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80

骗局

kepu007 于2020-9-16 17:27:08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panama-1313623_1280.jpg

骗局
(一)
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克西特·戴瑟夫的那天,下班的晚高峰,还下着小雨,他用屁股顶开我的门,(这句话用英文来说可能有点奇怪,希望我的出版编辑能表述清楚一点,)把伞甩了甩插在拥挤的伞桶里,向点餐吧这边台径直走来。
那天店里人很多,大多是避雨的下班族,可是我还是一眼就看到了他,我是这家心灵咖啡厅的老板,我见过太多人,听过太多事。亲情,爱情,悲惨,悬疑,恐怖,一切的关系矛盾,都离不开人生基本的情节脉络,让我乏味,感到恶俗,不过总有一种感觉他会给我带来一个不一样故事。
他走到吧台,没有看上面的饮品菜单,而是温和地看着我,他的眼睛好像能洞悉我的精神世界,而我没有闪避目光,也没有觉得他在失礼。稍后我为他端上一杯美式,而我搅动着自己那份拿铁。我和他交谈甚欢,我没想到过从萍水相逢到心照不宣只需要2秒的凝视。
克西特当时还是位心理学博士,2020年从俄亥俄州来到中国做文化心理学研究,他说了在中国研究两年间遇见的很多很有趣的事,还有一些独到的观点见解,都让我感触良多。他的汉语很好,还会很多地方的方言,西南,东北,陕北,我曾一度以为他根本不会英语。
令我印象最深刻事有一天他跑来睁大眼睛开心地对我说,“中国是个神奇的地方!”他的川普,东北话并没有把他纯正的美式发音带跑,我当时以为“amazing”翻译成“神奇”的意思恰到好处,可是直到后来我才知道他所表达的真正含义。
自那之后他就回美国了,而我还在上海卖着咖啡,听着故事。我们之间一直有联系,大约在2025年吧,他发俩消息说他要去研究量子力学,当时我还嗤之以鼻,比起枯燥顽皮的粒子和无法被证明的假说和猜想,我还是更喜欢心理学的深邃和玄妙。
我对他说:“好吧,我要重新拿起手机,这样你就是叠加态的克西特,改主意的你和没改主意的你,在你发来消息那一瞬间将坍塌为一个,如果坍塌为没改主意的你将无比凄惨以至于失去我这个朋友。”
而他只回给我,“呵呵。”
在那之后我和他联系甚少,只有圣诞节的群发短信和春节的群发回信构建了我们的关系网,可我没想到五年后,确切来讲2030年的9月18日,克西特·戴瑟夫发表了名为《量子纠缠电子跟踪法证明灵魂存在》的论文,震惊世界。
(二)
《量子纠缠电子跟踪法证明灵魂存在》这篇论文起初面试就在量子力学领域引发了强烈的反响,在相关领域的学者眼中,从题目来讲这就是一篇完全由门外汉写出来的论文,甚至连硕士水平都达不到。在几个青年学者以茶余饭后谈资的心态读了这篇论文之后立刻被震撼到了,于是这篇论文一夜之间风靡起来,因为这篇论文及其实验相关资料被量子领域权威反复推断之后竟然被证明是有效的!
在美国一石激起千层浪的同时,浪花的余波逐渐扩散并形成了全球海啸。我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是在文章发表三天后一个宁静的下午茶时间,起初微博热搜塌陷两个小时,之后各种论坛沸腾,朋友圈转发无数。
文章有两版,中文的和英文的,我找到其中拍摄清晰只有两个水印的相对完整版,我仔细辨认着曝光不清晰的地方,我从没想过上学怠惰的我竟然能看一篇论文如此津津有味。艰难对比阅读了两版论文,我感受到震撼,脑子中很多想法隐约闪现,按耐住内心的悸动,我迫切想要看到完整的论文。于是我拨通了克西特·戴瑟夫的电话,每一次“嘟”声都敲击着我的心脏,我从没有这么渴求过这个电话信号的另一端按下接听键。
漫长的等待后是不需要懂英语就懂的“无人接听”提示音,不同的是美国版。还好在使用信件和漂流瓶这两个选择之前,我还有他的邮箱。我翻查他邮箱的时候竟然发现三天前他给我写了封邮件,邮件的内容看起来像是骚扰信息,是一个个数字标识和网站,怪不得这封邮件乖乖地躺在我邮箱的垃圾箱里,差点儿就被举报了老铁。
不过接下来,我就把我的垃圾邮件筛选功能永久关闭了,并心有余悸,因为克西特·戴瑟夫这封邮件的附件是《量子纠缠电子跟踪法证明灵魂存在》着篇论文的中英完整版!邮件内容标注链接则是论文参考文献链接和重要实验材料的存储地址,还有更重要的他的实验体会,当时的惊喜冲散了我心中的诧异,我贪婪地看起了这篇论文。
这篇文章及其相关资料我整整看了一天,这里的一天是从下午茶到第二天的下午茶,午后依然宁静,可是我却难以平静,我缓缓走在阳光下,看着玻璃中映衬出的自己,再次拨通了克西特的电话,依旧无人接听。
《量子纠缠电子跟踪法证明灵魂存在》这篇论文的设想是克西特研究意识时无意中想到的,他想通过复制人脑所有细节研究人类意识形成规律,但是他发现复制人类神经元突触结构解析出来的记忆并不完整,通过刺激克隆技术构建的人脑反射研究,解码反射数据进行计算机建模发现,构建的人脑所进行的反射能进行正常生理活动,信息交流,但是在与环境和社会关系交互上显得十分笨拙。
简单来说就像一个不爱吃胡萝卜的男孩和有好感的女孩约会,菜里有胡萝卜,男孩会尽量少吃胡萝卜,但是不完全躲避胡萝卜,以让自己表现得有礼并减少自己吃胡萝卜的同时不让女孩发现自己挑食;而这个男孩的克隆组大多在摄食选择时会要么不规避胡萝卜,要么直接坦白自己挑食,更有甚有些会在每次夹菜时候有明显的停顿,就像卡机。这类现象发生很多,通俗来讲叫没有灵性。
再比如在语言构造能力上,以仓央嘉措的经典诗为例,从藏语翻译成汉语,人类会翻译为“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而克隆脑大多也能符合诗歌节奏韵律,但是大多不得意境,如“若随美丽姑娘心, 今生便无学佛份, 若到深山去修行, 又负姑娘一片情。 ”
于是克西特猜想灵魂存在的可能性,他设计实验观察人工构建的大脑和人脑的诧异,发现生物结构完全一致,突触长度精准,蛋白结构精准,核糖核酸更不用说,那么造成差异的原因可以肯定就是量子领域的差异。
曾经也有人提出量子领域意识,而克西特则是有一种直觉,量子领域的灵魂证明法,虽然这不是他的专业,不过他还是毅然放弃了他那些视如己出的脑子。很快他就有了自己的团队,也申请到了俄亥俄州的实验室和政府资金,他总能这么出色。这么说来这个改变世界的研究倒是从我短信息里的“呵呵”开始的。
(三)
整个证明实验分为三个阶段,准备阶段,验证阶段,交流阶段。
准备阶段:使用粒子耦合交换机派介子衰变出的电子对氢负离子(H-)进行电子交换,再用超距实验测量两个电子的相关性并证明新生派介子与氢氟离子有量子纠缠。再把氢负离子对受体(小白鼠)的大脑各个区域进行突触部分元素替换。
验证阶段:对目标派介子进行量子干扰(比如光子轰击,或者温度压力变化),当元素替换区域为海马体时,受体会产生焦躁,恐惧或欣喜的情绪。当受体换成人体之后,情绪变化更加明显。当受体为人类,目标死亡过程中,目标派介子会产生异常反应(比如,光子散射,衰变准备),目标完全死亡后,派介子有异常反应;目标死亡超过36小时,派电子有异常反应;目标死亡72小时,派介子有异常反应;目标死亡12小时火化,派电子趋于稳定。
交流阶段:将受体派电子耦合氢负离子增多至30个单位,在目标死亡后,对目标派电子进行均匀光子轰击,记录光子落点可得出光子落点。光子落点组成有一定规律性。
(上述实验看不懂可以跳过,本书没有注释)由三个实验可得出结论:灵魂存在于人脑海马体区域;灵魂可以交流,只不过未破译相关密码。
特殊案例描述:对一些非自然死亡下受体死亡跟踪,可以检查到死亡对派介子有肉眼可见的影响,并对照克隆组受体死亡组没有影响。其次还比对人类死亡和对应克隆体死亡对环境的影响,包括空气,湿度,力场,会有不规则影响,视情况而定。
通过比对论文内容和相关实验资料,我最终还是想不到可以反驳他的论点,不过我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我知道有明显不合常理的地方,但是我感受到的怪异不仅如此。
第三次,我终于打通了他的电话,不对,是我想拨给他的时候他恰好打过来。他在美国的看守所接的电话,他已经在里面呆了三天,只打了两个电话。一个是律师,他见了不得已接了他案子的律师只为蹭一杯速溶,其他什么也没说。另一个人就是我。其实他复制人脑的时候就要受到民众的制裁了吧,这样拿人体大肆实验还敢发出来,简直就是疯子,如果实验被证明是假的他将名誉扫地并将欠下巨额违约金,俄亥俄州政府竟然会相信他能造出量子计算机,他真是个天才。不过很可惜,实验应该是真的,至少在我目前看来,他面临的指控将会是谋杀。
(四)
一周后,我飞往美国。见到克西特时是在俄亥俄州的法庭上,他形如枯槁却神采奕奕,一审差点儿定他个反人类罪。我有很多问题想问他,可是却没有私下见面的机会,他被带走时候恰好与我的目光撞在一起,他的嘴角微微上扬,简简单单的弧度在我视野里渐渐放大,但当时给我的感觉却像咬钩的鱼竿,而鱼线末端紧紧地拉扯着我的心脏。
接下来我奔走各处,可是显然在美国人情世故不是那么受用,只能老老实实填了很多表,最后还是拒绝探视,天知道他用了多少受体(也就是人类)才完成证明,几乎要定成反人类罪。而我又没想把他捞出来,只是想见一面,一杯拿铁的时间。
离他的二审大概还有两个月,而我的签证就像个渣男,他明晃晃的日期提醒着我,“这次先这样,下次再来。”从乘回国的飞机开始,克西特文章里的关键词和他的名字就在我耳边经久不散,我知道这不是我的癔症,而是几乎所有人都在议论这件事,尤其是当我踩在我爱的这片土地上之后。
克西特的文章很对中国人的胃口,读起来很易懂,并不晦涩,随着他的实验材料逐步被公布出来和更多知名博主的推荐之后,不管是对文章的肯定,还是伦理道德的批判都把灵魂存在的问题摆在公众视野。灵魂存在被认为是客观事实被公众合理接纳。
当然也有质疑的声音,不过还是淹没在了顺应时势的自媒体浪潮。舆论风向从《说灵魂存在?你可真逗》到《究竟是科学家还是杀人魔》,《一个本该获诺贝尔奖的罪犯》再转变为《八条伤害灵魂的习惯你占几条?》,《秦朝就有灵魂不灭法》等等。
铺天盖地的文章,视频占据了各大媒体资源的头条,而这些仅仅发生在我在美国的这一周之内。我觉得这件事热度最多持续半个月,灵魂存在不存在,证明不证明,虚无缥缈的东西为了这事儿终身监禁真的值吗,会对人类社会产生什么影响吗,会促进人类更早进入量子时代?我不以为然。
我没想到的是,灵魂存在这件事投入人类文明长河中不是作为一颗稍微大点的石头,而是一块稍微浓点的酵母。这件事的发酵程度和影响范围远远超过我的想象。有个名不经传的小公众号“莴苣的菜园子”写了一篇不到2000字的文章,文章标题为《这50年间的火葬还是谋杀》,文章半小时内转载过十万,随后两小时全网封杀,只剩一些截图以示曾经辉煌。
随之而来的是更多更深的思考,首先灵魂的存在是真实可信的,那道家讲的灵念意气精神这些方面是不是灵魂在宏观世界的直观表现,其次,灵魂如果是存在的,那么是否可以应用到医学,教育学,工业,航空航天等等领域上,比如中医的穴位和补气调和之道是否能给以解答。
于是在2031年的3月,中国刮起了一场反古风。
(五)
要说有脑筋还得是韩国,在中国风靡反古养生风之初,先像联合国申遗,声称老子是公元前500年偷渡到中国的,并坚信老子是韩国人,并在第一时间抢注各种商标,“道德经”,“道德经plus”,“道德经max”等等。这一系列举动促进了中国网友对韩国各大网站铺天盖地的问候,日本人则在相关论坛调和,声称老子应该是世界的。不过骂归骂,韩国抢注品牌的公司还是在资本主义的余晖中狠狠赚了一笔。
任谁也不会想到灵魂存在在中国掀起了如此轩然大波,公众视野内不再局限于养生之道,一篇标题为《学科为河,海为真理》应运而生。文章主要内容表达与“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这个概念类似,所有科学亦或难以令人难以接受的常识深度发展都可会于一点,量子力学的叠加态坍塌与人的意识参与有关,而佛学早有一念成世界的道理。真理以各种宏观形势显于世,而顺藤摸瓜都可寻得真理。
文章起初受到的仍然是质疑,这甚至被怀疑是几年前的网文改的题目,但是灵魂存在这一前提下就不一样了,学习探究进入量子时代实现科技跃迁可行,那修道成仙意可通神,移山填海不也可行吗?其实理论上也确实如此,修灵养气,以灵魂为媒介影响量子领域,对物体实现与自身的量子纠缠,量变引发质变,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便可如振落叶,探囊取物一般。
可是如何修行才能达到这般境界,于是公众的目光就放到了名山大川上面。而本来靠政府救济的各大门派掌门人则在此时广纳四方青年才俊,越来越多的人寻访古籍。在科学的指引下,另辟蹊径,从风水,奇门遁甲,五行八卦,行气周天达到量子时代被受追捧,而迷信也不再叫做迷信,而开设学科为灵学,各个大学的宗教学院、神学院也成了大学里的顶梁柱,《聊斋志异》甚至被视为量子力学成果展。
在西方国家举步维艰探究量子力学的时刻,中国及其周边国家地区开启了量子修仙试运行时代。当然这个时代也不是看起来的那么混乱,在一定的的探索和研究中发现,《素心经》,《九九烈阳诀》这类教材是没有科学依据的,不予采纳。诸如主修《道德经》,辅修《周易》,选修《易筋经》这种搭配相对合理。当然在量子修仙初级阶段,还是要以探索为主。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与之相应的是工作生活娱乐模式的随之改善。一般来说,破晓时分开始吐纳,晨功总共要有五小时,所以工作学习时间法定调整为10点至18点。在量子修仙试运行阶段保持国内生产也是必不可少的。而大众也不再追求欧美日韩风的穿搭,而是随性而为,排队最长的店会是大师注释修订版的《道德经》而不是巴黎设计师限量的包包。
由于阅读和修身,少了攀比,嫉妒,谋算,国民充实感爆棚,幸福指数提高的同时工作效率也提高,学习工作时长缩减没有抑制国民生产总值,反而逐年增加。量子修仙试运行阶段结束,也就是2046年,中国国民生产总值比照2020年翻了3倍,而平均寿命增长20岁,死亡率和犯罪率也相当之低。
于是量子修仙时代开始正式跨入初级阶段。公众渐渐陷入思考,中国历史2000多年来,一直邮灵魂和场等概念,这些被西方思想认为是玄学和迷信,如今都被证实为科学,西方政府难道不该为此负责吗?为何克西特揭示此科学却被定为反人类罪,这是不是叛国罪的另外一种形式,难道西方欧美政府量子实验早发现端倪却对此类相关资料进行知识垄断,以拖累中国进入量子时代的脚步?
这些声音愈演愈烈,起初欧美方面对此表示强硬态度,认为这是中国方面的诽谤,但是由于公众反响强烈,中方明确表示西方文化给中国进入量子时代造成极大阻碍,这是思想的侵略,这是文化的侵略,这是中国有史以来经历过的最大的阴谋和骗局。日韩等东南亚国家表示不遗余力的支持。美方政府由沉默转为公开道歉,英法等国随后也发出了道歉声明。
(六)
我对此也表示难以置信,我看网文的那个年代,只要修仙发生在地球上,我绝对直接退出当前界面的,如今看着这场别开生面的大戏,内心五味杂陈。我是个无欲无求的人,按理说应该也会走入修仙的行列,但是我所信的只是经历,我只感兴趣别人的人生,从试运行时代开始,咖啡馆的生意越来越不好了,我听不到故事了,开始去世界各处走一走。我这几年间我去美国探望了几次克西特,但是都不能得见,直到前天,我在巴西当沙发客的时候收到了他的消息,他出狱了。
他在监狱里呆了十八年,我以为要呆一辈子,不过现在是美国政治局势紧张,不能说天下大赦也差不多,于是他赶上好时候了。我去接他的时候还走错了监狱,我以为是那个有名的,没想到是10年前新建的一座。也不是非要接他,毕竟他还“呵呵”我,不过有几个问题,我一刻都等不了。
“嗨。”我朝他打了招呼,他憔悴很多,但是眼神没变。
“在中国,‘嗨’不尴尬吗?”他笑着说。
“哈哈,先上车吧。没什么东西吗?”我为他打开车门。
“没有,只有这个。”他晃了晃手里的钥匙,下面挂了个u盘。
“想去哪啊?”我随手递给他一杯半温的美式。
“随便开开吧,我想呼吸这这自由的空气。”他喝了一口咖啡,笑着看前方无垠的平原。
“你在里面这些年过的怎么样?外面这些年变化可太大了。”我知道傻子也知道过得不好,但也不能面对一个刚出狱的人直接问他20年前论文上的问题啊。
“如果你还想继续这不温不火的聊天,我也没什么问题,我在里面还行,有单独房间,还申请到了wifi和电脑。”他特意强调“没什么问题”这几个字眼,让这句话整个听起来非常怪异。
“三个问题。”我深吸一口气。
“你说。”
“首先,这个实验你究竟用了多少人类实验体?”我问道,我心里有个大致估算,但我还是准备好听到更惊人的数字。
“哦不不不,这是第二个问题,相信我。”他摇着头说道,依旧好似欣赏沿途的风景。
“额嗯……好吧,第二个问题,你做这一切的结果应该自己都能预想得到,这些你觉得值得吗?”我决定按照他的思路走,毕竟如果惹恼了这个怪人,那么我这趟就白来了。
“哈哈哈,”他把手搭在我肩上,俯身过来对我说,“林,这个问题你不需要问就会知道。”然后顺走了我的墨镜,戴起来对着车窗摆弄头发。
“……好吧,好吧,那就谈谈你的文章,我仔细阅读了你的文章,中英两版,十遍,开始觉得很怪,后来觉得很不舒服,非常不舒服,你懂吗?”
“我就知道你会察觉到,继续说。”他不再看风景,转而看向我,像一个吵着听故事的孩子。
“你这个论文英文版的行文逻辑很能被西方人接受,而中文版则表述条理针对中国人的接收信息方式,这两篇文章不是彼此翻译来的,而是你本来就设计好的。”我扭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看前面的路。
“当然,我怎么会让别人翻译我的文章,那我的努力不是功亏一篑。”他有点得意,是为我,也是为他自己。
“还有,你的科学验证部分堪称无懈可击,一切都很理想化,这种理想化让人看起来很不自然,但是有充足的数据和视频资料支持,也就没有什么可争议的了,再加上你文风独特的可接受性,让你的观点很站得住脚。与之截然相反的是,你在对你实验在伦理道德方面的描述表现得出奇的……泯灭人性,及其冷血。”
“说下去。”他的笑容更甚。
“你对人类实验者状态描述及其客观,对数据的采纳也毫不避讳,比如在公开的视频资料里,你在一次失败的元素替换时引起人类受体脑电解质异常,实验者脑死亡时,你对实验者从容客观描述,并面无表情地说了‘你很遗憾’。这些完全不像一个可接受的实验者模样。”我深呼吸一口气,回想起那个画面都让我很反感。他没有发出声音,而是看着我的表情。
“我知道你很懂观众心理,一个能短时间内组建团队并获得政府投资的人,一个能在中国各个区域文化中融入其中的人,不该在实验记录上表现出这幅……可以说恶心的嘴脸,而且相关内容的论述上可接受性也极低,我不知道你这样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是为了在18年后享受自由吗?”
“林,你觉得一个事情所有人都说他对,还会有人信吗?”
“你的意思是……”我的思维好像触摸到了什么。
“就是这样,一个很大鱼缸,往里面投一小块烧红的铁,与在鱼缸一侧投入一小块烧红的铁和另一场投入一块冰,哪种场景能让里面的鱼更加躁动?”
我大概懂了。
“当我发出这个文章后,不论我把我实验的伦理道德性表达得多完美,我都不能全身而退,于是我就失去投冰块的机会,也就是自己根据舆论走势把话题炒热的机会,所以我就把冰和铁一起放入鱼缸。”
“所以你是为了让你的文章传的更远,影响得更深?”这简直太神奇了,这种营销手段和对公众心理的把握简直神乎其技。
“不全是,新的理论或者实验结果面试难免争议,我不想让争议着重存在于对我的实验结果的讨论和验证上,我希望灵魂存在成为客观事实,而我成为争议中心。”
刚刚仿佛把一切都想通的我一下又觉得自己仿佛陷入了更凌乱的深渊。没等我仔细琢磨他的意思他把电脑拿到了我面前,电脑是我的上面插着他的u盘,文档缓缓打开,是一篇文章,文章的标题映入眼帘的一霎那让我难以呼吸。
“现在你可以问我第三个问题了。”他笑着说,我努力凝望他墨镜下的眼神,可是除了黑暗我什么也看不到。
“你……用了多少人类实验体?”我艰难地从凝固的空气下挤出这几个字。
“20亿。”时间好像在这一刻精致,只在车内这一空间内,外卖的景色流动很慢,车内发动机的轰鸣清晰却有点失真,这一刻我感觉世界不那么让人熟悉。屏幕上的黑体字《中国公众心理引导实验》和他的样子一样狰狞而诡异的扭曲着。
脑子里一切的猜测都渐渐联系起来,我确实被克西特引入他构建的深渊,我几乎能感觉到四周的空间在向我坍塌,那是一种触及灵魂的恐惧,毁三观这个流行语持续了五十年,但是你绝对没有经历过世界观的崩塌。我缓缓把车停在路旁,贪婪地喘着气,他没说话,等我一点点平息。
“就这吧,我到了。”他开门下车,饮尽最后一口咖啡,远远地抛出去。
“就这?”我也下车,环顾一下四周,只有一条公路,几棵小树,扭曲的空气和无尽的戈壁。
“那你去哪?”他慢悠悠走向戈壁滩,我想跟上他,他却挥手示意着告别。
“爱哪哪。”他狂放地喊着。
“那我去哪?”
“你还没到呢?”他此刻及其兴奋。过了一会儿他停下脚步,用力踢走一块石头,然后转过身玩味地对正在开车门的我说,“你应该还有个问题吧。”
“你证明灵魂存在的实验到底是不是真的?”我想都没想就问了出来。
“呵呵。”
我看了看他背对我离去,深吸口气,坐回车里,深深地望着屏幕上的几个字,好像站在碎裂的浮冰上看漆黑的海。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骗局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20-9-16 17:27:08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