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68

野菜

kepu007 于2020-9-16 17:09:26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1600247678(1).png

野菜

我是兔子家族里最小的一个成员,名字叫做野菜,因为我很喜欢吃野菜。我们的地下洞穴,组成了一个大家庭。全世界的兔子,估计也没有我们团结了,而且我们还很聪明。
普通的兔子是狡兔三窟,我们是百兔千窟。加上我,就正好是一百只兔子。我们每个人都要挖十个出口。艾弗森是我们这里最老的一只兔子了,它已经有十二岁了,而今天,我一岁了!
今天是我的一岁生日,他们为我准备了一箩筐的野菜,野菜简直是太好吃了。虽然我们是一个大家族,但每个人都精诚团结,互爱互助。比如说,其中一个为我祈祷过的叔叔帮我挖了两个窟,我也非常感谢它。
今天,我终于一岁了,也可以跟那些比我大几个月,或者几周,甚至是几天的哥哥姐姐出去玩了。
今天晚上,我只需要经过挖洞窟的考核,就可以出去玩了。这是我们兔子必须要经历的考核,每一只兔子都不例外。我们要在晚上,挖完一个洞窟,就正式通过了。
原因是这样的,曾经,这个大集体里有一百三十多只兔子,都是我的哥哥姐姐叔叔阿姨。附近的猎户养了猎狗,那些人跑的跟蜗牛一样,可是猎狗却跑的比我们快。他们不像别的猎人,自己牵着猎狗追,他们让猎狗跑过来追我们,自己也会用全速追上。
那一次,艾弗森爷爷出去收集粮食,一只猎狗盯上了他。那个时候,它八岁,也算是很老的兔子了。它知道自己肯定跑不过猎犬,但它忽然生出一妙计,就在原地,拼命地开始挖土。它挖土的速度可快了,几下子就挖了一两米深,又向着旁边开始挖土。最后,猎人和猎狗都没有找到它,艾弗森爷爷就这样从猎人的手中逃了回来。
它将这个逃生技巧告诉了长辈们,他们也都记住了。果然,在那一段时间,没有一只兔子损伤。现在受到伤害的,要么是猎人在一旁埋伏着,要么是中了陷阱,但死亡率却比以前少的多了。就这样,我们就有了这样奇怪的考核。
虽然奇怪,但实用。
所以,我开始挖洞了。
挖洞确实很艰难,我以前还以为很简单的,现在一做起来,竟然这么难。刚开始,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刨土,则么样快速的把土给弄到自己的身后去。只是用前爪扒前面的土,再用前爪推到一旁。后来,我发现了诀窍,用前爪把土给刨下来,再用后腿将刨下来的泥土蹬出去,就能节省很多时间。
即便如此,我还是累的气喘吁吁,指甲也被磨得生疼。而我大约猜测了一下,现在也只到达了全程的一半,还有一半的路程等着我呢。忽然我发现了件事,为什么我就要从这里开挖呢,我只需要迅速地找到一个泥土比较松软的地方,就可以迅速逃离了啊。嘿,我又要开始作弊了!
很快,我就来到了上面,顿时感觉精神抖擞。我的哥哥姐姐已经在上边等我了,我也打算开始玩一场捉迷藏。
外边的世界果然和里面的不一样,但我却感觉到了一些悲伤。正常的兔子,两三个月的时候,肯定会到外边闯荡一番。而我们这一带的兔子,因为觉悟性太高,猎人又太多,不得不在地底下待上那么久。
之前的日子,我都是在地底下学习挖洞,辨认哪些草药有毒或者没毒,学习那些东西危险不危险。我的那一段时光,就像是人类世界中的小学生一样,不自由,感觉到自己被囚禁在一个诺大的笼子里面。可现在,我自由了,度过了那段难熬的时光。就像是鸟儿,在黑暗之下,终于看见了温暖的曙光。
虽然外边黑漆漆的,但我还是感觉到一件事情——我解放了!
“嘿,野菜,去吃甜菜根吗?”其中一个哥哥对我喊。咦,甜菜根是什么,我怎么就没有听说过,以前我也没有吃过呀。
“哥哥,甜菜根是什么,很好吃吗?为什么我以前没有吃过?”我问。它自豪地说:“这是我们到了猎户的地里,发现了那个东西的。长得很像萝卜,但不像萝卜那么细长,而是很像一个小球,远远的,最下面多出一个小尾巴。”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猎户的园子,也就是“兔子的噩梦”的菜园。几个哥哥姐姐飞快地挖起土来,他们是要拿那些青草回去吗,那哪里像是一个球了,怎么回是他们口中的甜菜根呢?
忽地,我想起来,长辈们以前说过,萝卜都是在地里的,会露一小节在外头,上面长着小草一样的东西。果然,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快就出来了几个球一样的东西。上面大部分都是红的,底下小尾巴是白的。
我趁着他们刨土的时间,也找到了一株小一些的草,跟他们刨的甜菜根的草一样,刨了起来。果然,我也刨出来了一个甜菜根,不过比较小,红色的部分明显少于白色的部分。当我们打算走的时候,一个姐姐好像想起了什么,提醒我们说:“清理现场!”
我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我看了看它们的举动,就知道了。它们把原来的位置刨出来一个小坑,把甜菜根上的叶子给咬断,重新插到土里面去,并且把土给踩得严实一点。我也学着他们的做法,也完成了“清理现场”的任务。
它们顶着甜菜根前进,出了菜园的时候,它们把甜菜根给顶了出去。到达一半路程时,我们开始给甜菜根“分尸”,打算“就地处决”。最后,我带了一小块甜菜根,还是哥哥给我的,我打算回去给我的爸爸妈妈吃。
很快,我们就到达了家里。“咦,菜菜,你带回来的是个胡萝卜块吗?”我才刚下去,爸爸妈妈就看见了我,也看见了我嘴里那个红色的东西。
“不对,那不是胡萝卜块,胡萝卜是土黄色的,那个是红色的。”一个叔叔立马看出来了,指出了其中的不同之处。那个带我去菜园的哥哥大声说:“那不是胡萝卜,而是猎户家里的甜菜根,我们刚刚带小弟弟去了一趟猎户的菜园。”“嘶——”
各位叔叔阿姨都一阵唏嘘,它们绝大部分,连看都没有看到过猎户的菜园子,而我们居然闯了进去,这确实是破了一个兔子家族的记录。
“孩子,你们这样,会被发现的。”艾弗森带着苍老的语气说。“嘿,我们已经把事情都给办好了,一切都恢复原样。到时候,那个猎人肯定会想:‘兔子怎么会有这么高的智商,肯定是哪个小孩子搞的。’”
“是啊,以我们的智力,他们绝对想不到兔子能做的这么完美。”一个叔叔说。看来,今天爸爸妈妈给我准备的庆功宴,现在该变成“发现新大陆之宴”了。那几个哥哥姐姐也来参加了这场宴席,也来为我庆功,看来他们又要变成“导师”了。
我们所居住的地方,就是文明远扬的兔子山谷,跟《兔子坡》差不多。我们这里,从来没有过饥荒,面对灾难,我们互相救济,面对敌人,我们万众一心。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野菜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20-9-16 17:09:26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