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54

人鸟

kepu007 于2020-9-16 18:50:48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fantasy-2846786_1280.jpg

人  鸟
                                               1
只说海南保亭地区原有一女子阿甘,因被迫要嫁给财主帕印衬,她本也委屈同意。可谁知帕印衬竟然浑身长满大毒疮,是个整日只能躺在床上的废人,无奈之下,阿甘变成了一只鸟,飞到了七仙岭的深林中。当然,几百年来,关于阿甘还有很多版本的说法,不过,结果都是阿甘变成一只鸟,这是无疑的。
转眼几百年时间就过去了,阿甘毕竟不是一只普通的鸟,她还有人类的情感,所以在山林里的生活并不快乐。只是,她内心受伤太深,变成鸟后,长久地生活在深山老林,日子久了,对山林外的世界有一种陌生的恐惧感,所以只好缩在深山中,隐居不出。
阿甘成了鸟群中寿命最长的鸟,足有几百年了,但是具体是多少年,阿甘自己也记不清,主要因为是日子对她来说丧失了意义,她是一只奇怪的不死鸟,亲历了世界人类与鸟界的善恶。
刚进山林的时候,阿甘不习惯,她总想着人类世界的事,保留着人类的生活习惯。不过,后来她也慢慢习惯了,习惯了像鸟一样生活。她最先尝试的是吃野果子、草籽,她无法接受虫子。
阿甘是一只孤独的鸟,总在天晴朗的时候,飞在林中寻找野果子,或啄食花苞。有时,她也喜欢到地上走走,啄食草籽。每当这时,阿甘更加伤感,走路让她过多地想到自己的过往。她那两只细长弯曲的鸟腿,在地上一踱一踱的,就像她曾经一个人走在田间小路,或是去见心上人拜和,这时她会默默流泪,她是一只会流泪的鸟。
老树旁有一条小溪流过,小溪大部分都有掩藏在荒草之中,在靠近大树的地方有几块大石头,荒草无法生长,小溪就在这个地方露出了真面目。
阿甘就忍不住要看自己的真面目,她总站在石头上看水中的倒影,那倒影是一只鸟,有火红的羽毛,孔雀一样的尾巴,凤凰一样的眼睛,头上的翎毛微微曳动,阿甘也觉得这是一只美丽的鸟,当她这样想的时候,她并没有把自己当成一只鸟。
阿甘不知道,她日常生活中的秘密被一只孤独的瘸腿老鸟发现了。老鸟是她的邻居,住在另一棵粗壮的老树上。这棵老树盘根错节,冬暖夏凉,老鸟悠然自得。老树让老鸟很心安,老树风雨不倒,不知活了多少年,老树给了老鸟力量和希望。
老树在山林深处,太过僻静其他鸟不愿在老树上搭窝安家,这也让老鸟感到有那么一点孤单。
突然有一天,来了一只漂亮的鸟。这是老鸟从来没见过的一种鸟,如一团火烧云。老鸟很激动,它发现这只漂亮的鸟,竟然还是一只年轻的鸟。它很好奇,它认为一个漂亮年轻的鸟到这深山老林中,一定有什么不得了的原因。
于是它开始暗中观察这只鸟,我们都知道,这只鸟其实就是阿甘变的。那时阿甘刚刚变成鸟不久,一心只想躲起来,所以她就带着满心的伤痛飞到了深山中,它发现这里有很多老树,她便在其中一棵老树上落下脚,因为她这棵老树有一个舒适的树洞,她就落脚在树洞里。
这个新家让阿甘暂时觉得安全,不过,让阿甘不舒服的是,旁边还有一棵巨大的老树,树冠如云,遮天蔽日的,这让阿甘想到了民间传说的树精,她不敢靠近。阿甘没想到就在这棵老树上还居住着一只老鸟,更没想到老鸟正在研究她。
老鸟发现这只新来鸟,叫声非常动听,声音在鸟类中很没听过。它总是 “甘工”“甘工”的叫,那声音听起来真让人悲伤,像一曲哀歌,这勾起了老鸟不少伤心往事,也勾起了老鸟对阿甘更大的好奇心。
每隔一段时间就有那么几个夜晚,月亮异常圆,异常亮,这样的夜晚老鸟睡不着,就卧在树枝上的窝边看月亮。阿甘到初到山林不久,正赶上这月圆时节。
看月亮的时候,老鸟也忍不住看隔壁的邻居。
阿甘经常夜不成眠,她蜷缩在树洞里,看着外面冰凉冰凉的月光,就往树洞口移动身子,靠在洞口上,如同她在人间依在门框上看月亮一样。
月色让阿甘心碎,这是一种思念、不甘、委屈等感情杂合在一起的复杂心情,五味杂陈,无法言说,她唯有泪眼婆娑的望着月亮发痴。
老鸟知道阿甘也在看月亮,心里有一种美好的感情。那是它年轻时才有的感情,不过老鸟没有什么非分的期待了,它是一个瘸腿的老鸟,本来孤孤单单的,突然有一个邻居它觉得已经很满足了。
阿甘还不知道旁边的大树上居住着一只老鸟,因为那树上并没有鸟飞动的响声和活动的迹象,而阿甘总是对那棵奇怪的大树敬而远之。
    雨季来临,山里忽然下起暴雨,连续数天都不停,阿甘无法出门寻找野果。树叶下面倒是有虫子,可是阿甘不敢吃。
老鸟不发愁,老树上的虫子就够它吃了,何况,它还有余粮储藏在小树洞里。老鸟倒是很担心他的邻居,因为它发现它的邻居整日到外面吃素。它不时从树洞里看向旁边的大树,然而,雨水如同一个密密织就的雨帘,看也看不透。
无奈之下,老鸟冒着雨,飞到了阿甘的大树上,落到树上时,老鸟全身湿透了,它简直要撑不起自己的身体了,尽了全力抖动着身体,才抖落了一些雨水。
阿甘听到树上有动静,猛然间看见一只大鸟在树枝上落着,心里一惊。她还不懂如何跟鸟相处。
眼看着老鸟往树洞门口来,阿甘做好了防御准备,以防大鸟伤害她,不过,它心里想,若是大鸟无处躲雨,她也可以让大鸟在树洞暂时躲雨。
老鸟停在树洞门口,往树洞里看。它深情高傲地如同一个国王,周身都是灰褐色的羽毛,尽管淋了雨,看起来也十分健美。
阿甘用一个人的眼光看着大鸟,大鸟对它叫了几声,阿甘听不懂,十分着急。她一叫,就是“甘工甘工”的。大鸟双眼圆睁,看着阿甘,仿佛阿甘是一个天外来客。
阿甘猜想,大鸟一定也听不懂她的叫声,连她自己也不是很懂啊。她变鸟后,只会说出“甘工”这两个字了。
大鸟并没有要攻击阿甘的意思。它淋着雨在树枝上找了一个虫子,瘸着腿,送到阿甘面前。
阿甘看着,跳开了,阿甘很伤心自己得像鸟一样跳动。
大鸟自己把虫子吃了,接着又找了一只,放在阿甘面前。虫子半死不活,动也不动一下。
大鸟看着阿甘,一副等着她去把虫子吃掉的神情。
阿甘无奈,只得走上前,她也确实饿了。
阿甘看了一眼大鸟,它实在很大,很威武。大鸟鼓励似的看着她,她犹豫着,然后飞快地啄起虫子,眼睛一闭就吞了下去。
大鸟把翅膀展得半开,轻轻拍动了两下,好似心情很好。
阿甘很感谢大鸟。它们静默地呆在树洞口,看着雨中的世界。这一刻,阿甘觉得世界是美好的,她暂时忘却了人世,以一只鸟的身份感受另一只鸟的关照。
阿甘和大鸟熟悉起来,才知道,大鸟住在隔壁那棵她从不敢靠近的大树上,她对大鸟刮目相看,然而,心中也有很多疑问。
天终于放晴,阿甘和大鸟成了朋友。阿甘很喜欢大鸟,这种喜欢带着人类对宠物的喜爱之情。阿甘难免要用人的眼光去观察大鸟。它很好奇大鸟为什么会瘸腿,不过语言不通,除了“甘工”两个字,阿甘说不出别的词。
阿甘看大鸟的时候,常常忘记自己也是一只鸟了,她很想去摸摸大鸟的羽毛,看看大鸟的爪子,这种感情支配下的行为,被大鸟看成了亲近信号。
大鸟觉得阿甘不懂鸟类世界的语言是不好的,于是,它开始教阿甘学习鸟类通用语。
可是阿甘实在缺少语言天赋,进展很慢。几年时间过去,阿甘也只懂了一些简单的鸟语,还得老鸟慢慢地说才行,老鸟的语速一快起来,阿甘就听不懂了。
阿甘渐渐地开始吃虫子。在山林里像鸟一样呆久了,阿甘恍惚中也把自己当成了鸟。不过,当她站在枝头,看天空看山林的时候,就会有莫名的感伤。
老鸟是只会享受的鸟,它那棵老树上有好几个树洞,老鸟挑了中间的最大的一个树洞安了家,其他的树洞都成了它储存东西的仓库。老鸟还在树上选了一个高高稳稳的位置,搭了一个窝,这个窝像老鸟的树顶别墅。
阿甘常常到老鸟的树顶别墅里去呆着,因为老鸟的关系,阿甘跟老树已经熟悉起来,她称它为老树爷爷,像老鸟一样在老树身上找到了安心的感觉。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很多年。阿甘也常常猜想着外面的世界,她很思念她的小妹和情人拜和,有时也会想念母亲,想念母亲时,多少还心存怨气。
                                 2
有一天老鸟突然决定要带着阿甘到外面去看看。
我这把老骨头是该出去走动走动啦。老鸟说。怎么样,跟我一起出去转转吧,也该散散心啦。
老鸟说完后,看着阿甘。阿甘心里很矛盾,进山这么久,整日里,森林密不透风,即便飞到树梢,起伏的山峦也挡住了视线,让她望不出去,她也有心出去看看,可是她心里还是有怨气,跟家人,或者说跟人类生活堵着一口气,从心里上说,如果在人世能过得幸福,她依然会选择做人,而不是一只鸟。
阿甘犹豫着,老鸟说,有什么好犹豫的,你跟我出去,哪只鸟都不敢欺负你。于是阿甘才忐忑地跟着老鸟展翅飞在山林上空。
天空一碧如洗,薄薄的小块白云点缀着,很美,山和树都在眼底,阿甘心情很好,自从变成鸟,她还从来没这么畅快地飞过。
它们中途休息了两次,落在树尖上,阿甘感到周围一切都很新鲜。老鸟很熟悉山里的情况。
阿甘没有问过老鸟的过去,不过,她猜想老鸟过去一定是个有故事的鸟,不然怎么肯幽居山林,而它那只瘸了的右腿也一定是一段痛苦的经历。
阿甘不问老鸟的过去,也是怕老鸟会问起她的事情,这样的话,为了平等她就不得不说自己的事了。幸好,老鸟也从没问起过她的事。
阿甘觉得老鸟不像人类,邻里之间经常交换家长里短。别人告诉你一件事,就会再问你一件事,你就不得不说了。
第二次休息后,它们遇到了大群大群的鸟,各种各样的,阿甘觉得鸟的世界比人类世界丰富多彩。
可是不久,阿甘就发现了异常,而这异常状况,老鸟早早就察觉了,老鸟不时看看阿甘。
阿甘觉得鸟群对大鸟很尊敬,像人类对待长辈一样,阿甘从鸟群的表现猜测大鸟一定有些年纪了,也做出过鸟类认为伟大的事。
然而,她很快发现鸟群对她更感兴趣。鸟群用怪异的眼光看着她,并且叽叽喳喳地闹个不停,显出了少有的严肃的躁动,
鸟群语速过快,阿甘还不能完全理解,她不知道鸟群在说什么。这样沸腾而严肃的场面,让阿甘想到了村里的大会,只有发生一件大事的时候,才会有这样的场面。
阿甘知道自己成了鸟群讨论的主角,她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她求救地望着老鸟,老鸟也意味深长地看着她,阿甘意外发现老鸟的眼神很凌厉,让她一惊。
老鸟告诉阿甘,鸟群看见她,认出了她是受人类尊敬的神鸟,她已经成了周边村落里崇拜的偶像,人类都称她为甘工鸟,而鸟群称她为人鸟。
阿甘听到自己被鸟群叫人鸟,内心很受伤,感到受到鸟类的侮辱。她是一个人,为了自由,才变成了一只鸟,这实在是走投无路。
然而,她没有想到,这在人类看起来充满浪漫色彩,是多少人想做而不敢做的事。阿甘没想到她变成鸟这件事会成为人间美谈,但是,她知道人们都很羡慕鸟有一双翅膀可以自由高飞。
而鸟类也觉得这件事很奇妙,因为它们中有一些鸟也很想变成人。
不过,这件事还得公平一点来看待。阿甘知道很多鸟都被人类猎杀了,她本质上是人类,清楚人类的生活方式。对于人类猎杀鸟类,她说不清对错,但是对鸟的遭遇给予了更多的同情。
老鸟心情很坏,好像没有再待下去的意思,鸟群中有些鸟恶意地看着阿甘,眼睛里含着敌意。
这时,老鸟突然展翅向山上飞去,阿甘也赶紧追了上去,这让阿甘得救了一般。它们先后回到了老树中。
阿甘的身世被鸟群发现了,她觉得很不安,她害怕失去老鸟这个伙伴。 老鸟知道阿甘是人变成的鸟后,没表现出过多的诧异,也没因此疏远阿甘。
不过,老鸟的眼神里经常会出现很凌厉的光,让阿甘担忧,阿甘甚至觉得老鸟在恨着她。老鸟和阿甘还经常在一起,但是,阿甘感到老鸟从心里对她的疏远,老鸟无法掩藏眼里那经常闪现的凌厉的光。
老鸟确实在恨着阿甘,甚至是人类。
漫长的夏季里,雨水非常多,下雨的时候,老鸟和阿甘都很无聊,不过这时他们就会重温初见时的美好时光。
一天,老鸟突然说起往事。
选择了,就得承受结果,老鸟说,用它那看透世事的鸟眼看了阿甘一眼,又接着说,就如同我一样,一个人孤零零的。我已经活了六十多年,日子不多啦。
阿甘听老鸟说起年纪,心想,老鸟真是很老了,她也知道老鸟看透了她的心思。
若说一点都不后悔当初的决定,那是不准确的。特别是这个潮湿的雨季,或是月圆的夜晚,阿甘都曾想过,若是当初不变成一只鸟,结果会怎样,关于这结果,她也设想过很多结局。
冬季来临时,天气转凉,老鸟感到身体不适,羽毛也开始脱落。老鸟感到了死亡的气息。老鸟已经六十多岁了,它已经处在鸟类寿命的顶端。
阿甘日夜照顾着老鸟,给老鸟叼回食物,给老鸟含回来山泉水。阿甘希望老鸟能好起来,这时,阿甘再次感到了时间的威力。
老鸟对阿甘又恢复了最初的亲切。老鸟眼里没有了那凌厉的光,这让阿甘觉得放心,同时也担心,怕它继续虚弱下去。
生命的最后几天,老鸟要住到它的树顶别墅去。那几日正式月圆时节,阿甘陪着生命垂危的老鸟看月亮,老鸟有老鸟的心事,阿甘想着阿甘的心事。两只鸟看着天空高悬的明月,头顶着满天星斗,什么都不说,静静的,直到天明。
早上,阿甘就飞出去找食物,老鸟闭着眼打盹儿。
阿甘带回食物,照顾老鸟吃饱喝足。老鸟告诉阿甘,其实它是一只鹰,是鸟类中的强者,寿命也最长,也算是见多识广。
老鸟还对阿甘说起了它的伤心往事。原来老鸟以前也是天纵之才,在鸟群中呼风唤雨,它还有个美丽的鸟夫人,正当春风得意时,它的鸟夫人被人类猎杀了,这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劫难。
老鸟伺机报仇,可是自己却几次几乎丧命,最后一次它的腿受伤了,它用尽最后的力气,逃到深山之中,伤好后,它成了一只瘸腿的鹰。从此一蹶不振,对世界失去了兴趣,便隐居深林之中。
老鸟说,它不愿提起往事,它曾经深深地恨着人类,所以从没对她说起过。如今,它要死了,往日的痛苦和一切都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老鸟临死前表现出一种复杂的感情,以它的智慧,还解不了阿甘的变身之谜,不过,阿甘长生不老,容貌不变,还是让老鸟很羡慕。
老鸟对阿甘说,我听说你在人类世界十二岁就会织锦,你织的黎锦图案多样,色彩斑斓,引得蝴蝶翩翩飞来采花,还会唱山歌,歌声婉转分动听,就连天上的飞鸟都要停下来侧耳倾听,跳起舞来像旋风一样,连彩云都绕着你转,你还有个情郎。说来不怕你笑,我很羡慕你,能从人变成鸟,过了两种生活,我一辈子就是一只伤心的鹰罢了,山下的鸟群也羡慕你呢。
听到老鸟说起她的往事,阿甘伤心地流泪了。
你该出去看看啦。老鸟又语重心长地说。
阿甘听了这话更加伤感。她知道自己已经成了人类崇拜的象征,但是她不知道出去后,大家看到她会是什么反应。
她听过百鸟朝凤的传奇,不过,她不是凤凰,也并非来自一个族群,她只是孤孤单单一只拥有人类感情的鸟,她将始终是鸟类中的异物。
她原本是为了变成一只鸟换得自由,没想到陷入了另一种不自由,她永远成了一只拥有人类感情的鸟。多年时间里,有很多个瞬间她都在想,若是自己不变成一只鸟会是什么样的结果,不过,事实就是事实,她已然是一只鸟,想什么都没有意义。
老鸟死了,阿甘用爪子在树下挖了一个大坑,用人类的方式把老鸟埋在了树下,给它举行了简单的葬礼。并且定期捉虫子、采野果来祭拜老鸟,俨然把它当成了亲人。
老鸟死去后,阿甘并没有离开深林,她依然住在原来的老树上,像一只世外仙鸟了。
一转眼好几百年时光又过去了,算来阿甘在山林里已经呆了几百年有余,她已经是深山里的鸟精,她容颜不变,时光在她身上没有任何痕迹。对于时间她已经感到厌烦,有时她很羡慕埋在树下的老鸟。
                                               3
一日里,突然从深林外飞来一只鸟,向阿甘求救。
原来这只鸟是一只漂亮的鹦鹉,她的丈夫和儿子被人类捕捉去了。万般无奈下,有其他鸟给它出主意,让她到深林中寻找隐居的人鸟,于是鹦鹉抱着试试的心态前来求救。
我真是幸运,能找到您,这下可好了。鹦鹉说,优美的声音中有喜出望外的激动。
鹦鹉热烈情绪和期望让阿甘心惊。
我已经很久没去过外面了,恐怕……阿甘说。
可您是从人变来的,而且您受到人类的崇拜,只要您一出现,人类就会屈服。鹦鹉说。
阿甘一时无措,她也很想帮忙,但是她已经太久不出山林,她本来想拒绝鹦鹉的,可是又担心鹦鹉认为她不肯帮忙,于是只好勉强答应下来,具体怎么救,她心里没底。
阿甘让鹦鹉先回去,容她想想。这不过是阿甘的敷衍之词,她内心正在煎熬之中,惶恐不安,一筹莫展。
鹦鹉感激涕零地离去了,她离去前还无比崇敬地看了阿甘一眼,之后才抖抖那美丽的翅膀,怀着满心期待飞走了。
鹦鹉离开后,阿甘急得在树上转圈圈,她本心地善良,重视承诺。鹦鹉的请求让她进退两难。
白天里,阿甘到小溪边,对着水中的倒影,打量着自己,她外形上完全是一只鸟了。她有如火一般红艳的羽毛,眼睛如同凤凰一样美丽,然而,神情却黯然,哦,天哪,她想,她讨厌自己的形象。
她快速地从溪边离开,竟然忘了用翅膀,她两只细脚飞快地在地上奔跑,跑了一段路后,她才猛然醒悟,她居然把自己当成人了。
这时,她开始打量起自己的两支细腿,那原本是两条丰腴圆润的腿,健美,翩翩起舞如旋风,那双腿曾跟阿哥拜和一起起舞,一起走在夕阳下的田间小路。
阿甘痛苦地踉跄起来,她颓然地靠在一棵大树根上,泪水从她的鸟眼中流出来。
噢,我是一只多么可怜、无奈的鸟呀,阿甘痛苦地呐喊,发出甘工甘工的悲鸣。我空有一双翅膀,可是这么多年,翅膀成了我的枷锁,把我桎梏在深山老林之中。阿甘的悲鸣响彻了整个山林。深林外的鸟群被这悲鸣吓到了,它们不敢再高声鸣叫,只在树枝间窃窃私语,说着人鸟的是非。
直到太阳西落,阿甘才强打精神,回到了老树上。她不想回到树洞里,就来到老鸟的树顶别墅。
晚上,一弯新月上渐上中天,阿甘想起那些月圆的夜晚,和老鸟相伴看看月亮发痴,想各自的心事,阿甘感觉忽然有一股力量,内心燃烧起来,想着老鸟孤苦的生活,想着鹦鹉的重托,多年前,她变身为鸟的那股勇气又回来了,她眼睛里燃烧起火一样跳跃的光,在新月的夜晚异常明亮,像要把暗夜燃烧。
阿甘下了一个决定,她要出山,面对人类世界,去拯救鹦鹉的丈夫和儿子。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也是一个让阿甘兴奋的决定,她精神抖擞地在月夜之中守候着天明。
天朦朦亮的时候,山林中一片幽静,阿甘有那么一瞬间的退缩,下山后的未知状况让她有兴奋的恐惧。不过,当晨曦初上,朝阳红蓬勃而出的时候,她再次坚定了信心,凤凰一般的眼中燃烧起勇敢之火。
她再次不舍地看了自己生活了几百年的家园,那神情如同告别故园。之后她展开翅膀,义无反顾地向山下飞去。
山下的鸟群见一只巨大火红的鸟飞来,都惊叫不已。它们都是写普通的鸟类,听着人鸟的传说长大。如今,竟能亲眼看见传说中的怪鸟,鸟群沸腾了。
阿甘觉得自己的状态无比好,耳聪目明,她能听见林中鸟群爆发出的赞叹惊喜的鸟语,也能清楚地看见林中的情景,众多群鸟蜂拥而起,在树梢间飞落腾跃追随着她,似乎把她当成一个明星偶像来崇拜。
这样的沸腾让阿甘惶恐,她不敢在鸟群中停留,只得一直往山下飞去。
到山脚下,树林的尽头,大批鸟都停下了,只有一些胆大的麻雀之流还跟着阿甘,阿甘觉得自己像一个孤零零的勇士,被无形的力量送上了战场,她不能退,只好向前。
阿甘在上空逡巡着,俯瞰城市、村落和田园,百感交集。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以前的茅草房都不见了,村庄里都是美丽的小洋楼,城市中到处都是高楼大厦。
这是几百年来,她第一次回到人类世界,她看到处都有她的雕像,这些雕像出现在人们居住的小楼的外墙上,与人们朝夕相处。
阿甘觉得很难过。她逡巡在高空,发现自己对抓鹦鹉的人一无所知。于是她决定先到自己曾经居住过的小村庄去看看。
她仔细地辨认着,还好山无变化,水无变化,凭着记忆她很快就找到了数百年前的家园。
家园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这样的变化,让阿甘觉得自己成了没有来源的怪物,在那个地方找不出一丝跟她有关的气息。
她试图找出自己的家,然而无从辨认。
村中有人发现了她,接着就聚拢起来,很多人从房间里出来,仰着头看天空,阿甘意识到自己被发现了,她的第一反应就是赶快逃走。
她没有重返家园的感动,反倒像一个见不得人的逃兵,她无法以甘工鸟的神鸟姿态出现在世人面前。
阿甘逃回山林,她不敢再出现,只等着夜晚降临,她想夜晚行动一定会方便很多。
她躲在一片灌木丛之中,焦灼地等待的夜晚的到来,白天从没让她如此不安过。她不能回到鸟群之中,也不能回到人类世界中,这种尴尬的境地,让阿甘一度后悔答应鹦鹉的请求,从山林中出来。
这时候,她想念起死去多年的老鸟,那只孤独的老鹰。唯有想到那死去的老鹰,她的心里才温暖平静了一点,想到老鹰死前的悲苦之境,她又觉得自己救鹦鹉的丈夫和儿子是义不容辞的使命。
                                                    4
傍晚来临,鸟群安静下来,山林一片寂静。夜色笼罩了整个世界,阿甘从灌木丛中走出来,她没有飞,她觉得先探探情况在再飞才是万全之策。
阿甘缩着身体,用它那细长的鸟腿小心翼翼的走出灌木丛,左右都看看,才展开翅膀,飞上高空。
她凭着白天的记忆,再次来到村庄之中,村里家家户户都亮着灯,灯都挂在房顶上,灯火一跳不跳,也没有灯影,阿甘感到新奇。
白天她已经见过了很多人,人没有本质上变化,样貌与她离开前并无二样,语言也还是以前的语言,变的只是过衣着和发型。
她飞得低了一些,想离地面近一点。
后来她又飞到一座城市的上空,城市里亮着灯,阿甘把一切都看得很清楚。
城市高楼里,街道上,到处是人,有吵架的夫妻,孤独的老人,寂寞的孩子,蠢蠢欲动的小偷,道貌岸然的嫖客,失去工作的女人……阿甘觉得很失望,她感到厌烦。
当然阿甘也看到了恩爱的夫妻,慈祥的老人,加班工作的丈夫,孝顺的孩子……不过,这一切离她已经太遥远了,遥远成了两个世界。她想山里的老树,那郁葱葱的树海,那纯净的山水,如一股清泉流变全身。
人啊人,阿甘感叹着。这时,阿甘真把自己当成一只鸟了,她不再对人类生活感到好奇。
她想到了还在捕猎者手中的鹦鹉父子,她开始琢磨营救鹦鹉的方法。
阿甘对人也很不解,生活让她仓促间变成一只鸟,她的悲情遭遇,又成了人们尊敬的符号,成了街头巷尾的图腾。除了不死的生命,她已经一无所有,她没有神力,没有魔法,连就两只鹦鹉脱离苦海的能力都没有,阿甘觉得很无力,不过,她必须得振作起来,只好拼尽全力啦。
她希望这个事件能快点结束,她真是有点不耐烦了。她猛烈地煽动翅膀,在夜空中翱翔,月影下,她是一只神鸟的魅影,带着一颗荒凉不安的心。
地上的灯光让她眼花缭乱,她不知该从哪里找起,胸中憋闷,似澎湃的海水汹涌,她忍不住在空中发出长长的鸣叫,鸣叫声穿透黑夜,惊醒了山林里的鸟兽。
长鸣过后,阿甘仿佛用尽了力气。她必须先返回去找到鹦鹉,问清楚遇害的经过,才能按着线索想办法。
阿甘返回树林,鸟群见到她,先是一阵沉默,既而喧闹起来,声音嘈杂。阿甘落在一棵树顶,这棵树上的鸟纷纷飞离,阿甘尽量保持镇定自若,她环视鸟群,试图寻找鹦鹉的身影。
我……找鹦鹉。阿甘说。
鸟群中再次沸腾起来,不一会,鹦鹉就被众鸟簇拥着飞来了。众鸟都为鹦鹉的遭遇感到惋惜和愤恨,仇视人类的气焰在鸟群中膨胀起来,它们甚至忘了阿甘本是一个人类,是它们口中的人鸟。
她多像一个女王,一只山鹧鸪说。
听到昨晚的鸣叫了吗?一只鹞鹰低声问左右的伙伴。
那叫声把我吓醒啦。一个低低的声音说。
啊呀,只有人鸟才能发出这样的叫声啊。另一个声音说。
阿甘的听力很好,这些隐忍的低语都被她听到了。这时,鹦鹉已经来到阿甘的面前,眼神中溢出期待的光。阿甘不敢正视鹦鹉的眼睛。
还没有消息吗,鹦鹉问。阿甘感到难堪,默默地摇摇头。
我夜里已经去打探过了,阿甘急切地解释说,可是……毫无线索。她的声音低了下来。
鸟群这时很安静。阿甘看到鸟们互相使眼色,她感到了鸟群对她的质疑。她内心越来越不安,陷入自责和愧疚之中,也有些愤怒。
我正在想办法,我们得到遇害现场看看,找些线索。阿甘鼓起勇气继续说。
这时,鹦鹉又抬起眼睛感激地看着阿甘。众鸟也低声地嘀咕起来,声音渐渐变大,她感到自己被鸟的沸腾淹没了。
阿甘在鸟群的哄吵中感到前所未有的孤单,她十分想念深山里的老树,和树底下的老鸟。
鹦鹉带着阿甘来到她丈夫和儿子遇害的树林,地上还留有几根艳丽的漂亮羽毛,这时鹦鹉挣扎反抗的痕迹。阿甘想到了几百年前的自己,也反抗过,结果,她成了鸟群中唯一的人鸟。
有很多鸟也跟着来了,它们七嘴八舌地叽叽喳喳闹着,一双双眼睛都看着阿甘的举动,私下里猜测着事情的结局。
阿甘感到很疲劳,她从没想过要成为鸟群中的救星。显然她陷入了艰难的境地。做人的时候,她要嫁给财主救家里人,做鸟了,她又被迫要从人类手中救被捕的鹦鹉,她为自己感到悲哀了,眼中有了泪光。
鹦鹉看到了,以为阿甘为她亲人的遭遇难过,群鸟也看到了,认为她为鸟类的遭遇悲伤。鸟群的情绪更加激愤。
鹦鹉要求给阿甘当帮手,一起去救她的丈夫和儿子。阿甘只好同意。
阿甘知道捕捉鹦鹉的人多数是拿鹦鹉卖钱,所以她和鹦鹉约定要到鸟市上去寻找。
阿甘还保留着人的思维方式,她知道,鸟市一定在城市之中,于是她和鹦鹉约定要在白天里去探鸟市。
这是很危险的行动,阿甘对鹦鹉说。
我不怕,你是人类的神鸟,鹦鹉坚决地说。它固执地认为人类见了甘工鸟,一定不敢抓,这样它们就有机会救出其他鸟了。
阿甘被鹦鹉这种乐观猜想困扰,她知道人类根本不怕鸟。
阿甘和鹦鹉在鸟群的目送和喧嚣中离开了山林,一路往城市中来。因为,身边有鹦鹉在,阿甘反而觉得心安了很多,她心无旁骛,只想救出被捕的鹦鹉父子,如果,能有机会多救一点鸟,那也是不错的。
阿甘不求鸟群感激她,只求这次营救后,她和人类鸟类都不再相干,她决心回到深林中不再出来,这样的决定让她行动起来再无顾忌。
阿甘和鹦鹉徘徊在城市上空,很快她们就搜寻到了鸟市,鹦鹉心急,很快地往低空俯冲,阿甘急忙追上来,让鹦鹉小心。
鹦鹉觉得阿甘过于小心,不过,还是听从了阿甘的提醒。
鸟市上人影憧憧,群鸟都被关在笼子里,它们似乎感受到了阿甘和鹦鹉的气息,在笼子里躁动不安。这让阿甘很担心,不过她很快发现这是一个机会,因为人们的注意力都被笼子鸟的无端躁动吸引了。
鹦鹉很激动,因为它感觉到了它丈夫和儿子的气息,它不顾一切地向一排鸟笼冲过去,这时,一个胖胖的男人发现了飞来的鹦鹉,惊奇之余,他悄悄地拿了一个网,正小心翼翼地靠着墙壁往笼子边上移动。
眼看着鹦鹉就要落入胖男人的网中,阿甘发出一声嘶鸣,俯冲而下,她用尽全力撞坏了鸟笼,自己却晕倒在地。她晕倒前,模糊的视线中,三只鹦鹉腾空而起,然后她听到了人们的惊叹声,之后她的意识陷入了一片混沌之中。
再次醒来,阿甘发现自己被装进了一个大笼子里,周围被人围得水泄不通,她无畏地看着笼子外的人群,美丽的凤眼中燃着愤怒的火焰,她羽毛变得更加艳红,在阳光下发出光泽,如同一团浓浓的云霞。
人们惊叹着。胖男人把她当成了宝贝,在笼子外庇护着。阿甘不知道自己将面对什么,说不定她将再一次被现实残害。
阿甘能听懂人们说的话,可是没有一个人想到她就是甘工鸟。
在人群中一个小男孩出现了,他美丽的大眼睛看着笼中的阿甘,眼里含着不忍和同情,他那小小的身体和神情,让阿甘感到心软,感到温暖,她很想靠近那孩子,伸手摸摸他。
小男孩在笼子外痴痴地看了一会儿就离开了。再次出现时,他手里拿了几个果子,偷偷地丢进阿甘的笼子。
夜晚再次降临大地,阿甘并不觉得哀伤,她内心有一种听天由命的淡定和坦然,她知道鹦鹉已经成功逃脱。
胖男人把笼子移进了一个房间,检查了门窗,又围着笼子欣赏了一阵,才喜滋滋地离开,他还没想好怎么处理这只漂亮的鸟。
阿甘透过窗子看到天空的一角,月亮已经升起,发出蓝幽幽的冷光。黑暗中她听到门边细细嗦嗦的声响,一个矮小的身影悄无声息地闪进房间,阿甘知道是那个小男孩。
嘘,小男孩对着笼子做了个手势。他踮起脚尖,用尽全力,把窗子轻轻地推开,又到笼子边上,用尽力气把笼子打开了。
阿甘觉得整个世界都亮起来,她甚至不打算离开了,或者离开不离开都不重要了,她已经活了几百年,再多几百年也没有其他意义了。
你走吧。小男孩低声说。小男生的话,让阿甘理性起来,意识到她身处险境。她不舍地走近小男孩,在他身边绕了一圈,之后跳上窗台,飞离了窗口。黑黑的窗口,露出小男孩的头,他有月光般的眼睛。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人鸟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20-9-16 18:50:48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