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84

一别两地,各生欢喜

kepu007 于2020-9-16 17:11:42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一别两地,各生欢喜.jpg

一别两地,各生欢喜
“‘溯源计划’已经不间断征集志愿者好几天了,可是志愿者的人数还未达到预期的一半”。报告员接着说“而且监测到的外星文明已经越来越近。他们比我们的飞船快得多,虽然地幔中的设施已经准备好,但退化过程,仍需一段时间才能完成,况且到现在为止我们的志愿者人数还不足,如果还继续实行自愿报名的话,我担心……”靳明抬手示意没让他继续说下去。
这个十分清瘦但身材已显佝偻的四十出头的男人很清楚所谓“溯源计划”只是好听的说法,说白了就是返祖,让一个活生生的人退化为原始海洋那盆热汤里的一个细胞,在外星文明到来之时将地幔和地壳进行转换,显示出一种地球还处于史前的假象。
在即将灭绝的危机感压得大家都喘不过来气的时候,活下去,已然成为了许多人唯一的信念。他掀开志愿者的名单,“身份”那一栏大都是“军人”或者“退伍军人”,但人数还远远不够,时间却越来越少,他眉头更紧了。作为“溯源计划”的负责人,他背上的是全人类及其这个美丽星球的未来。这让年仅四十的他双鬓已斑,难道真要采取强制措施?那这和731又有何异?可是不这样做的话计划就会泡汤,更多的人就要受到伤害,甚至会全盘崩溃。但如果采取强制措施,那应该让谁牺牲?老?弱?病?残?还是—
                              
“通知大家开会。”报告员接到这个口头命令之后点了点头便走了出去。大约三分钟之后,工程师们以及警卫安全部门的重要人员都到达了会议室。这个会议室没有窗子,所有的照明都是荧光材料经过特殊处理而制成,因此不需要什么能源供给,也就切断了被监视的可能性。靳明第一个开口了“大家对于下一批要实行‘溯源计划’的人员身份有什么想法吗?大家都知道直到现在我们的志愿者人数还远远不够,时间也越来越紧迫。”大家都默不作声,一段沉默之后,老刘开口了,这个老工程师缓缓抬起眼镜压弯的头:“我们可以考虑死刑犯和无期徒刑的罪犯。”“我想过这个办法,但是这个数量也是远远不能满足我们需要的,我们必须考虑原始海洋的生存率,我们不能留下破绽。”一旁的年轻工程师陈默马上就提出了新的问题,接着又是一段沉默。靳明首先打破了这种沉默。“胎儿怎么样?”这句话刚落,就像平静的水立马被煮沸一样,会议室开始沸腾,立马分成了两派。“有哪个母亲会同意牺牲自己的孩子?”“我们可以告诉她们孩子是有问题的,让她们主动放弃胎儿。”“这是违反人道的!”“难道牺牲全人类就不违反人道了吗?”“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胎儿的细胞分化程度低,逆分化需要的时间也短,我们的时间只允许我们这么做!”大家还在吵。虽然是靳明提出了这个提议,但全程他没有说一句话,因为昨天他还在想象自己的孩子会是什么样子,这个时候,正好是他的妻子已经怀孕第六个月,也是他们做试管婴儿三次之后的结果。良久,他打断了这片混乱“投票吧。”靳明的手悬在半空中,不知是举起还是放下,但不管他是举起还是放下,支持者最终极为微弱的优势压倒了反对者。
靳明的心情有些沉重,不知道是因为自己提出了这样的提议并且得到了通过,还是因为即将失去自己未曾谋面的孩子。他拖着自己的身体和沉重的脑袋回到了家,一进门就看到小腹微凸的妻子在厨房忙活。听到他进门,妻子转过头来,“快去洗手,饭马上就好了。”他没有动,木木地站在门口,看着妻子,他脑中浮现出他和妻子第一次相识的画面,是在大学的樱花季,她就和樱花一样美。但他深深记得当他问妻子如果有一天他让她伤心了怎么办,妻子没有说话,只是在书上写下了八个字“一别两地,各生欢喜。”想到这里他突然就哭了起来,蹲了下去,哭得像个孩子。妻子赶紧小跑过去抱住他,“怎么了?”他只是哭。
一切都在按计划推进,没有什么不同,唯一和以前不一样的是现在他回家看到的不再是妻子在厨房忙碌的身影,她每次都默默地坐在窗边,目光投向窗外,一动不动。他知道失去孩子对妻子来说是怎样的打击,对他也是一种煎熬。但是妻子还是每天打扫家里的卫生,也整理他的书房。大约两星期之后,妻子就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只是不再对他笑。突然有一天妻子跟他说“我想回去看看我妈,和她住一段时间。”“那,我送你。”“不用了,我自己回去。”“那,替我向爸妈问好”,妻子的父母都是科学家,也是靳明的老师,妻子扯了扯嘴角,算是这一个月来第一次对他笑。“你什么时候回来?”他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妻子已经走出了门,不知道她听到没有。从那天起他便搬到了办公室,他心里明白,其实早该这么做,只是他一直担心妻子。
这天,他仍然像往常一样在自己的办公室处理着各种事务,但是他明显感觉到了一下轻微的震动,他叫来陈默,“我也感觉到了,但是所有的探测设备都没有显示有什么异常,应该是我们的转换速度太快造成的地壳的震动。”他看着陈默,没有说话,他不知道陈默是不是对的,但是总有种隐隐的不安裹挟着他。这种震动就好像有什么东西飞离地球后对地球产生的巨大的力,但从仪器中并不是看到什么异常,他努力安慰自己是自己想多了
在差七分钟还不到晚上十一点的时候,陈默就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速……速度,加快了!”“什么速度?”“他们的……飞……飞船速度加快了!”陈默还没有喘过气,满脸通红。“按照现在的速度,他们还有几天到达地球?”“两天。”“什么?!”靳明马上和总工程师李巍通话,即使靳明认为李巍只是个孩子,他之前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总部会让他来做总工程师,一直到他看到李巍身上那难得的冷静,他才不得不承认他是合适的人选,因为他也很清楚越是到这个时候,越不能乱。“我们的计划还需要几天?”靳明急切地问道。“至少一星期。”“两天。我要你两天内完成。”从眼前的虚拟屏幕上他看到了李巍那复杂的表情,他明白李巍肯定猜到了这是为什么。靳明接着问“有什么问题吗?”“如果非要在两天内完成的话,我们就无法把所有地壳与地幔之间的转换开关隐藏起来。也就是说如果外星智慧生物发现了它们并启动其中的任何一个的话,我们的计划就白做了。”“那……他们发现这个的几率是多少?”靳明问出这个问题后立马后悔了,他得到的答案也是预料之中的三个字“不知道。”“你们尽力去做就好。”他说完这句话便关闭了屏幕。
这两天靳明一直没有合眼,他在等,等那个亮点从黑暗深处飞过来。不仅是他,这所建筑里的所有人都没有合眼,毕竟将七天的工作量压缩到两天完成是很艰难的。这天晚上22:16,仪器监测到外星智慧距离地球只有仅仅50光年的距离,靳明立即下令启动“溯源计划”。但是就像李巍所说的还有许多开关还没有被隐藏起来,他们所做的只是将这些开关尽可能地藏在海底。到了23:08,那些不明生物来到了地球。他就这么看着那一个又一个的飞船停在地球上。或许不应该叫做飞船,因为这些东西和他们想象的银灰色椭球体大相径庭,如果非要说这些东西和什么相像的话,那就是桌子了,小学生的课桌。舱门打开了,蹿下来一群“孩子”?不!那不是孩子!这群生物并不长得一样,有几个有很大的头,但是躯干很小,仿佛都是为了支撑头部。其他的则躯干较大,像,像课桌,但是是灰色的“课桌”。这时,几乎所有人都在盯着那大大小小的屏幕。这对他们来说注定是难忘的时刻,也是历史的时刻。最后,从那个“桌子”里走出了一个女人?!一个人类女人!!!所有人都震惊了,而最震惊的还是靳明,因为他一直在告诉自己那不是他的妻子,可是很明显他在自欺欺人,那就是他的妻子!这时他才想起来自从妻子说要回去之后,他就没有再和她联系过。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她会这时出现?为什么她和这群怪物在一起?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但是最令他想不到的是他的妻子,不,那个女人,纵身一跃,跳进了原始海洋之中,但是她对于海洋的环境竟然没有任何不适的反应,这不是正常人类所应有的。她游啊游,小心翼翼地躲过海藻和那些奇怪的史前生物,一直到了……开关!那是开关!她伸出了手……靳明闭上了眼睛,他知道那意味着什么,所有人都知道。
但是,良久,他没有等来他认为该有的天崩地裂,他睁开眼。看到了妻子在向海面上游,她的黑发在水中舞动蜷曲,还是那么美,就像他第一次在学校见到她的时候。他看着她上了岸,岸上那群生物好像还在寻找着什么。她蹲下来,用手指在沙地上写写画画,过了一会,她便回到了那个“桌子”里,那些灰色的生物也陆陆续续回去。那个“桌子”又腾空而起,慢慢飞离地球。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靳明下令质子摄像机放大女人曾画过的地面,那是八个汉字“一别两地,各生欢喜”……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一别两地,各生欢喜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20-9-16 17:11:42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