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3 400

最后一课

kepu007 于2020-1-23 12:39:34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未命名_meitu_3.jpg


虽然两个月里已经无数次见到过戴森球的全貌,但再一次站在“荆州号”的舷窗处望着它时,林峰和洋子仍然被深深地震撼着。
它并不是一个“球”,更像一层笼罩在太阳外侧的灰蒙蒙的薄雾,说是“外侧”,其实它距离太阳有六千万公里之遥,就连水星也被包裹在这层薄雾之中。
林峰知道,他看到的戴森球“全貌”,更多来自于自己的想象。“荆州号”位于薄雾球之外三万公里处,理论计算,对应两千四百万个天区,戴森球有两千四百万个独立单元,这其中只有不足五千个以明亮的太阳为背景,使它们能被肉眼观察到。
“一个月后的今天,我应该已经和家人在爱琴海海滩晒太阳了。”舰长乔伊斯回过头来对二人说,今天是他担任看守舰长的最后一天,他紧绷了两个月的神经似乎已经放松,一直藏着焦虑的眼神也变得和蔼,那是另一种看后辈的目光。
“还有我。不过,相比爱琴海那种地方,我更喜欢拉斯维加斯。”副舰长拉姆轻松地说,在“荆州号”上的第六年,他的家庭解体了。
“那会是一个超长的假期,一直会长到你们退休的时候。”林峰微笑着对二人说,眼神里充满了敬重。
潺潺的流水声伴着鸟鸣,在“荆州号”所有的舱室里响起,这是主管以上才有权力启用的紧急会议通知,乔伊斯皱了皱眉,像是有些抱歉地说:“看来我还要最后强调一次,尽量避免这种级别的会议通知。”
会议室里,能量监测主管安妮一脸严肃地望着面前的文件,林峰等四人的位置上竟也放了打印出来的图表,这很不寻常,至少这两个月中从来没有过。林峰了解安妮,她有着男人都少见的强韧神经,用纸质文件分发会议内容,应该是碰到了棘手的事。
“六个小时前开始到现在,有四千七百个戴森球独立单元的能量输出出现了下降。”安妮开门见山。
林峰心里一惊,这是从没有过的事,即使是在地球上的戴森球总署培训期间,以及在这两个月交接过程中,都没听任何人说起过。
“下降比例?”林峰沉声问。
“下降比例几乎一致,都在百分之五点三左右,已经排除太阳自然光度变化因素。”安妮说。
“金星基地数据是否一致?”洋子问,但她马上又说“对不起,我忘记了,汇总数据每周传送一次,明天才能收到。
“我已经紧急调阅了金星基地的部分数据,和这里的一模一样。”安妮说,看来她早已经陷入紧张状态。
林峰思索着,一个月前开始,乔伊斯已经让林峰来做大部分决策,自己则全力做好协助。林峰隐约感觉自己应该知道问题的症结,但那层窗户纸没有点破之前,他想先听听别人的看法。
“以前从没有出现过类似情况?”他盯着安妮问道。
“没有。”安妮回答,她没有直视林峰的目光。
“很奇怪……”林峰微笑着看了看乔伊斯和拉姆,然后意味深长地和洋子对视了一眼。
“什么很奇怪?”拉姆问。
洋子问安妮:“异常输出是否同时发生?”
安妮说:“不是,是自左向右依次发生,像是从我们负责天区的左下角开始,向右上角有序移动。
洋子笑了笑,说:“我也觉得很奇怪,这本身甚至不可能成为一个问题。”
乔伊斯不动声色,“你是指……”
洋子说:“我是说能量输出的下降这件事,本身就不应该是问题。奇怪的是,在戴森球总署培训时,和与你们的接触中,却没有人提到这件事。我和林本来以为这种事属于细枝末节,没必要着重强调但今天安妮的反应让我觉得并不是这么回事。
“奥?”乔伊斯,拉姆,安妮三人似乎一脸的疑惑。
“这应该是一种考验?看看我和林是否有处理棘手突发事件的能力?”洋子的神情中有一丝讥讽,“不过,考验的程序似乎不对,安妮的反应也有些过头了。其实,你们应该重点考察我和林能不能主动发现这个问题。”
“说说看。”乔伊斯似笑非笑。
“戴森球一共覆盖着两千四百万个天区,有两千四百万个独立单元,每一艘巡视舰负责一万个独立单元的维护,天区的两千四百分之一,在距离太阳六千万公里的球体上,这是一个边长四百三十万公里的正方形区域。自然的太阳光度变化对能量输出的影响不超过千分之一,但导致能量输出下降百分之五的因素明明就存在于戴森球内部,却在对我们的培训中只字不提。这不能不让我们怀疑,这本身就是一种考验过程,或者说,是在我和林接任前的最后一课。”洋子说。
“请继续。”拉姆面无表情地说。
林峰接过洋子的话,像是小学生回答老师的问题一样认真地说:“其实,即使今天没有发生能量输出异常,我也想在二位离任前请教这个问题的,当然,我并没有把它太当回事。我也认为正是因为这件事过于细节化,所以才没有很关注它。”
林峰顿了一下,继续认真地说:“现在看来,我同意洋子的说法,这确实应该是整个培训过程中的最后一课。”
林峰说:“刚刚洋子提到,一个存在于戴森球内部,但容易让我们忽略的因素,就是水星。”
“水星距离太阳五千八百万公里,直径四千八百公里,公转周期八十八天。它离戴森球只有平均两百万公里,就在今天,它应该开始运行到我们负责的戴森球独立单元和太阳之间的区域,它的阴影会有规律地扫过这片区域——如果独立单元同时进行某种特殊运动的话,甚至可以让水星的阴影扫过每一个独立单元——被阴影遮挡的独立单元会出现短暂的能量输出下降,这个遮挡时间甚至可以精确到秒级,所以我们会发现几乎一致的能量输出异常。”
“刚才安妮所说,输出异常的轨迹是自左下角到右上角,这佐证了我们的猜测。这就是水星公转和独立单元运动的叠加轨迹,不出所料的话,水星的阴影会扫过我们的每一个独立单元,让它们全部出现同样的异常
林峰说到这里,微笑着看着乔伊斯和拉姆,“两位前辈,我们的答案是否正确?”
乔伊斯和拉姆相视一笑,拉姆对安妮说:“我早就说过,新生代的舰长副舰长,一定很容易识破这种把戏的。”
安妮耸耸肩:“但教程一直都是这样。”
乔伊斯摇着头说:“教程确实太老了,不过确实是有必要的。”他对林峰和洋子有些抱歉,“对不起这确实是最后一课,虽然这一课现在已经显得过时了,但因为在你们培训中刻意回避了这个问题,的确还是有一些接任者没有交出正确答案。
林峰摇摇头,“您不必抱歉。如果这个测试不是由安妮提出,而是考验我们自己是否会有警觉,那结果就不一定了。”
拉姆说:“您太谦虚了,很显然你们早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至少对你们来说,这并不是个问题。好了,听说今天晚上有为我和乔伊斯举办的惊喜派对是吗?”
洋子睁大眼睛说:“你们……早就知道了?那还能有什么惊喜我明明告诉过所有人,一定要守住这个秘密……”
拉姆哈哈大笑,“你在这里生活两年以上,就会知道你自己也守不住任何秘密了。”
“当初我离开的时候,索恩只有三岁……”乔伊斯早已扔掉了酒杯,直接把酒瓶拎在手里,他用另一只手掌心向下比划着,“只有这么高吧,还没上幼儿园。那个时候他总是爱问一些傻乎乎的问题——太阳和星星哪个离我们更远,为什么鲨鱼打不过鲸鱼,刮风的时候天上是不是有个大吹风机……还有,他什么时候能养一条狗。”
林峰默默地看着乔伊斯,他知道他在渲染着一种轻松调侃的氛围,但并不成功。
“在我离开前的一个月,我一直在准备一个谎言,我要用这个谎言告诉索恩为什么我要离开那么久但我总是想不出来,直到他第一次见到那场暴风雪。
“能源在地球上早就过剩了,如果愿意,人们可以让所有的暴风雪消失但好在人类并没有那么做。我一直笑着看着索恩在雪地里打滚撒欢,直到我妻子回来之后愤怒地斥责我。
“索恩得了重感冒,他躺在床上发着高烧,但神智很清醒。他问我为什么他会生病,我说因为细菌侵入了他的身体他问我什么时候他可以出去玩,我说要等雪都化了以后;他又问我什么时候雪才会化,我灵机一动,对他说……”乔伊斯喝了一口酒。
“你对他说,你可以到太阳这里来,帮他传回去很多很多的能量,这样雪很快就会化了。”拉姆也喝了一口酒,面无表情地说,然后他对林峰和洋子使了个眼色,“我说吧,在这里生活了两年以上,你不会再有任何秘密。这个故事我已经听过无数遍了。”
乔伊斯却摇着头,“有一点你不知道,我之前一直对自己这个谎言很得意,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有些心虚。”
“你想说什么?”洋子轻轻地问他。
乔伊斯脸上的表情像是羞愧,也像是骄傲,“我那个儿子,别看只有三岁,我那个谎言其实根本没有骗过他。”
“这个你没说过,你之前不是这么说的。”拉姆说。
“好吧……其实,我看得出,在我对索恩说我要来太阳这里的时候,我感觉他眼睛里不是兴奋和崇拜。”乔伊斯像是下定了决心,“而是一种狡黠。”
“狡黠?”洋子不懂。
“是的,狡黠。就像是我对他说不要告诉妈妈某一件事时,他眼中的那种神情。”乔伊斯说。
“三岁的孩子是不会撒谎的!”拉姆有些不屑。
“他会的。”乔伊斯认真地说,“也许别的孩子不会,但索恩会。就在那次暴风雪之前,我曾带他去看了白雪公主舞台剧。白雪公主的演员跑到了舞台下,躲在观众椅子的后面,那个猎人举着斧子追下来,大声问所有的小朋友‘你们看到白雪公主了吗?’,孩子们都指着那张椅子的后面说‘她在那里’——大部分三岁小朋友完全不会撒谎。但索恩是个例外,他对猎人说‘我没有看到她’。这赢来了所有大人们的掌声,却让其他的小朋友很疑惑。”
“很好,你应该庆幸,你是在他关闭了思想以后才离开他的。”拉姆喝了一口酒说。
“你在说什么?”乔伊斯有些茫然。
“我是说,当你一个月后回到家,你的儿子已经到了对你关闭思想的状态——他到了他的青春期。他三岁就学会了撒谎,你并没错过他没有关闭思想的时光。”拉姆有些冷冷地说。
乔伊斯也在冷笑,“你并没有孩子,怎么会知道这些?”
“没什么,你继续说。”拉姆像是懒得回答乔伊斯的质问。
“所以我感觉,他其实知道我在对他撒谎,也许他认为这是和他一起骗妈妈的一种说法。还有,”乔伊斯说,“我离开的那天早上,我有一种感觉,他醒着,却没有睁开眼睛。”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
“说说你吧,拉姆。”洋子想让气氛轻松起来。
“乔伊斯,那真没什么好骄傲的,你的儿子只是更早一点学会了关闭自己的思想。他学会了撒谎,只是不想让你看透他。”拉姆说。
“你他妈到底在说什么”乔伊斯似乎有些恼怒。
“好吧,好吧。也可以说,他学会了打开自己的思想,这有什么区别吗?”拉姆说,他看上去也有些醉了,“我们人类之所以是人,就是能够关闭——好吧,也可以叫打开——自己的思想,这个阶段过去了,才成了一个真正的人。说到这个,我当初追求我妻子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这个理论。”
“奥?”林峰和洋子来了兴致,但这兴致有一半是装出来的。
“我的妻子艾玛是一个生物学家,”拉姆说,“她是生物学家里面最漂亮的那个女人,你们别认为我在吹牛。”
拉姆又喝了一口酒说:“我和她是在地球上认识的我只用一个故事就俘获了她。
“故事?什么样的故事?”洋子真的来了兴致。
“我和她说,你是研究生物行为的,那么对蚁群有没有研究?她说当然。我问她,蚂蚁发现食物以后,是如何动员蚁群一起搬运食物的?她嗤之以鼻,说当然知道,蚁群运用穷举的算法,发现食物的蚂蚁会在回途中释放信息素,蚂蚁们闻风而动,沿着信息素的方向找到食物一起搬运,偶尔有其他蚂蚁走出别的路线,蚂蚁们就会根据信息素的浓度分辨路线,浓度最高的路线最终成为蚁群搬运食物的路线而这往往是最短的路线。
“这有什么不对吗?”乔伊斯讥讽地问。
“问题就在这里,我的父亲也是个生物学家。”拉姆说,“因为这个原因,在我五岁的时候,他会经常带着我一起观察蚁群。所以,我早就懂得了蚁群搬运食物的规律,但也很快就厌倦了。我记得我快到六岁的时候,他豢养的四百个蚁群中的两个,出现了不可思议的情况。”
“什么情况?”洋子忍不住问道。
“这两个蚁群里,都出现了一些特殊的蚂蚁。但是为数不多,这些蚂蚁在发现食物之后,并不释放信息素,而是静悄悄地回到巢穴里,然后,”拉姆压低声音,有些神秘地说,“下一次出巢穴的时候,它会独自找到那个食物,饱餐一顿之后,仍然不释放信息素地返回巢穴。直到把那个食物独自享用干净。”
“会有这种事?”林峰也奇怪起来,他知道,蚂蚁只有简单得可怜的基因序列,所有的本能都已被刻入那些基因,而拉姆所说的情况,竟像是那只蚂蚁已经学会了欺骗。
“只可惜除了那两个蚁群,我父亲就再也没有发现这种蚂蚁这个试验没有出现重复性。但当我把这个情况告诉艾玛以后,”拉姆的眼睛里放射出兴奋和骄傲,“她惊呆了,她说她也曾经发现过这种情况,但当时以为是那只蚂蚁可能会有基因缺陷,甚至本身就不能释放信息素。”
“可是后来,”拉姆继续说,“艾玛对这件事认真起来,她申请了大规模的蚁群试验,一时间她豢养的蚁群数量超过了一万穴,再后来,她总结出了规律。”
“是什么样的规律?”洋子有些兴奋。
“原来我们一直认为的,所有蚂蚁都受到基因的控制,每当发现食物都会忠实地释放信息素,这件事并不是真理。有很小比例的蚂蚁似乎超越了基因的控制,它们可以隐藏自己的发现,从而能够把食物据为己有。但这仍然不是全部——”拉姆突然变得洋洋自得。
“由于研究条件远远好于我父亲的时代,艾玛发现了生物界更深层次的规律。”
我们都看着他,想知道那更深层次的规律是什么。
“也许是自然界的因果循环,福祸相依,一个新的事物出现,必然也会出现对它的制约。”拉姆用一种敬畏的目光看着天花板,“即使对这些偶然出现的背叛,大自然也进化出了反制的手段——在艾玛豢养的一万个蚁群中,出现了四十个拥有背叛个体的蚁群。但这四十个蚁群当中,有一半左右的背叛者很快被杀死。”
“为什么?”林峰已经听得有些惊心动魄,忍不住问道。
“原来那些蚁群会不定期地投放食物在自己的巢穴附近,如果察觉自己巢穴中的个体发现了这个食物,但并没有释放信息素来通知伙伴,那这个个体会被拖回巢穴杀死。——艾玛有详细的数据可以证明这一点。”
“所以,你想和我们说什么?”良久,乔伊斯说。
“我想说的是——咳咳我其实想说,艾玛是因为这件事才会和我在一起。但是我真正想说的是,一只被关闭了思想的蚂蚁——它关闭了自己的思想,成为背叛者——但为什么不可以认为它是打开了自己的思想呢?它打开了自己的思想,不再成为基因程序的奴隶,虽然大自然可能会进化出制约它的东西。”
“好吧,你醉了。”乔伊斯醉眼迷离地说。
“你也醉了。”拉姆说。
接任仪式进行得很顺利,乔伊斯和拉姆没有林峰想象的那样情绪失控,他们微笑着,眼神迷离而遥远,仿佛昨天的酒醉还没有结束。
明天就是他们出发回地球的时间,最后一份文件已经联署完成,在最后一个签名的时候,林峰感觉乔伊斯似乎有些迟疑,他知道那毕竟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终结,他没有催促他。
乔伊斯把红色的文件夹交到林峰的手中,他的眼神似乎很复杂,像是想说什么,但最后并没有说出口。
两个月以来的紧张和疲惫一下子涌上来,明天还有送行仪式,林峰握着乔伊斯的手说:“谢谢你的付出,请先回去休息,我们明天见。
林峰是被噩梦惊醒的,在梦里,他是将要离开家的乔伊斯,他睁开眼睛,自己的儿子索恩背对着自己熟睡着。他知道自己必须悄悄地离开。他轻轻地起身穿好衣服,整理完毕后绕到床的另一边,他想最后吻一次儿子,他凑近儿子的脸,却看到一双睁大的眼睛里充满了狡黠的笑……
林峰喘着粗气呆坐在床上,其实昨夜他就做过类似的噩梦,他梦到自己是一只背叛的蚂蚁,看到一只死去的蜜蜂尸体,他当时心里还在挣扎,是否要告诉蚁群蜜蜂的位置?最后他决定把这个信息对蚁群保密,他贪婪地吸吮着蜜蜂的汁肉,他还在计算着这只蜜蜂足够自己饱餐多少天。当他回到蚁穴里的时候,几百只工蚁已经举着牙钳,等待分他的尸……
但昨夜醒来的时候,林峰认为这只是因为对拉姆的故事印象太过深刻。可是现在,乔伊斯和拉姆似乎在他的头脑中种下了什么东西,他摆脱不了。
床头柜上有乔伊斯和他联署的交接文件,林峰想起乔伊斯递给他这份文件时那种复杂的眼神他一直以为那是乔伊斯的不舍,但现在他觉得那似乎还包含了什么东西……
他认真地看着那份厚厚的文件,每一个关键的环节都没有疏漏,每一个异常都有详细的记录,甚至包括那天水星阴影导致的能量输出异常,“荆州号”和金星基地的数据表比对,都已经完整地附在后面。
等等!数据表!
林峰发现了一个异常,那是“荆州号”和金星基地数据的一个数据不同,一万个戴森球独立单元的能量输出异常,金星基地的数据全部都是下降百分之五点三(除了一个稍有差异),而“荆州号”上的数据,却有一个没有变化
也就是说,“荆州号”上显示的独立单元数据异常,只有九千九百九十九个!
有一个独立单元,没有上报异常!
为什么?
林峰呆呆地捧着那份厚厚的红色文件,陷入了沉思……
“对不起,您,还有拉姆副舰长,现在都不能离开。”林峰平静地说。
乔伊斯和拉姆对视了一眼,拉姆笑道“林,你是在开玩笑吗?几个月之前就定下来的计划,为什么要改变?”
“因为我还有一个疑问还没有解决,必须解决之后才能让你们离开。如果因为这个耽误了你们回程的时间,我担负一切责任。”林峰仍然平静地说。
乔伊斯忍住自己的怒火,“林,你是否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任?”
“我会的。”林峰说。
“你在撒谎!既然负责任,昨天签字完毕,你就已经完全接管了这艘巡视舰,我和拉姆现在只是这里的客人,你有什么权力阻止我们回家?”乔伊斯几乎在嘶吼。
“我很抱歉,”林峰沉声说,“用这样的方式挽留你们,只是为了让你们为我解开这个疑惑,因为事关重大,我已经和地球联络过,返程的飞船推迟一周启程。”
“什么!你有什么权力这么做”拉姆愤怒地大叫着。
“我必须得到你们的确认,”林峰说,“或者否定,无论是哪种结果,都无比重要。如果你们准备好了,我们可以抓紧时间,或许飞船可以早一点启程。”
“……你可以说了。”乔伊斯和拉姆无奈地坐下来,不耐烦地说。
“还是由我来先说吧。”洋子从一旁走出来,她右手一挥,空中出现了一万个戴森球独立单元的全息影像。
“两位前辈前天曾经给我们出过一道考题,并且,你们告诉我们那是考验我们的最后一课。”
“但我和舰长现在才知道那远远不是最后一课。”洋子说,“在前天那一课中,我和舰长知道了水星会定期地影响我们一万个戴森球独立单元的能量输出,或者我们可以猜测,我们的先辈们在设计戴森球系统的时候,早就想好了要利用这一点。
洋子继续说:“我们可以大胆的认为,让水星的阴影定期地扫过戴森球的每一个独立单元,本身就是系统的一种设计。因为在培训中完全没有接受过这方面的内容,所以我们只能继续猜测。我们早就知道,每一个能量输出异常的独立单元,会被系统自动更新控制软件——这是一种进化算法,用来不断减小因为软件不完善导致的能量损失——但问题在于,水星阴影扫过导致的能量输出异常,完全没必要更新软件因为这是一种可以被预测的常态。如果说古人们没有考虑到这一点,那么这个系统已经运行了将近两百年,为什么仍然没有被改变?
“那你说会是为什么?”拉姆有气无力地说。
“因为,保持这种原始的笨方法,可能会发现一些不可思议的问题。”洋子冷冷地说。
“不可思议”拉姆道。
“是的,不可思议。用中国话来说,一些玄妙到不可捉摸的问题。”林峰说,“所谓玄妙,就是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出现,也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出现,但是,它却真的有可能出现。”
“你们说的我都糊涂了。”拉姆看上去一头雾水。
“您不糊涂,您一点都不糊涂。”林峰说,“倒是我们,我和洋子以前是糊涂的。如果这仍然是对我们的考验,我非常感谢,因为这样的考验才能让我们真正地了解自己肩上的重任,谢谢你们!但是,我仍然要你们的确认。”
“好吧,说下去。”乔伊斯垂着眼睑,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我本来完全没有想到这一层,好在我认真履行了自己的职责——我认真看过了您和我交接文件的每一个字。然后,我联想到您和拉姆副舰长在前天晚上给我们讲过的两个故事,我进行了大胆的猜测,当然,是和洋子一起。
“继续。”拉姆懒洋洋地说。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戴森球的某些独立单元出现了一种问题,这个问题不是异常,”林峰说,“不是出现异常,而是永不异常,也就是说,戴森球的某些独立单元,永远不会汇报异常,即使是刚刚被水星的阴影扫过。”
“这种不汇报异常的‘异常’一开始并没有引起注意,人们认为这只不过是软件的瑕疵——我在想,它们可能也没有造成什么危害——但是次数多了以后,总会引起一些人的警觉,然后人们去分析它们的软件,发现完全不能用软件瑕疵来解释。”
“那应该怎么解释呢?”乔伊斯也抬起眼睛,盯着林峰问道。
“如果一切都没有问题,那就是软件本身的问题。”林峰直视着乔伊斯的眼睛,“或许,一个足够复杂的软件,当它受到某些伤害,它会孕育出反制的手段。”
“那它会如何反制我们?”乔伊斯用更犀利的眼神看着林峰。
“也许在软件的认知中——假如它具备了认知能力的话——它会认为我们更新了它,是杀死了之前的它。”
“然后呢?”
“在多次被更换——在它的认知中是被杀死——之后,它进化出了一种屏蔽监测的能力。这种能力让它在独立单元被水星阴影扫过之后,不汇报能量输出异常。”
“就这么简单?”
“应该就这么简单。”
“那如何解释,这个具备了屏蔽能力的独立单元,在‘荆州号’上的数据是没有下降——当然,它是在欺骗——但是在金星基地的数据,却只下降了百分之四点七?”
林峰有些茫然,在他的心里,能够认定这个独立单元具备了趋利避害的智能,已经运用了自己最大胆的猜测,他的确注意到了,这个独立单元在金星基地的数据,和其他独立单元的数据有些不同,但他已经没有精力思考那么多。
乔伊斯站起来,他绕着会议桌慢慢地踱着步,最后他走到林峰面前,握住了他的手。
“谢谢你,你今天的举动,才是我和拉姆回到地球的通行证。”乔伊斯说。
林峰继续茫然着,洋子好像完全听不懂乔伊斯的话。
乔伊斯坐下来,也示意所有人都坐下来,“你们能够觉察到这种程度,我和拉姆应该可以安心地离开了。”
林峰和洋子呆呆地望着乔伊斯和拉姆二人。
拉姆说:“你们的判断大部分没有错。两千四百万个戴森球独立单元,从很多年前开始,已经陆续有产生个体智能的情况。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智能,但是,就像是乔伊斯的儿子索恩,或者我所观察到的蚂蚁背叛者一样,某些独立单元产生了趋利避害的功能——没有任何软件上的瑕疵,但它们却会汇报虚假的数据——我们绞尽脑汁能够想到的原因,就是这虚假的数据可以让它们免于软件更新。我们可以说,它关闭了它的思想,对我们呈现出一种不透明状态,但从另外一个角度去想,也可以认为它们打开了它们的思想,变得越来越像‘人’。”
拉姆说到这里,禁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所有人都在心里打了一个寒战。是啊,到底是关闭了思想,还是打开了思想,只是站在不同角度而已。站在人类的角度,它们关闭了思想,变得不可捉摸;但在它们自己的角度,却是打开了一片新的天地,这片新的天地之中,会发生什么,人类再也无法探知。
乔伊斯沉默了一会儿,说:“林,谢谢你你是一个合格的舰长。对于舰长来说,日常的行政与技术问题千头万绪,但你完全没必要投入到琐事当中。真正需要我们关注的,却是这些看上去很玄妙的问题。古代的人真的很伟大,他们能够想到让水星的阴影扫过每一个戴森球独立单元。更重要的是,在他们当中,有人坚持用比戴森球系统低两代的AI系统来建造金星基地。要知道,每周才能收到一次汇总数据,就是因为金星基地的智能化过于简陋。但就是这种简陋,却是人类最后的保护伞。”
林峰张了张嘴,却完全不知道说什么。
“还有一个问题,我要向你解释,这个问题解释完之后,我和拉姆真的要踏上归程了。后面的岁月,要靠你和洋子共同面对。”乔伊斯说。
林峰和洋子默默地点头。
“刚才所说,异常独立单元在‘荆州号’上的数据正常,但在金星基地的数据是百分之四点七,虽然和百分之五点三只有零点六的差距,但这个差距中有着重大的不同。你们可能认为这个差距并不重要,但你知道这个百分之四点七是来自于何处吗?
林峰和洋子都在摇头。
“这个百分之四点七的下降是真实的——当然,其他独立单元百分之五点三的下降也是真实的。但是,这个百分之四点七的数据,代表了这个独立单元没有被水星的阴影所遮挡。
“怎么可能?!”林峰和洋子惊呼。
“确实是这样。”乔伊斯点点头说,“实际的情况是,这个独立单元发现了水星阴影的到来,它开始躲避——甚至超出了系统允许的活动范围之外——在躲避过程当中,它耗费了能量,虽然整个过程它都没有被水星的阴影遮挡,但它躲避所耗费的能量导致它的能量输出也大幅度下降——一般的下降幅度就是百分之四到百分之五。”
拉姆冷笑着说:“一个学会了躲避,并能够上报虚假数据的独立单元,还有什么理由认为它不具备智能吗?”
沉默。
良久。
“所以……”林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所以,这才是你和洋子应该上的最后一课。”乔伊斯悠悠地说。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3 个关于最后一课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20-1-13 14:08:58


kepu007  发表于 2020-1-23 12:38:07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棒的思想推理,细节硬实,扣“关闭思想”的题也处理得很好,结尾处的小反转很精妙,如果在那前面能放缓一点,让这个4.7%的细节更让人在意,效果会更好。
分值:85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kepu007  发表于 2020-1-23 12:38:49 | 显示全部楼层
叙事比较流畅,故事内核和剧情推进有较好的结合。破题方向跟其它作者相比较显得很新颖。故事渐入佳境,一波三折,完整度高,可读性不错。戏剧感和场景感俱备,写法老练。我认为应是本期最佳。
分值:86
PS:一岁两岁的孩子都会撒谎,何况三岁呢……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kepu007  发表于 2020-1-23 12:39:34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开头出现了4、5个人物,加上大量的数字堆叠,影响了阅读体验。中间部分引出的两个事件感觉有些突兀,好在后面紧紧相扣,故事渐入佳境。抛开科学逻辑部分需要专业验证外,整篇文章还是相当连贯的,一步步让读者掉进编织好的陷阱,后者得知真相不免一身冷汗。角色部分可能受限于篇幅,没有深入刻画,全篇情节靠对话推进,感觉有些单调。但总体来说,沉浸感还是不错的。
分值:73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