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3 553

记忆原点

kepu007 于2020-1-23 12:26:11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未命名_meitu_5.jpg




解决你的忧愁,从记忆原点屏蔽TA。   ——解忧公司
唐女士,您确定要屏蔽乔先生吗?
是的,我确定,非常确定!
好的,请戴上我们的回溯仪,找到你们相遇的记忆原点。
崭新的仪器贴在额头,让我感到一阵微凉,平静下来,开始回溯我对乔的记忆。
“你简直不可理喻!”,吐司从碟子里飞了出去,刚刚涂好的黄油粘在了地毯上,黏腻得像我们一团糟糕的婚姻。
“总之,这次聚会,你不能去。”,乔闷闷地说,像极了一个录音机,顽固地重述着自己的观点,他和录音机的唯一不同就是,录音机可以被关闭,而他无法被关闭。布丁伸了伸懒腰迈着悠然的脚步从卧室里出来,仿佛也意识到气氛的不对,喵了一声,跑进了杂物间。
“为什么你就不能为我想想呢?这是我的工作,不去的话,领导和同事们会怎么看我!”,我暴躁地把脸埋进手里,丝毫不想再理会这个男人。
但是他却仿佛是没有感受到我满心的暴躁和疲倦,他淡然的起身把碟子从我面前拿走,紧接着又抽出了几张纸,弯腰把地上的吐司和黄油捡了起来,丢进了垃圾桶,“你不能去。”
毫无变化的声调,低哑的嗓音让我丝毫感觉不出当年的磁性,这拘束又索然无味的生活,连回忆一下都让我觉得无比枯燥。而此时,回溯仪把这一切清清楚楚地摆在了我的面前,小到每一个细节都浮出水面。
砰的一声,我摔门走了出去。我身上没有带钥匙也没有带钱包,只是带了一个手机而已。我不知道自己现在要去哪里,只是知道无论去哪里都要比待在这个沉闷而又让人窒息的家里好,再和他在一个房间里待下去,怕是要把我憋疯。一出小区,一张宣传单页就飘在了我眼前,“解决你的忧愁,从记忆原点屏蔽TA”,这不正是我需要的吗?于是我走进了这家名为“解忧”的公司。
您想清楚了吗?慢一点儿想,不要着急。
想清楚了,我们第一次相遇是在二十二岁。
那年我二十二岁,他是我的初恋,也是我当时认为会是与我携手一生的人。事实证明我们的确携手一起步入了婚姻的殿堂,但是却未曾想我们也像其他人一样,没有摆脱婚姻既是坟墓的结局。
我还很清楚的记得,当年我已经大四面临着即将毕业的问题,但那个时候我还在苦苦的纠结是到底凭借着这一份大学文凭去找工作,还是继续向上考研更进一步。我的成绩不算是特别的优秀,属于十分中庸的类型,我清楚如果现在自己出去找工作的话不会找到我心仪的工作,但是如果要继续考研的话我也没有信心能考上。那段时间我天天发愁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就是在那个时候,他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就像是上天计划好的一天,他出现的时间刚好是在我最烦恼的时候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他以朋友的朋友的身份出现在我的面前,给予我意见和鼓励。
明明他和我的年纪差不多,但是却格外的成熟且稳重,他的每一个意见都恰到好处,并且他会耐心的解答我一个有一个的疑惑。可能大部分女生都无法躲得过这样的男生,于是很快的我就陷入了暗恋的潮流之中。就算是现在我还记得,当时的我怀揣着一颗像是浸泡在汽水中的心,稍微一戳就会冒出咕噜咕噜代表着爱意的泡泡。每一次的见面我都会小心翼翼的,生怕这些泡泡会从我的嘴中跑出来。
在我暗恋他的那段时间里,我就像是无数了单恋对方的小姑娘一样。他低沉的嗓音我觉得赋有魅力和磁性,干净的白色的衬衫就像是小说里描绘出的阳光的味道,那张并不算十分出色的容貌也在我眼中的滤镜下变成了绝世美男,每天都希望他能对我露出笑容,会猜测他到底是怎么对我想的,他会不会也是喜欢我的呢。
不过我的暗恋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等到我终于调整好了心态决定了未来的发展之后,他在一天晚上约我出来,在那一轮明亮的月亮之下和我告了白。刹那间,无数的汽水泡泡从我身体里喷涌而出。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就是你喜欢的人也正好喜欢着你。他突出起来的告白就像是一个百万大奖砸在了我的头上让我乐不可支,于是我回应了他的感情,在那之后我们就正式的确立了恋爱关系。
那是一段非常美好的日子,我可以说那段时间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刻了。每天早上他会准备好早餐在我们宿舍楼下等我,晚上的时候我们会手牵着手一起漫无目的的在操场上散步。周末的时候他会骑着单车带我去十几里地外的公园野餐,也会打工攒了很久的钱带我去高级餐厅约会。
那个时候无论是我还是他都十分的年轻,我们有大把大把的精力和热情投掷在感情里,那个时候就算是满身是汗的从单车上下来也会觉得甜蜜,掏出手绢为他擦去额头的汗水然后相视一笑,而不是像后来,就算是坐在高级餐厅里也只是相对无言,无话可谈而已,凝重的气氛比桌上五分熟的牛排还要冰冷。
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我分神的想到。
早上离开家之前的黄油面包还在我的脑海中十分的清晰,它还是那样的粘腻,把地毯弄得乱糟糟的一团。我甩开的那扇大门也是冰冷而又沉重的铁门,把我糟糕的婚姻全部关在了里面,是否也把我关在了里面。
明明那个时候的我们是如此的兴奋,只是仅仅几年过去了而已,这些回忆好像都已经不复存在了一样。
您休息一下,再想一想,屏蔽一个人,需要找到记忆中的原点,不然会使记忆产生混乱。
我甩了甩头,将二十二岁那年的那些记忆甩到脑后,有些疑惑地看向负责帮我屏蔽的技术员小姐。
“你是指刚刚的回忆还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的记忆吗?”我有些困惑,明明在我的印象中,我们是从那一次才开始相识的呀。
技术员小姐向我弯了弯腰:“您休息一下,再想一想。屏蔽一个人需要找到记忆中的原点,不然会使记忆产生错乱。”
既然对方这么说了,于是我又闭上了眼睛开始思索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到底是哪一次。
我从二十二岁开始往前翻找自己的记忆,在十七岁的那一年,我在记忆的边缘找到了那个模糊的影子——在十七岁的那一年我好像是见过他。
如果说二十二岁是我最幸福的一年,那么十七岁就是我最不想回忆,最想丢弃的那一年。二十二岁的一年是由粉红色的汽水泡泡组成的,那么十七岁的那一年便是由黑色又刺鼻的油漆涂抹而成的。
高中时代,因为父亲的公司破产,导致那段时间我家的生活十分的拮据。原本我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一下子就沦落为负债千万的底层人士。虽然那个时候我还克制着自己,每天以平常的心态去上学,但是学校的其他人便不这么想了,尤其是以往班里最讨厌我的那几个女生。
年少时的厌恶无非是嫉妒罢了,当时那几个女生嫉妒我家庭优越,能买得起她们买不起的东西,于是嫉妒的种子便种下了,等到我沦落到比她们还差一点的时候,她们就开始对我进行精神暴力,其中我最不愿意回忆的便是有一个女生诽谤我趁大家上体育课的时候偷了她的钱。
“老师!肯定是她偷的,那个时候就她一个人请假没遇上体育课在班上。”
“听说她家最近出事了,欠了好多钱。”
“啊,该不会是因为这个所以才偷钱的吧。”
“就算很可怜,但是偷钱也是不对的啊。”
无数的非议铺天盖地的压在我的身上,让我喘不过气来,就算我一遍再一遍的解释,也没有人理会。对于一个十七岁的女孩来说,这样的打击无非是沉重的,朋友的远离和别人异样的眼神,远比对家庭破产的恐惧还要大,它像是一个重大十几吨的巨石狠狠地压在了我的身上,我却只能背着它咬牙前行。
对了,我见过他。那天我独自一人回班拿书包,然后一转角的时候看到他正和冤枉我的那个女生看似很开心的聊着天,女孩的脸上甚至还带着几分娇羞。
因为那段时间我对那个女孩算得上是恨之入骨,而我当时认为他是那个女孩的男朋友,所以就算是到现在了我还对他有一点依稀印象。
那个时候他知道那个女孩诬陷了我吗?他是不知道,还是知道了也觉得无所谓?
巨大的委屈和愤怒席卷我的心绪,想起了那个时候的记忆,仿佛二十二岁那一年幸福的记忆都笼罩了一层虚假的滤镜。那么二十二岁的那一年他又知道当年的我被那个女孩诬陷了吗?如果知道的话他靠近我会不会又是另一种目的?
我的思绪十分的杂乱,而这个时候我却感觉到有一只手轻轻的拍了拍的肩。我睁开眼睛看到了技术员小姐,眼前一片朦胧让我意识到我已经哭了。
“您还好吗?”
我擦去了眼睛的眼泪点了点头:“我很好。现在可以为我屏蔽记忆了吗,我一刻都不想等了。”
这样黑暗又丑陋的记忆,我想连同着他一起删去。
抱歉,还没有找到记忆原点,屏蔽无法进行。
那我再想想。
还没有找到原点?在那之前我没有见过他了才对。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我几乎可以确定我在此之前再也没有见过他了。虽然现在我和他的关系如履薄冰,我几乎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的在看过他一次。但是那张脸我却看了十几年,早就深深地印在了脑海之中,我敢保证,在我之前的记忆中再也没有见过那一张脸了。
但是技术员小姐都这么说了,我只能闭上眼睛想再次思索记忆。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记忆的匣子一旦打开就在也不好关上了,我不由自主的又想到了十七岁那年的事情。后来我的冤屈是怎么被洗清的呢,我好像有点记不清了。
好像就在遇见他的第二天,我的课桌上出现了一支录音笔,笔中正循环播放着一段录音,是那个女孩的声音。
“谁叫她之前那么有钱看不起人,我反正是看她不顺眼。现在她没钱了,就算我说是她偷了钱也没有人会怀疑我在说谎。”
“哈哈,我的钱当然没有被偷了。”
简单的几十秒对话结束后录音笔自动又循环了一遍,女孩带着有几分骄傲的语气回荡在整个教室里。我的课桌前还围绕这一群班上的同学,看到我进来之后纷纷有复杂的眼神看着我,里面有愧疚,也有同情。我就处于在他们的目光之中,像是一尊冰冷的雕像。
在铁证之下,我的清白被洗清了,身边的人因为误会了我而感到歉意,对我更加友好,而那个女生则是因为这件事在学校待不下去了,转校离开了。
那个时候我因为被冤枉,身边的朋友全都离我而去,我时常一个人待在教室里写完作业留到很晚的时候才准备回家,而每天我回家的时候都会感到一个人在我的身后跟着我。
一开始我很害怕以为那个人是坏人,直到有一次我承受不住压力躲在路灯下哭泣,再抬头的时候看到脚边的一朵小黄花,我才意识到那个人是一直在默默的陪伴着我走完这一条回家的路。
那朵小黄花就像是家里的那站暖黄色的灯一般,虽然不值钱,但是照亮了那段时间理我黑暗的人生。从那个时候每次回家感到身后有那人在时我就十分的安心,但是后来我的冤屈被洗清后,他就再也没出现过了。
那年的我还因为那个好心人的消失很难过了一段时间,但是毕竟又更多朋友回到了我的身边,所以那个陌生的好心人终究还是被我抛到了记忆的长河之中,而如今又被我重新捞了出来、
您决定了吗?
是的。
技术员小姐轻轻地帮我把回溯仪摘下,“请慢慢起身,回溯记忆会让您有暂时的眩晕,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我晃了晃身子,接过技术员小姐递过来的水杯,一饮而下,清冽的水让我从刚刚回溯记忆的不适中缓解过来。技术员小姐微笑着把我送出门,“感谢您的光临!”
“解忧公司,让您无忧”红色的大字幕在电梯门口闪动着,真是一句令人心动的广告词,我看了看电梯映出的自己,笑容慢慢在嘴角酝酿出来。
一迈出大门,一股清风徐徐吹来,吹散了脑海里昏昏沉沉的因子,闭上眼睛感受风吹在身上的轻松,感觉自己瞬间清明了不少。
蔚蓝的天空中,飞机飞过的痕迹相互交错,把那块儿蓝蓝的璞玉切割出彩色的花纹,然后慢慢消散不见了。广场上成群的孩子嬉闹着,手里攥满了稻谷,撒向鸽群,四散的白立马聚拢在一起,啄食着来自孩子们的盛宴。
走在路上,我感到脚步都变得无比轻盈,好像获得了新生一般,真的应了解忧公司“让您无忧”的广告词。一位白发苍苍的老爷爷,身着一身整洁的唐装,在公园里吹起了萨克斯,悠扬的乐音响在每个路人的步子里,我隐约记得这首曲子叫《回家》。
回家,对了,我该回家了。
我打开门,看到一张熟悉而陌生的脸,眼前的男人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
七岁那年是在一个炎热的夏季。透过窗户便可以看到外面的大树撒下一片余阴,而坐在室内的我却感受不到,只能听着嘈杂的蝉声在“滋滋——”不停地叫喊着,让人不由自主的跟着烦躁起来。讲台上任课老师在说些什么早就没有心思去听了,身上粘腻的汗水和头上吱吱呀呀转着的老旧的风扇,这一切都让我心心念念着家中的空调和冰箱里的巧克力雪糕。而就在这样的一个夏天里我们班来了一个转校生,在一天临近下午放学时,班主任突然出现,躁动的我们瞬间安静了下来。
“大家安静一下,我们班来了一名新同学,大家要和他好好相处”,班主任半转过身,我们才注意到他身后跟着一个男生。
那是个瘦瘦矮矮的小男生,低着头闷闷的拖着一个大书包跟在班主任身后,一身黑色的衣服,在这个周五的傍晚显得特别不起眼。可能是因为他的身材过于的瘦小而背上的书包又过于的笨重,导致他像是一只笨笨的乌龟一样慢悠悠而又费力地跟着老师走进来。这个新同学一点儿也不“新”,他像是一只乌龟一样沉闷而又安静,不符合这个年纪的沉闷与我们这些活泼好动的孩子格格不入——就像乌龟和夏蝉一样格格不入。
班主任很快就安排好了他的位置,教室的最角落多了一个男孩。孩子最天真,但在某种条件下也最容易做出伤害别人的事情,比如在面对一个不太说话、存在感极低的转校生时,外号、嘲讽与欺负不断地从这群孩子涌向了这个可怜的男孩儿,但男孩依旧沉闷着,不气也不恼。
又是一个周五,和往常不同的是,这是一个令人厌烦的雨天,恰巧爸爸妈妈都出差在外,我只能一个人回家,却没有带伞。看着同学们一个接一个的走出了教室,我望着窗外的雨帘发起了呆。雨珠像是断了的珠帘一样落个不停,打在地上建落出了小小的水花。正在我数着窗外躲雨的燕子,打算一会儿跑回家的时候,一把黑漆漆的伞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是那个男孩儿,这时我才看到,他的睫毛长长的,把那双明亮的眼睛藏了起来。
“我叫唐佳,你叫什么?”,可能是我毫无顾忌的眼光让他害羞了,他还没有等我回答她的问题,他就转身向外面跑去。我注意到他的手上没有多出来的第二把伞了。
那天我拿着一把黑漆漆的雨伞在雨幕中行走着,我转着伞把看着水珠顺着伞的旋转方向飞去,我意识到这把黑色的伞和我那把粉嫩嫩的小伞并没有其他的区别,它们同样可以为我遮雨。
从那天起,我和男孩熟络起来,准确的说,是我对他熟络起来,他依然是闷不作声,但会经常睁大了那双透彻的眼睛看我在他身边耍宝。
慢慢的,在爸爸妈妈不来接我放学时,我们会一起放学回家,我也会带上奶奶做的糕点和他分享……我话唠,而他话太少,但神奇的是,和他在一起时,我并不嫌闷,反而有一种终于能说个痛快的感觉。至于他嫌不嫌烦,倒是我没有想过的。
正如有些人会毫无征兆的出现一样,有些人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离开你的生活。
男孩儿一天没来上学,我看着那个空空的角落,十分疑惑他去了哪儿。这个问题在放学的时候,有了答案:他站在一个阿姨身边,应该是他的妈妈,依旧穿着那身黑衣服,就像当初他出现在我们面前时一样。他冲我挥了挥手,但没等我跑过去,他已经被阿姨拉上了车。
这个男孩渐渐的在我生活中淡去了,毕竟小时候的记忆总是时断时续的。
后来,十七岁时,有一个男孩儿悄悄出现在我身边,帮我找寻澄清自己的证据,陪我走过一段又一段孤独的路。
再后来啊,二十二岁时,他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想要和我携手走过更多的路。
而此时,他小心翼翼地站在我面前,看着我,我慢慢走近他,他的睫毛长长的,眼睛里印着我的影子。
在这么多年过去之后我终于意识到了当年的我是多么迟钝。凑巧有一个好心人在我最落魄的时候陪我回家,凑巧有人帮我录下了音放在我的桌上替我洗清冤屈,凑巧在我洗清冤屈后那个好心人就没在出现了。
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凑巧呢,现在的我知道了,没有凑巧,一切都是有计谋的罢了。
但是,我喜欢这个计谋。
我突然笑了起来,我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事情。但是现在还可以弥补,因为属于我们的时间还有很多。
亲爱的!我爱你!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3 个关于记忆原点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20-1-13 14:12:35


kepu007  发表于 2020-1-23 12:24:24 | 显示全部楼层
比较规整的情感故事,甚至有点太规整了,虽然点子挺有意思,但一旦落入俗套,整个发展都在预期内,后半程要调动情绪就会有困难。情节上可以如何改进呢?
分值:60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kepu007  发表于 2020-1-23 12:25:30 | 显示全部楼层
整个故事循序渐进,篇章结构可圈可点。第一人称+女性视角其实不好把握,作品这点做得还算差强人意。存在小毛病,且第四章节有明显失误,但整体还算不错。情绪到位,语言读起来舒适。
分值:75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kepu007  发表于 2020-1-23 12:26:1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溯仪到底是帮她遗忘呢,还是帮她记起?文章故事完整,但科幻核心比较薄弱。整体来看,像是一部青春剧。抛开文章中“理应记得的忘却”逻辑问题不谈,每个节点都在预料之中,缺乏戏剧冲突,给读者的想象空间有限。望作者再做权衡。
分值:56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