆数里内能听到的唯一声响。虽说是山区,这里却见不到繁花绿草,没有鸟语,没有虫鸣。几株树皮被啃光的树举着裸露的枝干,控诉着某种暴行。南方的天空,黑压压一片蝗虫如乌云一般卷过。
小云担忧地看了一眼,说:“像这样干旱的天气,巨蝗只怕又增加了不少。南方的森林又要遭灾了。”
机器人说:“野外的事情由环保局在负责。我有个朋友在那个部门,听说他们待遇很好,个个体表镀金。”
小云问:“镀金?金色的机器人,这也太……无聊了。”
机器人问:“无聊?我觉得很帅啊。”
小云鄙夷地说:“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机器人默默地领会着这句话的意思,说:“这句话很深奥。”
小云说:“如果不能控制那些巨蝗的规模,森林就要遭殃,我们也会跟着遭殃。这样的机器人,外表再漂亮,又有什么用?倒是你,一身行头七拼八凑,用我们的话叫‘身残志坚’,不愧为自由机器人的励志榜样——话说你不是想去环保局工作吧?那我们就见不到了。”
机器人脸部面板滑动拼合,做出忧伤的表情道:“环保部注重机器人形象,瞧我这身装束,进不去的。”
小云安慰道:“坚持下去,你迟早会成为照耀十万自由机器人的‘拾荒之星’!”
“拾荒之星?听上去很厉害的样子。”这个自由机器人在脸部挤出惊喜的表情。
小云心里暗道,是啊,说得再好听一点,拾荒之王,也还是捡破烂的。
数十年前,梵天城出台的第一部《机器人保护法》规定:人工智能若在其服役期间产生自我意识,则退休后不必返厂报废,可授予梵天城之市民称号,享有和人类平等的永久居留权,其后须自食其力。
从那时起,梵天城陆续出现了身份独立的自由机器人。这或许是这个时代意义最为深远的一件事。
说到本世纪建筑史上最大的奇迹之一的梵天城,可算是人类和人工智能通力合作的结晶,整座城市像个圆形的六色棋盘,大到六个区所有街道的规划布局,小到玄武广场、市政厅办公大楼等的建筑设计,甚至市政工程中一个下水道井盖的设计,无一不见证着人类的审美与人工智能的精密。大批拥有精湛技能且获得自由身份的机器人在社会上崭露头角,让这座城市保持了一种生机和活力。
小云最喜欢“梵天新闻”的“机器人之星”专栏,经常能听到一些最新的采访报道,诸如第一个环游世界归来的机器人、第一个成为画家的机器人、第一个研究巨蝗语言的机器人、第一个诗人机器人、第一个独立经营农庄的机器人等等。
“你能走快点吗?去晚了渣都不剩了。”小云催促道。
机器人摇摇头:“我不需要‘渣’。”
小云笑道:“白骨精,你有时候挺风趣的!”
机器人向四周探头探脑一番之后,奇怪地问,“小云,你说的‘白骨精’,莫非指我?
小白,其实是白骨精的简称。小云并没有告诉机器人,此刻不小心说漏了嘴,只好强词夺理:“除了你,还能有谁啊?”
“这个名字听上去有点怪。我还是喜欢你叫我小白。或者,称呼我的出产编号Z93311042也行。”
“拜托,那只是一串数字,不是名字,没有任何含义。而且,‘小白’只能做昵称,一个人有名有姓,才能被人记住。”
“有名有姓,是什么意思?”机器人问。
“比如,我叫龙小云。龙是姓,小云是名,含义是,我是天上一条像白云一样爱流浪的小龙。”
“如此推断,我叫白骨精。白是姓,骨精是名,含义是,我像一堆白骨一样精神?”机器人呆头呆脑地说。
“错了!你是姓白骨,叫精。含义是一堆白骨成了精——是夸你聪明的意思。”小云窃笑道。
机器人沉默了一会儿,若有所悟:“由此推断,人类姓名和机器人姓名遵循的是不同的系统。人类的姓是一个字,名是两个字。机器人的姓是两个字,名是一个字。对吗?”
小云笑道:“你又错了!姓氏之中,有单姓,也有复姓。龙是单姓,上官、司马、欧阳、令狐等都是复姓。我给你取的这个‘白骨’……也是复姓。”
机器人的芯片联网搜索一番,扬声器发出刺耳的电子啸叫声:“原来古代还真有这些复姓!我查到了上官婉儿、司马迁、欧阳修、令狐冲,还有白骨精——不过,有这个名字的人结局不怎么好,被一个‘行者’用棒打死了……”
“所以,你要重新擦亮这个名字。”小云一本正经地说。
“擦亮——这词我懂!就像镀金一样。你们人类总能把一些词用在我们完全想不到的地方。”机器人怪叫道。
“所以说,白骨精,你跟着我混是对的,”传授完一堆正误参半的“学问”之后,小云憋住笑,认真总结道:“每天都能跟我学到好多好多新知识。还有,你下次想学人类表达惊讶的情感,不要使用这种高分贝的怪叫,显得特没个性。”
机器人好像很窘迫,身体发出吱吱嘎嘎的摇撼声,问道:“那要怎么做才显得‘特有个性’?”
“人类表达惊讶时,会加上一些口头禅。”小云举手向天,高喊一句,“比如,天啦!”
机器人举起僵直的左臂和和半截右臂,像一株造型怪异的沙漠仙人掌。他认真地喊道:“天啦。”
小云纠正道:“语气要更强烈,肢体动作还要神经质一点,手要像这样抖动。天——啦!”
机器人神经质地抖动手臂,断臂来回晃荡,高喊:“天——啦!”
小云表扬道:“对!我说过你有表演天赋。还可以喊:我的老天!”
机器人跟着练:“我的老天!”
小云喊:“我的妈呀!”
“我的妈呀!——不对,我没妈。”机器人遗憾地说。
“哈哈哈!”小云再也憋不住,笑得眼泪都蹦出来。
机器人苦恼地说:“这不好笑。所有的机器人都没爹没妈,也没有爷爷奶奶。我们自小缺乏亲人的关爱,这种孤独和苦恼,人类是不会懂的。”
即使苦恼,他脸上的表情也是微笑的。
小云踮起脚尖,拍了拍机器人的肩膀,安慰道:“小白,别放到心上。我父母、爷爷奶奶也不在世了。但这,并不能成为我们苦恼的理由。我还有哥哥大雷和姐姐小风。你也还有很多机器人同胞。就像我哥常说的,‘珍惜眼前人。’”
“珍惜眼前人……‘我哥’是哲学家吗?这句话很有学问。”机器人也想拍拍小云的肩膀,不过,他看着孩子瘦弱的身体,又看看锈迹斑斑的手掌,抬起的手臂又悄悄放下。
“白骨,我们来许愿吧。”
机器人推测这个“白骨”和前面的“小白”“白骨精”一样,还是指的他,便问道:“什么是许愿?”
“许愿是求神护佑自己,使自己的心愿得以实现。古代人许愿时,有的会折千纸鹤,有的放孔明灯;靠近水边的人家,可以把愿望写在纸上放进漂流瓶,也有直接折成小纸船,或者放花灯的;有的会向飞过的流星许愿;信仰神佛的,会向神灵或者寄居着神灵的古树怪石许愿。”
“天啦!你们人类可真野蛮!”
“哈哈,是‘浪漫’,不是‘野蛮’。”
“不过,我们机器人无法理解你们信仰的‘神灵’。用你们的话来说,‘这事太扯了’,‘不靠谱’!”
“我们先不讨论‘神灵’。关于‘许愿’,我其实想说的是,如果这次够幸运,你最想捡到什么?”小云问。
机器人滔滔不绝地说起来:“我最想捡到万能防脱落螺丝,修好我的手臂。少了‘一臂之力’,还真不方便。然后,捡个相配的面板,把‘漏雨的屋顶’补起来,我可不喜欢别人盯着我脑袋瓜看的眼神。还有这细腿,也得弄条同样型号的,走路才会优雅。胸部这块锈面板要镀金,万一锈蚀到里面可不是闹着玩……”
小云笑道:“白骨先生,你的愿望还真多啊。你想在机器人墓园一次拾到这么多?除非去打劫——别用那种眼神盯着我,不是真的打劫,我只是开玩笑。作为一个专业拾荒者,你要找的是某件紧俏物资,比如黄金芯片、王氏光电池之类,换到一大笔钱,然后去‘鸡窝’买任何你想要的东西!”
鸡窝,是指机器人二手物品交易窝点的简称。这个名字不知哪个促狭的人类取的,竟然深受机器人喜爱。
听到“黄金芯片”,机器人突然夸张地举起手臂,喊道:“我的老天!要是能拾到黄金芯片,我才不会卖给鸡窝!我要自己用!这样,我就可以从事一份体面的工作,而不是一个拾荒者。”
“怎么样?心动了吧?所以你得找一个神灵来许愿。”
“你是要我‘临时抱佛脚’?”
“就算是吧。”
说话间,他们来到一处断崖。崖下就是蝴蝶谷——有名的机器人墓园。
(二)
小云看着雾中有些荒凉的蝴蝶谷,深呼一口气,赞道:“真美啊!”
那个被他叫做“白骨精”机器人静立不语,似乎在为墓园那些沉睡的机器人同胞祈祷。
一百年前,蝴蝶谷曾是梵天城处理垃圾的地方。废弃物由专门机构筛选回收后,剩下的在这里焚烧,以供发电,灰烬撒在蝴蝶谷做肥料。近些年来,随着机器人更新换代越来越快,早期型号的配件不再生产。大批早期型号的机器人一旦出现功能障碍,几乎无法维修,只能报废作为工业垃圾焚烧处理。随着《机器人保护法》出台,报废的机器人遗体得到了尊重,不再允许当做垃圾焚烧,市政厅在蝴蝶谷建造了一座恢宏的机器人墓园,统一安置报废的机器人。
这些报废的机器人身上尚有不少可供回收利用的零部件,于是催生出一个全新的职业——拾荒人。拾荒人从机器人遗体上攫取零件以供牟利,这种行为,在人类看来,算是在遗体上取器官,是对死者的大不敬。好在机器人并不这么认为。大量回收的零件挽救了一批濒临报废的机器人。拾荒人中,有不少亟需关键零件来“活命”的机器人。或许因为这一点,市政厅对这个行业表示了默认,只对采用粗暴手法破坏墓园设施的行为明令禁止
出梵天城,朝西南方行一千五百米,可见一座瘦骨嶙峋的大山,名为龙骨山。山下有一小镇,名为石柱镇,因小镇入口一对天然高耸的石柱而得名。该镇与蝴蝶谷紧邻,眼下,这里变成了一个热闹的二手零件交易集市。
石柱镇依龙骨山势而建,街道狭窄。镇上,各类店铺挤成一团,形如一个个“鸡窝”。交通最不拥堵的子夜,竟成为鸡窝交易的高峰期。梵天城市政厅把这种现象称为“零点经济”。
来此交易的不仅有人类,还有一些试图进一步改装自己的机器人。开二手废旧物品交易店的老板多为自由机器人,生意兴隆。一方面是因为机器人估价能力强,买卖公平,转手卖出只赚取10%的利润。另一方面,机器人善于修理维护,体能充沛,能24小时不眠不休地工作。他们所开的店铺深受机器人和人类的欢迎。
不少狡猾的人类商家来此收购紧俏零部件,哄抢高等级的黄金芯片和光电池,稍作包装,再挂在自己店中高价卖出。他们深知,总有某些机器人会因急需这些物资而愿意出大价钱,甚至愿意拿更贵重的部件来抵押。相较于那些勤奋的机器人店主,他们也算是最懒散的同行。因为垄断了某种零部件的市场,他们几天才能成交一笔,却赚得盆满钵满。
在众多二手商品中,王氏光电池成为鸡窝的抢手货。这种光电池由梵天城天才科学家王慈发明,所采用的单晶硅纯度达到了99.9999999%。这种光电池性能极佳,能将太阳能紫外线A波段的能量转换为电能。近年来,随着地球环境恶化,紫外线辐射加强,王氏光电池表现出绝佳的性能,即使是在黑夜,也能发挥作用。
如果说,芯片是机器人的大脑,光电池就是机器人的心脏。机器人的光电池一旦出现功能故障,他就必须在储备电源能支撑的1小时内更换新的光电池,否则就会陷入一种假死状态。假死状态的自由机器人若48小时内没有机器人好友前来搭救,就会变成一个报废品。受死亡的威胁,很多自由机器人在无力购买全新光电池的情况下,只得任人宰割,甚至割舍自己身上最值钱的装备来交易。
对于人类见利忘义的行为,机器人公开予以谴责,并试图组建“机器人商会”予以抵制。商会制订了一份二手商品清单,不卖紧俏物资给人类。然而,依然有人类派遣机器人雇工前来采购,难辨真假。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就这样持续下去。
获得一张黄金芯片,意味着机器人可以在智力以及某种技能方面直接升级,成为智商更高,技能更娴熟的劳动者。这是很多自由机器人梦寐以求的。和某些人类的癖好一样,机器人也有某些无法根治的“毛病”,比如求知欲,比如技能癖——就是对各种技能的学习成瘾。只要能找到合适的零部件可供更换,机器人拥有几乎长生不老的寿命,不用睡眠,使得他们有无穷的时间用于学习和使用新的技能,并在各行各业都做出令同行敬佩的成绩。全知全能,几乎是神一般的存在。据说,在梵天城还真有少数机器人已经接近目标。
小云和机器人走在断崖下的小道。行到半路,突然从崖壁跳出一个少年,横在前面路上。
“你们俩,站住!”少年喝道。
那个少年睡眼惺忪,双眼周围一圈黑色,不知是深度缺乏睡眠,还是用颜料染成。他的头发纠结成团,满身泥垢,散发出一股汗馊味。崖壁下搭着简易窝棚。看来昨晚他就守在这里。
小云指着背篓答道:“来这里还能干啥?”
“从现在开始,影子联盟负责维护墓园的治安。没有拾荒证,谁也不能进。”
“影子联盟?拾荒证?你听说过吗?”小云故意问机器人。
机器人夸张地说:“我的妈呀,从没听说!”
“影子联盟是鸡窝新成立的人类商会。‘铁手’听说过没有?是影子联盟雇佣的治安官,有意见找他反映。”
“昨天来都不要拾荒证。”
“有证的优先进去。否则,正午十二点以后才能进。”
“正午?那渣都不剩了!”机器人惊呼道。
小云抗议道:“之前可没有这个规矩。一向是先到先得,谁捡到归谁。”
每天5点,机器人管理中心准时运送一车报废的机器人。这是他们的机会。
“从今天开始,都要办证。一百元素币一张。规矩由我们定,你不听也得听。”少年蛮横地说。
“一百?你不如去抢!我们来这里拾荒,连市政厅都不管,影子联盟管得了吗?”
“没证不许进!小心我就踩烂你的背篓!”少年嘴里说得凶,眼神却犹豫地望着小云身边的机器人。
别看小云年幼,却是那种小孩堆里的人精,一眼看出少年是那种欺软怕硬的角色。大雷说过,乌衣巷长大的孩子不主动欺负人,也不要怕别人欺负。他故意粗着嗓门说:“那我也劝你一句,惹恼了我这个朋友,可不是什么好事。你看看他身上这些‘伤’,都是打架弄出来的。”说完,他朝机器人使了个眼色。
机器人会意,把唯一完好的手臂弄出嘎嘣嘎嘣的声响。
少年露出害怕的表情,道:“这家伙……也打架?他们不是受《机器人法典》的约束吗?”
小云接口道:“他是我雇佣的,只听我的!”
机器人默契地回答:“主人,我是你雇佣的。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你就是我的最高法典。”
趁着那个少年犹豫不决,小云从他身边挤了过去。机器人故意阴沉着脸,也挤了过去。
那个少年缩回崖壁下的窝棚,恶声恶气道:“别说我没提醒你……”
小云懒得理他。径直走进墓园深处。
机器人紧跟着他,不断朝两边伫立的初代机器人遗体举手敬礼。这些初代机器人体型庞大,几乎每个都有五米以上,正是他们协助人类建造了宏伟的梵天城。
他们的零件与此后开发的智能机器人完全不同。即使是最笨的拾荒人,也不会打他们零件的主意。
在三号园区,小云没有找到看到新安置的报废机器人。倒是找到了大堆新倾倒下来的废弃物,里面有不少机器人部件。他立刻开始搜寻起来,金属板、螺栓、小型机械臂、电路板,他快速地扔进背篓。他打算快要装不下时,再让机器人做估价,丢掉一些廉价的东西。
机器人爬坡时摔了一跤。小云装了小半篓,他才蹒跚地爬过来:“我的老天!真多啊!”
小云道:“别抒情了。你没听到那边有人说话吗?马上会有大部队过来。赶快找你要的宝贝啊!”
他们才翻寻了一小堆,就听到坡下传来激烈的争吵声。
不久,五六个半大的少年走过来,小云之前见过,只知道他们住在白帝庙,是一群流浪儿。他们互相点点头。
机器人东翻翻,西看看,嘴里念念有词:“B-209型号面板残片,九成新,完好度21%,价值2元素币,不要。7号螺母,八成新,完好度99%,价值1元素币,不要。这是什么?老鼠尾巴一根,可做药材,不要……”
小云暗暗好笑,和一个喜欢唠叨的机器人在一块儿,你永远不会觉得无聊。因为他总会给你带来很多意想不到的快乐。
目标区域才搜索完一半,小云的背篓就满了。他正要招呼机器人过来估价,突然,数十个不怀好意的少年从四面围上来,他们眼圈周围都是黑色——这次可以确信是用颜料染黑的——像一群山林涌出来的凶兽。
先前见到的少年脸上乌青肿胀,显然挨了揍。他畏畏缩缩地跟在一个满脸横肉的壮汉周围。那壮汉显然遭遇过某种灾难,他的右肩和半张脸疤痕累累,右臂残肢被植入了一条机械臂,此刻他的机械臂正一张一缩。顺着少年手指的方向,壮汉阴森森地看了小云一眼。
看来他就是影子联盟请的那个什么“铁手”。
小云的心砰砰狂跳起来。
那群少年将白帝庙的人驱到小云周围。一个流浪儿稍露不满,立刻挨了耳光。打人的少年,右臂装着机械装置的护臂,一副嚣张的样子,白帝城有个少年比他高出一头,却是个孬种,此刻耷拉着头,不敢站出来。
“这就对了,我的小乖乖。” 铁手用刺耳的嗓音说道,“你们看来比机器猪要聪明一些。记住我的名字,铁手。知道名字怎么来的吗?天杀的机械师,收了我的钱,却给我装这么个破玩意。这手臂还不怎么听我的话,一揍人就停不下来。非得把人家折磨得没一块好皮才肯歇气。”
“机器猪是什么?新产品吗?”机器人奇怪地问小云。
小云正要回答。铁手哈哈大笑,指着机器人对那个守夜少年道:“乌鸦,就这么个蠢货,你还怕?机器人非得遵守《机器人法典》。他们跟粪堆里的爬虫一样无害。告诉我,机器人,《机器人法典》第一条是什么?”
机器人机械地背诵:“《机器人法典》第一条: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或机器人。”
“听到没!我的小乌鸦,你究竟怕啥?”铁手怪叫着,猛然将那个叫“乌鸦”的守夜少年推向机器人。
其他坏小子怪笑起来。
机器人想要扶住那个可怜的孩子,却失去平衡,两人顿时摔作一堆。在倒地的一瞬,机器人移开破损的右臂,以免挂破这个人类孩子的皮肤。
“没事吧,孩子?”机器人惊慌地问。
“乌鸦”知道自己被耍了,迅速起身,一脚踢在机器人脸上,骂道:“你这个残废!”
“你疯了吗?”小云飞扑过去,将“乌鸦”推了个趔趄。“他在保护你,你居然踢他!”
机器人坐起身,用那条仅有的手臂将松动的面板扳正。他微笑着安慰小云道:“没关系,他可能没站稳。”
机器人的面板凹了进去,使得他微笑的表情看上去有些古怪。
“乌鸦”仗着人多势众,凶狠地抓住小云的前胸,想将怨气发泄在这个比自己瘦小的孩子身上。
他的手刚抬起,却被一支有力的铁掌钳制住。
“乌鸦”惊讶地回头,看到的是那个机器人微笑的面孔:“对不起。《机器人法典》第二条:机器人不得目睹人类个体将遭受危险而置之不理。”
铁手哈哈大笑,命令道:“算了,乌鸦。今天是个做生意的日子,和气生财!”
又转身对拾荒的孩子们说:“听着,我铁手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这个墓园以后划归影子联盟管理。你们想来拾荒,就要办证。当然,不想办证又想来捡便宜的话,我可以给你们另一个选择。
“我们没有钱,你说的是什么选择?”一个白帝庙的孩子问。
“挑战我的权威,赢了我!”铁手说着,呼地挥出一拳,铁拳在地上砸出一个坑。
那孩子的眼神黯淡下去。
铁手继续发号施令:“拿不出一百个元素币的,把每天拾到的东西上缴,一直到凑满这个数为止。还有,从今天开始,拾到的好货必须卖到影子联盟的连锁店,不得卖给机器人开的店。”
小云恨恨地盯着“乌鸦”,眼泪气得在眼眶中乱转。
他还长大一点,就会明白,人类历史无论处于何种时代,都能看到这种恃强凌弱的现象。不过,有一点他很清楚,要想不被人欺负,就得变强。只有真正的强者才不会屈服于别人的威胁。
他将背篓里的宝贝“哗”的撒向四周,喊道:“我才不受你的剥削。大不了以后不来了。白骨,我们走!”
他以为白帝庙的孩子也会想他那样做。他们只是盯着地上那些扔掉的宝贝,眼里露出贪婪的神情。
铁手笑道:“我的小乖乖,有骨气!做我的部下吧,以后保你只欺负别人,不会被别人欺负。无论走到哪儿,我都是你身后的影子。”
小云傲然回道:“欺负别人?我们乌衣巷的孩子才不做这种缺德事。”
“你是乌衣巷的?有骨气。不过,你说的缺德……不算啥。孩子,等你饿到只想吃掉自己的手指,你就会知道,缺德,真不算啥。”铁手看着自己的机械臂,眼神变得有些疯狂。他使劲地甩了一下头,似乎想要把什么不好的记忆从脑袋中驱赶出去。
(三)
吱嘎,咚。吱嘎,咚。
机器人随着他走下了垃圾山。这次机器人走得很稳,没有摔跟头。
“什么是机器猪?”机器人执着地问。
“你可以不理睬。”
“我想知道是什么意思?”
“那是……粗俗的语言。你现在最好关心你的手臂,两条胳膊的人,才不会受欺负。”
机器人看着自己的断臂,忧伤地说:“那能有什么办法,拾荒都成问题了。”
小云说:“有的时候,你们是不是可以做出变通,比如说,做个侠客,见义勇为,不必死守《机器人法典》。”
机器人摇摇头,表情变得坚毅:“不行。《机器人法典》是我们的处世原则,原则上的事,不可以让步。否则,机器人会沦落得和他们一样。甚至……”
小云说:“我是试探你的,别在意。”
两人一前一后,离开了蝴蝶谷。
太阳火辣辣地照着。回首望去,蝴蝶谷更显荒凉。
“你看看,这是什么?”小云张开手掌,掌心里躺着一颗防脱落螺丝。
“天啦,你从哪儿弄到的?我明明看到你把背篓倒空了。”
“捡到的第一件宝贝,特意放在裤子口袋里。说了要许愿吧!”
“刚好是我的型号!可是,你知道的,我手头没现金。”
“送你的。白骨,从今天开始,你将是我的第一个机器人朋友。”
“我以为我们早就是朋友了。”
“之前,只能叫伙伴。”
“有什么不一样吗?”
“朋友会有福共享,有难同当。伙伴,只能算一个伴。”
“朋友……我开始有点明白了。啊,多好的一个词!”
“从今往后,无论什么,都不能把我们分开。记住,我们要做一辈子的朋友。”
“一辈子,是不是代表永远?”
“是的,永远。来,我教你拉钩。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机器人看着自己锈蚀的手掌,说:“不行,我的手指生锈了,拉不了钩。等我装好右手,再来和你‘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行,我等你!”
机器人不由得一阵颤栗,他还从来没有这么快活过。他看着这个又黑又瘦的男孩,不禁生出要保护他一辈子的念头。
他会记住这一天,四月廿三日,芒种。
“小云,什么是芒种?”
“芒种,是二十四节气之一,是指有芒的麦子快收,有芒的稻子可种。”
“我明白了。”
两个人不再说话,默默地走着,想着。
芒种,多好的一个词,多难忘的一个日子。
既收获,也播种。
(完)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1 个关于拾荒者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9-10-25 18:27:05


fangsir006  发表于 2019-12-6 08:46:42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家看看这篇少儿科幻,喜欢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