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215

踏浪去未来寻找你

kepu007 于2020-9-16 18:24:59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marine-1761310_1280.jpg
   
  踏浪去未来寻找你
     01
  林寻?
  抬头。
  你在哪?
  你抬头,就看到我了。
  02
  半圆形透明星球静静的在空中悬浮着,像云雾包裹着十五的满月,那颗星球是浅蓝色,如果不阴天,它会和蓝色完美的融为一体。
  这样就看不见了。
  林寻,看到你一次好不容易啊。
  嗯。
  你多说几句话好不好?
  说什么?
  说话啊,聊天啊,难道你们都不聊天的吗?
  我们很少说话的,每个人都做自己的事情,无聊了就去看看平行时空的自己在做什么。
  能看到吗?
  能的。
  那你能看到平行时空的我在做什么吗?
  你是一个独特的存在,在我的时空并没有你这个人。
  那,你也是独特的,因为我的时空也没有你的存在。
  按理来说,我们每个人只能看到平行时空的自己,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看到你。
  这也许是……缘分?
  嗯。
  林寻,我的作业好多啊,我写不完,可是写不完第二天老师会说我,还会告诉我爸妈。
  那你快点写。
  可是我不会,我好笨啊,我学东西超级慢,反应也很慢。
  我们周伊怎么会笨呢,因为你是一个独特的人,所以你和他们都不一样,不用在乎。
  嘿嘿,只有林寻一个人觉得我是与众不同的!
  因为你本来就与众不同啊,不管你是什么样子,别的人都是这个自己属于另一个自己,而我不同,我没有另一个自己,我只有你。
  林寻看着趴在昏黄灯光下奋笔疾书的周伊,字不算太好看,但是每个字都是工工整整的,小小的一团,看起来……很好抱的样子。
  想什么呢!
  林寻把自己脑海中的想法一股脑倒入回收站,摇了摇头,准备继续对手底下正在做的科研项目进行一个突破,坐在大屏幕面前很久,也没有什么头绪,犹豫了一会又从回收站嫌弃的翻翻捡捡,把自己刚才想周伊的思绪装回大脑里,这么一点儿东西,应该不会太占地方吧。
  03
  周伊写作业写到很晚,最近学的几何很难,嗯,对于他来说很难,他没什么朋友,每天的交流就是和林寻说说话。
  在脑海里和林寻对话。
  他一直都相信林寻是真的存在的,虽然他从来没有见过林寻的模样,但是听声音来说,应该是一个很绅士的人,还……有点高冷,不过他们那个星球的人应该都很高冷吧,好像从来不和别人交流的,自己做自己的事情,不过……也没有令人讨厌的家庭聚餐朋友聚会环节。
  此时,他正在上数学课。
  林寻,快出来,我又听不懂啦。
  林寻头一天晚上答应他的,陪他一起上数学课,林寻一定很聪明,可以为他答疑解惑。
  来了。
  我还以为你是逗我玩的!
  怎么会呢,答应了你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
  那你快帮我想想。
  很简单,我晚上给你讲,你先往下听。
  周伊笑了笑,但是一想到林寻好像看不到他笑,又收起了嘴角的弧度。
  周伊!你又胡思乱想什么?我的数学课有这么好笑?
  ……老师,我没有。他声音小的像蚊子叫。
  你以后再抛锚你就不要上我的数学课了!反正你数学一直都没及格过。老师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他一眼。
  ……”周伊没有再说话,深深的低下了头。
  回家的时候也像是抽干了力气,食不知味,晚饭吃的什么都忘记了,书包扔在角落里躺在床上的时候,两行泪水滑进了耳朵里。
  林寻。
  我在。
  林寻,你能知道我在哭吗。
  怎么回事,谁欺负你了?
  没有人欺负我,我就是觉得,我真的好差劲。
  你昨天晚上也是这样不开心,最近发生什么了?
  “……很差劲,就会被老师讽刺挖苦,就会……被同学们笑话。
  周伊,我……很想抱抱你。
  我也好想在你怀里哭啊。
  周伊说着说着,不受控制的开始抽噎,渐渐哭出了声音,他把头埋在被子里,泪水晕在被子和床单上,湿了一大片。
  怎么会有这么多眼泪啊。
  林寻的心紧紧揪成一团。
  呜呜……林寻,为什么我们不在同一个时空,为什么啊,林寻,如果有你在身边陪着我会好受很多!!
  爆发仿佛是一瞬间的事情,周伊突然就开始喊出了声音,委屈的呜咽着,像一只受伤的小猫,用叫声来缓解疼痛。
  周伊你跟谁说话呢?
  啊?
  周伊的妈妈推门进来,看到儿子趴在床上,瘦小的肩膀因为抽噎而不住的颤抖着,她走上前轻轻将手搭在儿子的肩膀上。
  怎么了?别哭啊?
  妈,我没事。
  周伊慌乱的直起身子,胡乱擦几把眼泪,故作镇定的看着他妈,他妈可不信他嘴里编的那几句鬼话,关心的坐在他身边。
  怎么回事,刚才在和人打电话吗?
  ……没有。周伊心虚。
  我明明听到你在跟人讲话,你是不是早恋。周伊他妈狐疑的看他一眼。
  没有!我说了没有就没有,你出去,别打扰我学习!周伊被他妈说的又委屈起来,站起来用力将他妈推到门口,狠狠的摔上了门。
  他妈站在门口愣怔了半晌,小声嘀咕:这孩子,明明在讲话。
  林寻,有点想你。周伊捂住嘴巴,默默在脑海里呼唤着。
  我来了,发生什么了?你的心情好像很糟糕。
  没什么!我挺开心的,嘿嘿。不想影响到林寻,周伊让自己的大脑努力开心起来。
  有事情要和我讲,毕竟……我也相当于另外一个你。
  我知道啦,你跟我讲讲那道题吧!
  林寻的声音从周伊脑海里淌过,像一杯温吞的水,使他激动的心情渐渐平息了,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喊叫,明明林寻……不会听到他讲话。
  唉。
  林寻我有点困了,今晚不准备写作业。
  这样不行吧,明天会被老师说的。
  无所谓。
  嗯?这可不像你。
  我就这样,睡觉了,你走吧。
  把林寻从脑海里硬生生赶走之后,周伊却有些懊悔,应该多让他陪自己一会的,熄了灯睁着眼睛瞪着天花板,眼睛长时间不眨,很累,他以为这样能促使自己睡着,没想到只是眼睛累的闭上了,脑子却还是醒着的。
  这样熬着身体会坏掉。
  可他就是睡不着。
  04
  
  第二天上学是拖着一双沾满了红血丝的眼睛去的,把同桌吓了一跳,但是他却又屏蔽了外界,在颅内和林寻聊天。
  起床了吗?我都到学校啦。
  没睡。
  怎么没睡觉?
  你不也没睡。
  你怎么知道我没睡!
  你以为你大脑醒着我不知道吗,我只是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你就硬挺着,你不眠不休却又不想事情,我窥探了也没有用。林寻嘴上这样说,其实他略知一二,只是不想胡乱猜测。
  他想听周伊亲自跟他说。
  今天老师倒是没有怎么找周伊的麻烦,数学老师好像不再针对他,他没交作业也没有发现,但是崩溃了就是崩溃了,失常了就是失常了,不需要找什么理由。
  -周伊,今天放学妈妈来接你。
  周伊妈妈给他发短信。
  -不用,妈。
  -去医院。
  也许是父母不止听见过周伊讲话,也许是父母看了什么奇怪的答疑,他们一定要弄清楚这件事情。
  周伊不是没有害怕过,他害怕林寻是假的,这是最害怕的一点。其次就是什么失眠啊,什么自闭啊这些无关紧要的问题了,这些都没什么所谓的。
  但他一直觉得,只要他相信林寻存在,他就是存在,存在和不存在之间,不就是周伊觉得这么简单吗。
  医生检查身体过后,又让他填写了一些问答,他把林寻这件事情隐瞒了下来,不过从他的CT来看,他的脑电波好像有一点不一样,但是以现在医学技术无法解释他脑电波的异样,不会影响到生正常生活,倒也不必担心。
  伊伊,有什么事情要和爸妈说,受委屈之类的,你不要自己什么都憋在心里。
  我没有憋在心里,我什么都和林寻说。
  周伊想反驳,到嘴边的话又被他吞了下去。
  知道了妈,回家吧。
  今天在外面吃。周伊爸爸笑了笑,拍拍儿子的头,儿子真的是长大了,个头都快赶上他了。
  05
  
  吃完饭回家挺晚,周伊父母给班主任请了假,今天的作业他就不用完成了,刚好,可以用这个时间来和林寻聊天,好像很久都没有和林寻好好聊过天了。
  林寻,你在吗?
  我在啊,我一直都在。
  我想和你聊天。
  好啊,聊什么呢?
  今天我爸爸妈妈带我去医院检查了,好像发现我脑电波有些异常,不过不要紧,今天他们还带我出去吃饭了。
  好棒,那你有没有开心很多?
  有啊,林寻你爸爸妈妈对你好不好?
  “……我没有爸爸妈妈。
  啊?对不起对不起。
  不用,我们这个星球的人,生来就不知道父母是谁,都是从一个特殊的培养舱长大的,然后呢,从小到大都是单独接受和能力相符的教育,组织会给你安排研究项目,会安排生活,不需要自己操心。
  那你们,每天就只用思考和研究吗,没有交流,该多无聊啊。
  习惯了,他们会在其他星球上看完自己不同的一生,最多的看过十六个不同的自己,你想,每天能看到十六个自己不同都生活,也很不错。
  哇,那就像看十六部电视剧一样!那你呢林寻,你能看到几个。
  我只能看到你,我闭上眼睛跟你交流的时候,有很大一部分时间是黑暗的,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下突然会看到你,我问过组织,他们说也许是你没有睁开眼睛,别人都可以看见。
  那,你的组织没有觉得你这个很异常吗?
  后来他们再问我,我说,现在好了,可以看到了。
  有没有问你细节啊,比如我们这儿天是蓝色的,有各种颜色和气味,每个人也是不同的,不过没什么超能力。
  没有,他们不关心。林寻微微勾了勾嘴角,很快又恢复不笑的样子,好像从小到大,他几乎没有笑过。
  和你聊天,我一点儿困意都没有,你会陪我多久啊,林寻。周伊翻了个身,问道。
  ……会很久。
  你是不是会看着我过完我的一生?
  我应该,只能看到你过完你的一生。
  那如果我不在了,你岂不是会很无聊,这该怎么办啊,不然你来我的星球,好不好?
  我要是能去你的星球,我不是早去了吗,你是不是傻啊,哈哈。
  林寻你笑了!我第一次见你笑!
  觉得你很好玩,我好像刚刚才解锁笑这个功能。林寻摸了摸自己的嘴角。
  那,我有办法去你的星球吗?
  没有办法,别想这些了,早点睡觉,乖。
  林寻像在哄小孩,这种感觉很奇怪。
  其实是有办法的,去到他的星球,应该是没有人研究的,但是林寻在古老的传说里知道,在很早以前,也有人出现过自己这种情况,后来重力场越来越稳定,这种情况越来越少了,也就没有人研究和关注。
  书上说:需要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踩着海浪,跳入漩涡,就能来到他的星球。有点像一个时空隧道。
  不过林寻的星球虽然名字叫未来,却不一定是他们的未来,他们就像一个中枢,看着他们不同未来的可能,再看着他们如何走这条路,像一个旁观者。
  林寻不同。
  林寻来到了周伊的生活中。
  做了他生活的主角。
  06
  周伊,起床了,你怎么衣服都没脱就睡着了?
  我昨天太累了。
  玩儿累了?我看你昨天就是玩疯了。
  妈,我开心嘛。
  快起来穿衣服了,今天去好好听课,昨天都没有写作业。周伊妈妈把熨好的校服放到他的床头柜上。
  妈,今天就不来接我了吧?
  嗯。
  周伊在脑海里向林寻问了声早,林寻好像还没起床,没有回答他,不过昨晚的聊天很愉快,今天上学,周伊的心情明显好了很多。
  对于他来说,上学只要不被老师找麻烦,不被同学嘲笑讽刺,都是一个比较愉快的过程,因为他不追求朋友,林寻是他唯一的朋友,他也不擅长发展跟别人的友情。
  林寻,林寻你在干嘛?
  “……”
  回答他的是一片沉默。
  林寻?喂,你不在吗?
  “……”
  还是没有任何答复,周伊有点慌张,用林寻在做研究来安慰自己。
  没有林寻的陪伴,午饭也是食不知味,直到晚上,林寻才出现,而且连接状态很不好。
  林寻?你怎么一天都没动静。
  ……不知道连接不上你。
  怎么会这样呢?出现什么问题了吗?
  现在连接稍微好了一点。
  我检查了,没什么问题,也许是有电磁波的干预,我们两个星球的重力场有一些变化吧,以前没有这种情况。
  可是林寻,我今天一天找不到你,我的心脏跳的飞快,要总是这样,那我不得猝死啊。
  找不找得到我,你正常生活你的,不要因为我受影响。
  你是我唯一的朋友,我要是一天没人跟我说说话,会很无聊的。
  刚讲到这里,周伊和林寻的联系又中断了,缓了两三个小时才恢复,周伊的大脑里关于林寻的那一块持续存在着一片令人不安的黑暗。
  周伊,不止是我,我的手下也有人出现了这个情况,连接中断,连接异常等。
  那怎么办,那如果有一天彻底中断了,怎么办!
  周伊,我后悔了,我一开始就不应该跟你连线。
  林寻!我们都是客观存在的,我们两个与生俱来就有关系,这是脱不开的!你不能这样说话,你摆脱不了我。
  没错,但是我可以选择单方面不联系你。这样你就会把我忘掉,林寻的心脏突然闪过一丝刺痛,他用力按了按胸口。
  林寻!你闹哪样!周伊彻底急了,他的想法表示出来的时候夹杂了一丝颤抖,眼泪什么时候从眼眶溢出来的时候他都不知道。
  我知道,我们都离不开彼此,但,系统非常不稳定,不知道会不会有一天,这种建立的联系彻底崩塌。
  不会的,林寻,不会的,这种都是一时的。周伊有些慌张,但是他什么也做不了。
  你放心,如果哪一天我要走,一定会跟你告别。
  然后清楚你脑海里关于我的全部记忆,虽然这种清除,等于我自己杀死了自己,但是周伊还有很长的一生要过,自己是来帮他的,不是牵绊他的。
  林寻,一定有办法来到你的星球。周伊暗暗发誓,但是他没有让林寻听到这句话,好像就在这焦躁的一瞬间,他像打通了任督二脉一般,有一种奇妙的感觉,这是脑海里被注入了另外一种思想的感觉,他和林寻好像可以互相感知了,他还可以对林寻做到隐藏。
  林寻一定知道到达他星球的方法,他们的思想那么先进,不过这种方法应该很危险,所以林寻不会告诉他。
  林寻,我会找到你的。
  你可别乱来啊,最近一段时间不会出问题的,乖,好好学习。林寻有点担心。
  好。
  周伊胡乱答应着。
  周伊熬夜熬到很晚,但是他就是坐在窗口发呆,基本不做动脑子的事情,动脑子也不会想林寻,这样会吵醒他,就不好趁他不防备进他大脑里搜索方案,去他星球这件事情要尽在策划,因为,这种联系崩塌,可能就在瞬息之间。
  感觉林寻那边的活动不是那么明显了,周伊悄悄潜入了他的脑子。
  这一块都是研究,与他无关。
  这一块,好像是他,原来林寻也会记住他的模样,笑容爬上周伊的嘴角。
  这一块好像是外界知识累积。
  应该就在这里,他顺着他的记忆翻了没多久,就看到了那本古老书籍上的话。
  一定时间,一定地点,踏浪,到漩涡中心。
  原来是这样,危险指数绝对比极限运动要刺激,他手心里出了一层薄汗,他胆子其实有一点小,至少长这么大了,还怕黑。
  周伊记下换算方式之后就从林寻的大脑里出来了,他将换算方式写在日记本上,折了一个深深的折痕,并且让自己把这件事情完全忘掉。
  控制思想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并不是自开头起就能做的很彻底,但是周伊的执念可以暂时封闭起一些思想,一些他认为十分重要的想法。
  07
  时间过的很快,距离知道怎样去未来星球已经过去了一年。
  今天是周伊的18岁生日,从今天开始他就是一个成年人了,生日过的很简单,礼物也没怎么收,不过对于他来说最好的礼物就是,他用了两个月,算出来漩涡第一次的出现时间,不过这也是唯一一次。
  现在他和林寻的联系已经很弱了,每天能连线到的时间大概两个小时,这之间还会有几次像石沉大海没有音讯,听林寻说,他们星球已经有人看不到自己了,看不到自己的人会逐渐陷入一种僵硬的状态,大脑僵硬。
  林寻,你也会这样吗?
  目前不会,至少我还能看到你。
  那如果有一天这个联系真的中断了呢?
  那我也会这样吧,应该会和他们一样。
  林寻我有一个问题。周伊犹豫了很久,还是问了。
  你问。
  你知道什么叫喜欢吗?
  是一种……感情?林寻试探的问。
  是一种感情,一种……很奇妙的感情。
  ……我看书里有过记载。
  原来,在你们的世界是不会相爱的。周伊有些惋惜。
  不会,我可以学啊。
  那你可不可以学着,怎么爱我。
  除了你,我也想不到别人去爱了啊。
  嗯!我也爱你。
  周伊,十八岁快乐,我爱你。林寻在周伊脑海里的声音有一种莫名的笃定,爱情对于林寻来说还是一个新领域,但是林寻说我爱你三个字的时候,是笃定的。
  下个月,周伊就要出发了。
  林寻也不傻,不会放着方法不去计算,和周伊一样,他也知道漩涡在什么时候会出现,但是他不知道周伊知道漩涡,并且要利用漩涡来找他。
  这个举动,幸运了会到林寻身边,不幸运就只有一种结果,死亡。毕竟是一个相对古老的传说,可信度和真实度还无从考证。
  不过对周伊身边的人来说,不过成功与否,周伊都已经不在他们身边了,这个抉择很艰难,但是周伊是一个还算天真的小孩,他没有想这么多。
  他依然相信林寻是强大的,林寻可以带自己回来。
  08
  妈,我想跟着渔船出海。
  你跟着什么?渔船?你疯了,你不好好复习你整这些幺蛾子,我们家是缺钱还是缺鱼?
  不是,我是去……体验生活。
  你给我乖乖在家里呆着。
  妈!我想去,就这一次,你就让我去行不行。
  门都没有,你好好复习,我还给你报了数学课,从今天下午开始上课,中午我叫你起床送你过去。周伊妈妈不能理解儿子的想法。
  周伊也不和他妈争执,他咣当一声重重的关上卧室门,开始想办法怎么逃课。
  他妈刚目送他进前门,他转眼就从后门溜了出来,打了个车就往火车站赶,大概坐不多久高铁就能到海边,然后再坐船,要到漩涡周边只有一条船经过,船自然会在漩涡边上绕道行驶,所以他还要游泳踩水等待时机。
  林寻这两天一直处于坐立难安的状态,他能感知到的周伊越来越少的,从生活中的二分之一变成了二十分之一还不到,通过他的记算,漩涡出现就在明天,他总感觉周伊有事情瞒着他。
  他害怕是这件事情。
  所以他做了一个决定,也瞒着周伊的,他要在漩涡出现之前同周伊告别,然后消除周伊关于他的记忆,同时……杀死他自己。
  这是于周伊于他而言最好的选择。
  09
  周伊已经登船了,距离漩涡出现的时间还有三个小时,他需要在海里游五百米,为此他专门练了一个暑假的游泳。
  周伊,能听到吗?
  林寻?对于林寻这个时候出现,周伊皱眉。
  嗯,我今天想来和你……”
  和我干嘛?
  “……道别。
  干嘛,道别干嘛,为什么道别?周伊有点害怕了。
  组织最新的通告,系统已经崩塌了百分之八十二,趁现在能和你连接,我来和你道别。
  那在完全崩塌之前我们还是可以联系的啊!
  不,我要彻底跟你告别,你去过你正常的生活,忘记我,我会让你彻底忘记跟我有关的一切。林寻的语气很决绝,但是仔细听来是带着一丝颤抖的。
  林寻,我不要忘记你。
  我爱你。
  09
  您的大脑将在一个小时后进入休眠状态,清楚命名为'‘周伊的记忆需要时间八小时二十三分钟,清除后将自动锁死大脑相关区域,请问还有什么要求。系统冰冷的机械女声响起。
  杀死它,杀死我的大脑。
  您属于自毁行为,需要请示上级。
  不必了。大不了自己杀死自己。
  周伊就这样被与林寻切断联系,他努力回忆了一下林寻,有关的记忆还没有被删除,时间不多了,漩涡应该已经在产生,他需要在四十分钟后跳下船,然后游泳大概二十分钟。
  他跳下船的那一刻,没有人注意到他,海水瞬间充斥发丝的每一处缝隙,他将泳镜带上,朝向漩涡的产生的位置游去。
  因为海水是流动的,所以他经常需要踩着水矫正位置,他很害怕会错过这次唯一的机会,每一次停下来都是一种煎熬,他游泳会用光所有的力气,如果没有找到漩涡,如果漩涡没有将他带到林寻身边,那么只有一种结果。
  死亡。
  虽然是夏天,海水也带着冰冷,他的牙齿在不断的磕碰着,只能靠加快游泳速度来增加产热,快到了,距离漩涡只有50米了,他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漩涡的水波扩散到了他的身边,他一头扎在水里,换了游速更快的自由泳方式,快到了,周伊,再坚持一下。
  就在他快到漩涡中心时,突然大脑变得一片空白,他靠着身体的本能在踩水,却没有在前进。
  我为什么在这里?
  我为什么在游泳?
  我为什么在漩涡周围?
  天啊!为什么没有人救我!
  恐惧一下充斥了周伊的大脑,他本能的向外游,但是脑海里有一个念头在牵绊他的动作,他好像……是要往漩涡中心游?可是为什么要送死呢。
  周伊不能理解自己的行为,但是果断决定跟着意识走,漩涡在转移,他的定位仪器已经在他脑子一片空白的时候松手扔掉了,现在只有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在一眼望去全是水的大海中,艰难的朝着可怕的漩涡游去。
  追上了。
  被卷进去了。
  本能的挣扎不能逃脱漩涡巨大的吸力,他被水拍打着不断转圈,水漫过胸口,漫过青紫的嘴唇,罐进鼻腔向肺部涌去,他的大脑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下一步是死亡了吗?
  10
  周伊突然大脑剧烈疼痛,眼前闪过像电流一样不规则的曲线,各种颜色瞬间袭来,他突然就被漩涡巨大的吸力放开了,衣服是干的,眼前陌生的景象。
  所有的建筑都一模一样,除了高低和颜色,外观没有任何区别。
  自己好像……在一个房子里?
  周伊一转身,后面有一个长相十分标志的青年,一个仪器箍在他脑袋上,他看起来……很痛苦,周伊决定解救他。
  周伊讲仪器的电源拔下,仪器自动脱离青年的额头,缩进了从墙壁打开的柜子里。
  青年睁开眼睛,怔怔的看着面前的人,这个人,和记忆中的那个人,完全重合,不过应该是长大了一些,模样变成熟了,还是一样的好看。
  林寻?
  叫出这个名字,记忆瞬间回到了周伊的脑子里。
  嗯,是我,你好,周伊。林寻伸出手。
  眼泪一下子涌出了周伊的眼眶,他猛地冲过去抱住林寻,眼泪砸在他的肩膀上。
  林寻,我成功了,我成功了,林寻!我感觉好不真实啊,真的是你吗林寻?
  是我。林寻抬了抬头,将眼眶里的液体收了回去,这是眼泪吗。
  林寻,我好好看看你,你长的真好看。周伊笑着伸手摸摸林寻的脸颊,光滑如玉。
  突然,两个人的目光对上了,周伊看着林寻的脸在眼前慢慢放大,嘴唇突然沾上一片冰冷,那是林寻的,林寻……在亲他!周伊的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林寻离开了他,笑了笑,将他带到落地窗前,搂着他的肩膀。
  看那边。周伊顺着林寻手指的方向看去,看到一个蓝色的星球。
  那是……”
  嗯,那是地球,是你的星球,欢迎来到未来。
  我们有办法回地球吗。
  我们一定能找出办法的。
  周伊笑着将头靠在了林寻的肩膀上,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就什么也不怕了,什么都能找到办法,因为他们两个是两个星球最独一无二的个体,不是吗。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踏浪去未来寻找你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20-9-16 18:24:59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