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20

少许、适量、炸至金黄

kepu007 于2020-9-16 16:02:58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少许、适量、炸至金黄.jpg
少许、适量、炸至金黄

生抽一勺,老抽一勺,加上少许白砂糖,几瓣大蒜切碎放入,加水搅拌均匀,点火起锅热油,油温达到一定程度后放入切好的茄子条,挥勺翻炒,直至茄子四周都呈现金黄之色,此时再倒入调好的料,料大约占不到一锅底,再次翻炒,使料汁充分沾染每一根茄条,三分钟左右茄子上色、变软、入味,最后加入适量的食盐,大火收汁,红烧茄子就此出锅。

张飨把菜端到客厅餐桌上,餐桌已摆满了不少碟子,里面有荤有素,属于青菜的碧绿经过花生油的浸染更显光泽,焖烧的肉类或白或红,在八角桂皮香叶等诸多佐料的陪衬下散发出更多诱人的肉香。

“老公,别做了,快过来吧,这些都得剩下不少。”周宛摆好碗筷,分别在二人碗中盛好米饭加入肉和菜,又拿另外两个碗盛满西红柿鸡蛋汤,热情地招呼自己的丈夫。

他们家并不很大,在这个离市中心十多公里的地带有一间六十平的暂居之所周宛已经很满足了,她对二人以后的生活充满期望,难得周末,又是两人都不用加班的一次,虽然她用平常的细小音量就可以使在厨房忙活的张飨听到,但为了使这个家热闹一点,她还是选择了用吆喝的方式叫他。

在吸油烟机嗡嗡噪声的遮掩下,张飨回道:“你怕菜凉了可以先吃嘛,锅里的可乐鸡翅还得再耗个五六分钟才能好。”

周宛不满地撅起嘴,她当然不会动筷,二人世界的晚宴当然要两个人都坐在一起才好开吃,在忙碌繁重的工作下,她往日的仪式感已经所剩不多了。想了想,周宛还是没有再催促张飨,她百无聊赖地用筷子敲击碗边沿,在清脆的敲击声中她再一次打量着这个租了近一年的房子。

客厅的空气净化器默默立在门口,无声无息地吞吐着家中的空气,圆形的扫地机器人蛰伏在卧室床脚,办公桌上的智能音箱指示灯忽明忽暗,除了比较显眼的这些,其实在暗处也有人体感应器、联网中枢、红外探测仪、小型摄像头等产品,它们大多是由周宛一手操办的,每每她问张飨要不要买这个要不要买那个,张飨都是不置可否,她觉察的到自己的男人打心底里是比较抵触它们的,就算买来了,也只是周宛在指挥智能家居,当她唤醒智能音箱时,还要面临着张飨不时说她幼稚的嘲笑。

家中的智能家居,只有零件和无数件的区别。周宛还真没打算从租房之日起就把家里布满智能的产品,毕竟目前还那些小部件还远没达到真正的智能,不过自从她使用了一个随客厅灯赠送的智能音箱后才开始入的坑,此后一发不可收拾,60平的小屋已经有快20件的智能家居。

客厅,卧室,厕所,都铺满了,只是厨房还未曾被攻占,皆因张飨的死守。

“饭都凉了。”张飨手掌在周宛面前晃晃,把她的神招了回来。

周宛哦了几声,本来还挺高的兴致在想到张飨的那份固执后不免冷却下来,没吃几口饭,她就把话题又扯回到那个他们争论了不知几百遍的问题上:“……你就是心里接受不了而已,你怕厨手造的机器人比你做的还好吃!”

“切,不就是一堆电线、铁块、半导体组成的破烂么,还卖那么贵,收的都是你们的智商税。”张飨加了块红烧肉在嘴里嚼,嘟噜出一串不屑。

“什么智商税,你真不觉得有了那些小玩意儿方便不少吗,灯也不用你关了,地也不用你打扫了……”

“你觉得方便就好,”张飨打断她,“反正厨手那个做饭机器人我是不会买的,它们所有的食材和调料都定量了,1克盐?2克料酒?这么严谨,干脆到德国去得了,去做西餐,去开连锁店,反正进不了我家门。”

以理服人不行,周宛就换了种策略:“那……那就算它做的没你好吃,可也不至于饿着我啊,我又不会做饭。”言语间无限委屈。

“订外卖。”张飨无情地回答。

喝完汤,张飨又盛了一碗,开始追忆过去:“遥想当年,和社团的那些狐朋狗友一起去轰趴那可是轻松有趣的一件事,除了可以在那打桌球唱K,用买来的新鲜食材亲自下厨烧得一手好菜的乐趣也没了,现在随着厨手公司的大力推广,外面基本都没了厨师这个行业,你还要剥夺我最后这点乐趣吗?”

周宛知道聊到这上面就接不下去了,她选择了沉默。

这顿晚饭吃的并不愉快,周末过完,二人各自奔赴自己的岗位。一般是周宛先回到家的,这天也一样,而张飨要日常加班,就意味着她要自己解决晚饭问题。其实周宛下了班也不早了,她本来想点个外卖,不过周围的商家基本都吃遍了,又想到周末和张飨的争论,周宛忽然就想亲自下厨。

鸡翅切三刀……大蒜两瓣……油温七八十度才下锅……周宛艰难地在厨房操作,想在网上找个菜谱都很难,随着厨手机器人的市场占有率的迅速提高,之前网络的做菜教程都没有了存在价值,只能去厨手的官网翻阅上面机器人的说明书,里面一丝不苟地记载了那个一人高的铁皮要多久清洗一次,一次要放多少食材,而它又是怎么分配那些料理的。

一切就绪后周宛打开燃气灶,可她才意识到她不能测量油温,只能看锅都冒烟了才放鸡翅,鸡翅上的水没擦干,入锅后劈啪作响,油点崩得到处都是,有的还溅到了她手臂上,溅到的地方很快一片红,周宛没时间管它们,只是在手忙脚乱地放着作料。

所以,张飨回家后先是被一股油烟呛得咳嗽不已,他打开厨房和卧室的窗户,才回来安慰坐在客厅盯着一盘黑乎乎的菜抽鼻子。他简单通了风,一言不发地进了厨房,二十分钟不到,端着可乐鸡翅和紫菜汤放到周宛面前。

“吃吧。”叹了口气,张飨伸手去摸周宛头发。

周宛歪头躲开张飨的手,拿了碗筷自顾自吃起来。

从那天起,两人的关系开始变得冷淡了些,这是种很容易察觉的变化,可他们都没有要亲热对方的举动,从周宛角度看,她三番五次要表示买个厨手,还是用她的钱,既不用再麻烦张飨下厨也不会让周宛等那么长时间的外卖,而张飨还在固执己见,他认为机器人的饭菜“没有灵魂”,占厨房本来就不大的空间,而且还不便宜。

后来周宛出差了一周,周五中午直接从外地回来就奔家去了,她打开门唤醒电视,瘫在沙发上累得不想动弹。她选择了一个热门影片,电视没充会员,她只能先看影片的180秒贴片广告,广告宣传的是厨手的最新款智能做饭机器人,那机器相比上一代又小了一圈,价格还便宜不少,功能也有所增加,煎炒烹炸样样精通,待机时间长,饭菜口感出色,清洗蔬菜无残留,还内置洗碗机,周宛险些就动动手机下单了,不过一想到张飨回家后暴跳如雷的模样她还是关闭了购买页面。

周宛扶额闭眼,试图忽略掉电视上那广告的画面,可声音还是进入她的耳朵里,随之周宛回想起以前自己还在老家看过菜谱呢,有图有步骤,书店一进门也都是成功学和菜品类的书籍,这么一想,那似乎是很久远的事情了。按照厨手的宣传,做饭机器人的普及率已经到了99.5%,而张飨和她就是那不起眼的0.5%,周宛觉得每家每户都有它那是很快的事儿,其实不止做饭的,其他智能家居也在飞速步入寻常百姓家,这势必会导致某些行业和技能的消失,不过难道技术发展还是有罪的吗?

周宛睁开眼,广告还没有结束,那里面小巧的机器人有点像《机器人总动员》里伊娃的感觉,设计简约,移动轻便,它的多条手臂上下翻飞,1纳米制程的芯片通过电路精准地操纵它的每一个动作,食材的蛋白质与脂肪的含量被死死把控,维生素具体到微克,氯化钠的摄入被维持在最合理的程度,传感器的反馈在无时无刻地进行,通过温度传感器它也在不断调整着炉灶的火候,刀影闪烁间,油火迸发中,锅勺抖动内,科技对菜肴的把控已无懈可击。

晚上张飨回家更衣洗手直奔厨房,做好饭后他摆盘盛饭拿起筷子,周宛忽然想试探一下他,于是说:“飨,厨手出新品啦,很不错的样子。”

张飨说:“不买。”

周宛立马接上:“我已经买了,只是告诉你一声。”

“什么!”张飨摔下筷子瞪着周宛,“我不是说过很多回不要不要吗,你买这些破烂扫地的破音响什么的我也就忍了,不是跟你说过别动我厨房了吗?”

周宛只是那么顽固地看着他,没有回话。

“他妈的,立刻退款,到了我也拒收,你拿来我就砸烂!”张飨一反平日的温和,冲老婆大吼大叫。

“你怎么就这么抵触,我一没花你的钱二又省的你给我做饭了,你怎么就……”说到一半周宛开始哽咽,还想理论一番可见张飨油盐不进的样子就说不下去了。

“你退不退?”

“不退。”

“退不退?”

“不退!”

饭菜的热气还在升腾,周宛和张飨谁都没有再动一口,气氛无比凝重,周宛甚至感觉张飨要把他辛苦做的这些菜全部摔到地上,可他并没有,只是说:“离婚吧。”

周宛愣住了,直至张飨拿了手机和外套出门后才回过神来,她低头看着饭桌,不知不觉间落下泪来。

后面的一周张飨都住在公司里没有回家,他企图完全沉浸在工作中,不过人总有吃饭的时候,他在公司食堂也发现公司都在用机器人炒菜做饭了,前几周还能看见一个掌勺的大厨在后厨进进出出,如今只是一堆机器在按照程序指定的路线有序移动。

他和同事坐在一起吃饭,他们都在谈论哪块机器人炒的菜更香,哪款最划算,张飨很想质问他们,可始终没有开口,他想到了教自己做饭的母亲以前也总是抱怨做饭的麻烦,而他一开始学炒菜,只是让自己未来饿不着而已,不过如今似乎不用自己动手也饿不着了,他一口一口地吃着食堂的饭菜,忽然觉得味道和自己炒的也差不多。

那天晚上,周宛在家中打开电视,视线却没有在屏幕上聚焦,她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主动去给张飨道个歉,他的饭菜那么好吃,人又谦逊温和,为了厨房那点事闹到离婚的地步实在犯不上,她怕张飨再出现在自己面前是带着协议书过来,更怕在离婚冷静期过后他们真就分道扬镳了。思绪飞扬间,门铃响了。周宛犹豫了半晌,还是选择去开房门,他们夫妻俩在这个城市打拼,人生地不熟,连公司的人都还没认全,更别提会有人来这里做客了,敲门的人指定是张飨,门锁是智能门锁,张飨手指一按就开了,可他选择了敲门,不就是变相地求自己原谅吗?

仔细一想之前还是太冲动了,他们结婚就够冲动了,为什么还要再不计后果一次呢?周宛抹去眼泪,平复心情,打开门,果然是张飨,他见周宛,不好意思地笑笑,说:“宛,别生我气了好么。”

这个居民楼估计有段历史了,楼道修得也很是狭小,在不大的空间中,周宛看到张飨身旁立着个大包装盒,上面印刷有字,清清楚楚写着是厨手的产品,虽然不是周宛想要的那一款,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二人无需多说什么了,周宛走进张飨张开的双臂中和他拥抱在一起,瞬间眼眶又湿润了。

过了会儿,还是周宛先说:“楼道蚊子多,先进去吧。”

张飨笑道:“不怕,家里有智能驱蚊器呢。”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少许、适量、炸至金黄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20-9-16 16:02:58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