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1033

镜中迷雾

kepu007 于2019-11-11 22:55:42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光年奖】 【微小说】 【镜中迷雾】.jpg

   
引子
“哥哥,哥哥……”看着他眼里掩饰不住的欣喜,我这个当“哥哥”的,心里的幸福比装下一个宇宙还要满得扑出来,但是我只能不动声色。
“哥哥!原来克隆……”一片诡异的沉默,我看着他眼中“开心的火苗”渐渐灭下去,他把整个头埋在了手臂里,我看不见他的脸,但是耳根的通红告诉我,他在隐忍些什么。我整个人止不住地慌乱,很想出声问他“怎么了”;很想摸摸他柔软的头发,安慰他,哥哥就在这,一直陪着他;很想仗义地一拍他的肩膀,告诉他,如果被人欺负了,不要怕,来找哥,哥哥帮你报仇!可是,理智浇灭了冲动,我知道,我不能……这不是我第一次恨我的身份,为什么我是一个……
“哥哥,你知道吗?克隆一个世界真的很简单呢!”眼前的他调整好了情绪,眼中再次出现了激动的情绪,像是能装下所有星辰大海般的明亮。看到他这样,我也略微放下了心,却依旧止不住地担心他被人欺负。他总是这样,在我面前把所有负面情绪隐藏地很好。
“唔……克隆世界只要把主世界的地质用微型计算机复制,并在培发皿中培育合适的土壤以及植被,然后……就好啦!但是,克隆出来的世界会和这个世界方向颠倒”他突然像是意识到什么似的,捂住了嘴巴。但是,看着他一脸兴奋地手舞足蹈,我也跟着他傻乐了起来,我很珍惜这一段能和他一起做一些傻事的时光,要知道,我这个弟弟一旦忙起来,我几天都见不到他的影子,等到再见到时,一定会是一副邋里邋遢的样子。那时候,我的心脏像是被一只大手紧紧握住似的。后来,我知道,这叫,疼……
前尘
我不是一个称职的哥哥,即使我很想……但是,我不能。
我是一个“镜中人”。
准确的来说,我生活在镜子里,是一个机器人。
我们从出生开始就被下达了一个跟随宿主,“做宿主所做”的任务。我们“镜中人”之间不会互相交流,只有在宿主出现在镜子前时,我们才会立刻出现在那面镜子前。哦,对了!我们的世界和宿主的一模一样,只是左右方向颠倒罢了。
可能是我以前做过什么错事的原因吧,我没有18岁以前的记忆。那么就让我从我印象中第一次遇到宿主时说起吧……
记得很清楚,我印象中第一次见到他是在他18岁生日后的第一天,我站在镶着青白色青花瓷花边的镜子前,看到凌晨5:07分,他顶着深黑的眼圈和红肿的眼睛来到镶着青白色青花瓷花边的镜子前,我一点也想不明白是什么让这么年轻一个男孩子颓废成这样,心下还是有一些“鄙视”的,整天哭兮兮的,像个女孩。而且,我还要扮演他!
只是,纵使我对这个宿主再怎么不满,他终归是我的宿主,“镜中人”是不能拥有感情的,否则,等待你的就是火红的大熔炉。而且,这个男孩很乖,很容易就激发了我的保护欲。当他在镜子面前好不容易把自己捣鼓好时,他突然凑近镜子,我自然也一样靠近,就在我们俩几乎要贴到……哦,不!要撞到镜子时,他的嘴巴一张一合,接着,我听到了他的声音。
“哥哥……我可以叫你哥哥吗?”一种软糯的到近乎乞求的,很像女孩的声音。他没有给我回答的时间“哥哥,第一天……今天是第一天呢!”我自然知道今天是他18岁生日的第一天啦!不就是成人了嘛,有什么好激动的,不会他一整夜就是因为激动,才混成这种鬼样子的吧……这也太婆婆妈妈了!可我必须继续扮演他。
“哥哥!你知道我的梦想吗?”随着眼前的他的嘴巴张合,他的眼白也随之红了起来。出乎意料的,我没有鄙视他,只是感觉眼前的镜子好像是唯一隔着我们俩的屏障,我想要打破这面镜子,心里有个声音叫嚣着“冲出去!冲出去,你就……”什么稀奇古怪的想法啊!强压下心中的冲动,顺便嘲笑了下自己:你看看,别的镜中人都一天天不苟言笑的,只知道宿主,就你!老是有奇怪的想法,被删掉记忆也是真不奇怪了!
这个大男孩,哦!我弟!又絮絮叨叨地拉着我说了一堆关于他的理想,大概就是什么,想要做一个克隆学家之类的。但是据我这么多年来林林总总收集到的所有碎片信息来看,他们那里,克隆甚至研究克隆都是不被允许的。
“哥哥!”一片长时间的沉默,长到我都做好“他要走了”的准备的时候,他忽地开口了,额……我只是希望我些许的迟钝,不被他所察觉。他微微一笑,“哥哥,你等着,我会送你一个星球,会的,一定会的!”执念,是,我一个镜中人,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看出了这个人类眼中的执念,没有其他机器人对于宿主情绪的感同身受,我这次是理解,是不属于我们镜中人对宿主的淡漠感情,我这次竟然,竟然……
感觉到了,
我和他,
是,
两个个体,
个体吗?
好熟悉哟……
在那儿听过呢?
脑袋空空的,这种感觉可不好。
执念
“哥哥,哥哥,哥哥!在吗?”没等我回忆完以前,弟弟的声音就出现在我的耳边,由远及近。他看到我后就像是虚脱了般,浅灰的工作服已经变成了深黑,额前的长头发被汗水黏住,一撮一撮,层次分明。他大喘着粗气,嘴唇被牙齿咬破,有一点深红色的血溢出来,几个星期没剪的指甲深深地嵌进肉里。但看样子,他并不在意这样的细节。怎么回事?心中的担忧充斥着我的神经,甚至都有点来不及管理自己的动作是否规范。好在,他只是瞟了我一眼,没有多看。
“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可是我没有,没有啊!他们都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他的声音弱了下去,“但是,这一切都不是我的责任啊!我真的没有做错什么,真的没有!”他忽地抬起头来,眼睛亮的吓人。“是他们自己的问题!”执念,又是可怕的执念……
事情是这样的:弟弟这几天一直在努力创造一个克隆的分世界,由主世界(也就是弟弟所在世界)的计算机操控。可是,他创造出的克隆人,在起初放进分世界时极为痛苦和反抗,可是,在过了几天后,弟弟给他们打上了“绝对服从”的思想钢印(思想钢印就是用一个微处理器模拟一个神经元,把几千亿个这样的微处理器相连,并通过在一个神经元传输模式,表现关键信号的流向,从而打上绝对思想钢印)
于是,他们逐渐安静了下来,诡异的安静,犹如死亡般的安静,是万念俱黑后空洞的安静……
即使他们只需要打破一层主世界与分世界的薄膜,薄薄的膜,就可以来到主世界,摆脱思想钢印。但是,他们没有这么做,照弟弟的话说,“信仰”没了。
“哥哥,你是不是以前也……”声音弱了下去。
我不明白,为什么弟弟有这么强烈的负罪感。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
上街闲逛,这里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树,都和弟弟那边的一样。所以,有时候,我会突然觉得我和弟弟在同一个世界,只差一面薄薄的镜子;有时候,会怀疑自己,为什么不打碎镜子,这样不就可以来到弟弟身边了吗,只差一面薄薄的镜子,镜子……
我思考的太过认真,没有看见迎面撞倒了一个镜中人,他站起来,仿佛没有发生任何事似的,径直向前走去。风驰电掣之间,我意识到……
安静,诡异的安静,犹如死亡般的安静,是万念俱黑后空洞的安静……
我张嘴,尝试发声,却发现,这个世界竟然,竟然没有声音!
安静,诡异的安静,犹如死亡般的安静……
最后
嘴巴一张一合之间,心底的什么东西碎了,碎成一片玻璃渣渣。
这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都是真的吗?
难道我们这个世界,只是一个创造衍生出来的分世界?主世界就是弟弟所在的那个美好的世界吗?那我是……
迫不及待地奔到镜子前想要寻找答案。那面镶着青白色青花瓷花边的镜子前没有人,一片空旷,心里空唠唠的,反正不好受,是,被背叛的感觉。我对他付出了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揣摩他,担心他,而他,却把我当做什么呢?
苍白的手指触摸着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脸蛋,意料之外的摸到了滚烫的泪珠,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到这种情绪的产物,唔,感觉一点都不好受。震惊之余,才发现,我一个镜中人,不!我已经不配再叫镜中人了,额……机器人,竟然有了如此情绪化的东西,不禁感叹自己的颓废。
只有,这么一点小的打击,不是吗?
我早该意识到了……
“有大量陨石雨坠落,主世界危机!主世界危机!计算机请检验是否有能力击落,请检验!”“检验完毕,无法避免”“请立即撤离主世界,请立即撤离主世界!”
冰冷的机器女声响起,已经没有时间去伤春悲秋,弟弟还在主世界,我无论怎样都要把他救出来!心中的信念加深,却早已没有时间去体会这种奇妙的感觉。一把蹦起,面前就是那面镶着青白色青花瓷花边的镜子——这时候,或许叫它主世界,分世界的入口更好。“打碎它,打碎它”心中这样一个声音叫嚣着,没有犹豫,一拳击中这片薄薄的薄膜,碎渣纷飞。眼前是弟弟那张急匆匆跑来的脸,看见我的时候,他显然一愣。这时候,怎么会有时间给他傻愣,我一把拉过他,想要跳进那扇碎了的镜子中。弟弟很快就调整好了,随后,以一种几乎不可能的柔韧性向后跳了过去,并把我向后一推。镜子的碎渣滑破他一直没有变过的浅灰色工作服,撕拉出一条条口子,可是,他反而毫不在意,相反的瞳孔微缩,我看到了……释然?
他为什么要把我一个人留在即将要下陨石雨的主世界?他在干嘛?
我怔愣了一下,脑子一片混沌,身体却迅速跃起,突然一股强大的推力将我整个人深深扯开。
疼!这是陨石雨吗?我要死了吗?
脑子突然清晰了起来,睁开双眼,却看到那个推我的罪魁祸首——我最最亲爱的弟弟,离我已有好远好远,黑色的块状物体砸在他的身上,是一个个血洞,他很快昏迷了过去。在最后的最后,他的嘴唇蠕动了几下,“哥哥,在分世界活”这是,我竭力看到的所有了。
心中五味杂成,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一块很小的原始LED屏幕,在我眼前浮现
“哥哥,看到这个视频的时候,我们已经真的是两个世界的人了吧!没时间伤春悲秋了,我来向你解释一下。首先请原谅我,没有告诉你我知道镜子后你的存在,还记得18岁生日后一天,我跟你承诺,我会送你一个星球,现在,满意了吗?你现在在一个分世界加速器上,这个加速器是我用尽全部,在克隆世界上强行安装的超光速加速器,但是,时间不够了,我无法研究出更好的,所以,这里只能带下一个人的质量,至于这个LED屏,希望这个分世界能够忽略这一点质量。唔,别小看这个现在寸草不生的分世界啊!这可是你的亲弟弟用尽毕生所学研究出来的呀!现在,接受这个事实了吗?整个太阳系中,只有你一个人类,是,人类了哦!哥哥,我的亲亲亲哥哥,这个屏幕后边装着一个足以摧毁整个分世界的炸弹,最最亲爱的哥哥,活下去,活下去啊!”视频最后的最后,我的亲弟弟笑着看着我,一片释然。
我看着那个大红的按钮,心中暗暗下了一个决定,手放在那个滚烫的按钮上,生死一念之间……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镜中迷雾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9-11-11 22:55:42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