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1050

宇宙弦上的音符

kepu007 于2019-11-13 16:38:38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光年奖】 【短篇小说】 【地渊城之神】_meitu_94.jpg


                        
                          (一)
 “您好,请问龙卷风的快递取走了吗?是一个文件。” 时隔两个月,曼曼再次拨响了关于联系龙卷风的电话,屏幕上显示着他所在的城市。
  她没想到自己还会再一次与他和他的城市发生关联,哪怕只是一个电话。
  “您好,请报一下他的手机号码,我帮您查查”
  “好的,152……”,对于龙卷风的号码,她早已倒背如流。
  “被一个姓#的女人取走了,是你们家的快递吧!”
  曼曼想向快递员解释什么,却一句话都说不出。他的家,她去过几次,算是很熟悉了,但如今已形同陌路。
  她想起龙卷风曾提起过他的妈妈,是一名医生。姓#,他说起她,总是带着一种难以言说的骄傲和无法捕捉的神情。话语的间隙也有些许不满和暗示,他多次没有任何理由的强调,他的妈妈一定会喜欢她。只是她们还没有见过面。
  龙卷风最近去了朝鲜,他说旅行是他的宿命。而朝鲜能够带给他优越感和被困顿的自由。
  她想,取快递的人一定就是他的妈妈了。
  沉思片刻,她只好说:“是的,谢谢!”眼泪却忍不住的流下来,落在了刚刚用钢笔字列好的小说提纲上面,一部分字迹全无。
  她用模糊的视线看着随着泪珠消失的字迹,就像看到他们渐渐消逝的爱情线。
  但记忆似乎与意识联合起来,怎么也不听使唤。他们相遇的一幕幕场景就像慢镜头一样在曼曼的脑海中回放。
  
  在最深层的潜意识和显意识之间,曼曼不断地想起她和龙卷风在一起时的场景。
      她想起一些美好的回忆:去年冬天一起去某岛看海,他们坐在沙滩上,让她觉得幸福的有些不真实。但马上她的脑海中又会出现相反的场景把那些美好稀释的了无痕迹。比如,他在一些琐碎的事情上故意挑刺,咄咄逼人;他想控制她,甚至把她变成他希望的样子,但这些还都不算什么,最让她伤心的是他对她的背叛,彻彻底底的背叛。或者更准确的说,他剥夺了她爱的权利和能力。
  
  他对她连一个体面的分手都没有,只是对她冷暴力。她就去当面找他分手。出发的那天,听说最近各大机场、火车站有些隐性的暴乱,关岛出现了一支实力强大的实验者,目前已驻扎在中国。不时地,他们会隐秘计划去各个大国寻找机会下手,当然中国是首要目标。
  这一支实验者队伍十几年来,利用人类在天体物理学领域的空缺,潜心研究这一次大破坏计划,而且他们所掌握的所有量子技术,比如对暗物质的了然于心,对暗能量的掌控等,我们地球上的科学家们几乎完全没什么头绪”。
  人类的命运突然就被告知要掌握在他人手中了,有很多站在倒置的望远镜面前的人和国家的政客们都惶惶不可终日。
  但在两个月之前,对于像曼曼这样的普通人,她压根觉得这些事关宇宙存亡、人类命运的大事和自己没什么关系。
  “比起几百年前科学证实地球绕着太阳转的阶段,我们今天的人类文明进程只是进步了一点点而已。”她刚打开手机,某媒体就自动发送了这条消息。
  不过,曼曼最近经常能在某个媒体上看到类似的报道,听说他们已经控制了各个国家的很多媒体,试图通过理念浸润式的传播来彰显威力,消除人类的一切傲慢。
  
  那天正好是龙卷风的生日,曼曼在火车站什么都没有看到,许是实验者今天没有派人来,只是天空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像是在一场战斗前提前预演的哭泣。
  她上了火车之后,由于时间匆忙,没有买到票,足足站了18个小时才到龙卷风的城市。她给他打电话,他拒不见她。
  曼曼不甘心,火车站人潮涌动,她不断地被人群推着走,空荡荡的内心生起无数波澜。她无数遍地设想他们见面时的场景。
  但此刻,再也不会有人来到这个让她从陌生到熟悉再到陌生的城市的火车站来接她了。她的内心像被烧焦了一般,急不可耐的直接打车去了他家,就在门口等他。
  时间一点点消逝,她像一个小偷一样悄悄地潜入小区,恐慌到连饥饿的感觉都没了。
  中午十二点,热浪滚滚而来。她就在楼梯间不停的踱步。突然地,她听到了脚步声和一男一女的对话声。她迅速上到上一个楼层的休息平台,像躲避一场瘟疫一样。那个角落刚好可以看见他们开门进屋。她讨厌此时此刻的自己,讨厌现在的这种姿势。如此的卑微。
  接着,只见龙卷风沿着踏步缓慢上楼,隔着很远跟着一个女生。看到那个女生的模样时,曼曼突然有一种厌恶感和优越感,她想带着自己苗条的身材和精致的妆容迅速逃离现场,和他永远不再联系。
  她了解他,但这次实在想不明白为何他要为了这样一个女人而背叛自己。以他的偏好来猜测:性感,美貌?都没有。
  可是她远道而来,不甘心就这样走掉。她突然从上面的台阶一跃而下,感觉饥饿反而增强了意志力和勇气,就在他们快要进门的那一刹那,迅速地叫住了龙卷风,出现在了那个女生的视野里。
  女生茫然的看了看她,有些惊慌失措。只身向后退了几步,默不作声。
  
  “你怎么来了”
  “我是来找你分手的”
  “我们不是早就分手了吗?”他从未和她提及过分手,也许他只是不让那个女生难堪。
  曼曼已无力再争辩。她转过背对着她站着却始终不敢看她的龙卷风,坚定又虚弱的说:“好,打扰了”。
   她迅速地转身,跑下楼,一路小跑着,从小区跑出去。她感觉自己正在参加着百米赛跑,这是一场为荣誉 、为胜利的奔跑。但又感觉有人在后面追赶着她,有一种落荒而逃的感觉。
  她以为自己在对龙卷风说出最后一句话时,足以保留了自己最后的尊严。但她还是无法骗过自己,即使落荒的逃跑着,她的内心每时每刻都在希冀着龙卷风能够叫住她,让她留下来。她甚至想到自己应该在他面前完成一场装病的表演,通过博取他的同情心而留下来。
  同时一种巨大的失落感像是一场猝不及防的吞噬,整颗心慢慢被撕碎。曼曼不是对他失望,而是对自己。
  正午过后,太阳还是异常毒辣,一束束光线无比集中地照射在她的脸上,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毒。她更加觉得一波又一波的讽刺意味在侵蚀着她的脸。
  她走到小区的超市入口,刻意又加快了脚步,却又努力不发出声音。她害怕他和龙卷风经常能见到的超市老板娘突然出来认出了她,瞧见她的狼狈样。老板娘年纪不大,他们经常喊她姐姐。姐姐特别喜欢她,每次她远道而来,她都会像家人一样嘱咐龙卷风要照顾好她,并且总在离开的时候,会说一些祝福的话。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特别希望他们能够一直在一起。
  她想最后一次进去看看她,更或者想打探一些他的情况,可是顿时又失去了勇气。她现在狼狈到连说话的勇气都没有了,更何况她害怕随时喷涌而出的眼泪。如果进去的话,就相当于要把伤口撕裂给人看。
  曼曼在小区入口徘徊许久,快五天没有吃饭了,再加上过度悲伤和奔波,她紧靠意念在支撑着自己。但她还是不甘心也不忍心离开。她又折回去,看到他们两人还呆立在原地,一直没动。她再一次把自己置身于巨大的卑微当中。
     这一次,她当着他们俩的面说了一些更荒唐的话。
  “你整天在朋友圈打造自己虚假的景观现象,获取虚荣的关注,以玩弄女人来获取成就感,麻痹自己的一无所成”
  “关你什么事,你给我滚,”
  沉默良久。曼曼差点就坚持不住了。她不知道再该说什么好,只是不甘心也不忍心离开,强忍着心痛加生理期的痛,立在原地。
  “你自己也好不到哪里,整天抱怨周围的人,从来不反思自己,在感情上不愿意付出,这一切都是你自己作的”,龙卷风见曼曼还不走,就又补充了一句。随后,拉着那个女的进了屋。
  “哐当”一声,他把他的世界彻底关闭,只留下了一片黑暗给曼曼。她憎恨自己经过了一系列的心理预演,难道不应该是回去实践那种预演吗?怎么会变成更加激烈的争吵?
  她看着冷酷无情的铁门,在一阵阵责备自己的懊恼中缓缓倒下,倒在他们曾无数次停留在这里,幸福的打开房门的瞬间。然而如今这里已换了主角,她又一次的厌恶再次袭来,她伸手抓着地毯,试图想站起来,永久离开这里,却像被粘鼠板站住了一样无法动弹。直到所有的物质能量完全消失,仅存的一点意志也彻底消耗待尽。
  她终于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病人,一动不动地躺在他家门口,完成了在心中上演了无数遍地预演,却没有了观众。
  
  
                       (二)
  
  大概过了半晌。临近午夜的时候,她在一阵阵不知名的鸟叫声中醒来。曼曼热爱自然,知悉每一种植物的名字。却唯独无法根据鸟叫声判别鸟的种类。
但自从看了约翰.巴勒斯《醒来的森林》之后,她就愈发对鸟的世界充满了好奇。
     随后,鸟叫声消失,她原有的意识系统已完全恢复。但感观知觉似乎退化了。她用眼睛什么都看不到,靠耳朵也什么都听不到。她的周围一片黑暗。
  但她能够清晰的意识到自己在一个小小的三角盒子里,这个盒子外形奇特,酷似氧分子的微观化学模型,不像一般的盒子用纸片或金属片或者其它普通材料做成的。从最表面来看,它的内外层包裹的是ETFE膜,一种主要以乙烯—四氟乙烯共聚物的高分子化合物组成的轻质新型材料,具有高强度的热光性能和透光性,可调节内部环境。盒子内外表的这种材料和水立方的建筑材料完全一样,但中间却不同。
  三角盒子的中间是透明的一层,她不相信里面什么都没有,否则这个三角盒子不可能独立悬空。但至于具体是什么,她一无所知。
  她只记得大学的时候跑到清华大学旁听天体物理时,老师说过一句话:“当实验达到物质深层次研究时,就会自动进入到更深的的意识领域。而进入到更深的意识领域之后,人就会自动关闭感官认知,从而进入超感观认知的状态。”
  
  除此之外,她还能在深层的意识领域感观到震慑人心的音乐。她感觉身体的每一个部位,每一个细胞都在和宇宙有频率的共振,她似乎感觉自己和宇宙合而为一了。
  她听着,全身的每一个细胞似乎都变得愉悦起来了,这种感觉和她经常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杳无人影的山林里面听鸟叫声,感受风吹草动有一样的效果。
  
  她感觉到现在的状态太舒适了,以至于她都不想弄清楚自己现在在哪里,也不想回忆起她的过去,更不去想她的未来。
  但事实上,目前只是她的感官认知关闭了,记忆并没有消失。她闭上眼睛,潜意识最深处的记忆还是有关龙卷风的一切。
  
  龙卷风是她的初恋,有一种说法是,“即使你不再爱了,也始终无法忘记对方”。
  曼曼始终无法忘记遇见龙卷风的那一天。他们同时去参加一个作家笔会。
  她记得,那天下午,九月的天气开始变凉,还下着小雨,一群来自全国各地的作家到了郑州之后,再坐上大巴车,去往风景如画的景区。
  车子一路翻山越岭,山与山在交叉之中不断向后退却。曼曼一边赏景色,一边想着还没有见到的龙卷风。
  下车之后,她一个人快速的走在人群的最前面,和后面互相寒暄、打趣逗乐的人群相比,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但她毫不在意。从小到大,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景。甚至有些享受。
  但这一次,她更多的是想快一点见到龙卷风,快一点见到文学大咖。在自然中享飨文学的盛宴,也曾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情。
  参加作家笔会的要求很严格,大多都是作协的老会员,但也有约三分之一的年轻作家,他们不仅在中学时代就出版了名家题词的个人作品集,而且各自的经历和思考能力都非同寻常。和曼曼周围大多数沉浸在感官娱乐中的人相比,这里简直就是梦中的天堂。
  而她作为一个初学者,能够通过审核,除了龙卷风的推荐,就是她笔下流淌的从未发表过的干净纯粹的文字。她的每一句话都像是在编织一个童话故事,美的妙不可言。主办方大概是被这种美妙的编织所打动,就破例通过了申请。
  曼曼想起了他们第一次在网上认识,在一个作者群里,她看到了龙卷风的一篇专访,感觉像极了自己。他做了她所有想做却又做不到的事情。随后她又去了他的朋友圈,她以为他也是那三分之一的人。
  一时之间,一股敬意涌上心头,她立刻加了他的微信,每天漫无边际的聊天。
  最让她兴奋的是,龙卷风看了她的照片之后,他们的聊天就变得微妙起来了,他对她的好感剧增,暧昧的情愫不断积攒,就等着见面的那一天全面爆发。
  才认识两天,就到了参加作家笔会的时间。她没有告诉龙卷风她被选上,她想给他一个惊喜。
  到了景区的酒店后,她以一身晚礼服,精致的妆容出现在了晚宴上。曼曼记得,那天下午,她眼里的龙卷风也全身都是光。他们迅速坠入了爱河。想到这里,她在三角盒子里虽然不能动,但开心得不得了。
  
                   (三)
  
  奇怪的是,她现在想起的竟然全是他们美好的回忆。当她意识到这一点时,潜意识就开始剥落华丽的表象,深刻剖析她隐藏的另一面真实想法了:在深色的月光下,他们还没有认认真真的说几句话,就开始了肆意地接吻。
  虽然是一见钟情,但她记得自己当时还是有些被动和不知所措,因为她心心念念的全部都是如何和他在两个人的世界里敞开心扉地畅谈文学和旅行。但他用一句“太无聊”就结束了话题,只是用无尽涌动的欲火烧身的情欲来回应她。他写了那么多年的诗,始终没有什么大的反响,怀才不遇的痛苦时时弥漫在话语的空隙。
          而对于旅行,那不过是他逃避生活的一种方式罢了。但也是一种对社会规则不适应的麻痹和清醒。等到知悉这些朋友圈景观现象背后的原因时,她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他。包括所有的缺点。但她毕竟不是完人,这些爱的重量几乎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她正渐渐地过度到悲伤之中时,突然地,三角盒子掉落,平面缓缓展开,她来到了人类熟悉的空间。但放眼望去,这应该是一个巨大的地下实验室,周围到处都是各种各样不同维度的宇宙天体模型、制作宇宙光量子之音的器具等很多她完全认不出也叫不上名字的实验用具。
  正好奇的打量时,她听到一阵脚步声,一个微胖的男人从一个墙洞里踱步而出。
  “怎么样,刚刚的体验还不错吧”,那个男人嘴唇两边的肉太厚实,笑起来和树懒一样慢,但说话却很快。
  “还行,感谢你们救了我”,曼曼对于这个男人的出现,丝毫不觉得害怕。对他的话也反应有些迟钝,只是眼神跟随着他嘴角的弧度,直到完全展开,才接过他的话。
  也许是她已经经历了心痛而死的轮回,她觉得只要没有超越那种痛,世界仍然是她最初的爱。但也或许是刚刚在三角盒子里经历的一切治愈了她。
  “不用客气,准确的说,不是我们救了你,是三角盒子救了你。三角盒子中间的那层透明物质就是暗物质,而你置身的那片黑暗空间就是暗能量。这也是为什么你能进入到超感官知觉状态的原因。
  他喝了口水,以刚开始展开笑容的速度缓缓收住了笑意,接着说到:我想,你也听过了一些传闻,关于掌握着宇宙唯一已知的暗物质和暗能量的实验者正在计划着一场大破坏诸如此类的话。而我们现在需要用这些暗物质和暗能量(也就是这个三角盒子)找到这次计划所需的能够在未来宇宙中不依赖物质但仍然能生存的生命体”。
  “未来宇宙?不依赖物质仍能生存的生命体?”曼曼有些迷糊,像是自我重复,但又像是在质问。
  “可我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能找到我?我就是一个很普通的人啊”
  “不,你仔细想想你最热爱的东西,那正是我们需要的”
  “自然和龙卷风?”
  “是的,你那么喜欢自然,又能用自然文学恰如其是的表达,刚刚在三角盒子里你也感受到了宇宙光量子弦上的音符与你在自然之中感受到的声音的相似之处了”
  “未来宇宙的生命不依赖物质,但需要能够相互转化的能量和声音(当然这里的声音不是一般感官所感受到的,你们国家的老子也说过:五音使人耳聋。其意并非是指听歌会使人耳聋这么简单。他的真正意思是说:宇宙之间还有一种更美妙的音乐,那就是天籁之音,人若常沉浸在现实五音当中,则无法听到这些天籁之音。我们不仅要消灭这些天生就“耳聋”的人,而且还要拯救渐渐消逝的天籁之音。)
  “ 这些“耳聋”的人同样也是对自然没有敬畏之心,甚至会破坏自然的人。 有句话说,人类破坏自然,不敬畏自然,最终毁灭的还是人类自己,而地球还可以重新复活。我们根据检测到的暗物质成分,预测地球近几年会在宇宙间有一次大灾难,我们要做的就是在大灾难来临之前,利用暗物质和暗能量,让宇宙星系重新回到正常的运行秩序。但有一个前提就是先消灭掉对地球负荷过重的人类”。
  “消灭了人类的未来宇宙,不能没有生机,也不能让原来肆意破坏地球的那一些人类再出现重蹈覆辙。所以这就要对最初的生命有严格的要求。我们对最初生命的标准就是像你这样热爱自然,敬畏自然,(热爱自然的标准就是当你走近自然的时候,万物都不会受到惊扰,即使是狮子老虎也能与之平和共处)并且对同类心中也有爱的人,之后的生命便任其在合理范围内自由繁衍了”。
  “自然也是宇宙能量和声音很重要的来源。而且最初出现在未来宇宙上的生命必须要持续感受到快乐。那个三角盒子其实就是未来宇宙在超感官意识层面的一个小生境。你后面之所以过度到悲伤的情绪当中,就是因为暗能量给予你的能量不够用了,虽然它会不断循环和补充,更何况你的爱能还没有得到恢复”。
  “但是,我已经不爱龙卷风了,不但如此,他还让我对爱非常失望,我感觉我爱的能力正在消失” ,曼曼压低了声音。
  “没关系,你曾经认真的爱过,更何况你刚刚能提到他的名字,说明你还是爱他的。而且我们会帮助你重新唤醒你爱的原初能力”,微胖的男人反而升高了音调。
  “可是,怎么唤醒呢?”她的话语里掠过一丝疑虑。
  “这个一定要保密,方法不能外传,一旦外传,计划就会失败。而且我们也会陷入到危险当中”微胖男人的语气变得有些谨慎了。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反正这一切对你绝对的有利”,男人从牙缝里挤出一丝微笑,补充道。
  “但有一个前提是,你男朋友,不,你前男友,必须要到我们这个实验场,你需要帮助我们带他来”。
  “这倒好办,但我也有一个前提,就是不能伤害他”。
  男人躲避了曼曼的眼神,陷入了沉思。然后又不紧不慢的说:“好”。
  
                (四)
  
  曼曼虽然无法确定他们到底会不会伤害到龙卷风,但她实在太渴望得到纯粹的自然之音和爱了。和之前在自然中享飨文学的盛宴相比,这是她更大的美梦。这一美梦现在竟然被偶然从她的潜意识里搬到了桌面上。  
  按照那个变幻莫测的男人的描述,她似乎看不出来他们是一支万恶不赦的队伍,虽然她现在只看到了他一个人。
  她还是想多提高一些警惕。虽然她已经没那么爱龙卷风了,但至少不能伤害他。
  
  她一边思考该怎么联系龙卷风,一边四处走动。她们之前有沟通上的隔阂,所以她一定要找一个更委婉的办法。于是她就想到了书信。对于一个诗人来说,没有比书信更委婉的方式了。
更何况这一次她是邀请他和她重新相爱。
  而通过互联网联系他,虽然方便快捷,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不太安全,且通过跳跃在键盘上往返数次的几行短语,将消除键轻轻按下便了无痕迹。她想让纸做他们的旁白和爱情的见证。
  
  几天之后,龙卷风从朝鲜返回到家里。她的妈妈小心翼翼的把信递给他。尽管拆封痕迹被消除的一丝不露,但他还是看出了拆除的痕迹。
  他重新拆开信封,一看字体就知道是曼曼寄来的。突然地,他对自己母亲看信的行为有些迟疑,想起他的妈妈之前对他伪善的态度,表面关心他,实际还是以自己的利益为先。他甚至想肆意的发一通脾气。但急于看信,他又忍住了。更何况,中学时代,与体制内的教育不合,他无数次和妈妈吵架,已经心疲力竭了。
  分手的两个月以来,他换了几个女朋友,也和不同类型的女人暧昧,但大多数都是迅速而廉价的艳遇,有的只是朋友圈的景观效应所吸引来的伪善的女粉丝。他以结交不同女人来获取一种成就感,但反而内心更加空虚。他不断地反思自己,发现最了解自己的还是曼曼,他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曼曼。更何况他们能在一起也不容易。
  四天的作家笔会结束的最后一天,曼曼虽然和他有了肌肤之亲,但对于长期交往还是十分顾虑,她不能接受现在的自己也无法接受别人的残缺。
  曼曼一个人离开的那天下午,他一边不断地说服她,让她把自己坚定的交给他,另一边当曼曼一个人上了去往火车站的地铁时,他犹犹豫豫的跟着一个打扮的浓妆艳抹的女生,坐在地铁口,肆意的嗅着她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女人味,迷恋的有些不可自拔。
  但当曼曼的地铁终于开动时,他终于感觉到了危机感,几乎是出于本能的追着地铁疯狂的跑。但即使他曾在鸟巢参加过短跑,能看到曼曼的时间也只是持续了几秒钟。
  曼曼心软,就是被那几秒钟所感动了。她退了票,就在火车站等他,她站在原地幸福的等着爱着他的人来。
  龙卷风陷入回忆之中。遂又抱紧了信封。此刻夜已深。无尽的黑暗带着一双深邃的眼睛,白天在人前装模作样的那个形象变得索然无味,表象背后的暗涌再也无法藏匿,一一地自己从血淋淋的心角窜出来,盘踞桌上,像是一个审判官。
    终于等到白色情人节那天,他郑重的打扮了一番,头发造型,衣服搭配仍然是冠以的紧跟着时代潮流的。可是当他走到他们约定好的地点,也就是实验室的地面位置时,却没有见到曼曼,他看到一个三角盒子悬在半空。他的感官渐渐迷失,内心有一个声音在召唤着他:上来吧,上来吧。
  紧接着,他被一道光线带入了三角盒子。在感官和超感官的转换之间,他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一丝恐惧。虽然他曾在跨年的时候,一个人在月黑风高的夜晚骑行到墓地,在向死而生中寻求生死的仪式感,从而来寻找活着的意义,来战胜虚无。但这一次的恐惧是莫名的,和之前完全不同。
  他意识到自己躺在一个三角盒子里,脑海里想到的全是有关曼曼的一切。并且冥冥之中他也能听到曼曼在说话,甚至都能感受到她的心跳。
  进入了意识安全区域,他所有的疑虑全部打消,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开始变得兴奋起来了。他能感觉到身体和外界的共振。
  突然地,他感觉共振变得更强烈了,振动频率频繁变化。他已经完全感觉不到三角盒子的存在了。
  “好久不见,你的发型还是一如既往的丑”
  “这是当下最流行的一款,你都没看见过我,怎么知道我的发型的?”
  他们的意识开始自动对话。
  “刚刚是我和三角盒子一起去接你的,只不过我没出现在你面前”
  这时,那个微胖的男人还带着一个花枝招展的漂亮女子缓缓现身,只是龙卷风看不到他们,也感受不到。
  微胖男子在不同的宇宙模型面前来回晃动,不断地调试着宇宙弦上的音符。女子坐在制作宇宙光量子之音的器具面前,拿起指挥棒,把男子调好的频率一一接收。他们两人像是一唱一和,开始了无与伦比的表演。
  男子负责调的这些宇宙弦可以创造共鸣,当两个系统在不同的频率振荡,能量转换造成它们对齐且在同一种频率中振动。这就是龙卷风和曼曼能够感受到彼此且互相能用意识流交流的原因。
    他从细胞的更新音符调到让愧疚和恐惧释放的音符再到使意识觉醒的音符。终于他不再晃动,持续停留在最大的那个宇宙模型面前,这个模型能够看到一切奇妙的人类尚未能解的宇宙之谜。其中最典型的就是能够清晰的看到暗物质和暗能量。过去人们通过行星的运行速度,光子弯曲以及两个星系团之间不碰撞,宇宙加速膨胀等现象来判别它们的存在。但现在暗物质和暗能量完全被检测出来之后,一切都可以反证了。
  而这个巨大的模型上面的宇宙弦,正是可以调解和心关联的频率。这个频率是在前面所调频率合理的情况下,能使爱自己及爱他人的感觉存在,直到没有差别,获得身心平衡和持续爱彼此的能力。
  最后,那个男人又走到了旁边的那个宇宙模型面前,调解了能够爱别人的能力的音符。只要一个人相信爱,并且真诚的爱,他就能获得相应真诚的爱。
  还差最后一步,只见那个男人一个健步跳到隔着两个模型的最小的那个模型面前。虽然差点儿摔倒,但他从来没有如此的矫健过,也许他是在为自己的胜利做预演。
  这个宇宙弦可以整合所有的弦,当暗能量和其他能量混合起来开始与之共振时,将每个宇宙弦调到黄金振频。这场赋予或修复爱能的表演就这样成功的完成了。
  这时,那个美丽的女子也制作好了这场宇宙光量子之音。这样,每次当爱的能力失调时,就不用实验者亲自调弦了,爱的双方一起倾听制作好的光量子之音,就可以达到同样的效果了。
  
                   (五)
  
  调音结束后,龙卷风的三角盒子的平面先被打开了。
  他虽然不喜欢被封闭的感觉,不喜欢别人限制他的自由,但还是为能听到美妙的音乐和感受到曼曼的爱而开心。在里面他们彼此解开了之前的误会和心结,至于他带回家的那个女人,他们在曼曼走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正如曼曼预测的那样,除了新鲜感和短暂却不持久的做爱体验外,她毫无价值。
  重获感官之后,他很快就注意到那个花枝招展的女子,视线却再也移不开了。她曼妙的身材,红润的嘴唇,妩媚的眼睛。她摆动着身姿向他走过来,越来越近,和之前无数次的艳遇场景极其相似:她甜美的笑容和糯蜜而满含娇羞的声音,让他心中有什么东西在乱撞。她像一块糖,他恨不得立刻把她的放进口里,入口即化。可是这一次许是刚刚在三角盒子里的体验,他想逃走,却怎么也动不了。就在那个女子差一点要亲上他的时候,他选择了含毒自尽。
  
  那块薄薄的毒片是曼曼寄给他的,因为他的体内没有能够和自然之音一起共振的频率,所以他们注定会在说服她之后,不放过他。而龙卷风和她都是他们的实验品。
  为了给构建未来宇宙的生命体留足最后一点情面,他们允许曼曼自己来处置龙卷风的尸体。
  把龙卷风送出地面之后,他的妈妈按照解药说明书上的地点找到了龙卷风。那天午后,漫天的霞光在大半个天空中迅速铺散开来,迟重的金色照在她的脸上,一刹那,她有些不想回到实验室了,她想就那样肆意的在人世间迷醉,哪怕再重来一次心痛而死的经历。可是她知道三角盒子一定会找到她,更何况回去,她不就有机会创造自己理想中的宇宙吗?
  回去之后,曼曼扔掉了她和龙卷风共同拥有的宇宙光量子之音的音频。她不想通过这个音频来维持他们的关系。
  他们借助龙卷风给她找回爱的能力之后,也会给她重新选择能够和自然共振的人作为她爱的对象,重新调试宇宙弦,重新制作音频。
  
  她虽然救了他,似乎得到了一部分救赎,但心里仍然空荡荡的,好像失去了什么更重要的东西。
  夜深了。宇宙光量子之音再次响起。微胖的男人和漂亮女人自从在龙卷风投毒后,勾肩搭背的离开,就再也没见踪影。宇宙实验室和地球上普通的实验室此刻没什么区别。
  空旷的空间,让曼曼仿佛置身于一场巨大的幻灭之中。
  她回到自己的床上,辗转反侧。她又想起了龙卷风,但她不能联系他,否则他们就会发现并重新找到他。她只能通过回忆来构筑彼此之间的桥梁。尽管这一次的对话,让他对龙卷风曾经背叛自己释然了很多,但每当夜深人静,所有的黑暗和不安都会穿透白天伪装出来的表象呼之欲出。在爱与恨的交织之中,在出世和入世之间,她的内心有无数个声音在嘶吼和呐喊着。
  她终于忍不住痛哭失声。这声音在空无一人的暗夜里回荡着,和美好空灵的宇宙光量子之音显得格格不入。想到这里,她一下子止住了哭泣。心里“咯噔”一下,像是在一个巨无细叙的悬崖边上等待着去完成一场关于自我终结的死亡仪式。
  喜怒的变化无常让她觉得自己已然变成了一个病人,像是在这里疗养。她想下床去拿纸巾,却发现腿已经麻痹得无法动弹了。
  
  她不知道这场任务什么时候能够完成,他们什么时候可以到未来宇宙。但留在这里是她唯一的选择。她没有别的路径可走,她不想像龙卷风一样立下“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的勇攀俗世的箴言。尽管她知道,如果他知道自己也可以拥有和她一样的路径,一定会义无反顾的冲过来。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宇宙弦上的音符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9-11-13 16:38:38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