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163

战疫

kepu007 于2020-9-4 10:16:52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战役.jpg

战疫

“我不太明白,为什么我们要这样生活。”

   目光呆滞着,我看着她蜷缩在洁白床单的角落。我脑海中一直回荡着这句话。时间回到那次救援行动,迫不得已出动的警力几乎全军覆没,希望渺茫。

“不可以,她已经很努力撑到现在了,我们不能放弃她!”
歇斯底里叫喊的人,是救护团队的护士长。张小姐是我很崇拜的人,我做助手很久了,她对我能力的提高帮助很大。但此时的我站在队伍里,大气不敢出。
  “张护士,现在不是感性用事的时候,我们没有太多精力浪费在生还可能性几乎为零的人身上。”
显然警队的指挥官并不想浪费时间。
  “所以,她不是一个生命,是么?”
空气凝滞,这个问题,让在场所有人说不出话来。
  “你们不救,我去救。”
张小姐永远都是这样的人,我简直着迷到不行,我看着她穿戴着防护衣物。有着到达外面世界的勇气的人,不多。很羞愧啊,我没有这个勇气。我承认,我怕死。

   这是个怎样的世界。我已经忘了花香,朝阳,海浪的声音,还有蜻蜓的翅膀。时疫来的突然,病患数量远远超过预期,显然,这场疫情不简单。那时的我还在M医院煎熬着实习期,怀着忐忑的心情期待转正。当时做着打杂工作的我,张小姐就是我的人生榜样。青春貌美,经验丰富,可谓是人生赢家。
  那次会议开到凌晨两点,做着会议记录钓着鱼的我,被咖啡香唤醒。
  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谢谢张姐。”
我接过咖啡,望着白板密密麻麻的分析。
“你觉得,这会是什么样的时疫?”
她眉头皱着问我。
  这可是少有的表现机会,我得用尽毕生所学。
“从目前的感染者症状表现来看,该病毒与纤维病毒科的马尔堡病毒极为相似。患者出现包括恶心、呕吐、腹泻、发烧、肤色改变、全身酸痛、体内出血、体外出血等症状。我想,也许病毒性时疫已经发展出新的生物学特性的病毒。”
脸不红心不跳,这可是我挑灯夜战的分析结果,可不能露馅。
“按照病毒潜伏期来看,以埃博拉病毒为例,它的潜伏期为2至21天,但通常只有5天至10天。但这场时疫,几乎推断不出病毒潜伏期。若要评定等级,例如埃博拉病毒的生物安全等级为4级(艾滋病为3级,SARS为3级,级数越大防护越严格)那么按这样的等级判定,该病毒很有可能超过5级,这势必引起群众恐慌,政府绝对不会完全公开时疫的实情,这对病情控制很不利。”
  张小姐开始自言自语了,我静静的看着她,我有点害怕。但她眼神坚定,没有丝毫动摇。
  

我没有任何办法替病床上的他们分担痛苦,呻吟声在医院半空回荡。我不是在病房间奔走,就是一遍遍通过消毒门。日以继日,加上下半夜的紧急会议,终于,我在厕所昏倒了。意识迷失,却好像听到有人喊我名字。
  睁开眼还以为自己已经到另一个世界了。床头的加湿器,床侧的芊芊细手正削着苹果。
“你醒了。”
  是张小姐。我暗暗叹了口气,还好还好,我还活着。
  “你也真是,仗着自己年轻,这么拼命做什么,就这么想转正?”

小心思完败,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这不是想多帮帮忙,减轻患者病痛么。”
我撑着身体坐起来,望着打进左手静脉的淡黄色液体。
  “别杞人忧天,你只是感冒。”她是魔鬼么!?我想什么她都猜的到。
  我靠在枕头上,吃着张小姐亲自削的苹果,突然的休息让我有点无法适应,听着她口袋的紧急呼叫机的响声,我忍不住说出了口。
  “虽然你把我当亲妹妹似的照顾,但此刻他们比我更需要你。”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我陷入沉思,这是什么样的病毒呢?

  随着R公司倾倒含有化学物质的污水进入海洋的事件曝光,课题研究有了新的发展。
  这个被暂且叫做“Cherry”的病毒,有着空气传播的活跃性。但随着研究室的推进,初步的抑制药物也被研究了出来。我在张小姐的办公室看到了它的放大图,确实晶莹美丽,但是会要人性命。
  临床试验的结果出来了,已确定病患在注射药物后,呕吐和发烧的症状有所好转,但那些已经体内出血的病人,只有继续恶化的症状。我们无能为力,等待他们的只有隔离,而隔离室的尽头,就是处理尸体的地方。那是谁也不想去的地方。
  我们靠着一道道消毒门维护着自己脆弱的身体,不知道哪一天自己会倒下。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把希望都寄托在护士长的团队身上。
  我们都希望听到研究室的消息,哪怕只有一点进展,对我们也是极大的鼓舞。

也就是这时,我们收到救援消息,躲在床板下几乎一周未眠的小昕,在意识迷失的最后一刻发出求救信号。

  “小昕的城镇已经隔离,她的所在地离病毒的爆发中心不足五十公里,我们目前的防护等级根本达不到,你这样去等于送死!”

指挥官根本无法理解,但也只能讲道理。
  “她能在病毒爆发中心活这么久,自然有救她的道理。”
看着护士长整理医护工具的背影,
  “我也去!”
鬼迷心窍似的,仿佛带着使命,我不自觉的挺直身板。
  人群目光如炬,我紧张得咽了口口水。
  “愣着干什么,穿防护服,医护工具包由你负责。”

张姐眼神闪过一丝犹豫,后而坚定的对着我说道。

  这是一扇我许久没有踏出过的门,距时疫爆发过了多久了,我也不知道。自从M医院作为时疫救治中心,我就再也没出去过。
  安静,不,是寂静。枯叶遍地,风都变得凄凉。我连呼吸都谨慎许多,这平静的空气里,有着千千万万的“Cherry”病毒挤破脑袋也想进入我的呼吸器。
  我们借助军用设备,很快到达目的地。

  楼房破旧,未修整的灌木长得旺盛,三楼的楼道空旷,从敞开的门窗和凌乱的房间看得出,出逃的匆忙感。我不觉心跳加快。
  “小昕!”我们隔着厚厚的防护服呼唤她的名字。从简讯的画面来看,应该在房间的角落。
  没错,我们顺利找到小昕的所在地,她已进入半昏迷状态,骨瘦如柴,皮肤没有血色。我做了简单的检查,没有病毒感染的症状,可以判断为脱水和营养不良。惊奇之余,后备警队已经将她固定在护送架上,我们用极短的时间回到军用车上。
  “她真是奇迹。”

张小姐眼神温柔,隔着防护服抚摸着小昕的脸颊。
  “也许,我们可以从她身上找到克服‘Cherry’的办法。”
我从张小姐的眼神里看到希望。

  小半月过后,病房里人群拥挤。恢复正常体征的小昕在众人的祈祷中睁开眼睛。
  “这里是哪?”

小昕问道。
  “这里是M医院时疫救治中心,你现在很健康。”
张小姐温柔的回答。
  “原来,我没有死啊。但是,扔下我的那些人,他们......”
  “......”
  没有人能回答。那些以为出逃能够躲掉病毒的人们,多半因为人群聚集集体受到感染,而且丝毫没有过渡期。
  “我们从你的血液里,提取到完美抑制病毒的抗体。我相信这是可以彻底打败‘Cherry’的方法,更多的人会因为你可以继续生活。”

张小姐打破沉寂。
  “是么,我不太明白,我们为什么要这样生活。”小昕说道。
  “什么?”
  “这,这就是活着而已。”小昕补充着。
  又是一片沉寂。没人能接话。

  这个被恐惧包围,又被亲人抛弃的孩子,正对这个世界发出疑问,显然身体的治愈还远远不够,心里的创伤需要更多的时间来愈合。
  我得让她明白,人不是只要活着就够了。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我没法忍受低气压,我站到她面前。
  “R公司倾倒化学物品是事实,人们受化学挥发物质感染也是事实,但是我们不能有因为受到威胁就放弃生活的理由。活着,为了心里的希望,一份念想。支撑我们奋斗到现在的不仅是为了活着,还有更好的生活。张小姐毅然决定去救你,不仅是为了你能活着,你活着能闻到花香,可以去看朝阳,去听海浪的声音,去抚摸蜻蜓的翅膀,你要带着希望去体味生活,带着那些已经失去生活机会的人的希望,生活下去......”
说着我都哽咽了,我继续不下去,但掌声淹没了我的哽咽。

  也许,我的演讲还算成功吧。
  小昕眼中闪过一点光,她望向窗外的脸颊上,似乎有了笑容。


  因为小昕提供的抗体,时疫得到及时控制,死亡数量直线下降。直到一天,红色警报完全解除,我们靠着自己的力量战胜了病毒。生活还要继续,M医院也迎来久违的阳光。
  
后来,我转正了。成为一名正式的护士,张小姐依然是我的偶像,每次和她交班都有莫名的使命感。我依然是会议的记录员,依然会收到凌晨会议的提神咖啡,不过,是小昕给的。
  
  小昕成为M医院的实习生,就像当时的我一样,小心翼翼,借着每次机会展示自己的仅有才学。
不久,小昕搬到我的办公室做助手,随着工作夹一起过来的,还有一盆小花。看着愣神的我,小昕说道:“要生活,不是么?”
  我们都笑了。
  要生活,不是么?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战疫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20-9-4 10:16:52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