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168

细胞王国

kepu007 于2020-9-4 11:02:21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covid-19-4907621_1280.jpg



细胞王国






新冠状病毒的脚步逼近,就像是和人类玩捉迷藏,命是唯一的赌注,金钱不代表永恒。


“从匣子翻出过去的照片,能看见二零三零年的非典,那是人类历史的惨痛篇章。当时,人们的贪吃,已经得到了报复……”国王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就像是在感慨如今的世道。


此时,小王子看着玻璃璧里的实验体,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些实验体,全都是病毒,因为细胞国和病毒国的战火不断,每一方都在拼尽全力研究对方的弱点。比起势力,细胞国比病毒国强的可不是一星半点,但要彻底根除病毒国,肯定也要元气大伤。

而病毒王国步步紧逼,得寸进尺,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最近,双方都在策划一场大战,看谁能用破军之势,去击败对方。

此刻,黑夜正在回忆,就像是一个老人,还伴随着岁月留下的病。


“来人啊,传令下去,明天开始攻打病毒王国,派出一切的精锐兵力,一举拿下病毒王国,”国王咳了咳,继续说:“三位皇子都叫上,让他们领兵,是该让他们去习惯一下战场的味道了。”

小皇子趴在玻璃外面,一听到这句话,高兴地都要飞起来了。他们训练了好久,都没有想过有一天能真正的调兵遣将。在黑夜里,小王子悄悄地,轻手轻脚的向前走着,轻的就像是棉花落地。


“你说他们能去哪里,据说他们明天就要开战了。”忽然,熟悉的声音传来,小王子躲在了墙的后边。“今天晚上就得动身,你说该怎么办?”二皇子的门卫、国师在二皇子家的门口,议论着什么。小王子没有出声,悄悄地听着。

“那个老东西居然这么急,我们今天晚上就得去向病毒国王报告。”果然,小王子心中一凛,悄悄地挪动脚步,向着一旁离开。卫兵继续讲,还能听见:“不如我们今晚就刺杀……”现在,小王子可没有兴趣继续留在这里,他要迅速把大王子找来。王宫主宫还很远一时半会到不了,二皇子的门口可守着那两个人呢,现在,也只能去找大王子了。


小王子一路飞奔,风似乎比人还先到。“喂,门卫,叫醒我哥,大事不好,快叫醒他。”“什么事?”“别管了,赶进去叫醒我哥,我有事情要汇报。”

大王子还没等门卫叫,就拿着佩剑打开了门。“怎么了,什么事这么慌张?”“一边跑一边说,去二王子那里,大事不好。”大王子握紧了佩剑,带着门卫,跟着小王子向二王子那里跑去。“我刚刚路过二王子家的时候,我听到国师和二王子的护卫都是病毒国王的人了,它们要去给病毒国王通风报信。”


两国的相距并不远,只有一座山的距离。

就因为那座山,两国才不敢轻举妄动。而现在,他们的眼线半天都没有消息,而自己这边,国师和护卫居然都是敌对国家的眼线。国师少说也来了一年了,病毒王国是在半年前崛起的,国师还是病毒国王的一员老将呢。

在刚刚小王子离开的时候,还能听见,他们似乎要去杀了二王子,就逃回病毒王国。

都是因为国师当时给的贡品太诱人了,现在才让他在王宫中自由走动。想走,牵一匹马,说走就走了。今天才知道,以前他多次出门,估计就是给病毒国王报告信息去了。

细胞王国派去的眼线,到病毒国都是马夫和普通士兵,效果不大,如果被调查出来了也不足为虑。可是病毒国派来的眼线居然能当上国师,怪不得这半年细胞国一直节节败退。


二王子的家就在眼前,当他们轻手轻脚的跑到二王子家门口的时候,门,正好要关上。大王子一下子窜过去,小王子则装了一把土在兜里,也把自己的弓给握紧了。这一下,就谁也不用怕谁了。小王子们三个人,国师看起来又弱不禁风,只能拄着个铁拐杖慢悠悠地走,威胁看起来也就只有那个士兵了。

但小王子还是想多了,国师居然跟护卫纠缠在了一起,还不落下风。大王子则把二王子的护卫压在下风。国师还真是深藏不露啊。大王子一边大喊着:“来人啊!”一边和那个护卫继续搏斗。

国师的铁拐杖比剑还好用,小王子射出去的一支箭都被成功的挡下。

小王子再次张弓搭箭,在射箭这一方面,小王子是公认的有天赋,小王子一射箭,连马都能放倒。随着弓弦的越来越近,他们已经打到外边来了。小王子手中的尘土一扬,二王子的护卫眼睛被尘土迷住,箭也射到了他的身上。大王子的战局尘埃落定,那个护卫被一剑砍断了右臂,又被一脚踹到胸口上,那里有过旧伤,他倒在地上,一时半会儿也起不来了。


二王子此刻也醒来,他也不蠢,从大王子的对战中看出了正恶。他一脚踹在了国师的腰上,国师从台阶上滚落,摔了个狗啃泥。

他就在地上铁拐一挥,打中小王子的脚踝。他的力气大极了,跟他平时好像端个水都端不起来的样子比较,简直判若两人。护卫脚一踩,踩住了继续向小王子挥去的拐杖,并且擎住国事的双手让他动弹不得。二王子拿上了佩剑,此刻,士兵们才赶来,二王子才知道要是小王子来的再晚了几秒钟,他就要死于非命了。

二王子的护卫和国师都被抓走了,必须要问出发生了什么事。本来就凌晨了,现在经国师他们这一闹,太阳都出来了。小王子一夜没睡,但依旧神采奕奕,二王子出了一身冷汗,他还有点没缓过来。自己想一想,在阎王府里走上一遭的感觉是怎么样的,这很多人都不知道。

…………


果然,他们还有别的同伙,病毒国王先发制人,已经打到这里来了。他们竟敢在城下叫嚣。弩箭已经准备好了,小王子知道,在城上,总有一台最小型号的弩箭是准备给他的。弩箭发射的箭矢,绝对没有东西可以挡下。他们三个王子分三块,小王子是最弱的,但小王子的兵不是最弱的。他们至少知道小王子射箭比他们都准……

城门上最大的一台弩箭,一个人瞄准,一个人转动,一个人发射,足足要三个人。但那种箭矢的威力也是很强的,就算是到了地上,不会扎进地下,反而是向前冲刺,火木不够用的时候,可以把那两头抹上煤炭,用来护城。

小王子的那台弩箭,经过小王子的精心修改可以把箭给连在一块,省去换箭的时间,甚至可以做到连发。而大王子他们可不会专门用弓弩,守的时候都是用普通的弓箭。小王子打算先发制人,没等他们冲锋到城下,就射出了第一箭。

这一箭,小王子射向了病毒将军。据说病毒将军特别强悍,他能用伤口来感染细胞,这是一种特别可怕的能力。上一次打仗,他往自己的动脉上一削,一层皮脱落,方圆五米都不能有细胞接近。

但他又岂是等闲之辈,力大如牛,大锤跟小王子射出的那一支箭相撞,他只是颤了颤,小王子射出去的箭却折了。小王子又一连发出三箭,极其隐蔽,藏在箭雨中,斜向射去。因为小王子擅长直驱而入,所以,小王子的弩箭在最高处——塔楼的顶上。那里除了一根旗帜,就没有任何遮掩。

箭就像鸟,三支箭射过去,带着他们眼中的病毒——净化细胞。这种细胞,能够破灭他们所接触过的东西,包括他们自己。

那个将军猝不及防,剑身断裂,箭头穿过胸膛。瞬间,以他为圆心,方圆百米都充满了病毒,病毒已经在城门之下了。那一种病毒,是因为死亡而祭出的病毒,这一下,要封城门了。

在城下是无法进攻的,病毒大军不惧怕任何病毒,但又一种办法,是以毒攻毒。它们也会变得不纯净,就会被削弱,力量和体型都会变小,防御力也不像之前那么强大。

这种情况,特别像上次的非典,但非典到达体内的时候,人数已经很少了。这一次,它们变聪明了,不知道从哪弄来的“验证码”,可以不用打破外壁,直接进来生长。


第一波进攻,它们就搭上了梯子,骨骼肌细胞从城墙上滚落,就像战场上的滚木一样,把城墙上的敌人给砸下去。他们已经把下面的沙给换成了软沙,用来当滚木的骨骼肌细胞一落下去,就会被软沙给轮回来。

大王子他们已经拿起刀剑,与爬上城墙的敌人厮杀起来,毕竟再把骨骼肌细胞运上来一趟也需要时间。而小王子这边,只用小王子和一半的人就可以保护住了,另外一半的人保护大王子他们那一块的城墙。

这一次,谁都不会有往日的嬉皮,每个细胞身上都弥漫着肃杀之气。

他们需要保护的,是细胞系,那里维持着一整个世界的平衡,城不能建造的太大,不然就会保护不住。细胞系必须要守护住。细胞系受到一次攻击,可能就会有几万个细胞公民死亡。病毒王国这一次也是不要命的进攻,根据民间的风言风语,病毒王国留下来镇守国都内病毒核的只有百分之一的兵力,随便哪个国家派过去一点人都可以攻下城邦。


可偏偏病毒国附近除了细胞国就没有什么国家,它们只是五个国家的其中两个。另外三个分别是化验国、水流国、光国。

化验国的人,一般自带强酸,出生就是为了试验,好在他们也不会惹别人,不然真的要跟某个国家弄个鱼死网破。

水流国,强大的物理学支撑着他们,他们能够精确地算出从上往下的引力,也是非常恐怖的国家。

光国,专门研究光线粒子,据说最近也在研究瞬移,不好惹。

总结起来,五个国家,五个不好惹!


细胞国和化验国、水流国、光国交好,唯独跟病毒国是死敌。

化验国,只跟一个国家交好,就是细胞国。至少他们研制的稀奇古怪的东西不往细胞国丢。又一次,一个光国市民来不及使用瞬移,等到变身炸弹爆炸的时候,变成了一只鸡。

而光国市民,之前没有限速,都用新研究出来的光速行走,据说当时撞死了一万多人。

水流国,很英勇,为了测试水流速度,自己让自己给淹死了。后来,研制了水流漂流法,什么东西都没有办法挡住他们。

五个国家,没有一个真正的交好国。但是……


小王子拍了拍身后整理弩箭的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小孩,让他来射击,反正靶子都到城门上给你打了,不可能打不中吧,你还在那么高。

小王子现在要去办一件事,一件很重要的事。它向细胞系走去,旁边才是真正的联络库。可以用地下水的流动,通过流水国,送到化验国。因为,这一条沟,就是化验国一次从皇宫开始,丢了个钻地机,就挖了这么长一条。当时,急得不行,心里是真的不想让化验国不论三七二十一丢个炸弹过来,说要还回去,但他们本来就要还回去的啊。

于是,一个快捷的方法就诞生了,他们制造了一条地下河!……

小王子拿起一个细胞核,将请求填写进去,就丢进了水下。

希望这么多年了,地下河没有流偏,不然就没办法了。军火库是不可能动用了,除非攻破城墙,使用一个军火库里的武器,就是一条命啊!

这封书信,要向化验国流去。


从现在开始,记录下时间,从这里到化验国,要两天。

这两天,就得看看病毒国会不会用什么终极武器了。他知道请求化验国轰那里肯定不行,除非有对化验国很重要的利益。他们的机器装备,除了日常用品,就不会带什么了。而从这里,直接传到皇宫,能让那些天天都宅在家的“懒汉”,眼中发光!

小王子飞快的跑着,他要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前线,毕竟那一台弓弩只有自己用的熟练。重新回到塔楼上,那一个小男孩在笨拙地操纵着,居然还射不准。现在有些危险,随着大军来到的越来越多,细胞国一方陨落的士兵也越来越多,就像碎石一样,从城墙上落下。

小王子示意那小孩下去,让他来操作。他用望远镜一看,愣住了,那是什么怪物?一种深褐色的四蹄怪物,蹄子能变成爪子也能变成蹄子,还有的变成了吸盘!

一箭射过去,箭居然从一个怪物的身体里穿过,丝毫没有伤到那个怪物。但那个怪物明明是实体,可以直接把士兵拦腰咬断。又一箭射过去,射在了一个士兵身上,士兵死了,他骑着的怪物随即消失了。

原来有办法。想到这里,小王子就欣慰了许多。


大战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每一方都在策划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但最后总能被对方巧妙化解。两天转瞬即过,但是,啥事都没发生。现在强大的一方——细胞王国反而陷入弱势,身边还有眼线,虽然已经把参加高级会议的人高浓度压缩了,最后,还是有人泄密。

此刻的细胞国王,心中一万只草泥马奔腾,他的心情,用日本那句话来说,就是所谓的“八嘎呀路,系啦系啦得!”

小王子,此刻还是没有看到病毒大军又任何动静,也开始担忧,想着要不要再发送一次。秘密泄露的太多了,战阵一次次地被攻破。

这时,一道流光奔来。只听见 “轰” 的一声。一排士兵不见了,还是敌方的。“哎呀,太快了,又撞死人了,该找谁拷问呢?”

话音刚落,几万道流光降临,城楼上的小王子已经能猜到发生了什么了。因为地下河的分叉,而光国和化验国那么近,所以,光国也要病毒国的病毒核?


国王一看到来了援手,挺惊讶的,心中草泥马不再奔腾,只剩下一只黄牛在悠悠的吃草。

一时间,病毒大军只剩下一小部分人了。光国居然还穿上了金灿灿的黄金战甲,他们撞完人之后,头一扭,向右扭去,之间流光再次闪过,只剩下病毒王国的人发呆,而山上出现了一个个人心的坑,直穿山体。

这个个的,都是人肉炸药吗?小王子咽了一口唾沫,脑子里想着。

后来,病毒国被除了,就像是没有出现过一眼,四大国家安安静静做着自己的事。光国,开始练习瞬移了。

最可恨的化验国,因为少了一个实验体,就连距离最远的细胞国也成了他们的实验对象。看来,以后是真的要弄一个像样点的堡垒了,不然的话不知道哪来一颗炸弹王宫就没了。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细胞王国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20-9-4 11:02:2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