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411

绝对控制

kepu007 于2020-1-10 13:41:54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p607559085_meitu_7.jpg


0.
耀目的光束打在穆澄的身上,无数个镜头同时对准了他,台下的观众呼喊着他的名字,那热情的尖叫声仿佛就要将他淹没了。
他拿起话筒,犹豫了半晌才开了口,“其实,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一个月前……还没有人认识我……而今……”
穆澄沉默了,他想起了这一个月来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诡异事情……
应该说,他是不幸的,同时也是幸运的。

1.
穆澄有一个乐队,叫“烂橙子”。
这支乐队由五个人组成,他是主唱兼主音吉他手。
而身为乐队的灵魂人物,他的特长就是能同时弹奏三把吉他。
那么,他只有一双手,是如何同时操控三把吉他的呢?
那是因为,在如今这个年代,人们已经可以用意念控制大多数电子产品,这样的“意念控制”十分普遍。

几十年前,人们通过将电极植入大脑的方式,实现了用“意念”操控假肢,以此来帮助那些瘫痪、残疾的肢体运动障碍患者。不过,人们对“意念控制”的研究并没有止步,人们期待它更广阔的应用前景。
如今,“意志控制”已经应用到了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你使用脑电波就可以操纵大部分机器、车辆、家用电器……
人们正逐渐从双手中解放出来,可以预知,未来的生活将会更加便捷、高效。
与此同时,“意念操控课”也应运而生,俨然成为了一门主科,现今的高材生无一不是意志力超凡的意念控制高手。
而穆澄由于从小练习各种乐器,他的“意念控制”已经算得上是普通人中的佼佼者了,他的乐队在自己的大学也是小有名气。

一个月前的那次“校园音乐节”,穆澄的乐队也参加了。
当时,场面一度很热烈,不过,后半场就变了味了。
穆澄记得自己站在台上,他一边唱着歌,一边操纵着面前的三把吉他。
他的目光扫过台下的人群,他看到有人甚至给他做了应援的灯牌,那是一群大二的学妹。
当然也有人在喝倒彩,那群男生一直都很看不上他,觉得他长得过于阴柔,不像个男人。
穆澄的目光继续在人群中搜索,终于,他在观众后排的一个角落,看到了阮荞。
不过,当时阮荞并没有在看他,而是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的模样。
阮荞是穆澄的发小,他们是那种分食一碗饭、同饮一杯水也不会觉得别扭的关系。
那时,穆澄有些分心了,他很好奇阮荞究竟在看什么,有什么比他的表演更吸引人呢?
穆澄的分心,让他连续弹错了几个音,他缓过神来,有些不知所措。
而正当他窘迫之时,台下却突然出现了一阵骚动。
穆澄寻声望过去,发现一个女生穿过人群,朝舞台边缘飞速地跑了过去,然后,她竟一头撞上了舞台边的一根柱子!
穆澄被这景象吓了一跳,演奏戛然而止。
现场顿时一片混乱,人们的惊呼和尖叫声不绝于耳。
“死了!人没气了!”人群中有人这样喊道。
穆澄倒吸了一口凉气,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消逝了。

之后,穆澄乐队的新闻便登上了各大媒体平台,话题热度持续攀升。
人们打趣道,“‘烂橙子’的音乐得多难听啊,竟然逼死了一个大活人。”
都说“别人唱歌要钱,你唱歌要命”这是句玩笑话,可没想到这玩笑话竟然成真了。
人们的好奇心驱使着他们去听“烂橙子”的音乐,去看他们表演的视频。
这时,他们惊讶地发现,“烂橙子”的歌曲不仅不难听,而且还十分好听。
穆澄帅气的外表更是吸引了不少粉丝。一些狂热女粉丝甚至表示,“穆澄哥哥这么帅,我要是死,也是被他帅死的。”
而对于那个死去的女生,穆澄则感到十分抱歉,虽然他也不明白那个女生为什么要在校园音乐节上结束自己的生命,但他认为她的死不应该成为人们的谈资和调侃的对象。

后来,“烂橙子”的演出邀约也逐渐多了起来。
有一次,他们去一家音乐酒吧驻唱。
演出过程中,却听说酒吧后台着火了,于是紧急疏散了所有观众。
这新闻一出来,刚过话题热度的“烂橙子”,又被顶到了话题榜前列。
人们都说,这个乐队真是命里带火,注定要火啊。
不过,那段时间,穆澄却很苦恼。
因为那起火灾是从他们乐队的休息室开始蔓延的,而罪魁祸首是一个没掐灭的烟头。
因此,他们要为此次火灾负责,面临60万元的赔偿款。
“烂橙子”乐队的五个人,有三个人都抽烟,却没有一个人承认这件事与自己有关。
穆澄虽然不抽烟,但他是队长,他觉得自己应该在这个时候负起责来。
可是……60万不是一个小数目……
就算是乐队的人来均摊这笔钱,每个人也要拿十几万。
而他们还是学生,谁都拿不出这笔钱。
穆澄的家境也不太好,他不敢跟父母张嘴要钱。
而之前演出攒的钱,连一万元都不到。
他想到去借钱,但是……问谁借呢?

然而,就在穆澄被这件事搞得焦头烂额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再次发生了。
穆澄收到了一个匿名快递,他拆开快递盒子。
发现里面竟是一叠叠的现金,不多不少,刚好60叠。
怎么会这样?
谁会给他寄钱呢?
穆澄想来想去都想不出是谁。
难道……是一个……狂热的粉丝吗?
居然已经有人这样喜欢他了?

穆澄也想不出其他办法,只好用这笔钱支付了赔偿款。
后来的某天,他听社会新闻,说是有一个银行职员“监守自盗”,竟将巨额钱款交给了一个蒙面人。
之后,那名银行职员自己报警自首,但她坚持说,自己当时的行为是不受控制的,莫名其妙地就取了大笔的现金,交给了眼前那个蒙面的人。
并声称,那个蒙面人她并不认识,她也并没有受到胁迫,当时那人手里并没有武器,甚至全程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穆澄觉得脊背发凉,这一切难道真的只是巧合吗?
一样的数字,60万。
而且发生这起案子的时间,刚好是他收到快递的前一天。
那个蒙面人……到底是谁呢?
这件事跟他又有多少联系?

那时,穆澄才逐渐察觉到不对劲。
而之后发生的事,也越来越超出他的想象。

就在火灾事件一周后。
“烂橙子”乐队的另一名节奏吉他手,忽然在上公开课的时候,用抽烟用的打火机点燃了自己的衣服,导致全身大面积烧伤,几次在生死线上徘徊。
人们不知道那是不是一次意外。
而当时上课坐在那名吉他手旁边的同学却说,他当时看到那名吉他手是自己点燃了自己的衣服,而且为了引燃,还往衣服上倒了一罐啤酒。

这就太诡异了。
穆澄了解那个吉他手,他平时是个话多且心大的人,又极其胆小和怕死,根本没有什么理由去自虐啊。
为什么要点燃自己的衣服呢?

之后,仅仅过了三五天,悲剧就再次发生了。
这一次发生意外的是穆澄的寝室室友。
当时,他的室友正在图书馆里自习,却莫名其妙地突然把水瓶里的水倒在自己的手上,然后径直起身去拔自己手机充电器的插头。于是,他的室友便因为触电而住了院。
这件事一出来,网友都说“烂橙子”是“死亡乐团”,只要跟他们乐团扯上关系的,都容易死。
这样的话题在网上发酵,反而让“烂橙子”越来越火。

穆澄却整日愁眉不展,他害怕因此连累自己的亲人和朋友。
虽说他不是一个迷信的人,但这一系列事情也着实是太邪门了。
他开始回避他的家人和朋友,特别是他的发小阮荞,他已经好久没有见过她了。

2.
被一个个雪堆包围着的溜冰场,就像一片冻结的湖。
阮荞坐在观众席上,远远注视着冰面上那个快速滑行的身影。
到处都是白蒙蒙的。
白色的雪堆,白色的哈气,白色的他。

他叫穆澄,人如其名,是个干净、明朗又温和的男生,如今是个炙手可热的网红。
他与阮荞是初中同学,是高中同学,同样也是大学同学。
事实上,阮荞的双臂还健全时,他们便相识了,只不过,两人是那种一个学期也说不了几句话的普通同学。
而那次事故之后,阮荞失去了双臂,他们的关系反倒因此亲近了起来。
穆澄是意念控制高手,他时常给阮荞补课,让她尽快掌握机械手臂的意念操作。
久而久之,他们发现彼此十分聊得来,于是成了很好的朋友。

阮荞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机械手,她想起穆澄第一次牵起她的机械手时的情景。
虽然她的机械手臂并没有触觉,但那画面却依旧像慢放的电影镜头一样,印刻在了她的记忆里,让她时不时地回想起来。

冰凉的空气中漂浮着白色的尘埃,低低的噪声充斥在阮荞的耳旁。
为运动员助威的鼓点急促地敲着,她的呼吸也跟着急促了起来,她想要移开她的视线,不去看穆澄。
但是,不行……
已经一个月了,阮荞已经躲了穆澄一个月了。
说实话,她有点想他了。

然而,理智告诉阮荞,她不能再看了,她必须把穆澄这个人从她脑海里抹掉,这样……穆澄才能安全!
阮荞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尽量平静下来,放松身心,放空自己,然后,她缓缓闭上了眼睛。
“穆澄!加油!加油!”
是啦啦队的声音,还有身边人兴奋地尖叫。
怎么了?穆澄他怎么了?
阮荞到底是禁不住好奇的诱惑,再次睁开了眼睛,她搜索到了穆澄的身影。
这时,一个念头,从阮荞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万一穆澄他跌倒了……”
不!别想!
可越是不想去想,阮荞就越禁不住要去想。
“那冰刀好危险啊……”
怎么办?
别想了!
阮荞使劲揪住自己的头发,死死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但她知道,一切都来不及了……
一声痛苦的惊叫刺痛了阮荞的耳膜,紧接着是折磨人的哀嚎。
阮荞睁开眼,她看到穆澄歪倒在地,身体痛苦的蜷缩在一起,双腿以奇怪的角度扭曲着。
而穆澄身后的人,非但没有减速绕过穆澄,而是加速朝穆澄冲了过去。
“别!不要!”阮荞大喊起来。“我没这么想!不要!”
那人到底是与穆澄撞到了一起,冰刀的刀锋从穆澄脸上擦过,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痕瞬间出现在了他的脸上。
人群骚动了,看台上的人全都朝穆澄他们那里聚拢过去。

阮荞却一动不动,整个人瘫倒在了座位上。
她最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3.
阮荞发现自己的异常,是在一个月前。
一切都开始得没有任何征兆。
那天,她照常起床,从租住的房子,步行到学校,大概十分钟的步程。
她又在学校门前的早餐亭买了一杯热豆浆和一个三明治。
穆澄骑着自行车,在她身边停住,想要载她一程。
阮荞和穆澄一前一后坐在自行车上,穆澄用他的意念来控制自行车行驶。

“穆澄,有件事……我得跟你说……”这样一前一后,看不到穆澄的表情,反而给了阮荞某种安全感,接下来的话,她也能说出口了,“我……好像是……喜欢……你……”
“什么?”阮荞的话让穆澄分了心,由于他精神不集中,自行车立马歪向了一侧,两人一起随着自行车摔倒了……
阮荞羞愧极了,刚一从地上爬起来,便一溜烟地跑走了。
她觉得穆澄的回答,不言而喻。

一上午阮荞都心烦意乱,没心思听课,一门心思只想着什么时候下课。
“同学们,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下课。”她双眼无神地盯着讲台上的老师,无意识地想道。
而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同学们,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下课。”老师真的就这样说了。
跟阮荞心里想的话,一模一样,一字不差。
同学们面面相觑,要知道这节课才开始二十分钟,黑板上的题目,老师也刚刚解到一半。
“等下……同学们……”老师扶了一下额,“我刚刚想说的是……这道题……”
“这道题当成作业,大家回去做。”阮荞暗自想道。
“这道题当成作业,大家回去做。”老师真的重复了一遍她心里的话。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老师摇了摇头,像是要把什么东西从自己的脑海中赶出去。“我是说……”
“我是说,大家赶紧下课吧。”阮荞紧盯着老师,这样想道。
“我是说,大家赶紧下课吧。”老师如是说道。
同学们一听这话,立刻收拾东西,冲出了教室。
教室里瞬间就没人了,阮荞是最后一个走出教室的,她走出教室的时候,看到那个老师仍然不停地摇晃着脑袋,有些疑惑和不知所措。

阮荞也很惊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感觉像是……她控制了……老师?
但这……不可能啊……
人们通常只能控制与自己脑机连接的机器,还从未听说过谁能意念控制别人,除非是拥有超能力。

阮荞盯着走在她前面不远处的男同学,“后退两步。”
那个男生果然向后退了两步。
“后退十步。”
那个男生又继续向后退着,跟他同行的两个朋友有点摸不着头脑,“你干嘛呢?还去不去打球了?”
阮荞赶紧收回了视线,她的目光落在走球场旁的一对情侣身上,那对情侣正在旁若无人的亲吻。
“推开他。”
那女生果然猛地将她男朋友推开了。
“流氓。”阮荞小声说。
“流氓!”女生吼了一声,转身就走。
留下她男朋友一脸懵的站在原地。

阮荞收回了视线。
天呐,她好像真的拥有了某种……超能力……

4.
一整个下午,阮荞都在图书馆里试验她的“超能力”。
控制某个人拿起某本书、放下某本书。
试验在三楼能不能控制一楼的人。
她发现只要她能看到这个人,便能控制他,只不过距离越远,效果越差罢了。

晚上,阮荞在校门口的小吃店吃了晚饭,便步行回家。
路过某个小区的时候,她无意间看到五楼有扇敞开的窗子,一个女人将半边身体都探出了那扇窗子。
她在干嘛?不会是……想要跳楼吧?
阮荞有些担心。
而下一秒,那女人就从那扇窗子纵身跃下。
这……这……什么情况?
阮荞吓坏了,她……怎么跳下来了?
跟其他人一样,阮荞也围了上去。
她看到血泊中倒着的那个女人,手里还抓着一个破抹布。
抹布?
看来……她……她……是在擦窗户啊……
并不是想跳楼……
那刚刚……
阮荞不敢再想下去了。
不会的,不会是因为她的控制。
她当时离那女人多远啊,那可是五楼啊。
再说了,也有可能是那女人失足坠落的嘛。
阮荞惊魂未定,她不敢再看了,也不敢再想了,慌忙离开了现场。

仅仅是一个小小的念头,就能控制别人吗?
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人脑用意念控制机器可是很难的,必须极其专注。
有很多人都是因为注意力不能集中而无法用意念驾驶车辆的。
再说了,人脑发出的脑电波即使经过了人为加强,但也没有强到这个地步吧?

阮荞有些心绪不宁。
她走进了一条漆黑的巷子。
平时,每次夜里走到这巷子她都有些怕怕的。但没办法,这是从学校到她家的必经之路。
她有些忐忑地回头望了望,身后有个男人。
“没事……没事……”
阮荞安慰了自己一下,加快了脚步。
没想到,那男人也跟着加快了脚步。
阮荞忍不住再次回头看了看那男人,“他不会……是在跟踪我吧?”
她干脆跑了起来,那男人也跟着跑了起来。
没错了,那男人一定是个变态,他一定在跟踪自己。他到底要干什么?不会是想……
万一他抓到了自己……
阮荞飞奔起来,但还是没有跑过那个男人。
男人一把抓住了阮荞,捂住了她的嘴。
阮荞害怕极了。
她一口咬住了男人的手,男人疼得松了手。
不可以……
她必须保持冷静。
阮荞猛地转过身面对男人,她黑幽幽的双眸死死盯着他,“退后!”
男人震惊地睁大了眼睛,他不由自主地一步步向后退去。
“扇自己耳光。”阮荞站在原地,沉声说道。
男人便开始猛扇自己耳光。
“好了,快滚!”阮荞又说。
男人便慌不择路地跑出了巷子。
阮荞瞬间松了一口气。
不过,话说回来,刚刚那个男人好像没有蒙面啊,而且手里也没有拿什么凶器,年纪轻轻的,长得也不像什么猥琐的人。
该不会……
是因为刚刚她胡思乱想,以为他是个跟踪自己的变态,所以那个男人才……
阮荞倒吸了一口气。
不会吧……不会真的是那样吧……

5.
阮荞再也不敢胡思乱想了,她甚至有些不敢出门。
她花了三天时间在家“打坐”,锻炼自己的心神。
“世界多么的美好……阳光多么的灿烂……一切都很完美……每个人都平安、喜乐……健康、可爱……”
她要把一切阴暗的、危险的想法都从她的脑海里屏蔽掉,她必须屏蔽掉。

三天后,她心怀忐忑地出了门。
因为那天是“校园音乐节”,她曾经答应过会去看穆澄乐队的演出。
她站在人群的最后面,甚至有些看不清台上的穆澄。
这时,她听到前面有个女生在谈论穆澄。
“那个穆澄啊,听说他经常出入那种酒吧……”
“哪种酒吧?”
“就是那种陪老女人喝酒的酒吧。”
“你是说,他……去陪酒了?”
之后的声音阮荞听不到了,她生气极了,她死死盯着那个与自己隔着一排的女生的后脑勺。
“这女生嘴这么毒,怎么不去死呢!”阮荞下意识地这样想了。
她太生气了,以至于没有来得及阻止自己这个可怕的想法。
紧接着,那个嚼舌根的女生便撞柱子自杀了。

阮荞害怕极了,她知道,那个女生的死亡一定是她一手造成的。
之后的一周,她都躲在家里不敢出门。
直到……她再次看到了关于穆澄的新闻。
穆澄的乐队引发了火灾,需要赔款60万。
她了解穆澄,那个家伙一定会把这笔债务揽到自己身上的。
阮荞有些担心穆澄,她曾经悄悄跟在穆澄身后,想看看他怎么样了,但又不敢盯着他看,只能做好心理准备之后,快速地瞟他一眼。
她觉得穆澄好像有些消瘦了,有些憔悴了……
估计是因为钱的事情吧。
于是,她坐车穿越了大半个城市,挑了一家离他们学校很远的银行,用意念控制了银行职员,得到了60万元。

之后的事情,便一发不可收拾了。
阮荞无意中听到了“烂橙子”的节奏吉他手跟自己的朋友吹牛,说自己一根烟就值60万。还说“烂橙子”之所以那么火,都是他的功劳,他早就看不惯那个穆澄了,凭什么他就不能当主音吉他手呢?而让穆澄那小子抢尽了风头。
之后,那个吉他手还兴致勃勃地对朋友说,已经有演艺公司要跟他们乐队签约了。还说在签约之前一定想办法让穆澄退团,自己成为主唱。
那时的阮荞已经逐渐失去理智了,她要让那些伤害过穆澄的人,全都付出代价!
于是她控制那个吉他手,点燃了自己的衣服。

后来穆澄室友的触电事故,自然也是阮荞做的。
穆澄火了以后,竟然有人在私下兜售穆澄的私人照片,其中甚至有一些是穆澄换衣服时被偷拍的照片。
阮荞查到,这一切都是穆澄那个室友做的。
于是,对他进行了“惩戒”。

阮荞知道自己罪孽深重,大错已经铸成。
如果可以关闭思想,那该多好啊。

6.
穆澄滑冰时发生的事故,不仅让他断了腿,还毁了他的容貌。
装上假腿的那一刻,他想起了阮荞,反而笑了。
阮荞是假手,他是假腿,还真是般配。

穆澄住了一个月的院,若是以前,阮荞肯定每天都会来医院陪他。
结果,这一回,阮荞一次都没出现。
她生气了吗?
因为他没有回应她的告白?

穆澄跟不少人打听阮荞的近况。
他听说阮荞好像是瞎了,因为她整天用一条黑布蒙着自己的双眼。
瞎了吗?
是因为他吗?
是因为只要是他身边的人都会倒霉,所以阮荞的眼睛……
穆澄不敢再想下去了。
也许今后,他能为她做的,就是远离她……

7.
李医生注视着对面的阮荞。
八年前,阮荞的机械双臂就是他负责安装的。
可以说,他是看着阮荞长大的。
“你是说,你除了控制机器、电子产品以外,还可以控制……其他人吗?”李医生问她。
阮荞的眼睛上蒙着黑布,她看不清李医生的表情,但也能想象得出他惊讶的样子。“您也许不相信,但是……我觉得……这与我大脑植入的电极设备有关……”
“可是小荞,你要知道,我们现如今的脑机设备只能用来控制绑定的电子设备。你所说的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
“我明白……但我一定要试试……”阮荞坚定地说。
“可是,一旦取出电极设备,你将无法控制你的机械双臂……也就是说……”
“我会再次变成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残疾人。”
“没……没错……”
“李医生,你了解我,我决定的事情,不会改变。”阮荞说着,摘下了她眼睛上的黑布,她直直地注视着李医生。
李医生惊讶极了,他的手竟然不受控制地在文件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8.
李医生摘除了阮荞的电极设备,同时也摘除了一个月前他为她植入的另一个“小装置”。
他盯着手里那一片小小的芯片,勾起了唇角。
看来,他的实验成功了……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绝对控制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20-1-10 13:41:5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