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277

抓住那束光

kepu007 于2020-9-4 10:48:50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eclipse-1492818_1280.jpg

抓住那束光

         “先生?先生!”我猛然回过神来,下意识地望向声音源头。却仿佛对上了一双老虎的眼睛――琥珀色的瞳孔透着冷冽,泛着危险的气息。直视着我的眸子。我的眼神像触电一般收回,不禁往后退了一步,有些踉跄。才发觉对面站着一位身姿妖娆的金发女郎。“现在已经到了闭馆时间了,馆内广播已响了好几遍。”我松了一口气,跌坐在地上。这位女郎的声音有些不耐烦,不停的把手上的电击枪环扣打开又和上,发出像压送犯人的手铐合上那一瞬间,清脆的声音。一下两下……声音停了,我感受到她审视的目光停留在我身上,说“您已经在这件展物面前停留了一个下午,现在文物走私现象也时常发生,请您遵守馆内秩序,尽快离馆,谢谢配合!”言语出奇的客气。我听出了言外之意,理解地笑了笑,又踌躇了一下,问“你抓住那束光了吗?”她瞥了我一眼,说“可不,光是没抓住,贼道抓了不少。”我只好作罢,转身尽可能快地走出展馆。走出泛着金色日光、晃着眼睛的大门,我不禁用手虚掩着眼睛,观赏着这落日余晖。太阳一点一点落下,光束一颗一颗的点在手上,日光在皮肤上蔓延……我不禁又想起了那束光。我来到一个卡座里,问侍者要了一杯威士忌,细细梳理这件事。


       今天中午,与发小格蕾丝吃过午饭,便与她分开,来到这间展期为三天却是全球有史以来最大最全面的展馆,去完成这个学期的研究课题。我随着讲解员的步伐来到第一个展厅,第一件展物是用纯金打造的船只模型。


        “这是六千年前留下的文物,我们称之为‘诺亚方舟’。因为这件展物与《圣经》中所记载‘上帝发水’的时期相近,由此得名。同时,这件为我们研究史前文明提供了条件。”一位拿着单反的游客问道:“那么,请问史前文明是否真正存在?”“这可是个谜!也许在未来答案就自然而然的浮现了。好了!请随我移步到下一个展厅。”


       我一边听着讲解员敷衍的讲解,含糊的措辞,一边端详着这些模型。一个不真切的感觉让我感觉它好像移动了那么一点,与此同时,一个金属球落进铁槽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一个奇怪的念头,划过我的脑海:文物是有记忆的,它在讲述自己的沉浮往事。为自己的不切实际的想法付之一笑,欲转身离开。突然,目光所及之处,事物极速变化。眼前是浩瀚的宇宙,正前方是一个蔚蓝的星球――地球。我抓住了——不知来自哪里的一束光,眼前一黑,高速轮转的画面从眼前闪过,从史前到未来,又从未来到过去……停下时,眼前是一个灰色的星球,只有星点绿几块蓝色。然后眼里的星球不断放大,变得看不见它的全貌。


       最终,我来到了一座城市。我在这座城的街道上走着。迎面来了一个看起来急匆匆的老太太,白花花的头发,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走起路来像一个圆球一样滚动,嘴里自言自语的嘟囔着“噢!今天可是我孙子一百五十岁生日,得快点啦!”我朝这位面目和蔼的老太太招了招手,想询问一点关于这个地方的事,不过她似乎没空搭理我――径直奔向我而来,我来不及躲闪,本以为会撞到她。神奇的是――并没有。真是虚惊一场。我继续往前走,无意间瞟向街道两旁店铺的橱窗,却没有看见我的影像,橱窗里有着来来往往、形形色色的人群,可唯独不见站定的自己。我往下看看自己的身体,可直接看到了地面,我想用手拍一拍我的躯体确认是否为实体,结果全然找不到手。我才明白,刚刚的老太太是“穿”我而去。我就像空气,谁也看不见,谁也摸不着。


       经过短暂的震惊,我很快适应了这具新的躯体。于是继续在街上游荡,看见旅社字样的门店,转身走了进去。也丝毫不担心有人过来东问西问。对于有社交恐惧症的人来说,隐身的确是一桩美事——不过这确实没有什么招待员。我紧随着前一位客人,看着他翻转着四维地图,我的目光也紧紧地盯着这地图。发觉这就是地球――这个星球与地球的构造一模一样,可以轻易的找到珠穆朗玛峰,或安第斯山脉,又或五大湖。只是七大洋大多填海造陆,只剩一点点海洋。我也发现我正处于一个叫“World Center”的地方――是赤道与0度纬线交点处,也就是我原来所处地球的几内亚湾附近。我记住了“World Center”中心运营机构的位置,离这不远。大约是几分钟的路程,我便到了那里。我凭借着自身优势,轻易的穿过了一层层森严的警戒和通过了一些说不上名字的设备。


       我来到了一楼中心大厅。这本应该是人流量最大,政务活动最繁忙的一层,可现在却无一人。我感到很奇怪,心想:莫非今天是法定假日?可办公门牌的灯都还亮着,怎么回事?我吸了吸鼻子,嗅到了刚泡好的,感觉还冒着雾气的拿铁散发的味道。我正想乘电梯去其他的楼层看看情况,才想到,我这不实的身子可按不动电梯的按钮。只好徒步走上金色的旋转楼梯——华而不实的那种。我来到了二楼,同样的寂静,同样的了无生气。沉闷的,气压低的。三楼、四楼……都一样,半个人影都没看到。一种不祥之感涌上心头。爬到第八层,已经气喘吁吁,终于远远的望见一群人在等电梯。我拖着我这虚而沉重的身子,立刻奔去,感觉身体都要被吹散了。在电梯即将关闭的最后一秒,我挤了进去,抬眼仿佛对上了一双老虎的眼睛,有着琥珀色的瞳孔。我紧张的飘到电梯的天花板上,0.02秒后,电梯响了,到达了234层。我随着人流走出了电梯——所有人都在这一层走下了电梯。


      我跟他们来到了一间会议厅。里面黑压压的一片,聚集了很多人。无意中一瞥,看到了几个穿白大褂样式的人在一个毫无生气的老人身上插管子,输液。老人面如土色,皮肤像干枯的树皮一样,脸上的皱纹一层一层的。然后就在五分钟之内,渐渐地,他的眼睛睁开了,手指可以活动了,面色转向红润了,因为年老塌下来的皮肤又开始洋溢着许些一呼一吸的律动。在别人的交谈中听说:谁也不知道他有多少岁了,就在几百年前,他体内被植入的“永生细胞”遭到外来细菌冲击,整个躯干,体内各个系统也将坏死,但通过“诺亚”公司再次编程他体内的细胞,总算逃过一劫。不过“诺亚”公司此后不再接手造自然之事,老人之后一直被放在冰室里,通过往他的大脑中输入及时信息,以保证他整个人的先进性,一般没有重大决策,是不会唤醒他的。很快,老人的手脚可以活动了,他站了起来,看起来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全场都安静了,会议开始了。


      不过无论哪个年代,人类的会议总是这么的无聊。我强撑着听着这种冗长乏味但确实重要的会议。我真的不明白,这么一个宏大惊险的会议纲领竟然说得令人昏昏欲睡――‘如何拯救世界?人类在近期将面临关于种族存亡问题’。我听了个大概,好像说一个叫“诺亚”的家族企业公司提供此次计划的技术支持——又是诺亚——我往台上看,老天!诺亚公司代表人长的和我爸一模一样——这次会议聚集各界精英出谋划策,集中各部首脑征求意见,同时,这也是多次讨论后的最后一次会议。


      会议还在激烈进行,美方公司提出这件事应对公众隐瞒,很快有一位老者问道:“每个人都有对自己生命的知情权,和人身自由权,若对公众隐瞒,不就侵犯了公众上述法定权力?又如果他们不配合工作怎么办?”“别担心,他们造不成什么影响,想想吧,成天吸吮着奶嘴的婴儿,有什么能力反抗呢?”“也对,那么诺亚,请您说说您们公司的计划吧。”诺亚公司的代表人诺亚说道:“此次行动关系生死存亡,同样,此次山洪爆发不比以往,我们公司提前声明,我们没有绝对的把握护所有人周全,希望大家积极配合,服从指令,当然,我们会竭尽所能保护各位生命安全。”会议厅了一下子安静下来了,仿佛气温骤降,好像置身于冰窖。被复活点老人瞪了诺亚一眼,有些不满,但无可奈何说道:“请您详细地说说您的计划。”诺亚点了点头,毫无表情地说:“这次山洪爆发,时间长,危害大,造成的损失是无法想象的,它会湮没地球,摧毁人类积累至今的文明,我们无法正面应对,所以我们公司内部商讨决定,逃离地球。”“逃离?!去火星吗?”带着国际天文学家协会会长logo的人立刻站了起来反对“着不可能!离地球最近的黑洞——名为V4641 Sagitarii的双星系统成员。在近几百年来宇宙一直缓慢膨胀,这个黑洞也在缓慢靠近地球。可近几天,此黑洞运行异常,快速逼近地球,并且由于‘引力坍塌’,表面引力不断增强,正在吞噬周围的一切物质,我们已经在地球赤道上安置了一个制动装置,使得地球暂时偏离黑洞的轨道。但在我们实行计划的时刻,黑洞恰好阻挡在我们飞往火星的航道上!”诺亚很平静地说:“你作为全球天文学家领袖,你应该知道这几天——地球周围检测到有一个极速膨胀至与此黑洞大小相当的星体——白洞——它已经突破了奇点,也正在此轨道上运行。”白洞?是那个广义相对论预言的又一种天体吗?我想了想,突然我看见一位有着琥珀的瞳孔、身姿妖娆的金发女郎凑近诺亚耳边,小声说些什么,接着诺亚奇怪地朝我这个方向看了一眼,我一下子紧张起来:莫非……诺亚点了点头,接着说:“白洞,在理论上讲它体内的超密态物质可以提供物质与能量,能帮助我们暂时拖住黑洞的进程。我们计算出此白洞和黑洞运行到同一平面,就是飞往火星的最佳时期,也许我们可以试一试,从侧面冲过去。”“也许?试一试?您这是什么意思?”台下一片哗然。“我们没有把握能够成功,换而言之,成功的概率很小,除了这些,我们别无他法。祈祷吧!”“不可能!这是不可能的!”台下的人群情绪很激动地吼叫,发出粗响的鼻息声,像野兽一样。“怎么不可能?近千年的人造自然,毁坏原生自然,带着人类莫名的优越感,俯视万物,不知何谓‘天人合一’,这是自然的报应!”诺亚突然情绪激动地说道。会议厅里一下子沉寂了,老人发话:“如果没有成功穿过到达火星,会怎样?”“如果成功着陆火星,就暂时居住在搭建好的火星基地上,等山洪一过,回到地球重建家园。如果未能成功,或许会进入黑洞里,会发生什么,我们也不知道,又或通过黑洞进入虫洞里,通过一个分界面进行超时空连接,我们会穿越到哪里,谁也不知道。”那个金发女郎代替诺亚回答道。“30万/千米的光速都无法逃逸黑洞的封闭世界,这会万劫不复啊!”“这太可怕了!”“虫洞是与黑洞、白洞的接口是一个时空管道和两个时空闭合区的连接,构成一个平行时空……无论黑白虫洞,未知啊!随缘啊!”参议员感叹道。


      可会议在仍在有序进行,所有指令都准确下达,一切都显得那么有条理,那么的从容。会议在几次拍板后结束,却没有一个人离开,会议厅里死一般的寂静。


      老人站了起来,会议厅里有了许些骚动,所有人也都站了起来。他走上台,用沧桑而嘶哑的说道:“想必诸位都不信神吧?”台下一下子安静了,谁也不知道他为何要这样问。他说:“我曾经很信神,不光是我,你们的祖先也是。认为神主宰了一切,所以我们会尊敬、会仰慕、会崇拜神。也会祭祀、进贡神,甚至有些人是为了鬼神而活,进而拿出奇珍异宝作为贡品,乃至生命去乞求神灵赐福,唯恐对神明不敬。”“可是,现在呢?现在呢!你们相信神吗!”老人的声音虽然沉嘶哑,可分外坚定有力。台下的人群激动了,我的耳边响起了低沉的,或高亢、尖锐的,又或男人的,女人的的声音“我信个鬼!”“无可理喻!”老人又抬高声音,包含激情地说:“现在的我们都不信神了,我们相信科技、相信技术、更相信自己!神?能带给我们什么?物质与精神的失衡?贬低人类的价值?阻碍人类文明进步?可我们自己,可以带来——带来自然的风雨、生命的永恒、幸福的常在!这次难关我们相信自己,一定能够成功渡过!古代中国有一位大思想家荀子主张‘人定胜天’,现在我毫不怀疑人定胜天!因为我们就是天神!我们主宰一切!”接着他像乔达摩·悉达多一样游行七步,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说“天上人间,唯我独尊!”人们激动了,亢奋了。黑压压的一片涌动着,嘈杂着。


       “你在这里吗?”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僵硬的转身扭头一看,原来是不知何时出现在这的诺亚。他看了看情绪异常,好像麻木的人们,叹了口气,喃语道“这个会议厅里被充入了过量多巴胺气体……你,是从未来来的还是过去穿越来的?”那位金发女郎交给诺亚一台计算机样式的东西,诺亚说:“你能够和我交流,我能够通过脑电波形成的EEG(脑电图)输入全智能系统解码你所想的东西。”我心想:嘿!哥们,毫无隐私可言,那么你是通过脑电波检测到我的存在?诺亚点了点头说“之前检测到你的脑电波,但难以勘察到你的具体位置,现在,他们的大脑散发β电波,而你的大脑散发α电波,所以能够轻易找到你。”我:我也不确定我来自未来还是过去。“世事轮回吗?时空平行?空间塌陷?这次灾难果真无法避免吗?”他自语道。


       窗外开始下暴雨,像一只巨兽吞咽食物的声音,低沉压抑“轰隆隆——轰轰”的声音,偶尔闪电划过,灾难要开始了啊。诺亚猛地起身,我才发现,诺亚公司的标识是我在展览上看到的“诺亚方舟”。诺亚说:“也许你来自未来,这次灾难后的未来,希望在你的时空里能够做到天人合一,我还有事,先走了。”我看到了一个那个金发女郎朝诺亚招了招手,神情焦虑。他们说了几分钟,诺亚快速走上台,说到:“计划有变,黑洞运行轨道突变,正在与白洞轨道重合,8小时后为飞往火星的最佳时期,请区域领导人快速组织好本领土内的人员到分空间内集合,技术、工程师请随我到操纵室做升空后的最后检查,其余人员见机行事。5小时后分空间严禁人员进出,请各位尽快行动!”


       亢奋的人群如梦初醒,急匆匆的奔向自己的岗位。一位女士边走边哭,说“我会的,我一定行!为了大家,一定!”“加油!不怕!”“为人类文明事业努力,我很荣幸。”“不管生死与否,未知可怕,该来的总会来的!”他们说。


       我随着诺亚的脚步走向操纵室,诺亚显然对我很感兴趣,在他忙完后过来和我聊天。诺亚说:“好兄弟,虽然知道从你口中问不出什么东西,不过,也许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能和一位跨越时空的思想谈谈天,也不错。”我:未来不定,乐观点!不过你们怎样才能在五小时内聚集所有人?又有怎样的空间能带这么多人飞往火星?“这里的人们从小就在大脑安装了一个芯片,为人们提供各种硬核知识及生活常识,并且有问必答,还可以时刻更新及时新闻,也可以对人们的行动起参考作用。但对脑神经没有影响,仍然可以思考,谈话,只不过,时间一长,人们变成了吸奶嘴的婴儿,不深度思考,全凭芯片操纵,只要通过芯片,叫人们到分空间根本不算事!”诺亚又说:“全球人口站在一起,一个太湖的面积就足够了,我们通过加强中心空间——也就是我们现在所处位置的引力,吸引分空间,造成空间扭曲,进行初步折叠,合成一个薄壳结构的航天飞船飞往火星。”我:酷!“祝我好运吧,兄弟!该启动了。”诺亚说。


         “发射!”


        ……一切正常,所有都按计划进行,看起来很成功。我正想找诺亚庆贺,却发现操纵室里很是凝重,诺亚的表情罕见的严肃。天文学协会会长沉重的说:“白洞释放的物质和能量陡然减少,黑洞离中心天体越来越近,运行速度也越来越快,吞噬能力加强,可能拖不住黑洞……”操纵室里像一潭死水,寂静无声。诺亚说道“别慌,检测到地球上的十五个核电堆还能操控,里边的原子核聚变或许能帮上我们的忙。”一个、两个核电堆发射,简直是杯水车薪,三、四……十个发射,仍然毫无作用。“拖延一下时间行吗?拜托了。”直到第十五个,黑洞仍加速运行,白洞放射微弱。诺亚绝望的闭上了眼睛,操纵室里的人们静默了,操纵室外的人们不明所以,乐呵呵的期待一场太空旅行。


       “白洞有变化,放射物质陡然增强,有望拖住黑洞!”


      突然,一束光一点一点把我吞噬,我开始看不清周围的环境,我又回到了展厅。


      主张天人合一的诺亚,人定胜天的老人,山洪占据的地球,无比前沿的科技,穿越时空,未来?人类的未来,那束光,是光吗?也许未来才知道……事情就是这样。我灌了一口威士忌,发现眼前是一位有着琥珀色瞳孔的金发女郎,还有几位国际刑警样的大汉,“此次展出的‘诺亚方舟’有所异常,请您配合调查!”清脆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完)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抓住那束光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20-9-4 10:48:5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