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49

kepu007 于2020-9-16 16:26:39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1600245101(1).png

在人类的视野中,容纳一切缤纷的事物。在那些速度的眼中,是跟互相的竞赛。
最慢的明面上的速度,是蜗牛速度,那是一种自带特效的速度,它爬过哪片土地,那上面就会出现一条彩色的透明袋子。
现在明面上最快的速度,是光速,据说人类对它的测速还测不准,它的速度也是快到了极致,已经可以摆脱时光的阻挠了。而能比它更快的,只有那些隐居的速度。一些速度隐居了,也许是犯了罪,也许是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其中,一小部分都是来无影,去无踪的,就连光速也无法跟它们对比。
值得一提的是,所有的速度都是透明的,包括I。
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速度,反正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在一片苍茫的白中。我一路奔驰,也不知道自己能跑多块,毕竟四周都是白的,我也看不到什么。可是到后来,我进入一片黑暗之中,那黑暗里有一些光亮,我一跑动,才知道我自己的速度是什么样的。
旁边的光亮根本无法在我眼中坚持零点零零零零零零零零零零零一毫秒,全都被我甩在身后。我还可以跟别的速度一样,进入一种缓慢的状态,旁边的事物都会除以我的速度,让它们变得极其缓慢。
小说中,都是说速度快了,就可以让旁边变得慢,但是这样子也有瑕疵,根本就无法走远啊。因为速度已经变得正常了,虽然在外界的人根本就看不到飞快的那个人,但那样自己都会感到不舒服。并且也只有那种状态,就不能在现实生活中,人类还正常,自己跑得飞快吗?
后来,我出来的时候,是遇到了一个洞口,接着我就从那洞口里出来了。出来的时候,我脑袋里有一个词忽然闪过,只停留了一个瞬间,就消失在了脑海里。
我平时也不会用我的第二状态,除了路见不平的时候,就算是别的速度很快的速,也根本看不见进入第二种状态的我。反正每一次我两种状态都去掉,伪装成普通的速的时候,总会听到身后警车里,那些打劫的速在大喊:“要不是有高人相助,我这一次都成功了,你们都给我等着!”
一直到今天,我还不知道我到底是什么速度,因为我太快了。在人类眼中,看不到速度的颜色,可我们能看到互相的颜色。反正我上一次赶路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对我来说速度缓慢的金色速度,我从它身边跑过之后,隐隐约约听到它用跟它一样快的速度传话:“我遇到高人了。”那是我迄今为止见到过最快的速度,反正我感觉它那一身金色我在电视上看到过。
在我们速度的世界里,根本就用不着音速了,因为我们本身的速度就比音速快,都是用自己的速度说话。当然,音速也算是大众速度里独一无二的佼佼者,面对它口中的“前辈高人”来说,自然就是一般般了。
在我的印象里,最深刻的一个速度,好像也是隐居的,是一种动物的速度。反正我都用银河来跳了几万个跳绳了,回去路过那里的时候,我真的被惊讶到了。这段时间也算久了,它,只迈出了短短的两步,第一个让我眼球都被吓出来的速度。
我估计,这速度的记录我拿去给蜗牛看,它一定会快乐到飞起来,说不定跟那种速度比一下,都要骄傲到去赛车了。
我好想还没有见过光速,但在电视上看见光速的时候,总会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尤其是它的声音。之前有一张报纸上登过一个寻人启示,是光速遇到的一个速度,那个速度甚至可以远远地甩开它,并且跟我一样,是白色的,而且它正好在我之前遇到的那个金色速度的树林里发生的那件事,我感觉好巧啊。
我也想要去找光速,去看一看那位先生,毕竟那肯定也是一位隐居的隐士。在我们的速度世界中,隐士是分等级的,天地人。人级隐士,只是隐姓埋名,会经常在城市里游荡,吃的东西也是在城市里买。
地隐士,就不一样了,它们吃的东西都得要自己弄,并且不会接触什么人,除了跟它同级的地隐士。至于天隐士,谁也没有遇到过,据说,天隐士不吃不喝,但还是会在人间游荡,并且比地隐士还低调,平时能经常跟天隐士接触的人,是真正的没有一个朋友。它们平时拿着的传音器,只是用来做样子的。只要有人能从它的手上拿下传音器,就会看见,那上面其实连一个记录都没有,也没有删除过的记录。
而那些隐士,如果没有一定的速度,也是当不上的。比如说,天隐士,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至少要比光速快。但是很多地隐士都知道自己无法按捺住自己,虽然比光速快,还是停留在了地隐士的阶段。
正是因为这样,在光速看到了那位先生的时候,是在林间的,所以才认为那可能是一位地隐士。
我接触过一个天隐士,没有跟别人说,其实也不算是接触,只是在第一种状态的时候看到了另外一个影子。能在我视线里变成影子的速度,也算是可以了,当然,这是对我来说的可以。那个天隐士则是皱了皱眉头,说了一句:“怎么有黑洞的气息?”
虽然那天隐士的速度还是差了我太多了,但那一句话真的蕴含了太多的秘密,天隐士果然不简单。要不是那次我没怎么在意,说不定我真的会像电影里一样,揪住那个天隐士,去询问黑洞的信息。
我从那个黑白空间里出来之后,我也从信息网上知道了那些东西是什么,让我诞生的那白色的地方,叫做虚空。而那一片黑色,是黑洞的运输带。速度是无处不在的,我只是不想要把我自己弄得太神秘,所以我就没有上过太空。
太空是每个速度都可以上的,只要把身体给横过来,向上行走,就可以到太空上去。太空上也有很多危险,就比如进入黑洞之后,还有虫洞,虫洞会撕裂速度,就连我们也无法进去。
光速会被黑洞给吸入,其它的速度自然也能,就有很多黑洞吸入速度的事件,要不是周围有其它的速度,估计还不知道那速度是怎么消失的。
还有一种死亡的方式,是那个东西灭绝了,那一种速度就会自动消失。很多动物的速度,早就在很久以前就消失了。还有植物生长的速度,消失得也特别快,很多无名的植物,就在被污染的水域里灭绝了。
最可怜的速度,估计就是长江白鲟的速度了,那种速度已经变得很少的时候还没有人发现,到最后都快要绝迹了,才开始保护。当个最后一个长江白鲟消失的时候,它所化的速度,也变成了粉末,消失在空气中。
我们这里的空气,是不能让生命力消失的,如果生命里消失了,就会被空气吞噬。
速度,也是会受到时间限制的。只要时间到了,速度就会跟着动物的尸体,变成生物链的养料。
最受我们憎恨的几种速度,一个是弓箭的速度,另外一种是子弹的速度,还有捕兽夹和猎杀动物的炸弹的速度。虽然说我甚至还不知道我属于谁,可我每一个年的愿望都是一样的,削减猎杀动物的速度。
那些动物伙伴,我也认识很多,可总有那么几个已经消失了。之前,跟我也是非常好的朋友的一只鲨鱼的速度,也在几年前消失了。我在海下的速度不是太快,甚至已经比不上海星的速度了。还是那鲨鱼的速度,带着我在海下游览。自从,那只鲨鱼被两发子弹分别贯穿心脏和腹部的时候,我就很少去海下了。
今天晚上,我背上了行囊,我打算再去一趟人类世界。我也看不下去了,有六个人正在埋伏即将路过的犀牛群。那一群犀牛,他们已经策划好了,把那四只小犀牛给打倒,这样的话就有更大的几率,留下那些母犀牛。
我拿着我之前上街买的一个吹筒,带上了我一个朋友帮我制作的麻醉针,放进一个大竹筒里,就朝着远方飞去。
我来到这片陌生而又熟悉的草原,这里是偷猎者最多的地方,我平时都会用我们看人间的望远镜来看这里。我真希望我能把那些人类给打晕,送进警察局。但我们速度界也是有规矩的,除了正当防卫之外,不允许干扰别的猎人。当然,正当防卫,也包括帮别人防卫。
那些犀牛的速度,估计都守着别的族群呢。看来这个族群又是一个经常走动的族群,才会没有速度坚守。也不是所有的速度都会像犀牛的速度一样万众一心,是因为犀牛它们也很害怕,并且特别团结,才会不经常回到速度界里,一直都在外防卫着。
我看着那六个人,感觉有点可笑,我视力可没有它们好,平时我看东西都有一层灰色,待会儿它肯定会在我之前看到犀牛,并且进行攻击。虽然我不能在人类世界碰人类或者人类的工具,但我的工具可以啊。我已经用一根麻醉针的针尾把他们放在后车厢里的子弹全部都给刺破了,我还把它们的车轮胎给刺破了,并且把五个备胎都从车舱的车座里拿下来,全部都刺破了,最后放到树上给猴子玩。
“老二,车轮胎破了,叫他们四个过来,先把车轮胎给换上,不然待会儿走都走不了!”那个大胡子看了看车轮胎上的漏洞,对一个尖嘴猴腮的男人说。“好嘞,你们四个过来,修车轮胎。”尖嘴猴腮对另外四个人叫道。
后面的话,我也没有怎么听,反正把枪管都给扎穿了,他们肯定会发现,我还没有那么狠。真正的狠是光速,它之前来到人间,用针在枪管下方扎窟窿,都扎满了,最后一开枪,“嘭!”“啊!我的手!”枪管炸的太突然了,子弹也没有发射出去,反而把周围的动物都给吓跑了,子弹就在枪膛里爆炸了。
我至少还让那六个人能看见枪管上有问题,这还算好的了。“晦气,哪个该死的把轮胎偷了,赶快走,被巡逻的发现了就惨了。”尖嘴猴腮端起枪,看都不看,就把枪给背在了背上。大胡子拔起两颗特别茂密的草,放在车前盖上,一边拔草一边说:“不急着走,别忘了,我们这些钱可是借的,我们把车放这,打完猎就走。”“对,老大说得对,车又能值几个钱,我们到时候把犀牛角拍卖了,人人都坐上好车。”一个光头站出来说。
意见达成一致之后,尖嘴猴腮刚刚摸到枪管,就感觉不对劲,某个部位有些凹陷,是枪管上刻了盲文吗?他一拿下来,就大叫起来:“喂,你们看看你们的枪。”“那个挨千刀的把我的枪管给弄成这样的?”“我的更惨,我这个已经快断掉了。”
额,我还真的有点对不起那个人,那些枪都是他们个人买的,我更“偏向”那个人,他的枪管真的都快要断了。“对不起啊,这只能怪你们执迷不悟了,我其实没那么狠,就算面对穷凶极恶之人,做得太过了我自己也伤心。”
处理完了,我学着小说上的那个词——脚底抹黄油,据说是让人跑得快的。我从行囊里拿出两块事先准备好的黄油,抹在了脚底板上,果然脚下生风,还真的跑得快了些。我没有真正的用出速度来,只是跟人类一样奔跑。跑了上十分钟,我在黄土坡上,还能看见那六个人填补着轮胎的身形。
人类自个儿跑步还真的有些不便,要是在平时,这么久的时间,我都能绕地球个几亿垓了。(垓,是千亿以上很多的数字。)要是太阳来看到这个数字,不知道它会不会有吐血的冲动。那些比它快的速度,不是活比它久,就是锻炼比它更勤快,那是输的心服口服。我呢,不仅平时丝毫不锻炼,速度还稳步上升,比坐电梯还直,不知道我以后会变成什么样。
说不定只是我现在的速度太慢了,看不到我的族人,等我速度快了,就能看到那些族群里的前辈了,它们肯定会知道族群里的秘密。此刻,我已经回到了星际列车上,我也懒得跑了,也不想太晚回去。
“叮咚,‘我是大帅哥’来电。”忽然,包里的传音器响了一声。我迅速拿出传音器,看到了上边的名字,简直是太自恋了。但来者是客,我总要回人家一下,是吧,必须要有礼貌嘛。
就这样,我黑着脸拿出了传音器,点了那个绿色的接听按键。“嗨喽,靓仔,你现在在哪里啊?”我自然不能驳了人家面子,我点了一下发音键,变换了下声音:“这里是电信客服,该用户离线中,请在发出信号声之后留言?”“What?”“B——”“你好,再见。”对面那人最后留了一下言,就把传音器给关了。
“……”站在我旁边的两个人,额头上冒出一个很大的汗珠。“两位兄台,你们不用这样看我,这只是一种礼貌对人的方式。”我对旁边两人拱了拱手,就离开了这节车厢。
我环视着四周,看到一个戴着绿色帽子的速度正看着玻璃外银河的样子,车窗的黑,如它黑着的脸一样。“嗨喽,靓仔,你现在在哪里啊?”我对着那人说。
它猛地回过头来,看了我一下,嘴里发音不清地嘟囔了一句,连忙按下紧急按钮,从窗户打开的漏洞里跳了出去。但是它会以为我不懂得一些技能吗?我们速度,总会由自己的种族觉醒一个技能了。
其实,我是很奇怪的一个另类,我已经觉醒了八百多个技能了,就是没有自己种族名称的。每过一段时间,都会不定量的觉醒一些技能。可我感觉我身体里有一股属于我自己的力量,就是迟迟没有觉醒。
我使用一个觉醒的技能,下方立马出现了几个洞洞,这是我的最强的技能之一。我预算了一下时间,手中开始凝聚一团白色的东西。
“瓦次,我这是怎么了?”我前上方出现一个黑洞,刚刚那个身影跳了下来。我把我手中的东西扔上去,直接就把他给黏在了墙上。那可是蛛网,那么一大堆,会比钢铁还要坚硬上百倍。
“你……”我一看它要说出机密了,连忙又扔了一团蛛网。还好我的黑洞技能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不然,这车厢上的人都要被我用技能清除记忆。清除记忆,是一条鱼的技能,在七秒之内就会忘掉刚刚一小时前的所有事。
而在星际列车上解决私人恩怨,这也很正常,人们都见多了。我一只手伸到它的额头上,开始读取记忆。当到了它最初的记忆的时候,我却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我惊讶地发现,它居然是来自一个黑色的地方的,但明显,它的速度并不如我。而且,它身体里只有一个已经觉醒了的技能,看样子应该是它自己的的。“嗡——”我感觉我脑袋一颤,有危险!这都是在自己的本体快要遇到危险的时候才会发出的。
“秋后算账,等着。”我再次一挥手,在蛛网上留下这六个字,就打算利用闪现离开。我才刚刚闪到列车外边,就发现不对,空间有波动。闪现是一个空间技能,而拥有空间技能的人则是少之又少,我却感觉到了空间的波动。可这股波动,好像很远。
闪现的冷却时间很少,因为它只是能快速闪过一段距离,就比如说穿墙,这是我唯一的一个空间技能。我不想用别的技能去破坏公物,才会这样选择自己走。当我飞奔了无数光年之后,还有一大段路程,但是脑袋里的响声却越来越大。
“轰——”我还真被吓到了,一下子停了下来。前方空间炸裂,出现了一个形状很不规范的黑洞。里面钻出来一个浑身带着火焰的人,我快速退后,接着,我看了一下它,它张着嘴,想霸气侧露地说一句话。
你是强尼吗?我在心里默默地问了一句。接着,它还没有说出那句话来,我就从它身边飞奔而过了。“喂,你不知道传送的CD很长吗,停下啊!”我大概知道了它是谁,速度能有这么快,要是在快一倍都可以跟我争锋了,它肯定就是列车上的那个靓仔。我也知道了它的逆天技能,传送,能超远地移动。而在传送之后,会有一段强化时间,金木水火土任意选择,任意变换,但冷却时间太久了。
就算传送时间久,但它的距离是真的不容小觑。我刚刚略过它的时候,发现它一秒前还在列车上,距离也是可以随意调整,但是也有限度。
我开始配合技能赶路,不管是空间技能还是攻击技能还是控制技能。我可以凝聚一张巨大的藤网,然后配合上我的速度,将我自己弹射出去。遇到厚一点的障碍,就用闪现瞬移过去。
可是,在两天之后,我已经被传送这个技能给深深地折服了。我这两天的路程,连一向以倔强著称的光都会跑哭,这个人,再一次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它这一次出现,居然让五行融合了,四周什么墙都有,第一层是火墙,第二层是土墙,第三层是冰墙,第四层是木墙,第五层是铁墙……
接着,就这样不停地循环下去,我也懒得看。但是,这些墙真的是被排列的好挤啊,我真的不想一个瞬移就闪出去,我真的不想伤了它的心。
“做个了结吧。”那人的身体上包裹着五行。烈火,仿佛要焚烧一切;寒冰,要冰封天地,内部还涌动着水流;金属,带着毁灭性的力量,并且变化莫测;树木,带着尖锐的木刺,散发磅礴的生命力;变成了战甲的厚土,有大地的厚重,爆发撕裂空间的力量。
就算是如此变化,它的速度也不容小觑,已经超过我一半的速度了。我刚刚才放完技能赶路,八百多个技能全部都在刷新中,我现在只能动用我最强的杀招了。
“嗖——”我作势就要冲向前方的围墙。它一看我要逃跑,火焰手臂居然开始伸长,一下子就冲了过来。这比它自己都跑得快,但这面对我的速度,太慢了。
当我把这个圆球跑了N圈之后,它的五种颜色的手臂已经缠成了一个大球了。“好烫啊,好冷啊,好痛啊,好麻啊,你倒是救救我啊!”我看着它的五行互相交错,一脸袖手旁观的样子。它的木属性会让它的受伤肉体飞快再生,接着就被继续煎熬。
我则用了一个加大身体密度的技能,一下子就冲了出去,就连我的黑西装也没有被烫到——虽然我们在人类的视角中是隐形并且无色的,但我自己可以看到。
“喂,你倒是回来帮我解开啊,别……”我感觉脑袋又是一阵眩晕,还没有听完它的话,就加快速度,化作一道光走了。
我感觉现在危机感越来越强大了,好像是有一个巨大的物体,正在飞速靠近我的本体。我也已经拿出了一把剑,这是我平时用的,在我出现的时候,它就挂在我身上。   
终于,我再次来到了这个我既陌生又熟悉的地方。我远远地就看到,一个巨大的椭圆形的物体,正在被我出来的那个黑洞吸着,向内被拉进去。
“呼——”我迅速拔刀,对准了那个椭圆形物体,一剑就射了过去。是的,是射了过去,就像是子弹一样,快速地射了过去。“箜——”金铁交加的声音回荡,那个椭圆形物体上出现了一个凹坑,把那个东西给弄出了我的成长的地方。我手向上一抬,刀刃一下子割裂了那个椭圆形的物体。我迅速地到达那个椭圆形物体旁边,里面有几个科学家抱着头说:“不要杀我,你想要什么我们都可以给你。”
人类,居然已经来到我们的世界了,看来,我必须得要代替速度国王干件事了。我还没有等他们看清我,我就一下子把它给推出了速度世界。
既然他们来到过这里,之后肯定会有更多的人来。而所有的速度可不像我这么慈悲,要是在大草原上遇到那样的事,可能拿着棒槌就砸上去了。
我已经清除了那些人这一段的记忆,但他们肯定也会有疑惑,他们的时间也是在变动的,想到两个不同的时间,肯定会怀疑。我再次感受了一下体内的那股力量,那股力量变得更清晰了。那上面清晰地写着两个字——复制。
我还没有好好看下面的解释,空间又开始变动了。虽然我没有看解释,但我已经知道了大概的用法。前方的空间变动,不用说,那家伙一定是趁着强化时间还在,又释放了一次技能。这正是我想要的。它一出现,四周就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墙,它还是保持在强化的状态。
我手掌上凝聚传送,居然用我的技能凝聚成功。这个技能,范围居然包括了整个宇宙!我的复制技能没有冷却时间,这岂不是说,我以后可以整个宇宙乱跑?
我调节了一下方位,就消失在了它的面前,在空间里,我还能听到它“啊啊啊啊啊啊啊——”的惨叫。我这一次,要来到我的那个朋友家。
它是铁锤的速度,我的麻醉针就是它打造的。“帮我弄出两大瓶热的金属溶液,快,没时间解释了!”虽然它一脸惊讶地看着我,但它也知道了我现在的严肃,拿出两块浓缩金属,直接就把火焰燃烧的速度给从床上拽了起来,二话不说就像以前一样塞到了炉子里,把两个金属块给丢了进去。
不管那火焰燃烧的速度怎么抗议,我的那位朋友还是飞快地把瓶子丢给了我。我双手抱住这两个比我还大的名字,一个传送就带着这两瓶温热的金属溶液来到了大门前。
我一脚把大门给踹的关上了,速度太快,这样刹车也方便。接着,我把两瓶金属溶液从门缝里倒了下去。而在这个门的另外一端,传来了人类叫喊的声音。
…………
我看着这被关上的大门渐渐消失,松了一口气,我宁愿让速度世界与世隔绝,也不愿意做实验之下的败笔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速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20-9-16 16:26:39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