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157

逆流

kepu007 于2020-9-4 10:57:15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waterfalls-1149944_1280.jpg


逆流

     
据说,在青云之上,有九仙草,能治愈百病,但却无人能够得到。据说,九仙草有九片叶子,每片叶子都是当时的一个神仙。九个神仙下凡,五善四恶。
而到青云之上的第一步,就是走上河岸。
那一条河岸,心诚则灵,看你的目的是什么,就会有不同的分叉。如果你要获得启示,就可以走上白云路;如果你是为了金钱而去,就会走玻璃路。每一种路,都是自己的心。
那些前辈说,第二步,要淌过一条河。每一个人,都会有一条船。你可以利用任何东西去改造,也可以自己走。
第二步之后的事情,就没有人知道。
在石头镇上,出现了一种病,根据外界的那些人说,叫做新冠状病毒肺炎。而这种病,也是石头镇的人一生无法治疗的。
这一次,才是真正的危机。上一次的非典,是因为有了外来的药方和医生,才得以治好,这一辈人,似乎是没救了。大山外没有路,唯一的求生路就是去求到一片九仙草的叶子。
那一条路,十二岁以上的人就没法走了,因为心已经完全变了。
石头镇上所有的十二岁以下的小孩全部集结,动身去那一条路。任务是求得一片九仙草的叶子,剩下的,想要什么,都要靠自己拿了。
第一步
当孩子们陆续踏进那里的时候,都是前脚一碰到,就消失不见了。一个乞讨的小男孩,穿着破烂不堪的衣服,也走了进去。他们都遇到了白云路,踏在上面,好像能把人给陷进去,软绵绵的。
最后,有一道门槛,绿藤缭绕,而那扇门,就像漩涡一样,不停地旋转着。一些勇敢的孩子走进了漩涡,乞讨的小男孩光着脚,拉着藤条,也走进了旋涡。
第二步
一条奔腾的长河出现在眼前,男孩看了看四周,这,都是世俗的偏见。他这一带,水流最急,就像是他恶劣的生活;别的小孩,所在的那一块浪都比较浅,尤其是地主家的小孩,就像是一个比较深的小溪罢了;而乞讨男孩的木船,腐朽不堪,船底还有着漏洞,连船桨都没有;而富贵人家的小孩一艘稳固的木船,上好的船桨,救生衣之类的样样俱全。
这,是世俗和偏见,是自己所处的条件。
现在还不能进入,会给他们一段准备的时间。有些小孩,拖着小木船,跑到富家子弟那一块,用上好的资源,改造自己的木船。
小男孩看看了斑驳的砍刀,又看了看木船,没有说话,也没有去跟别人结盟。他知道,自己常年都是饥一顿饱一顿的,哪里有力气扛起砍刀。木船是没法修好了,只能自己想办法。小男孩从旁边的溪流捞起一个水葫芦,找到藤最长的那一根,拔了下来。
他拿起一根木棒,折弯,从水葫芦的空心中插进去,水葫芦就呈三十度角斜着。他用嘴咬住其中一端,将手伸到另外一端,轻轻吹一口气,手可以感到凉感。
很快,时间转瞬即过,他们成群结队,都在容易航行的地方去启航。小男孩没有犹豫,含着“呼吸器”,一下子跃入水中,就像是一条鱼,在水里惆怅的游着。
水,带着刺骨的寒冷,渗入他的体内。此时此刻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
虽然能够呼吸到空气,但浪还是会覆盖,水还是会一小口一小口的咽进去。他很冷,感觉到非常的无力,但此时此刻,他无法回头。自从孤儿院消失了之后,好心的人们总会接济他,除了土豪王二虎家,总是叫看家的狗咬他。
很快,到了对岸,他身上依旧是湿哒哒的,有一些孩子也上来了。虽然他游泳是数一数二的快,但他们镇上的小孩从小就会撑船,个个弄得好像开航母都不在话下的样子。
很快,他们都进入了新的旋涡。
第三步
他们都能看见脚下有两个字,社会。看来,这一关,会淘汰很多人。的确,社会就是如此,能够展现实力的舞台,太小。
天空中传来一声苍老的声音,说:“有父母的,向前走五步。”除了男孩和另外的两个小孩,所有人都向前走了五步。天上的那声声音又说:“能够上学的,向前走五步。”只有几个富人家的孩子向前走了五步。天上的那道声音接憧而至:“丰衣足食的,向前走五步。”大多数孩子都向前走了五步。
此刻,富人家的孩子都走了十五步,差不多有这一条道的十分之一了。而正常人家的孩子,不是五步就是十步。男孩和另外两个孩子,都还站在起点。谁也没发现,男孩的眼睛里,出现了晶莹的泪水。
既然已经落后,就要跑得更快。他知道,要是能完成任务,村里的人绝对能对他刮目相看,就算不是完成任务,拿些钱回去,也能让自己吃饱睡好啊。
这时,天空上的那道声音不再温和,就像闷雷一般,轰然炸响:“跑!”
男孩如茅草一般的头发随风乱舞,破旧的衣裳被风向后牵扯。他跑的很快,好像下定决心,要去一决胜负。他有他自己的不甘,为什么穷人就会落后。他大步跑着,好像每一步,都踩在自己的委屈上。
别人的孩子,不小心被划破了手指,就哇哇大哭,立马会有大人来安慰,去为他(她)包扎,但男孩就算是摔到头破血流,顶多是有些善人会给他一些绷带,让他自己把伤口处理好。他此刻又想起了一句话:哭有什么用,落后又怎么样!
一想起这句话,他浑身充满了力量,超过前面的那些孩子,向地主家的孩子追去。他们身上背着的一堆食物和用品沉重不堪,但是他们也舍不得丢掉,只好负重前行。那是一种社会的引力。而男孩毫无牵挂一身轻,就像是一头豹子,向着终点冲去。一切的冷眼和嘲笑,化作生命的广阔,此刻,这才是生命的真谛。
很快,富家子弟落在身后,他第一个跑进了又一个旋涡,没有丝毫犹豫。
第四步
在这里,依旧要等到那些人。这里,似乎是在一个体育场上啊。而旋涡就在头顶,挂的高高的,好像一个个气球。他数了数,只有十个旋涡了,意思就是说,只能有十个人从第四步到达第五步,这就是社会啊。
越高的舞台,就需要越有能耐的人,如果没有能耐还想“霸座”,那就只能说,抱歉,You're done。这就是社会的淘汰法则。出现在男孩面前的,是一堆细长的木头,和一把杀猪刀,那些木头,一看就是做家具的淘汰品。一个富家弟子出现,一把好好的锯子,还附赠一大堆上好的木料,这不是欺负人吗?
男孩没有讲什么,只是看了看四周,发现是森林,就有了办法。
他在绿叶里翻找着,找到了几节细长的像竹子一样的东西,跟甘蔗也很像,只是比甘蔗细多了。他拿着那几株植物,到那个富家子弟面前晃了晃,装模做样的把其中一根掰了一半,让那个男孩看见他手上的东西。这可是用来做甜品的,而小孩爱吃甜的,他当然也喜欢。
男孩经过一番交流,终于换来了锯子。他找了一棵细细的小树,卖力的锯起来。
但他们,却没有发现真正的危机。
黑夜仿佛有了意识,越来越近,朝着这里合拢。另外的小孩也陆续到来,但人数少了很多,估计其他人都回家了吧。
一颗颗小树倒下,反正平时都是男孩自己搭的木棚,现在看起来也就五米高的旋涡,自然不在话下。可是,这也没谁能帮忙啊,既然是这样,那就只能用非常手段了。
小男孩用锯子,开始竖着锯木头,居然用背面,把木头给锯成了一片一片柔软的丝带。虽然上面还带有木刺,但这一带的“软木”,也只能做到这样了。因为小时候没有被子,只是一个阿姨带他到了森林里,去识别了一种木头,那一种木头,只要削的薄,就软硬兼并。软,不失韧性,硬,不失柔软。但这种工艺极其难做,刚开始做的时候,男孩都不知道被削到过多少次手了。
很快,当几个富豪子弟互相帮助做好的时候,他削的也差不多了。虽然会有一些木刺扎手,但他常年生活在外,在野草枯柴上摸打滚爬,早就习惯了疼痛。
将一端和另外一条连接起来,就这样越连越长,像是大海推进的波浪。末了,他将最顶端打劫,向旋涡一丢,就丢了进去。他用力扯了扯,而另外两个小孩已经开始从粗劣的柱子上向上爬了。他知道,那些人在上去之后,肯定会有所顾忌,把他的“绳子”给弄断。
所以,他更快的爬着,他们这些“野孩子”从小就会上树,现在更不在话下。当快要进入的时候,他感到绳子有点晃动,肯定是那个先上去的人弄的。
第五步
他用双脚一蹭,一跃而起,硬生生的跳进了旋涡。“当!”一顶大家少爷戴的帽子掉在地上,接憧而至的就是哭声。男孩穿着破旧的衣裳,一身单调的灰色。他咬着牙,没有哭,只是自己收着那些悬挂着的绳子。都收上来了之后,另外两个人也上来了,他们看了看四周的无边黑暗,什么都没有,就只有黑色。只有每个人站立的一小一块地方是被惨白的光照耀着的。
心中,只有无助,谁也无法依恋。忽然,四周都黑了,这就代表,十个人都上来了。每个人都有一束光照着,只是小小的一块,只能够让他们看见脚下。现在,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好的任务,却有了不好的想法。

这第五步,将充满艰辛。这里,也不知道有没有危险,每个人都在漫无边际的走着,四周都是一片空旷,虽然无比空旷,但就是因为这种空旷,才是最高级的恐吓。
就像是你和鬼同处一个房间,鬼不说话,就直勾勾地看着你,你敢动吗?
小男孩思索着,这到底是要他们干什么,一点点的提示都没有,少说也要出现个传送门吧。想着想着,他也就一点都不害怕了。“反正这样走下去也没东西,睡一觉吧。”他自言自语道。说着,就躺了下来,睡着了。睡了大概五分钟,他一下子惊醒,果然,他已经到另外一个地方了。
第六步
看来上一关,考验的是心智,世间果然没有鬼。这一关,目标好像很明显啊。五个人都过关了,每人都在一个浮空岛上,他们的对面,是另外一个浮空岛,上面就有旋涡。但什么东西都没有,又是那么长一条道。
其他四个人显然没有睡觉,在冥思苦想,想着该怎么过去,去到旋涡那里。
可这明明就没东西,也总不能跳过去吧。
此时,有两个人放下包袱,已经开始吃喝起来了。小男孩也很苦恼,他有一根绳子,但却没法固定在对面啊,除非他只有一百克重,不然不可能过去。
“王二虎——!你拿过来的那根木棍还在吗——!?”王二虎则说:“你要干什么——?”“你丢着递过来——!”男孩再次大喊。而王二虎迟疑了一下,还是把棍子丢到了另外一个人的岛屿上,而那个人也用尽全身力气丢给下一个人,从一到五,终于传到了男孩的手里。这时,所有的岛屿都合并到了一起。他们这才知道,这一关考验的是团结。那个之前要把他的绳子给踢下去的人,走过来和男孩道了个歉,而男孩则挠挠头,说:“没关系。”
确实,真正道歉的时候双方都不好意思。
男孩没有继续说话,在四个人的注视下,把木棍掰成两半,将其中一半捆在了绳子上。向着远方丢了过去。
但木棍没有扎进去,只是掉在了上面。五个人,五双手,不到半分钟,就把绳子给拉回来了。这一次,其中一人从包裹里拿出只有巴掌大的石头。
这石头是圆的,有一半很锐利,就像是刀锋。那石头一拿出来,他们就感到一阵寒风吹过,他们瞬间后退了几步,生怕那石头自带的“寒气风”把自己的血肉都给吹跑了。“额……这是……杀鸡时候不小心糊上的。”那个小孩一看到别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他心里就有一些麻麻地感觉。
等他说完了这句话,众人的脸色才好了一些。“我……只是想把木棍弄尖一些而已。”说着,他就把石头给递了过去。男孩接过石头,在木棍的一端削了起来。直到木棍被削尖了之后,男孩再次提起木棍,带着上面还有的血渍,向着远方的岛屿冲去。“唰——”的一声之后,“哧——”,木棍插进了地下,只剩下一个尾巴还露在外边。
经过一段时间,他们终于爬了过去,走进了旋涡。
第七步
每个人手上都有一张破旧的藏宝图,在宝藏的所在处,就有旋涡。一想到小镇上的人都生病这么多天了,他们就加快了脚步。“吼——!”一声怒吼响彻森林,他们都能清晰地听到,这是老虎的吼叫声。
“要是刚来的时候那几个小女孩还在就好了,她们现在还懂得怎么编制树叶床。”一个小男孩摆弄着几根长长的树叶,小声地嘟囔着。“安静,你不要命了!(小声地)”男孩提醒了他。
这第七步,也太危险了,要是在这里与世长辞了该怎么办?
男孩握紧了那把“标枪”,拿出石头的那个小孩也再次拿出了那颗石头。而另外的三人,也找了三根树枝防身。男孩抓了几把草,揉几下,手上都是一种绿色的汁,涂在了身上。另外四个小男孩也学着他,把草叶中的汁给涂抹到了自己的身上。
到达终点的时候,还好是虚惊一场,没有遇到啥危险,估计也是老虎离得很远,没有闻到他们身上的气味把。在终点,有五大箱闪闪发光的黄金。他们看得眼睛都直了,但此刻又无法带走全部,估计五个人搬一箱就有他们够受的了。
“我们要么全部都带走吧,这不知道能让我们用多少年呢。”“你疯了,我们来这里不是为了专门的带走黄金,我们要去找九仙草,带回去治病。”“切,说不定还没有呢!”
现在,男孩也深刻地领悟了一句话,果然,“有钱能使鬼推磨。”。
到最后,他们每个人只是带了一块黄金,其中一个孩子给了男孩一个袋子,让他把黄金兜住,又抓了一些好像有用的东西,尤其是刚刚出现的老虎吼叫声,他们必须做好准备,每人都带了一大把草叶。下一刻,他们就走进了旋涡。
第八步
到了这里,他们居然回到了村庄,不应该还在为了病毒“闯关”吗?
“咦,你们回来了。”村里唯一没生病的五个人,守在村口,忽然就看见他们出现在了眼前。“我……我们……现在其实还应该在第八步的,但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下子就回来了。”此刻,他们心中都油然而生出一种想哭的感觉。
此时,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他们自己也不知道。
“你们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比你们早的,都在几天前就回来了。”王二虎对另外四人说:“不会是要让我们再考一遍吧?”他们都摸了摸袋子和身上的用品,幸好,都还在。
现在也不是该钻研要不要去的时间了,既然有可能要重来,他们这回就知道路程了。那些地主的孩子奔回家中,为附近的乡亲和自己的父母打了些水,就把从第一关到第七关所需的东西都给拿上,
到后来,男孩也把自己的东西处理好,拿上了那根“绳子”。虽然另外四个人都把船锚给拔下来了,但那也只是一根,有两根岂不是更好。而船锚的铁那么重,到时候要是甩不到那么远,也可以不用船锚,换成绳子,交换着用。
当他们五个人抬着袋子到达那里时,却傻眼了,原本有树木阻隔的地方,现在一扒开树木,只有原始森林,哪有什么白云河岸。
这不就是刁难吗。他们愤愤的想,同时也在思索,这是不是像连环画上的梦或者幻境。但那不可能啊,这样提着袋子手会酸,刚刚男孩去挖土的时候手指会痛,这还能是假的?
这应该是一种特殊的考核方式,要更加奇怪的思路,才可以到达下一关。
五个小孩子都等得心焦,总不能让小镇上的人全部都给病死吧。平时,他们能逛街、赶集、骑自行车……但现在,每个人都守在家里,镇长让得病的人全部进入他们自己的卧室或者专门建造的隔离场所。四周皆是四季,村医几乎是什么都要管。还好他们小镇上有一支先进一些的医疗队伍,不然还真不知道怎么办。
现在,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也是需要他们独自猜测的时刻。
他们五人把袋子给放在了村口,每个人都去干自己的事情去了。男孩没有停下来,他又去了一趟河岸。再次扒开灌木丛,依旧还是那个景象。他赤着脚,走了进去。一落地,虽然地上是树枝,但却软弹软弹的,就像是他们刚来的时候。
男孩弯下腰,要去拾起一片落叶。但他的手一伸,什么东西都没有碰到,就像是这一片天地只剩下了空气。 一时间,他了懵了,明明看着是有东西的,但一碰怎么就没有了。也许,真的是梦吧。男孩又去摸旁边的一棵树,明明看着是摸到了的,却直接穿了过去。
也许,是因为小镇上的人思想不一样,也许,是因为他就喜欢胡思乱想。出现了这类似于幻觉的情况之后,男孩首先想到的不是:“惨了,真的是幻境。”而是:我有超能力了,我有超能力了,哇,我要赶紧去试一下我的超能力。
估计别人知道了他在想什么的时候,处境会很尴尬吧。面对一个已经知道了的答案,却又能从中整出另外一个答案。
他想到超能力这种东西根本不可能存在之后,心才平静下来。他向村子里撒丫子就跑,他要去把那些伙伴找回来。之前,确是是有自己是穷人、别人是富人的偏见,但此时,经历了那些关卡之后,偏激的想法少了许多。
很快,五个小伙伴汇聚到了一起,他们打算马上就走。前面耗的时间太多了,镇上已经有一个人病死了。人们现在也没有任何办法治愈。从第一个人到现在,已经有二十天了,他们也是迫不得已才会让这些小孩去以身犯险。
他们再一次提起了沉重的袋子,向着那原始森林的方向走去。这一次,踩在地上的感觉,比上一次更加柔软,这一次,他们更能感受到生活的艰苦。
虽然有些幼稚,但跟父母说了之后,就算是富家父母,也很欣慰。他们这一趟去过的人,最小的那个孩子,已经不怕在晚上自己上厕所了……
天上,有九双眼睛,欣慰的望着大地。其中四双,带着本性的狰狞,另外的五双,却带着善良。
九,是极中之极。就像他们小时候就知道的,“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这都是他们懂得的,在这种话中,有一种玄中之玄,就算体会也体会不出来。这句话还有另外一种:“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三才,三才生四象,四象生五行,五行生六合,六合生七星,七星生八卦,八卦生九宫,一切归十方。”
这时,其中一片叶子,褪去了原来的血红,变成一种晶莹的绿色,仿佛叹了一口气,就向着石头镇落下。
此时,他们却已经出发。每一关的景象都变了,但好在东西都已经带全,不然又要弄半天。很快,到了第七步的另一端的浮空岛上,他们正在商议着该怎么进。上一次,他们是没有任何犹豫,一下子就跳进去。但这一次,他们只是让其中一个人把头给探出去,其他的人都用手拉着那个把头探出去的人,避免他被吸力给吸了出去。
虽然这一关不会被传送走,但还是小心为妙。
很快,那个石头男孩把头缩回来,说:“好像是云梦泽。”“啥云梦泽啊?”没有读过书的小男孩说。“云梦泽就是很美丽的地方。”另外四个男孩异口同声的告诉他。小男孩的眼中闪过对未来的憧憬,很快又因为自己没有钱的原因所熄灭,但他想起来,他有钱了——他在第八步拾了一块黄金。“等病好了我就去上学!”小男孩高声说。
他再也不用去看着别人在弄那么多他不懂得知识来炫耀了,他很快就要上学了!
至少,这是一个好消息。
他们继续前进,断定了第八关只是变了一下。可是,当他们一走进去,忽然的就出现了八个人影。
“你们……可以走了。”其中的一人开口说。“咦,你们是谁啊?”“我们是我们,快点回家吧。”“我们不能回家,我要要去找九仙草。”“找九仙草治病吗?”“是的。”
“九叶草已经落下,石头镇上已经没有疾病了,你们走吧。”这时,一个白衣少年一挥长袖,下一刻,他们就在村口了。“诶……”看着镇上好像是刚刚出现的凌乱集市,他们懵了。
“来这里!”四个世家自己都被自己家守在村口的人给叫走了。但是,他们走之前,把袋子里的锚之类的东西带走,吃的和水,就留在了袋子里。也不知道是故意把吃的给他还是懒得整理这些了,男孩的心里对他们的感情还是感谢。
后来,开学了。小男孩依旧一如既往的瘦,只是,他再也不是在窗口望着教室内的那个小男孩了。他成功的来到了教室,买来了书包和课本,可以开始上课了。
“唉,还好那个孩子没有危险,不然我们都不知道怎么面对他的父母了。”“是啊,我们都看着他长大的,别人的一份心意,我们还差点没有看守住。”……这一个小镇上的人,都是男孩的监护人之一。
男孩还在雨中,心中是充满了喜悦的孤独,他就在大雨中,没有伞,但却在慢慢地走着。就像是当初没有跟他的任何名义上的“监护人”说一样,就去了河岸。就像是涌动的江河中,唯一一条不屈的逆流。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逆流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20-9-4 10:57:15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