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航母.jpg


行星基建工程队十五分队第三护卫小组


故事简介:四百年大战结束的第八年,军校毕业的小静和小真来到夜城、开始在行星基建工程队第十五分队的护卫组服役。而就在这里,原以为只是护送下物资、抓抓盗贼的她们却有了意想不到的奇遇…

一 禁歌崖

历史老师在台上讲着第二次长征和第三次解放战争。那是关于四百年大战后期我们伟大的祖国如何在最困难时期退回地球本土、再由片那九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小小地域重新振作,最终领导正义一方取得全面胜利、一举结束百年战争的精彩故事,因此大多数同学都和我一样听得聚精会神。

只有我的好友小真,听课之余还在笔记本底下藏了张纸质行星地图,偷偷做着她的计划———她心里挂着一个天大的烦恼,她决定在今天把它解决掉。

下课铃一响她就抓起地图、提起她那装满各种无人机的小背包一溜烟没影了。

要不是在护卫舰舱口(休息日的政史课是在护卫舰会议室上的)被二组的吴刚、李敬两位前辈叫住,我大概都追不上她。

“哟,小真,去哪儿呀这么着急?”

“这…这不好容易休息…想去四处走走嘛~哈哈~”

“也是~一月只休一下午的日子对你们小年轻来说苦了些,赶紧去吧~”

“不苦不苦,为人民服务…”

我跟在她后面,当时还真替她捏了把汗——我们是要去找一个能偷偷唱禁歌的地方,被发现搞不好要受到军纪处分的。

不要问为什么小真非要唱禁歌,当时的我们都还年轻,和历史上任何时代的青少年一样再乖也总有些叛逆言行。

至于为什么突然要去找,这点我倒可以解释:本来工程母舰上有个共享隔音娱乐设备可以用,但就在前两天工程队遇到了据说是成立以来从未遇见过的问题,总工程师李锋岚下令调用所有资源集中解决,设备就这样被改造征用了。

这是一场任性的冒险,我却愿意随行——毕竟我当时也还年轻。我爱摄影和画画,那些没有去过的地方有着怎样值得记录的风景,好奇心驱使我去探寻。

我们一起走出工程母舰,坐上港口到夜城中央车站的轨道列车。在这里小真一面把地图扫进她的手机,一面把她的计划向我一一说明。夜城包括主城在内一共有七个大区,规划以林业为主的蒂卡尔正是出现重大问题之地,聚集了大批工程师,我们首先要躲开。夜城主城是商业中心和交通枢纽,人流量大,也要回避。剩下的几个区域小真打算全部趟一遍,她的需求很简单:有一点氧气(我军平日也要做缺氧训练,就算空气稀薄一点对我们来说也没问题)、无人烟,最好还能看见一部分星空。这样的地方只有每个大区边缘人类居住环境与星球自然环境交界处才会有。我帮她又画出几个可能地点,车就到站了。

我们在中央车站买了铁道便当,然后换乘到环城专线。

夜城有六百年的历史,在地外文明圈也算非常古老了,只可惜四百年的大战几乎摧毁了一切,如今我们在主城所见,包括地标性建筑的中央车站和大教堂都是战后依照当年数据在原址上重建的。夜城的居民也换了好几茬,一开始以西联盟各国人民为主,到后来反而东联盟各国人民占了多数,这次重建也考虑到这一点,除了复原旧建筑外,城里也添了许多东方特色建筑。

轨道列车在这些建筑中穿梭,不一会便出了城,扎进一堆黑压压的无人工厂之中。

这片区域原是夜城唯一的卫星城,也是唯一没被完全毁灭的地区,它本来没有名字,因是规划中最先完成建设的部分,工程竣工时李总工给取名“拉格什”,有“最初”和“战乱期间独繁荣”的寓意。

过了无人工厂有两条大河,中间一片绿地是居民生活区,入口有两坐巨大的人首飞兽雕柱,据说参考地球上古波斯帝国遗迹的“万国之门”修筑,名字也叫万国之门。从门口往里看,跨过居民楼和街区,远处的核电站在人造日光下非常醒目。大家都爱管它叫巴别塔,但身为工程队成员的我还是知道它其实仿建自两河流域文明的塔庙,电站顶端还有个蓝孔雀石外墙的南纳神庙,市民都喜欢参加那里不定期举行的祈祷平安的文化活动。

电站后面是我们的第一个目标地点。在我对着南纳神庙那绚丽的外墙发呆时,小真已经拿起望远镜观察。

“不行。”才看了一眼她就叫起来,“有人在那遛狗…遛猫…还有骑马?…那一点点的是…小、小鸭子???呜呜呜,这都些什么跟什么呀?”

看来是不行了。我点点头,在地图上把这个点划掉,写上“有人”。

过了大河有一片种着椰枣树的绿洲,绿洲另一头便是夜城的水资源处理区“哈拉巴”。

哈拉巴这个名字来自古印度河文明,这里的生活区有一座令人印象深刻的石质大门,门上镶嵌着至今仍未被破译的古老文字,是照着遗址原封不动复刻上去的。门的侧边有一块说明牌,最后有一行字写着:“如想知道门上写着什么,到地球做去研究吧!”

水资源处理工厂也仿照遗址修建,控制区外的一片片巨大“水池”占据了区域的百分之九十。

“水池”外墙边有我们第二个目标。

“不行。”小真只是看了一眼就亲自在地图上画了个叉,备注上:太吵。

哈拉巴的居住人口也很少,降噪工程被安排到三期工程后期,我们可等不到那时候。

晚上九点,我们回到拉格什、在万国之门旁边坐下休息。

我们买了晚饭,但谁都没有动,看着小真对着地图郁闷的样子我也纳闷起来——出了哈拉巴,我们先后走过了其他大区,在鲁奈特的金字塔旁、在米诺斯的人造海下、在大邑商的稻田和牧野边缘,竟完全没有一个符合“有氧气,无人烟”的地方。

休息日的宵禁时间是十二点,虽说还有时间,但我们已经没有目标了。

要结束寻找吗?很明显我们的答案都是“不”。

我叹了口气,看向天空。夜空掠过一趟前往其他行星的通讯船。

小真突然跳起来,“你还记得我们刚到夜城,从舷窗看见过的一个悬崖么?在港口的最外围?”

我想了想,那是边境战役时期被焦土派的战舰主炮撕裂的大地,这一炮也彻底毁灭了旧夜城。悬崖应该就在那条深深的、伤疤一样的巨大裂谷中。

“那地方好像只在一期工程时对地质结构进行过巩固,会有氧气么?”

“我也不知道,但是至少那里肯定没人,去看看吧!”

我点点头,反正也只有这一个地方了。

因为是废墟,没有任何道路修到那里,我们回护卫舰去骑全地形悬浮摩托。实习军人参观战争废墟是被允许和鼓励的,这下倒不怕被人怀疑了,而且整个护卫组这一期只有我们两个实习生,其他人一般也不会去,也免去了被发现的风险。

我们不一会就找到了小真说的那个悬崖。

站在崖顶向夜城看去,三期工程的建设痕迹历历在目:

脚下踩着的便是一期工程的“火星”系统。人类在建设地外第五个城市——位于火星的开拓者城期间才研发出这套可建设于任何行星地表、不受行星地质活动影响的底层平台。而峡谷向夜城方向一路由简到繁的系列设施便是二期工程——由我国完全独立研发的“盘古”系统,包括模拟地球地表结构、重力和磁场分布、构成陆地海洋等的“龙脉”子系统,以及模拟地球大气、同时带有一定防御功能的“水晶长城”子系统。其中“水晶长城”的外部气压刚好将部分内环境空气排到悬崖周围,我们需求的氧气也有了。三期工程才相当于地球上真正的基建工程,也就是人类居住所需的各种基础设施。我们正是三期工程中期由军校分配过来实习的,对这部分也最为熟悉。

放出无人机仔细确认环境、确保没有安全问题,我们才骑着摩托来到崖底。

小真找到一块相对平坦的地面,开始铺野营毯和捣鼓她那堆无人机。

我则把饭盒放到野营毯上、开始环顾四周。

在我们头顶,夜空沿着峡谷飘带般蜿蜒远去,掩卫星和它的投影刚好被排除在外,让出点点繁星在深邃中各自闪耀。对于为减小陨石撞击风险而一直隐于影子之下的夜城来说真是不可多得的美景。

在我抓起相机拍照时,小真已经调好音响放出伴奏。

我知道这首歌,是后地球时代一个动画电影的主题曲,这首歌本身并不涉及被禁止公开表达的悲伤、消极内容,但那电影讲的却是一个巨大怪兽毁灭人类文明、人类不仅无能为力还咎由自取的故事,所以也上了禁歌名单。伴随着电音,小真唱起来:

你的声音融化在无垠的世界,

无论唱着什么样的歌,

我会去寻找你,

hello~

hello~

请让我听到你的声音…

我听得入神,忽觉身后传来一丝凉意,猛回头、我的眼睛清楚地捕捉到不远处站着的身影——

“啊!”我吓得大叫一声,一把抓住了小真,她的歌声戛然而止。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她赶紧掐断了音乐。

怪事就在这一刻发生:我不确定小真有没有看见什么,但就在我看她关设备这一低头一抬头的功夫那两个人不见了!——不是走开、不是被阴影挡住,而是真的消失了…

我开始怀疑自己,但方才那一个白风衣金发成年男子、一个黑蕾丝短裙黑卷发小女孩的形象已经深深刻入我脑海。

小真也不是吃素的,随即就调了四台无人机朝我指的方向飞去。无人机自带高清遥感扫描仪,只要有人必能扫出痕迹。

扫描结果很快传来,我又大吃一惊:那里什么也没有。

确实,当时的我怎么也想不到,我们在夜城的第一次探险会以这种方式结束。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行星基建工程队十五分队第三护卫小组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20-9-4 11:39:5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