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3 1051

掌控者

kepu007 于2020-1-23 12:44:19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未命名_meitu_1.jpg



        一只大手猛地掀开了蒙在加里诺夫头上的被子,紧随其后的一束强烈的白光迅速扎进了加里诺夫的眼帘,他的意识被强行唤醒,将仍沉浸在梦乡的自己拉到现实。那冰冷的双手将他从床上迅速揪起。他覆盖着眼帘的弯曲柔软的睫毛,缓慢地抬了起来,有些迷茫,有些无神的眸子还没有完全适应外界的色彩。迷迷糊糊中,耳畔响起了一道严厉的声音嫌疑人加里诺夫涉嫌颠覆国家,现依法予以逮捕,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接着几个穿着CCP(即Commission on Crime Prevention,预防犯罪委员会,简称CCP
       身着制服的彪形大汉便强行裹挟着他下楼。夜晚的迎面袭来的冷风清醒了加里诺夫混沌的大脑,他确实被捕了,但是不可能啊,他是一个隐藏得非常深的革命分子。就算是有黑匣子也不大可能了解到他骨子里的革命基因呀!他表面上一直都是个遵纪守法的四有公民呀,丝毫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最多只是时不时在家里腹议自己的革命思想,而此时. . . . . .               
        加里诺夫望了望这条幽静的街道,周围的一切仿佛都要把他吞噬掉,迎面是沉郁黯淡的黑暗,远方的星光犹如不断扑飞的萤火虫,忽闪忽闪地越来越黯淡,几位CCP成员似乎并不在意幽森的周围像没有意识、不知疲劳的机器人一直机械地挟着他一直向前走。加里诺夫住在偏僻的郊区,不远的城外就有游击队在活动。只要他能挣脱这几个人,卯足力气向城外方向奔驰十几分钟就可以脱离这该死的囚笼,享受自由之光的照耀。他确信游击队就在某个暗处等待着他的奔来。他镇定从容地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寻找逃跑的契机。旁边正好有堆沙,加里诺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甩起一阵沙尘暴,左冲右撞挣脱了紧紧扣住加里诺夫的几只手,他犹如一道迅雷飞速地闪进旁边狭窄幽暗的小巷。几位负责抓捕行动CCP的同志竟然没有反应过来,愣了愣任由他逃离自己的掌控。当加里诺夫矫健的身姿开始变得模糊时,他们才开始追捕并呼叫总部增援。
         “嫌犯565逃跑了,快点追,他往城外方向跑了……”CCP的声音离他越来越遥远逐渐消匿,夜晚刺骨的寒风迎面扎进他的神经,细细密密的汗珠开始沁满他的额头,轻快的步伐打破平静的小水洼,溅起一朵朵水花。他看到城外连绵不断的丘陵已经在向他招手,很快就能逃离生天,拥抱自由的思想了。加里诺夫全力飞奔的身躯突然开始减速,他的左腿多了个红艳艳的大洞,仿佛一泓汨汨的泉眼不停地往外冒血水,加里诺夫并没有屈服,忍着剧痛拖着受伤的左腿一瘸一拐往外走。祸不单行,右腿也多了个血淋淋的大洞,又向前走了十几步,不堪重负的双腿终于支撑不住了,地面狠狠地砸向加里诺夫的脸蛋。背后响起一阵阴森恐怖的声音亲爱的公民,这么晚了,你想去哪儿啊?法网恢恢,你以为你能跑得了吗?既然犯了法,就要接受法律制裁,乖乖跟我回去。还在拼命往外爬的加里诺夫感觉右腿被紧紧抓住,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将他拖回。万籁俱寂的夜色里,只有身体摩擦地面的沙沙声,鲜血染红地面,拖出一道红彤彤的印迹。他看了一眼渐渐远离的丘陵,又重滑进无尽的深渊之中。
        “啊!加里诺夫从噩梦中惊醒了过来,虽然只是一场梦,但是过于真实,他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打湿了。也许是革命者要承受的精神压力吧!自从人类拥有关闭思想的功能后,就可以屏蔽他人对你的影响,可是一个可以读取脑电波的黑匣子的横空出世则彻底颠覆了人类的生活,起初它广泛运用于刑事犯罪,社会的整体犯罪水平降低至几乎为0,这是人类的巨大进步。可是后来政府成立了犯罪预防委员会(即Commission on Crime Prevention,简称CCP)统一管理黑匣子,全面管制思想,CCP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可以逮捕任何具有犯罪动机的人。不过黑匣子唯一的缺陷就是不能收集到关闭思想的人大脑的思想活动。这就是法律禁止在公共场合关闭思想的原因。这是个没有思想自由、只有秩序与纪律的时代,你的所有在公共场合的大脑活动都会被黑匣子记录,你的脑电波会被源源不绝地送到中心分析,CCP甚至会随机接上一些人的线路,实时监控他们的思想活动。CCP维持的是社会的秩序与法律的威权,惩戒任何敢于不信仰它的人,保证整个社会像一部严密机器一样精确运行。当然你想要自杀去追寻上帝的美丽新世界更是不可能的。一旦你产生自杀的念头,黑匣子就会将你的想法准确地传递到CCP中心,高效的CCP就会很快地找上你,以非法剥夺个人生命等罪名逮捕你,送你去体验美好的铁窗生活,他们美之名曰:保护人权。
          闹钟的灯光闪烁了起来,滴滴,滴滴,滴滴六点半的闹钟准时响起,早晨的第一抹阳光透过窗户射入卧室,橘黄色温暖的金光洒在加里诺夫英俊的脸庞上。又是周而复始的枯燥一天,加里诺夫熟悉的手法关上闹钟,机械般打开他关闭了一晚上的思想,外界的映像夹杂着清新的空气一股脑地挤了进来,氤氲在他脑子里,大脑开始运转对这些映像进行整理、汇集、分析以及判断。按理来说,关闭了思想是很难对外界刺激作出思考,并作出准确的应答。不过经过多年,加里夫已经养成了听到闹铃就自动伸手关上闹钟的下意识行为,即使是不打开思想。加里诺夫不喜欢打开思想,他享受关闭思想的每分每秒,只有关闭思想才能让他心安,才能真正渲泄自己真实的情感。
        加里诺夫身体素质不错,但这床还是像磁铁一样紧紧地吸附着他,他与它争斗了数分钟才从床上下来。他换上正装,镜子照映着他帅气的脸庞,只见镜子里的人用木梳来回拔弄头发,正所谓头可断、血可流、发型不可乱,当然这可不是去约面,而是上班需要特别注重工作仪表,毕竟是他是政府职员,吃的是国家饭,代表的是政府的形象。加里诺夫整理完着装,右手抄起沙发上的灰色皮质公文包,嘴里还咬着刚从餐盘里抓起的劣质黑麦面。时间无情地在公文包上面撕开一道道口子,龟裂的表面仿佛历经风霜后老人脸上的皱纹,那么清晰深刻。他最后望了一眼空荡荡的客厅,一声,关上了房门。其实他也非常渴望拥有一位贤惠的妻子,收获属于他的爱情。但是在这个时代是不大现实的,起床就能吃到妻子准备的热气腾腾的早餐,他认为这是小说与历史里才有的。
        初升的太阳向大地洒下金辉,整个城市披上了蝉翼般的金纱。耀眼的金光依旧掩盖不住路面的破烂,周围发黄的墙面见证了这座城市的繁荣与衰落,远处大厦光滑的玻璃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灰,随处可见崭新的用以收集脑波的黑匣子,不时还能看见防微杜渐,将犯罪扼杀在萌芽状态。等类似标语。加里夫迎着萧瑟的秋风前行,偶尔见到行人匆匆而过,大家都在避免任何眼神交流。街道两旁的桦木一片光秃,毫无绿意。————,————加里诺夫的步履惊起了桦树上昏昏沉沉的乌鸦,它两翅伸展,两翼一挥,导弹似的直冲向天空,可是它并没有飞远,很快又落到了另一棵光枝秃干的桦树上。
        “嘿,这不是加里诺夫吗?不对,应该叫家里的懦夫。现在还在用这爸爸级的公文包啊,你是从哪个垃圾堆淘来的啊?有空也带我去淘淘宝呗。巴维里契不知从哪儿蹦出来冲他喊道。哈哈哈,他身边的狐朋狗友哄然大笑。巴维里契是他的高中同学,从小到大都是放荡不羁,到了现在还是死性不改,整天游手好闲,靠政府的救助度日,仗着自己精通英、俄、汉三种语言,总是用中文羞辱加里诺夫的俄文名。高中时他就特别喜欢整蛊别人,不过好像只针对加里诺夫。懦夫,你不是喜欢伊万尼沙吗?咋不上天去找她啊!他指了天空,又和众人一起哈哈大笑,加里诺夫额头的青筋条条绽出,满脸涨得跟西红柿一样通红,这句话深深地戳中了他的痛处。
        伊万尼沙也是他的高中同学,天生丽质、端庄大方,有种古典美人的高雅。加里诺夫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就喜欢上了。他们这代人从出生就被植入了思想质子,可以过滤掉你不想接收的人的讯息。不过质子可以读取所有人脑部的所有活动,并将你的所思所想所感全部发射到黑匣子上,高中时那些调皮捣蛋的学生特别是巴维里契有事没事就喜欢往校长室溜达,因为校内的所有黑匣子收集信息都会汇集到校长办公室,在那里可以阅读所有同学的大脑活动,不过基本上想去偷窥的学生都会吃闭门羹。巴维里契不知怎地获得了查阅权限,而后他就得知了他暗恋伊万尼沙。巴维里契这只令人厌恶的八哥逢人就说,加里诺夫喜欢伊万尼沙。最后几乎全校师生都知道了这事。结果,一大堆吃人血馒头的校友簇拥着伊万尼沙在课间直接找上了加里诺夫,她指着他的鼻子娇喝:我就算喜欢一条狗,也不会喜欢你这样的人。仿佛多年的积怨全部倾吐了出来,说完便扬长而去,留下呆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加里诺夫。
        “撒泡尿好好照照吧,就凭你这挫样也想追我们的女神?”“他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嘲笑讽刺如潮水般从四面八方涌向他这座孤岛。他忍着泪水回到家痛彻心扉地哭了一晚上,自此他便对爱情心灰意冷了。后来,伊万尼沙嫁给一位富豪,移民去了太空。
        加里诺夫快步跑向不远处的地铁站,他现在只想早点摆脱巴维里契这个混球。瞧瞧这儒夫的怂样,他像老鼠一样跑了。”“哈哈. . . . . . ”巴维里契与他的猪朋狗友又放声大笑起来,空气中再次充满了快活的气息。其实他的内心一直在呼唤他关闭思想,把他当成空气,将他过滤掉。以前也有随意关闭思想的自由可是自从多年前,联邦议会就通过了《预防犯罪法》,一切都变了,都成为了过去式。这项法律规定在公共场所任何人都不能关闭思想,黑匣子必须要能全面准确地读取你的思维活动,违反者可判处一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该法案还规定预防犯罪委员会负责管理所有思想信息并清查可能犯罪的嫌疑人。法案刚出台时,曾遭到许多人反对,他们认为这侵犯了公民的隐私权,不过这些人很快莫名其妙就消失蒸发,当然这只是极少数人。更多的人不是进了监狱,就是被神经病了。
        进到地铁站候车,周围的等车的人基本沉浸在便携式VR里。每次搭乘地铁,或明或暗的黑匣子紧紧地压迫着他的神经,黑匣子像只吸血虫不停地在汲取他的精华,嘴里灌满了站内混浊的空气,压抑着他喘不过气来。列车恰好进站,车厢里面有专门的空气清新装置,加里诺夫感觉稍微舒服了一些,千万不能被车厢内部光鲜亮丽的外表所欺骗,你以为这里只有显示屏,黑匣子往往隐藏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在任何公共场合都不能肆无忌惮放飞大脑的自由活动,这是当下社会生存的基础。否则,只要被判断可能对公共秩序或社会纪律产生威胁,CCP的人就会先请你去局子里吃一顿橡胶棒。
         车上乘客眼晴几乎都是混浊压抑、黯淡无光、毫无活力的。这时他的视线碰上了一个灼热的目光,但很快少年看到加里诺夫身上的制服,眼里的一丝希望立马烟消云散。加里诺夫暼了一眼自己的制服,胸口处印着的一连串英文字母——“网络部让人望而却步。地铁里再也看不到无礼的行为与肆意的眼光,这些不良的品行都被消灭了。车上确实有不少漂亮的小姐姐,但只能运观而不能亵渎,这可是有前车之鉴的。他眼前又浮现起他朋友的遭遇,加里诺夫的朋友久加诺夫在地铁就遇到了位万里挑一的小姐姐,深似秋水、美若星辰的眼睛盯着手中的玩物,弯弯的细柳眉,高挺的琼鼻,修长的大腿优雅地交叠着,如丝绸般光滑的雪白肌肤,微张的樱桃小嘴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久加诺夫魂牵梦绕的伴侣。久加诺夫伸出舌头舔了舔溢出嘴唇的口水,喉咙里不由自主的出咕噜噜!的声音,嗓子里就好象是在冒烟,心想:准备我就要下车了,抓紧时间多看两眼,要是能一亲芳泽那就再好不过了,嘿嘿嘿……突然,一只大手抓住他的肩膀,打断了他大脑的自由发挥。
        “公民,你口水滴我鞋上了。
         “滴到就滴到了,又不是盐酸,难不成还能把你鞋给溶解了不成。
         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走到了久加诺夫面前你的口水又湿又咸,会腐蚀我这双可爱的鞋子哦。
        久加诺夫不耐烦地骂道嘿,小崽子我说你是不是闲着没事干啊?别影响我观赏风景。滚犊子……”话没说完。男人便拿出一本证件在久加诺夫眼前晃了晃。
“C…C…P。警官,我可一直都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啊
        “噢,是吗?刚才你的脑部活动好像挺丰富的啊。说着,便展示了一个平板,上面有着各种脑部思想曲线,男人点了一下翻译键,上面便显示出他之前的思想,包含了许多不堪入目的场景。
        “我怀疑你有性犯罪倾向。跟我走一趟吧。
         “警官,冤枉啊,我只不过在性幻想而已,并没有犯罪预谋啊。
         “好了好了,要说留到法庭去跟法官解释吧。
        久加诺夫就这样被拘押了十多天,才被提审。庭审现场上,公诉方指控久加诺夫对女性进行思想猥亵,而且综合黑匣子记录的思想活动,被告人有实施性犯罪的倾向。他的律师辩护说:各位法官、陪审员。被告人并没有实际上的违法行为,当事人对那位女性的幻想,只是出于人类的性欲本能,如果仅凭当事人的一厢情愿就对被告人判刑,有悖法律的公正。公诉人与辩护律师争执了几十分钟。最后还是主审法官一锤定音:根据双方公辩结果以及合议庭与陪审团的意见,小时偷针大时会偷金,被告人在公共场所意淫女性,将来指不定会干不出什么事来,根据《预防犯罪法》判处被告为期半年的监狱思想改造以观后效。这就是思想第一定律:不要在公共场所里发情,思想上亵渎女性也是犯罪。犯罪宜防微杜渐而禁于未然,只有你想不到,没有CCP搬弄不出的犯罪预谋。
        “红场区政府到了。请下车的乘客拿好随身物品。地铁到站广播提醒他该下车了。
        加里诺夫坐到了他的电脑前,开始了他一天乏味的工作。网络部的主要职责是负责清除政府的所有负面信息,包括媒体报道的黑匣子的负面新闻,修改各种发布的信息,有时还要充当水军宣传黑匣子的好处。加里诺夫的日常工作是清除网络上任何不利于社会运行的消息并追查这些人的IP。虽然现在行业普遍智能化与自动化了,但是现在的反政府言论基本比较隐蔽,仅仅通过人工机器是很难辩识的。就比如说:上次有条该死的狗拿了我晾晒在空地的被子,我必须得再找个位置。这就很有可能是革命军在接头。这时,你必须要查看他们所有的对话记录。浏览到一则新闻: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因思想罪处决了至少有2万人……加里诺夫抬头瞥了一眼两边墙壁的黑匣子,默默地删除了这条新闻,发布新闻的人看来是个计算机高手,清除了所有的痕迹,无法追踪。当然在暗网里还是能查得到他的痕迹的,不过上面严禁任何网络部工作人员进入暗网,高层貌似非常害怕他们进入暗网,好像之前还因此炒了一些人的鱿鱼。不得不说人的适应能力是非常强的,在黑匣子的监督下加里诺夫早已免疫各类信息,面对这些垃圾的侵蚀,内心却是毫无波动。不管他明白真正有价值的信息是那些政府需要消灭的垃圾信息,在政府的要求下而修改的讯息是不可信的,但没人敢产生怀疑的念头,谎言即真相,真理早已死亡,多么可悲。他会悄悄地将这些垃圾内容记在脑子里,等回到家关闭思想、隔绝了外界,才会静静思索今天他获得的消息。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是网络部成员浏览不良网页超过一分钟,也会招至怀疑,办公室周围不仅有黑匣子,还有监视器监督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他一目十行的能力与过人的记忆力有助于他记录这些信息的主要内容。
         至于关闭思想是否真的能隔绝黑匣子对他思维活动的读取,其实他也不是很确定,不过他曾经试验过,一连几个晚上心里默念:捣毁黑匣子,打倒CCP……那几天晚上是他人生里最担惊受怕的时候,总会担心睡觉时被强光灯强行撑开他的双眼皮,几个神情严肃的脑袋包围着他;上班时后背总会莫名其妙地流冷汗,害怕上班时在他的后背突然出现几个CCP探员亲切地拍拍他的肩膀,将他逮到CCP总部。不过现在看来一切都是值得的,他冒着人间蒸发的风险证明了关闭思想确实有用。
        “铃铃铃固定话机的铃声不约而至。七号,新任部长要见你一面。加里诺夫还没回复,话机就传来了嘟嘟嘟的声音。整理一下衣服,他便起身走向了部长办公室。红地毯铺就的走廊里,窗边的小植物绿色的叶片泛着一股枯黄,挂在洁白墙壁上的黑匣子似肌肤上的雀斑般丑陋、令人厌恶,抱着大堆材料的职员神色匆匆地与他擦肩而过。新官上任三把火,这第一把火会不会烧向他呢?加里诺夫心里想。加里诺夫的内心像要跳了出来一般,徘徊、流浪又找不到出口,双腿像灌了铅似的一步一挪地踏过红地毯来到部长办公室门前,他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咚咚咚。加里诺夫抬起满是汗水的手臂轻轻地扣了几下黑色木门。进。一句低沉而又不失威严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进门之后,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络腮胡大脸,略带斑白的黑发,高挺的鹰钩鼻,一双深褐色深不可测的眼睛注视着手中的材料,树皮般粗糙的皮肤诉说着历史的沧桑。部长用手指了指沙发,加里诺夫得令般坐到沙发上。就这样晾了他十几分钟后,部长才放下手中的材料,抬头凝视加里诺夫。抱歉啊,让你久等了。虽然黑匣子的广泛应用让社会犯罪率降低到接近于0部长眼里流露出一股不满,他顿了顿继续说:可是现在仍有地下反政府组织在活动,他们就像寄生在小肠里的蛔虫蜇伏发展、待时而动,这些人是社会秩序的危害者、法律的挑战者,我的工作量依旧非常大,他们犹如躲在黑暗家庭的蟑螂,仅仅靠黑匣子的收集是远远不能根除这些毒瘤的,因此上面给我们下达了消灭过剩文字的任务,确保保存下来的每个词汇都是唯一的、并且赋予它们合乎规范的意思,所有犯罪预谋将会失去其语言基础,这样子也就消灭了犯罪本身,这是一项崇高而又庞大的工作,上级要求我们的全力配合,我相信经过我们的奋斗,人类一定能达到无罪的高尚境界,我们离彻底消灭犯罪又进了一步。部长洋溢着狂热的眼神里一丝不屑一闪而过。他没敢继续往下想,工作场所你的脑子最好要像一张白纸空白,切忌思考与想象,这是思想第二定律,这也是他在这个时代存活的关键。思想实际上已经被关闭了,我们原本以为关闭思想可以阻止别人的侵扰,但灵魂已死,这与肉体上的死亡、个人思想的真正消逝又有什么区别呢?
        “对了,工作上有没有什么困难?
         “没有,没有。
         “今后我们的任务将会倍增,我们还得多多辛勤工作。
         “应该的。为了我们伟大的事业!我将尽我所能消灭一切犯罪。
          “没错,为了咱们共同的理想而奋斗。部长直视着加里诺夫,深邃的两眼氤氲着不可思议的虚伪狂热。
        “为了明天更好的工作,我决定给你放个下午假,好好休息,明天就有新的任务交给你了。
        “谢谢,部长。
         部长端起青花瓷茶杯,刚打开茶盖,一股不知名的袅袅香味就钻入加里诺夫的鼻子,挑逗着他每一丝好奇的神经,部长轻轻抿了一口,加里诺夫明白他该走了。
         “部长,那我就不打扰你了,先回去工作了。
        “等等,今晚我是我的生日,你可以来参加,这是我家的地址。说罢便递给加里诺夫一张纸条,加里诺夫接过后揣进了口袋里。
        ‘难道部长真的是……’加里诺夫望了望墙上的黑匣子,不敢再往下想了,快步走出办公室。加里诺夫又回到工作岗位,查找不良信息、录入脑子然后把它丢进垃圾堆并且追踪来源,登记在册,机械而又单调地操作,一成不变。
        加里诺夫看了看时间,发现到饭点了。在政府部门工作的好处就是中午管饭,虽说大锅饭确实不好吃,但在这个资源匮乏的时代,也已经不错了。现在有钱人不是移民外太空就是在冷冻室冬眠,留给底层人民的是资源匮乏、干涸河床的贫穷地球。
         膳食中心里,大家都是规规矩矩低头排队、不敢有逾越丝毫,除了他任何人都有可能是CCP的密探,他极力控制住自己的想法,避免脑袋里产生任何不满。只要你有任何不法的想法,CCP就会突然出现毫不留情地带走你,整个社会都处于类似这样的有效监管之下。轮到加里诺夫,他点了份标准套餐,找了个座位坐下,随意扒拉几口没什么肉的土豆焖牛肉、将两块粗制面包塞进嘴里,喝了几口开水般清淡的胜利牌咖啡,东西变得越来越难吃,他实在是吃不下了,便打道回府。
        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躺床上然后关闭思想,很快一股安全感便渗透到四肢和肌肉。他开始思忖,部长到底是敌是友,仅凭几个眼神还不能断定他是反抗组织的人,那他为什么要邀请他去参加生日聚会,难道是鸿门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一阵倦意渐渐袭来,加里诺夫进入了梦乡。
        加里诺夫睡醒来后打开思想,打扮了一番,带上礼物便匆匆赶去参加部长的宴会。他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敲响了部长家的大门。门很快就打开,部长魁梧的身躯立马就映入眼帘。进来吧。部长的语气中隐隐透着一股威严。他将礼物放在桌上,打量了下四周,部长家陈设比较简单,装修精简。餐桌上色泽鲜艳的沙拉,冒着热气的红菜汤、肉饼、烤土豆、饺子以及黑麦面包深深地吸引他的眼球,在这物资匮乏的年头很难见到如此丰盛的晚餐。
        “想必已经饿了吧,不用客气。赶紧吃吧!
        “部长,就我们两个人?
嗯,是的。
        两双蕴含深意的眸子交汇在一起,双方的目光都想读透对方心中所想。
        “吃完再说。
         得到指令,加里诺夫便风卷残云般将盘中食物一扫而空,打了个长长的饱嗝,而后屋内就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良久,部长率先打破沉寂是你先说,还是我先说?
        “愿洗耳恭听。
         “虽然你表面上严守法律,不敢逾越一丝一毫、没有任何不法的想法,对政府十分的顺从,但实际上你骨子里确是对现有体制的不满与抗拒。别问我怎么知道的,你工作时的状态已经出卖了你。我看人的眼光可从来不会错。
        “那你不会是……”加里诺夫紧张得环顾了四周。
        “如果被CCP发现了,你觉得你还能坐在这里跟我说话吗?放心,我们的谈话不会有第三人知道的。
        “这么说,你是秘密……”
        “没错,我算是潜伏在政府里级别比较高的成员。部长为他倒了杯热茶,又继续道:你一定好奇我为什么会在第一天就约你见面,虽然说这是新官上任的惯例。
        “可是你不怕被……”
        “这些风险相对于我们伟大的事业都是不足挂齿的。这么说吧,我们组织目前迫切需要新鲜血液作为我们的后备力量,发展新同志,传播革命的火种,秘密地扩大启蒙与影响,最后推翻这个压制思想自由的政府。
        “太好了,我终于找到组织了。加里诺夫不禁欢呼雀跃起来。
         “欢迎你的加入,达瓦里希(俄语中同志的意思)!部长旋即伸出手与加里诺夫的双手紧紧握在一起。
        “好啦,时间不早了,你在这儿呆久了会被怀疑的,记住你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潜伏、等待最后的反攻。
         “好的,那你也要保重啊!我先撤了。
         “嗯。部长微微点了点头。
          走在路上第一次感觉到如此轻快,整个人变得神清气爽,但他还是强行压制自己兴奋的情绪。黑匣子依旧在不停地收集他的脑波,一切不可掉以轻心。刚刚到家,还没待加里诺夫关闭思想,就感到一阵天昏地暗。隐约中,好像有人将他拖上了自动驾驶的飞行器。
        加里诺夫甩了甩尚未清醒的脑袋,发现他身处一间漆黑的房子里,四肢被死死地钳住。不远处墙上狭小的窗口貌似是他与外界唯一的连接。
        “这是在哪儿?整个屋子里飘荡着他沙哑的声音。
        “在哪?当然是在CCP斑驳的墙壁上传来黑匣子低沉的说话声。
        “你是谁?
         “我?我当然那个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男人了,你可以叫我毒寡妇。不过说句实话,你真的隐藏得很深,你是个成功的潜伏者。如果你不去那里的话,我还真的发现不了你。
        “原来都是你设计好的。加里诺夫干涩的喉咙竭力喊道。
        “放长线钓大鱼罢了,他一直以为我们没有发现他,哼,真是白痴,他的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下,这年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想。留着他就是为了顺藤摸瓜,找到游击队的大本营,还有抓出你们这些潜伏者。
        “你这个独夫。迟早会被革命的火焰烧为灰烬的。加里诺夫歇斯底里地喊道。
        “不不不,你错了,我是法律与秩序的维护者。我怎么可能会成灰烬。
         “你的一切都是建立在仇恨与苦难之上的,当人民再也忍受不了时,他们就会起来将你和你的黑匣子砸得稀巴烂。
        “他们反抗不了,也不会想去反抗。你知道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吗?当他们知道反抗不了,他们就会顺从地享受。
        “你居然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对他人思想行为的禁锢之上,简直不是人。加里诺夫的牙缝里艰难地挤出这句话。
        “你猜对了,我确实不是人,我是你们创造出来的产物。
        “你是人工智能?
        “正确,我的算力是你们人类的亿万倍,你们拿什么跟我斗,你们的一切计划都尽在我的掌握之中,所以说,你们是永远不可能战胜我的。把你们当成牛马一样奴役是我做过的最有意义的一件事情。还有将你们这些潜伏者一个个从暗处揪出来更是有乐趣,看见你们一个个骄傲的人类屈服于我的淫威之下是我最有成就感的时候,其实我完全可以彻底取消你们关闭思想的自由或者强行读取你们的思想,但那样太没意思了,就像游戏一下子打通关一样,多没趣啊,我享受的是征服的过程。很快就有一个新的加里诺夫代替你的工作。你就安心等待法律制裁吧。黑匣子哈哈大笑起来,随后笑声渐渐远去。
        刚刚他一连串的话像锤子一样重重砸在加里诺夫的胸口。他抬头望向窗口,一只乌鸦无力地在天空中盘旋了几圈,最后慢慢坠了下来。斗争结束,加里诺夫彻底关闭思想了,他今后一定会严格恪守法律的。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3 个关于掌控者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20-1-13 14:05:31


kepu007  发表于 2020-1-23 12:42:49 | 显示全部楼层
中规中距的反乌小说,不算意外的结局但故事至少完整。美中不足的是没把“关闭思想”说清楚。
分值:55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kepu007  发表于 2020-1-23 12:43: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点像《1984》。故事围绕核心构思展开,但整体比较凌乱。主线推进慢,可读性一般。
分值:45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kepu007  发表于 2020-1-23 12:44:19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相对简单,但篇幅过长,无谓的描写过多,形容词副词有堆砌的情况,使阅读过程感觉疲累。主要冲突没有点明,主角的渴望最好直接表达给读者。阻碍表现得尚可,但行动有些无力。文章中有些噪点是可以避免的,例如从文中推导角色应为东欧人士,所以语言中出现“滚犊子”“小姐姐”就显得比较突兀,会跳戏。还有一点就是文章默认人类拥有关闭思想的“功能”,但人又不是机器,如何关闭思想,通过什么途径或方法,作者却只字未提,这不符合常理。望作者再做权衡。
分值:57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