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3 1150

真与假

kepu007 于2020-1-23 12:42:00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未命名_meitu_2.jpg


                                   
   “死小子,我这几天总是睡不着觉,快给我拿一盒最管用的药!不管用我明天就把你店给砸了!又是这个粗鲁可怕的声音。整个药店里的人没有人不知道莱恩——但凡是他来拿药,药店里的人都躲得远远的——这个疯狂又暴躁的轻度反社会的男人
    “今天是什么倒霉的日子,怎么落到我头上了。凯特医生思索了一会儿,用一只颤颤巍巍的手把一盒药放到莱恩面前,您好,这是最近一款药效最强的催眠药,但他还兼有抗……”
少废话!就这个了,我就要最管用的!莱恩的声音回荡在鸦雀无声的药店里恨不得把玻璃都震碎。每一位医师都面色苍白,像表面风平浪静的尼斯湖一样,殊不知内心早已波涛汹涌,生怕天事情会落到自己头上。
    回到家,莱恩打开药盒看也不看就往嘴里塞了两片药,然后一头栽到床上睡去。
莱恩仿佛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一觉醒来,浑身酸胀,仿佛全身的细胞都变得松软。是有多久没有睡过这么沉的觉了,这一段时期以来,失眠一直围绕着莱恩,每当他闭上眼睛,脑海中就像自动播放录像带一样闪过每一个他看到过的画面:隔壁朋克家的狗又冲他大叫,朋克在公司又被嘲笑,院里卢老伯冲他挥手,维也纳公园的湖,孩子们的欢声笑语……每一幕都清晰的在他脑海中闪现又划过,最令他心烦的是,他都怀疑自己脑子里是不是安装了自动播放器,竟还会一遍遍响起各种被洗脑的音乐,一遍又一遍的单曲循环,仿佛没有暂停键。这些通通让莱恩愤慨又抓狂,他恨脑中这个碎片化的世界,讨厌世上的每个人,特别是脑海中无端浮现的各种温馨画面反而更是让莱恩恼羞成怒!他内心仅剩的一丝光亮也快逐渐被阴暗面所吞噬。
不过今天清晨自然醒来的莱恩竟然感到少有的神清气爽。他拿起枕边的矿泉水润了润干哑的嗓子,随手放到旁边的书桌上。斑驳的光影星星点点地打在手背上,竟感到有一丝丝的暖意。今天是怎么了?好像哪里有点不一样。
       阳光直直地穿过窗户射进来,被许久未拉开过的窗帘拦截了大部分,晕出一道殷红,只有几束光挣扎着透出来映到桌子上。也许是许久没有拉开的缘故,绑带早已不知道丢到哪去了。一直以来莱恩从不喜欢拉开窗帘,因为他讨厌阳光,更讨厌让自己暴露于外面世界的窥探中。所以窗帘是一个让他最有安全感的东西,不仅能挡住阳光,好像也能掩盖他内心的黑暗面。
       难得今天睡的这么舒服,天又这么好,莱恩竟突然想感受一下这阳光的温度了。他猛地拉开窗帘,一股热流打在他的脸上,紧锁的眉头下有着一双清澈深邃的眼眸,跟他这个暴躁的性格实属不搭。他眯着眼看到了窗台上飞舞着的灰尘,忍不住的咳嗽了两下,便转头走向了洗手间。
        他发现他已经很久没有对着镜子仔细注视过自己的面容了,甚至都快忘记自己什么样子。许久未剃的胡渣长的扎手,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高挺的鼻梁托厚厚的镜片。头发油腻腻的似鸡窝状,甚至打着绺衣服上不知沾染了多少油渍,都发黄的洗不出来了。说实话他第一次有点嫌弃镜子里这个邋遢的男人
       莱恩从头到脚的把自己洗了个干净,拿起许久没用的吹风机吹着那果香味道的头发,纯黑色的衬衫散发着成熟男人的味道。莱恩挽起半截袖子,捂住嘴巴哈了一口气,确定这薄荷味十足后,方才迈出自己的房间。
    别看莱恩对这个世界的憎恶程度这么深,但为了生存,他依然会伪装成好员工在公司上班。他每天最开心的事情就是看到公司里几个同事一起嘲笑欺负隔壁的小伙子朋克:“哟,你妈又给你带爱心盒饭啊,一个白领天天吃的这么寒酸,你不会有恋母情节吧哈哈哈。”“真事儿,你妈还知道鸡蛋壳能补钙呢,上次的饭里是头发丝,这次换鸡蛋壳了?”莱恩看到朋克眉头紧锁,眼含泪光,低着头大口的吃着饭。莱恩心想,这世上还有这么傻的人,公司餐不吃,偏要吃这自己带的垃圾盒饭,活该被人说。呵,这一天天过的是真有趣,我怎么跟这个异类是邻居。
     今天难得周末有时间,莱恩准备出去理个发,顺便出去转转,看看能不能又看到什么“有趣”的事情。莱恩带上黑色的口罩,可那股邪恶的笑意已经暴露于眼神之中。
     最让莱恩烦躁的莫过于家门口那条路的施工队,“一天天她妈的就知道修修修,不让人消停!看你们一个个灰头土脸的啥样儿,先把自己修理修理再说吧!”莱恩在路对面指着施工队骂骂咧咧,说完用脚扬起一脚灰,又狠狠地踹了旁边的一棵树,像一个被世界唾弃的怪物。
刚说完,旁边黑色的保时捷就“滴滴”了两声,莱恩心里想,叫个屁啊,是嫌这还不够吵还是拽你车好啊!老子要想开也能开上!莱恩刚想走上去看看司机长什么样,司机就下车毕恭毕敬的走到另一侧的后门旁边,一手拉开车门,一手放在后车顶下护着。随着一声“靳总您慢着”,从后坐上下来一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冰冷孤傲的眼睛仿佛没有焦距,深黯的眼底充满了平静。莱恩想起电视里演的高冷总裁好像都是这种风格。
   “大兄弟,是你捡到我的手机吗?真是太谢谢了,多亏了你捡到了,要不然我的手机很可能就丢了!你不知道……”土黄色的帽子,深蓝色的工作服,一个三十出头的农民工驼着背慌张过了马路一路小跑地跑到这个号称“靳总”的男人面前,小心翼翼地伸出双手,好像在要什么东西的样子。莱恩觉得这又得上演一出的拾金不昧的好剧情,哼,俗套。莱恩躲在一旁看笑话,脸上挤出一抹扭曲的微笑。
    靳总冷笑一声,“你手机?哼,你知道吗,就因为你这个破手机让我在这等了一个多小时!你知道一个小时能损失多少钱吗?啊?全被你这个破手机给耽误了!”啪——手机被狠狠的摔在地下,里面笨重的电池被甩了出来。莱恩一看就知道这是好几年前最老的那款手机,估计这兄弟穷了快半辈子了,连个手机都不带换的,这下可好了吧,连个手机也没有了,莱恩不禁冷笑一声,他觉得这个世界果然就是这样讽刺又可笑。
   工人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手忙脚乱地捡着手机碎片,嘴里念叨着“不要,不要!”“这下我心里的气可算撒完了,不就是一个破手机吗,有什么可难过的!多少钱的玩意儿啊,我赔给你!”说完,靳总从口袋里掏出厚厚的三摞钱,扔到农民工面前,“一共是三万块钱,就当我赔你手机钱了!赶紧走,别蹲在我车前挡道!”农民工惊慌失措的抱着钱踉跄着坐到马路边,时不时得回头看向靳总的方向。
    “靳总,您这又是何必呢,他那个破手机也就几百块钱,您用得着这么破费吗?”
“小高,不许你这么说话。你不知道,我捡到手机的时候刚好这手机响了,我本以为是施主打来的,没想到一按接听键我就惊了。”电话里的人上来就说,“你妈妈的手术如果再不做,很可能人命不保。一共就三万块钱,你凑了这么多天!明天再不把钱送过来,就赶紧把病床给我空出来!”“靳总,您……”“别说了,大家都不容易,你也知道我从小没有母亲,我不希望世上再多一个失去母爱的人。”
莱恩看着蜷在路边的农民工还在一张张数着钱,眼睛里噙满泪水,一滴滴落在红色的纸张上,嘴角却浮现出苦涩的微笑。莱恩揉了揉湿润的眼睛,“今天这风真大,沙子还这么多!早知道就不该出门!”然后骂骂咧咧的走了。
莱恩来到一家小餐馆,点了他最爱的美式汉堡和黑咖啡,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莱恩最喜欢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透过清晰透明的落地窗,可以慵懒地看着街道上过往匆匆的人们,却不被嘈杂的喧嚣声所围绕,取而代之的是优雅缓慢的轻音乐。这是一家新开的融合餐厅,餐厅面积不大,却有着十分温馨的装潢。正是饭点,餐厅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莱恩的邻桌坐着一位年轻的小伙子,二十多岁的样子,眼角却已经有了细微的鱼尾纹,看起来应该是被生活打磨过的样子。小伙用手托腮,紧锁眉头,看样子是在思考。还时不时得低头看表,看样子是在等人。等女朋友吗,还是在等客户?莱恩的心里总是充满恶趣味,期待着每个人的“趣事”。
不出所料,不一会儿的功夫,便走来坐下了一位姑娘。她肌肤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让人为之所摄、不敢亵渎。但那冷傲灵动中颇有勾魂摄魄之态,怪不得让这小伙子紧张成这样。
“你这又是闹哪出啊?”小伙子满脸疑惑的看着姑娘说道。
“既然已经分手了,也没有必要藕断丝连了。把咱俩之前互相送的东西还一下,也算是两清了。”姑娘开口脆,让莱恩吃了一惊,毕竟这也是电视剧里才能看到的场景。
“行!吃个分手饭,来个清算局!”小伙苦笑了一声,无奈的摇摇头,又点点头。
这成功引起人了莱恩的兴趣,在莱恩眼里世界仿佛是披着华丽外衣的垃圾桶,里面充满了丑陋与肮脏。莱恩大吼,“服务员,加盘炸鸡!” 就像看电影要有爆米花,喝酒得有下酒菜一样,看戏也少不了配菜啊!莱恩幸灾乐祸地竖着耳朵。
“怎么个清算法,你说吧!”
“把咱俩之前送的东西我还一个你还一个差不多的,最后补差价。”
“行,开始吧。”
“墨镜,多少钱?”
“两千多吧。”
“行我算你2500”说着姑娘拿计算器按了几下。
小伙子摘下自己的手表,“来,还你个差不多的。”
“这表可是我当年加价买的最新款!算了就这样吧!”
紧接着小伙子在桌子上摆出了戒指、水杯、围巾等等物件。姑娘也不甘示弱,摆出了香水、项链、化妆品等礼物。最后她从包里掏出来一盒创可贴。姑娘的动作忽然慢了下来,眼睛盯着盒子好久,才缓缓放到桌子上,轻声细语地说,“我穿高跟鞋磨脚,这是你那天特意跑去给我买的创可贴。”一瞬间,姑娘的目光变得柔和了很多。暖黄色的灯光打在她暖棕色的直发上,显得十分柔和又唯美,跟店里的装修风格很搭。
说着,小伙子低下头,从口袋里掏出一盒药,在手里轻轻拿捏了几下,温和的目光里泛起了一丝涟漪,“我应酬多,每次出差你都把胃药塞我兜里。”说完,哽咽了一下。
   小伙子叹了口气,“行了,清算完了吧,算完了吃饭。”小伙子举起碗用筷子使劲把饭扒进嘴里,尽力掩饰着情绪,好像这样就看不出他在哽咽。姑娘也举起碗把汤喝尽,汤碗都扣到了脸上,许久也没拿下来。一颤一颤的肩膀和抽泣声还是没能掩饰住悲伤。
   年年岁岁花相似,过往总是勾起一道道伤痕,或深或浅,昏昏沉沉,醉看一纸回忆,淡漠寻寻觅觅的思绪,被涤荡的心,被谁勾起,像浅笑却饱有深意,烟柳细云,蕴含着多少藏着泪的眼神。
   “哎呀,那句文邹邹的话怎么说来?听闻过往,是有九伤。听闻爱情,十有九悲。”莱恩幸灾乐祸的感叹道。毕竟,莱恩就是莱恩,那个肆意横行表里不一的莱恩。他拿起盘中的鸡腿,狠狠地咬了一大口,满口流油的他闭着眼睛享受极了,内心丑陋的想法一不小心从得意的眉间暴露。
   “您的菜上齐了,请慢用。”服务员走到那对情侣桌前,端上来最后一道菜,肥瘦相间的五花肉上飘着一层厚厚的辣椒油,远看都有一股陌生的逼人的味道像一堆熊熊烈火。紧接着又端上来一杯冰饮料。男子的眼神停在这道菜上,好像突然就被点着了,眼里怒火中烧,把手中的碗咣一声当一下放在桌上,一下子站起来大吼,“怎么上的菜!我给你强调了不要辣椒不要辣椒你给我上了一盘辣椒!饮料千万不要加冰记不住吗要我说几遍啊!”餐厅一隅反复回荡着这怒吼声,一边的哈士奇都做成了球。
女孩儿一下子扑到男生怀里,抽泣着说道,“原来,原来你一直记得我所有的细节!”男生努力挤出微笑,“记得你第一次跟我见面的时候,我问你有忌口吗,你告诉我吃什么都行就是不吃辣!而且笨蛋,15号了,你今天可千万不能喝凉的!”男孩儿最后用颤抖的声音哽咽道,”我能还清你所有的礼物,但我还不了你留给我的习惯!”
莱恩咽了一下口水,心突然抽搐了一下,一股热流涌上心头。远处的灯光.像一朵朵金花,一颗颗星星。莱恩看到这世间的一幕幕,心里五味杂陈。嘴上却嘀咕道,“有什么了不起的,跟一条狗待久了也能记住它所有的习惯!”
太阳渐渐收敛起刺眼的光芒,变成一个金灿灿的光盘。 黄昏,是一抹云霞受了夜的嘱托,悬挂在西方的天穹。吃饱喝足休息够了,莱恩大摇大摆地朝家走去。门口的施工队依然没日没夜的工作,一个个被阳光打湿的后背像是上天赠予的辛苦标记。这次莱恩并没有骂骂咧咧的经过,反而心平气和地注视着发了会儿呆才进院的。
“儿子!儿子!”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又是这个“烦人”的声音!街坊邻居没人不熟悉卢老伯的声音。卢老伯的老伴去世的早,老人家独自生活好几年了,身体还算康健,就是这精神好像有些问题。老爷子见谁都热心打招呼,又说又笑的,一天到晚也不知道嘴里念叨个什么,好像从来看不到别人脸上淡漠的表情。但他往往三句话不离自己的儿子,还经常认错人。街坊邻居都在背后议论纷纷,说自从老爷子的老伴去世后成天神经兮兮疯疯癫癫的,儿子也好久不回家了,现在他逮着谁就当成自己的孩子絮絮叨叨。莱恩从来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眼皮也不抬的径直走过,他才懒得搭理这没人要的啰嗦老头,儿子都不回家,外人何必接茬!莱恩正打算戴上耳机避开,没想到一下子被老伯抓住,莱恩:不耐烦的甩开手臂,“你这啰嗦老头,别烦我,我可不是好惹的!”
就在一瞬间,莱恩竟看到卢老伯眼里的一丝泪光,饱含慈爱与渴望,却又满眼的深情与失望。岁月像一把利刀,无情的在卢老的额头刻下了一道道沧桑,眼尾的皱纹满是岁月的痕迹,夹杂着那么多无人问津无人知晓的心酸苦楚。就这么一个人扛着,扛着,抗驼了背,压弯了腰。那一刻,莱恩突然懂了,每一次人们的矢口否认,都重重的打在老头心上,深深的刻在老伯眉间。
莱恩只觉得心里什么东西紧了一下,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不是你儿子。有…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这句话说完,莱恩自己都大吃了一惊,自己竟然能说出这么柔软的话。卢老伯眼里瞬间散发出光芒,拉起莱恩的手就往家里走。莱恩看着老人眼中映出的自己,好像真像老卢的儿子。
“儿子,你在这一歇,爸爸给你做好吃的去!”说着,老人便有模有样的系上围裙,满心欢喜地进入厨房,准备生火做饭。看着这一脸兴奋的傻老头,莱恩瘫在沙发上,因为从来没有这样一个人把他当孩子一样领着他,这么温柔的看着他,心甘情愿的为他忙前忙后,即使他知道自己也许只是替代品。莱恩环顾四周,桌子上乱糟糟的一堆药盒,椅子上乱糟糟的一堆衣服,唯有那个相框屹立不倒。相框看起来已经有一些年头了,白色的边框已经旧的发黄。莱恩拿起相册,照片上的男子应该是老人的儿子,老人看着儿子眼里的光芒让莱恩觉得似曾相识。白色的墙上贴满了大大小小的奖状,上面都写着“卢浩”的名字,想必这就是老人引以为豪的儿子。靠近餐桌的区域贴着一张张字条。莱恩走进一看:“手机上网密码luhao123”、“儿子手机号码…”“电动牙刷充电步骤(备注:不用电动牙刷儿子会生气)”、“微信付款步骤-右上角加号-收付款-付款码”、“儿子工作时间###(千万不要打电话)儿子休息时间###(尽量少打扰儿子休息)”看到这,莱恩哽咽了,老人内心多少的牵挂与不舍全都一笔一划地刻在墙上,一写就是好多张,一贴就是好几年。
“儿子,快洗手吃饭了!我给你做了你最爱的红烧肉和酸汤鱼!这么多年在外面打拼辛苦了吧!快尝尝爸爸的手艺!”老人激动的摘下围裙,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穿着粗气,“哎呀,人老咯,做个饭都气喘吁吁的!”说着,便用筷子夹了块红烧肉放到莱恩碗里,“快趁热吃!这肉啊,凉了就不好吃了!”别看老爷子年龄大手艺可不错,这一桌子菜色香味俱全。这鱼肉质细嫩,汤酸香鲜美,微辣不腻,鱼片嫩黄爽滑。鱼汤中布着- -层鲜红辣椒,把那一片片白色的鱼肉衬得分外诱人。夹一片放进嘴里,酸酸嫩嫩的,味道简直是妙不可言。
莱恩狼吞虎咽的扒着碗里的饭,他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可口的饭菜,满是家的味道,满满的父爱的味道。他突然想有一个家了,突然好想没那么讨厌跟人接触了,好像觉得这个世界也有那么一丝丝温暖照向他。
“老爷子,时间也不早了,我改天再来看您!您自己多保重身体!”莱恩与老人告别,准备回家。
“孩子,你口袋里的药掉了!”
“药?什么药?”莱恩低头捡起药盒,“哎呀,我今天怎么一点也没印象了,我昨天吃的这个药!”
“等等,孩子,你这药我怎么看着这么熟悉?”说罢,老头起身去书房,戴上了老花镜,又拿来了一张报纸和放大镜,“你看,你这药跟报纸上登的是一样的吧?”莱恩目瞪口呆的盯着报纸上的字眼:据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获悉,最近某某药品公司研制一种最新药片,专治失眠人群,但副作用巨大,食用者将被更改视觉与听觉,很可能出现幻觉。药效为一天半,随着药效的减弱,副作用逐渐消退,意识逐渐恢复正常。莱恩突然感觉身后一凉,头也不回的冲出房门,一口气跑回自己房间,他一下子跪在地下,“难道,难道我今天的所见所闻,很有可能是幻觉?或者很多都是我自己臆想出来的?不,不只是有些,老爷子是真的对我好,不可能有错的。”他再一次对这个世界动摇了,这到底是个真实的世界,还是个自己臆想出来的世界,到底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他疯狂的抓着自己的头发,冲进洗手间用凉水使劲往脸上浇,“不要,不要,清醒点,清醒一点吧!”他只觉得头一阵巨疼,然后一头栽到床上。
朝阳开始像一盏扁圆的宫灯冉冉升到空中,霎时,便形成滚圆的火轮,高高升起,喷射出万道金光,给万物罩上一层灿烂的霞辉。阳光透过碧纱的窗帘,大地早已一片大白,推开窗,美好的一天开始了。但莱恩并不觉得,他不知道昨天的那些美好到底是不是真的,他知道,今天药效已经逐渐消退,他害怕,怕自己今日看到的世界不再是昨日感受到的世界。
今天是周一,又到了上班的日子。不管昨天是真是假,今日的太阳还会照常升起。莱恩其实知道自己也在期待着什么不一样。
收拾好心情准备出发,一出门,隔壁朋克家的狗就从门缝里冲出来冲他疯狂大叫,“我就知道药效消退后准没好事儿!”莱恩指着狗说道。没想到这狗不仅没消停,反而叫的更欢了,上去就咬住莱恩的裤脚,把莱恩使劲往前拉。莱恩企图用脚甩开,但发现怎么也甩不开。狗狗突然松了口,蹭蹭蹭跑到对面门缝那里继续冲莱恩大叫。莱恩这才意识到哪里不对劲,赶紧打开门一看,发现朋克母亲倒在地上,手里握着一个盒饭。“这不是朋克每天带的爱心便当吗?”莱恩赶快叫来救护车并通知朋克,然后把老人送去了医院。
马不停蹄赶到医院的朋克,像个小孩子一样,一下子扑到病床面前号啕大哭。“妈,对不起,是我让您操心了。”傻在一边的莱恩完全搞不清是怎么回事,老人摔倒跟朋克有什么直接关系,老人手里的饭盒又是怎么回事?莱恩赶紧告诉朋克老人幸好五大碍。朋克紧握着莱恩的手,感激涕零,“莱恩,谢谢你!要不是你及时发现,我母亲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母亲是我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我不能失去她啊!你让我怎么报答你都行!”莱恩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也从未被人这么感谢过。他竟然心中有了想要帮助别人的念头,不是为了得到什么,就是发自内心的一种奇怪的能量。莱恩问朋克这到底怎么回事。
朋克说,“其实别人都不知道,我母亲已经75岁高龄了,她的眼睛接近失明,但她还是执意每天早上五点起床给我做早餐和午餐。
“所以你每天中午吃的盒饭其实都是你母亲…”
“是的。老人家眼睛看不见,在厨房做饭本就危险,我经常看到她的手上的各种伤痕,心里心疼至极。所以今天早上我就没带饭盒过去,没想到母亲在家中出了事。”
“哦!怪不得阿姨晕倒时手里还拿着你的饭盒呢。”朋克打开一旁的饭盒,里面依旧是热腾腾的饭菜。朋克再也忍不住了,大声的哭起来,边哭边狼吞虎咽的吃起来,像个受伤的孩子一样委屈。莱恩用手轻轻拍着他的肩膀,“以后我再也不允许公司里任何人对你说三道四。”那一刻,莱恩好像突然释怀了,他竟然也能得到别人的认可,他竟然也能感受到来自陌生人的温暖,他竟然也能去伸手援助别人。莱恩感觉自己内心某种压抑了很久的能量终于得到了释放。阳光穿透迷雾终究照耀大地,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
莱恩悠闲地走在暖风中,他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不知不觉竟走到了维也纳公园里。天,像琢磨得非常光滑的蓝宝石,又像织得很精致的蓝缎子。看上去,它好像离你很近,只要一举手就可以摸到一样。它又好像离你很远,怎么也不能接近。莱恩有一种穿越的感觉,他仿佛置身他最喜欢的威尼斯水城——湛蓝的天空下,威尼斯的湖水泛着层层涟漪。阳光照在波光细细的湖面上,像给水面铺上了一层闪闪发光的碎银,又像被揉皱了的绿缎。当他坐到刷了光滑的、暗红色油漆的小艇上,他才感觉到这世界有这么美!掌舵者哼唱着威尼斯独有的悦耳的民歌,划着崭新的椴树木浆,好似谁在为他打节拍,每划一下,屈一下腿,是那样协调,似乎在表演着舞台剧。莱恩躺在带有海绵垫的小沙发上,望着那朵朵白云飘过蓝天,心情有种说不出的舒畅。
    当夕阳西下,蓝天的妩媚和夜空的寥廓根本无法用语言来描述。在那明净的夜晚,河面水平如镜,连星星的倒影也都不会有丝毫颤动。泛舟河上,四周一片蔚蓝、宁静,真是水天一色,使人仿佛进入绮丽的梦境一般。空气是那么清澈、透明,抬头望去,夜空到处布满星星,那深蓝的夜空都变淡了,融入了一片星辉。莱恩头一次感觉到这个世界是如此美好,此刻的心是无比的纯净。他爱上了这个干净又美好的世界,心中的积怨与不甘,黑暗与较劲,都融在这纯净的泥土里,永远地埋在地底下。
    莱恩悠然地走在维也纳桥上,他忽然注视到桥上的爱心标语:“星光不负赶路人,时光不负有心人!”“每天给自己一个微笑!”“世界美好与你环环相扣!”…原来这些标语一直在这挂着,这么多年他竟没注意过。莱恩给自己来了个微笑,可笑容便突然凝固在这里。“等等!别跳!”莱恩大吼着跑过去。他跟莱恩一样穿着黑衬衫,有着跟莱恩差不多的个头,正准备跳河自尽。莱恩看不清他的脸,只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他想起那个对世界充满愤慨与绝望的自己,月光下,看万家灯火,而自己一无所有;花前月下的卿卿我我,唯自己孤零而行。有多少次也站在桥上深深的望着下面的河流,真想一死了之。可他还是挺了过来。莱恩大吼道,“不管你对这个世界有多少怨言,山川会包容你,河流会倾听你,总有人会站在你身边,给你鼓励与温暖。你就是那个曾经的我。”说完,男子真的转身离开了,莱恩眼睛恍惚了一下,男人便不见了踪影。月上中天,皎洁温柔,柔和的月光把夜晚烘托出一片平静与祥和,月亮的光落在树丫上,落下斑驳的黑影,零星的像是碎条儿挂在树丫上一般。莱恩觉得,那个人就是自己,他才是那个真正得到救赎的人!
    莱恩走到院子门口,他仿佛又看见了熟悉的场景——鹅黄的帽子,蔚蓝的工作服,黝黑的皮肤,晶莹的汗珠!每个人都头顶阳光,兢兢业业!那一个个佝偻的背影,不知道扛着多大的压力,每天肩负多少重任,才撑起了一家人的一片天!这么多人加起来,更抗起了社会的整片天!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3 个关于真与假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20-1-13 14:07:10


kepu007  发表于 2020-1-23 12:40:23 | 显示全部楼层
立意很积极的故事,但写得有些太躁了,读起来就不太舒服。虽然明白,设定上主角就是这样的人,这个行文更能代入主角,但比起这个,照顾读者的阅读感我觉得或许应该更优先。
分值:50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kepu007  发表于 2020-1-23 12:41:09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用几个片段来扭转主人公对社会的看法,驱逐负能量,获得救赎。立意很好,但选用素材偏程式化,无法调动起读者的好奇心,令读者有一看开头就知结尾的感觉。无法识别文中主角的渴望,没有主线引导读者,令读者不明白作者想说什么。人物的名称、环境设定互有冲突。莱恩、朋克、凯特,这明显是西方的设定,但后面的卢老伯、靳总、农民工以及小情侣的部分却完全是市井文化的写照。望作者再做权衡。
分值:55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kepu007  发表于 2020-1-23 12:4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出场人物过多,走马灯一般,却没有让人留下深刻印象。开篇设计其实是成功的,随着故事的不断深入,可读性也在持续降低。很热闹,但不精彩。
分值:55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